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學友一起吹吹風

 


張學友去年9月在大馬開唱時,我因為遠遊而錯過了這場精彩絕倫的演唱會。2008年1月18日。電台點唱節目宣揚說,今天是周杰倫的生日。我只知道,今天本人有忙。要和兩代歌神有個交集。


張學友雲頂演唱會是我毛遂自荐要去的。明明在生病,明明要趕電視節目,自己卻無所謂,之前連續兩天開ot把東西趕出來,連紅盒子的傳媒之夜也不去就是了。怎知last minute附送一個許冠杰電訪。walao。要多寫一條稿。有點懊惱。但後來阿Q的想,一天內有緣和SAM伯伯和學友哥有個短暫的交集也不錯。


我喉嚨痛,沒錯。偏偏學友魅力無法擋,讓我情不自禁在演唱會上唱足3小時,而且是邊唱邊咳的那種。安哥時的《非常夏日》還HIGH得站起來跳舞,腦海閃過去年年宴前和一班同事唱K,他們點唱這首歌曲時跳得很瘋的畫面。


張學友演唱寫給梅艷芳的《給朋友》時,第一段感性的口白已讓我眼泛淚光。第二段口白時我已忍不住擦眼淚。真佩服他怎麼可以都不哭。 我第一次發現《和好不如初》原來這麼好聽。他唱《一路上有你》時,我和咸蛋哼唱的卻是廣東版的《分手總要在雨天》。聽古巨基在演唱會上唱《暗戀你》時,我心想何時才能現場聽學友哥唱一遍,沒想到這刻馬上就實現。看他演出的音樂劇,我覺得《男人本該妒忌、你是愛我的、命運曲》等曲目唱得真棒,讓我想起某年在上海探班《如果.愛》的畫面。都是珍貴難忘的回憶啊!


本來要在雲頂買川貝琵琶膏,結果有貴。作罷。我下山才買。看完演唱會後頭腦一片空白,很好看很好看真的超好看但該怎樣把它化為文字呢?凌晨三時許辛苦把稿嘔完電郵回公司,本該倒頭就睡畢竟明早十時坐巴士下山後還要上班一整天,偏偏犯賤忍不住滿腔熱血所以要來寫部落格。


哎喲,病情加劇也是自找的嘛,但我慶幸自己這天上來雲頂和學友一起吹吹風。   


 


 

佛羅倫斯落難記

從威尼斯到佛羅倫斯的那段路程,我其實沒有好心情。也許是直通佛羅倫斯的火車不開了,也許是在bologna轉車時,為了確定火車班次而詢問的那位工作人員語氣超差讓我忍不住爆粗;更也許是火車上那位和我們同一車廂卻超級“活躍”的老太太讓我很不耐煩,唯一開心的就是火車內像電影《哈利波特》載學生到霍格華茲魔法學校的車廂,讓我雀躍了一下下。


因為在佛羅倫斯想“出走”的地方太多,我們希望在佛羅倫斯的行程比較有彈性,所以選擇了不預定住宿。但我們算漏了一筆,就是在佛羅倫斯所住的那3天晚上,剛好是weekend、恐怖的weekend!結果,按址上門去找之前網上所抄下的旅舍時,不但全部已經客滿,而且walk in價格還比我們在網上看到價格貴了一大截。oh no!


無計可施之下,我們到回車站打算一家家旅館去打電話,確定有房間了再尋去,結果有位意大利女士來招生意,一晚60歐元,比我們遇到那對香港夫妻講的100歐便宜,雖然心動,但地點有遠(要過橋)交通不方便所以我們遲疑,後來另一位年輕帥哥(長得像gareth gates)來招生意,地點在聖母百花大教堂附近。因為又累又倦,我們決定跟他走。他見我又背又拖,好心要為我拖行李。拜託,拖行李我可以自己來,然後壞心腸的把很重的背包丟給他。


回到飯店辦手續,對方也只能讓我們住一個晚上,因為週末及周日有66人的學生團入住。餓到要命的我們到附近閒逛吃了好吃的kebab,然後找internet cafe抄下一切有可能讓我們入住的旅舍資料。晚上回到飯店,開了在威尼斯買了但未喝的啤酒當“涼茶”喝,看電視上播放mika的演唱會,聽著快樂的旋律心情仿似好轉。


我們在第二天邊遊百花大教堂邊留意找公共電話,一家家打電話去問,最後青年旅舍還有床位,我們放心了然後漫步到烏茲菲美術館外看了複製的大衛像,在老橋(Ponte Vecchio)附近見證一場熱鬧喧嘩的反濫殺動物大遊行後,我又再買雪糕吃。傍晚搭巴士過橋到了在山區空氣清新但有夠遠的青年旅舍,登記入住後走下山買雞肉茄子和有氣礦泉水當晚餐。吃飽了精神滿滿啊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快樂事蹟:


買了很久的《翡冷翠之戀》vcd一直沒看,但我還是到了翡冷翠(從意大利文Firenze直譯,英語是Florence佛羅倫斯)。很多人都會選擇攀爬聖母百花大教堂的463級石梯至教堂圓頂,俯瞰全市景色,我和友人卻誤打誤撞,登上百花大教堂旁邊82公尺的喬托鐘塔(Campanile di Giotto),從那里側看聖母百花大教堂。(竹野內豐和陳慧琳演出的《冷靜與熱情之間》,就約在百花大教堂的圓頂上相見。)喬托鐘塔內的大鐘,讓我不自禁想起巴黎聖母院,只不過這里沒有“鐘樓駝俠”而已!


在偌大的露天市政廣場(Plazza della Signoria),盡是文藝復興式樣的大理石雕像複製品,讓我開心的把米開朗基羅的“大衛像”拍了又拍。廣場附近就是有名的烏菲茲美術館(Uffizi Gallery),人龍太長,我們沒花錢進去看這文藝復興的藝術殿堂,看得最開心的是,反而是館外模仿名人然後討賞錢的“街頭藝術者”。我從遠處偷拍愛神邱比特,沒想到卻被眼尖的他發現,招手要我去給錢。我硬著頭皮從口袋里心痛的掏出歐幣走向他,熱情的他卻摟著我,臉貼臉和我親密合照,旁人看了都在笑。雖然當時我的臉很紅,但看回當時的合照,卻覺得這是蠻特殊的回憶。

羅馬假期

 


我至今仍不知該如何形容我的羅馬假期,赤足夜遊感冒甚至流鼻血都很難忘,當時只覺自己多災多難,如今回想卻覺得這是非常難得的記憶。後來向小游借了柯德莉夏萍主演的《羅馬假期》dvd,從一個個電影里的知名景點中重溫我的羅馬記憶,若我遺憾羅馬後半部記憶的相片全數歸零,那我應該期許自己拋在許願池的硬幣產生效應,讓我日後有重遊羅馬的一天。


到達羅馬的第一天下午,抗拒不了鼻端咖哩香的誘惑,和LY忍不住在印度街吃了好吃的咖哩飯當“下午茶”,也勿管全哥的豐盛晚餐其實在等待我們。第一天的夜遊是四人行,和阿座、冷一起往梵諦崗朝聖,然後往聖天使堡走去。阿座經過差點被搶相機的案發現場,還把案情重演了一遍。 


我和LY第二天在羅馬競技場、古羅馬市集和威尼斯廣場就混了一整天,冷說羅馬很小,我們心想,不小不小,羅馬大得很,單是3個景點就花了我們一整天哩!九月的羅馬艷陽依然高照,於是我和LY到127年雪糕老店報到,大口大口的吃雪糕消暑。這天的夜遊成了六人行,仇老師和Reanne加入行列。西班牙廣場許願池還有羅馬競技場留下我們夜遊的足跡,我的左邊拖鞋在這時報效,我赤著左足在晚上的羅馬街頭行走,為了替明天就回瑞典的冷送行,半夜三更仍往雪糕老店吃多一次雪糕。為了明天想睡晚一點,LY向全哥求情希望他明天別“叫床”,結果換來全哥的一頓嘮叨。


我在第三天被病菌宣告入侵,那天從Piazza del Popolo、許願池、西班牙廣場、萬神殿到Piazza Navona(擁有知名的四河噴泉)。印象最深刻的竟是Piazza Navona那些扮成名人塑像然後討賞錢的街頭藝術者。前一天在古羅馬市集外,一位行人意外撞倒“埃及妖后”討錢的罐子,我和LY在那刻,才發現那是真人。看到那位行人搔頭恍然的模樣,我和遠處的LY笑彎了腰。沒想到換了空間時間,在這里又“偶遇”埃及妖后,不過她在這里的競爭者較多,包括差利卓別靈、紐約自由女神像、還有一位把自己全身油成軍綠色的阿兵哥。我和LY說,扮自由女神像好累哦,手臂舉那麼久一定超酸的。讓我有衝動去合照的是帥氣阿兵哥,偶爾會俏皮眨眼,時而單眼舉槍,帥帥帥。不過最後還是沒啦!不然相片後來還是會不見的。(因為在布拉格掉相機。)


第四天一早就去梵諦崗,在這沒有邊界、沒有海關、世界最小的國家,為自己寄了明信片。看了聖彼得大教堂後,排了好久好久的隊,才終於進入梵諦崗博物館,館里西斯汀教堂米開朗基羅的《創世紀》和
《最後的審判》壁畫,讓人嘆為觀止。由於我和LY要看的東西不同,所以分頭走。獨行時,老是拜託其
他遊客幫我拍照,和LY會合後,在關館前硬是多走了一趟,把想拍的相片都拍齊。算起來,門票花得很值得嘛!(只可惜這些相片後來盡數泡湯。)走出梵諦崗後,我在離開意大利的前一天,才終於吃了自己在意大利的首盤意大利面,過後漫步到聖天使堡,坐上巴士亂逛後,就回到全哥那里。在羅馬的最後一個晚上,沒有夜遊,為收拾行李而煩。


離開羅馬飛布拉格的那個早上,特地去逛菜市場,沒想到竟然流了鼻血。忘了自己已有多久沒流鼻血,滴在羅馬街頭的鼻血,格外鮮紅難忘。

我2007年的喜樂與哀愁

2007年,家中客廳的擺設品,多了一座刻上Best Dad的奧斯卡金像獎,還有一座代表威尼斯影展最高榮譽的小巧版仿製金獅獎座。前者印記了我對老爸猝逝的掛念,後者則是我出走到歐洲的紀念。

2007年是個難忘的年份,爸爸突然撒手人寰,在“自我封閉”一段時間後,出走到吳哥窟的一趟苦行之旅,讓我感覺人是如此渺小、生命是如此的脆弱。然後,在九月風起的季節,毅然拿起了背包出走,開始我人生中第一次的歐洲自助旅行。

爸爸在大年十三的離開,是最讓我措手不及的痛。到洛杉磯公幹多次卻始終沒買下任何紀念品的我,這次在好萊塢一看到刻上Best Dad字眼的仿製金像獎,就毫不猶豫的買下。而飛到威尼斯那天,其實是威尼斯影展落幕的第三天。雖沒能在麗都島上感受影展舉行期間的熱潮,卻也感受了曲終人散的氛圍。今年,李安憑《色,戒》再摘金獅獎,我想起李安在拍片遇挫一度走不下去時,是李爸爸鼓勵的話語支撐了他,看到商店出售仿製的小小金獅獎座,再貴我也得掏腰包買下。

說來湊巧,今年的“心靈出走”,恰恰都和世界七大奇觀扯上關係。名列榜首的北京長城儘管壯觀,但我依然心系“不幸落榜”的柬埔寨吳哥窟。自助旅行後到了一趟羅馬圓形競技場,我又心想,吳哥窟哪里遜色了?

我內心的一把尺,敵不了世俗的價值,或許,我必須學會Let Go,撒手我所有的傷痛。


以上是投稿被登出來的文章。事實上,我2007年的記憶不只這些。

喜:去做激光手術,還了自己一個清楚的視力。如願去了一趟柬埔寨,圓了自己多年來的夢想。開了多年空頭支票的歐洲自助旅行,也終於成行。旅途上遇見很多很精彩的人,原來大家都這麼努力的生活,然後認真的玩樂。相識20年的老友嫁雞隨雞去了怡保,雖然捨不得她,但也祝福她有美好新生活。還有,美蘭和YOYO都在今年升任媽媽,東來也當了爸爸,大家都要幸福嘛!

怒:在布拉格不見了包包,結果相機(我羅馬和布拉格的相片)、手機和一路寫下來的手記全都不見了,讓我好氣好氣。為了這次豁出去的歐洲旅行,我這卡奴欠債更嚴重了。另外還要怪自己的不自律,知道自己第二天休息就每每放縱自己,搞到凌晨四五點才睡,第二天總是睡到下午1時才甘願起床,哪天黑眼圈都跑出來了還真是活該。還有,回來都四個月了,歐洲遊記(威尼斯和佛羅倫斯)還沒寫,真該打屁股。有次明明病到厲害,卻貪戀和朋友相處的時光,晚餐硬是貪吃的嚼了整隻燒螃蟹,同事們質疑我做過什麼為何病情加劇,我都不敢吭聲怕被罵呢!當然少不了那苦苦和我糾纏的脂肪和體重,哎喲,我2007年的怒還挺多的嘛。

哀:我2007年的哀傷只有那麼一個,就是老爸的離開。和媽媽16年前一樣,因高血壓在睡夢中猝逝,但這或許也是一種幸運吧!我笑對姐姐說,我們這樣算是孤兒嗎?這麼老的孤兒,光想也覺得眼淚可以笑到掉出來。

樂:今年因為白事的關係,一再推辭出外公幹,最終只去了洛杉磯、北京和東京。洛杉磯之行有幸再訪周潤發,還送他鎖匙圈當生日禮物。北京的行程,則當好漢去了一趟長城。東京之行看不成雪,卻也近距離觀賞東京鐵塔。最大的收穫是在歐洲的自助旅行中更了解自己,還意外的瘦了3公斤。

2008年展望?我其實沒敢多想。快點擺脫卡奴的生涯吧。很想換車但怕自己沒本事供。自己去玩的行程也只訂了越南河內,其他的都不敢多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