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36小時,怎一個熱字了得?

 


我無法真確形容這趟飛曼谷的心情,只知道自己好久沒試過這麼熱這麼累。前年12月一個人孤孤單單飛曼谷時,我自得其樂有著玩樂的心情,拍了好多相片。這次我竟然連掏出相機的動力也沒有,最後只在片場拍了僅有的兩張相片。


這次很熱鬧,同行一共十一人。一到機場就吃了好吃的東炎湯和班蘭雞,喝了超好喝的木瓜汁。坐車往距離曼谷一小時車程的片場,烈日當空。香港記者約十六人,泰國記者整五十多人。中國和台灣各兩人,新加坡則只有那麼一個。我們在空蕩蕩的建築物里守候!分批輪流參觀片場,看到聶風和步驚雲對打,然後看到步驚雲被劈掛彩。


開鏡儀式,現場無風無雲,熱到要命。擠去拍聶風和步驚雲拜神的相片,但怎麼擠得過專業的香港攝影記者呢?輪流訪問一直沒有眉目,我們身上的汗已經流盡。跑去兩棟建築物之間的地方找椅子坐,讓站了老半天酸得要命的雙腿暫時歇息,幻想晚上去做腳底按摩的痛快。有人捧來一盤西瓜,我們這時感恩的說,突然發現西瓜原來這麼好吃。


本來大馬媒體有自己的訪問時間,最後卻得和中台新擠在一起做訪問,我們的問號來了。那要問華語還是廣東話呢?不想聽導演和風雲講蹩腳的普通話,但為了遷就他人又何耐?結果,彭順的華語訪問很無趣,訪到一半彭發出現,半數大馬記者擠去後面改用廣東話痛快發問。後來彭發被寶島記者問說這集故事和上集可有關連,彭發的華語沒有很夠用,我忍不住插口代答說這集是講聶雲入魔的故事啦!彭發索性全程改用廣東話作答,寶島朋友聽得很無趣(因為聽沒有),臉黑走人。


步驚雲來了,我們雖然問廣東話,他堅持全程答華語,有些答案太長,我和Michael忍不住一直插問問題。後來聶風出現,情況一樣,聽得好累。訪問終於結束,大家等車回市區,明明上了一輛van,結果說是導演的車,要大家全數下車。回去廠內找椅子坐,工作人員已經在收椅子。我們說,我們最早到,怎麼會是最遲回的呢?車子終於來了,但我和lee的行李在另一輛van還沒出現,只承諾等下會送去酒店。


一上車就睡死,終於check in飯店,已經曬脫一層皮的我雖然洗掉一身灰塵,卻沒衣服替換。晚上八時的晚餐,puiyee為了彌補大家辛苦一整天,叫了滿桌子的菜。飲料來的速度很慢,是一杯杯上的,上菜速度也如龜速,吃飽已是晚上十時的事,我們這時才終於往suam lum night bazaar走去。分頭逛街,說好午夜十二時集合,但太熱太累,十一點半我和SHARON就往集合地點,坐在椅子上等待。回程的德士上,我說,好久沒試過這麼熱這麼累了。某年到上海《如果.愛》探班雖然也等上一整天,但當時畢竟沒那麼熱,沒有如今這種幾近虛脫要中暑的感覺。


寫稿到凌晨四時,好像才躺下,手機鬧鐘已響,一眨眼竟已是早上十一時,梳洗後收拾行李,把同房的瑞雯叫醒,才發現手錶只是十時三十分。(大馬比曼谷快一小時),既然還有時間,我在大太陽底下在附近的IT MALL閒逛,在街上買鹽酥豬肉填肚子。我以為趕稿的自己和瑞雯是睡最少的人,原來Jessabelle等人因為被虫咬睡不著,sharon也被很差的隔音系統干擾,睡得比我更少。


坐上van車往機場時,我很高興自己要回馬來西亞了,徹底脫離曼谷這酷熱城市。車上播michael buble
的《home》,他唱,let me go home……,而那正是我的心情。


ps。帶去的書《追風箏的孩子》原封不動被我帶回來,它在曼谷瀟灑行走36小時,沒被我翻開過。
我在曼谷渴望追風,只可惜風卻止了步,讓我在熱浪中只顧著吐舌頭,像狗。

李連杰和celine dion

 


我很愛看頒獎典禮,今年的金像獎撞到難得來馬開唱的celine dion,儘管我和天后無緣,但在興奮見證李連杰拿影帝的同時,採訪天后演唱會的主席不忘現場傳音《My Heart Will Go On》給我聽。有warm囉!


一切從梁朝偉的開幕致詞開始。他說,今年的頒獎禮未必最豪華(因為大家身水身汗去籌錢),但卻最真誠。我認同這句話。


貼錢置裝又自嘲是花瓶主持人的鄭秀文,在她人來瘋清唱自己演繹過的電影主題曲時,我就決定為她加分。吳君如唸到一眾入圍人的名字時,唸到老公陳可辛的名字時特別大聲又故意走調,我就想像如果陳可辛得獎這位老婆將有怎樣的興奮表現?結果她高興得一直搓掌狂笑,給老公一個擁抱,後來老公致詞時她還感動到要哭了。


dodo更好笑,她怕sammi和君如“不對路”,所以決定加入主持陣容來“治衡”她們。3位美女在台上各有要支持的男主角人選。君如撐李連杰,dodo撐青雲,sammi左撐華仔右撐青雲。Eer!郭富城和任達華沒人撐哩?不用不用,他們都有model撐住。哇哈哈!


3位女司儀以猜拳決定誰撐的人拿男主角。吳君如猜贏了,李連杰卻不敢上台。後來上台了,說了一連串很真而且真的太真的話。雖然我不認識邵音音這號老牌艷星,但她拿最佳女配角獎時我真的有感動。蕭芳芳講了一段有關肥肥的事蹟,欣宜上台代領專業精神獎時,我也覺得很Touching。


我喜歡杜汶澤和曾志偉一起頒最佳男配角獎,原來最傷天害理的人才有資格拿最佳男配角。還有桂綸鎂和馮德倫一起頒獎。氣質美女在知道馮德倫原來沒得過最佳新人獎甚至新晉導演時,就搞笑的說自己被騙了。結果遭馮德倫爆料說,她一直問梁朝偉有沒有來,結果一見梁朝偉出場講話就尖叫。哎喲!桂美女的表現,mah不是我們一般俗女同樣會做的事?


溫拿四虎叫ginger bread man,因為他們是老薑。阿B笑說自己吹了兩小時的頭,只為了講一句對白,強仔問“哪我來做什麼?”向來少話講的他不禁被吐槽說,“來享受自然光。”有好笑。


我SMS給人在機場各自要飛的木子和小游報告成績。木子回報,在北京見到李連杰就可以恭喜他了。要去韓國搭地鐵找咖啡王子一號店的小游說,可惜古天樂沒拿最佳男配角。我也可惜張靜初沒拿最佳女主角呀,但我沒看過《姨媽的後現代生活》,這樣講恐怕對斯琴高娃不公平啦。


下午是和時間賽跑,接應celine dion新聞分秒必爭趕稿時,聽主席轉述就已感受到天后的人是多麼親切真誠沒有架子。主席第一次從演唱會打來電話讓我聽歌時,我也向她報告金像獎成績。她第二次打來時,我就走得遠遠的專心聽《My Heart Will Go On》。我想起以前愛這首歌時,電台A播完了我馬上又轉去電台B等這首歌的出現。如今電話傳真聽到現場半首,我也滿足了。


PS。晚餐本來是去好地方吃素,咸蛋隨口問說要不要改吃韓國餐喝點熱湯。哎喲,結果馬上就轉胎。小芬子。我鄙視你。

曹格──霧里看花

 


西裝領帶配搭牛仔褲看似矛盾個體,但曹格正是這樣的一個人!《Superwoman》唱到《Superman》讓大家記住他可以忽男忽女的高音;《Super Sunshine》傳達陽光和溫暖,希望將大愛的種子散播到大家心中。漸漸了解這行業的遊戲規則,卻仍有介懷的時候。希望戀愛開花結果,卻怕辜負了別人。曹格是矛盾的、複雜的,他並不“Super”,也是平常人一個。




印象中曹格有過一段叛逆期,但他表示自己和家人的關係其實一直很好,只是有陣子迷了路,不知道自己活在這地球上的意義。“我那陣子讓媽媽很難過,但找到自己後,我就很清楚知道自己想做什麼。”


“媽媽對我的期待一直都在。她一直很愛我。不管我好還是壞,叛逆還是聽話。我就算做錯什麼,她都會原諒我。我今天很想做大事,想幫助很多需要幫助的人,都是媽媽造就的。”


他形容自己和媽媽一樣感性,可以看到別人的難過和痛苦,為他們心酸落淚。那他最後一次哭是什麼時候?“3天前。原因?我忘了。我很愛哭,可以莫名其妙的,突然眼淚就來了。可以是寫e-mail時回想以前,就哭了。很開心的時候,也會感動到哭。”他表示哭對他來說是ok的,“以前我爸說什麼男人流血不流淚,我才不信。敢流淚的才是真男人!”


就因為他如此感性,才能寫出這麼多好歌吧?“我不知道。但每件事都有一個結果出來。有因和果,才能把你帶到另一個地方。今天我有小小的能力,所以我想幫助人;那是因,但果可能不在我身上。像今天我幫一個人,可能以後她的孫子會是總統。但如果今天我明明可以幫人,我卻沒幫,搞不好這總統就沒了。就像Pay It Forward,我一個人幫不到很多人,但如果結合大家的力量,一起把愛傳出去,成果就大了。”



曹格被拍到有了新對象(造型師吳速玲),他卻表示自己還在考慮要不要接受。問起他現在的愛情觀,他認真嚴肅表示,“現在的戀情,我都會以結婚為前提才交往。”


就因為這樣,他對現在的對象才需要考慮吧?“對!我以前從不會這麼想,我愛就愛了,什麼都敢敢衝。但我現在不希望浪費時間,
希望對方就是我以後結婚的對象。”那他希望自己多少歲結婚?“越快越好,但也需要有對的對象和緣分。”


話沒說完,他又再嘆氣。這是訪問中的N個嘆氣,問他為何一再嘆氣?有這麼無奈嗎?“沒啦。我就是這樣(苦笑)。我的個性比較極端,可以很high,也可以一下子很down,有時很溫柔,有時又很狠。”


他形容自己已比以前“平淡”,看得很開。“別人說你不好,那是應該的。如果我不夠好,我會繼續努力。但別人若說你好,That’s It,我會說謝謝,又再繼續努力。”他表示讓人不開心的,只有一個字“貪”!“我已經擁有很多了,所以我不貪心。”




大家眼中的曹格是炒作新聞高手,究竟他是順勢配合媒體呢?還是有其他原因?曹格明顯有些介意,然後舉例說,像陳冠希慾照事件,明明是媒體問他,他才回答,寫出來卻變成他“自爆”。“既然你問了,我就答啊,這沒什麼好躲的。而且,別人不敢認他們私下有拍過,但我敢作敢認,這有什麼問題?筆明明在他手里,為什麼要說我炒作?”


但從另一角度看來,他也明白了一個道理。“證明我今天已有小 小知名度,我講的話也有一點影響力,所以我想把一切轉化,利用自己的名字去做好事,所以才有想辦慈善演唱會的念頭。”



從《背叛》這首歌開始,曹格就和楊宗緯這名字“牽扯不清”!曹格聽了又再嘆息。他表示,“我很介意別人說楊宗緯捧紅曹格,好像唱片公司這幾年的努力全被謀殺掉了。我在海外頒獎禮拿了這麼多獎項,那些都不是東西嗎?那時候楊宗緯又在哪里呢?”


他表示自己明明不是小氣的人,媒體筆下卻寫成他借楊宗緯炒新聞。“我真的很無奈,到底大家想我怎樣呢?我後來問相熟的媒體朋友,但他們表示工作就是這樣。我了解後就OK,事情過了,做回自己就沒事了。”


說回在第一季《超級星光大道》決賽當評審,並和楊宗緯、蕭敬騰合唱《背叛》一事,他表示“有2個這麼棒的歌手視我為偶像,都買我唱片,希望和我合唱,為了音樂,我當然要去。但我後來學習到,理想和現實是兩回事,不見得每人都以音樂為優先。像他們(楊宗緯和蕭敬騰)向我邀歌,我都寫啊!這麼好的歌手要唱我寫的歌,我求之不得,還考慮什麼?新聞炒這麼大,把我罵得那麼慘,但根本不是他們的錯。這是整個行業的遊戲規則,我們藝人都沒事,都是朋友。”


他疼惜楊宗緯和蕭敬騰都是很棒的歌手,但卻紅得太快,壓力比他還大。“好歹我還有兩三年適應期,所以我會為他們感到辛苦。”他表示自己和楊宗緯通過電話,知道他累、對未來有些糢糊。“我只能叫他順其自然,畢竟不是每人有這機會,所以希望他好好把握。”



據知曹格將於5月舉行大型個人售票演唱會,如果能讓他邀請3位嘉賓,誰會是他的首選?他不假思索的說“劉德華!因為我很喜歡他。他是很厲害的人,是我們華人娛樂圈真正的Superman。”


第二位則是徐若瑄。“因為我身邊的朋友都想認識她。哈!然後我們可以合唱我為她寫的《I Still Believe》。第三位是卓文萱。為什麼?因為她的經理人迫我的。哈哈!我們的經理人是同一人嘛,所以這是被迫的。”


若有機會再請2位呢?“我會請側田,因為會蠻high的,大家可以看到2個瘋子,在舞台上一樣瘋。第五位呀?嗯……。誰啊?”他想了半晌,於是建議他要不要把媽媽擺上台?他反應很大的笑說,“比較難啦!她唱酬很貴耶,搞不好要我一棟房子!”



■後記


通過種種報道,只覺得曹格說話語不驚人死不休,堪稱是炒作新聞高手。把善於炒作的問題拋出去時,他有點介意的反問“為什麼你會這麼說?”和楊宗緯、蕭敬騰合唱《背叛》後引發的種種風波,儘管之前就被唱片公司告誡“可能會有的後果”,但他當時坦然表示,“就只是音樂而已啊!別想這麼多。”出來的結果,果然不如他預期,但他表示自己從沒後悔,只介意媒體下筆太重。訪問中,他嘆氣連連,別人筆下那很會聳動爆料的曹格,在我眼前漸漸“隱形”,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必須適應大環境卻又身不由己的音樂狂人。頓時我迷惘了,是曹格太“無辜”,還是我霧里看花,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