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鬧有趣的羅馬夜遊六人行

 

我從沒想過在羅馬全哥所經營的民宿中,會遇到這麼多有趣的人。事實上,全哥全身就已經是一絕了。羅馬的夜遊很有趣,即使我壞了一隻拖鞋,甚至開始感冒,但心情仍快樂無比。

 

冷:這丫頭很聰明

 

冷是在瑞典唸碩士的中國女生,很聰明。我到羅馬的第一天,要通過全哥的電腦把相機里的照片LOAD進PEN DRIVE。搞不定!是冷幫的忙。

 

是她建議夜遊的,她在羅馬一共住三個晚上。她到步的第一晚就和阿座夜遊,結果阿座差點被搶相機。第二個晚上,我和剛到步的LY加入陣容,四人行一起夜遊梵諦崗和聖天使堡。第三個晚上,REANNE和仇老師加入陣容,六人行熱鬧夜遊西班牙廣場、許願池和羅馬圓形競技場。然後,我們一起吃雪糕為她來個完美的送行。

 

放在全哥桌上的鮮花,原來是她第三天和阿座下午一起到許願池時,有人遞花給她,她不疑有他就伸手接了,結果阿座被追討二歐元。夜遊許願池的那個晚上,大家就互相提醒說,不要接花不要接花不要接花!哈。很搞笑。

 

冷一直說羅馬很小,但我和LY在第二天花了一整天也不過才走了三個景點,所以我們覺得羅馬很大。後來我們發現羅馬的一大好處,就是名勝景點都很集中。BRAVO!


阿座:曬黑第一名

 

我一直覺得他像某個看起來有兇狠的卡通人物,但事實上他內心柔軟,而且一直被我們幾個女生欺負。冷總愛取笑他走路很慢,面對步伐很快的我和LY,他說他儘量走快一點,好像是我們迫他的。他在意大利曬得很黑我排行第二REANNE排第三,所以他是曬黑第一名。

 

他來羅馬之前特地從網路上買了相機,研究了三天也還搞不清功能,但冷只花一天就很了,所以我懷疑這相機的主人比較像是冷。某個晚上他拍了夜景問我拍得好不好,我猶豫片刻答不出來,他說“你就說句好嘛!”我卻只敢承諾說“最多我接下來不欺負你就是了。”奇怪,相片拍得好不好和我欺不欺負他有什麼關係?

 

他第一天晚上和冷夜遊時,就差點被搶相機。第二天晚上經過案發現場,他重演一次案發經過。第三晚再經過時我們取笑他,他說,事發時一點都不好笑好不好?結果我在布拉格掉相機後給他發了E-mail,說他起碼還有反擊的機會而我一覺醒來就天地變色。

 

他到羅馬八天,爽爽就和全哥去喝咖啡,可以一天內回來民宿三次,去羅馬圓形競技場只走下層沒上到另一層,結果被全哥罵他是白去了。但他在不懂第幾天就接到公司電話說有飛機待修,要他提早回台灣。他縮短行程後原本和我及LY同一天離開羅馬,後來有機位了他提早一天離開,所以是不告而別。聽起來很“負心”對不對?

 

Reanne巫:姐姐少根筋

 

我覺得Reanne快人快語,熱血而且活潑有趣。但她說她在台灣不是這樣的。她說她看美術館的速度很慢,這也讓我看不出來。她到步的那個晚上,就在飯桌上說第二天要去梵蒂崗博物館。仇老師說他也要去。結果她急性子的要敲定到底是早上幾點出門,偏偏仇老師又是那種溫吞吞的隨性模樣,我和LY暗地里笑說,真是急驚風遇上慢郎中。

 

Reanne在羅馬第一晚就遇上她之前在米蘭遇見的台灣眼鏡男,對方介紹她在佛羅倫斯買某個品牌的保養品。她在這天晚上才發現自己買錯牌子,結果慘叫不已,眼鏡男不知說她什麼,結果她拋出一句“拜託,姐姐少根筋好不好。”我覺得超經典的。結果我在布拉格掉相機後,給她發E-mail說我也同樣少根筋。

 

我們共同夜遊的那個晚上,仇老師不懂怎樣走著走著就掉了車票,她就叉起腰對老師吼說,“老師,你的車票怎麼掉了?請你給我一個解釋。”我到現在想像那畫面仍覺得好笑。還有還有,她很得意的說自己在佛羅倫斯看烏菲茲美術館時,沾了別人的光買學生票,結果只花了八歐元,怎知老師冒出一句,“我只花五歐。”哈,氣她不死!兩人真像一對冤家。

  

仇老師:丟三落四的流氓第一名

 

我起初搞不清楚為什麼大家叫他老師,後來才知道來自中國杭州的他在國內是搞美術的,申請到不懂什麼準證可以去巴黎兩個月。他在巴黎呆了一個多月就往外跑,結果來了羅馬。我們在吃雪糕時他很事不關己的坐在一邊,所以我們說他是路人甲。

 

夜遊《羅馬假期》的取景地西班牙廣場時,他難以置信對著眼前景點問說,“什麼?這就是西班牙廣場?”眼睛瞪得老大。我說,不要懷疑。前陣子票選全球最令人失望的十大景點,它就名列其中。夜遊許願池時,他見我拍照擺WIN手勢時,納悶問我為什麼要這麼擺?啊?這樣擺不行哦?後來後來他突然興起,說看過日本女生嬌羞按著膝蓋擺甫士拍照,他擺得很好笑我也看得傻眼。 

 

後來在羅馬競技場,我見六位老外少年一起擺出抱胸的姿勢很酷,遊說我們羅馬夜遊六人行也擺同樣姿態來一張。結果有人配合有人不。吊兒郎當的他勉為其難擺了,結果超像SAMSENG最是稱職,我看著相片效果說他是流氓第一名。他見我嘴上咕噥卻聽不準,問我“什麼?你剛才說什麼?”我馬上噤聲,這番話哪敢讓流氓聽見?

 

丟三落四的他,除了掉車票,和Reanne同遊梵諦崗博物館那天早上,就因為忘了帶相機電池而又特地回來拿電池。另一個說好和同住的兩位中國男士夜遊梵諦崗的晚上,他就把ROMA PASS搞混忘了帶地鐵票,最後乖乖回民宿。Reanne在晚餐的飯桌上,說他在遊梵諦崗博物館、聖彼得大教堂及攻頂時,一直嚷說好餓又好累,我們取笑說看不出他曾有過這麼豐富的表情。這時一副溫吞吞模樣的他,想了片刻然後從口里對我吐出這麼一句,“因為表情都跑到你臉上去了。”

 

我和LY:一直笑呵呵

 

比起名字和姓氏都很特別的他們,我一直覺得我和LY一點特色都沒有。但Reanne形容我和LY很融和。這對我來說是很新鮮的形容詞。後來阿座回給我的mail,說這次的羅馬記憶很特別,說我與LY每日的開懷真令他羨慕,原來人是應該如此從容,影響正面的生活。我後來轉述這番話給LY,也恍然發現,我們在夜遊羅馬時是一直笑個不停的。

 

我在第三天才終於愛上布拉格

 


有人說,一生中一定要去一趟布拉格。於是,我抱著朝聖的心情到了布拉格。在布拉格的四天三夜,也許是之前意大利不同風情的威尼斯、佛羅倫斯和羅馬給了我太大的視覺衝擊,也許是WEEKEND的人潮太恐怖,我其實沒有馬上就愛上布拉格。

 

說來諷刺,我是在第三天包包被偷以後,心情大受影響的情況下,到了城堡區和黃金巷後,才覺得自己逐步被這城市吸引。而在這天晚上和LY用了很豐富的一餐卻被“騙”小費後,我告訴自己,即使在這城市有過不愉快的經歷,但有朝一日,我仍想再訪布拉格,而且要挑WEEKDAY來感受這城市寧靜的一面。

 

星期五晚上抵達布拉格時,我們尋訪旅舍時經過了布拉格廣場。LY說,這里好像不夠熱鬧。我持觀望的態度說,再看吧!放下行李後去找吃時經過聖尼古拉教堂發現有演奏會,本來想很有氣質的在布拉格接受音樂的洗禮,但看了票價後決定說,嗯,下次吧! 

   

星期六中午十二點,我們到布拉格廣場做“例行公事”,那就是等待天文鐘的十二聲鐘響。整個廣場都是遊客,我心想,怎麼都是人呀?當象徵死亡的骷髏手拉鈴鐺,十二門徒逐一移動現身,最後以雞啼和鐘響作為結束後,人潮才逐漸散去。我和LY在附近的公園坐下,大快朵頤我們剛才在超市所買的烤雞肉和Yogurt Drink。往猶太墓園(Stary Zidovsky Hrbitov)走去,卻發現星期六關門。沒關係,我們沿著伏爾塔瓦河(Vltava River)慢慢的走,遠遠的看到了查理橋。

 

繞道走往查理橋(Karluv Most)前,我們在某條大街看到了某電台舉辦的單車騰空花式大賽,讓人看得興奮。終於走在查理大橋時,我一再被橋上人山人海的人潮感到咋舌。遇到從中國來此公幹的覃先生要求我們幫他拍照後,我們結伴一起過橋,走走停停,拍得過癮。他們說,橋上最有名的是聖約翰像,撫摸聖像左右下角的浮雕會帶來好運。我們摸了,但好運有否眷顧我?我到現在仍有點質疑。

 

過橋以後,LY口癢買了棒棒餅,我吃了一根就說不。逛橋下的玻璃精品店時,LY請男店員吃棒棒餅,為了把吃不完的餅推銷出去而叫對方多多益善,對方吃得開心,說無論我們買什麼都算10%折扣,只可惜我們根本沒有要買的念頭。

 

我其實比較享受在橋下的時光,熱鬧的市集有人在演木偶戲,我和一班坐在地上觀看的捷克兒童們一樣看得開心,看到檔口烤香腸即烤即賣,我們更買了香腸配啤酒,坐在板凳上悠哉閒哉悠吃得很過癮,回去的沿途把兩旁琳琅滿目漂亮到不行的木偶商店看得盡興。 

 

星期日早上是我的惡夢,一覺醒來發現包包不見了,到警察局搞了半個早上其實心情大受影響,但還是打起精神,走路過橋到城堡區觀光。這里的中午十二時同樣有“東西”看,長達15分鐘的士兵交班檢閱儀式,吸引了很多遊客觀看,膚淺的我只顧看他們帥不帥,心里想著每次的交班儀式都搞到像做show一樣,不知他們的心情是開心還是怎樣?

 

花了250克朗買B套票,原本記者只需付10克朗,但我帶去的名片一起被偷了,註定我要多花一些錢。聖維特教堂不僅外觀美得讓我目不轉睛,我們也對里頭的玻璃彩繪驚嘆然後拍個不停。(個人意見:我覺得比佛羅倫斯的百花大教堂和梵蒂崗的聖彼得大教堂都要讚。)然後,我們攀爬287級樓梯,登高瞭望整個布拉格城,欣賞令人屏息的百塔美景。下去以後,再往老皇宮和黃金巷走,越走越覺得自己深深愛上了布拉格,雖然這感覺來得有點晚,甚至有些莫名,但我就是訂下在此刻訂下想再訪布拉格的念頭。

 

我們的晚餐很豐盛,很多天沒吃魚的我坐在餐廳的露天茶座叫了Salmon,LY則叫了Ribs With Potatoes。悠閒寫意的一頓晚餐,後來卻被帥氣的男侍應破壞了心情。結賬時是352克朗,我們給了402克朗,希望對方找回50克朗。他問,Is it OK?我們說Yes,他答Thank You Very Much,然後揚長而去。說實在的,一聽到他說Thank You Very Much時,我心里有點疑惑,難道他以為那是我們打賞的小費,然後一去不回頭了?

 

事實果然如此,他沒再找錢,然後很有型的就站在餐廳外。LY要我把他叫來問清楚,我向他招手,他就是不過來,只俏皮的向我們眨眼。LY繼續招手,他終於過來了,我們問他為什麼沒找錢嗎?他說,“我剛才問Is it OK?你們說ok,我就不找了。如果你們說no,我一定會找錢。”哇,跟我們玩“捉字
蚤”的遊戲?LY很斗膽的說,“如果我們現在想要回那50克朗呢?”他只是笑笑聳肩,根本沒有要“還錢”的意思!

 

剛到布拉格的晚上,剛出地鐵站時就遇見一個熱心的捷克老太太為我們指路,我心想,捷克人沒有我想像中的冷漠嘛!而在布拉格的最後一夜,見識到了一個也不“冷漠”的捷克男人,因為他耍賴。


PS。我的損失包括陪了我3年的Olympus相機、抽獎贏回來的Ben-Q手機、這趟旅程一路筆錄的心情札記、寫給朋友且待寄的多張明信片、從維也納飛回大馬的機票、星期一往Cesky Krumlov的巴士車票、雨傘、藍色畫家帽、紅色冷帽、紅黑圍巾、Bonia包包和里頭的駕照、30多元美金及100多馬幣……。最讓我心痛的當然是相機里的相片囉,害我羅馬和布拉格的“回憶”有所“殘缺”!

 

後記。有位布拉格記者曾說過,盛夏的布拉格就像迪斯尼樂園,擠滿遊客,失去了它本身應有的節奏。而我在秋初到訪,怎麼也有到了迪斯尼的感覺?

在看不到月亮的中秋節吃波希米亞傳統大餐

 


和LY攜手共遊2星期後,我在中秋節前夕和她在布拉格告別,一個人往捷克的南部小鎮Cesky Krumlov走去。我以為這會是個孤零零的寒冷中秋節,結果在巴士上遇到一個人旅行的台灣女生Lily,除了一起租住Double Room,更相約在這沒有月餅吃的異鄉一起過節。

 

就在下了一整天雨的中秋節,我們走到靠近河邊的波希米亞餐廳,在看不到月亮的佳節,執意要坐在看到鐘塔的河堤旁邊用餐,卻又拚命喊冷。男侍應說,i can give you pillow and blanket。結果他真的拿來了坐墊和被單,於是我們把自己卷在被單里,瑟縮成整個哈比人一樣,喝著他介紹的national tea,覺得溫暖又窩心。

 

和Lily的認識是個緣份。我原本已經買了924早上9時55分的車票到Cesky Krumlov,但車票和我的相機、手機一起被偷走了。巴士司機不接受我車票被偷的解釋,加上巴士客滿,於是我被迫去買下班巴士(下午12時45分)的車票。

 

Lily就在這班巴士坐在我的旁邊,她隨口問我可有這小鎮的資料?我說,手記和旅遊資料被偷,沒了。她說自己的旅遊書也不懂在哪里弄丟了。我問她來自哪里?她說,台灣。然後我們改用華語親切的對話。我訂了民宿,她還沒有,後來她決定和我一起住上2晚。

 

雖然住在一起,但我們毫無牽絆。她第二天一早出去玩,我選擇睡到自然醒。那是個飄雨的早上,我除了上網,也出去找郵政局寄明信片給自己。途中經過Zamek Cesky Krumlov,我進去這古堡區,在雨中撐傘看熊,看似無聊,卻也看出樂趣。後來我決定不付費進去參觀古堡及上鐘塔,反而決定回去睡午覺,脫掉被淋濕的球鞋,洗了一個熱水澡。把自己拋進溫暖的被窩前,還在民宿開爐煮我剛才去超市買的泡面,吃個熱騰騰的湯面再泡我帶去的milo。

 

當Lily回來時,我還在被窩里。她問我為甚麼都在睡?我只是傻笑,而且覺得幸福。我說,早點出去吃晚餐吧。說好的7時晚餐約會,就提早到6時許。在Cesky Krumlov這被S型河灣巧妙分成兩半的小鎮,我最喜歡漫步過橋的時光。在意大利San Gimignano沒看到的向日葵,我卻在河堤發現了幾朵。

 

Bohemia Feast有3種肉類供選擇,Chicken、Rabbit和Pheasant。Lily問女侍應生說,她推荐哪一種?男侍應生說,She is vegetarian。哦!那他推荐哪一種?他答,i am vegetarian too。溫暖的熱茶喝到見底,我們叫他加水,順口問加水要算錢嗎?他答,I hope so。

 

總之,這是個比我想像中溫暖有趣的中秋節,在秋天的捷克南方小鎮。即使沒有月亮,少了月餅,那又何妨?

 

ps。Cesky Krumlov的字義是“河灣中的淺灘”,1992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我愛死了這迷人的寧靜小鎮,以後還想再訪。Lily說她也有同感。我們只希望多年以後,它不要變得像布拉格一樣擠滿遊客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