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首李宗盛

我說,我是上山去看張艾嘉的,但聽到一首首熟悉的李宗盛歌曲,而我都跟著字幕一一唱個痛快,邊唱還邊轉身向旁邊的人說“歌詞寫得真好。”我就明白,我骨子里還是喜歡李宗盛的。 而那一天,很多圈內人都來了,我想那又是另一場我們集體回憶而且好歌有好報的演唱會。 

 

還在唸書的時候,特別愛哼唱李宗盛的“17歲女生的溫柔,其實是很那個的……”,忘了自己17歲時溫不溫柔,但這首歌的旋律總是會盤旋在腦海中。那時候我特別喜歡陳淑樺的《問》,還有娃娃的《飄洋過海來看你》,結果某年到台灣出席朋友的畢業典禮,參加家長團的環島遊時,我還在有ktv設備的巴士車上唱了“為你我用了半年的積蓄,飄洋過海的來看你……。”

 

謝謝天,這些歌曲都在李宗盛的演唱會上一一出現,當然還少不了我喜歡的《生命中的精靈》,把愛情寫得很傳神的《愛情有什麼道理》,那首唱出很多人心聲的《寂寞難耐》,還有我可以唱得一字不漏的《鬼迷心竅》。我早已忘記阿哲《我是真的愛你》是多麼動聽,直到那天大哥忘情的演唱。而大哥演唱《傷心地鐵》的滄桑和男人味讓我聽出了耳油。當年光良這首歌曲配合mv曾讓我心痛了好多遍,而那天大哥一聲一句的“憑一種哦男人的直覺,去承受這分殘缺。”你會覺得自己的心又被糾結了一回。

 

當張艾嘉出場唱《最愛+這樣愛你對不對》時,我是目不轉睛看著她的。《因為寂寞》真的好棒但我還是遺憾她沒唱《愛的代價》,當大哥演唱這首歌時我還以為她會突然出現,只可惜奇蹟並沒出現。我很衰的在辛曉琪一出場就趕往上廁所,但邊走還是邊哼唱她那首大家都耳熟能詳的《領悟》。她代替“不方便來到現場”的sandy和大哥對唱的《當愛已成往事》真是一首好歌,而我重新把這麼一句歌詞再次印在腦海,“人生已經太匆匆,我害怕總是淚眼朦朧。”

逆光

“我的小小宇宙暫時天黑”以後,再次投入工作,朋友的慰問再從四面八方湧來,手機簡訊、msn甚至是在我的部落格留言,我感激這樣間接的關心,因為,我擔心講電話的語氣會不小心出賣自己。

漸漸從不想下食堂吃飯、放工後只想躲回蝸居的自閉期走過,但朋友總擔心我一個人在家會胡思亂想,於是某個周末麗燕和khim就找上我家,為了轉換自己的心情也為了她們一前一後的生日,於是我特地買了水果蛋糕。健芬在夜深的msn說不好意思因為那天她只會陪我一起哭但不懂怎樣安慰我,我說我都明白的。我回憶16年前哭著打電話通知她說媽媽突然走了叫她代我向學校請假的事,她說她那天腦海里也浮現出同樣的畫面。

我說我會好好的但賽芳說我其實是被允許墮落一下任性一下的,聽我這麼說她就心疼但我只是不想別人為我擔心啊。那天終於和小游、主席坐在一起吃飯,小游劈頭第一句就問“怎樣,晚上都偷偷躲在家里哭啊?”天啊我還不懂該做什麼反應。曾陪我帶爸爸、繼母到吉膽島度假的Coco某晚找我喝泡菜湯,我跟她說,她那天那句“再也吃不到你爸爸煮的菜了”一直盤旋在我腦海。阿隆找我吃馬來餐但所剩菜餚不多他說不如換地方吧,我說沒關係後來我才告訴他我爸超愛吃馬來飯的。

很久沒上電影院的我,終於在某個週末下午獨自一人去看戲,《Bridge To Terabithia》和我想像中的不一樣,那原來也是一個有關“突然失去”的感人故事,於是我的眼淚隨著故事靜靜的淌。看完戲以後拭淚走出戲院,窗外的陽光正耀眼而我向逆光走去。

有一束光  那瞬間  是什麼痛得刺眼

你的視線  是諒解  為什麼捨不得熄滅

我逆著光  卻看見

那是淚光  那力量  我不想再去抵擋

面對希望   逆著光 感覺愛存在的地方

一直就在  我身旁

 

把骨灰灑向大海

 我們為爸爸選擇了火葬,骨灰放在汝來孝恩園,另一半則灑在巴生港口。坐在往吉膽島途中的漁船上 ,我們四兄弟姐妹各執一點骨灰灑向大海說道“爸,一路好走”,吉膽島是他喜歡的度假地方我想他一定滿意這樣的安排。
 
 接到很多朋友安慰的簡訊我點滴在心頭只可惜沒能一一回覆(而且也詞窮不知該回什麼)。同事和朋友來為老爸上香時我都感動希望借擁抱傳達內心感激。我希望在大家面前表現出堅強的一面不想讓人擔心,原諒我一時的自閉而相信我我會好好的一切只不過需要時間而已。
 
 童言無忌的小萱凝不懂事在燒銀紙時說“外公死了,我們在烤肉給外公吃。”看到曾經中風的契公柱著枴杖來送殯心里就覺心酸。大姑嚎啕大哭的姿態太驚人而身體狀況很不好的叔叔也執意來送爸爸一程。出殯那天是元宵節和尚們都得頌經所以我們只能在下午兩點舉殯,有警察開路哩大姐說爸爸平日最愛面子這次也算走得風光。
  
 輪流守夜的那兩晚雖然累但其實還是有闔到眼。辦喪事雖然六神無主,但原來要忙的事還真不少,要去談“殯儀配套”,要去挑靈位當然什麼都是錢錢錢錢錢 ,出殯以後翌日還要再到火化場,再把骨灰送去安放。喪事終於辦完以後還有很多“手尾”要做,這里去那里去心力很交瘁但真正辦好的好像沒幾樣,終於上班了沒有心情但胃口倒是慢慢恢復了,而最近的衣服都是黑色一如我的心情。
 
 平日在加影開車都是三人行,那天載阿姨出去打包,少了老爸換成阿姨坐在左前座我還真是不適應。回魂夜那天師父說晚上九時到凌晨四時最好躲在房間。平時很少發夢的我那晚罕有的夢見爸爸帶我和阿姨去mamak檔喝茶(我和老爸平時都喝中國茶,現實中幾時喝過teh tarik了所以這鐵定是夢。) 頭七那天早上姐姐和哥哥都回來祭拜,阿姨列出爸爸夜里回過來的證據,是啊,凡走過留下痕跡。人生如此苦短所以大家一定要珍惜而且要及時行樂。

我會好好的

 
我後來才明白,原來一切早有註定。連續幾年都在年初二開工,今年終於不用而其背後代表的意義。有些公幹之旅偶爾會祈禱它取消但最後總是飛得成,年初九洛杉磯公幹之行臨時取消讓我至今想到仍覺得慶幸。
 
除夕那天中午回家和爸爸、繼母吃飯,我還在想如果天氣炎熱的話我們就去KFC,結果天氣涼爽爸提議說去吃肉骨茶,我說不如去撈生吧。我和阿姨都不吃魚生結果全部通通丟給老爸。撈完生後爸爸要為手機加額而我也終於開始啟用去年所抽中的新手機。用新手機拍下的第一張相片就是老爸和繼母的合照。年初二那天三代同堂一起去逛購物中心,不太餓的我和老爸分享了一碗亞三叻沙。晚上15個人熱熱鬧鬧一起吃飯,我拍了大姐、二姐及三哥全家福後自己也扶著老爸和繼母的肩拍了一張合照。 
 
年初七那天把梁智強新春演唱會的門票在錫米山巴剎交給老爸後,我就匆忙去赴朋友的約會。他問我年初九能否回家吃飯我說爸我那天不得空。年十二他打電話來說要請我吃飯,我說年十三電視台請吃飯而我年十四和元宵都得上班,我說再約吧得空時我會打電話回家和你再約過。
 
沒想到年十三把車子送修後陪朋友購買生日禮物時,在商場就接到了爸爸猝逝的電話,這太突然了你叫我怎能相信這是事實呢?於是我在商場內難以置信哭成淚人,身邊友人陪我一起落淚一直拍打我的背部試圖安慰。回到家後見到爸爸安祥睡在房間床上卻沒了呼吸讓我再次痛哭失聲,小舅說爸爸辭世的方式一如媽媽16年前我們該覺得慶幸。
 
辦喪事時我突然很慶幸自己年初九並沒飛往美國洛杉磯,要不然年十三我才在歸程的長途飛行中。那時家人恐怕都聯絡不上我,而一旦回家才發現爸爸走了而且喪禮儀式進行了一大半,情緒豈不更為崩潰?
 
所以,原來一切早有註定。縱有太多不捨,但也只能接受。
 
 
 

在另一個世界相遇

農曆正月十三的那場午覺,爸爸自此沒再醒來。在睡夢中辭世的方式,一如媽媽16年前在農曆二月初一午後的那場猝逝。儘管很難接受前一天還在電話中和我閒話家常的爸爸,就這樣突然離開,但在接受事實以後,卻也認為這是爸爸告別人間的最好方式。

爸爸的一生大起大落,年幼喪父所以負起當家的責任,在大港白手興家創出一番大事業,讓我在唸幼稚園時還有司機接送。後來生意失敗獨自到吉隆坡謀生,我唸五年級時他在無拉港開農場才把我們接去同住,經濟風暴讓一切成為泡沫,養鴨失敗後他開始養兔子的事業,輾轉成了在巴剎賣田雞謀生的小販,間中還憑自己的精湛廚藝在沙登開了野味檔,兩次中風的結果讓爸爸終於戒酒但煙癮始終未減。
 
爸爸總愛笑說自己唸到三年級半而媽媽唸到二年級半,所以兩人加起來剛好小學畢業。生肖屬雞的媽媽爆血管猝逝以後,爸爸在多年後娶了另一個屬雞但年齡小了媽媽一圈的女人,儘管如此但媽媽的相片在家里仍隨處可見。
 
《神雕俠侶》的楊過和小龍女在16年後重逢,爸爸和媽媽辭世的時間相隔了16年,而爸爸出殯之日是農曆正月十五元宵節(中國情人節),我執意認為他們將在另一個世界快樂的相見,這何嘗不是他們兩老之間的一種浪漫?

 
新年症候群就是一個字:肥!年十一說好了要和阿朱、小游去走山,結果半路殺出一個OT。放工後沒得流一身汗但到OT地點卻冒了一頭冷汗。
訪問時間是八點但我在停車場兜了很久都找不到車位,一不小心就EXIT天啊我又沒有要出去。向收PARKING費的人求救他叫我選擇“代客泊車”我唯有照辦,後來18令吉就這樣沒有liao。
 
新秀對談的筆錄訪問一結束我就趕去yoyo家open house醫肚子,開始了想必是我今年第一場也是最後一場賭局。吵死人啦一班嘩鬼伊哇鬼叫,一出電梯就往最吵的方向去那就對了。我們的撈生是用“鑊”來進行的出席陣容有夠誇張,阿神說我年初九那天沒回簡訊“沒禮貌”,原諒我啦我以為要在家看OSCAR不能出席就不用回簡訊的嘛。
“大麻成”作莊那邊有夠吵於是親愛的家珍另開一局而賭注最大一塊最小也是一塊,風很大結果錢一直在飛,大家盤腿坐在地上我說肥肉頂著肚子哩。佩佩不下場她說自己不是賭徒是《門徒》。更死,跟毒扯上關係!阿冰一直拿“五龍”於是我們叫她“五龍冰”,她說她打電話給主席時一開口很自然吐出一句“主席啊?”結果傳來一把男聲應說,“不是,我是夫人!”(看來夫人已經坦然接受了自己的身分。)
 
年十二是偷來的假期,我列出一堆清單闡明我要做的正經事,結果一一做齊連不該做的事都做了。在郵政局等還賬單時更看了第六本《死亡筆記》漫畫。年初八那天和麗燕打羽球前終於第一次光顧我家公寓那間所謂的健身室,於是我決定去管理處那邊做Pass然後有空就“幫襯”那架跑步機。終於買了漆要油我家那道被潑上紅漆已有一年光景的門而且還買了YOGA MAT,(雖然我知道自己會乖乖在家做YOGA的頻率實在超低。)
我站在剛買來的秤上發現體重直線上升殘不忍睹,於是我拿了剛買的浮板終於穿上我那買了整年但一直沒穿的泳衣,第一次光顧我家公寓的泳池。因為不會游泳所以賴死在浮板上從這邊踢水踢到那邊來回好幾遍,如果這樣會瘦那我發誓我得空要經常下水。
 
年十三晚上的JOGOYA你等我,我決定我吃完這一大餐以後我要去走山我要打羽球而且爽爽就去下水。
 
PS。看電視所播的《新娘十八歲》和《宮》時都笑得很開心。但看NTV7華語新聞時知悉八度空間偶像劇兩位工作人員遇上致命車禍死亡頓時難過了起來。馬路如虎口大家真的要小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