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72小時

 

我在很不對的時機,往紐約飛去。
飛行之前,因為每天開夜班而有所怨言。
但在我把自己拋向機艙里並開始了漫長的機程時,
我卻突然感恩有了全然放空的6天時間。

原來,我很久沒有一個人飛。
原來,我在來回的機程一共看了12部電影。
原來,我也有掙扎該不該外出的時候。

然後,我很慶幸《Skyfall》是部很棒的電影,
訪問的五個人之中我招認我的眼里沒有占士邦和邦女郎。
反而只有飾演大反派的西班牙影帝Javier Bardem。
明知提出合照的要求會被拒絕,但我還是膽粗粗的問了。
結局果然是“被打槍”,但我起碼問過,所以無悔。

從紐約回來以後,驚覺紐約經歷史上最強台風,
災情嚴重仿如末日。
也因此,感慨連連。

是的,我的匆匆紐約之行太恍神,忘了帶小O。
塞在行李箱的也只有一本紐約旅遊書。

在DUBAI轉機的那5個小時,我強烈想念在半年前,
和我一直在PAUL喝咖啡期待往希臘飛去的咸蛋、小小和康少。

終於抵達紐約,我為了省到Mondrian Soho飯店的德士費,
先是在機場呆等,然後坐巴士去Central Station,再坐德士到飯店。
感謝和我閒聊的印度夫婦為我拍下這樣的相片。(樣子很殘的說。)

飯店要3PM才有得CHECK IN,我四處閒逛,拍下特別的壁畫。

然後走三條街,到另一間需要做訪問的Crosby St.酒店報到。 

是的,我喜歡飯店的綠意,還有休閒的角落。

 

房間則是一片純白。

梳洗一番後,因為時差關係,好想好想睡。
但為免辜負美好時光,最後還是決定搭地鐵外出走走。
去了卡耐基音樂廳(沒有我想看的音樂會。)

 

再坐地鐵去Time Square。感受電影《New Year Eve》的氛圍。
想看的《Mama Mia》音樂劇門票太貴(折扣價也要89美金)。

結果決定在冷風里坐看人群,
吃號稱城內最好吃的hotdog喝冰可樂。

《Chicago》舞群在這里唱跳一小段作為宣傳。(我在倫敦看過了。)

苦苦掙扎要不要買AFNY的外套。


這里有個很好玩的東西,就是可以讓你出現在熒幕上的fb電視牆。
只見大家玩得不亦樂乎,我當然也去湊熱鬧啦。呵。

第二天要很早起,去看《Skyfall 》媒體放映會。
大家都得簽保密協議書。
嗯,看了電影後,發現還真是非簽不可囉!

這時的我有兩個小時空檔,我苦苦掙扎要外出走走還是回飯店休息,
最後還是決定到south street seaport走走。


今天的天氣很陰涼,沒有陽光。

找人為我拍照不易,所以我拍自己的鞋子。
如此無聊,如此的自得其樂。

 

接下來的訪問,兩位邦女郎並沒讓我傾心。
雖然占士邦Daniel Craig的眼睛很湛藍。我也喜歡他現實中的老婆,
但我最愛的還是Javier Bardem,那位在電影中場才出現,
從遠至近說了一長串對白,還特地為戲染了淡金髮色的西班牙影帝。

同場訪問的芬蘭記者很可愛,
她說她首次出國採訪電影工很興奮,所以準備了很多問題。
雖然她很天真的“問錯”問題然後讓場面有點尷尬,
但我還是決定我不討厭這位可愛的漂亮女記者。

紐約的第二晚,除了寫稿,還是寫稿。

第三天要check out之前,睡到自然醒的我,
在房里大玩自拍,直到中午12pm才甘願把行李搬下去,再出外趴趴走 。

是的,我要去自由女神像朝聖,
當然少不了看一看世貿遺址留下的那粒球。

 

買票以後發現要排這麼長的隊坐船,才驚覺今天是恐怖的星期六。

我問自己,若知道今天是週末,我會要來這里嗎?
卡在人龍中而且已經花了17美金的我,沒有答案,
於是,繼續排隊。

再訪Statue Of Liberty。
在船艙上吹海風,怎一個冷字了得?

 

女神像的壯觀,我見識過。
而今邁入125週年的她,我依然百拍不厭。
(只是叫路人為我拍照時要拍可愛pose有點尷尬。)

然後,我往華爾街走去,尋找那隻金牛。
人潮好多,要拍它一點也不容易。

於是我在心里一再吶喊,
真是他x的可怕的週末。

晚上搭德士到機場的時候,我想起張學友的歌《紐約的司機駕著北京的夢》。
因為對方是從香港移民到紐約的華僑,說著回歸香港前他的移民故事,
並說若是現在他絕對只會到中國發展而非遠渡重洋。
育有一女的他佩服我一個年輕女子竟能獨自飛行到地球另一端,
(我心虛,不年輕了耶。)
和這位長輩談了很多很多,心里暖暖的。  

從紐約飛了13小時到dubai後,轉機得等8小時,
電影公司貼心的安排我出境住一晚酒店,
因為我晚上9點多出境,接下來要續搭凌晨4點飛往吉隆坡的班機,
所以凌晨2am又得回機場報到。
那4小時里的我除了梳洗一番,卻根本不敢睡(怕睡過頭miss掉班機),
結果在那里乖乖把《娛協獎》決審歌曲都聽完。

重新入境,dubai官員或者覺得我出境時間太短很“奇怪”,
把我叫去另一間房。我因此心驚膽跳,
但因為很累,所以不想多說話解釋一些什麼。
幸好,他後來仍放我安全進關。

杜拜驚魂記,比不上我之後目睹紐約仿如末日之境的震撼。

紐約啊紐約,你如今是否還安好?

3 則迴響於《紐約72小時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