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過了七七四十九天

 

就這樣,我每個星期三下班後都回加影過夜,然後星期四和阿姨(繼母)一起拜祭老爸。

頭七那天,四兄弟姐妹齊集,阿姨把爸爸遺下的相片拿出來,我們看著爸媽生前的相片,還有童年時各別和爸媽的合照,當場分了起來。某個星期日晚上再聚在大姐家,談些爸媽生前的一些記憶,感覺就像一個溫馨的追思會。

二七前一天,開車範圍從沒離開過安邦的二姐,很勇敢的自己開車載著兩個兒女到加影,我下班後會合他們和阿姨去喝蕭家辣湯。記得某個下雨天,我還載著老爸和阿姨來喝辣湯吃花雕雞,沒想到現在卻人事已非。

三七那一天,大姐從印度檔買來爸爸生前愛吃的咖哩祭拜,然後又用冰箱里的材料教我和阿姨來道杞子蒸雞及酸梅蒸魚。那天下午,我帶阿姨去為爸爸留下的手機加額,順便又問店主哪里有腳踏車賣。店主問,這年頭怎麼還買腳車?我笑,不知該如何回答。然後和阿姨去找阿泉uncle,說要買腳車讓阿姨代步,去哪里買比較好呢?然後在他帶路下終於買了腳車。

四七那一天,說好請阿泉uncle吃晚餐,結果阿牛uncle和阿煌uncle也同行。原來老爸猝逝那天早上,就是和他們一起吃早餐。所以阿煌uncle在傍晚聽到爸爸走了的消息,還不相信的對傳話的人說,為什麼要這樣亂亂咒人?他們都和老爸一樣,愛說笑而且言詞幽默,我想這就是物以類聚吧。

六七那一天,阿姨說她感覺到爸爸前一天中午有回來,我說,那是他平時從巴剎賣東西回來的時間。阿姨說她總是安慰自己說,爸爸其實還沒走,她就當爸爸是到巴剎賣東西,還沒回來而已。她哽咽,而我也突然飆淚。在大太陽底下載阿姨去銀行以後,我臨時起意,說請她吃KFC。坐在里面享受冷氣時,阿姨說很久沒吃KFC了,最後一次,就是用我給的優惠固本,和爸爸及阿泉uncle一起來的。

尾七那一天,把爸爸的靈位請上祖先位置,四兄弟姐妹齊聚討論何時再到孝恩園去一趟。然後,載阿姨去無拉港找anwar處理地稅的事。和這位孟加拉租戶一起坐在茶檔時,他說爸爸整天在他面前提起我這小女兒,他感覺到爸爸很疼我,而我把眼神投向遠方,怕自己的眼淚掉下來。過後我載阿姨到mines阿業靚湯用餐,阿姨說,如果這時候爸爸有在就好了。我再次無言。

就這樣,過了七七四十九天。而我,想像爸爸去了遠方。

守得“雲”開見月“明”(話說金像獎)


今年的香港電影金像獎看得特別開心,也許是我偏愛的劉青雲終於得了影帝,也許是10歲的吳景滔一連摘下最佳男配角和最佳新人2獎,也許是我終於有機會看張靚穎現場演唱《我用所有報答愛》,更也許是梁朝偉和劉嘉玲不但攜手走星光大道還甜蜜同台頒獎!

 

網上成績比華麗台的直播還快。預先知道讓我稱心的賽果我當然和咸蛋一起快樂的尖叫。今天的心情就像剛才在“點心甜心”吃下的芒果撈一樣,甜滋滋。

 

林子聰、曾寶儀和張家輝的搭檔主持也許不是最好,但還是討到了我的歡心。不要嫌張家輝偶爾的脫序,不要嫌牙尖嘴利的阿寶偶爾太盛勢凌人,事實上我是一見到林子聰那張臉就很想笑。

 

曾志偉和毛舜筠之間的火花當然不用質疑,房祖名和阿Sa頒獎的默契也值得嘉許(指阿Sa可以在《黃金甲》演宮女,還有阿Sa講自己是偶像派所以不用寫歌)。產後收身的袁詠儀為了中國狂迷事件而感性為劉德華說話。楊千嬅不讓長氣的陳奕迅多講所以他頒獎時用唱的。許鞍華說黃秋生穿得不尊重大會,秋生辯解說他帶來的是純潔的靈魂。

 

這是我第一次看Alive的現場演出。雖然唱歌的是其他人,他們只負責換牌子諷刺眾生。但我看到黃貫中在彈吉他,房祖名在旁“插花”就覺得有趣。雖然張靚穎頒獎的表現惹人詬病,但她現場演唱的實力實在讓人動心。把電影歌曲獎頒給周杰倫或許是為了人氣效果,但我還是佩服於周董明顯不適但仍以鋼琴吃力彈唱《菊花台》毫不造假的勇氣。

 

害羞的吳景滔第一次上台時得新人獎已經想哭,第二次再領最佳男配角時更緊張吃螺絲大吐舌頭。雙重身分的張家輝下台訪問各位男配角候選人時,用華語支支吾吾對周董說了“你……我們……”,周董就將他一軍說“你可以說廣東話。” 劉青雲八度提名終於封帝,不只台下的郭藹明落淚,阿寶感動,張家輝表示想哭,事不關己的我也很激動。我們一向只懂寬姐是王菲的經理人,說話很酷身型有寬,她憑監製的《父子》得最佳影片時激動哽咽。我就想啊,她對電影的誠意的確值得被肯定。(還有,和譚家明一起以《父子》得最佳編劇的田開良是大馬怡保人哦!)

 

我懷念的巷子貓和曾感動我的suci dalam debu

今年的MACP頒獎禮搞新意,不再以DINNER方式進行反而搞現場直播,害我們全場正襟危坐沒能像往年一樣吃吃喝喝然後爽爽就上廁所。比較開心的是今年來個不同年代的受歡迎金曲選舉,那一首首九十年代的馬來金曲都是我求學時代愛聽的曲子,我坐在很冷的dewan merdeka里讓回憶重溫了一遍。像search的《isabella》,iklim的《suci dalam debu》都是我當年愛到要死的歌曲。當然今時今日amy和saleem都已單飛,而saleem現場演唱一開腔那句“kau bagaikan air yang jernih,di dalam bekas yang berdebu”就已讓我起雞皮疙瘩,而我最愛的歌詞則是“cinta bukan hanya di mata,cinta hadir di dalam jiwa。”
 
當alleycats(巷子貓)的david  arumugam現場演唱《sampaikan salam》時,我看著他如一的爆炸頭但已泛白的雙鬢,邊哼唱邊忍不住對小萍和小馬說,好懷念哦!”那時ogy主演的電影《azura》很紅而男女對唱的電影歌曲《sandarkan pada kenangan》唱進我心坎里。這個晚上大會是請來faizal和nita一起合唱。我說,這兩個亞軍哦,都在不同的比賽里輸給了我們華人。前者在《萬中選一》敗給suki,後者在《大馬偶像》的人氣則落後於daniel,但他們的歌唱實力卻是我由衷敬佩的。
 
ramlah ram當年的《kau kunci cintaku di dalam hatikmu》雖然很紅但她當晚的千層蛋糕裙有夠醜。大會肯定了蘇迪曼的《merisik khabar》想當年他的神秘之死可是轟動了全國呢。誰應該得獎呢我和後座的馬來媒體心里有譜唸唸有詞,果然M.Nasir六度蟬聯最佳作曲人獎,Mawi這raja sms當然也有獎囉誰叫他的粉絲醬有錢投票。
 
這個晚上,光良的《童話》拿獎但他人在台灣。siti nurhaliza,mawi他們雖然有獎但代領的都是詞曲創作人。星光失色沒關係畢竟主旨是肯定幕後創作人。我只是看到erra fazira和前夫的弟弟一起頒獎覺得很有趣。然後ziana zain打趣說雨季要來了我們要寫歌menahan banjir,很諷刺,也很好笑。

吐了

那天從雲頂坐巴士下來,竟然吐了。嘔吐的感覺當然不好,很噁,後來卻也突如其來的覺得痛快。
 
愚人節那天上山看一場印度頒獎典禮。結果大開眼界。
 
在澳門和上海見識過中國人的橫蠻。對不起。我見識淺薄。原來印度人也一樣很無禮。尤其是在星光大道上,在通道上一再被身後的印度影迷趕罵。原來一句“excuse me”可以講得如此兇狠。瞪了他們也是等於白瞪。
 
身後的影迷很大聲,但星光大道舞台上竟然“無聲”。我們以為司儀訪問藝人是用麥克風然後大家可以聽到內容。錯了錯了。原來那是印度zee頻道的獨家訪問。自己問自己爽的那種。
 
原來印度大牌藝人都不走星光大道。於是shah rukh khan的親切讓人覺得好難得。天王駕臨。現場亂成一團。我們閃得遠遠的。salman khan也走星光大道。但這位bad boy去年在記者會讓媒體苦等2個小時半的印象太深刻。所以我  討  厭  他。
 
頒獎禮開始,前後左右當然都是印度人。頒獎禮是沉悶的。我的mentos已經吃完。我的呵欠在四小時內打了又打。我唯一仰賴又欣賞的是七場都很讚的重頭歌舞演出。有人吊登鋼絲出場。有人從玻璃箱里舞出。有人被龍椅抬出來。有人從閃亮大門的梯級走下來。有人從雙峰塔跳下來。有人走中國風。有人走科幻動作派。
 
印度大牌藝人原來也不坐在台下觀禮。我再次見識到沙魯罕的好人。難怪他可以紅這麼久。當沒走星光大道的abhisek bachchan和aishwarya rai終於同台,我就覺得很high。我喜歡這對金童玉女,雖然我不喜歡abhisek的胡子新形象。我慶幸aishwarya遇到了一個懂得珍惜她的好人。畢竟她以前被salman khan傷得那麼深。
 
我只遺憾shah rukh khan為了準備演出沒能親自領獎。還有我喜歡的新出爐影帝hrithik roshan並沒出席,讓我沒能現場看他一眼。
 
但也夠了。我總算看了這麼一場大型的印度電影頒獎禮。
然後,我希望他們不要再來大馬辦頒獎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