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管我坐多遠我管你們有沒有相見

我本來就預知1124和1125會“死得很難看”。果然下場都是寫稿到凌晨三點鐘。病人很乖沒破戒吃肉骨茶和燒螃蟹但病情持續中。

 

一個本該坐著看的演唱會,卻幾乎站足全場。這個讓我本來很期待的演唱會,結果大吐口水。

 

一個我認為會很難捱的馬拉松演唱會,結果時間過得特別快。很多時候都坐在草地上看演出,偶爾追去休息室問人家到底見面尷不尷尬,阿嶽和阿妹的演出值回票價,結果站起來搖得盡興嘴里哼唱得過癮。  

 

很多人都說東方神起去年的演唱會很好看。我一直如此相信。主辦單位邀請我們去看搭了一星期還沒搭好的舞台,如此壯觀的舞台讓我哇了又哇然後很仙家的對同事說,你們一定不能錯過這場演唱會。結果我一進場就後悔了。千里之外的採訪席,東方神起小得像螞蟻。要仰賴大熒幕偏偏主辦單位把錢花在噴個不停的煙花上。熱情歌迷總是動不動就站在椅子上。我不想全晚看別人的“八月十五”所以我也被迫站。他們才唱七首歌我已經很想離場。舞台特效很好看又怎樣?我迷信的始終是實力而非其他加分題。

 

Live N Loud說好四點就開始結果五點八才開場,我們痛苦的算原定十一點結束的演唱會該幾點才會落幕。我們很忙。台前這麼多歌手接力唱我們卻得關心光良品冠今天同場可有相見?於是,小王子外星人唱歌時我們得去追問那個唱《不會分離》的王先生。蓬松獅子頭小女生演唱時我們得追訪那個改唱英文歌的黃先生,邊筆錄邊拉起耳朵心不在焉深怕錯過了接下來將出場的那個很ok的張震嶽。現場聽《思念是一種病》有種莫名的感動,我這病人的病在那一刻好像變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