末日前終於看了蘇打綠演唱會

從紐約回來3天以後,我悄悄往新加坡飛去。
這一次,我做了我人生中頗為瘋狂的一件事,
就是到新加坡旋風19小時,只為看蘇打綠演唱會。

從紐約回來後投入工作的那3天,我每天都在超時工作,
拚命趕稿,累得可以。
只有在踏上新加坡國土後,我才突然興奮起來,
然後對同行的友人說,真的耶!
我真的來看蘇打綠演唱會了耶。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那麼喜歡蘇打綠。
也許,青峰的歌聲撫慰了我。
然後歌詞都深深的讓我感同身受。

去十八丁的時候,我們在車里重覆播放《狂熱》,
歌曲在同樣的地方跳針,我們狂笑,很是快活。

唱KTV時,我因為《這天》的MV流了淚。

專訪蘇打綠時,青峰說到《各站停靠》是他至今最滿意的作品。
我的頭點了又點。因為,這首歌正在我最愛榜單三甲內。
 
試過在MSN引言放上“如今故事發展成就一個我,學會了生活能享受寂寞”。
朋友關心問我怎麼了?我說,這是蘇打綠《喜歡寂寞》的歌詞啦!

然後,我終於在2012年10月往新加坡飛去,
只為赴一場和蘇打綠的演唱會之約。

在LCCT偶遇RURU,原來她也去看蘇打綠演唱會。
那一年,小恩子說她陪友人在台灣看演唱會讓我羨慕得要命,
始作俑者原來就是RURU啊。
我們仨,在機場拍了一張紀念的相片,
紀錄我們的志同道合。

 

坐地鐵往城中走去。
這才發現,我不經意的穿了軍綠外套,
還有黑中帶綠的T恤。

一路恍神的我,腳步突然輕盈起來。

我們往VIVO MALL走去。
吃我在香港愛吃的滿記甜品。

到DAISO閒逛然後拍HALLOWEEN的相片。
(本小姐沒參加過萬聖節派對的說。)

 

咸蛋去和她的高中同學碰面。
我沾光在那邊吃了好吃的德國豬手。
喝了好喝的德國啤酒。

然後,她的朋友把我們載去演唱會地點。

這里放了蘇打綠的相片牆,
還有我愛蘇打綠等字眼的手牌。
我們排隊拍照,很有小歌迷的心情。

終於坐在場館里時,我一直在折那個熒光棒,
準備待會兒大搖特搖。

演唱會開始,阿福問說,有來自馬來西亞的朋友嗎?
我火速舉手說,有!
也才發現,來自馬來西亞的歌迷們還真不少。

阿福瘦了,小威不再戴墨鏡,家凱的平頭造型很酷。
阿龔一直秀不同樂器,出鏡率很高。馨儀還是很“帥”。
至於青峰,我一直仰望的青峰,還是那麼毒舌搞笑,
他下台握手演唱時一再叫大家“平身”,想必他真把自己當娘娘了。

我以為不會唱的《各站停靠》,竟然是第五首曲目。
我很開心的轉身對咸蛋說,“竟然有唱這首歌耶!”
我當下認為,我不再有遺憾了。
然後,在點歌環節,他竟然唱了我以為不會唱的《這天》。
於是,一切都值得了。

還有那首為爸爸唱的歌曲《小時候》,我的眼淚灑了一地。
當然,還有很多爆笑的時候,
像是家凱被拗唱《你被寫在我的歌里》最後那句“愛啊”,
像是青峰不想唱《紅鞋女孩》所以說“你當我沒聽過”,
不想唱《小宇宙》結果還是“啦啦啦”然後發現他把歌曲唱成了《燕窩》。

演唱會結束,咸蛋排隊買T恤。
我沒買,只決定把一切的感動都停駐在心里。

我們,睡機場,坐清晨的飛機回馬。

新加坡19小時,難以形容的累。

但我的心情,是無與倫比的美麗。

且重溫那時的專訪:http://ferm717.blogkaki.net/viewblog-113407/

4 則迴響於《末日前終於看了蘇打綠演唱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