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別的滋味

 

儘管天下無不散之筵席,但我其實不怎麼喜歡離別的滋味,不知從什麼時候起,習慣在告別前給對方一個擁抱。擁抱的那一刻,心里滿溢溫暖,然後期待下次的再見,也相信下次再有機會擁抱。

我一直不明白媽媽是怎麼離開的,那麼突然,那麼讓人措手不及。我還在唸中四的那個下午,媽媽躺在我們三姐妹的床上,呼吸突然沉重,蒼白的臉拚命冒冷汗。當大家忙於把媽媽送院時,最小的我被令在家留守。我一個人坐在客廳里放聲痛哭,感覺自己的眼淚從沒那麼泛濫過。葬禮上,我反而不哭了。那個夜晚,在房間,我緊閉雙眼,但其實並沒睡著,大姑安慰著大姐,說我怎麼都不哭?是還不識愁滋味嗎?

那是我成長以後第一次深刻了解到死別的滋味,因為來不及告別,滿腹的話無處說,那次以後,也更怕離別的場面。但值得慶幸的是,有些離別還是值得開懷的。

麗燕到台灣唸書前,一班老友到機場送行,大家輪流擁抱說祝福。和嘉琪在台北小聚,每次的碰面好像都匆忙,有時記得擁抱,有時卻忘了。某個深夜大家送霖松到西門町捷運站時,交換擁抱後目送高瘦的他離開,竟覺他的背影有些蒼涼。當然,有些擁抱是欠著的,你覺得有機會“還”,卻原來還不還,好像也不怎麼重要了。

這一年好像有很多變化,很多人都調換了工作岡位,那是值得喜慶祝賀的事,大家似乎都應該開心說祝福恭喜對方轉換跑道再出發。直到現在,和荔婷、Sheila的那餐還沒吃;慧霞open house的那晚我人在台北而錯過;那個慧玲感性又哭又笑真情剖白的夜晚仍歷歷在目,雖然知道還很多機會再見,那夜在公司停車場上仍執意給她一個大大的溫暖的擁抱。

是的,接下來還有人會離開,而我等著說祝福。

227移民廳沒電班機延誤汽油加價

為了月底的旅行,我決定花三百大元去更新護照,主席叮嚀我七早八早就到移民廳排隊。我以為早上8時30分已經很早,去到時卻發現人龍已經排到門外。女官員說我拿的是下午2點的號碼,於是我打電話回公司報備,說我雖然答應取消假期回去上班,但眼前情況卻讓我必須食言。

我知道自己活該被罵,但那是沒辦法的事。原本打算做完護照後到谷中城看《Walk The Line》的計劃泡湯,我乖乖坐在加影廣場的美食中心看AXN播出《LOST》,看得興起時整個廣場突然沒電。我在黑暗中吃完自己的早餐,心想電流什麼時候能恢復我的護照能否如期在今天辦妥?

後來我發現整個加影地區竟然沒電,我左思右想後撥電話回公司說我決定上半天班,也會照原定計劃到機場去接機。由於電影公司對宋慧喬及車太鉉抵馬的班機保密,為了安全起見我們下午1點多就到機場,等到2點多才確定兩人乘坐CX1727,傍晚6時20分才從香港飛抵。欣怡因此告別我們,而我們決定到Food Garden吃午餐消磨時間,我叫的Laksa Penang價錢“合理”卻超級難吃,結果吃了半小時還沒把面吃完,倒把阿朱的Rojak解決了好幾片。 

一伙人跑去Burger King用電腦,先想像等下接機的畫面把草稿先起好。小馬提起她自掏腰包到香港旅遊“扭柴”的經驗,秀瀅笑得天翻地覆結果吸引旁人視線。什麼拆子彈來馬採山草藥的無牌醫生,竟然還糊塗的把藥放錯部位,讓我們不禁笑出眼淚。後來知道班機將延誤到晚上8時50分才抵達,我們心想怎麼今天接機的命運如此坎坷?結果我們到KFC吃晚餐,看玻璃窗外的天幕從光轉暗。我們從白天等到黑夜,計算著也許很驚人的泊車費,我們等了約8個小時只為了宋慧喬和車太鉉,這到底值不值得?

宋慧喬很甜美親切,車太鉉……,嗯!我對他沒有太多的形容詞,雖然我超級喜歡《我的野蠻女友》這部電影。我回報館改版才知道汽油起價格的噩耗,我決定快手快腳寫完稿然後沖去油站添油,但相片出現問題讓我無法開溜。終於把東西都成功呈上去以後,時針已經指著半夜12時10分。我開車來回機場行駛了110公里,我的油缸很需要被喂飽,只可惜我註定只能打調價到1公升1.92的貴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