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狠狠的看了一場歌劇

 


雖然我對自己說,什麼都得省,但這次去倫敦,我卻放任自己看了一場票價28.75英磅的歌劇。


當年冬天到訪倫敦的印象仍歷歷在目,而這次是夏天造訪,第一天的陽光普照讓我覺得,一切真好。但第二天的細雨紛紛,反倒符合了我心中刻板的霧都印象。


第一天重遊london bridge和london eye,從不同角度和不同的氣候下看這兩個景點,心情溫暖了許多。第二天要看電影
和做訪問,累是因為大半時間都在等待。而且,日本記者這次意外成了我們的話題。


訪了男配角後,我們呆等整個小時仍未見女主角蹤影。不是這位南非美女的錯,而是平面和電子媒體搶人搶得很兇。後來,4位日本記者被安插進我們這組。他們原本有自己的時間訪charlize theron,但後來沒辦法,結果被迫分拆。


等了一小時多,我身邊的波蘭帥哥雜誌記者開始不耐煩(因為他約5小時後就要飛回波蘭,要趕飛機啦!)工作人員回報,女主角10分鐘後會進來。但後來改成是製片先進組,唯一的日本女士很緊張的往外跑,原來她是翻譯,所以得趕往別組“救”其他日本記者的“急”!    


我們訪問製片時,3個日本男記者很事不關己的坐著(因為他們只需要寫女主角)。等到女主角進場時,那3個日本男記者也從頭到尾不出聲,只由日本女翻譯代勞發問,讓我看得實在有點傻眼。(但我比較傻眼的其實是她拋出的問題。)


後來他們離席,我們繼續呆等導演的出現,另一組有個資深記者進來,和我們這組的比利時資深記者Ian“哈啦”,說日本記者在那邊問了有關食物和美腿等讓人傻眼的問題。哎呀!我們這里也不賴,因為日本朋友問了衣服、自殺率甚至顏色的問題。大家開始七嘴八舌,說可以原諒問題的weird,但比較難接受他們的問題too long,佔去我們14分鐘訪問的近半。


繼續等待,比利時、波蘭、西班牙和瑞士的男記者說起了歐洲杯,我聽得津津有味。西班牙記者說起已成功晉級的西班牙球隊時,驕傲的用了we這個字,Ian表示希望意大利踢出好成績,他表示純粹是自己的情意結,只因意大利摘下世界杯時他剛好人在羅馬,見識了整個城市的瘋狂。


訪問終於在下午4時30分左右結束,我搭上undergroun往South Kesington站走去,去看看Royal Albert Hall及Hyde Park一隅。然後,我去了Leicester Square,除了往theatreland朝聖,也意外發現這里原來是唐人街。在West End走得不亦樂乎,才發現原來《Hancock》在這里辦首映禮,人潮洶湧。


我比較高興是發現half price ticket booth,挑起我想看歌劇的慾望。一些熱映的歌劇票價沒得減半,我退而求其次問《The Sound  of Music》票價,竟然也要30英磅。我為自己做心理建設,我不是每次都有機會到倫敦甚至看歌劇。咬牙決定買票,但一問之下,地點卻很遠。我改問價格只要14英磅的《Love》歌劇,但原來地點更遠。


我問售票員,哪幾部歌劇就在附近公演?他一連串唸了幾個名字,我一聽到熟悉的《Chicago》就決定買票。好心的對方給了我地圖,教我怎樣往cambridge theatre走去,於是我再搭一趟underground往convent garden,走到劇院外坐在它外面的小roundabout坐住吃muffins充饑。我提早15分鐘進場,上廁所時發現大家拿的都是白色票,和我的半價黃色票不一樣。


原價52.50英磅的票價,原來坐在前面第十三排左側,感覺真的很不賴,我很興奮的在未開場前,要求右邊一對情侶幫我拍照留念。這次演出女主角roxie hart的是溜冰女王suzanne shaw,而且只情商演出6星期。我投入的隨音樂搖頭晃腦,不時開懷大笑。兩位女主角把世故艷俗演得絲絲入扣,現場指揮樂團的指揮家竟然也是戲的一部分,而演出市儈律師的光頭黑人非常有別於電影版richard gere的形象,但唱得演得真好呀!


中場休息時,旁邊同樣買半價票的澳洲女士主動和我攀談,她說《Les Miserables》是她的all time favourite,而《Mamma Mia》和《Dirty Dancing》都很讚!我說,我明天就回馬來西亞了,而我希望接下來有更多機會看歌劇。


第三天一早往機場走去,把機票和護照遞給漂亮的空姐check in時,她問going home?我笑得異常燦爛,對呀!我要回家了。才三天兩夜,我竟然已經開始想念大馬了。我覺得自己也開始很weird。


 


外一章。如果大馬的交通設施有倫敦一半方便,我很願意天天搭地鐵上班然後每天在車廂里看書,把書架里的書都消化完。回馬後第一件事是往郵政局拿rm625的回扣,然後去喝我在倫敦天天都很想念的辣湯。在飛機上看了《The Other Boleyn Girl》,才發現它竟然可以被稱為《Elizabeth》前傳,於是我當晚翻箱倒櫃把這部電影找出來看完,過後足足昏睡了13個小時。

現在幾點鐘?

 


錯過了韓國,換來一次倫敦之行。倫敦什麼都貴,所以我一點也不高興。凌晨三時半坐上飛機那一刻,我突然發現,我很久沒做長途飛行了。


這次帶的書,是朱西甯的《現在幾點鐘》。對呀!現在幾點鐘呢?飛了7個半小時到doha時,大馬時間是早上11點,但doha時間是清晨6時。轉機後再飛整8小時,doha是下午3時30分,但倫敦時間是下午1時30分。我想知道的是,大馬現在幾點鐘呢?


從doha轉機要入閘坐上飛往倫敦的班機時,遇到不怎麼讓人愉快的事。男職員A查護照問我how do u do?我累到要命,沒答他,只牽動嘴角笑。或許他認為我聽不懂英語,加上最近很多大馬女子被利用在歐洲運毒被捕,而且我現在的髮型和護照上的直髮一點都不像,所以我頓時成了可疑份子。


他把我叫到一邊去,要我拿大馬身分證給他。他看了以後,問我為什麼身分證的相片右頰有痣?我沒好氣的說,那是暗瘡。我順便加上我的駕照給他看,他又是看了很久,然後叫我把頭髮塞去耳後,讓他看耳型有何不同。


看了好半天,他叫職員B把我帶去另一個櫃台查護照的資料。我突然很想學九把刀在講座會上罵“幹”!我第一次去倫敦你可以懷疑我,但我已經是第二次了。如果在倫敦被盤問我認命,但walao耶你是doha轉機那邊的人罷了嘛,你理我這麼多?


職員C在查看我的護照進出境的資料,我看著一旁緊盯我的B,忍不住把往倫敦的電影邀請信和這次的hotel voucher搬出來,然後吐出我生平最討厭的那句對白,“I’m journalist。”剛跟B講完一輪,C又問我去倫敦做什麼?我不勝其煩的再答一次。


結果,順利過關。但我的心情已經糟透。坐在載我們上機的巴士上,我悶悶的坐在一角。這時,一位中東婦女抱著一位小男生上車,而小男生長得還有點像電影《追風箏的孩子》里的哈山。我馬上站起來,讓位給他們坐。看到那婦女對我連聲說謝謝,還有小男生的笑容,我突然感受到人性的光輝,壞心情一掃而空。


外一章。到酒店已是下午四時許,夏天的倫敦雖然只有二十度,所幸艷陽高照。夏天的倫敦日長夜短,感恩晚上八九時天色依然光亮。我閒逛到harrods時(這家百貨公司的太子爺和黛安娜王妃一起在巴黎車禍喪生),竟發現這家店星期一至六晚上8時就關門。真大牌。


後來我轉去Picadilly circus亂走,竟然有人(在倫敦出生的印裔青年)問我現在幾點鐘?我納悶指向身後大得讓人無法忽視的鐘說,八點三十分呀!我後來才發現他真正的目的是搭訕,他和我哈啦一堆後問我晚上要一起看歐洲杯嗎?我說沒興趣。他說,那我buy u a drink?讓我趕緊笑笑說bye bye。


現在幾點鐘?我現在上網才終於知道,倫敦的晚上10時37分,正是大馬的凌晨5時37分。


  


 


 


 


 


 

為eason喝釆

 


Eason第一次在雲頂開唱時,我人在北馬參加婚禮。他2006年來馬舉行Get A Life演唱會,我剛好到香港公幹。因為從沒看過這位新一代歌神的演唱會,我每次說起來都很扼腕。終於盼到他2008年的Moving On Stage演唱會,我卻不巧會在開唱日到韓國公幹。難道,我真的和他無緣?


非也非也!結果韓國公韓之旅臨時取消,讓我失望透頂因為不能實地到咖啡王子一號店走一遭,但一想到自己不會再錯過Eason後,就覺得這是最大的快樂和安慰。


見證過eason在訪問時的長氣和隨性,愛他的無數好歌且深深認同他是名符其實的k歌之王。但當我終於實實在在的坐在台下看他的演唱會,並一首首歌曲跟著哼唱時,心情還是很激動的。看他在大庭廣眾下擤鼻涕、看他學奧運選手跨欄式的狂奔到舞台另一側,看他掀起T恤露肚腩抗議,我們在台下快活的笑說“eason果然是傻的!”一些k歌,我左手寫字右手揮舞,手酸了還要問yoyo和小馬,這樣手臂會瘦吧?


坐在前面第一排,清楚看到eason的一舉一動,但卻為不時的煙花及特別效果心驚膽跳!《明年今日》白紙屑滿天飛時,我們自己玩得不亦樂乎。點唱環節時,我們喊到要命卻無法讓eason聽到我們的點唱曲。不理了,出奇招,ET把3首歌名寫在白紙上,派MS上前展示紙條。eason看到了,雖然最後只唱了《最佳損友》,但我們已經很心滿意足了。


最後一首歌,全場站起來揮舞雙手不捨演唱會就此結束。離場後,見到咸蛋、安之之等人,咸蛋再問我,《幸福摩天輪》上有什麼?我答“榴槤”,然後大家一起哼唱“天荒地老流連在摩天輪”。。。


 


隨性的陳奕迅在大馬演唱會上公然擤鼻涕、帶領全場歌迷一起“呻吟”!向來搞怪的他在二度安哥時,除了學奧運
選手跨欄式的狂奔到舞台另一側,台下歌迷點唱《King Kong》時,他更掀起T恤露肚腩抗議,“我現在這麼瘦,怎樣唱《King Kong》呀?”然後又想到要照顧大馬演唱會尺度,搞笑的扮“矜持”哎呀表示,“慘了!露肚臍可算是露一點呢?”


陳奕迅選於父親節前夕開唱,特地演唱《天下無雙》獻給天下父親,祝大家父親節快樂。雖然演唱會現場氣氛熱鬧,但Eason明顯不滿意貴賓區歌迷的表現,並故意作狀跌倒。他後來還搞笑表示,“你們在網站上看到我跌倒的畫面,其實我是玩的。雖然我有前科(指自己曾在台灣舞台摔下撞傷蛋蛋),但我有事的話,我的女兒怎麼辦啊?”展現他當爸爸後真情流露的一面。


■勁舞篇


Eason在這次演唱會上大展不同舞功,像快版的《K歌之王》就跳盡華爾滋、探戈甚至恰恰等不同國標舞,演唱《謝謝儂》時出現像熊貓(他最近為粵語版的《功夫熊貓》配音)的搞怪舞姿、演唱《瑪莉奧派對》時不僅倒立,還跳到躺在地上。他“運動”完後公然在台上擤鼻涕,還叫鏡頭不要Close-Up拍他,因為他的“鼻屎”很大塊!另外,他在演唱《閃》時和女舞蹈員親熱磨蹭,演唱《第5個現代化》時大跳手杖舞,在最後一首舞曲《演唱會》更來個劈腿的“一字馬”動作,擺明要和同一天在山上開唱的草蜢“嗆聲”。


■點唱篇


Eason獲知製作單位銀河娛樂捐贈演唱會入門票作為鼓勵善心人士的捐獻,特地在個唱中加插K歌金曲點唱環節,並在台上忍不住說道“你們今天真的很值得!”當歌迷點唱聲此起彼落,讓他聽不出個所以然時,還建議大家下次不妨帶“大聲公”來!當歌迷點唱《給愛麗絲》時,記不住歌詞的他只能清唱幾句,並為自己解圍表示“我的歌比麥當娜(Madonna)還多,所以記不完!”他演唱《幸福摩天輪》時一度忘詞傻笑,有歌迷出奇招把歌名寫在字條上,一連點唱《最佳損友》、《黑擇明》及《King Kong》3首歌,他先是扮被催場一副要“收工”的模樣,掀起肚腩說自己瘦了拒唱《King Kong》,後來成全歌迷演唱《最佳損友》,再帶來最後一首曲目《與我常在》,結束這場為時近3小時的演唱會。



《Eason’s Moving On Stage 9大馬演唱會》曲目:


白玫瑰、信心花舍、K歌之王、謝謝儂、瑪莉奧派對、路……一直都在、Lonely Christmas、兄妹、愛是懷疑、要你的、閃、Crying In The Party、全世界都失眠、我不好愛。浮誇、富士山下、淘汰、你的背包、不如這樣、明年今日、第5個現代化、演唱會、(安哥)夕陽無限好、粵語殘片、裙下之臣、葡萄成熟時、天下無雙、幸福摩天輪、單車、落花流水、最佳損友、與我常在


 


 

慢一點

 


最近在聽林宥嘉的新專輯,除了電台已經強打的《神秘嘉賓》和《伯樂》,也很喜歡《病態》喜歡《殘酷月光》喜歡《慢一點》。


《慢一點》比較符合我最近的心情。油起價了,報紙教說,開車速度55km/j最省油。只可惜這對我來說,是不可思議的一種速度。


油起價的前一天,我和朋友風花雪月,晚上去吃韓國餐,六個女人兩個墟,吵得可以,因為拍照的閃光燈,還被後面的uncle投訴。那個深夜,我把油缸填滿。根本沒想過第二天會風雲變色。


我只記得中國的六四運動是很慘烈的,沒想到2008年6月4日這天下午突然迎來汽油起價的消息。哀號四起的當兒,也馬上sms通知朋友,也有同事衝出去打油,再回來繼續上班 。


夜報出來了,標題是黑色的。我說,全國一起默哀吧。第二天的早報,標題變成了紅色。我說,是我們的心在淌血。


那天晚上十時開車回家,油站盡是滿滿的車龍。ly打來電話,要補充我早上問她但她來不及答我的資料。我說,油起價,冇心機。哪里也不想去了。  


星期四晚上到小小家吃火鍋,以“幹”掉她、我和雪儀在娛協賑災活動中投回來的紅酒。為了省油,“星光四女”實施共車計劃。


小小那號稱小小不敢叫太多人怕擠不進去的溫暖窩,熱鬧無比。火鍋派對像是哀悼萬物通膨的一場告別平價汽油晚宴。


 


 


 

感動


很久沒有聽歌聽到哭的經驗,那天在車上聽電台播放大馬一眾歌手錄唱的四川地震賑災《震動人心》,我莫名其妙的在聽到廣東饒舌的部分時,哭了。


512至今,除了自己捐錢,也常跑義款部幫朋友捐錢。531和601娛協在金河辦“愛 與我們同在  送暖到四川”賑災活動,我那天坐在台下採訪,看到淑勤姐拍賣《被遺忘的靈魂聲音》cd,我竟然舉手叫價110令吉,咸蛋見我這樣,建議我們合資把cd買下來,然後再把cd捐出去。她號召玲玲一起出資後,也舉手喊價130令吉。cd後來被一對父子以168令吉投得,但他們卻把整數200令吉投下義款箱,讓我突然覺得很感動。


稍後的曹格拍賣會,經紀合約和台灣金曲獎通行證一再喊出1萬令吉高價,讓我很是傻眼。他一口氣把口袋里的800令吉現金全掏出來捐了,又把身上的項鍊一並捐出,和早前daniel熱血自掏腰包捐2千500令吉一樣讓人振奮人心,去到後台,咸蛋和ultraman拍照,我欲向前時,原來曹格也瘋狂,讓他讓他,我遲點再拍也無所謂。


回家途中,把剛才捐20令吉所買的賑災歌曲ep一再播放。這一次,不再哭了,但內心滿是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