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微笑的幅度突然很大很陽光

 本來,這又是一個心力交瘁的星期三,我的笑容恐怕比失去微笑的金載沅更無力。但晚上看來有點無聊的雞尾酒會,因為有機會和金載沅合照,頓時讓我心情轉好,唇角上揚的弧度就快掛不住了。

是的,我前一天晚上寫亞太影展寫到午夜十二時才離開辦公室,一大早去馬韓文化交流記者會時,才驚覺我竟然得專訪金載沅、Baby V.O.X、WaWa及Cross四組藝人。我有點傻眼,什麼也沒準備,甚至搞不清楚WaWa及Cross是什麼東西。但是,我推辭不掉,於是乖乖接受現實坐下準備專訪問題。雖然知道必須要用英語專訪,但我很天真的還是準備了華語問題,因為我相信人在受到壓迫時會突破極限發揮潛力。

記者會結束,工作人員拉我去做嘻哈組合WaWa及搖滾組合Cross的專訪。Cross在做電視訪問,我不想浪費時間,於是先訪問WaWa,旁邊那個有點老的翻譯本來還很稱職,幾道答案都譯得有紋有路,但在他聽不懂我的achieve時,叫我寫華語他又看不明白時,我說“Forget it”。我問下一道,但他竟然又聽不懂influence這個字眼。Fine!我站起來和WaWa握手,宣告訪問結束。他還很熱情的問我,“啊!你問完啦!”

因為Baby V.O.X拂袖而去,工作人員很緊張的要我準備做金載沅的專訪,Cross可以放棄。我心里暗爽,後來發現STAR記者竟然得站在台下,和坐在記者會高台上的金載沅做專訪 ,我心里非常納悶。輪到我時,我要求坐在台上金載沅的旁邊做訪問,工作人員很小心的問過經理人後,我才獲準上台。我才問了兩道問題,就被告知還剩三道問題。最後我狼狽的下台一鞠躬,臨走時只來得及握他的手。

晚上去雞尾酒會,他身邊沒有保安人員重重圍住,眼見賓客們一一要求和他合照。我快步走向前和他握手,他似乎認出我來的“啊”了一聲,我順勢站在他身旁要求合照,他親切搭上我的肩膀,秀瀅和荔婷一起進入畫面里,他再搭上秀瀅的肩,很親切的指著眼前諸多攝影機,問說到底要看哪一台啊?是的,早上失去活力的微笑男孩,這時候已經恢復親切友善本色。微笑男孩笑得燦爛,我一整天郁悶的心情,竟突然好了起來!

十月的時候叫醒我.我要去峇厘

最近很喜歡Green Day的《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但只有冬眠的人才有資格被叫醒。我整個九月忙得蜡燭兩頭燒,沒機會喘息,沒時間學瑜珈,連中秋節也不能回家吃飯。

先是小游到北京公幹讓我整個星期沒得休息。某個星期一還一整天都是《神話》:早上看試片,2時30分採訪見面會,3時30分去記者會,6時30分專訪唐季禮,然後在最塞車的時間,衝去十萬八千里遠的地方採訪晚上8時30分的影迷會,讓我對在不同場合說著同樣話語卻肉麻當有趣的印度西施確實有點不耐煩。

然後主席到倫敦公幹,我排除萬難在星期二休息睡到中午十二時才甘願起床,然後又在星期五晚上犧牲看《Malaysia Idol》的時光,和永遠的好陪客麗燕在Coffee Bean見了好久沒見的小學同學炳棕及十月當新娘的秀梅。友情的溫暖讓我稍微起勁以後,沒想到中秋節那天卻一整天得對著5566,還得去那很多女歌迷陸續暈倒的簽唱會害我不能回家吃飯 “扯雞脾”。

又在某個星期一中午採訪《雪狼湖》千人記者會,在報新聞改版的時候公關對我說專訪時間到了。我手忙腳亂被拉著斷斷續續的專訪張學友、陳松伶及許慧欣,我可憐的發現專訪時間根本沒有一早說好的15分鐘而公關又一直在旁催促我時間已到。我吃了一半的食物被收走而我沒吃飽,我不甘願拿了新的一盤還沒吃完結果又被侍應收走。我該怪太勤力的侍應還是該怪那個爽爽就把我拉去做專訪的公關呢?

我整個九月忙得沒有時間,我只想快快做完我的亞太影展並祈禱那時整個電影盛事不會太亂太糟太丟臉。啊!我更希望十月底快快來臨,因為我要去峇厘島我要去天涯海角我要去做spa我要做指甲彩繪。

試過捐血捐到暈倒但我心甘情願!

看了某人的捐血記,才發現自己也有段時間沒捐血了。上次因為捐血次數超過6次,所以他們讓我免費打B型肝炎防疫針,只可惜我到現在都沒時間去“履行”這福利。

多年以前,當我還很瘦很瘦的時候。我最大的心願是體重超過45公斤,然後有“資格”捐血。N年前經過購物中心看到有捐血站,體重搭夠的我終於圓了捐血的夢想,那一整天心情都很愉快,日後也和捐血結上緣份。

試過在炎日下特地走路到民眾大會堂捐血,量血壓時卻無法過關,得稍息片刻等血壓恢復正常後,才能成功捐血;而最深刻的一次捐血經驗,是同學的男友因骨痛熱症進院,醫院為他輸了10包血,因此他必須召集親友還給該私人醫院10包血。那次的輸血量創了自己的新高:500CC。結果捐血後進入醫院電梯時,自己因為沒充分休息又缺氧,結果在電梯內暈倒,醒來時發現自己坐在輪椅上,還被醫生護士緊張的呵護去檢查頭部及身體,至今憶起仍讓我啼笑皆非。(這故事告訴我們,捐血後別搭電梯,會缺氧!)

試過在捐血時,護士新手找不到我的血管,結果老鳥護士拿我當“示範品”示範給她看,我當時最想吶喊說“拜託別拿我當白老鼠好不好?”也試過在工作時間上五樓活動中心捐血,但因為人龍太長等得太久,後來趕著要做一個電話訪問,所以沒休息夠就匆忙趕下樓,去食堂買午餐時,突然手腳無力頻冒冷汗,我感覺自己快要暈倒,拚命扶著欄干不放,旁人注意到我的狀況,扶我坐下再倒杯溫水給我喝,我才漸漸恢復血色。(這故事告訴我們,捐血後一定要休息夠,否則後果自負。)

這一年來,不是時間不對(很多時候星期日要上班而錯過捐血的機緣),不然就是剛好來月事而被迫和捐血擦身而過。但我告訴自己,我一定會繼續捐血的。畢竟,能捐血是種福份哩!A CHA A CHA FIGHTING。

周李哦周李!

 

別以為《周李二人傳》演唱會才把周華健、李宗盛兩人牽扯在一起。早在1985年,在民歌餐廳演唱的周華健就獲李宗盛賞識與介紹,進入滾石唱片擔任制作助理一職。1987年,李宗盛創作的《我有話要說》找剛進演藝圈的周華健“試唱”一下,沒想到周華健自此一飛沖天,註定了兩人不解的緣份。

在台上總是哈哈大笑的周華健,在訪問時明顯護<7740>“恩師”李宗盛。由於大哥在接受專訪時偷閒抽根煙,華健就要求先不要拍照。記者問起“爸爸經”時,周華健還擔心偷瞄大哥的反應,本來開口欲勸阻說別談這話題,但大哥一個眼神拋過去,說了一句“沒事!”周華健才釋懷,並爭<7740>形容大哥和女兒說電話的“溫柔甜蜜”神情,充分讓人見識到這對老友之間的互相袒護及默契!

兩個“有故事的人”,儘管加起來的專訪時間只有14分鐘,但撞擊出來的火花,非筆墨所能形容!

兩人都寫過無數好歌,對方有哪首歌曲,是讓他們覺得“天啊!怎麼寫得這麼好呢”的佳作? 

李宗盛不假思索就答話,絕對是華健那首《明天我要嫁給你》。“我寫過很多女人歌,但這觀點和動機是我從來沒有想過的。他怎麼會寫出這樣的歌呢?(讓華健在旁不禁作臭屁狀。)是華健找到了我的漏洞,所以我對這首歌充滿由衷的敬意。”

華健則表示大哥寫的好歌太多,他幾乎首首都喜歡。(這麼“行貨”的答案?)“像唱出男人之苦的《我是一隻小小鳥》就太讚了,而演唱會上有個‘花旦周華健’的環節,就要我以完全女人的心態去演繹,像《領悟》這首歌,就‘他媽的’寫得太好了。”他突然看見放在桌上的錄音機,驚呼“你有錄音啊!”(是的,有問題嗎?)最後為了省事,他很豪氣的說,“就全部吧!(笑)不用囉嗦!”

當年的《最近比較煩》,一人煩女兒太胖、兒子不肯吃飯,一人唱背後有一班天才追趕,還高唱藍色小藥丸,現在的他們又為了什麼煩心呢?

難得的是,李宗盛竟爭<7740>回答,還轉頭對身旁的周華健說“我先講!”大哥表示,現在並沒有什麼事可以真正bother他。“以前我總是想,什麼事非要這樣不可?但現在我看得比較開了,在家庭及事業上,也easy很多。”聽得華健在旁連連點頭。

周華健則表示,“一樣啊,還是小孩讓我煩心,但這是例行公事啦!哈!就像以前我讓父母擔心一樣 ,這是公平的。”雖然他總是會為兒女的事擔憂,但卻打哈哈說“其實也沒有很擔憂啦!我的小孩們都很乖。我很幸運,也很快樂。沒什麼好煩的。不煩!不煩!”
 
問起兩人的爸爸經,華健爆料說“大哥講電話都很嚴肅,但如果他哪天突然像小女孩一樣講電話,你就知道他在和女兒對話啦!”兒子周厚安早前在台灣演唱會慶功宴對他吐槽,華健卻表示自己還挺開心的。“做人幽默一點比較好啊!我有時故意問他,最喜歡我哪首歌曲?他就會說‘你就別為難我了!’哈哈!這答案不但幽默,還顯示出他的中文造詣不錯。”(一副廿四孝老爸的自得模樣。)

這時,焦點放在大哥身上,大哥難得露出溫柔神情說,自己經常都記掛女兒。那他會對女兒碎碎念嗎?“不會啦!我覺得女兒是上帝給我最美妙的禮物。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父親。她們很乖,但不見得聽話。我的大女兒現在都16歲囉,我們有良好的溝通,她們也很疼我。”
 

周華健當年參與李宗盛、黃韻玲等人的《我有話要說》合輯,大哥還為周華健製作他的首張個人專輯《心的方向》。相識20年的兩人,18年後在演唱會上公開合唱《我有話要說》,不知兩人心中有何感觸?

周華健搶答說“很幸福的感覺!我每次在做專輯時,都擔心這會是最後一張。當時唱《我有話要說》時,並沒想過自己18年後仍在唱,我覺得這是對我們努力工作的很大回報,並沒被(市場)打到不見了!”

這時候,大哥突然冒出一句“華健講得很好。不過我還要補充。這些年當中,歲月及人生並沒輕饒我們,我們兩人也經歷了一些事情。我真的覺得,18年的磨練及起伏讓我們的人生經驗積累,不只是《我有話要說》,演唱會上的所有歌曲也唱得比以前更好。一方面是回到創作時的感動,另一方面,也對當時所寫的歌曲有另一種領會。以前啊,見山是山,現在則見山不是山。(那有沒有很佩服自己?)哎呀!沒有啦!”這時華健又插話說“我很佩服他啦!他沒有就算了。”


 
周華健演唱會以忘詞有名,但自從和大哥合作後,才知自己是第二名。其實兩人最欣賞彼此什麼優點?又覺得對方什麼最討厭?

說到忘詞,華健的勁就來了。“我忘詞這麼多年,是因為想照顧台下每位歌迷,有時打起招呼來就忘了。但大哥不同,大哥是一定要忘的。否則,他怎樣寫下首呢?”(強迫性忘詞?)  

華健最欣賞大哥刻苦耐勞做音樂的務實態度,“視音樂為一輩子的工作,每天都認真對待,就是我從大哥身上學的。”結果大哥又冒出一句“華健講得很好。(又來?)華健真實的性格,不見得每個人都知道,但他很真,分寸也拿捏得很好。他的個性開朗,和他相比,我就陰暗得多了。”(就像歌曲《陰天》?)讓華健馬上加把嘴說“這首歌也很好。”

周李這兩人,一人看來很嚴肅,另一人看起來比較好說話,到底兩人都如何相處?華健直說“互相忍耐囉!”李宗盛揚起嘴角笑說“我們蠻互補的,和公婆一樣。”華健索性咧開嘴笑“一凸一凹哩!”

■側記

N年前,為了李宗盛和林憶蓮婚變傳聞,追蹤到大馬錄音室向李宗盛大哥求證,結果被教訓一頓,要我們大馬媒體勿隨海外八卦媒體起舞!當他看到我約Mac Chew作訪問時,還說道“這麼好的音樂人才應該多寫。”N年以後,大哥坐在我面前,和周華健一起為《周李二人傳》演唱會接受專訪,只要大哥一望<7740>我作答,我就顯得異常恭敬,眼神也不敢亂飄。大哥的手機在專訪半途中響起(是很有詩意的古箏音樂),華健這時才乘機“偷喝”咖啡,眼神飄往窗外遠方,難得的安靜。

“演唱會超人”周華健來馬開唱N次,每次都有狀況。N年前他為演唱會來馬宣傳時,遇上香港媒體驚爆他召妓事件,讓他在大馬的新聞發佈會上,拿起桌上鉛筆作狀要拗斷的“咬牙切齒”搞笑模樣,讓人啼笑皆非。N年前他又來馬開唱,一時不慎從升降台摔下,堪稱經典。924的《周李二人傳》演唱會,應該(希望)不會再有什麼意外了吧!?

賣椰子屋的遙遠日子

中四那一年,轉校的你因為和我同愛爬格子,結果莫明成為好友,一起賣《椰子屋》,為作文比賽第一名明鬥一番,結伴到校外參加中華文化常識比賽,結果搞不清楚《紅高樑》原著小說作者是誰而心虛亂寫一通,連“老謀子”也被我們擺上台哩。

等中五成績放榜那年,你拉我一起參加南洋培訓班,但我對自己成績頗有信心,又對南洋沒感情,結果對你說不。後來,你當了記者,我上了中六。兩年以後,我進了星洲培訓班,你卻負笈台灣深造。結果,台大歷史系畢業的你,不僅畢業後在當地電視台上班,還和到台灣交流的荷蘭華僑戀上了。

你們的緣份太離奇,你是到台灣唸書的馬來西亞人,他是香港移民去荷蘭的華僑,兩個看似風馬牛不及的人,相遇場景竟在台灣,邂逅相戀的你們後來相隔兩地,分手以後又復合,最後你嫁去荷蘭,做個我覺得電影中才會出現的異地新娘。因為他的關係,我驚覺大馬看電影其實很便宜,我發現原來roti tisu吃起來很過癮,恍然大悟黑風洞真的很有特色。當然,我最想說的是,萬一以後有機會到荷蘭作客,朋友你一定會讓我白吃白喝吧!哈!

大俠徐克

拍過無數叫好又叫座的武俠影片,縱橫武俠世界多年的徐克,其實最有被稱為“大俠”的資格,他卻搖手擺腦的不敢自喻為“大俠”!早把身上的刀磨利的他,這次為《七劍》再次發功,影片少了往日的電光火石,只為更貼近梁羽生武俠世界的紀實風格。說起同有武俠夢的李安、張藝謀及陳凱歌,他表示他們都很“爭氣”,所以他也不想“丟臉”!儘管徐克有他的武俠世界,卻從未放棄過動畫夢。如此矛盾的個體,難怪眼前兩鬢斑白且充滿俠氣的徐克,大笑起來也洋溢出絲絲童趣。


■ 很多國際大導演(包括李安、張藝謀及陳凱歌)都有武俠夢,而徐克拍攝武俠片多年,不知他又如何看待他們的武俠影片?“他們都是世界一流的導演,他們的武俠作品若令西方觀眾刮目相看的話,對我們華人來說當然是好事。” 他表示,他們第一次拍武俠片就能做到這種程度,已經是很大的成就。“而我拍武俠片拍了這麼久,所以應該更有表現才對。” 他形容武俠片是中國人特別的文化,一如西方的科幻片。“西方的科幻片總是向未來提出疑問,但科技文化不是我們中國人重要的思維中心,我們講的是精神、體力和修養,所以,武俠電影才是我們中國人的特殊文化。目前,在我們銀幕上出現的電影題材,其實只屬冰山一角,還有很多可以引用。 ” 說到武俠世界,徐克難免說得起勁。“武俠片已開始影響全世界,而其他國家都‘濫用’功夫,而且爭拍中國動作片時,我們更該衝破多人所相信的局限,去到更跳躍、更燦爛的另一世界,發揮出另一種風格。”


徐克1979年的第一部武俠電影《蝶變》,曾以豐富的想像、奇特的武俠境界,創造一個武俠新潮流。1983年的《新蜀山劍俠》、監製的《倩女幽魂》系列影片及導演監製的《黃飛鴻》系列電影、《笑傲江湖》、《新龍門客棧》等影片,也再創武俠的電影新形勢,確立徐克武俠電影大師的地位,卻不知他又怎麼看自己的“大俠”外號? 難得開懷大笑的他表示,“當花名般這樣叫我的話,那沒問題。只是‘大俠’也有幾個意思;有的人愛走來走去、耀武揚威自喻大俠,我覺得那像做大戲,不怎麼正常。第二種則是有義氣的肯幫人,朋友一開口就盡量幫忙,但我沒厲害到每個人都幫。第三種當然是會武功啦!但我又不會打,哈!我寧願相信是拍武俠片的同業們,大家尊稱彼此大俠,順便把我也叫上而已。”


■ 徐克曾到好萊塢拍攝西片《Double Team》及《Knock Out》,後來回歸中文市場,可覺得比較自在? “好萊塢的製作方式和我們非常不同,他們有專業的編劇,寫好劇本後再找你拍,所以絕對不能更動他們的劇本。而且好的劇本很搶手,未必到你手里,所以變成要等機會。” 事實上現在看西片,也會發現好劇本少之又少。“有時,好的導演遇不上好劇本,所以很浪費。而如果只要找人執導的話,美國其實大有人選,根本不用我們亞洲導演山長水遠的飛過去。” 他表示,在這同一時間,亞洲電影工業剛開始接近國際市場,面對不管是製作、後期、發行甚至宣傳皆人手不夠、經驗不足的窘境,他更覺得自己不該留在好萊塢,應該回來協助將亞洲基礎打好。 事實上,徐克熱愛漫畫眾所周知,他1997年監製首部動畫作品《小倩》,2001年監製的《老夫子2001》更是香港首部結合3D動畫人物和真人演出的電影。說到他如何看待現在中文動畫市場?他表示仍在爬行的嬰兒階段,非常不成熟,而且也需要很多力量來推動。“我很希望我們總有一天,能有機會和國際動畫一爭長短,甚至超越它們。”徐克目前正搞<7740>一部動畫,但因為動畫需要花很長時間進行,所以暫時不便透露,還請大家拭目以待。


■ 徐克的幾個圈中好朋友張國榮、黃霑相繼去世,徐克可因此覺得人生無常?只見他嘆口氣表示,“人的生命確實很短暫,以前我從來不覺得,生命可以一剎那消失。而當一個人的生命沒了,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像突然間什麼都沒發生過。” 徐克表示,他現在所領會的處世哲理,就是生命很重要。“所以,我現在會比以前更常和家人朋友碰面聊天,要說的就現在說,要笑的就當下笑,不要等將來,否則走到生命盡頭的時候,這些事情都沒時間去做了。”


■側記


在新聞發佈會上,面對甄子丹及楊采妮過於認真的作答,看似嚴肅的徐克,反而幽默的扮演調劑現場氣氛的角色。而在專訪時,他拿出雪笳悠閒的抽<7740>,迷霧中,他總是緊鎖眉頭認真聆聽,思考該如何作答時,眼神還會飄離的望向遠方,偶爾轉過頭來定晴望你,你只覺得其眼神里有種銳光,像足內功精蘊、深藏不露的世外高人。忽然,想起了楊采妮在新聞發佈會所說的那句話:“在拍戲現場不知自己做得好不好時,總會在人群中搜索徐克導演的眼神。”徐克的眼神或許有些凌厲,但在看<7740>的時候,竟也莫明的心安起來。

欠你一個擁抱


我飛去巴黎公干的前一天,你從渡假的城市特地北上。凌晨的長途巴士拋錨,你被折騰了一夜,還錯過當天早上的《無間道》試映會。當你終於坐在我面前,很認真審視及增刪我所準備的問題時,我望著眼前的你,雖然口里沒說什麼,其實內心滿是感動。

你飛去京都深造的前一天,來到我上班地點的巴士站載我去吃午餐。我陪你去兌換外幣,為你算錢的同時,你不知是盯著我還是我手上的錢看,我竟忽然紅了眼眶。坐在你電單車上,我說待會要給你一個大大的擁抱。你笑我說“你現在不是抱著我了嗎?”我不甘心的捏了你腰際一把,誇張說道“肥肉好多哦!”讓你不禁失笑說“留點面子給我好喎!”

一年半以後,你在煙霾來臨的季節,回北方小鎮探望生病的婆婆,本以為沒時間碰面,你卻很有心的在飛離大馬那天,在同樣的巴士站把生日禮物(手信?)交給我。我在上班前,坐在車里絞下車鏡和你倉促打個照面。你搞笑的說“看到一輛‘大青’以飄移的速度駛來。”我則看著蓄了胡渣的你,要你更靠近一點,然後光明正大的偷襲了你的下巴一把,還呵呵笑說“很好摸哦!”

是的,我還欠你一個擁抱。也許有機會還,也許再沒機會。再看吧!

周李二人傳和啤酒火鍋

多年以前,我被李宗盛教訓過。那時為了求證他婚變的傳聞,追去Mac Chew的錄音室。結果大哥教訓我說“沒事別學人家香港媒體八卦。”是是是,大哥教訓得是,可是主任的命令,我不得不尊從哩!

多年以後,他離婚了,來馬和周華健一起為《周李二人傳》演唱會宣傳。我奉命專訪兩人,心情真的好緊張。畢竟,他當年教訓我的模樣還歷歷在目!終於,我坐在兩人的面前,心情忐忑不安。他教訓過的人應該多得是,未必記得我這小記者,但他每每定晴望著我作答,我的眼神就不敢亂飄,只敢很恭敬的看著他。然後一直點頭,一直點頭。(偶爾還會頂嘴啦!)

訪問結束,其他記者問,應該還不錯吧!笑聲很多哩。是的,那要謝謝華健大哥囉,那個是又笑,不是又笑的“演唱會超人”。慧玲、依蓉、fish等人忐忑不安。我是過來人(比她們“過來”了20多分鐘) ,儘管我安慰著她們,但這安慰的話說得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啊!大家一定奇怪那啤酒火鍋是怎麼回事?其實這和周李兩人一點關係也沒有。只是國慶日下午專訪兩人後,晚上到了梅珍家吃火鍋。她很厲害哦!人做鴛鴦火鍋,她也做鴛鴦火鍋,做的卻別出心裁。一邊是粥底火鍋,一邊是啤酒火鍋,你說讚不讚?結果,啤酒火鍋里加了黃酒、白酒和紹興酒。天啊!我不勝酒力。下午被嚇壞了。晚上則酒不醉人,人自醉。難忘的國慶日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