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獎和我突如其來的耳鳴

 


從雲頂看完精彩絕倫的蔡琴演唱會下山以後,我突然耳鳴然後右耳完全失靈。好恐怖好恐怖。上去討教較有耳鳴經驗的咸蛋,跟她討藥吃然後決定明天不顧一切 拿假在家好好休息。

 

是的,我要繼續自己生病ing但尚未告終的ot歷程。金馬獎還在等著我呢!金馬獎的開場沒有我想像中的精彩,騎在馬上的侯佩岑為什麼突然變成了娃娃音?我最近愛死了《死亡筆記》,所以當蔡康永背著“死神”登場玩得盡興而且還“調戲”侯主播時,我心里就很高興。好才侯佩岑後來的《如果愛》歌舞表演為她扳回了一局,“沒提的名,沒得的獎,還有影評人咿咿啊啊”。雖然我遺憾為什麼她不能像亞太影展的林志玲和言承旭一樣,也在台上和周董來個短暫的“交集”滿足我們殘酷又八卦的好奇心。

 

哈。我喜歡不管是大野狼還是小可愛的伍佰老師。我喜歡黃秋生和周杰倫這對“父子”很有火花的談話。尤其是黃秋生扮梁朝偉抵死喊“嘉玲我愛你”那一part。吳君如和曾志偉滿溢的火花自然不在話下,雖然撕得獎名單自顧自的宣佈感覺上有點過火,但我絕對可以原諒這樣故意製造的高潮。周迅再封影后我很高興。郭富城的努力我看到了但奇怪說話的藝術為什麼不能再多提升一點呢?可愛的9歲吳景滔致謝時手抖又吐舌頭,啊我挺你親愛的小吳弟弟。

 

好了好了。曲終人散我的苦命ot三部曲也要暫時寫下句點。恭喜所有得獎的人。也保佑我的耳朵鼻子喉嚨快點恢復正常。還有那粒該死的豆豆請快點消失吧!

我頹廢,但是我快活

上個星期忙得完全沒得休息而且連踩四天OT的結果,讓我的鼻樑和左頰多了又紅又腫又難看的暗瘡,醜得我自己也不敢多照鏡子!這星期難得可以連休三天時,我做了很頹廢的事但是我快活。
 
休息的前一天下班後難得可以去學瑜珈,瑜珈班後本不該進食但我還是和小游去吃KOPITIAM。晚上九點多回公司努力清稿結果寫到凌晨一點才能離開,回家後不甘願睡結果放韓劇《結婚》VCD看到凌晨四點才罷休。(活該吧因為早過了睡美容覺的時間。)
 
結合書香和搖滾的這個週末,中六同學CC和BL先後放我飛機,結果我獨自看書展還臨時找來小學同學“救火”陪我吃晚餐和看演唱會。因為之前買的書都沒看所以我告訴自己這次買書不可以超過一百大元,後來只賣了米蘭昆德拉的《笑忘書》、三島由紀夫的《潮騷》及林夕《曾經──90前後》,成功的把林詠琛的《花見》及潘越雲《淡水情歌》都割捨。
 
也是被朋友放飛機的LITTLE FISH後來到MR.RAMEN與我及LION KING碰面(我們去MR.RAMEN但沒吃拉面,奇怪吧!)我們說萬一阿嶽的演唱會不好看我們在搖滾區站得累了就半途走人,當然最好能聽MC HOT DOG唱完才走啦,畢竟一直很想感受他的現場魅力想聽他唱《我愛台妹》嘛。結果我和LITTLE FISH早在前半場就自己GET HIGH,而LION KING在後半場MC HOT DOG登場後也開始HIGH了起來。我們一起唱“兩隻母老虎,兩隻母老虎”然後配合台上的熱狗一起喊“安哥,安哥,安哥”,也一再亂吼“林志玲算什麼,侯佩岑算什麼。”
 
搖得累了送LITTLE FISH回家後本該乖乖滾回狗窩睡覺,結果安之之和靚寶“應召”我去MAMAK檔陪坐,去囉去囉反正我明天不用做。結果喝茶回家後凌晨兩點我又不甘願睡結果看《你來自哪顆星球》DVD到凌晨四點 。(又一個錯過睡美容覺的夜晚。真該死!)  
 
星期日睡到日上三竿我告訴自己今天要斷食一天,哪里也不去乖乖呆在家看DVD看我昨天買的書然後洗衣掃地抹地,天啊好痛苦哦我從來就不是一個可以捱餓的人,而我今天再次應證了這一點。這一天我迫自己凌晨兩點就上床睡,說好要做MASK的後來卻懶惰結果還是沒做。(“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這句話說得真對。)
 
星期一是我為自己訂下的電影日只可惜歐洲電影節已經落幕而我一部也沒看到。《墨攻》竟然改編自日本漫畫有夠神奇,午餐吃金加利又偏偏點熱氣的美式西餐,《FLUSHED AWAY》我最喜歡的是不時尖叫很會唱歌配樂又可愛蠕動的“水蛭”?!(其實我也搞不清楚它是什麼生物),和ET及雪儀逛街然後取笑某人寫得很感性的部落格還有某人寫得很突兀的星光大道。然後我獨自一人終於看了日本影片《死亡筆記》而我最喜歡L還有那隻一點也不可怕又愛吃萍果的死神。
 
我在星期一的雨夜撐傘在夜市打包ASAM LAKSA回溫暖窩,饞嘴的我暗瘡未好卻不戒口,還要在晚上10時15分大快朵頤這麼一頓,真活該我瘦不下來,啊!我承認我真的很頹廢,但是我因此而快樂。

Be With Us

 


我對2006娛協獎沒有貢獻,但我對辛勤勞累的伙伴們感到驕傲。


我喜歡光良和曹格的《少年》還有兩人沒很刻意但卻彼此敬重的情誼。我喜歡KK扮香港小姐繞場一週然後諷刺張智成和品冠的笑料。我喜歡YASMIN和何宇恆頒獎的那種趣味性還有擺劉德華上台。梁靜茹和戴佩妮故意講馬來西亞式華語奇怪我也笑得出來。


我不喜歡文康的每一句話,我覺得易桀齊講話都不好笑。 我遺憾曾淑勤沒唱歌,我看到一些人的淚水一些人的真情流露,大家在台上抱成一團時我心里就覺得很溫馨又感動。我喜歡所有謙虛的人還有認真做音樂的人。新人輩出前浪也許死在沙灘上,但相信我好歌就是有好報。


 


 


 

如果口福和體重不成正比

  
 4字頭的體重已經離我太遠,只要能再減重那麼一點點我應該就會很高興。但偏偏所簽的瑜珈班在三個月里只得空去了那麼四堂課。我和一朵雲偶爾碰面說起在香港許下的宏願,最後總是以一聲嘆氣來收場。
 
 最近吃得蠻凶而且還吃得蠻好的,且忘記重陽節那天的豐盛韓國餐,撇開小游掏腰包所請的那餐四味pizza和美味雞翼,也忘記某個週末下午那頓很滿足的日本餐。某個說好要去吃咖哩豬腸粉的 “平民”晚上,最後卻是在很讚的天苑素食餐廳里大快朵頤那麼“富豪”的一場。
 
 約了很久的另一場聚會,七個人在金馬宮從12時吃Hi-Tea吃到4點多吃到晚餐根本都吃不下,聽CY說著她在美國生活的點滴,笑聲里偶爾的苦澀讓我感嘆做異鄉新娘並不容易。某個興緻高昂要吃辣湯的午後,老招牌的檔子竟然休息賺不到我們的錢。四人說起以後萬一轉行的出路,沒想到ET就在第二天迎到了被裁員的噩耗。我心想這社會真殘酷很想說點什麼安慰的話但偏偏我一點都不在行。
 
 2006娛協獎的前幾天,我們在韓國餐廳里佩服著安之之和YOYO專業接線生的耐心,小游打來電話說翌晚要約CW去吃日本自助餐。就去吧去吃個痛快吧。反正體重也都這樣了。  

敗家

我決定以後不要亂亂講人敗家,因為如今這名詞簡直就像在罵我自己嘛。
 
經過了十月天天在公司加班的郁悶(唯一的快活是到了東京一趟但卻買不下任何東西),我的敗家是從十月的最後一天開始的。我在那天看了一場《太陽雨》,電影結束前的彩虹雖然並未撥開我心里的暗霧,但我在那天買了1件外套2件衣服還有1雙鞋子,購物欲似乎得到了大大的滿足。
 
當我在星期五早上看了一場很痛快的跳舞電影《Step Up》及晚上很精彩的實境節目《So You  Think You Can Dance》時,我在電視前還很慶幸自己當天並沒做任何多餘的揮霍。但我對自己的 稱讚好像太早了一點。隔一天下午和咸蛋一起去金河,本來只要陪她買《我叫金三順》的粉紅豬,結果卻不小心買了九把刀的《等一個人咖啡》、《功夫》、《樓下的房客》3本書及2件衣服。當我們坐在又一村喝鴛鴦奶茶時,忍不住就互罵彼此敗家。
 
另一個又得去金河的星期三,我和咸蛋在msn里互相警惕說別再敗家了,萬一真的要買衣服,我們就只買可以遮住手臂肥肉的小外套好了。結果在走上6樓的韓國餐廳前,我不小心買了1件外套2件衣服,嘴里碎碎念罵咸蛋是魔鬼,直到她也掏腰包買了一件衣服我才甘心。十一月才過了那麼幾天我就一直在花錢, 我在想我幹嘛要對自己那麼好那麼敗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