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俠萬歲萬萬歲

 


我很喜歡周董。因為他很屌。歌寫得好,唱歌有特色。導演mv的功力比“黃綠紅”強,導演的電影處女作也讓我哇一聲。最重要的是我覺得他很孝順。而且對媒體的真誠態度十年如一日(狗仔隊除外)。


某次他接受訪問時問起大馬有什麼地方值得逛。我說中央藝術坊,後來他真的去了。看他演《頭文字D》有驚喜,羨慕他認了黃秋生做乾爹。他說,自己很乖,陳冠希比較不乖,所以黃秋生很少罵他。多年以後,證實了陳冠希真的很不乖。


某次去新加坡訪他問起他在中國登台從台上掉下來的事,他馬上作出很糗的表情求饒。訪完後說期待他九月的新專輯,結果他的新專輯十一月才出來而且叫《牛仔很忙》。(幸好,我還以為他會繼‘《十一月的蕭邦》後叫什麼《十一月的XXX》呢! ) 


他三次來馬開唱,我都有看。然後每次都哇一聲。雖然有人說這次演唱會沒上次這麼好看,但我看到他彈古箏玩扯鈴還有打鼓,就覺得他一直力求創新。當然我覺得《功夫灌籃》拍得有濫,但每次一聽到《周大俠》還是很高興。(至少比《7仔》好聽。)


演唱會上我最愛的歌曲前三名:《夜的第七章》、《聽媽媽的話》、《最長的電影》。(只可惜他沒唱我很愛的《蒲公英的約定》。)


“周大俠”來馬開唱不賣豆腐,卻賣18般武藝!除了慣常的鋼琴、雙截棍等伎倆,大跳牛仔舞、殭屍舞、國標舞還不夠,更“耍狠”來段Beat-Box、扯鈴、古箏和打鼓。如果這些還不夠瞧的話,加送在《滿城盡帶黃金甲》演他老爸的周潤發配合《聽媽媽的話》搖頭晃腦,“歌神”張學友也獻唱一段,勢必讓你目不暇給,看得很忙!


演唱會上最大的驚喜,不是周杰倫一共換了9套衣服,不是2次安哥、也不是他一再把扯鈴繩子、雙截棍等“小禮物”拋下台,而是他在演唱會臨時加唱掀起全場高潮的《周大俠》。周杰倫導演的電影處女作《不能說的.秘密》看不夠的話,且看他現場加彈電影里可穿梭時空的《Secret》琴譜,並和宇豪重現斗琴“四手聯彈”的精彩一幕。


周杰倫話也許不多,但也有逗樂大家的時候。看到台下歌迷會的朋友穿上“制服”,還會“撒嬌”說,“為什麼不給我一件?”南拳媽媽的彈頭大秀Beat-Box(節奏口技)時,周杰倫吐槽說,“只有不懂樂器的人才學Beat-Box。”彈頭挑戰要他也來一段時,杰倫小秀一段,結果讓台下歌迷尖叫不已。


周杰倫聽到自己的《忍者》被彈頭等人批評少了點“味道”時,忍不住“恐嚇”他們說,“小心我的歌迷把熒光棒丟上台。”當聽到“改編版”的《忍者》唱出新味道時,又忍不住技癢,現場吉他彈唱未經綵排的鄧麗君經典歌曲《你怎麼說》,還意圖“騙台下掌聲”說道,“唱得ok吧?唱這首歌時咬字比較清楚,接下來這首(指《雙截棍》)就不清楚了。哈!”





 

風雨同路?no!我寧願不要下雨

很久沒試過淋雨淋到這麼狼狽了。果然,每次去“鬼死這麼遠”的setia alam都沒有美好回憶。


當雨勢沒有很大時,我對一朵雲說,兩個病人全程撐傘看my chemical romance的情景仍歷歷在目。結果這場光良的慈善工地秀更誇張,除了披黑色垃圾袋防水,還加撐雨傘。一朵雲和咸蛋披垃圾袋的感覺很像巫婆被我們拍了照,阿靚在雨勢最大的時候出現,叫她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後來我們下半身都濕透實在受不了就索性站起來 ,然後乾脆躲到台上去,又一起擠去後台舞蹈員的帳蓬。 


光良出現清唱幾句後,也擠來後台接受訪問好讓我們交差。我們要求他和舞蹈員合照攤開手掌作無奈狀,下一秒又要求他們做開心賀年狀,很搞笑。一班記者在年初十淋得如此狼狽,起哄說要和光良合照紀念這難得的一刻。做什麼表情呢?笑也不是,哭也不是。


工作完畢,大家一起逃離現場,但地上的黃泥濘太恐怖。看到一朵雲甩鞋。尖叫。自己的涼鞋陷進泥濘里。尖叫。製造噪音!載我們的工作人員很搞笑,我們在冷風中亂笑一通。心里想著快點回去喝杯熱飲快點打稿然後回家洗澡而且千萬不要生病。


 

我的新年,年初三才開始

 

新年前是一連串的忙碌,趕電視節目及新年特稿趕到金晴火眼,當中穿插職場上的風波、對一位好友的擔心,還有家里的煩心事。情緒儘管有低潮期,但我告訴自己,我已經nothing to lose,所以還是很阿Q的,適時做點會讓自己開心的事,調適心情,迎接鼠年的到來。

我總是覺得,我的新年是從年初三才開始的。因為除夕和年初二都得上班,年初三才開始放新年假。本來初九才開工,說好初八載朋友去搭巴士後,我就自己去泡電影院,看sweeney todd、elizabeth或eastern promises等電影,怎知主任初七打來電話,說國會宣佈解散,要我取消初八的假期回去上班。於是,我年初八的電影日被迫泡湯。本來年十一的假期也得取消,但我說那天非去孝恩園祭拜老爸不可,所以這假期實在動不得!

今年除夕下班後回家和阿姨(繼母)吃團年飯,由於今年只有我們兩人,所以冷清清。初一一整天都在泡電視,午覺也睡得特別香甜,大姐叫我去東禪寺湊熱鬧我也說懶不去。年初二開工等不到我的KFC午餐,晚上大姐二姐和三哥都回家吃飯,熱鬧無比。

年初三中午為二哥慶生,一班小瓜吃蛋糕吃得最是開心。晚上去TL家吃火鍋,一班中學老朋友的聚會顯得可貴,何況今年還多了TL的女兒加恩來報到,TL老婆SC說以後每年新年都訂個火鍋日吧,哈,主人家這麼盛意拳拳,我們也希望這約會能年年實現。通過電腦看LY其他歐遊的相片,相片太多我們笑說看得快睡著了。 

年初四先到CC家拜年順道看《星光同學會》,到uncle john吃了午餐後,再去BL新家坐並看看她的寶貝兒子。我一直很珍惜這段從中六至今的這段友情,3個女生更談得忘了時間。晚上到安邦二姐家過夜,二姐請吃日本餐,萬歲!

年初五的早餐是二姐煲的酸辣菜,超好吃的。中午的韓國餐約會,重新裝修的“樂園”人不多所以我們像包場一樣。愉快的相處中出現了兩句名言:“PUI口水”和“越老越索”,原諒我們被污染的華語啦但真的超好笑的。吃飽飽後就去看《長江七號》,幸好KW一早訂了票不然又是滿座看不成了。晚餐到梁雅但沒叫有名的釀豆腐和紙包雞,反而叫了我愛吃的豆腐羹。

初六一早去銀行後再和KF到谷中城進行秘密任務,逛了整個下午超累的,後來去KF家看報紙update娛樂圈最新消息。初七本來要去老人院和孤兒院,但主催人LL不得空所以改期。也好,初七人日我就乖乖在家休息追看日劇《偵探伽利略》!原以為初八可以快樂看電影初九才開工,怎知國會解散壞了我的如意算盤,面對高層凍結假期的決定,我只希望大選快來快走別影響到我的河內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