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依林──向日葵而非檸檬草

 

經歷合約糾紛後,蔡依林憑《看我72變》重新出發,專輯大賣32萬張締造傳奇、跌破了一堆人的眼鏡!《城堡》專輯大賣延續熱潮的當兒,蔡依林首度憑《看我72變》入圍金曲歌后,有歌迷額手稱慶,卻也有人開聲謾罵!

現在絕對看得開的蔡依林,看好王菲封金曲歌后之際,言詞中卻表示自己能入圍皆因“有特色”。說起流言不絕一直成為被攻擊的對象,她更懂得自嘲,安慰自己說是“樹大招風”。眼前的蔡依林儘管瘦弱,卻絕對堅毅、扛得起風雨,此時聞不到《檸檬草的味道》,卻仿如看見了向日葵。

 

金曲獎入圍名單公佈後,坊間傳來不同的聲音。針對不少有實力的歌手皆沒入圍,蔡依林認為金曲獎會給她一個角逐的位置,“應該”是她擁有個人特色。

“我發現入圍的幾乎都是抒情歌手,我是唯一又唱又跳的,而且也漸漸找到屬於自己的表演方式。希望後起之秀會從中明白到,不一定要唱抒情曲才會被肯定。”

談到自己入圍的最大優勢,她表示是自己的音樂和以前大有差異,而且整體企劃很完整。“《看我72變》能有這麼大的進步,我要謝謝製作人,自己就像被放出鳥籠的鳥兒,終於可以盡情嘗試自己想要的曲風,並且做很多變化。當然更要感謝當時簽下我,讓我重新出發的經理人,讓我堅強的繼續在演藝圈走下去。”(聽起來好像是得獎感言哦!)

原來,蔡依林最想拿的是“最佳專輯”獎,只因那是對公司全體員工最大的鼓勵。“而我看好王菲會得金曲歌后,因為她最資深,唱得也很好,所以應該給她肯定。”而她表示自己會在5月8日打扮得漂漂亮亮出席頒獎禮。“到時我要穿得很有個性,又能突顯自己的身材。”

好友周杰倫曾有過這種有趣的說辭“誰敢說金曲獎不重要?我吥!”眼前的蔡依林乍聽這說法時,好像還真有點反應不過來。“嗯!我只覺得金曲獎是很難控制的一回事,畢竟評審的口味都不一樣。但歌迷肯定我的音樂及對銷量實質的支持,才更重要吧! ”

從當初發片頻密的少男殺手,到經歷合約糾紛後重新出發,蔡依林越發走得自信。但說起創作,她還是有些“難為情”。原來,她嘗試填了不少歌詞,但公司覺得難懂、不平民化,所以都沒採用。“反而是我最沒把握的《始作俑者》,卻被公司錄用,但我本身覺得這首歌詞只屬我個人情緒的抒發。”

蔡依林曾為麥當娜的《英倫玫瑰》翻譯中譯本,還出過寫真書,但如果真要再出書的話,她會選擇怎樣的題材呢?“我一直有在構思,也和好朋友談過。我本身有很多想法,除了煩惱我的表演以外,我還會想自己的副業。我對台灣的兒童英文教育還蠻有興趣的,也希望能寫像《英語玫瑰》般的兒童書。”

曾演唱《天地英雄》主題曲的她,可想過演古裝?她哈哈笑說“我不 敢,我覺得自己的臉太現代了,演起來沒有說服力。我反而比較想演那種金髮尤物 ,既可愛又搞笑的傻大姐。”(那不是很像《上班女郎》囉?)

百事可樂的9大巨星廣告不是古裝嗎?原來她本身不覺得那是古裝。“我穿的還是短裙哩,感覺很有時代感。”她表示自己看過貝文絲、碧妮史畢絲、安立奎等人拍攝的西洋版廣告,覺得很有氣勢。“不過我們亞洲版的廣告主題不同,當中應該會體現出屬於亞洲人的精神。”
 

唱片大賣、入圍金曲獎、而且代言活動不斷,現在可是蔡依林最快樂的事業階段?她卻表示這也是自己最感壓力的時候。“但我認為有壓力才會有進步。現在外人覺得我一切都很順利,但要如何突破每個不同的階段,工作人員怎樣努力找新的東西放在我身上,都很不容易。因為我的一舉一動都受到大家注意,所以更要小心仔細的,一直往上爬。”

說到她的緋聞及流言不絕,她牽扯嘴角無奈的笑說,“我只能安慰自己,這是樹大招風。”那她又以怎樣的態度去面對?“我總是安慰自己說,我的音樂被注意,所以才會很多細節都被擴大來講,成為大家茶余飯後的話題。”

她表示,像早前《檸檬草的味道》MV一事,大家對她有很多聯想。“不只是我受到壓力,身邊的工作人員也很氣,我也替他們抱不平。小小的煙火竟可以炒成這麼大,我覺得自己好像成了箭靶,好像用箭捅我一下,我就會受傷。但大家越刺激我,我就會更努力做好給大家看。”

至於近日一、兩位女歌手的風格和她“相似”,不知她本身有何說法?“被人學習是件好事,這證明我有被學習的優點,但當然,我自己要更上一層樓,別人把你視為目標,你就更該越爬越高,讓他們覺得這目標是好的。”

蔡依林在《Love Love Love》MV里用塔羅牌算自己的愛情,現實中的她也會這麼做嗎?“我本身不愛算命,對塔羅牌算命也沒什麼想法。小時候會和朋友鬧<7740>玩,用撲克牌算點簡單的,但長大以後,我只在事業比較低潮時,問過關於官司的事, 當時是抱<7740>‘寧可信其有’的想法,我本身並沒有太迷信。”

 

 

採訪手記

在台北《就是愛Jolin慶功演唱會》上,見識了蔡依林的舞台魅力後,再於深夜轉往新力唱片公司,專訪這位緋聞不絕、話題不斷的“浴火鳳凰”。呆等小天后的同時,上了一趟洗手間,步出時竟見身型嬌小且臉上仍化<7740>舞台濃妝的她,剛好也走進洗手間。

上一句鐘,蔡依林仿如燦爛明星在舞台上享受萬人喝釆,但這一刻回到俗塵現實,沒有歌迷簇擁,也不見焦聚燈光,要不是臉上的濃妝,看起來確實就如鄰家的小女孩。終於進入會客室的她,先和馬新幸運歌迷合照,為她們簽名,然後接受專訪,間中用吸管喝<7740>礦泉水。因為疲憊的關係,蔡依林的笑聲也許不算多,卻不至於隔了萬重山。

據知,她結束專訪後會參加公司舉行的閉門慶功宴,我想,她在那個場合會自在放鬆一些。忽然間,想起下午在哈林哥(瘐澄慶)的餐廳專訪老爹時,哈林熱心說要帶點東西給小師妹吃。結果問了唱片公關以後,知道在飲食方面律己甚嚴的蔡依林 ,吃的食物除了燙青菜之外,還是燙青菜,哈林那深深嘆息說“算了”的模樣,就不禁莞薾。再看看眼前渴望自己身上沒有一絲贅肉的蔡依林,雖不至於嘆息,卻也深信每人有自己執著的追求及選擇。

 

 

Kangta VS Vannese

看到台灣某雜誌洋洋灑灑寫下有關安七炫(Kangta)和吳建豪(Vanness)的4版訪問,當中不乏有趣的互動和生動相片,不禁讓人猜想他們到底給了該雜誌多少時間?

本來想到要在15分鐘內同時訪問2人,還要扣除幫安七炫翻譯的時間,就覺得“頭大”,幸好後來在經理人首肯下,把2人拆開來訪問。分開受訪或者讓2人之間少了互動,但安七炫在另一頭回答2人中誰酒量比較好的問題時,耳尖的吳建豪聽到安七炫的回答,不禁揚聲抗議,室內頓時揚滿了笑聲。嗯,如果說那是整個訪問中唯一的互動“火花”,有人會抗議嗎?

■安七炫說

我最欣賞吳建豪規律的生活方式,他很有責任感,在舞台上的表現也很棒。我看過吳建豪演出的《少年阿虎》,覺得他演得真好。除了拍戲和唱歌,他的舞蹈底子和功夫都很厲害,身材更是一級棒。

我們頭上各佔一片天,很難得這次能湊在一起合作。我們在工作時是好拍檔,私下則是好朋友。我們可存有互相比較、競爭的心態?不會啊!我們各有自己的魅力和特色,所以根本不需要去比較。

他早前生日,我答應為他寫一首歌曲,目前還在醞釀中,但那會是一首抒情曲。音樂可是我的最愛?對啊!音樂佔據我生活中一大部分,很多時候,我都把自己的情緒投射在創作中,可以說,音樂幾乎是我的生命。

■吳建豪

我很欣賞安七炫的歌聲及創作,在錄音時,他更是位專業的製作人,非常追求完美。我們在工作態度上很一致,而且出發點都一樣,不管多累,工作時間有多長,我們都想盡力好好完成工作。

可覺得現在所做的都是我自己想要的?我出道已經6年了,除了音樂及拍戲外,也希望大家從我設計的商品中更了解我。(對流行很有概念的他就為東京演唱會發揮長才,親自設計明星商品圖案。)剛在日本開了3場個人演唱會,我的心情是激動的。希望將推出的最新個人專輯,也能帶給歌迷們感動。我很喜歡看演唱會,尤其是看國外的演唱會,能從中吸取新的靈感。我之前在美國就特地去看舞蹈秀《Monsters Of Hip-Hop》,真的很精彩!

這次把《勇氣》翻唱成韓語版,到底我什麼時候最需要勇氣?(沉思片刻)嗯!在我很煩、很多壓力的時候,我就會開始禱告。我覺得,上帝給了我所有的勇氣。

■K及V一問兩答

照鏡子時最在意自己哪一部份?

V:看自己的臉上有沒有黏上飯粒吧! 

K:嘴唇吧,我很喜歡自己的嘴唇(不禁撫唇),覺得不太厚也不太薄,很適中。

兩人看女生的觀點一樣嗎?欣賞同類型的女生?

V:還好。

K:不太一樣吧,我喜歡有漂亮眼睛的女生。

對彼此有什麼寄語?

V:他真的很忙,很多人向他邀歌,所以他要寫很多歌。我希望他能多點休息時間,而且好好照顧身體。

K:我知道他很勤力健身,但還是要把肚子填飽吧!他在舞台上真的熱力四射,我希望他能成為亞洲第一。
 
如有時間合作拍戲,你們希望是怎樣的劇本?

V:嗯,因為我們本身是好朋友,如果在銀幕上演回朋友,就會沒什麼意思。如果演敵人的話,那應該會比較有趣吧!

K:如果一起拍戲的話,就演部動作片吧!讓Vanness在戲里負責動作場面,我負責搞笑就對了。

K側記

即使和安七炫有語言隔閡,要靠翻譯員“通傳”,但他偶爾無措的清澈目光中,總是藏<7740>溫暖的笑意。和吳建豪拍合照時,若說吳建豪只是坐在沙發上,於“靜態中”交出“有限的變化”甫士,那安七炫從半站姿態到坐下,一直用心擺出專業又有型的甫士,我想,這一刻不但鏡頭很愛他,也得感謝他在H.O.T團體中的“訓練有素”!曾到中國拍攝《魔術奇緣》的他學過一些華語,問他最會說哪幾句?他小秀一段,“大家好,非常高興見到你們。”稱讚他字正腔圓的當兒,他又突然冒出一句“我愛你們”,讓人不禁莞爾。

V側記

有時我懷疑吳建豪的熱力和溫度只限於在舞台上!上次為《身體會唱歌》專訪他時,印象加分只因為他在訪問結束後說了一句“謝謝,辛苦了。”這次的感覺和上次一樣“熱不起來”,但某個小細節卻讓我突然感受到他原來也有“溫度”。話說訪問途中,他眼角突然瞄向右方,然後叫經理人看。我的目光投射在右邊電視上剛好播出的蔡依林MV,以為他叫經理人看熒幕上的蔡依林!不對,他瞄的是坐在右邊房間內正蹺腳挫指甲的女造型師。後來我才搞清楚,他覺得對方的坐姿太不雅所以提醒對方注意一下。嗯!這麼關心身邊的人,我怎能怪他不把該有的“溫度”用在應對媒體身上呢?

如果.愛──陳可辛、張學友

 


一部《甜蜜蜜》讓大家由衷肯定了陳可辛的功力,他卻這麼說“那是當時的一種天時地利人和,天已決定了怎麼拍,我們只是執行者!”多年以後的音樂電影《如果.愛》,慢工出細貨的劇本弄了2年,陳可辛等了張學友2年,也終於等到金城武30歲,卻表示這是一部他“心里最沒底”的電影!


上海東風飯店的這個午後,陳可辛終於抽出時間接受大馬探班媒體訪問,因為大家都站著採訪,隨和的他也選擇了“陪”站。大家把他迫在牆角“拷問”,他從容不迫的作答,手拿著筆慣性的揮舞,偶爾把染了一兩撮銀灰色的頭髮往後撥。大導演連接受訪問都說得如此生色動聽,或者將在聖誕檔期上映的《如果.愛》,確實值得大家期待!



《如果.愛》找來池珍熙飾演為痴男怨女作出指引的天使Monty,陳可辛先是做民意調查,問《大長今》在大馬播映了嗎?“閔大人”在大馬紅不紅?對於大馬媒體和池珍熙緣慳一面,他表示,對方其實已在上海拍了一個多月的戲,剛剛才飛回韓國,更稱讚池珍熙有種可靠的特質,讓人格外覺得誠懇及有安全感。


張學友、周迅及金城武在電影中當然要獻唱,池珍熙也不例外。“我不能說池珍熙是位好歌手,但他的聲線低沉、磁性,很有自己的獨特魅力。”陳可辛表示,就像從音樂劇搬上大銀幕的《貝隆夫人》(Evita),戲里有個敘事者把觀眾帶進整個故事一樣,池珍熙就扮演了這樣的角色。“其實,他在戲里不算是天使,反而代表了人的回憶心理狀態。”


他說,有人選擇回憶,有人美化回憶,也有人忘記回憶。“我拍什麼都離不了情。如果《甜蜜蜜》有續集的話,我就認為,黎小軍和李翹10年後未必在一起。而在《如果.愛》里面,10年前你覺得很愛的一個人,10年後仍是自己回憶里愛的那個人嗎?有時,回憶和現實是兩回事啊!”



說到張學友兜兜轉轉仍接下這部電影,讓陳可辛表示,其實現在《如果.愛》的每位演員,都是一時之選。“就像金城武一樣,我也等了他很久。我覺得這是他最好的時候,以前他太年輕,而這角色起碼要有一點經歷。我終於等到他30歲了!”


至於周迅這位中國影后,他讚譽對方是中國少有的優秀女演員。“我看過她很多演出,包括《蘇州河》及一些電視劇,我覺得鏡頭太愛她了,她的眼睛總會流露出很多故事。”那他希望和章子怡合作嗎?“我也想過,但時機未到,只要是好的演員,我都希望有機會合作。”


說到他很想合作但始終沒機會的好演員,他輕聲嘆氣表示,絕對是周潤發和鞏俐。“周潤發代表了一個年代的香港電影,也是我那個年代的魅力巨星,可惜他最近較少拍中文片。”至於鞏俐嘛!他以前很難想像自己的電影會適合鞏俐演出。“我的電影都較富都市氣息,鞏俐則多數演出鄉土草根的電影,但我們最近彼此都有改變,希望很快就有機會和她合作。”


至於曾和李心潔合作的他,認為這位大馬女星和其他地區的女演員有何不同?“嗯!我很少去區分演員,演員只有好和不好,不該分是哪里的演員。世界沒分界,電影也應該無邊界。”



陳可辛和吳君如的感情穩定,但他會想找吳君如合作拍戲嗎?“我沒這想法,也不會刻意這麼做。”他表示,如果上班和回家都見到同樣的人,並不是件好事。“如果把壓力也帶回家,那也不會健康!” 


像之前他監製的《金雞》,因為角色很適合吳君如,所以才會找女友合作。雖然這部影片讓吳君如拿下金馬影后,陳可辛卻表示,“幸好我不是這部電影的導演,否則雙方的磨擦一定很大。”


──────


這是一個“爭分奪秒”的片場訪問。我們在5分鐘內進行一場“搶問搶答”的訪談遊戲。坐<7740>的張學友被站<7740>的大馬媒體團團圍住,5道“搶答題”後,工作人員一直在旁催促,“最後一道問題!”我們吐出最後一道問題,然後看<7740>張學友邊被拉走邊回頭繼續作答。呆等整個下午卻只換來5分鐘,但比起劇組苦等張學友2年的時間,也許我們的等待還是“值得”的! 


《如果.愛》上海探班
人物:張學友
日期:29/5/05
地點:上海東風飯店


●《如果.愛》共分為3個時代背景,包括戲中戲的1945年、回憶部分的1995年及現在的2005年。張學友在《如果.愛》飾演中國大導演聶文,他導演的音樂劇是個三角戀故事,找來大明星林見東(金城武)主演,沒想到對方竟是女主角孫納(周迅)10年前的舊情人,但她此際已投向聶文懷抱。戲外三人的感情糾葛,竟與戲棚內拍攝的虛構情節相同。見盡人間悲歡離合的精靈Monty(池珍熙),看穿三個凡人的心事……。


我其實沒有身分去評價周迅的演技,但以觀眾來看,我覺得她很專業,是位很棒的演員,演戲也很快進入狀況。我聽過她的唱片,風格蠻強的。至於金城武是否神秘?還好。我認識他很久,只是不常碰面。在劇組,我們也會坐下來一起聊天,只可惜這次的對手戲不多。


●張學友早在2年前已與陳可辛洽談合作大計,後來太太二度懷孕,希望他陪在身旁,他因此一度辭演。差點與這部歌舞電影擦肩而過的他,終於還是把戲接下,卻因《雪狼湖》又得開始中國的巡演,所以檔期很緊。探班的這天,張學友就必須漏夜趕拍,並於翌日飛回香港。


可覺得自己和這部電影很有緣?不光是有緣吧!有時還要有某程度的堅持。當我決定放棄時,他們仍堅持。我的檔期有點困難,也知道他們的壓力很大,應該說,雙方都有些妥協吧!我必須今天拍完然後趕回香港,如果要把我的戲分搬回香港拍,那將會是很大工程。



●我們在整個午後,反覆看<7740>張學友的不同獨角戲,蓄上胡子的馬戲班主,時而在風雪中的鐘樓上悲情唱歌、時而攀上鐘樓、時而蕩<7740>空中秋千,不知怎的,讓人想起張國榮主演的《夜半歌聲》。然後,我們看<7740>張學友以另一個造型,徘徊在古舊樓梯迴廊及老鐘下的檯台間。同是在王家衛拍攝《花樣年華》及《2046》的上海東風飯店取景,突然間,覺得這種感覺也很王家衛!


拍這部電影最大的不同,就是要一邊唱一邊演。不過,除了在戲里要唱演,其他則沒什麼分別。可考慮把《雪狼湖》搬上大銀幕?我和陳可辛提過,如有人願意投資的話,這是有可能的事。《雪狼湖》何時會到大馬公演?應該是9至10月間吧!我聽說啦! 



■採訪手記


隨<7740>天映娛樂取得《如果.愛》的全世界發行及所有版權,大馬Astro因此誠邀大馬媒體遠赴上海探班,沒想到在充滿變數的過程中,池珍熙、金城武、周迅及張學友4位主角中,我們只“逮”到趕拍的張學友5分鐘,連其他3人的影子也摸不<7740>。


大馬媒體於星期日凌晨在吉隆坡國際機場集合時,才知道池珍熙已於星期六飛離上海。飛抵上海後,原訂早上10時要到車墩影視基地探班,結果一通電話表示,劇組已結束該處的拍攝工作,要我們改至下午1時30分到東風飯店用餐及訪問。結果,我們吃了劇組的飯盒後,訪問了監製安德魯摩根、天映娛樂發行及市場執行副總裁張煜文,就開始當天漫長的等待。久等不到和導演陳可辛及張學友做訪問,決定溜出飯店外面透氣,怎知很快就被工作人員“捉”回片場。終於,陳可辛手頭上的工作告一段落,我們“圍堵”他談了20分鐘,張學友乘拍攝另一場景的空檔,也和我們談了5分鐘。大功告成,我們迫不及待想逃離現場。熱心的工作人員不識趣的問說“不看拍戲了嗎?”謝啦!還是等影片在聖誕檔期上映時看個痛快吧!

人小鬼大的Dakota Fanning

■妲柯塔芬妮(Dakota Faning)《強戰世界》圓桌訪問
日期:22/6/2005
地點:紐約The Essex酒店

訪問焦點:我們在她一坐下來接受訪問時,就要求她重現戲里的“尖叫”,這位11歲的天才童星,先以慧黠眼神調皮的環顧四週(大廳里還有另外5組媒體在進行不同演員及幕後班底的圓桌訪問),然後出其不意的放聲尖叫,全場人被她嚇壞了,我們這桌媒體及她則爆出大笑。訪問結束前,我們要求她簽名,她還慎重的在簽名旁寫下“Age 11”,其經理人這時則在旁說“你們這桌挺大膽的嘛!”(哈!畢竟事前說明了不準合照及索取簽名。)

人小鬼大的妲柯塔芬妮是否相信地球有外星人存在呢?“可能有吧!但我不想遇到任何一個外星人,請他們離我遠一點吧!”那她覺得自己歌喉好過湯告魯斯嗎?逗得她哈哈笑說“我不知道,但他真的懂很多不同類型的音樂哩。”

她表示,第一次見到湯告魯斯時,對方就把她抱起來團團轉說“嘿,寶貝,我們將一起合作《強戰世界》囉!”讓她覺得這位國際巨星實在太隨和親切了。她強調自己戲里的尖聲狂叫都是天性,不需要怎麼練習。在戲里飾演她哥哥的積斯汀卓雲(Justin Chatwin)驚嘆她抽離角色之快,這分鐘還在驚恐失措,導演一喊cut就馬上笑出聲來。針對這說法,她理所當然的說“這是應該的嘛!總不能一直沈溺在戲里的情緒呀!”

雖然這部戲有很多“藍幕”演出(對空氣演戲),但她形容不會太難演。“因為史匹堡太厲害了,他會對我講解得非常清楚,讓我非常容易投入。”妲柯塔芬妮曾接演史匹堡監製的迷你影集《Taken》,她剛拍攝完夢工廠的另一部電影《Dreamer》(10月將上映),還獲贈一匹馬當寵物,讓她在訪問時說得興起。問起她拍的另一部電影《Charlotte’s Web》,她更露出趣怪的表情說“我在戲里要和小豬演戲,感覺真的很奇怪。”

神情及手勢豐富多變的妲柯塔,在訪問時不時“玩”頭髮,她開心透露自己接下來會和家人到夏威夷渡假。大家嚇唬她說有大白鯊,她則露出“不上當”的表情。說到年方7歲的妹妹Elle也開始演戲,她遺憾兩姐妹暫時沒有合作的機會。“媽媽很開心我可以做自己喜歡的東西,我拍戲時,她也一直跟在我身邊。”說到即將面市的《哈利波特》新書,她的眼里更閃爍光芒。“我爸爸已經訂購了,我們都迫不及待想看第6冊新書會發生什麼事。”

唐季禮──世上哪來這麼多林鳳嬌?

 

唐季禮和成龍同一天生日,除了是工作上的好拍檔,擁有同樣的民族意識及使命感以外,不禁也問他何時要安定下來,像成龍一樣擁有人人稱羨的家庭,偶爾在人前教訓兒子、嘮叨嬌妻?他卻感嘆表示“其實,成龍是我們圈內很多人羨慕的對象。”對啊!世上哪來那麼多的林鳳嬌呢?

唐季禮和成龍同是4月7日生日,問起兩人相似及各異之處時,唐季禮連聲說道“是啊,我們同一天生日,不過他屬馬,我屬鼠。”

他表示自己和成龍出道的背景很相似,都是先從武師出身,然後當副導及武術指導,再當上導演。“我們都很好強,一定要成功才放手,而且民族意識及愛國主義都很強。所以你會發現,我們兩人合作的電影,會和他和別人合作的電影不太一樣。”

唐季禮表示成龍在幕前擅長表現,他本身則精於策劃拍攝。“我冷靜,他急燥,所以我們兩人常能起互補作用,我慢的時候,他催促我。他很急的時候,我則把他拉回來。”

《神話》講述一段忠貞的愛情,玉漱公主苦等蒙毅將軍2千年,而蒙毅即使壯烈犧牲,但在後世仍信守承諾赴一場情約。唐季禮更坦認,《神話》里的愛情也是他自己想追尋的。“當時,他們的愛情沒能自由選擇,但卻很珍惜彼此。哪像現在的年輕人,接受西方思想而且太開放,感情來去也快。”

他和林心如的緋聞傳得甚囂塵上,不知他幾時想安定下來結婚,像哥兒們成龍一樣有個美滿家庭?“我也希望有這麼一天,但很難呀!在現實中,你選人,人也選你,而且我太忙了。”他表示,成龍只是《神話》的演員,所以可以晚來早走,但他是導演,在籌備的4年過程中,他幾乎每天睡覺不超過5小時。“我幾乎每天凌晨4時要準備,拍完已是晚上11時左右,過後還要和製片開會檢討每天的拍攝進度,完成已是午夜一二時。”

他承認自己在情路上,確實碰到有感覺的對象,但一投入工作,就沒時間照顧對方。“我認真考慮過以後不當導演,只當監製,那自己就有多點時間。”那他可希望自己也找到一個林鳳嬌?他竟乾笑說“你知道嗎?成龍其實是我們圈內很多人羨慕的對象。”只是,林鳳嬌這種絕種好女人,又豈是打<7740>燈籠就輕易找到的對象呢?

唐季禮早前獲頒中華青年海外傳播杰出人物獎,不知這獎項對他有多大意義?“這對我是很大的鼓勵,證明我拍的電影都有被注意到,而我對中華文化及民族自尊的課題,也一直很小心。”

他表示自己年幼時常問媽媽“為什麼我們要慶祝英女皇壽辰?”結果媽媽說,“因為我們是英國殖民地。”但翻開歷史書,他知道當年是英國賣鴉片給中國人,而滿清無能簽下不平等條約,八國聯軍搶中國人的土地,香港才被割讓。“我一直覺得悲憤,看李小龍在電影里打斷“東亞病夫”牌坊時,我有很強烈的感受。電影的影響力真的很大,促使我想拍電影,而且還要拍正氣的電影。”

就像他導演的《紅番區》,鬼佬要成龍親吻屁股,否則就痛打他一頓,成龍卻寧願從高樓跳下也不屈就。“我們中國人不欺負人,但也不可被人欺負。”像他在美國拍《過江龍》(Martial Laws)電視片集,由於中國公安形象常被西方人抹黑,他在戲里就把洪金寶刻劃成和藹可親,很會烹飪,會以先進方式查案又很能打、並熟悉美國文化的上海公安。“這部電視片集在美國揚威2年,拿下同一時段收視冠軍,讓很多美國百姓對中國警官改觀,我最喜歡拍這類東西。”

原來這次得獎最讓他高興的,還是那筆20萬人民幣(約10萬令吉)的現金獎。“我全部捐給香港特技動作演員工會,因為現在的香港影壇,根本沒有新一代李連杰、成龍甚至是楊紫瓊,面臨了沒人接班的窘境。這是我們培訓上的疏忽,希望這些獎金能為工會盡一分力。”
 

■側記

一步進專訪的貴賓室,成龍和唐季禮還在接受馬來電台的錄音訪問,對於拗口的“Era Rentak,Muzik Terkini”,成龍笑<7740>錄了3遍,唐季禮則2次過關。然後,唐季禮走到我面前坐下準備受訪,不在訪問名單中的成龍從我面前走過,打招呼後還大刺刺興師問罪“為什麼你只專訪他,不專訪我啊?”面對大哥的豪邁,我呵呵呵“裝傻”笑說“你不用吧!你整天都來的啦!”成龍側頭想想,那又是哦!然後不拘小節再揮揮手,走出我們的視線。

眼前的唐季禮皮膚曬得“黑中帶紅”,問他怎麼曬成這樣子?他表示“我很容易曬紅的,皮膚薄嘛!”專訪途中,唐季禮的手機響起,他遲疑片刻後決定接電話,用廣東話對另一端的朋友說“到了……是啊!在做<7740>訪問。沒停過哩!”然後看了我一眼,低聲對電話另一端說“我10分鐘後再打給你。”唐季禮的第一部電影《天使行動》在大馬拍攝,和成龍合作的《警察故事Ⅲ超級警察》、《霹靂火》和《我是誰》皆來馬取景。他說自己每次來馬,都有很多朋友致電問候,難怪他屢呼很有歸屬感啦!

 

 

謝霆鋒──沒有想像中複雜

 

和謝霆鋒做訪問,其實沒有想像中的“複雜”。雖然每個拋出去的問題,他總是先投以“否定句”,但稍後所給出的答案,還是直率帶點叛逆、不交行貨而且偶有驚喜。說到藝人這條路,他說那是Destiny。或許演藝生態的改變讓人覺得無奈,但他卻在沉思後給出如此積極的答案:“難道你知道有人會翻版,你就索性不拍戲嗎?”眼前的謝霆鋒,看來不但有“北公爵無歡”的狂傲,也有“唐三藏”的苦口婆心及執<7740>!

謝霆鋒在《情癲大聖》里飾演為愛執<7740>的唐三藏,現在的他又抱持怎樣的愛情觀?他簡單俐落答說“一樣。”什麼東西一樣?“嗯,一樣很執<7740>。”

他覺得最偉大的愛情,就是原諒及放愛自由,只是並非每個人都能做到。“什麼叫對愛情麻木?對愛佔有?什麼叫瘋狂,什麼叫癲呢?這都是無法解釋的。像我們說愛你一萬年,這愛是有限的,一萬年哩,難道到了一萬零一天,我就不愛你了?”

他表示,導演劉鎮偉希望他離開《情癲大聖》劇組後,能帶<7740>一顆唐三藏的心離開,而不是說戲拍完以後,一切就已結束。“有需要的話,‘唐三藏’還是會彈出來和我談天,幫助我處理情緒上的事。”

那“唐三藏”出來的次數頻密嗎?“當我生氣自己時,或很想爆炸之前,我會盡量引它(唐三藏)出來,到時看它大還是我大?”那多數誰贏呢?“暫時它贏。”看來,謝霆鋒最近EQ如此之高,“唐三藏”居功不少哩!

謝霆鋒在《無極》及《情癲大聖》飾演截然不同的角色,他可覺得自己現在的戲路比以前更廣?“我不覺得,只是剛好這2部電影不同戲路。而且,以前不是我不肯演,有些東西要看機緣。像4年前,我也一樣肯演,但導演就是沒想過找我。”

說到他的最新電影《龍虎門》時,他表示自己以前拍的原來都不是動作片。怎麼?《順流逆流》、《新警察故事》那些有危險動作場面的都不算?“我以前拍的,只不過是有動作場面的文藝片。”他希望《龍虎門》這部電影,能讓大家知道香港動作片依然生存,然後正氣凜然吐出一句“我們是不會讓香港動作影片消失的!”(說到如此豪氣,活脫脫一個王小虎就在眼前。)他見自己話似乎說得太滿,馬上又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我這樣講好像很大口氣,但我相信甄子丹、葉偉信等人,也相信我和樂仔(余文樂)的努力不會白費。”

謝霆鋒自稱在拍攝《情癲大聖》時找回童真,他可覺得自己的童年充滿遺憾?“也不是的,只是我很早出來做事,所以迫得自己很緊。加上我是處女座,標準的完美主義者,所以一有出錯,我就會很生氣自己,然後難過一整天。”

像他在拍戲期間,因為接下來將拍攝電視劇《小魚兒與花無缺》,所以時常拿刀棍練習,反而陳柏霖、Boyz在拍戲之餘,就是寫意的吃喝和睡覺。“我覺得這樣很好,他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傷害到別人就行了。他們第一次找我玩百萬富翁時,我心想,什麼來的?後來玩上癮,還每晚叫他們陪我玩,從中找回一些很簡單的樂趣。”他是否想說,他也可以是很簡單的人。“我可以是,其實我不是很複雜的人,只要每天過得充實,我就OK了。”

說到新年甚至是情人節,謝霆鋒表示自己對任何節日都沒有感覺,“不一定情人節就要幾月幾日,其實每天都可以是情人節。像母親節甚至父親節,只是一個借口。為什麼要在一個節日,大家循規蹈矩的送花、送禮呢?如果是因為別人送才送的話,我覺得那並不是從心而發,隨時想送就送的話,反而更有意思。”他希望和他在一起的人可以明白這點,“一些事情,我平時會做,那一天,嗯……真的不算什麼。”

那他可覺得自己比同齡男生成熟?“不覺得,我也不和別人比較。”如有機會重新選擇自己的道路,他會再走回演藝圈這條路嗎?他這時把玩手上墨鏡,嘆氣說道,“我不知道。可能我還是會選擇這條路,這是我的命運(This Is My Destiny)。”

他承認現在的媒體生態變得很負面,演藝環境也有所改變,但他卻抱持樂觀態度,無懼表示“難道說,你知道有人翻版的話,你就索性不再拍戲嗎?我們是不會放棄的。即使環境改變,我們也不會退縮,而是應該做得更好,讓他們走進戲院去看戲,而非通過小熒幕來看God Damn翻版。”

■側記

這個在晚上近10時於電影院貴賓廳進行的專訪,大家(3家報章聯訪)的頭腦似乎開始有點“不清醒”!問及他在現實中如何讓“唐三藏”克制他的脾性時,他低聲咕噥,我們聽不清楚,連聲“啊?”要他重覆一遍,他調皮大笑起來,身子往後仰,有些得意的撫弄鼻子說“我不說了,你們回去重聽錄音帶吧!”結果回家聽了好多遍,終於聽到他這麼說道“我現在也谷到快要爆了。”不知他當時是很想上廁所呢?還是顯示他其實對媒體追問感情事展現了高EQ的美德?

  

  

古天樂──謝謝你肯答


銀幕上的古天樂或許總是一副冷酷寡言的模樣,但他私下“窒”人的功力很厲害,見招拆招的本事也不賴。他上次來馬曾說過想戒煙,問他革命是否已經成功?濃眉的他凜然挑眉反問“我什麼時候說過想戒煙?”上次!他默然片刻,然後這樣回答“那我這次講給你聽,我下次想中六合彩吧!”嗯,成龍早前來馬宣傳《寶貝計劃》,難得抱上Matthew時也說了“就像中六合彩”這樣的言論,看來,先後來馬的古天樂和成龍還真有默契哩! 




代言Osim這品牌,有沒有啟發到古天樂對健康的看法?“其實,不需要靠代言這產品,我已知道自己需要健康。但代言以後,卻讓我知道自己該怎樣掌握健康。”他表示自己拍戲的時間太長,所以往往沒時間放鬆自己。“所以,怎樣通過一些途徑,在短時間內讓自己鬆弛下來就很重要。”


他覺得自己的生活可正常、健康?他斬釘截鐵表示“不正常!不健康!”為什麼?他的反應很有趣。“啊?還要問我為什麼?因為我吃飯不定時,睡覺也沒得睡啊!但每個人都必須為生活付出,有付出才有收穫。”


說到他理想的生活方式,原來他希望自己生活上沒什麼壓力。“但有時壓力不是自己給自己的,而是由很多客觀因素造成。有些事明明不關我事,但還是會發生,而且牽涉到我。所以,我覺得要懂得欣賞,才能體驗生活。不管是衣食住行,都要學會享受。”




古天樂隨《黑社會》、《黑社會以和為貴》、《寶貝計劃》等影片涉足不同的國際影展,他可覺得開拓了自己的眼界?


他表示每次去國際影展,都必須做很多訪問。“很多外國記者看了影片,覺得有興趣後就會來訪問你。這樣也好,可以知道不同國家記者對港產片的看法,讓我學習良多。”他形容如果只在香港,若一些媒體專注報道負面的東西,總會讓人感到洩氣。“但去到外面聽不同的聲音,會知道一些比較世界性的指標,也知道該怎樣提高水平。但通常這些評語,還是應該多對導演講才對吧!哈!”


 


■很多人都關心古天樂在《寶貝計劃》里和成龍的首次合作,而古天樂和劉青雲曾在《鬼馬狂想曲》各別模仿許冠杰和許冠文,所以倒想知道他這次在《寶貝計劃》里從許冠文身上學了什麼?他明顯對這問題感到很“高興”,向來視說華語為禁忌的他,這時竟然從口中吐出拗口的華語表示“別人只關心我和大哥的合作,從來沒人這樣問我哩。”嘩!龍顏大悅,他後來肯答我緋聞的問題,這道問題應該居功不少。     


從許冠文身上學到什麼?那就是以後要生個女兒,然後找個很“靚仔”的女婿。(啊?)真的,他女婿真的很帥,你們有機會應該見識一下。其實和許冠文談天,他不會一直都在開玩笑,反而會教你很多東西,把以前很多經驗都告訴你,包括他們以前處理喜劇的方式,他常會引用時事來說些比較有深度的笑話。哪像現在的人?說笑話最好別太深奧。


雖然之前拍過《絕世好B》,但感覺和《寶貝計劃》絕對不同。那會對我如何照顧BB有幫助,但卻對拍BB戲其實沒太多幫助。我可會是一位好爸爸?我不知道,但生養小孩絕不是那麼簡單的事,要供書教學,要為他們煩心很多事情,最重要是看自己可有足夠的心理準備。我會希望給自己的孩子多點自由,和他的溝通多一點,不給他太多壓力,當然也別寵壞他。如果可以的話,多點時間陪他吧!


我最近緋聞少了,自認是什麼原因?好,我回答你這道問題,就因為我整天不答囉!



■側記


和古天樂做專訪,一切盡在“答”還是“不答”之間!前一位英語媒體專訪古天樂時,問他最拿手煮什麼?他反問“煲水算不算?”輪到我時,問起他和爸爸的關係,要他想像自己以後是怎樣的爸爸?他反問我說“現在是父親節咩?”哦!如果不想答也沒關係。他說,“不是,我答!”最後一題有關緋聞的提問,經理人跳出來擋駕,我說“讓我問吧,古仔答不答由他自己決定!”糾纏片刻以後,古天樂解圍說“好,我答。”雖然答了等於沒答,但還是要對他說聲“謝謝”,謝謝他對媒體沒失去應有的一份尊重。


 

輕功水上飄──林子聰


看到林子聰,你會想起《少林足球》的六師弟“輕功水上飄”?還是《功夫》里胸前肥肉畫上斧頭幫標志扮“惡”的周星馳跟班?這一次,他不在銀幕前搞笑,反而在劉德華投資下拍攝他第一部導演作品《得閒飲茶》。他笑說,“劉德華講得出做得到,抵他這麼‘叻’、這麼‘靚仔’!”我說他也不差,他卻回嘴說“NahNahNah,我自己知自己事啦!”不過,我還是想說,“抵你29歲就做導演!”



從編劇、演員到現在29歲就當上導演,林子聰可想到自己會有這麼一天?“有的,但我沒想到會那麼快。我在22歲就立志30歲要當導演,所以之前下了很多苦功。”


提早1年實現夢想的心情如何?“嗯,總好過遲了1年吧!我一知道有機會時,心里先是很緊張,然後才懂得開心。當然,我也有給自己壓力,因為這是我的壞習慣。”


他表示自己從小在香港長大,看很多電影,一直覺得香港電影的題材變化較小,拍攝手法停滯不前。“於是,我在拍攝時想有新嘗試,雖然影片在香港上映時評價很高,但票房卻不比另一部同期上映的《獨家試愛》(男主角同樣是方力申)好。我那時很疑惑,可是自己和香港人脫節?可是我的電影語言幫不到香港人講出他們的心聲?是否我不該拍這部電影?”


《得閒飲茶》入圍意大利烏甸尼斯電影節,他到意大利後,心里卻有了答案。“到外面參展,證明我沒有走錯路,也給回我信心再創作。不是我的電影差,而是香港人胸襟窄,接受不了新事物。他們安全的只要舊東西,不想進戲院看戲時仍得思考,所以,一切心聲對白都必須清楚告訴他們,畫公仔一定要畫出腸。不把腸畫出來的話,他們會不知道在哪里?”


說到星爺喜孜孜為他慶功,不知他又從星爺身上學到什麼?“他很
精準的控制了電影的語言和節奏。他的影片節奏很快,也沒多餘的對白和場面。每場戲放在畫面里一定要有作用,想不到該怎樣好好發揮的,那他寧願不放。”



林子聰和陳國坤是星爺最愛的肥瘦配,這次又找陳國坤演出《得閒飲茶》,到底兩人私下交情如何?“我們拍《少林足球》時認識,由於年齡相近、臭味相投,所以很快就成為好朋友,很多時候不用講話,他已知道我在想什麼,我們兩人很有默契。不過,我們的喜好卻很極端。”


怎樣極端法呢?“他喜歡夜晚行動,我則喜歡白天行動,晚上愛躲在家里不出門。還有,我喜歡玩那種要動腦筋的遊戲,但他不喜歡。哈!”


他可是從小到大都愛思考?“對啊,我小時候整天問一些問題,爸爸都不會答。後來我才知道,其實我問的問題都很深。”像他小學6年級時看了《富貴列車》,見吳耀漢在列車頂上凌空跳起,結果就從A車廂頂跳到了B車廂頂。“我那時和爸爸坐火車,自己也在火車里凌空跳起,但我奇怪為什麼自己下來時,自己仍在同一格列車里,而不是到了另一個列車廂?結果我問爸爸,爸爸卻罵我說,‘你個衰仔,我給你這麼多錢讀書,你回來問我這些問題?’我百思不得其解,後來回學校問老師,老師說我的問題問得好,但這些科學理論是要中學四年級才教。”那是否代表他天生註定要創作?他突然謙虛了起來。“也不是啦!而是我享受思考的樂趣。”




《得閒飲茶》講時下的戀愛態度,不知他本身的戀愛態度又如何?“我的感情生活比較平凡,我的女朋友整天講我很大男人、很兇喎!”是嗎?不信。“不信哩?連我自己也不相信。”


那為何女友抱怨他是大男人?“我的要求是,我覺得不對的、我不做的事,我也不希望你做。像我自己抽煙,那我不敢要求你不抽。但如果我不去夜街,覺得那都是些品流複雜的地方,那我要求你也不去,我就覺得不過份。”


他表示,夜晚是供大家思考的時間,白天見到什麼,晚上再回溫記憶,分分鐘可以編成劇本。“我多數凌晨5時才睡,早上11時起床,每天大約睡6小時就夠了。我早上的腦筋轉得很慢,所以就算早起也沒用。”


那他可覺得自己的身型,其實也是一種特徵和優勢?“嗯!香港並沒有種族歧視,但卻有體型歧視。我的體型可以是優勢,也可以是劣勢。但只要有腦的話,什麼都阻不了你。像鄭則仕是影帝,洪金寶也在國際上享有知名度。香港一方面有體型歧視,但一方面又buy他們。我想,有時人會不知道自己的膚淺,像美國歧視黑人,但偏偏演藝和運動界卻不乏杰出黑人的道理一樣。”



■側記


林子聰的皮膚很好,好到你很想捏住他胖嘟嘟的臉頰,對他說“你好可愛!”但當然我對<7740>他並不敢造次。反而是他在專訪進行到四分之三時,為了要解釋某些科學理論,所以拿起我的錄音機比手劃腳。訪問結束後,他才殺出一句“你的錄音機不會動的?”啊?不要騙我啦!“真的,它沒有動。”我拿起來看,是哩!然後不禁反問他為什麼這麼遲才說?“我也是剛才拿起你的錄音機時才發現的。”哦?“我看你一直有做筆錄,所以才沒說囉!而且發現時也太遲了。”那一刻,我捏了一把冷汗,不是怕沒錄到音而交不出稿,而是擔心“辜負”了林子聰這番精彩的訪談。


 

張棟樑vs陳世安

 

由《2006年Astro新秀大賽》亞軍/《2006TVB8全球華人新秀歌唱大賽》冠軍陳世安訪問《2002年Astro新秀大賽》冠軍張棟樑,光是想像訪問內容就已覺得精彩。果然,兩個大男生在拍合照時就先比“誰的臉較小”。一問一答之間,直率的張棟樑總是老實不客氣對“後輩”陳世安說,“我覺得你想太多了!”他口里吐出來的每句經驗之談,往往換來陳世安的點頭及認同。當陳世安遇上張棟樑,且在這浮華世界里隨遇而安,並虛心讓自己一步一腳印成為歌唱界讓人認同的棟樑吧!

 
■壓力篇

陳:我們兩人都頂<7740>Astro新秀冠軍的頭銜,你可遇過有時表演得不好,被別人批評說“你是新秀冠軍哩,怎麼唱成這樣”的壓力?

張:我覺得沒有直接關係!不管表演得好不好,至少我們每次都必須是盡力的。有時難免會因為身體狀況影響到臨場表現,但那和我是否新秀冠軍並沒直接關係。(我現在的壓力來自於偶爾唱不好就會被批評。)我覺得你想太多了!大家應該知道,《Astro新秀大賽》不只比歌藝,得獎原因也包括台型、觀眾緣等。喜歡你的朋友不會理你偶爾走音一兩個字,你得跳脫參賽者的心情去Enjoy Your Show,那聽你唱歌的人才會開心。

陳:你還沒簽唱片公司前,是以什麼心情走過的?

張:我大約有半年空白期,當時唯一的考慮是要繼續唸書還是發片,後來我選擇發片就沒想太多了。(在等待發片時難免會覺得徬徨吧!)你簽了唱片公司嗎?(簽了。)那OK啊!那就隨遇而安。我那時什麼都不會,簽了唱片公司就對他們投以信任,一切全權交給公司處理,我一直到第二第三張唱片才開始反映自己的想法,如果才是新人就想控制太多的話,那不是好事。讓唱片公司去處理,那你會較放鬆,可吸收很多東西,也不用顧慮很多不用顧慮的東西。
  

■拍照簽名篇

陳:有些藝人朋友會覺得出去逛街是種困擾,但我聽說你會堅持到大馬電影院看電影。

張:我都不理。像我昨天約了朋友吃飯,本來想穿長褲出去,但後來覺得不舒服,感覺自己像在工作,最後還是T恤短褲加頂帽子就出街。我覺得應該把工作時和沒工作時的自己分清楚,不然那會很累。像我過年回古晉,和朋友去夜店喝東西然後吃宵夜,有人對我亂喊亂叫的話,那我會覺得,那是他們的問題。我在放假時當然可以和朋友喝東西,如果這時也只能躲在家里,那不是很辛苦嗎?

陳:如果被認出來,大家要求你拍照簽名呢?

張:如果身邊有工作人員的話,他們會不讓拍照,但如果我單獨出門,沒人來擋的話,就得看情況而定。我覺得拍照是一輩子的事,歌迷對偶像都有某程度的幻想空間,如果我那天狀況很不好,那我會和他們溝通說,能否只簽個名?若對方沒給你好臉色或說你耍大牌,那自己就得做好心理調適,你知道自己沒對不起任何人就好了。(我試過拒絕歌迷後被罵。)我也試過,但我會解讀為“對方沒唸太多書”(自己不好意思的笑)。我沒義務一定要拍照,如果我剛好有墨鏡的話那還OK,但如果勉強拍出來的效果太差,你看了不開心,那我也一樣不舒服。

陳:你可會隨身帶簽名筆?像我一些藝人朋友會帶金色或銀色的簽名筆,這樣簽起名來會比較好看。

張:我不會哩!(笑)帶簽名筆的話,那我豈不是好像隨時都準備要開簽名會?

■難搞篇

陳:我覺得我們對工作都同樣有要求,但偶爾要求的態度卻換來負面的聲音,那你會如何面對?

張:我總覺得,藝人對外的處理方式,是一門很大的學問。我入行3年多,但有時還是會沈不住氣,做了一些蠢事。有時候不要自己出面,讓工作人員去處理,會把傷害減到最低,但如果當下很氣,選擇把事情都講出來,雖然我不是在罵人,但旁人會覺得不太對勁!這東西不好學,但卻必須要學。

陳:你之前有主持的經驗,我也快主持了。

張:那恭喜你。(謝謝。歌手進軍主持界,要調適的又是什麼呢?)我那時什麼都不知道就去了,而且還是現場直播的節目,我根本不懂自己在幹嘛,剛開始時都不敢看。(我總是會馬上看回。)那是好事!(我感覺你以前比較少話,主持可是對你幫助良多?)有一定的影響。之前的我,第一是害羞,第二是怕講錯話,但成長後自然知道什麼該講,也會直接切入要點,一切都需要時間。  

■朋友篇

陳:你剛比完賽時可會面對朋友的一些壓力?像有時工作來不及接他們的電話,過後忘記回電,他們就認為你得獎後就驕傲、變了什麼的。

張:沒有哩,我覺得真正的朋友會了解你的情況。我有一群從中學一直到現在的好朋友,在他們眼里,我仍是10年前的我。他們甚至會花錢買我的正版專輯,但他們有沒有聽我就不知道了。哈!如果你珍惜這些朋友,一些情況你可以試<7740>解釋,但如果他們不能諒解的話,那你就要嘗試放手。進這圈子以後,你會發現有些朋友是要分類的,有的是真正的朋友,有的只是點頭之交。你不能把每個人都變成好朋友,Just Relax。
  

■側記

張棟樑和陳世安有多面之緣,陳世安在《Astro新秀大賽》摘下亞軍那晚,張棟樑正是表演嘉賓。兩人後來常在很多表演場合上遇到,對上一次碰面正是《超樂50大派對》。這次的訪問中,見到陳世安蓄勢待發前的戰戰兢兢,很多的疑問待解,很多的事要厘清。而此時的張棟樑顯得“雲淡風輕”,自信又無私的分享當初走過來的經驗。間中說得激動時會拍打桌子,然後不好意思笑說“剛才太用力了。”偶爾會俏皮的對錄音機說“Moshi Moshi”,接到媽媽打來的電話時會壓低聲量用福建話說“媽,我等下再打給你,拜拜。”說到剛出道時總是被要求很高的唱片公司高層“罵到臭頭”,他說現在才體會當初對方的用心良苦。“我們已經不同公司,當他現在讚我說‘唱得不錯哦!’我都不相信他了,因為他現在已沒這責任了。”

林宇中vs李志清

 

人物:林宇中VS李志清
生日日期:1978年12月29日VS1978年12月24日
出生地點:砂拉越VS馬六甲
學歷:馬大微生物學VS馬大電腦科學
首支發表作品:阿杜《你很好》VS雁卿《放了我吧》

出生日期只相差5天的山羊座男人林宇中及李志清,從大學第一年認識至今,走過一段患難歲月,也沮喪猶豫過應否繼續這條音樂路。2人之間誰比較像大哥?換來2人異口同聲表示“沒有,我們都是‘小妹’!沒說誰比較照顧誰,只因我們是互相扶持的天涯淪落人。”7年以後,林宇中勇摘《金曲獎》“最佳新人獎”,寫歌無數並擔任製作人的李志清,也計劃走向幕前於10月推出創作專輯。如果他們曾經“淪落”,那且祝福他們繼續在音樂海里快樂的“沉淪”吧!

李志清及林宇中在馬大第一年就認識,但當時李志清覺得林宇中“土土的,沒什麼特別”,反而是林宇中被當時在台上彈唱的李志清深深感動。當李志清自喻“苦命”,並形容林宇中為“天才型創作人”時,更換來林宇中高舉雙手大聲抗議!

清:我在馬大搖籃手的迎新週認識林宇中,但那時大家都是一副土樣,所以沒有特別留意他。後來他也寫歌並積極參加發表會,我們才漸漸了解。(你們那時走得很近嗎?)還OK,關係不曖昧就是了。(你似乎總愛說林宇中是天才型創作人?)對啊,我從中學開始寫歌,但大學才開始賣歌。他從大一才開始學習創作,才寫一段時間就賣歌了。(所以你自認“苦命”?)哈,有一點,就是那種“實幹型”的吧!

中:我對李志清的第一印象?有次陪朋友去搖籃手的活動,看到李志清在台上表演,那時他已經是籌委,在台上演唱自己的創作。我覺得他很棒,歌曲也感動了我,當時還心想,怎麼會有這麼厲害的人?(他說你是天才型創作人?)我要抗議!他總愛說我才寫歌不久,就有機會賣歌。但其實在那之前,我也自己“磨”了很久。而且,他的中學時代還沒有很好的推歌系統嘛,我們都在大學簽下版權公司,才有機會賣歌啦!

■李志清說

說到兩人之間的特別回憶,李志清覺得大學時期的創作發表會最開。“我們兩人一起上台的話,掌聲總是特別多。我們會互相為對方和音及伴奏,還會研究台下哪位女生漂亮。”畢業以後,林宇中選擇走向幕前並到新加坡受訓,他則留在大馬,有時去新加坡工作才和宇中碰面。“我們平時都各自寫歌,只試過在新加坡和他合寫《門沒鎖》(品冠演唱),希望接下來有更多合寫歌曲的機會。”

李志清表示,隨<7740>自己這些年來陸續賣了一些歌曲,公司希望他推出一張創作專輯,讓自己有個定位。“但我不像宇中一樣被打造成全方位藝人,反而是像李宗盛一樣的Artist Producer。”看到林宇中今日的成就,李志清更給予肯定的祝福。“他從不被看好,到終於推出專輯並拿了金曲獎,證明他的努力及辛苦都是值得的。”

■林宇中說

林宇中大學畢業後和李志清一起住,還騎電單車一起到錄音室做製作助理。“那時沒車,薪水少,工作又多,一下大雨就被困在天橋底下。”而大約在4年前,2人曾在公司討論,覺得他們從畢業後就“不務正業”,對未來感到模糊及沮喪。“畢竟,我們唸的科系都一直隨市場變化而Update,倘若今天不做音樂了,我們也回不了頭。”

說到這次得金曲獎,他表示讓自己更果斷、也更有勇氣去繼續這條音樂路。“我以前什麼都想太多,擔憂很多東西,但現在繃得沒那麼緊了,也比較放得開。”(讓李志清不禁笑他“看破紅塵”。)林宇中還斜眼看李志清,說歌曲越寫越好的他,人和以前一樣“臭屁”,反倒是肚腩尺寸一直在變。“他這幾年在創作及製作上都有不錯的成績,更將推出個人專輯。我認為他一定可以,所以很期待他的專輯。”

■側記

訪問那天,天還是下了一場大雨。林宇中“淋雨中”果然彈不虛發,特地向《原點》劇組告假1天半辦慶功宴及接受媒體專訪,結果那2天都在下雨,讓李志清也不禁打趣說,“丟林宇中去旱災的地方唱歌吧!一舉兩得。”2位山羊座男人林宇中及李志清在一起對話,問他們的共同點,他們打趣說“好色”!問他們最大的不同處?答案更絕:一個姓李,一個姓林!然後林宇中奸笑說“一個有肚腩,一個沒有肚腩。”然後我幫“有肚腩”的李志清仗義執言,“一個有眼袋,一個沒有。”換來林宇中“哇哇哇”連聲說“你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