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山水潑墨畫里喝一杯越南咖啡

 



終於還是來到了河內,看不成水上木偶劇,在下龍灣成了“非法遊客”,雖然在船艙上等不到月光星辰也盼不到日出,但在擁有“海上桂林”美名的港灣醒來,就猶如置身山水畫里那樣詩情畫意。儘管我不太喝咖啡,在河內卻天天喝越南咖啡。而且幾乎每天都到還劍湖報到,以不同飲料用不同的姿態觀賞這擁有歷史典故的湖。是的,我必須承認我很喜歡這五天四夜在河內的休閒蹓躂時光,特地是擁有36條擁有不同特色的老街,會讓人走著走著忘了時光。


去年九月人在威尼斯時,咸蛋就傳簡訊問我要不要今年三月去河內。去吧去吧。畢竟去年的柬埔寨五人行玩得那麼愉快。後來只有兩人成行,旁人擔心我們這對冤家在旅程中會不會吵架。放心,回來了回來了,沒吵架啦。相對無言有時,享有了片刻寧靜,哈哈!


第一天:與水上木偶劇擦肩


一到步就先喝杯越南咖啡,然後往還劍湖走去。要買水上木偶劇的票前,隨口問一檔the north face背包的價錢,打算最後一天才來買,但對方以為我們不滿意usd40的開價,一再壓低價錢最後買2個以usd50成交,讓我有點傻眼。星期一中午去買水上木偶劇的票,但星期五晚上以前的門票全都賣光,很誇張吧!


傳說越南的黎太祖曾獲神劍之助,擊退明朝大軍侵略,戰後他遊湖,忽見一隻大龜浮出水面向他索劍,所以取名為還劍湖。玉山祠內供奉著關帝。龜塔則在湖中的龜丘島上。繞湖走一圈,寄了一張明信片給自己,尋訪來自法國的fanny雪糕店,結果走到河內最時尚的地區之一:教堂區。如願吃了雪糕後,走路去don xuan market,結果經過公仔街、結婚街、衣服街、鞋街、金店街、畫廊街、墓碑街等,坐在路邊檔矮凳上吃粉,很有風味。電視節目有好看,不捨得睡。


ps。越南和大馬的時差是1小時,飛行時間約3小時。機場到老街區要1小時,搭德士大約12美金。這里多數用dong,1令吉等於5000dong。住旅店要付10%政府稅?這是我第一次聽到。摩哆真的很多,我發現自己好像都不會過馬路了,後來還要司機特地走來對街牽我過馬路。有瘀囉!  


第二天:我是曬不成月光的非法遊客(景點:下龍灣)


下龍灣是我最期待的行程,因為很響往在中式帆船上過夜,在船頂曬月光,甚至是早起看日出。但我竟然做了最糊塗的一件事,差點讓整個行程泡湯。那就是,我竟然忘了帶護照出海!


收拾簡單行李出海時,沒想過要帶護照。坐了3小時的車到Halong後,當地領隊向我討護照時,我晴天霹靂。同行一位英國光頭男教師和我一樣失策,我們不禁抱怨怎麼沒人提點我們這點?女領隊本來說要換我們晚上去坐酒店,幸好最後她選擇“隻眼開隻眼閉”讓我們過關,不然我一定哭死。同行的韓國女旅客eunhee,明明在船上和我們一起吃午餐,後來卻因簽證問題,沒得睡船上,被迫回陸地坐酒店。相比之下,我還是幸運多了。


下龍灣由1600多個小島組成,獨特海景被喻為“海上桂林”,1994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去欣賞當中最有名的天宮洞,每個鐘乳石只要發揮點想像力,都是個美麗傳說。這洞1904年被法國人發現,刻下名字和年月日就回國,直到1994年越南老漁夫上島割草,才再發現這洞。同行的比利時胡子男生tom貼心為我和咸蛋拍合照,我們笑說,Tom In The Cruise,就變成了Tom Cruise。


我們在“山水潑畫”里拍照拍得不亦樂乎,房號巧合的也是202號。在船艙上聽花兒樂隊的《花》及張學友《如果愛》,特別有感覺。我們是船上“唯二”的亞洲遊客,鬼佬們喝啤酒喝得盡興,我們仍是Coffee & Tea。船上的越南員工知道我們來自馬來西亞,好像很高興似的,看來大馬和越南邦交很好嘛,還是得拜楊紫瓊剛往河內任交通大使所賜?


第三天:等不到日出但我在海上喝咖啡


早上5時爬起來看日出,但天色漸漸泛白,就是沒見一整粒太陽爬上來,一如我們昨晚見不著月亮和星星的蹤影,有的全是白霧一片。春天的河內很冷很冷,我們在船艙上做運動驅寒,獨行的美國女旅客則拿著厚厚的被單上來,包成一團睡在涼椅上等日出。


下起紛紛細雨來了。吃完早餐後,比利時兄弟去kayak,我們則回房間瑟縮在被窩里小睡。由於昨晚被隔壁的做愛聲干擾,所以今早執意要找看是哪一對?隔壁房間的洗臉盆被弄壞,他們要六尺男matthew賠錢,他不認,結果護照被扣,最後他乖乖付30美金。回河內的車程被“丟來丟去”,後來同車的3位馬新樂齡女士怨氣比我們更重,因為她們一共被“丟”了4次。


晚上在傳統越南餐廳用餐,店員免費招待越南茶,喝得很滿意,心甘情願給小費。不想亂花錢,但還是在老街買了價廉物美的美國劇集dvd,買得很高興。再繞湖走,只見一班女士們跳健身舞,我們在湖邊的hapro露天咖啡座吃apple pie喝咖啡,其實我晚上喝咖啡會睡不著,但氛圍太迷人,不叫咖啡喝就好像感覺不對。很想找熱騰騰的烤蕃薯吃,但就是找不著。回酒店上網及看電視,這是第七季啟播以來我第一次最正式的看american idol,沒想到地點竟在河內。評審大讚david cook,而All-4-One看好的冠軍人選今晚表現爾爾,才17歲的少年郎啊。  


ps。在船上把《笑忘書》看完,我喜歡這句“想要憶起往事的人不該在原地不動,往事散落在遼闊的世界里,必須到各地去旅行,把往事從隱蔽之處挖掘出來。”


第四天:居高臨下再看還劍湖 (景點:胡志明陵、巴亭廣場、主席府、胡志明故居、獨柱寺、西湖、鎮國寺、監牢博物館、文廟)


參觀胡志明陵墓真的很嚴格,水、手機和相機一律不能帶進去。我們問,為什麼胡志明不葬在胡志明市,後來同行的澳洲遊客ben問我們有關這越南名人身後事的意見,遺體每3個月都要“處理”保持栩栩如生又何耐?在美國唸書的大馬tank男說,這或許不是他的本意吧,只是政府要這麼做。想想也是,看他只住了4個月的豪華主席府就說不,寧願搬去樸實的胡志明故居就知道。


獨柱寺也有個美麗的傳說,黎太祖年老無子,夢見觀音菩薩送他男嬰,後來生下的男孩竟與夢中男嬰一模一樣。1954年法軍撤退時炸了原寺,如今的獨柱寺是1955年依原樣重建。去西湖看鎮國寺,據說是越南的第一座寺廟。最吸引我的是Hoa Lo Prison博物館,看後對越南革命和越戰很有興趣。克林頓在2000年曾訪越南,他也是第一位正式外交訪越南的美國總統。文廟供奉孔子,也是越南第一間大學,內有82塊進士碑,因為古色古香,所以也拍了不少照片。


坐三輪車去法國區的歌劇院,在希爾頓酒店上個高貴的廁所,後來又回湖邊另一側的Highland Cafe居高臨下,看湖景喝下午茶,再花12美金做全身按摩。晚餐意猶未盡再叫越南酸湯喝,回旅館洗澡上網收拾行李後,不甘寂寞的再往外跑吃green mango salad喝watermelon yogurt shake,享受在河內的最後一夜。


第五天:再見河內


我總會在回程那天面臨情緒低潮。這次也不例外。河內機場只有一千零一間餐廳,吃了有貴又抽15%稅的早餐,建議大家不如上飛機吃air asia餐點更好。終於終於回到馬來西亞了,32度高溫,和春天的河內相差了10度哩。晚上聽河內買回來的damien rice唱《9 Crimes》,我想我這次僅有的“一宗罪”,就是沒充裕時間去車程10小時、海拔1650米的sapa,下次再訪河內也不知是什麼時候,但很享受河內在三月天給了我一段如此悠閒的咖啡時光。

去黃大仙求簽

 


我今年最期待的其實是到台灣去,結果迎來的卻是香港公幹之旅。本來星期二去星期三回,我心想
怎麼有這麼苦命的工,你以為是雲頂兩天一夜咩?幸好後來兩天變三天,撫平我心中的痛。


最後一次到香港是2006年8月,那時一朵雲、一粒和美女公關都是第一次到東方之珠,四個女生腳毛
留在太平山、淺水灣、蘭桂坊、星光大道等地,吃得玩得盡興。期間,一朵雲再訪香港兩次,事隔兩
年,我今年終於有機會再訪香港,雖然我最想去的還是台灣。


在飛機上看了我在電影院錯過的《Eastern Promises》,有好看,但一些情節讓我有點不好意思,而且也怕旁人瞄到。我認,我俗辣。機場快鐵有四人套票,港幣220,還不錯哩。放下行李就去花園街。去“香港仔魚蛋粉”餐廳用餐,但誰也沒叫魚蛋。


我告訴自己這次不要敗家。最好只買大衣、買長筒鞋(BOOT),還有去屈臣氏買保濕面膜。其他的免談。結果咧結果咧,BOOT一發不可收拾的買了三雙。


第二天睡醒吃早餐先確保酒店上得到網晚上可以傳稿,然後去黃大仙求簽。多年前黃大仙廟宇得在出了地鐵後走上一段還待裝修的長路,今時不同往日,一出站就是裝修得美倫美奐的黃大仙。爽。


求今年運程。結果我和一朵雲的結論是,少說話多做事。


去“榮華”吃午餐享用了很讚的紅豆冰,然後叫德士往日航酒店,準備開工。從手提電腦看《江山美人》的
製作過程,看香港有線電視SET東西準備做電視訪問。黎先生先到。陳小姐後來才來。他們用廣東話
接受訪問,我們坐得有遠,聽來有一段沒一段。


我們和寶島平面媒體一起做訪問,唯一可選用的語言,當然只有華語。陳小姐有冷,做完電視訪問後馬上披上外套,寶島媒體說她穿外套不好看,強力要求她脫外套拍照。我心想,我們穿大衣都已經很冷了,怎麼不體恤一下穿得單薄的陳小姐呢?


為了怕問題搶不過人,我第一個發問,但“嚴挑劇本”被我講成“劇本挑得很嚴”,黎先生聽成“有遠”。我有瘀囉!他的答案太長,我忍不住插問題,結果被數落“你讓我先答完。這是原則問題。”ALAMAK,我真的有瘀囉。


一朵雲很想問舒淇欲照問題,寶島人卻先婉轉問了。黎先生也答了。好,讓這訪問有新聞點不乏看頭。


訪問結束,買了很重的雜誌後走回酒店放東西,然後去加連威老道朝聖。我終於在路邊檔吃了好吃的魷魚,後來還篤了一串咖哩魚蛋。我叫了奇怪的五果汁,什麼苦瓜加西芹加青椒,我知道很補但有點難喝,一直到晚上那味道還在我喉間,久久不散。


本來我一件衣服都沒買到,想想下,覺得起碼買一件才對得起自己吧。回酒店要打稿,後來肚子有點餓,結果晚上九點多跑去外面吃粉,打稿到十二點多BARU收拾行李。


第三天6.30am出發去機場,吃“大快活”。回程沒有個人電視熒幕,沒得選自己要看的電影。SIGH。

心是熱的

2008年3月8日,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投票(拜託不要罵我)!在三八婦女節這一天,參與大馬
這場讓人激動不已的政治海嘯,這是一場人民的勝利,沒想到我在有生之年,竟有幸見證全國人民有效
發揮手中選票的力量,創造了新的政治格局。

3月8日從雲頂採訪下來後,先直接驅車往沙登投票,再回公司繼續上班。放工後,和同事去“好地方”
吃素,回到報館,同事陸續報來讓人振奮的好消息。回到家,守住電視跟進大選成績,期間
陸續收到一些簡訊,凌晨2時許和YK通電話,互相交換有關大選的資訊。他說雪州政權易手,問我
家里可有存米?(要這樣咩?)事實證明,大馬人民是成熟的,沒有暴動。(雖然後來股市
大跌,但那是ANOTHER STORY)。

3月9日一起床,就先上網看新聞,午餐後到報攤買報紙,怎知全被一掃而空。晚上和朋友到“一杯
花茶”,說的談的都是大選。3月10日上班,出外採訪,所有碰頭的人開口閉口仍是大選,甚至還吵到
別人專訪曹先生,沒辦法,大家的情緒就是藏不住。而報館舉行的政治講座,林冠英、翁詩杰和吳立洋
雖然來不了,但演講班底蔡添強、黃朱強、郭素沁、蔡細歷和鄭丁賢各有各精彩,站足3個小時,腳酸
到要命,但聽君五席話,一切是值得的。

PS。熊玉生和查卡利亞的死,前者重於泰山,後者輕於鴻毛。若說蓋棺定論,那他們留給世人的,
絕對是截然不同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