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

生日後一個星期,終於圓了心願去坐大馬眼( Eye On Malaysia),在摩天輪最頂點為自己許願,阿sa通過ipod以伍思凱那首“我來唱一首歌,祝你生日快樂……”向我祝賀。這是首久違的歌曲,但很真摯動聽。
 
印象中,我沒坐過摩天輪。不管是london eye,日本台場的摩天輪甚至是泰國suam lum的摩天輪,我都選擇了遙望及拍照。
 
這次,在大馬坐摩天輪,心情是愉快的。也許是和同樣很雀躍的朋友一起坐,也許是執意想在摩天輪最頂點真心的許願,也許是收到意想不到但自己又很喜歡的禮物,也許是在摩天輪上隨意哼唱的歌曲,也許是過後盤腿坐在湖邊看還不錯的激光水影,更也許是吃了一顆不錯的酒味巧克力,伴隨而來的是一頓很豐盛的螃蟹大餐。
 
我喜歡eason的《幸福摩天輪》這首歌,而我相信,摩天輪本身並不幸福,幸福發自個人的感受。

2 Nights In Beijing

陳昇這麼唱道“One Night In Beijing,我留下許多情,不管你愛與不愛,都是歷史的塵埃。”我這次和北京有兩夜情,第一天登長城時陽光普照,第二和第三天的天空都是灰濛濛一片,沒有歷史的塵埃,有的是這城市的塵埃。

 

我終於到了自己一直想去的北京,在2008奧運之前。這次是“六人行”,6個女生熱鬧飛行。

 

深夜的機場,見證了一場鬧劇。兩個歐洲女生要飛回里斯本,行李很誇張的超重了29公斤。(其實一人是20公斤,馬航很好的寬限她們到每人25公斤,但她們的行李箱多達七八個,總共是79公斤。)要罰很多錢,她們不想給,一直在理論,說這不合理。糾纏了很久很久,還說要見經理,還要飛機不飛等她們,確實讓人側目。

 

六小時的機程,乘客不多,於是可以霸佔四個座位席橫躺睡覺,真幸福。。。

 

第一天:長城就在我腳下

 

抵達後放下行李到故宮朝聖去。早上十點多,很多人排長龍買票,我們望之卻步, 但在藍天白雲下拍故宮紅色牆城還是拍得不亦樂乎。最起碼,踩上這片土地,證明我到過了故宮。在故宮附近的好心情汽車俱樂部吃午餐,具有特色的收銀台和牆壁車證讓我們拚命舉機,第一次吃北京烤鴨,哈,原來長這個樣子。

 

一心一意要去登長城,這次終於得償所願。當夢想已久的景點擺在我眼前,我形容不出內心的滋味。我問,該唱什麼歌好呢?唱那英的《征服》嗎?卻不懂是誰征服了誰。登長城是有難度的,但經過吳哥窟的一番磨練,我卻覺得還可以。一路走走停停,瀏覽不同風景。

 

在萬里長城剛被宣佈為新七大奇觀之首後,各色人種都齊集在這里。於是,我看到馬來同胞,看到一對印度母子,很多的老外,日本甚至韓國的朋友,連七十多歲但老當益壯的中國老婦也不缺席,佩服佩服。我自個兒在好漢卡和好漢證書的關卡,不想玩自拍,於是叫一位中國女士幫我拍照。一位鬼婆也來跟進。我問她來自哪里。她說,烏克蘭。哇,那是我一個無法想像的國度。

 

當了好漢以後,在長城底下吃冰淇淋。痛快。


 

菲比的朋友說王府井都是吃炸的東西,秀水街也不好逛。推荐我們去西單,結果我們晚上就到了西單潮區,還在街邊吃烤魷魚,喝紅莓汁。這里有the nightmare before christmas的專賣店。很讚。。。本來只打算買張靚穎 的cd,但買二送一,結果我再買了linkin park和bon jovi。一口氣買了3本《看電影》雜誌,為了朴樹的封面,也買了附送cd的《音樂時空》雜誌。

 

到簋街的百年老店:胡大餐館吃東西,麻辣龍蝦是大家必點的佳餚,還貼心的給我們手套好用來衛生的享用龍蝦。酸菜魚讓我和阿sue好吃到讓人停不了口。有人來兜售dvd,我們也買英語片集買得不亦樂乎。

 

第二天:在中國電影博物館拍李慕白

 

本來要去雍和宮,並在它附近的金鼎軒用餐,結果塞車塞到不成人形,狼狽的中途下車然後隨便在“永和大王”吃好吃的油條。天空灰濛濛,我的心情也灰濛濛。  

 

前一天的司機說,拉斯維加斯、澳門和北京被列為三大賭城 。我們納悶問說,北京有賭場嗎?錯,是“堵”,堵車的堵。我們當時發出會心一笑。而今天,終於見識到了北京的堵車。

 

在新世紀廣場亂逛,我來到新華書局,買了朋友要的郭敬明《悲傷。。逆流成河》和《最小說》雜誌,自己掃了兩本書,本來想買全套《keroro》動畫,但太貴,買不下手。

 

做正經事的時候到了,去有夠遠的中國電影博物館。在電影博物館買奧斯卡電影撲克牌,每張牌面都是歷屆最佳影片的海報,好讚。看到發哥《臥虎藏龍》的巨照,忍不住要拍一下。

 

記者會上,出現卡位風波。王力宏一人分飾四角的樂隊有看頭。《改變自己》也朗朗上口。聯訪時,我問他為什麼這次唱福建歌,他聽成“復建”,說“嚇我一跳,以為有病要做復建。”其他大馬媒體幫口說,台灣叫台語或閩南語嘛,我們大馬則是福建囉。後來說到selina在他家錄音,台灣媒體出招了。很多女藝人去過你家嗎?請列舉前三名。舒淇去過嗎?我們旁聽愉快,筆杆揮個不停。

 

環保講的是資源回收,他相信愛情可以回收嗎?感覺上他呆了幾秒。然後妙答 說,“沒聽過這種說法。什麼也不做最環保。選擇不答也更環保。”啊,我喜歡這樣玄的回答,有氣度,也有深度。跟李安一起拍《色。戒》以後,感覺就是不同。

 

晚餐是在榆州農家飯莊吃水煮魚,我以為是清淡的煮法,原來不是,是用油滾的,很多辣椒乾,有夠誇張。偏偏它又好吃,吃了以後,舌頭有點麻。

 

同行拜託要買一組申奧五福星的可樂,很貴,人民幣180。買不下手。沒去什麼旅遊區,看不到申奧的相關產品,買不到手信,唯有到超市買一堆明星代言的餅乾給同事吃,趙薇餅,燕姿餅和飛輪海餅乾被我一網打盡,我還買了有星爺卡通肖像的fanta。

 

晚上去荷花市場。那是靠近湖邊的酒吧街,很有風味,像是新加坡的boat quay。不同的pub有不同調調的駐唱歌手。sex and the city最吸引我的視線,因為有美女在吧台上跳鋼管舞。

 

回去寫稿傳稿到凌晨一點多,電視在播劉雪華的《一簾幽夢》,年代久遠,但小萍看得目不轉睛。

 

第三天:守候不到我的heroes

 

下午一點就要到機場,於是早上在酒店附近找東西吃,怎知很多小吃店都還沒開始做生意,尋覓的時候,還經過紀曉嵐故居。

 

隨便挑選一家早餐店坐下來的結果,是聽到員工之間嗓門很大的吵架,壞了我們的胃口,當然它的東西也不好吃。唯一的收穫,是看到還不錯的娛樂專題報道,分析陸毅和趙薇現在的際遇,還有看到王力宏和劉翔、郭晶晶合拍的可樂廣告。

 

沒人要陪我去天安門廣場隨便踩一踩拍個照。自己去沒意思,又覺得以後還有機會再訪北京,於是我決定獨自在酒店附近走走,寫意的感受這城市的脈膊。

 

進了一家dvd店,我執意要買正版又美觀的《ugly betty》和《heroes》dvd來收。上次託lck的朋友幫我買了首季《heroes》part 1的5個disc,這次想買part 2的8個disc,但她說店內沒存貨,傍晚才有。我說,我下午一點就走了,問她能否儘管拿貨給我。於是,她打了電話,但不能保證馬上送到。我說,我到附近逛,十二點再找你好了。

 

於是,我去了洗頭。加送半身按摩的全套服務,舒服極了,才收20人民幣。小妮子按我的右手按了很久,我看手錶,12.15PM,忍不住問說幾點才好?她說快了,隨便幫我按了左手,再幫我吹頭。我12.30PM沖去dvd店,女店員很不好意思的說,送不及了,你什麼時候再來北京?我說,半年內不會來吧。她說,你就隨便帶點什麼回去吧。


我沒有隨便,我很認真的買了《魔戒三部曲》全套dvd。

 

離出發到機場的時間還有25分鐘,走回飯店要5分鐘,但我看到有郵政局我還是忍不住沖進去。買了一套十張的明信片,隨便寫點自己的心情然後寄張明信片回去給自己。我極速回到飯店,大家都問我去了哪里,還以為我到了天安門然後堵車回不來。我說沒有啦一邊解釋一邊收拾行李。

 

好,往機場去,告別獨自extend在北京自由行的兆嬿和留下來開會的阿sue,結束我短暫三天兩夜的北京行。雖然去的景點不多,但我已經很滿足了。最起碼,現在可以很快樂的自己哼唱,“2 Nights In Beijing,我留下許多情。。。”

 

 

生日的季節

往年的生日都會回家吃飯,然後老爸會煮我愛吃的螃蟹煲我愛喝的湯,今年的生日人事已非,原本拿了假想靜靜自己一個人度過,但後來還是決定先回加影請阿姨(繼母)吃午餐,然後再寧靜享受屬於我一個人的時光。

親愛的阿雪問說生日當天要陪我嗎?我說不用了我有自己的盤算。我獨自到電影院觀賞《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暫時沈溺在魔幻世界里,買了《死亡筆記》L的項鍊送給自己,再去Secret Recipe買了一片自己愛吃的Chocalate Banana蛋糕。當初看《死亡筆記》這部電影時超級喜歡L,沒想到去了一趟吳哥窟才發現L字竟然開始和我結緣。(我必須懊惱的承認自己已被歸類成L Size)。

我其實還蠻喜歡今年的7月。雖然有種馬不停蹄的累但感覺還蠻充實的,我更決定在今年9月送自己一份很大很大的禮物。6月底的吳哥窟之行圓了我多年的夢,我那時對自己說,下個目標就是要征服長城,沒想到機會來得那麼快。7月10日凌晨飛北京,雖然短短3天2夜去的地方不多,但我已經很滿足了。

做了激光手術後享受到很多便利,看身邊一個個旱鴨子的朋友都已學會游泳,我在7月3日也終於開始了第一堂課,謝謝主席和阿神在第一堂課很耐心的教我在水里吸氣吐氣,謝謝安之之在第二堂課特地去報館帶領我這路痴去目的地,我以為魔鬼教練會很兇但原來她只是嚴格但循循善誘人nice得很。

某個星期五晚上和k看《Die Hard 4.0》他請我吃了日本鰻魚飯。某個星期六下午和kw,kf和pk一起去the curve消磨一整天慶祝生日,謝謝她們送我的髮夾和梳妝鏡,那天唱k唱了蘇打綠的《小情歌》、張震嶽《思念是一種病》和容祖兒《小小》,除了喝好喝的花茶也回沙登吃了原汁原味很不錯吃的●燒魚。

我和Ting每年都相約一起吃生日餐,謝謝她送我的恐怖小說但俗辣膽小的我恐怕要找個大白天才敢看那本書。我們兩隻巨蟹太愛自己的同類,那天點了咸蛋蟹和甘香蟹,結果捧上來的咸蛋蟹我們覺得貨不對辦,吃了老半天才發現那原來是蒸蛋白蟹而非咸蛋蟹,3大盤螃蟹份量真恐怖幸好還有她的侄女和外甥同行一起幫口。

從北京回來以後在星期六看了一場長達4小時半又很棒的演唱會,星期日晚上ly及sk請吃飯,sk說不如試下芝士火鍋,我和ly連忙說不,情願保險吃回all you can eat的鴛鴦兼燒烤火鍋。有人走前來要求我們捐助萬津的殘障中心,我們一直搖頭並看到他們往別檯走去,然後一再碰釘。我突然想起以前曾到過萬津的殘障中心參觀,突然於心不忍然後從錢包抽出5令吉向他們走去,他們說resit要收好可以扣稅還歡迎我以後去參觀,我在走回自己的位子時,突然覺得有點懊惱心想我其實應該捐夠19令吉80仙也就是那天的火鍋錢才對。

生日這一天,謝謝各位朋友們誠心的祝福,我期待明天和cw、ys、fn等人的韓國餐飯局和二姐說要煮給我吃的asam laksa餐,電視台巧合在今天播出我想看的《Ugly Betty》大結局和第三季《Desperate Housewives》大結局,不管故事有沒有美好句點未來是否有第二季和第四季,我只知道生活依然要繼續而我相信有更美好的未來在前方等著我。祝我生日快樂!

我喜歡的還有周華健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首周華健。我們不用像劉嘉亮一樣,把“感謝華健的歌,感謝華健大哥”給唱出來,但這就是大家心里共有的默契。

 

在這唱足4個半小時的演唱會上,我覺得大家都快瘋掉了。這樣超值的演唱會,其他歌手有壓力了。一起見證一個新紀錄的誕生,大家當然也很快樂。

 

別人的演唱會只唱2個多小時,華健唱了3個半小時後開始安哥,重新出場時熒幕上打出“演唱會正式開始”,夠絕!然後他開始接受點唱,大家把想聽的歌名此起彼落的喊個過癮。這麼一個夜晚,空氣沸騰。

 

我那天才正式知道李志清寫的《愛玫瑰》的歌詞原來這麼讚。李志清唱《保佑我》時我覺得比張智成版本悅耳舒服多了,難怪周華健也要搶白說“別搶主人家的鋒頭,你會有報應的。”我喜歡兩人演唱的《我們不哭》,聽了差點感動得想哭。

 

品冠的演唱曲目沒有我想像中驚喜,但周華健即場蹲下來為他的專輯簽名並寫上“Dearest品冠,不要把我干掉!”還真的蠻搞笑。我差點忘了張棟樑原來也是嘉賓,因為他是安哥時才上場的,兩人唱和後周華健心血來潮把品冠和志清再叫上台,然後四人來首完全沒排練過的《真心英雄》,夠即興,但不夠動聽。

 

我喜歡的歌在今天都唱了,像翻唱自《ocean deep》的《傷心的歌》,像《明天我要嫁給你》和《你喜歡的會有幾個》。當然還有《擺渡人的歌》和《不願一個人》。意外驚喜是他唱了童謠“在森林和原野是多麼的逍遙,親愛的朋友呀你在想什麼。”還有還有,他唱了羅大佑的《家》,還有李宗盛的《鬼迷心竅》。

 

他上次開唱時摔下升降台的情景仿如昨天的事,他重重跌下去還說沒事沒事,我們的心卻如懸空般替他的骨頭擔心。上次張棟樑坐在離我沒多遠的地方看演唱會但他今天已經上台做演唱嘉賓了。

 

那天專訪周華健的情況仍歷歷在目。44樓頂樓的訪問他沒有高處不勝寒的疑慮因為他已經走過。他提起女兒時臉上是一副即將溶化的甜蜜表情,說起太太比他還浪漫時神情竟是如此恭敬。最具人性的是說起17兒子時咬牙切齒的表情,當晚重聽《親親我的寶貝》他要為兒子摘星星月亮的溫馨畫面,我恍然歲月竟然如此這樣的走過。

它絕對是我心目中的第八大奇觀

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一直抱著一個吳哥窟的夢想。是因為梁朝偉曾對吳哥窟的洞口訴說且埋藏了他的秘密嗎?還是因為Angelina Jolie在那邊拍攝了《Tomb Raider》,還領養了可愛的Maddox?


我記得多年前和kw和kf到旅遊展,計劃訂吳哥窟的旅行團時,超出我們預算的旅費讓我們卻步,退而求其次選擇飛去熱浪島浮潛。多年以後亞航造福人群,咸蛋在網上很艱苦搶到了還算便宜的機票,所以我決定封她做偶像。出發前一晚我們幾個去吃粥底火鍋,我心情很好一直哼著Penny《一個人的行李》,“心情好or心情壞,有什麼好假裝……。”任誰都看出我的好心情。

 

第一天:往世界第二大湖走一趟、到巴肯山看日落

 

我們一下機就拍個不停,在停機坪拍了很久很久我覺得航空工作人員已經很受不了我們了。到BeQuest放下行李後,吃了道地的柬埔寨餐後,就到洞里薩湖(Tonle Sap)看一看,感受“按摩路”為我們免費按摩的“服務”。

 

除了我和靚仔,他們3人都看過謝霆鋒遠赴柬埔寨所主持的《向世界出發》。說是湖嗎?看它兩側的船屋,我以為它是河,而且是黃河。真的是湖吧,而且是全世界第二大的湖,卻又一望無際得像海洋,只是沒有海浪。

 

有人向船上的我們兜售東西。我們都說不。上了一間很大的水上餐廳後,我們拍呀拍的。臨走前,瞥到一位坐在水盆里划漿的眉清目秀小男生。他們說,他出現過在《向世界出發》的節目里,望著他那據說是被家人弄斷的左臂,我只覺得好辛酸好辛酸好辛酸。

 

我們以為到巴肯山(Phnom Bakheng)看日落就只是這樣看看而已,所以在山腳就拚命拍照然後買明信片,導遊小杜看我們摸了老半天還未上山不禁來催我們,我們才知道原來要走一小段山路,然後還要爬點很陟的階梯才能看到比較理想的日落景緻。手腳並用爬了上去,拍夠了就坐下來享受涼風等待日落。因為雲層,所以沒有一整粒的“蛋黃”可以看,反而是回到大馬那天傍晚,回程在德士車上看到了美麗的日落,於是安之之成了“追日者”,追著日落拍照。

 

第二天:難忘初見大吳哥的震撼

 

早上吃了米粉湯,油條和越南咖啡,也試喝小杜推荐的孫悟空茶,然後就往大吳哥(Angkor Thom)走去。還未進入核心,只是在南城門我們就已經拍瘋了。有一群鬼佬在城門左側的“天神”那邊拍下類似“拔大蘿卜”的合照,上前要求他們也為我們拍張大合照,我們5女擺起了同樣的甫士,讓他不禁嚷說我們是copycat!哈!是的,我們認!

 

在大吳哥的巴戎寺(Bayon)尋找“高棉的微笑”,學謝霆鋒拍了和神像“鼻子貼鼻子”的角度相片。我因為高度的問題,怎樣舉機為咸蛋拍攝都不對,旁觀的台灣旅客忍不住出手相助。哈!

 

藍天白雲拍照很美麗,但我們都熱瘋了。咸蛋很快就不能玩她那cowgirl的遊戲(把兩瓶礦泉水舉起來像吳宇森電影里經典的持雙槍畫面),因為水都喝完了。在挑戰很高難度的Ta Keo(未完工的建築)時,由於我在吃午餐時就已覺得兩手冰冷麻痺,還拚命在想是不是咖啡和茶在我身體里打架,所以只和阿明挑戰了第二階段的梯級就作罷,讓她們3人繼續往第三階梯走去。一位丹麥遊客看著很陟的階梯也卻步,拿著手中旅遊書圖片問我說,請問這里可以看到書里那種很多奇異樹根的景色嗎?不能的話他就要回頭。書里的景色是Ta Phrom,我說不是這里,他言謝後掉頭就走。

 

我們在這天下午喝了椰水,嫌它不夠冰冷,還打定主意等下就要去做腳底按摩。在Ta Phrom那邊下起了雨,於是整個氣氛就像《Tomb Raider》一樣神秘。做了舒服的腳底按摩後我們去很多台灣遊客都愛去的Arun餐廳吃晚餐,哇哇哇又好吃又便宜,我們當下就對小杜說我們明天還要再來。

 

回到民宿見到安之之曬得如此黑白分明,我有點傻眼。去咸蛋房間看“相片首映禮”,Now You See,Now You Don’t的效果讓我們笑得肚子痛。儘管翌日要凌晨五時出門但我還是不願放棄好看的電視節目,這就叫犯賤!

 

第三天:我們到了宇宙的中心呼喊天與地

 

早上五點就出門看日出,精神不濟是當然的。在小吳哥(Angkor Wat)的東池拍到了五根玉米頭的倒影,甚至還見到一位婦女在池里採蓮,只可惜沒見到很壯觀很壯觀的日出美景。今天的快樂在於吃到了好吃的法國面包,還有很好喝的mix fruit shake,中午還可以回去小睡片刻。

 

在寶劍寺(Preah Khan)有位所謂的警察來搭訕,還主動說要為我們講解,我心里響起警鐘所以馬上說不。我在●盤寺(Neak Pean)外看到一副很漂亮的Apsara畫,但價錢談不妥所以作罷,只為餐廳將開業的朋友買了一副City Of The Gods的畫像。在達松將軍廟下起了太陽雨,東美朋(West Mebon)
的風很大,我們很舒服的坐著乘涼,昨天因為下雨沒去成的變身塔(Pre-Rup)在今天補去,經過皇帝和皇后出浴的湖Sras Srang也停下來拍了合照。

 

傍晚再去小吳哥感受截然不同的風情,離地65尺的小吳哥象徵了宇宙的中心。它的高度雖然有點讓人卻步,但爬起來並不像Ta Keo那麼困難。在即將登上最頂點時,有位日本uncle很好心伸出了他的手,扶很多女士一把,我們暗稱它為“天使之手”。當我們5人都成功登上宇宙的中心時,大家很雀躍的為
自己來個“愛的鼓勵”,一個不夠,再來一個。

 

下來以後,我們又在東池旁等待日落,我聽著i-pod里Gwen Stefani的新歌《4 In The Morning》,對早上4點15分而且是我們之中最早起床的阿明說,這絕對是她今天的主題曲。而我也在這天曬成黑白分明的小黑人,加入安之之的行列。

 

第四天:尋找東方蒙娜麗莎,用心的小朋友最可愛

 

我以為自己在女皇宮(Banteay Srei)見到有東方蒙娜麗莎之稱的浮雕很感動,結果我錯了。感覺就像去到巴黎羅浮宮,見到那麼小副又被圍起來的《蒙娜麗莎的微笑》畫像一樣,有種“原來只是這樣哦!”的感覺。

 

起初在這里遍尋不著我買的圖冊里的“東方蒙娜麗莎”,剛好身邊站著一位講英語的導遊在向他的歐美客戶“講故事”,我便斗膽問他說,May I Know Where Is The Mona Lisa of the East?問了兩遍,他都不懂我在問什麼。結果他的歐美客戶還要向他解釋誰是Mona Lisa。

 

算了,在烈日中守候,結果聽到一位中文男導遊對他的客戶們說,“各位,看這里,這左邊的就是東方蒙娜麗莎。”在旁偷聽的我“哦”了一聲,舉機正拍攝被圍起來又有夠遠的浮雕時,另一位女導遊從另一邊走來,向她的客戶說道,“右邊的這個就是大名鼎鼎的東方蒙娜麗莎了。”我和咸蛋等人大眼瞪小眼,到底是左邊還是右邊?

 

算了,我們都拍吧!過後,第三個中文男導遊出現了,他指著門框內遠遠的右邊浮雕說,“這就是東方蒙娜麗莎,為了表示恭敬,所以我們要跪著拍照。”哦!他這樣講大有道理,所以咸蛋也學他所講那樣很恭敬的舉機。

 

這里同樣有很多小朋友來兜售賣書,而他們都很需要被尊重。靚仔他們要買書,被喊價喊得有點亂,從一本10美金,8美金再減到7美金,當安之之聽到有人出價2本10美金時,她當然點頭說ok,結果另一位小朋友委屈的說“I Served You First”,略帶生氣失望的轉身走開,讓我們覺得好像傷害了一顆幼小心靈,內心有點不安。

 

我們在進入Banteay Kdei時,一位小女孩笑臉盈盈的兜售,很可愛。但我們轉了一圈出來後,卻見她躲在牆角哭泣,我問她身邊的鬼婆What Happened?她說I Don’t Know,於是我把手里的Twisties給了她,這是我唯一能做的。 

 

吃了好吃的泰國餐後,下午在酒吧街是寫意的,悠閒的,也最符合我內心的旅遊感覺。買了帽子,在The Warehouse喝下午茶時打破了人家的杯子。卻沒想到整個行程最讓我感動的事,即將發生。

 

今天最讓我感動的事,竟然是意外發生的。前往巴貢(Bakong)的路上,大家都有點累。小杜問我們要不要停在Khmer Art中心,看一些失學小朋友或學生們放學後所製作的皮影手工藝品,如果喜歡的話,可以把它買回去做紀念。安之之見大家都沒反應,就主動說,“隨便下去看看吧!”

 

結果,看到一個個小朋友的用心和埋頭苦幹,比起那些在旅遊區拚命叫賣,看起來好像都一樣面孔的小朋友們,我只覺得自己的內心被深深觸動了。這里出售的皮影手工藝品,都寫了製作者的名字及製作日期,購買者可以親自把錢交給製作的小朋友,然後和他們合照留念。我身上其實只剩下區 區6美金,得留待晚上喝茶和付明天的早餐,但我覺得自己非買不可。

 

我挑了一副價值1美金的皮影魚後,才發現製作者是我到步舉機時,第一個就拍下他認真製作模樣的孩童。他笑得害羞,我們像學校典禮的頒獎儀式,握手,交畫,給錢,然後合照,看似庸俗,但我覺得神聖。我覺得自己應該再對他好一點,但已經沒糖果可以派送,於是把背包里的milo掏出來拿給他,對他說,這是用熱水泡來喝的。他應該聽不懂,但還是開心咧嘴憨厚的笑。

 

後來,我們和所有小朋友來大合照,我個人覺得這是整個行程中最有意義的相片,拍完合照以後,我又轉身去找我的那位小朋友,撫摸了他的頭一把,想再表達多一點我的疼惜。

 

只可惜在下一個景點巴貢(Bakong),這好心情有點被破壞,因為這里的小朋友超級不可愛,感覺像從天堂掉進了地獄。某位聾啞女生硬把一朵小花塞給安之之,然後跟她討1美金。這里的小孩一開口就跟你討糖果,好像這是天底下最理所當然的事。我的原則是,我心甘情願給你的,心情當然痛快,你理所當然的跟我討,我就不爽。勿說我們身上沒了糖果,如果有的話,我肯定也不想給你。

 

在Central Market吃晚餐然後晚上外出喝咖啡吃蛋糕享受在Siem Reap的最後一夜,而收拾行李是最痛苦的事。

 


第五天:發爛渣

 

告別吳哥窟的這天,睡到半夜突然沒電,而亞航從上午11時45分延至下午2時45分才起飛,用手機簡訊通知了咸蛋,我們順理成章的睡晚一點,然後走去酒吧街吃早餐加午餐。店里在播RAIN主演的《愛上絕食女友》,店里播柬語版我們聽不懂,老板娘很貼心的轉了韓語版給我們,結果是,我們一樣聽不懂。

 

前往機場的路上,咸蛋再接到簡訊,這次是說會延遲到3時50分。大家無力,叫小杜駕慢一點。大家都很想發爛渣,然後一起罵了celaka。

 

我在機場才寫明信片給自己,給朋友,仿如回到自己一個人飛行的寧靜。一上機,睡覺。一下機,找朋友吃咖哩面。哈!誰要吃韓國餐的?約我啦約我啦!

 

不一樣的SAMMI,一樣的蘇芮

 


其實,也不懂自己為什麼執著,竟然還特地上山去看SAMMI演唱會。是要給復出的她一點支持嗎?還是因為她在那天的電訪非常的真,對許志安、香港媒體甚至寫信給自己的所有話題,都掏心而談的真摯?

 

我記得以前山下的SAMMI演唱會是很難看的,我覺得最好看的竟然是演唱會過後所燃放的煙花。但在演唱會慶功宴專訪她時,她卻因為我和雪芬的名字同有個芬字 ,和她的姐姐一樣而對我們份外親切。我那時對她說,沒想到她一連串勁歌熱舞後轉而演唱孫燕姿的《天黑黑》竟毫不氣喘,對她的唱功感到驚訝。(我沒有講她唱得好,只是真的覺得驚訝。〉她那時還佯怒,輕拍我的手背然後嗔笑說“當然,不然你以為我是白混的?”

 

這一次上山去看她的演唱會,錯過了前面大半小時,幸好沒錯過她提及爸爸對她說的一番話,銀幕上還放出當時爸爸給她的家書。我被深深的感動了,很慶幸自己沒錯過這真情一幕。然後,她接下來的勁歌熱舞都是很率性的,很不顧形象的。看她跳到甩肺,頭髮亂到不行,像瘋婆子一樣但卻笑得開心,我覺得她放下所有身段,人更快樂了,我看著看著,打從心里笑了出來,也為這演唱會加了很多分。

 

到柬埔寨轉了一圈後,輪到上演蘇芮的演唱會。我很早就對主任說,我要上山採訪蘇芮。沒錯,我是聽蘇芮的歌長大的。尤其是那首《變》,我愛得要命。不久前還和朋友去KTV,飆唱了她的《一樣的月光》和《請跟我來》。上山那一天很多狀況,但沒影響我的心情。她的搖滾依然很棒,她的抒情歌曲同樣的打動了我。我喜歡動力火車。喜歡他們一起和蘇芮飆唱《一樣的月光》。我喜歡她的《是否》,慶幸她唱了我最愛的《變》。她和阿議唱《請跟我來》之前,我和咸蛋、曼芯、LBB還在台下齊聲喊“邱暐議,加油。”

 

我喜歡她和小女孩合唱的《親愛的小孩》。我愛她唱《心痛的感覺》、《跟著感覺走》、《牽手》及她唱到感觸落淚的《容顏》。只可惜她沒唱我同樣很愛的福建歌曲《花若離枝》。而安哥曲《奉獻》一響起,我們就亮起了手機,在台下揮舞。她唱《明天還是要繼續》時,我們拿起了作筆錄的白紙再一起揮動。也許是我們太側目,演唱會上的熒幕竟然將我們入鏡。第二天下山,才發現我們拿手機揮舞的畫面也被攝入相機里。編輯執意要放那張相片,我說,我會恨她一輩子。她仁至義盡的把我刪掉一半,只剩一半入鏡。結果看到夜報的咸蛋說,她是否得罪我們,為什麼把她大開嘴吧的相片登出來。哈!我無言以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