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有種想看的慾望,但錯過了又何妨?

 


很多時候,就是有種想看的慾望。但後來你才發現,好像看了以後,也沒有怎麼樣。


因為很喜歡my chemical romance的《welcome to my black parade》,因為曾經去goosey家偷他們的海報。當知道他們要來大馬開唱時,我就很興奮。原本那段時間我會在印尼,那時還很遺憾的說,註定要錯過他們的演唱會了。結果峰迴路轉,印尼去不成,失驚無神去的日本也眨眼就回了來。當主任派我去採訪這場演唱會時,我卻因為之前的東京公幹行程太累,當晚不想做ot而有點意興闌珊。那個晚上,在細雨紛飛中全程站著看演唱會,剛病好的我祈禱自己別再生病了,當然,視覺系的gerard真的很棒,爆發力十足的歌聲也很讚,而我在疲憊中安慰自己說,這絕對是場比whitney houston精彩百倍的演唱會。


我喜歡第一季的《超級星光大道》,他們笑我一起笑,他們哭我也陪著落淚。當知道星光四少要來我就念說我好想去看他們哦。結果簽唱會記者會和專訪通通沒有我的份。我說沒關係啦就這樣吧事事不能盡如人意。結果峰迴路轉,我突然有得去星光四少的記者會了。那天很多客觀因素影響,記者會沒有我想像中的輕鬆好玩和火花四溢,緊接下來的專訪也同樣“陣亡”訪得沒有很有趣。我帶著懊惱的心情回公司向同樣很喜歡林宥嘉和潘裕文的木子小冰匯報詳情。雖然如此但我還是慶幸自己並沒錯過星光四少這次的大馬行。起碼親眼見證過了judy的官腔yoga的有思想小許辯解自己為了愛美而早起及peter pan帽不離頭的現況。


因為小游去過香港看jolin演唱會後對她的努力佩服得要命,而我去年因為到曼谷而錯過了jolin大馬演唱會一直視為遺憾,只能刨她的地才演唱會看個過癮。今年她終於再次來馬上山開唱,但我難得的休息日難道就這樣奉獻給她了嗎?於是一度猶豫了起來。最後,還是上山趕這場演唱會但我說不上來看完這場演唱會的感覺。是我要求太高?還是她沒有全力以赴?我只能說,jolin畢竟不是我心中無與倫比的阿妹。


有些東西,你之前很想看很想看。覺得錯過了生命好像就有種缺憾。但原來有些東西,錯過了並不用覺得太可惜。


 

它未許我一場初雪

 


從沒試過這樣的行程。明明要坐晚上11點的班機向東飛去,但簽證一直到飛行當天早上還沒批下來。於是,我早上照常出去採訪,然後專訪。知道我要飛的同行問說,你怎麼還在這里?我嘻皮
笑臉的答,對呀?我怎麼還在這里?


傍晚六時拿了機票和簽證後,我晚上8時坐上德士往機場走去。晚上11時,我坐在飛機上,暗自嘀咕東京的冬天是否寒冷?會否賜我一場初雪?


看過櫻花見過楓紅的我,從來沒看過雪。某年巴黎的冬初明明已經冷到不行,但它始終沒有飄雪。lst剛從韓國回來,始料不及的迎來了一場初雪。我心想老天如果對我夠好的話,就讓我看一場雪吧。只可惜我三天兩夜的東京之旅,奇蹟沒有發生。


我以為12月是不用飛行的季節,於是把大衣冷帽圍巾甚至行李等行頭全都借給要往中國張家界旅行的二姐,結果突然飛行,幸好有小游和主席施以“援手”。我執意想在抵步的第一天到東京鐵塔朝聖,彌補我去年只能從六本木遠眺東京鐵塔的遺憾。但同行的Ainon怕趕不及晚上的首映禮,於是我們只好在新宿附近亂走。


第二天下午一做完訪問,快快拉了Ainon坐地鐵往Akabanebashi(赤羽橋),一償近睹東京鐵塔的心願。傍晚五時的東京已經天黑,看了天黑以前和入夜以後的鐵塔已經甘願,於是回新宿逛電器街拍聖誕樹然後回去寫稿收拾行李,好在第三天早上9時50分就往成田機場走去。


木子在msn告訴我說,李安、湯唯和王力宏在東京宣傳《色,戒》。really?還有阿妹也在東京宣傳《杜蘭朵》。oh,really?但我沒有見他們的命。我這次去的是一個有關尋寶的電影訪了4個老外而且看了一部不算太爛的續集。


飛回大馬的機程上,看了小田切讓主演的日本電影《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被深深的 感動了,結果哭得唏哩嘩啦。


 

恭喜易先生易太太

 


我本來還嫌今年金馬獎的主持 人表現過於平淡,原來好戲在後頭。黑人在短片里煞有其事的“變魔術”時,我真的笑到不行。3位主持人和王晶在台上搓起麻將並一一評定男主角時,黑人扮起了“娘版”鄺 裕民而台下的王力宏向他送飛吻,也頗具笑果。當然還有藍心湄卸下包租婆裝束的清涼變裝秀,一一顯現功力。


最高興的是什麼?當然是梁朝偉再度封帝囉。易先生人沒來。易太太和王佳芝反而都到了。易太太憑另一部《意》摘下影后,我毫無異議,湯唯抱回一座新人獎,已經是肯定。我喜歡王佳芝在後面感性的說,希望大家不管多久以後都是一家人,很真情流露。


李安當然是不用說的囉!他說他至今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拍了《色,戒》這部電影,但我仍由衷佩服李安走過一山又一山的勇氣。


頒獎嘉賓功力夠不夠,真的是一目了然。吳君如玩得如此盡興,撕信封,李安誠惶誠恐把信封檢起來,透過碎片的偉字唸出了得獎者。吳君如玩得高興,後來舒淇也想效法,郭富城阻止了她。陳沖頒獎時也想來這招,足見這招多麼好玩。


最讚的表演嘉賓?我私心想頒給小朋友蕭敬騰。那首唱來截然不同味道的《小情歌》,還有他鋼琴彈唱《不能說的.秘密》。日本魔術師cyril當然是搶眼的,但好像佔用很多時間。如果周杰倫也有來那該多好,現場可以跟魔術大師偷師哩! 

羅馬的經典人物登場:孩子們,起床囉!

在威尼斯的4天3夜和在倫羅佛斯居住的3個晚上,為了爭取時間看更多風景,我們幾乎每天很早起床。在羅馬的5天4夜,我們難免有鬆懈下來的心態,想睡晚一點,想relax多一些,偏偏卻遇上了剋星!


這位剋星就是在羅馬經營民宿的全哥,LY在網站上搜尋羅馬住宿時,網友們對全哥讚賞有加,我們在民宿也見到全哥牆上的佈告欄上,貼滿各地朋友寄給他的感謝明信片,表示在這里感受到家庭溫暖的留言。(全哥這里一個床位只需20歐,包早餐和晚餐,水果放在客廳任你吃,水放在冰箱里任你拿。)由於之前在佛羅倫斯早餐的面包都硬得可以丟死人,在羅馬的早餐都吃稀飯(粥)時,就讓我覺得很讚。


每天早上7時,他就會扯開嗓門喊:孩子們,起床囉!如果他知道你第二天要去人龍總是很長的梵諦崗博物館,OH NO!那他6時45分就會喊你起床,在你吃完早餐後就一直催你早點出門,只怕你遲去看少了一點什麼讓自己吃虧。傍晚7時,他就會喊說“孩子們,開飯囉!”我們這些來自四面八方的遊客在飯桌上總是很多話題,往往討論夜遊的計劃,或者是明天要往那里走去?全哥多數坐在電腦前,回網友是否確定住宿的E-MAIL,偶爾搭上幾句。


記得第一天晚上,大有中國情意結的菲律賓華僑叔叔挑起兩岸統一的話題,幾個中國人“圍攻”唯一的台灣人阿座,來自大馬的我和LY愛莫能助,只能同情的看著阿座,在旁陪傻笑。阿座某天去羅馬競技場,只走了下層沒上到最高一層,回來就被全哥碎碎念的嘮叨說“你這是白去了嘛你!”


由於全哥的網站本來只有韓文,所以我們以為他是韓國人,後來才搞清楚他是有朝鮮血統的中國人,到步的第一天,我就問全哥可以煮泡菜湯嗎?他說,你怎麼也喜歡這玩意兒?雖然他始終沒煮泡菜湯,但後來每餐都祭出泡菜,我前兩天都吃得過癮,後來開始感冒喉嚨不適,泡菜就碰也不敢碰了。


記得某天全哥煮了牛肉,我搞不清楚狀況的大喝牛肉湯,卻“馮京當馬涼”將他煮的豬肉當成牛肉,碰都不敢碰。後來問清楚了,我放心的開始吃著那道豬肉,心想就算喝了牛肉湯也無所謂,反正我也沒那麼extreme,怎知全哥一聽到我說不吃牛肉,就馬上“沒收”了我的湯碗,說道,“不吃牛肉就別喝。”另一個他煮涼瓜加雞肉湯的晚上,我“好地地”的在喝湯,他走到我背後說“丫頭,這可是雞肉哦!”邊說還要邊俏皮的對我前面的LY眨眼。


我們在羅馬競技場短短的一個早上,經歷了晴空、雨天然後艷陽天,回去對全哥撒嬌說,“好熱哦!就快中暑了啦。”全哥卻很不以為然的說,“這那叫熱呀?夏天40度高溫的羅馬才嚇人呢!”離開的那個早上,很想泡熱飲喝,問全哥熱水在哪里拿?他就酸我說“丫頭啊!都住了四天,怎麼還搞不懂熱水在哪?”


幸好全哥這里有電腦可以讓我load相片進pen drive,所以後來相機在布拉格不見時,我之前威尼斯、佛羅倫斯甚至羅馬前兩天的相片都還在。最可惜的是和全哥拍的合照也不見了,那天傍晚其實他在廚房煮菜,我和LY把他喊出來,要他“左擁右抱”我們拍張合照,還規定他不準脫下圍裙,因為那樣看起來比較“賢慧”。哈!


離開那天早上我和麗燕去逛菜市場,想感受當地人生活的脈膊,感冒未好的我,被全哥迫著吞了兩粒感冒藥,結果在羅馬街頭大流鼻血,簡直難忘透頂!

Oh No,She Is A Disaster

 

周華健,我錯了,你那時演唱會破紀錄唱到凌晨十二時三十分我不應該喊累。因為有人更恐怖,她是晚上凌晨十二時三十分才登場。你唱完了收工人家才正要開始呢!

雲妮休斯頓(Whitney Houston)一度是我的偶像。我知道她沉淪毒海不爭氣一度對她放棄,但知道她戒毒成功後將首度來馬演唱,我還是臉皮厚厚毛遂自荐要去看她現場演唱的風采。

結果,這是一場大災難。灰姑娘的馬車在午夜十二時會變回南瓜,她在我心里也像一個應該塵封的記憶。 以前的光環,且讓它隨風飄去。

她一出來,我看她那件衣看了好久好久。肚腩明明很明顯,為什麼還要突出自己的小腹?她為什麼要一再叉腰來自暴其醜?很多以前我愛得要死的歌唱得荒腔走調,拉不上去了然後靠唱功雄厚的和音幫她唱下去。我和lck一直罵一直罵一直罵。她換第二件紫色禮服再出來時我笑得很大聲,馬上sms給sheila說,her gawn is a disaster。

很想逃離現場,怕她壓軸演唱的《I Will Always Love You》,徹底破壞我以前的美好記憶,但不現場聽一聽又不甘心。她唱了,只熟悉這首歌的一朵雲不禁哀嚎說,她 終 於 明白我和lck先前的痛心疾首。

這是一場世紀大災難。不自愛的人當然該罵。但她決定重新開始了,我希望再次給她時間和機會。但我有個建議,她以後還是改唱中低音算了。好嗎?好嗎?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