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Gwen Stefani在唱歌


早在柬埔寨小吳哥的東池邊,用iPod傾聽Gwen Stefani的《4 In The Morning》,並視它為這次的“看日出主題曲”後,我就暗下決心,回去後一定要毛遂自荐採訪Gwen大馬演唱會。

 

她在No Doubt時我就很喜歡她的《Don’t Speak》,覺得她很有型。後來她出了第一張個人專輯,結婚生子,又出了第二張個人專輯。知道她要來馬開唱了,我更把她的《The Sweet Escape》聽了一遍又一遍。

 

然後,聽說回教團體抗議她來馬,說她行為和衣著猥褻,會荼毒大馬青少年??!!

 

我的天啊!對她有點認知的朋友,都會知道她的形象有健康吧。那些亂亂抗議的傢伙到底是怎樣?感謝鄭丁賢先生寫了一篇《大馬塔勒班》的評論文章,罵得有理,我看得非常過癮。(而且,我覺得大馬演唱會主辦單位心里都有一把尺。Christina Aguilera只到新加坡開唱,Robbie Williams也只到泰國演唱。為什麼這些巨星不被引進大馬?大家心里有數。)

 

演唱會當天,星報出了一篇Gwen抵馬後抱著15個月大兒子接受訪問的報道,她說,I Am Not A Bad Girl。她說,他們批評她的,正是她一向來都不認同的。她說,自己入行20年來,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指控。她說,自己向來尊重不同國家的民情文化,也知道大馬有很多她的忠實歌迷,所以她願意為了歌迷們,在服裝上做出妥協。

 

如此明理又識大體。本來就愛她的我,這時更對她加分。但演唱會開場前,真的會奏國歌嗎?她真的會換上馬來傳統服裝咩?還是她會把自己從頭到尾包起來?我不禁有點擔心。 

 

我想起某年Mariah Carey來馬開唱,衣服不過關,大馬主辦單位last minute陪她的服裝助理去KLCC挑了不少名牌衣服,也臨時找來設計師為她量身訂做新裝,但Mariah小姐心里不爽,很賭氣的一衣走天涯。花蝴蝶很故意的從頭到尾只一件衣,有什麼看頭?她唱得沒有很爽,我也看得滿肚子火。

 

這一次,Gwen是把透明絲襪換成緊身連衣褲,算是有把自己“包”起來,卻又不失原有的俏麗。偶爾加上披肩、蘇格蘭外套甚至是斗蓬,有誠意但不突兀。她唱現場很好,台風很棒,我看得很盡興。


沒看過一場演唱會,才第一首歌就全場站在椅子上舞動的。Gwen後來拿起小國旗揮舞,說她老公的繼母是大馬人,所以她視自己為半個馬來西亞人,祝大家國慶日快樂。她唱到一半突然下台跑到體育館後面,站在摺疊起來的紅色椅背上,和欄干後的歌迷握手,我看得捏一把冷汗,卻覺得她真的很親切可愛。

 

唯一遺憾,是為了報新聞回去改版,錯過聆聽我很喜歡的《Wind It Up》。也很喜歡《Orange Country Girl》的珍貴畫面,有她兒子的照片,有她老公對狗仔隊比中指的相片,絕!

 

雖然演唱會只唱了16首歌,但我覺得精彩絕倫,視覺聽覺效果兼具,讓我從頭到尾搖頭晃腦,唱著我知道的有限歌詞然後拍爛手掌。演唱會結束後,三大種族及老外歌迷們在外抽煙,煙霧瀰漫,我以為自己去了另一個世界。

 

說什麼Gwen Stefani荼毒大馬青少年啦!F.R.U(聯邦後備隊)要捉人是嗎?捉這些煙槍回去吧!

 

外一章

 

開唱前,主任說萬一有回教團體到場示威,就要報新聞回來改版。好!到現場見F.R.U有來巡邏,好像很大陣仗,幸好沒人示威。以為可以逃過改版命運,但南洋說要改版,沒辦法,我也被迫跟進。

 

主辦單位叫我們7.45PM一定要去報到,說演唱會8.30PM準時開場。結果我們7.30PM到,卻沒得拿採訪證件甚至是門票。他們要我們等,說Artist Management的人“隨時”會來,匯報以後再帶我們進場,遲到者自誤。

 

我們很想知道,什麼叫做“隨時”?結果我們說還沒吃晚餐,要求先去醫肚子,麻煩他們等Artist Management 的人出現後,再打電話通知我們再次報到。


結果吃東炎米粉吃到一半,電話來了。我們說,給我們五分鐘。沒多久,追魂電話再來。我們匆匆吃完米粉喝完拉茶然後走回場館。途中,電話又來催了。fine。再次報到後,且看他們沒有醬準時放我們進場。結果,還不是再等十分鐘才有人來給匯報。進場以後,還不是拖到9pm演唱會才開始?

 

誰說演唱會準時開始     哇?害我少喝一口東炎湯! 

上山跳花朵舞


我一心一意要上山看伍佰和他一起“繼續墮落”,要在他的音樂真世界里“跳也可以,飛也可以”。更重要的是我要和全場觀眾一起大跳花朵舞。呵呵呵!

 

818那天,我在演唱會場外看著那8樣演唱會週邊產品,心動但沒行動。然後我看到阿sa也在攤位看來看去,於是我走去她背後拍她一下,彌補我之前在新加坡和她看同一場首映卻未謀面的遺憾。場館內,我看到去年年底和我一起看阿嶽和mc hotdog時徹底搖滾瘋狂的小魚,並痛快的打了招呼。

 

演唱會一開始,我就笑到不行,伍佰的舞姿很有趣,邊跳還要一邊暗笑。我沒想到他可以跳到那種程度,而殭屍舞是我覺得最有趣的舞步,他唱“煞到你,煞到你”。我心想,“煞到我了,真的煞到我了”。

 

早在《愛你一萬年》時我們就徹底瘋狂,那三次的安哥更不用說了。我們像最忠實的搖滾信徒,對著教主需索無度。希望他一直唱下去。希望這一切都不會停。但演唱會還是結束了。我和咸蛋跳得腳累拍掌拍到手痛喉嚨也有點沙啞。回到房間以後,我和她還是很high,心跳很快,仍沈浸在剛才的氣氛,然後不知該怎樣下手寫這篇稿。後來的後來,她寫了一封信給伍佰。我則以有別於平日報導式的方式寫稿。第二天下山,主席說我好像在寫blog?有咩有咩?是咩是咩?

 

於是,我決定把這次的演唱會稿老老實實的貼上網。

 

彈斷弦三度安哥


伍佰趕歌迷回家


 

你或許看過唱得很High把吉他弦也彈斷並趕歌迷“快點回家”的伍佰,但你肯定沒看過連跳燒火舞、花朵舞、夏威夷舞甚至是殭屍舞的可愛伍佰!唱到第十八首歌曲時,他終於吐出讓台下久等的招牌對白“我是伍佰”!原本只有2次安哥,他卻受不了台下朋友的熱情然後3度安哥,high得連鼓手Dino把鼓棒也丟下台。

 

演唱會8時15分開鑼,沒帶吉他上陣的伍佰和4位辣妹,在演唱《燒火》時大跳阿哥哥復古舞步,在《你是我的花朵》大跳花朵舞,在《你愛我》時跳夏威夷風情舞還要被4位辣妹逐一挑逗,而《煞到你》的殭屍舞果然“煞”到台下觀眾,讓大家嘻哈絕倒笑彎了腰。


4首“舞曲”跳畢,他終於重拾吉他搖滾演唱《樓仔厝》,才沒彈多久,就在演唱《厲害》時彈得太“厲害”而斷弦,讓工作人員馬上為他換另一把吉他。唱《夏夜晚風》時,他偷偷的溫柔的笑,然後用手掩蓋雙眼。在演唱《小姐免驚》時,歌迷們果然隨他的歌聲“搖來搖去看到心花開”。在《愛你一萬年》時,全場起立向搖滾皇帝“膜拜”讓人錯覺以為演唱會即將完場。當《浪人情歌》的經典口白“我的生命中……不曾有你”從他口中傷感的緩緩吐出,全場都被他這位浪人徹底的征服。

 

現場除了秀出他的攝影作品,也播出他出道至今的紀錄片珍貴畫面。演唱會上讓人側目的還有《殲滅》這首新歌,為了反町隆史主演的日本電影《蒼狼》原聲帶,他撰寫以成吉思汗為題材的這首重搖滾揉合中國調曲目,時而嘶吼時而以京劇唱腔秀出蘭花指,展現截然不同的伍佰。當年特地為大馬歌迷創作的《與你到永久》當然沒漏唱,唱到《愛你一萬年》時他甚至不嫌肉麻的說了“吉隆坡的朋友,我真的愛你一萬年!”

 

伍佰曾在專訪中笑罵大馬歌迷是“貪得無厭的傢伙”,似乎非要他唱死在台上不可。而感謝他總是成全了大馬歌迷對他永遠的厚愛,所以這次再度重演三度安哥的局面。他在《親愛的你喝醉了》要大家“快點回家,回家回家回家”,大家高喊“不要不要不要”,於是他再度帶領全場跳了一次“花朵舞”。這位搖滾皇帝走過了15年歌唱歲月,而我們期待他有更多的15年!

 

伍佰《你是我的花朵雲頂演唱會2007》曲目:

《燒火》、《你是我的花朵》、《你愛我》、《煞到你》、《樓仔厝》、《厲害》、《快樂的等待》、《空襲警報》、《樹枝孤鳥》、《夏夜晚風》、《痛哭的人》、《挪威的森林》、《我只要……》《殲滅》、《海市蜃樓》、《愛情的盡頭》、《小姐免驚》、《秋風夜雨》、《浪人情歌》、《愛你一萬年》、《晚風》、《淚橋》、《與你到永久》、《再度重相逢》、安哥一《被動》、《世界第一等》、安哥二《真世界》、《親愛的你喝醉了》、《你是我的花朵》、安哥三《心愛的再會啦》

去新加坡看葉湘倫和路小雨

  


因為《不能說的.秘密》,所以,我七月的最後兩天是在新加坡過的。雖然很累,但電影很好看,桂綸鎂和我想像中的一樣讓人如沐春風,周董當然還是很屌。只是說到自己在深圳宣傳時從台上摔下來的糗事時仍忍不住掩臉。

 

730去的時候大雨斷斷續續,731回的那天也下了場及時雨。好才沒壞了心情。

 

原有的行程是一到步就先去飯店check in,然後再到記者會現場。記者會講是2.30PM,但在新山吃午餐的結果,是下午3點才到舉行記者會的酒店。幸好記者會大約3.45PM才開始,等待當兒我們拿茶喝拿芝士塔吃,其實不餓,只是嘴巴癢。

 

記者會上,桂綸鎂說周董彈琴的速度太快,讓她四手聯彈時練到很想哭。周董說切菜的不是他的手因為他怕切到手。他說想拍鋼琴片因為自己最有把握,沒想到桂綸鎂、黃秋生和漂亮的第二女主角曾愷鉉竟然私下都會彈鋼琴讓他很驚喜。

 

聯訪桂綸鎂時我是目不轉睛看著她的。看《藍色大門》時就愛上了她,選角失敗的《向左走向右走》我總是想女主角從梁詠琪換成她那就太完美了。戴立忍來大馬參加亞太影展宣傳《經過》時他和同場演出的桂綸鎂緋聞正傳得甚囂塵上。別人都說兩人年齡相距太大但我覺得他們好登對哦!

 

專訪後桂綸鎂站在一隅靜靜的為電影週邊產品一一簽名,雖然安靜,卻仍發光。我和“一粒”故意走過去鬧她,要從她口中套出電影後半部那不能說的秘密,她當然沒說。我們其實也沒強求,我們只是想名正言順多捕捉她豐富的神情。

 

周董讓我們久等了,但訪問是愉快的。漫長的等待過程中,和Michael及Jesabelle說起《Transformer》,原來大家都看了兩遍。我說我喜歡Josh Duhamel,他們說他和Ryan Seacrest有夠像。然後“一粒”問起第五季American Next Top Model賽果,我其實只注意到一早表明同志身分又很有個性的Kim,然後決定回去要好好關注這節目。 

 

周董終於完成在30歲前當導演的夢想,還說自己的電影哪敢和《哈利波特》相比?他說不明白為什麼大家都這麼怕黃秋生。於是我想起N年前在香港街頭偶遇黃秋生時,明明已走遠後來還是回頭要求和他拍了一張合照,某次為《無間道2》電訪他時他的回答都很絕都很不按牌理出章很難湊成一篇訪問稿,別人都很懊惱但我私下覺得精彩到要命。

 

周董無視於新加坡電影公關的“勸阻”,把八度空間所要求但被公關喊CUT的電視台PROMO多唸了一個,把“不該”在當時簽的海報一一簽完。周董沒變,而我相信他以後都不會變。

 

原定行程是做完記者會和聯訪後就回飯店,晚上再去採訪影迷會和首映禮,但時間上來不及,最後直接殺去首映禮現場。影迷會人擠人我和LBB靠聽覺感受現場氣氛,周董隨興把手中的大鑽飾戒指送給男歌迷。我是他我今晚一定睡不著。

 

折騰到半夜十二點才回飯店check in終於能舒服的洗澡。寫稿到凌晨3時的結果,是第二天睡到很遲並於上午11點集合,去牛車水把早餐午餐一起吃順便參觀很新的佛牙寺,然後再去採訪校園茶舞會。是啦有很多影迷做學生打扮畫面很清純,但現場沒茶沒舞周董桂綸鎂亮相15分鐘然後趕飛機,倒是我在現場把橙汁喝了一杯又一杯。

 

採訪結束走囉走囉快點回馬來西亞囉。我們在車上睡死了。中途不懂停在哪里的油站結果大家都買雪糕吃。PMP的Adrian做東在沙登吃晚餐,我家明明在沙登但偏偏還要到蕉賴拿車後才能回家。這麼遠  那麼近。

 

電影好不好看?我只能說自己看了後有“WOW”一聲的感覺。我和“一粒”心情都很興奮而且對周董是由衷的敬佩 ,還決定回馬後一定要再看一遍。結果我們在814大馬首映禮上遇見,散場後再遇竟開心蹦跳說道重看第二遍後很多細節都注意到的雀躍心情。啊!我想旁人一定以為我們兩個是神經病。
 

外一章:只有我還在

 

最後一次去新加坡是2005年2月。那時,為了李秉憲而去。兩個姐姐都很迷戀《美麗的日子》里的“組長 ”,我成功和他合照後,她們兩人竟然比我還興奮。

 

那時,泗村還在偶像,Sumei還在The Star,偉俊也還在八度空間。阿sa是村哥的朋友,那是我們在新加坡的初邂逅。她那時很盡地主之誼,帶我們去吃粥去妝藝大遊行去許留山吃芒果露去Boat Quay喝Cocktail。今時今日,他們的工作換了一份又一份,只有我還在原來的位置。

 

是的,只有我還在。我依然在。而且一直都在。

 

看新秀

 


看新秀最精彩的地方,是小松小柏的講評。句句精簡到位甚至像打油詩。像什麼:若今晚選走音冠軍,人人有機會。你唱歌只用蠻力,再多唱兩首你嗓子肯定會壞掉。有音色但表現沒特色。唱慢歌用喉嚨,唱快歌用舌根。歌聲25歲但舞蹈只有5歲。只有視覺,沒有聽覺,你玩得開心就好。


我佩服鄭偉康勇敢挑選小柏老師講評的勇氣。但確實,機會難得,今晚不聽將待何時?文康被點名唱歌,幸好他沒唱。節目刻意製造高潮所以最關鍵時刻進廣告,小柏老師點名說討厭文康。還好啦!又不是他的錯。

 

賽果的確不如我意。而我明顯看到大馬評審和台灣評審角度的不同。小松小柏覺得王翎蓓較具商業價值而歌唱比賽應回歸歌唱技巧而非表演,所以把分數給了王翎蓓。但大馬評審一致選了敢冒險和控制舞台最好的陳曉燕。我其實都明白,但我無言以對。

 

鄭冰來和李政發的冠軍之爭,一聽到小松老師說“奇蹟才是驚喜”,我就知道,地頭龍李政發是贏定了。事實果然如此。所以,今年依然旺男不旺女,而去到外國比賽,誰會是最後發光發熱的那位?就再看囉!

 

周華健──走過刀光劍影

 

走過20年“刀光劍影”的歌唱歲月,周華健是感恩的。至於他有什麼想對自己、歌迷、太太甚至兒女說的?這位有故事的人,臉上表情一再變化<7740>。說起太太康粹蘭時,臉上一副敬重;說起兒子周厚安時,則故意“咬牙切齒”叫他好自為之;說到女兒周厚恩時,臉上甜蜜就像棉花糖,你覺得他仿似下一刻就會溶化,難怪大家都說,“女兒是父親前世的情人”!

20對周華健而言是個怎樣的數字?他說,是個幸運數字。“我們做這行風險太大,要生存個20年太困難,但我竟可達到,所以有種很珍惜,被老天寵幸的感覺。”

他會怎樣為自己的黃金20年分階段?現在可是最美好的時光?“可以這麼說吧!”他表示,從開始在民歌餐廳駐唱到成了唱片歌星,有知名度了,有人認識了,是種無可抗拒的喜悅。“但唱片歌手的壓力一天比一天多,畢竟樂壇的競爭從來沒少過。以前的歌手不多,但現在一星期就湧現2位新歌手。”

而他在這三五年才漸漸認清,自己根本不用去搶任何東西。“不用搶的,是你的就是你的。所以這些年來,心情沈澱後,心里反而快樂踏實了起來。”

周華健是在出唱片前半年結的婚,慶祝出道20週年的同時,和太太康粹蘭結婚也剛好20年,不知他想對太太說些什麼貼心的話?他有點不好意思的說,“我很少會對她說貼心話,俏皮話會多一點吧!像什麼‘老婆,歌手的身分都是假的,我下個月就去找份真正的工作!’不然就說‘老婆,不好意思,把你拖下水了。’呵呵呵!”

他表示,太太常做很多讓他感動的事,“她很浪漫,反而我比較呆板。其實我也算浪漫了,但她仍超越我。”他由衷表示,太太真的把小孩教得很好。“我總是覺得,旁人在稱讚我們的小孩,其實也變相在稱讚父母。而我心里有數,這一切都是太太的功勞。”

他和成龍還蠻像的嘛,都有個賢內助,把孩子教得那麼好。他連連點頭笑說,“幾年前jaycee(房祖名)詞曲創作寫了一首歌,成龍高興得不得了,把歌詞全背起來,把我面前唸了一遍,驕傲的說,‘看吧!這是我兒子寫的歌,他和你一樣,也是個創作人了。’10分鐘後李宗盛來了,他不厭其煩把歌詞再唸一遍,沒多久譚詠麟來了,他又再大刺刺的炫耀一遍。我那時心服,哪有這麼孝順的老爸?但偏偏這就是我們做爸爸的喜悅。”

問到他對兒子周厚安有何寄望時,他一副嚴父神情表示,“很單純,生命是他自己的。他是周華健的兒子,或許換取很多目光的焦點,但同時也可能失去很多可以發揮自己的機會。”

他表示,那對兒子是好事,也是種負擔。“他得自己拿捏,有些東西是虛的,他要自己看清,哪些東西不是他的。”那他覺得兒子做得可好?“目前都還行。”

不知他有什麼俏皮話想對兒子說?他苦苦思索之際,我記起他曾在記者會透露,想趁暑假把兒子送到日本學日文,但兒子想在台灣打暑假工,兩父子為此“小吵架”一番。我姑且拋出一句,“去日本好好唸吧?!”他抬頭看我一眼,呵呵笑說,“這事你也懂哦。好,那我就勸他好自為之吧!”
  

一提起女兒周厚恩,周華健的臉馬上笑開,甜蜜得很,但很快就戚戚然的說,“我捨不得她!”

拜託!你女兒今年才12歲。

“我真的很捨不得她,把她養這麼大,她以後卻要嫁給別人。(可是她現在還未成年哩。)我要未雨綢繆嘛,先設想以後的一些狀況。”

然後,他突然咬牙切齒起來,“她以後若把男朋友帶來,我一定會很不客氣的挑剔,並折磨他一番。但我不是故意的。哈哈哈!”
 
女兒做過什麼讓他窩心的事?“很多很多,幾乎每分每秒都有。女兒就是女兒,感覺就是不同。”他說,自己去年的生日,女兒花了3天時間為他織圍巾。他很訝異問女兒說,“你什麼時候學會的?”她說,“媽媽教的啊!”

他表示,有時看女兒在廚房弄來弄去,還拿刀子,他忍不住問女兒說“你行嗎?”女兒說,“會啊!媽媽教的,我有時煮東西,媽媽會在旁邊看。”女兒接下來還問他,“那你要吃三明治嗎?我弄給你吃。”

眼前周華健的神情實在難以用筆墨形容,當我覺得他已要開始溶化時,他又緩緩接說,“哇,那一刻,心都甜了。問你死未!”

■歌迷篇

走過20年歌唱歲月,他想對一直支持自己的歌迷說些什麼?“真的,哎呀!我覺得自己太幸運了。若說歌迷都遙不可及,很難過於親近。但我的歌迷每次和我碰面,都像是認識十幾年的老朋友。像剛才為歌迷簽名時,有歌迷握住我的手說,‘華健,謝謝你又來了。’我馬上受寵若驚的說,‘沒有,沒有,我才要謝謝你們買票來看我呢!’”

那有什麼座右銘陪他一路走過?“一句話是講不完的。我只想告訴自己說,經過20年的刀光劍影、互相砍殺,我要好好享受眼前的一切,享受站在台上唱歌給大家聽的時光。不再為了寫歌而寫,不再為了發片而發片,而是享受音樂,享受人生。”

■側記

專訪在酒店最頂樓進行,周華健看<7740>外面天色問說,這里到底是幾樓?44樓!現年46歲的他“哦”了一聲,說“高一點好,可以看到更遠的地方。”攝影記者忙於為他捕捉鏡頭,印象中不太注重儀表的他打趣笑說“拍得不好看的,你們記得要delete掉!”他還一時手癢拿起了攝記的長鏡頭,說道“這長鏡頭感覺好像水壺哦!”邊說邊俏皮的作狀用它來倒咖啡。說到自己最寶貝的女兒種種事蹟時,他說,“越說越有想熱淚滿眶的感覺。”我們說,“流吧!流吧!”他哎呀一聲別過頭去,同一時間卻響起他的招牌笑聲。藏起來的是某種情緒,揚出來的卻是他多年來一直展現在別人眼前的陽光笑聲。

吳尊──當紅偶像也可以很自然

 

憑《花樣少年少女》走紅的吳尊,有張秀氣的俊俏臉蛋,所以我難以想像他臂上有刺青,而且還在汶萊經營健身房有成,明明拍戲唱歌檔期滿得要命,連周星馳的拍戲邀約都得暫拒門外,竟然還能不時以2架手機和手提電腦越洋遙控生意。

聽他說自己當健身教練時的嚴格和認真,我明白他不想為自己演技和歌藝打分、卻表示“我已盡力就好”的那種心情。明明是個有主見想法的人,誤闖演藝圈突然紅成這個樣子,卻被某大牌經理人諷說是“充氣娃娃”,難怪吳尊也笑說,他這生做過最瘋狂的事,就是加入演藝圈當藝人!

吳尊在汶萊當健身教練時,可遇過什麼難忘的事情?“很多客戶會要求說,希望不要太辛苦,但又要很快看到成績,但我就說不可能,除非是打針或什麼的。”他形容自己是位嚴格的教練,會盯得很緊,對客戶毫不放鬆。“看到他們健身有了成績,我就會很高興。”

他小時候在班上可是受歡迎的學生?“不知道哩,汶萊是較保守的國家,就算我受歡迎,但他們不講,我也不會知道。”年少時收過不少情書吧?“是有收過,但不多啦。(都怎樣處理?)只要我知道她們喜歡我,我就會盡量避開。”

那他當模特兒時發生過什麼糗事嗎?“我只在新加坡當過1個月模特兒,那時走秀、拍照什麼的,我都不會,所以姿勢會很好笑。有時在大庭廣眾下受到指點,就會覺得不好意思。”

他這時更轉過身對經理人說,“像那時拍泳褲照片,最近不是被拿來大作文章嗎?當時拍那些相片時就很不自然,但我只是新人,又不能說不拍。像在《東方茱麗葉》拍床戲和吻戲,雖然不習慣,但還是得把工作做好。”

據說他主演《東方茱麗葉》時被罵得很慘,一度失去對演戲的自信?“剛開始被罵時,的確會被嚇怕,畢竟我是新人,根本不會演戲,但後來從導演身上學到很多東西,他的嚴格也激發自己想求進步。後來再拍《花樣少年少女》,因為戲劇大受歡迎,所以才漸漸恢復自信。”

吳尊所到之處都有瘋狂粉絲追隨,他會很不適應走紅的生活嗎?他卻開心笑說“不會哩,我現在很開心。壓力大?還OK啦。我看得很開,只要我有盡力去做,不管成果好還是壞,只要我知道自己已付出努力,媒體就算寫些什麼,我也不會介意。”

他至今遇過最瘋狂的歌迷行徑?“也還好啦!不過是和我一樣坐商務艙,住飯店要住我對面,甚至包車追我。我都可以接受,我只是希望他們能注意自己的安全。”曾是汶萊國家籃球隊代表的他,曾追到美國看麥可喬丹(Michael Jordan)的追休賽,並在球場外等他合照。“因為我自己曾追過星,所以很明白粉絲的心情。”

■快問快答篇

◆為自己的演技和歌藝打多少分?

不打了,最主要是自己盡了力,而且認真看待自己的每個工作。

◆如果讓你可和S.H.E其中一位成員交換身分一星期,你會選擇誰?

(不假思索就作答)Ella!因為她的人毫不做作,率性又自在,不會在意旁人怎麼看。

◆如果6個月內只能連續吃一樣東西。你會選擇什麼食物?

(發出慘叫聲)我不要,我不能接受這樣子,我情願自殺好了。(轉過身對經理人說)我跟你講,我可以一星期去吃3次自助餐,我都吃不膩。我只是不吃三層肉,肥肥的。

◆有什麼缺點是你想要改善的?

吃太多,太貪吃吧!如果沒得吃,那會蠻慘的。(或者你想改進一些什麼?)可以和別人一起睡吧!我蠻奇怪的。我出國時不愛和人同房,我喜歡自己一個人睡,不然會很不自在,然後睡不<7740>。

◆現在最快樂的事?

我最大的快樂,就是看到自己能帶給大家快樂。像劇迷寫信告訴我,他們因為喜歡我,生活上有了改變或目標,我就覺得很開心,很有成就感。

■側記

專訪吳尊之前,就先接到不準問緋聞和性取向的“限制”!主任說,萬一經理人很難搞的話,我不妨“偷雞”用馬來話發問。但吳尊毫無架子,經理人也一樣親切,偶爾還會以較淺白的詞意把問題解釋給吳尊聽。後來上廁所巧遇經理人,她還笑<7740>點頭說“辛苦了。”據知,某報女記者直接問吳尊,為什麼不準問緋聞和性取向?他們表示對這並不知情,經理人還說︰“緋聞?性取向?快點問!快點問!”邊說邊猛指吳尊,場面搞笑!

專訪之前“打聽”吳尊的人好不好,旁人一致口徑說“好,好,好!”你以為一夕走紅的人不適應紅得太快,所以會故作姿態,但吳尊那張總是笑開的臉和出其不意的俏皮話,讓你知道當紅偶像也可以很自然。

女記者A和他握手表示,“別人都說,和你握手後千萬不可以洗手。”他竟然哈哈笑說“真的嗎?”女記者B說她當天早上看香港報道,才知道吳尊會說“蝦餃、燒賣”等廣東話,吳尊這時竟故意取笑她說,“哦!!!你今天早上才做功課。”女記者C問他以後會不會奉子成婚?他聽後一臉疑惑地問︰“什麼是奉子成婚?你們好會用成語哦!”女記者D要吳尊在訪問中秀廣東話和馬來話,他竟突然冒出一句“那個Fab Boleh的廣告還在播嗎?”哎呀!還真讓人傻眼。

 

 

陳奕迅──快樂男生

 


陳奕迅是兒子、是爸爸,也是一個用快樂唱歌的人。但愛唱歌的人說話太直率,往往引來一些是非!他表示自己是個“說話太大聲”的父親,而且是個“有點衰”的兒子。在父親節時分聽他說自己該“淘汰”的壞習慣、說自己對什麼“認了”,說著說著,他甚至說了自己一直在學習how to be a better man。或者,大家都該學習他“怎樣讓人生拿滿分,當個不平凡的人”!  


 ●配合父親節到來,要求Eason以父親身分,為女兒陳康堤寫下寄語,再以兒子身分,為爸爸陳裘大寫下祝福。結果,看得出Eason比較在意爸爸,所以他率先寫下給爸爸的寄語,還很認真在簽名下方寫上6月。然後,他側頭思考寫下給女兒的寄語,還問我簽名下方的日期該寫幾時?我帶點疑惑的答說,“6月啊,也是配合父親節一起出的。”看來,那一刻Eason只著重於自己兒子的身分,忘了自己也是個父親。


我以前都不會特別慶祝父親節,小時候或許會和爸爸一起慶祝,但自己做了爸爸以後,反而沒什麼慶祝。畢竟囡囡還小(3歲),還沒到會為我慶祝的年齡。而爸爸現在和我相隔兩地(陳爸爸去年被判入獄6年),所以我只能寄張卡片祝他父親節快樂。


以前他在身邊的時候,我都不著緊,現在少機會見面了,我反而會擔心他多一點。唉!人就是這麼衰的啦。我記憶中最難忘的父親節,應該就是去年的父親節吧!因為那時還有機會和爸爸一起過父親節。(苦笑)不過沒關係啦,過多幾年,又可以和他一起慶祝了。



●專訪那一刻KTV廂房里剛好播著陶<5586>《飛機場的10:30》,攝影記者儘管在捕捉Eason的相片,但他還是隨性哼唱了起來。拋出去的第一個問題被他很認真的對待,苦苦思索老半天,偏偏他等下還得趕場去簽唱會,讓我頓時有點冒冷汗。最新華語專輯叫《認了吧》,他對什麼認了?我以為他會答狗仔隊,但他不是那麼說的。那他對什麼事情會永遠堅持、絕不讓步?我以為他會答音樂,偏偏他也不是這樣答的。


我這人很相信緣份。對很多事情都認了。我是一個愛美的人,但我對自己的樣子認了。我接受自己現在的樣子,而且不認同整容。我不喜歡化妝,但這是工作需要。我可以做運動來Keep Fit,但我不會為了減肥而吃藥、抽脂。我不是Against什麼,我只是崇尚自然。你要放東西在我頭上、駁髮什麼的,我會希望不要,最好快快收工,然後快快卸妝。


我堅持不認步的事?嗯……。(是音樂嗎?)不是,音樂在某程度上是要妥協和讓步的,如果我太堅持的話,就不能當流行歌手了。我想,應該是吃吧!我去每個地方,都堅持要吃當地好吃的東西,我不會虧待自己的胃。哈!


●周杰倫這次為Eason寫了《淘汰》這首歌曲。不知有什麼壞習慣是Eason想“淘汰”的?記得他曾在一篇專訪中說過,哥哥(張國榮)生前曾希望他戒煙,葉德嫻在一次演出場合也曾勸他戒煙,否則可惜了一把好聲音。他說,自己已戒煙,但有些壞習慣還是淘汰不了。像是慢吞吞又很“摸”的毛病、無法改掉在女兒面前大聲說話的壞習慣等。


煙是戒了,但一些零落的壞習慣還是戒不了。像我“Mi Mi Mo Mo”的程度,我自己講起來也覺得不好意思。明明15分鐘就可以搞定出門,我卻得花上30分鐘。像我會覺得毛巾沒掛好啦、東西沒排好啦,一摸就摸多10幾分鐘。像我知道今天在大馬的宣傳行程很密,沒什麼時間,我寧願不吃早餐就出門。但在香港的話,我就會慢慢來,我持住和他們熟嘛,遲到一點都OK。嘻!


還有,有時囡囡在家,老婆會叫我講話不要這麼大聲,以免嚇壞囡囡,偏偏我自己不覺得自己講電話、說笑什麼的都很大聲。或許,這些也是我必須淘汰的壞習慣吧!



●專訪之前有個歌迷聚會,房間里擠了幾十人,但Eason還是眼尖看到幾位歌迷穿上印有他肖像的T恤,還很亢奮對他們說“我也要一件。”男歌迷笑開了嘴說“等下一定給你”。專訪時,見他很珍視的親自把歌迷送上的T恤摺好,然後叫助理收起來。專訪到中途,他突然停下來,盯著筆者上衣的肖像圖案看,“請問係唔係阿菲(王菲)?”然後興奮叫女助理過來一起看。(其實是西洋歌手Mandy Moore)。我突然想起他去年來馬開唱時,台下歌迷舉起陳太徐濠縈肖像的牌子,他卻問台下說“為什麼你們舉鄭中基的牌子?”媒體當然不介意他“馮京當馬涼”,卻比較著重他性格太直率(像早前指濱崎步對嘴),所惹來的一些是非。


我不是存心要製造麻煩的人,我自己很清楚這一點。疼愛我的人,會認為我說話不該這麼直接,因為那會給不喜歡我的人、想傷害我的人,一個機會去傷害我。


我覺得做回自己是最愉快的事,我也堅持做回自己,I say how i feel,我會繼續Keep住這樣。我不是不願聽,我也願意去學習how to be a better man。但我畢竟不是聖人,我不是每樣東西都會。
如果我講了不恰當的話,那我最多下次不講囉,我也不希望我身邊的人辛苦,讓我工作的團隊感到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