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靜的夜



在倫敦走路的時候,我一直哼唱林宥嘉那首《殘酷月光》,反覆吟唱歌詞中的“我一直都在流浪,可我不曾見過海洋……。”沒想到在生日前夕,我親耳聽到林宥嘉在我面前,演繹了這首歌。


我的生日前夕,大馬並不平靜。前一天在公司考完英語口試後,還留守電視看安華精彩的辯論油價,沒想到翌日他就被捕。因為如此,報紙必須早印,據傳警方擔心他的支持者會在警察總部示威而封路,結果5.30pm要去yoga的記者會,我和咸蛋4點就出門,而且還特地繞道而行,以免塞在路上變磨菇。做完簽唱會以後,回家看了9.30pm的華語新聞,又上網搜索安華被捕的新聞,摸到半夜11點多才甘願打稿,在電腦前和文字糾纏時迎來我的生日。  


曾幾何時,生日對我而言不再是大件事,所以今年生日要工作,我並不以為苦。趕星期刊deadline的晚上溜出去和py吃飯再回來努力,我想我還是有對自己好到啦!(當天也謝謝咸蛋的blueberry yogurt cheese蛋糕、主席的蕃薯糖水和小蛋糕,而且還收到一份郵寄的手寫卡片和親手做的項鍊,感動到……。 )


早在7月7日就和ting吃燒螃蟹慶生,我們還很寵自己的叫了龍蝦。713有朋友煮咖哩和買blueberry蛋糕來我家,我們在漫漫午後促膝長談然後做了很瘋狂的事。最期待的當然是23日再次踏上寶島,還有8月4日的電影約會和8月8日的咸蛋螃蟹饗宴。盧廣仲唱《100種生活》,他唱“想要的生活怎麼有一百種”,我要的生活當然沒有一百種,也不想老土的許願說什麼世界和平國家安寧,我只想……嗯!!!還是什麼也別想,夜深了寫完blog就睡覺去吧。 



 



 

在倫敦一瞥查莉絲泰朗


■查莉絲泰朗(Charlize Theron)


訪問焦點:《全民超人》(Hancock)的預告片只見“超人”男主角韋爾史密夫(Will Smith)如何頹廢和惹人厭,女主角查莉絲泰朗並沒半個鏡頭,原來她是電影中的“秘密武器”,並擁有不可告人的“身分”。問她對有幸扮演“女超人”有何想法時?她竟裝糊塗且故作神秘的壓低聲量表示,“噓!我不是女超人,你們在說什麼?”
 



查莉絲泰朗在自製自演的電影《Monster》中,增肥14公斤又扮醜演出,讓她以28歲之齡,在2004年榮獲奧斯卡與金球獎雙料影后肯定,正式擺脫花瓶定位。問她當年怎樣獎勵自己?她俏皮表示“巧克力囉!”


問查莉絲泰隆希望自己在現實中擁有什麼超能力時?她不禁哈哈大笑表示,“我想飛!”她順便爆料說,“韋爾在柏林被問及同樣問題,他希望自己有讀心術,我才不要呢!能看透人心很可怕吧!會飛的話就不同,酷呆了!”


說到她在電影中和韋爾並沒有“永遠快樂的生活在一起”,不怕取悅不到觀眾嗎?她表示“其實,相愛的人未必能在一起長相廝守,羅密歐和茱麗葉儘管是悲劇,但深受感動的捧場客大有人在。我們這部電影有更多吸引人的元素,也不是打<7740>浪漫喜劇旗幟出擊,所以不需刻意這麼做。”



不少金像影后似乎都中“魔咒”,海瑞貝莉(Halle Berry)、希拉莉絲雲(Hilary Swank)甚至莉絲韋花斯本(Reese Witherspoon)在封后後都步上離婚的後塵。女強男弱似乎是“致命傷”!所幸在2004年封金像影后的查莉絲,和史都華湯遜(Stuart Townsend)從2002年9月訂婚至今,感情依然甜蜜。


說到她在電影里刻意對公關丈夫傑森貝特曼(Jason Bateman)示弱,戲外的她會否也一樣?“我不擅於偽裝,我覺得女性就應該忠於自己的真實性格,做回自己就是了。”但男生不是都愛女生小鳥依人,比自己脆弱嗎?讓她不禁反問“我想請問,你(指發問的法國女記者)都跟什麼男生混在一起呢?”


她表示,一對伴侶應該互相學習、聆聽和體諒彼此。“感情世界不是只有黑和白,也不是說一定要男生保護我。我可以保護我自己啊,我只需要有人愛我、並在背後義無反顧的扶持我。




說到現代人壓力大而且自殺率高,她和媽媽當年成功走過艱辛,(其法國籍父親在她15歲那年,因家庭暴力被其德國籍母親正當防衛射殺。)不知她有何心得想和大家分享?“其實,生活是辛苦的,在這房里的人不見得都開心無憂,每個人皆有自己的苦處。但我媽媽曾告訴我說,今天你埋怨自己沒鞋子穿,但別人甚至連腳都沒有。”


說到這里,16歲贏得模特兒比賽後到美國發展,但浮沈多年才捱出頭的她不禁扒頭表示,“總是有人比你的情況更糟,但我覺得生命是應該被尊重的,樂觀面對人生也很重要。像今天很多人會對我說,哇,你很成功啊!但我也有過掙扎困苦的時候。生活是艱苦的,但時間絕對可以治癒一切傷口。”


如果生活是一種顏色,她會用什麼顏色來形容自己呢?“我無法想像自己的人生只有一種顏色,要嘛就多姿多采,不然我寧可沒有顏色!”



★側記


訪完男配角傑森貝特曼後,呆等1小時多才終於等到查莉絲泰隆!不是這位南非美女的錯,而是歐洲的電子和平面媒體展開激烈的“搶人”大戰,讓查莉絲實在分身乏術。當這位身高177公分的金像影后終於展現芳蹤時,由於她腳挺5寸碎鑽高跟鞋,所以“高人一等”的她步進訪問室時,幾乎得“稍微”低頭才不至於碰到門簷。有趣的是,翌晨扭開倫敦的《BBC Breakfast》電視節目,看到2位主持人拉隊到酒店訪問她的片段,女主持人對查莉絲的碎鑽高跟鞋深感興趣,查莉絲也隨興的即場脫下高跟鞋,讓女主持人套在腳上,展現她率性親民的一面。


 


■傑森貝特曼(Jason Bateman)


訪問焦點:韋爾史密夫在《全民超人》是不按牌理出牌的超人,惹了一堆麻煩後成為“全民公敵”。他意外拯救傑森貝特曼飾演的公關經理,對方為了感念超人相助,自願擔任他的經理人,為他改善形象。戲里的傑森是稱職又理想主義的公關,不知他戲外和公關的關係又如何?他哈哈大笑,望向身後的女公關表示,“你們是指莎拉嗎?這職位不易做,但我覺得她做得很棒!”



傑森貝特曼曾憑《Arrested Development》在2004年摘下金球獎最佳喜劇片集男主角,2007年則憑獨立喜劇《Juno》提名金像獎最佳男配角。他剛和《全民超人》導演彼得伯格(Peter Berg)在《反恐戰場》(The Kingdom)合作愉快,並表示從演員出身的彼得伯特“很有自己的一套”。


他之前曾和查莉絲泰朗在《Arrested Development》合作過,並形容兩人的關係仿如兄妹。“知道她會接拍《全民超人》並飾演我的妻子後,我很開心,因為我又可以光明正大的親吻她了。哈!”而他形容韋爾史密夫是票房巨星,在片場也是很好的領袖。“我在車里被他摔來摔去辛不辛苦?反正我只要扮出一副很怕的表情就是了!事實上,我在戲里不是都這樣嗎?”


問他是否能夠接受“女強男弱”?他表示,“只有笨蛋(Idiot)才無法接受這點吧!我不認為男人一定得比女人強,最主要是看彼此相處的品質。如果我有個很棒又很有能力的妻子,我一定會為她感到驕傲。”傑森貝特曼戲外有個幸福家庭,他的妻子艾曼達安卡是長青歌手保羅安卡(Paul Anka)的女兒,2人在2003年結婚,並於2006年迎來他們的首個女兒。


 

不能說的周杰倫和桂綸鎂


側記


周杰倫的親切友善十年如一日,不管得了多少獎,不管和什麼國際大導演合作,還是首次當導演拍了一部讓人側目的影片。如果說巨星身邊都要有個“黑臉”,那這次的“黑臉”很體貼周董,一直強調周董很累,需要休息,所以要求大馬電影公司工作人員,把待簽的電影週邊產品都留下,讓周董有時間時才慢慢簽。但周董在“黑臉”勸阻下,仍很巧妙的移步到桌子前,然後硬是把為數不少的電影海報悉數簽完。周董離開房間前,隨口對他拋出一句“9月等你的新專輯囉!”換來他反應很大的馬上回頭,露出耐人尋味但又有少許懊惱的微笑,左手做敬禮致意狀,笑笑揚長而去。 


●周杰倫VS葉湘倫


周杰倫完成在30歲以前當電影導演的夢想,為自己留下一個完美的體驗。“只是執導MV已經不能滿足我了,而且有些事是要年輕時去做的。如能得獎,那我就無撼了。”


周杰倫的首部導演作品,為什麼是校園純愛片,而不是武打、喜劇甚至是漫畫改編的電影?“因為我對愛情影片情有獨鍾,而且結合音樂,自己比較有把握。中文影壇很少人拍鋼琴片,這元素較特別,里面又放了秘密,所以更加有綽頭了。《不能說的.秘密》不是一般愛情片,很多導演看了一半才在中間進入狀況。”


周杰倫很享受當導演的感覺,雖然辛苦,犧牲了很多做音樂的時間,但他還是很開心。“其實壓力很大,因為身邊的人都很有經驗,而且我怕人以為我只是玩票性質、三分鐘熱度,謝謝大家肯相信我。知道當導演的辛苦以後,後來我去拍《灌籃》,對導演朱延平就很聽話了,哈!”他希望電影有好的口碑,也歡迎影評人多給他評語,好不好都沒關係。



周杰倫在《不能說的.秘密》都負責煮給戲里的爸爸黃秋生吃,不知他戲外可會為家人下廚?“通常都是媽媽煮給我吃。至於爸爸嘛,叫他來我餐廳吃就好啦!”他更招認戲里切菜的不是他的手,“因為要切很快,我怕不小心切到手。”


要指導黃秋生這麼有經驗的演員,對他來說會困難嗎?“還好,拍自己的乾爹,壓力沒一般人大。但工作人員都很怕他,甚麼都叫 我去跟他講,連‘吃飯了’,‘收工了’都不敢講,讓我覺得很奇怪。”他表示黃秋生其實跟他一樣,愛裝酷。“他女人緣很好,而且私下也很好笑,看他在戲里彈吉他扮貓王,真的很有趣。”


重回淡水拍攝的那40天,周杰倫形容自己像讀了半學期,又當了一次學生,把以前高中的回憶重新走過一遍。至於找來桂綸鎂演出,他表示早在對方拍《藍色大門》時就已留意到她,加上被她近日拍攝的金飾廣告吸引,所以才找她演出。“其實她和我的初戀對象並不相似,反而第二女主角曾愷玹感覺較像。但她很有味道,而且真人就和我想像的一樣,我很欣賞她自然的演戲方式,我們默契很好。她演的電影數量不多,不會給人熟口熟臉的感覺,就更符合我要的清新感覺了。”



側記


專訪結束後,桂綸鎂怡然自得的站在一角,為大馬電影公司準備的海報、冊子及音樂盒一一簽名。氣質清新出塵的她,即使只靜靜站在一角,仍是我們無法移開視線的發光體。由於當天晚上才有機會在新加坡看首映,又很好奇電影中的秘密,所以故意捉狹從她口中套話。發出的問號如“是兄妹嗎?患上絕症?女主角是鬼?還是時空交錯?”她從斷然搖頭、側首微笑說不,再到“哈!我不能說。這是秘密!”還要大家即使看了電影後也得緊守秘密。女主角如此稱職,難怪周董說,下次再導演的話,仍要找她當女主角。 



●桂綸鎂VS路小雨



桂綸鎂表示接到周杰倫邀約拍片的電話時,心里覺得很不可思議。“沒想到平日在電視甚至電台上才能聽到的聲音,竟然通過電話筒里聽到,感覺很不真實。”


她表示周杰倫找她出來碰面,向她講述整個故事大綱時,她馬上就被打動了。“感謝他毫不遲疑的敲定要我演女主角,在籌備前置工作時,媒體一直在猜是我要演嗎?但我都不能講。”


她覺得周杰倫很有導演的天分,幾乎每細節都做到細緻完美,讓她覺得很不容易。“他不是電影系的,也沒拍過多少年電影。但他演戲很自然,也很聰明。有時我會故意捉弄他,丟些劇本沒有的台詞,他都能即興的接話。”


她形容拍攝《不能說的.秘密》,是她從影五六年來最美好的經驗。“拍片的那40多天,我都很快樂。雖然杰倫當導演的壓力很大,但他從頭到尾都沒釋放出任何負面的情緒。有些導演會因為時間壓力、金錢壓力,而大罵工作人甚至是演員,但杰倫卻讓我們一直在好情緒下完成拍攝工作。”


她表示,甚至有些很有經驗的導演,都不懂自己要什麼,所以會要演員用很多不同的情緒去試戲。“但杰倫很懂自己要什麼,下的指令很清楚,所以我很輕鬆,也很快就捉到情緒。”她形容拍攝《不能說的.秘密》中間有很多的愉快和愛,“我們就像家人一樣相處。要結束那天,我很捨不得,覺得美麗的夢要結束了。”


從2002年一鳴驚人的《藍色大門》到如今的《不能說的.秘密》,桂綸鎂對於自己還在演學生而俏皮表示,“證明我還有學生氣息呀 ,所以別人才找我演。還能演時我就多演一些吧,希望年齡更大了,未來能掌握角色的寬度更多。”



《不能說的.秘密》
大馬上映日期:2007年8月16日


簡介:高中生葉湘倫(周杰倫)出身單親家庭,在父親(黃秋生)任教的學校就讀。班上來了一位同樣喜愛彈琴的新同學路小雨(桂綸鎂),兩人情感日漸加溫,然而小雨總是相當神祕,還常彈奏一首未曾問世、但優美動聽的曲子。有天,一場誤會發生後,小雨再沒來上課,思念小雨又一頭霧水的小倫決心找出這不能說的秘密……。 
 


姓名:周杰倫 / 桂綸鎂
生日:1979年1月18日 / 1983年12月25日
年齡:28歲 / 24歲  
星座:魔羯座 / 魔羯座 
血型:O型 / O型
身高:173cm / 164cm
學歷:淡江中學音樂科 / 淡江大學法文系(到法國當一年交換生)
 
演出電影:《頭文字D》、《滿城盡帶黃金甲》、《不能說的.秘密》、《灌籃》 / 《藍色大門》、《地下鐵》、《經過》、《最遙遠的距離》、《不能說的.秘密》



 

只想唱歌給你聽的吳克群


音樂大頑家吳克群可以唱《吳克群》、《大舌頭》、《先生你那位》、《周星星》、《吵架實錄》、《什麼東西》等很炫的歌曲,也可以很溫柔的唱《為你寫詩》、《牽牽牽手》、《情人節》等情歌,你以為他最大成就是專輯銷量6連冠或摘下些什麼獎,卻原來他單純的只想唱歌給你聽,然後希望自己的歌在大家心中留下最真實的烙印。




吳克群曾為溫嵐、許茹芸及江美琪寫歌,而且都唱進歌者及大家的心坎,他覺得自己可了解女性?“我在寫歌時有努力去了解,但女人心其實很難捉摸。我們不可能完全知道女生的想法啦!但卻可以去思考,並設身處地的為她們<7740>想,那樣談戀愛時會順暢一點。”他表示,有時男生會很霸道,想怎樣就怎樣,女生就會受到傷害。“我是在為她們寫歌的過程才了解這點,然後我就回想,為什麼我以前那麼笨啊!”


他說自己為愛情做過最浪漫的事,其實也只是“小小的事”。“就是每天早上騎2小時的車,為她送早餐,騎得車子都快拋錨了。不然就是躲在衣櫥里,想送花給她驚喜,但手機突然響了,我狼狽的整個人摔出衣櫥,後來花落滿地。”



種子音樂同門攜手大合唱《夢想的翅膀》,讓吳克群表示自己很喜歡這種大家庭的感覺。“以前的維京音樂也像這樣,但後來團隊越來越大(被EMI收購),就沒了這種感覺。我覺得現在的種子就像以前的維京,同門之間會互相交流,也會吵架斗嘴,是很緊密的結合。”


當中誰和他最“麻吉”(Machi)呢?“小美(江美琪)就不用說了,我們認識最久。另外就是光良囉!我們很愛斗嘴,什麼都可斗,像有關健身的不同心得,也可以抬槓很久。”他笑說光良很愛講道理,而他以前覺得光良超嚴肅的。“直到有次我們談了心里話,我才發現他其實很搞笑,只是因為他每次都很真心的去講每句話,才讓人覺得他很嚴肅。”


說到光良有陣子把自己練得很壯,吳克群笑說“那時我剛好變瘦,結果我們就開玩笑說,他應該唱我的《將軍令》,我則唱他的《童話》。”這概念真不錯,他開演唱會的時候可以考慮哦!



吳克群寫歌的靈感多元化,他本身可是看很多電影和書?“對呀!但我看電影較多,書卻是一段段時間才看。我很愛看翻譯小說,但看得很慢,常會幻想自己是劇中其中一個角色,然後自己改編劇情。”


他最近看了《死神的精確度》(被改編拍成電影,並由金城武主演),覺得書用死神的角度看世界,當中包含親情和友情,推理中卻讓人感受到溫暖,讓他覺得很奇妙。“它和漫畫《死亡筆記》不太一樣,《死亡筆記》比較斗智和刺激,但卻不夠溫暖。”


除了看書和電影,他創作的靈感也來自朋友的故事。“像那天上通告,電視台製作人說他最近離婚了,問我可以為他寫首歌嗎?以前都是我去找靈感,現在卻是靈感自己來找我哩!”
 


出了第一張唱片叫做那《一直沒發現》
沒錯  大家真的沒發現
大家發現一個倫  他叫周杰倫
我慢慢沉淪  剩我一個人  聽<7740《雙截棍》
  ──《我的自傳》


我和周杰倫在2000年一起發片,我覺得那年是唱片圈的一個分水嶺,之前是一個樣子,後來又一個樣子。我是寫那時發生什麼事,現在的唱片圈又怎樣。我不是批評,而是在挺他,因為我覺得周杰倫創造了一個時代,是那時創作界的代表。
他每次一出專輯,大家就會挑毛病,問我他可有進步?我總是反問他們,你們聽過了沒有?只是因為我都沒講他不好的,他們寫不出來而已。


由於歌詞提到一句“唱歌的人跑去拍電影,寫歌的人開始不知蹤影”,所以我
又被講。我看過周杰倫導演的《不能說的.秘密》,我覺得他拍得很好,只是後來很多音樂人都說要拍電影,我就覺得好像在跟風,並不是好現象。現在台灣寫歌的人變很少,因為以前寫歌可以賺錢,但現在不賺了,改行的人很多,我覺得真的很可悲。



整個唱片圈大變大變大變大變
胸部跑在衣服前面  歌手躲在緋聞的後面
寫歌的人吃方便面  方便都不再方便
全世界都是狗仔隊  好像我們不對
  ──《我的自傳》


我不喜歡拿感情來做宣傳,也不喜歡牽扯到別的女生。這樣新聞可能會少很多,但我不介意!成名不靠這些,讓我心安理得。也許這樣會走得較辛苦,但至少我做回我自己。


對我殺傷力最大的緋聞,就是上次王心凌“紙片人”的事,搞到我和她連見面都尷尬。我當時就跟媒體講了:不是、不是她。但他們說如果不是,就要我講個別的人,我不肯,他們說,明明就是。我覺得很煩,為什麼要扯到別人?後來他們還跑去問她,我就很不爽。那次過後,我就什麼都不講了。



眼睛不閉<7740>   能看到快樂
詩屏這首歌是給你的
答應我你要不停的努力<7740>
有一天到我的演唱會聽我唱歌
  ──《眼睛不閉<7740>》


動心臟手術後的最大領會?其實,那只是一個手術,我從不會覺得自己有事,也沒影響到我對人生的想法,反而是歌迷得了癌症,而我為她寫歌,才是我人生較大的轉變。她當時已經病危,我就寫首歌送給她,後來果然有奇蹟,因為她病情好多了,但最近病情復發,她又得再對抗癌魔。


這件事讓我心里有很多感觸,我一直問自己,到底音樂可有力量?我寫的歌好像對她造成了奇蹟,但她現在卻得繼續和癌症搏鬥。但至少我自己明白到,寫歌是憑良心的事,在生命太無常的這個時代,我只希望自己的音樂可以感動人。


 


■側記


在KTV廂房和吳克群作訪問,一走進去,就看到房內正播放周杰倫《蒲公英的約定》MV,讓我無法不做多餘的聯想。吳克群和周杰倫同時出道,周杰倫一炮而紅,吳克群卻在多年後才熬出頭。他在《我的自傳》大方“唱”自己“沉痛的過去”,“唱”突然有人說他抄襲、“唱”歌手躲在緋聞後面,也“唱”唱歌的人開始跑去拍電影。你以為他故意“找碴”,但他只是誠實唱出一個時代的演變。


和他談電台並沒強打的《我的自傳》和《眼睛不閉<7740>》,他明顯高興!他說,到紐約做後製時,曾擔任康耶維斯(Kanye West)及阿肯(Akon)錄音師的外國樂師,都明顯偏愛《我的自傳》。不是吧?歌詞那麼長。“我自己也很訝異,他們覺得很酷,認為做得比外國音樂更精緻,讓我很高興得到專業人士的尊重。”說到《眼睛不閉<7740>》讓人感動時,他說“其實demo版更感動,我在唱的時候心很酸,編曲人聽了都覺得很sad。”訪問之前,很怕“只能”跟吳克群談音樂。訪問過後,很高興發現“原來”和吳克群談音樂,感覺一點也不壞。



 

與周華健繼續唱和

 


去年7月唱響20週年、開唱時間唱破大馬新紀錄的周華健,今年5月9及10日將在雲頂舉行《華健母親節雲頂演唱會》。這一次,說到女兒的媽媽(和他同月同日生的太太康粹蘭),原來他仍遺憾當年的房子由太太的父親贈送,讓他少了一種自己打拚回來的驕傲。說到兒子,他拜託將到美國留學的兒子,別學他當年一樣“假厲害”唸數學系。周華健最近比較煩,不煩女兒數學不好反而煩自己的新專輯!做為音樂的擺渡人,周華健貫徹始終,在渡口的流轉之間,企求有故事的人聽懂他心裡的歌。



■讓我歡喜讓我憂──兒女


最近讓我歡喜又讓我憂的,就只有小孩囉!像女兒的數學啊!兒子要唸大學啦!我們正準備送兒子去美國,讓他離家過獨立的生活。


我兒子的數學不錯,我教他數學時很好玩的,不用紙和筆,這樣憑空講解,他就了解。(他興緻勃勃當場講起速度Over時間的方程式,看筆者聽得眼里閃過無數問號時,不禁露出自得的“臭屁老爸”表情。)我都是這樣跟我兒子講解的,他總是反應很快的說,“了解了解,我可以了。”哈!


雖然他數學有遺傳到我的天分,但我不希望他步我後塵。我以前就以為自己數學很厲害,所以跑去唸數學系,結果唸得很累,半途開溜跑去唱歌。我是個開明的父親,不會反對他搞藝術。哪像以前的父母,一知道兒子要當畫家或音樂家,就嚇得臉都綠了。


我不要求兒子唸什麼工科、理科,他如果唸美術應該很不錯。他畫畫很漂亮,而且有時還會寫寫歌。(都寫些什麼?)就亂七八糟、好玩的東西。什麼“你為什麼離開我,啦啦啦!”(當場就隨興且大喇喇的哼唱起來)談情說愛的歌曲囉!(他沒禮尚往來,寫什麼爸爸歌嗎?)沒有沒有。(大動作的搖頭)公平啦!他連母愛的歌曲也沒寫。哈哈!
 


■一起吃苦的幸福──太太


嫁給歌手本來就是很苦的事,我和她的生活完全從零開始。當時,她爸爸要送我們一幢房子,所以我們就趕快結婚。聽起來似乎運氣很好,但其實不好。如果是靠我自己打拼回來的,或許可以更驕傲一些。(但有一幢房子很好耶!)嚴格來說,不是好不好的問題。我當時沒能力,若讓我自己跌跌撞撞,或許我會更珍惜當時的經歷。


我們那時沒錢,我做唱片助理時,別人星期六、日都去看電影吃飯,但我們身上只有200台幣(約20令吉),買了電影票就不夠吃飯,所以選擇花100塊(約10令吉)買啤酒,那時家里窮到沒有電視,我們就各打長途電話給家人。她先打回美國談天,高興談了1小時後,輪到我打電話給家人,然後互相交換故事。(這麼窮了還打長途電話?)不怕。因為電話費是下個月才寄來的。哈哈哈!我們當時就這樣消磨時間。沒問題呀!感覺就很幸福。


現在呀,生活圈子漸漸窄了,我每天就只碰這幾個人(轉身手指在附近遠觀我們做訪問的幾位隨行工作人員。)也不能出去碰呀!碰什麼呢?碰麻煩嗎?現在孩子大了,我和太太就八卦小孩們學校的事。


像小強和小華談戀愛,那他們的父母懂嗎?哦!小華的媽媽懂了,偷偷跟老師講。後來怎樣呢?他們秘密聯絡,轉為地下情了。下星期再聽太太說故事。她說分手了。小華找到新男友,但後來又和小強復合。哎呀!那多出一個怎麼辦呢?你不覺得比連續劇還精彩嗎?


這就是我和太太的另一個生活圈,閒話家常。我不怕認老,日子還是很開心的。


當然,有時我們也從報紙和電視談比較大的課題,分享時事看法。像太太會花很多時間向我解釋,為什麼希拉里競選美國總統會這麼辛苦?希拉里站起來講話時,會說“你別當我是女人。我和男人一樣有治國的能力。”但如果男人把問題丟出來,她就會說“你欺負女人啊?”拿性別當擋箭牌,這是很不好的行為。


■最近比較煩──新專輯


最近比較煩的事,應該就是我的新專輯吧!專輯從農曆新年前就開始醞釀,我很專注把寫好的歌都整理出來。整個人鑽進去的過程是瘋狂的,並到達茶飯不思的境界。


這感覺和去年做巡迴演唱會很不同,巡迴演唱的心情是輕鬆的,只要體力保持好,下飛機後把歌唱好,睡眠和工作時間分配好就OK了。你唱得好,大家就開開心心的。


但創作及收歌的過程卻不一樣,像李志清的歌詞就一直還沒給我。一些歌曲不是不好,只是我一直覺得自己唱不好。還有,我還能再寫什麼呢?我以前寫過一些不錯的歌,像《不願一個人》、《親親我的寶貝》、《明天我要嫁給你》等等,創意都被掏空了。所以,新專輯反而是最近較讓我煩心的事。


■我們不哭──入行21年的中庸之道


我的眼淚不算多,但還是有的。我喜歡《我們不哭》里那種把事情都看完的雲淡風輕,不要讓我太傷心,也不要讓我太高興,一切都平平淡淡的就好。我覺得中庸之道才是方法。


像別人說我是入行21年的老大哥,要有老大哥的樣子。但老大哥怎麼做呢?我沒做過哩。是要不屑於眼前的一切嗎?拜託,那叫倚老賣老。


《我們不哭》適合有歷練的人。(他當場哼起了“沒有眼淚並不代表愛很淺”這一段。)李志清為我寫的另一首《愛玫瑰》也很中庸。像我早前回台大吉他社講課,就特地介紹這2首歌。我是他們的學長,要分享過來人的經驗,那我就用老大哥角度去敘述當中的豁達吧!


■擺渡人的歌──擺渡人工作室


我當年會寫《擺渡人的歌》,是因為錢鍾書的《圍城》。那是我們大學時必讀的好玩作品。十年修得同船渡!好像沒人寫歌用過這樣的題材,我想寫,但該怎麼寫呢?於是和詹德茂寫了這首不是流行歌的歌。(說<7740>又哼唱起“有人因為流浪到渡口,有人思念靠不到岸”這一段。)我單純想寫點不一樣的東西,但寫了以後又後悔了,因為卡拉OK都沒人點唱。(不會呀!大馬歌迷愛得很!)謝謝謝謝。所以我這麼愛大馬歌迷是有道理的。


《擺渡人的歌》是一首讓我覺得很驕傲的作品,所以開工作室就叫“擺渡人工作室”。(連後來的錄音室也叫“渡船頭錄音室”。)我本<7740>這樣的想法,上船前是普通人,但從此岸到彼岸,下岸時已經是歌手。如果已有名氣,則希望對方到彼岸時成了巨星,而我們是擺渡的人。兩者的概念是很合的。寫這首歌時,動機很偉大,但歌曲似乎還不夠浪漫。


(你寫歌都要求富有哲理嗎?)不是,只是想嘗試非一般的東西。不是每人都像李宗盛那樣,首首精彩賣座。李宗盛只有一個。我那時左閃右閃,所幸閃出跟李宗盛、羅大佑不一樣的曲風,走到了今天。


■後記


再訪周華健,而這次靠得最近!他臉上的笑紋、魚尾紋都一清二楚,無所遁形。我想,歌迷反而都喜歡這種睿智的歲月痕跡,象徵他走過21年有喜有憂的歌唱歲月。這次出的“考題”很簡單,不過是從周華健唱過的好歌中延伸,借題發揮說下他最近的心境與生活。結果,話題離不開太太兒女和音樂,平實中盡見幸福痕跡。訪談過程中,他說說唱唱,意求把你帶進他的境界里。他見招拆招,說得精彩,訪問結束後還要呼一口氣,笑說“好才你問的,我都答得出來。”訪問從來都不是一場考試。看周華健的演唱會也一樣。他唱的,我們有共鳴的一起哼唱。他一旦忘了詞,我們也一笑而過,然後繼續唱和。

這樣的星光

 


第一屆《超級星光大道》的走紅,讓“星光幫”楊宗緯、林宥嘉、周定緯、潘裕文、謝震廷、許仁杰、盧學叡等人,平地一聲雷大受矚目,推出的2張星光合輯都賣出紅盤。“星光四少”林宥嘉、周定緯、潘裕文及許仁杰早前來馬並接受專訪時,要他們各別說出自己的偶像和喜歡的女生類型,看得出周定緯很“哈韓”許仁杰很“崇洋”,林宥嘉談林嘉欣笑嘻嘻而潘裕文提侯佩岑有些靦腆。


讓他們設定自己在偶像劇想演的角色,周定緯搞怪的要許仁杰演女主角,換來許仁杰一個超級大白眼。要他們互相提點,總是“不好意思”批評別人的林宥嘉,第一時間先跳出來反省自己,潘裕文一直嫌自己個性太悶,周定緯安慰他說,“不會啦,你那天簽唱會有活潑哦!”潘裕文微笑反問,“真的嗎?”感覺上就像王子和Rain在做“世紀對話”!



林宥嘉(James Yoga)
第一屆《超級星光大道》冠軍
生日:1987年7月1日(巨蟹座)
學歷:國立東華大學運動與休閑學系(就讀中)


焦點:選歌口味獨特的他有“迷幻宥嘉”之稱,連計8次的滿分,讓他被喻為“20-20俱樂部”的堅強會員。因為唱歌時可愛的獨有口型,讓他被喻為“嘟嘴王子”;和楊宗緯一樣眼淚特多,但他泛濫的淚水卻被取笑為“幼稚園的哭法”。專訪時他當然沒嘟嘴也沒掉淚,很有想法的他,總有辦法把簡單問題答成有深度的答案,思考模式和唱歌技巧一樣讚讚讚。


我的偶像是陳奕迅,雖然我只通過媒體認識他,但卻覺得他這人很真實。他也許不是最完美的人,但卻是我最欣賞的男人,就因為有他這種人存在在媒體面前,才讓這演藝圈顯得更實在。


我對演戲沒有太多的憧憬。我對大馬的印象,來自於《父子》這部電影。像郭富城戲里的角色,他其實不算壞,但卻是一個很糟糕的人,我想演這種類型的角色,觀眾看完後,可能情緒會很差,但同時也會去思考一些事。
 
我喜歡林嘉欣這種類型的女生,給人的感覺很完美。像她和鄭伊健合演的《後備甜心》,曾志偉在里頭講了很有意思的一番話,所以這部電影浪漫得來也很有意義。


■周定緯(Judy)
第一屆《超級星光大道》亞軍
生日:1987年8月11日(獅子座)
學歷:淡江大學經營決策學系(就讀中)


焦點:能歌善舞的他是第一屆“星光幫”唯一動感代表,立志要當“台灣的Rain”,所以有“周定Rain”之稱。擅長模仿製作人詹仁雄的他,曾被評審講過聲音缺乏辨識度,讓他因此更下苦功。儘管在星光決賽夜為了期末考、排舞及練唱“蜡燭兩頭燒”,但他當晚的用心演出感動了評審,也讓他摘下亞軍榮譽。



我最欣賞韓國的神話組合,他們在我的人生中是很重要的一群人,啟發了我對歌唱和表演的熱情,我希望以他們為榜樣,在舞台上發光發熱。


如果拍偶像劇的話,我希望能演討喜、搞笑一點的角色。我很會笑場,所以希望在鏡頭前多笑,讓毫無演戲經驗的我可以輕鬆一點,從這角色開始入門。


我很欣賞宋慧喬,覺得她很可愛,給我很自然、清新的感覺。如果以後有機會到韓國發展,認識到她就最棒了。



■潘裕文(Peter)
第一屆《超級星光大道》季軍
生日:1984年6月20日(雙子座)
學歷:文化大學景觀設計系畢業 


焦點:擁有王子氣質的他有“潘王子”美名,因為英文名Peter的關係,讓他被喻為“彼得潘”,常到親友菜園幫忙的他還有“種菜王子”之稱。和楊宗緯是好兄弟,屢傳曖昧,由於年紀較長的兩人很愛念星光幫的其他“小朋友”,潘裕文還有“潘Reason”之稱。潘裕文幼時因跌倒導致右耳聽力受損,兵役也只需服滿12天即可。為遮掩服兵役時所理的平頭,最近一直以帽示人,看來大家也可以改稱他“潘帽子”。


在唱功方面,我的偶像是張學友、王力宏和陶<6822>,我很欣賞他們的才華、有想法和做音樂的態度。但如果在生活上,我最欣賞陶子姐的生活態度和工作態度。


我其實還蠻想演壞蛋、惡魔之類的角色,希望給人截然不同的感覺,畢竟這是我現實中所缺少的一部分、甚至沒辦法做到的事,所以很想體驗一下。


侯佩岑聰明又有氣質,是我所喜歡的女生類型。我只在金曲獎見過她一次,覺得她真的很漂亮。



■許仁杰(Stanly)
第一屆《超級星光大道》七強
生日:1985年8月30日(處女座)
學歷:畢業於輔英科技大學應用外語系


焦點:來自高雄的小許,一曲繞樑三尺的懷舊歌曲《天上人間》,讓他在第一屆《超級星光大道》畢業禮摘下“最佳美聲獎”。為了尋求突破而在七強賽用鋼琴自彈自唱,卻因準備不足而被淘汰。他後來被小美(盧學叡)重邀回節目合唱《少年》,默契十足讓S.H.E表示他們根本是在表演而非比賽,許仁杰的出色唱功,也為他贏取和張智成合唱《重返寂寞》的機會。



我的偶像是張智成和格雷大衛(Craig David),因為我很喜歡R&B曲風,覺得他們在自己的歌唱領域都很棒,很想揣摩他們的技巧。我曾在《超級星光大道》和張智成同台合唱,有種圓夢的感覺。這次來到馬來西亞,有種來到他家鄉的感覺,心情很興奮。


演偶像劇呀?其實演什麼都行。(一定要帥嗎?)不一定啦,但不要太醜,挖鼻孔什麼的。拍動作戲我應該沒辦法吧!演反派倒還OK。


我很喜歡謝茜嘉艾芭(Jessica Alba),覺得她很甜美可人。她主演《Honey》時有跳舞,而且又很會演,感覺超棒。


■星光四少互相提點篇


Yoga:我覺得自己看事情太直接,討厭的東西會很討厭,喜歡的就很喜歡,我認為這是種情緒化的表現,我希望自己不要太極端,應該要有中間線,平穩一點,那對我的性格應該有幫助。


潘王子:我則希望自己再大方一點,再活潑一點吧!(周定Rain:你已經不錯了,那天的簽唱會有活潑哦!)有嗎?(周定Rain:有啦。)哦!還有,我希望自己不要太龜毛啦!


Yoga:(補充)他的實力很堅強,其實可以展現更多光芒,但他性格害羞,所以比較收歛,我希望他可以更露一點。(哎喲!潘裕文又在旁邊面紅耳赤了起來。)


小許:那我說Judy好了,他每方面都很沈穩,但可以再冒險一下下啦!(Judy:我是開保險公司的嘛。哈!)希望他不要因為害怕,而去逃避做些事情。(Judy:好啦,我會盡量去突破自己,去衝啦!)


小許:那我講自己好了。我和宥嘉剛好相反,他說要多想,我反而是想太多了,所以常帶給自己困擾。我會把很多問題悶在心中,而且不怎麼愛講心事,其實那對自己不好,我希望自己更直接,憑感覺去走,不去鑽牛角尖。



 

蔡依林──太認真


我享受蔡依林(Jolin)站在台上的每一分每一秒,因為我們都知道,她的完美演出從不欺場!看到她“努力”到近乎“自虐”的時候,難免心疼,但她卻甘之若飴的說,“藝人努力是應該的!”甚至還說了,“我只是好強,但我不是輸不起。”


我們覺得她為了保持身材而不吃飯、總是吃“盪青菜”或“粿條清湯不要油”不是辦法時,她卻從容表示,“我不覺得吃飯是種樂趣。”她說,她的樂趣是表演和指甲彩繪,然後自己補上一句“如有戀愛可談,也是種樂趣。”於是,我祝福天后的下一場戀愛,能夠修成正果而且別太驚天動地!


■認真努力問答篇


問:你聽過最好的讚美,是“地才”嗎?


基本上,我只在意自己的進步,別人的讚美對我來說,不是評分的標準。


問:可覺得你對自己的要求近乎嚴苛,甚至超乎別人對你的期待?


嗯!從小到大,我都認為應該做點對自己有意義的事,而不是要等人家告訴我以後,我才去做。我很容易緊張自己沒有什麼,或者比別人少了些什麼。


問:你是否事事要求完美?


其實,沒人是完美的,做人就是這樣,得從挫敗中去找出自己心中的完美。有時,別人眼里認為我已經很好了,但我卻不覺得。我想,這就是做人有趣的地方,那就是不斷向上。


問:你是工作狂嗎?


我對自己有興趣的東西,會不斷研究。像舞台表演、指甲彩繪,我會一直去聽去看、去揣摩和學習。對我喜歡的東西,我會是個瘋子。但我不感興趣的東西,就會比較隨便,什麼都OK。


問:你很多時候都練到受傷,父母可心痛?


其實,如果沒有別人對我的這麼多形容詞,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原來做了這麼多事。有時練到很有挫敗感時,會喊說,為什麼我要這麼折磨自己?但完成的那剎那卻很開心。藝人努力是應該的,因為觀眾會期待我們的演出,也許我不是每次都讓人覺得“WOW”的驚嘆不已,但起碼我知道自己已盡心盡力。


問:完成預定目標後,你都怎樣獎賞自己?


我沒有耶!我反而會想,自己下個要做什麼。當想不到時,我就會開始不開心。(你太自虐了吧?)我覺得現在是衝刺的年齡,體力可以負荷,所以才想不斷挑戰自己,不斷的做Jolin,做我想要做的自己。


■指甲彩繪


Jolin在“OOPS!J”指甲彩繪店擔任藝術總監,說到這門興趣,她的笑聲多了起來。“我不是去管錢的,如果我管錢,那一定會倒閉。我是去告訴別人美甲的定義,什麼顏色該如何搭配。現在,很多小女生都開始注意這方面的東西,讓我覺得指甲彩繪在亞洲各地都有很大的發展性。”


她的錢財現在仍歸父母管嗎?“對啊!我不是理財專員,也沒有理財觀念,這些都由爸媽甚至姐姐在幫我處理,我負責管自己的表演慾,全力衝刺自己的事業。”


■麥當娜


蔡依林曾到日本觀賞麥當娜(Madonna)的演唱會,一度還仿傚偶像在台上大玩瑜珈,她大方承認麥當娜是她在樂壇的學習對象。“她的舞台表演彈性很高,在私生活上也是很受爭議的人物。我想學習她的表演方式和心理建設。出道至今,她都很堅持、勇於創新,而且擁有那種永遠走在前面的企圖心,我希望像她一樣,每個階段都清楚知道自己的方向和人生。”


看到西洋女歌手結婚生子仍活躍樂壇,她甚有感觸的表示,“亞洲在這方面就有點難,男藝人還好,但大家似乎對女藝人比較嚴格,認為結婚就是事業的Ending。”


■愛犬Whoo-Hoo


Jolin笑說自己心情不好時,很喜歡去“欺負”自己的狗狗Whoo-Hoo。“看牠被我追打的樣子,覺得很有趣,就會很開心。牠剛開始不受教時,會覺得牠很煩,但牠後來乖了,就覺得牠是很可愛的小生命。”


她可會找幾個圈中好友,來個愛犬扮美比賽?她嬌嗔抗議說“不要啦!因為每個主人都會覺得自己的小孩(狗),是最漂亮最帥的,所以這種比賽還是不要進行的好。”她會是那種和Whoo-Hoo閒話家常的“狗媽媽”嗎?“我會對牠講話呀,但沒能聊天啦,牠都會走去別的地方,忙牠自己的事。”看來,狗比主人還要大牌哦!


■蔡幫


問Jolin怎樣和圈中好友互相打氣?她表示得看不同狀態,但很多時候會互相打個電話,加油打氣。她和蔡幫的男生,都像哥兒們一樣相處嗎?“其實,我們蔡幫還蠻多女生的,受她們影響,我才變得較活潑‘三八’,也比較敢跟異性談天。”


她形容,蔡幫的女生言行舉止都很大膽,一再考驗她的反應力。“我是幫主嘛!不能輸,一定要贏。”



■樂趣


對減肥很有心得的Jolin,在食物方面律己甚嚴,她可覺得人生少了一點樂趣?“我不覺得吃飯是種樂趣,只是一種習慣,是種不讓自己胃痛的生活方式。食物不排在我的前3名內。”她表示,自己的樂趣,是表演、是指甲彩繪,如果有戀愛可談的話,那也是種樂趣。


難得天后主動說起戀愛這回事,馬上打蛇隨棍上,問她可覺得無奈,因為她的戀愛都“見光死”?讓她連連點頭說,“對呀!所以就只能隨緣。”(然後?沒有然後?因為訪問時間已宣告結束。) 


  
■側記


有些藝人是天生的表演者,但未必擅長表達自己。專訪過程中,Jolin不時會搓弄自己的手臂,作答時眼神往往飄向別處,接近答完時才會轉過頭來,定睛看<7740>你。不知道的人,會認為這女生“缺乏自信”,但是,你怎敢把天后和“缺乏自信”這字眼牽扯在一起呢?


在任何場合上見到Jolin,她都腳頂至少3寸高鞋,但接受專訪時,她卻難得輕鬆換上平底鞋,把自己窩在沙發里。近乎閒話家常的“沒殺傷力”話題談開來以後,她說起自己的愛狗Whoo-Hoo還有蔡幫,笑聲幾乎響天。後來接受電視台訪問,整裝的她竟然在眾目睽睽下當場“喬奶”(調整內衣),深呼吸一口,然後挺起了胸,才自信的以最佳狀態上鏡。對呀!天后也是人,為什麼不可以當眾“喬奶”?

你成長了吧?王心凌


人會成長懂事,王心凌也一樣!她說,25歲是青黃不接的年齡,她說,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她眼神堅定的說,她想好好保護媽媽,媽媽就像她的“大女兒”。小小的骨架,要撐起來的東西不少。於是,我忘了她在大馬一度引起的“軒然大波”。


我想我並不“善忘”,但我喜歡她這次的“善變”,變得更珍惜自己的事業及身邊的人事物,“烏龜妹”的樂觀執<7740>精神,就在我眼前重現。



■最近的開心和不開心


最近讓我開心和不開心的事呀?最開心是能於11月10日在雲頂舉行我的第一場售票演唱會,因為我實在太久沒來馬來西亞了。不開心的事呀?其實我很多事情都忘得很快,不開心很快就過去了。


嗯!真要說的話,就是我前陣子買新車,才開第一天就被狗仔跟拍,讓我很Surprise。其實是媽媽希望我換一台讓她可以放心的車子,畢竟之前發生了好友(許瑋倫車禍逝世)的事故,她就一直鼓勵我換車。從訂車什麼的都由媽媽為我決定,我覺得是很私密的事,沒想到牽車第一天就被拍到。不過,也不算不開心啦!只是我本來希望可以保密,後來被拍了,我就心想,啊?怎麼會這樣啊?



可覺得自己是很貼心的女兒,對家人很照顧?(王媽媽在王心凌10歲時便離婚,一手帶大王心凌與弟弟。)我很重視家庭,可惜因為這份工作的關係,和家人並沒太多時間相處,但我的家人都知道我很愛他們,也很體諒我。有時我沒辦法回家時,媽媽就會特地上台北,帶食物和水果上來給我。她知道我忙,飲食習慣不太正常,而我很愛吃水果,所以就買很多水果給我。


可開心自己收入多了,能讓家人過更舒適的生活?嗯!這是為人子女都應該做的吧!能為家人多盡心力,讓我很開心。有句話不是這樣說的嗎?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我希望把媽媽照顧得很好。


我有時會想,如果我是普通上班族的話,每個月拿固定薪水,那我一定還在媽媽的保護之下。但現在是我在Take Care媽媽,我是“小媽媽”,而媽媽就是我的“大女兒”。


會對媽媽說些什麼貼心的話嗎?會呀,我偶爾會說“媽媽我愛你”之類的話,然後媽媽就會不好意思輕拍我的手背,回我一句“好啦!知道啦!”   



■從以前到現在的最大改變


就是成熟一點、比較懂事吧!以前年紀小時會不懂事。以工作來講的話,我會比較清楚現在的工作狀況,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什麼又不該做。


以前我很單純的喜歡唱歌和表演,但現在除了喜歡,也很認真把它當成我的事業。沒多少人能把興趣當成自己的工作,我覺得自己很幸運,所以很珍惜。


我覺得25歲是個怎樣的年齡?就“青黃不接”吧!哈!沒有20歲女生這麼Young,也沒有28歲或30歲女生那麼成熟,就仍在轉變中吧!


■理想中的婚禮及適婚年齡


我在很小的時候,女生28歲出嫁算晚婚,我那時就已經對媽媽說,我28歲“才”要結婚。


但現在這時代,28歲已經不算晚婚了,當然我現在沒去想自己的適婚年齡,但這肯定會是30歲以後的事。


理想中的浪漫婚禮?潛水婚禮的話,把氧氣含在嘴里,拍照時一點也不美哩!高空彈跳的話,我又很怕,不行!(你怎麼盡想些刺激的?)那我就回歸傳統,如果以後老公有能力的話,就把所有親友都請去夏威夷島,出席我的婚禮吧!



■當心情好與不好時


心情不好時,朋友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力量,我可以找她們訴苦,問她們意見。再不開心的話,就和她們去KTV唱個痛快。我的好友都很有義氣,在她們陪伴下,心情就好很多。


開心的時候呀?也不會特別做些什麼。但我開心時,身邊朋友會很明顯感受到我的喜悅。我比較慢熱,但和我相熟的人,很輕易能感受到我的熱情。



側記


很難忘記王心凌為《天國的嫁衣》來馬宣傳時的種種“經典”事蹟,在專訪時遲到,“很可愛”的搽指甲油、擠青春痘、大打呵欠等,種種“不專業”表現讓她被大馬媒體列為“不受歡迎戶”,事發不久後她再來馬為專輯宣傳,當時的唱片公司據實把她在這里引起的“迴響”一一告知,她聽進去了,在發佈會上還為早前的種種狀況“辯解”,然後來個“大和解”。後來的後來,她和張棟樑主演的偶像劇《微笑Pasta》在馬大受歡迎,“烏龜妹”卻一直不曾來馬。


多年後再踏足大馬為演唱會造勢,深夜的發佈會上儘管被拋出很多“敏感”話題,她沒“變臉”,深思後作答所給的也不是一般“行貨”答案。緊接下來的專訪,她正經八百坐<7740>,看到她最愛的“捉面包”(Roti Canai)捧到面前時,儘管眼睛發亮,也只捏了一小口解饞,勸她“你就吃吧”,她說不又繼續做訪問,反而讓人有點“不習慣”。探班的前唱片公司人員表示,“她真的成長許多。”又說她是典型的“小女生”性格,最愛在通告後和一班工作人員熱鬧擠在長桌上,一起吃她最愛的“捉面包”。後來,前唱片公司的女助理被她“捉”住走不了,理由是得陪她一起吃“捉面包”!

沒有武俠夢的陳可辛


陳可辛表示自己從來都沒有“武俠夢”,改編《刺馬》拍成《投名狀》,是因為當中的人性。他以為自己不再在意獎項,但去年憑《如果.愛》摘下金馬獎最佳導演,讓無法親臨現場拿獎的他相當激動,他才發現自己原來還是在乎的。他更感慨表示,自己堅持拍好電影,只可惜拍好電影和做好爸爸是有“衝突”的!



張藝謀、陳凱歌、李安、馮小剛等人都有個武俠夢,但陳可辛表示自己並沒有。“我不看武俠小說,不愛fantasy,也不喜歡虛幻的東西,我喜歡活地阿倫(Woody Allen)的電影,我不天真,也不天馬行空。”他表示,現在的觀眾只選擇進戲院看大製作影片,他拍攝的《投名狀》,為了想脫離武俠動作場面,所以從歷史中找,最後用戰爭代替了武俠。“這不是我的夢,而是我拍這部電影才找到的。”


儘管《投名狀》講述三兄弟的情義,陳可辛卻表示在他心中,若要比較親情、愛情和友情的話,他覺得友情是最不可靠的東西。“納投名狀的時候,為什麼還要殺不相干的另外3人呢?當你用絕對的殺路去認可一段友情,那走到最後,這友情就是絕對的殺戮!”


陳可辛表示,現階段的他,最相信的就是家庭、是親情。那他還有什麼堅持呢?“我還是會堅持拍好電影,當然,我也堅持做好爸爸,只可惜當好爸爸和拍好電影之間,卻存在了矛盾。”


他聖誕節有時間陪太太吳君如和女兒吧?“有的!有的!我希望以後能留多點時間給家人,但我還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可能得改變我當導演的方式吧!我一直都太認真,現在更做到連家庭和工作都分不開的層面,那對我的家庭是不公平的。”
 


李連杰的演技在《投名狀》讓人眼前一亮,陳可辛卻不敢居功。“李連杰從中國武術冠軍、香港拍片到後來走向好萊塢,什麼人事都見過,經歷比我們誰都豐富。”


他說,香港電影永遠有個心態,那就是生意總是做到最盡。“大家一拿到李連杰,就把他的長處用完。2小時的電影,就有100分鐘要他打,沒空間剩下來讓他演戲。”他表示《投名狀》用了最有把握的元素,但卻全在顛覆。“像劉德華這麼精明,我們卻要他演個愚忠的角色。他沒演過這麼粗枝大葉的角色,所以他笑說自己用上了洪金寶的演法。”


電影規模原本沒這麼大時,他設定金城武演出大哥的角色。但後來李連杰、劉德華逐一敲定,金城武淪為三弟的角色時,他還親自飛去日本說服金城武。到底他是怎樣說服對方的呢?“我對他說,人生不是每樣東西都可預計,我不敢答應他,拍出來的成果一定有我說的那麼好,我只能說,現在不拍的話,以後就沒機會拍這種人性的題材了。這4個月不管有多苦,在現場有多麼不安,但以後你回頭看,這一定是很值得的。”



陳可辛去年憑《如果.愛》摘下金馬獎最佳導演,他卻人在北京籌備《投名狀》而無法親自領獎,他對此表示“當然覺得遺憾呀!那時正值《投名狀》開機前,我其實受了很多委屈,心里很沒底,壓力很大,突然受到獎項的肯定,所以挺激動的,內心也更有股力量。”


陳可辛導演的《雙城故事》、《金枝玉葉》、《甜蜜蜜》、《三更之回家》、《如果.愛》等影片,都叫好叫座並受到獎項肯定。他以為自己已不在意獎項,但當時被封金馬最佳導演的激動,讓他知道自己原來還是在乎的。“大製作影片本來就有很多斗爭,電影不再是我一個人的事,開機前是我最徬徨的時候。其實,斗爭也一直延續到現在,投資者要求回報,所以永遠有很多的懷疑和測試。”專訪結束前,祝他的《投名狀》能再獲獎項肯定,他卻很實際的笑言“你倒不如先祝我的影片賣座吧!”


 

在深海里尋找李心潔

 



這一次的李心潔,就像在深海里隨意浮潛般,前所未有的自在;她說,這是她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刻,男友彭順是她這生中遇過最樂觀進取的人,帶給她很多快樂。她說,是想再出書的,但如今的她只想享受生活、放慢腳步,所以什麼都不急了。至於自編自導的計劃,她對自己反覆唸說,“是該下定決心了!!”筆者表示,阿牛陳慶祥自導自演的電影處女作也說了3年,換來她擊掌開懷大笑,“對嘛!他都講了3年,那就看我要講幾年囉!”




感覺上李心潔最近接戲不多,問她對劇本是否要求很高?是否很在意從導演身上學到東西?她表示,“人如果抱持學習的態度,未必要從導演身上學習,就算是從2歲小孩身上,也可以有所學習。我想接拍劇本和角色能感動到我的電影,只有這樣,我才有把握能感動別人。不管是新或舊的導演,只要角色夠突破,或者要學習新的技能,我都願接受新挑戰。”


和張震合作的《愛你愛我》,曾讓李心潔在柏林影展拿下最佳新人獎,這次和張震再於《深海尋人》碰頭有何感覺?她率性的衝口而出,“我們都老了!”後來才憨笑補充說,“沒啦!我們都長大了!就從女孩和男孩,變成女人和男人。雖然和他久沒合作,但我們默契仍在,和他相處也很舒服自然。”


一再表示想接演喜劇的她,最近較偏愛的浪漫喜劇是《頭彩冤家》(What Happens In Vegas》。“我一共看了2次,而且笑到不行。我幾乎每次都拍沈重的戲,所以很想放縱自己,不顧一切的搞笑,看能玩出什麼來?”如果都沒人找她拍喜劇的話,她何不嘗試自編自導?“不行啦!我不會寫喜劇。而且現在的中文喜劇好像比較不受落,大家都傾向看大製作影片,動作或恐怖片也比較有市場。”



除了演戲,李心潔也開始學習編劇和導演,看自己可有天份。“轉向幕後是我的夢想,雖然我演了很多年,但想轉幕後時,卻經歷很多挫折。”


那張姐(張艾嘉)和男友有給她很多鼓勵嗎?“多啊!我把劇本給張姐看時,她會告訴我,少的是什麼?好的是什麼,然後要我去試試。”她表示起步是難的,但寫的劇本偶爾得到稱讚,就會很開心。說<7740>說<7740>,自己突然不好意思起來,說道“一切的一切,還在過程中啦!” 


她曾出過收錄自己多幅畫作及大量旅行日記的《擁抱.心潔》,也曾和張艾嘉、劉若英在拍攝《20.30.40》時,將自己的人生感悟用文字記錄下來出成書,最近的她可有再寫書的念頭?“想啊!但一直停留在想的階段。”


愛用文字和相片紀錄生活的她,既想出攝影書,又想出畫冊甚至是純文字的書。“看哪一天,好好把我手上已經不少的資源整理看看吧!可能是我如今放慢腳步,什麼都不急了。只想花時間旅行、發呆和看看書,沒以前那麼趕,所以有點懶了。”




問李心潔可覺得自己很幸運,只因找到了心靈契合的另一半?她馬上點頭表示認同,但卻一時詞窮,半晌才吐出一句“這是我人生最大的幸福!”


她那雙晶瑩剔透的大眼睛閃爍神采表示,“我以前常說,如果一個人不懂電影,那他就不懂我的靈魂。電影對我來說太重要了!而我跟他最大的共同點,就是我們最愛的都是電影,把我們兩人緊緊連系。”


她形容彭順性格開朗、快樂,是她這生中遇過最進取和樂觀的人,也帶給她很多快樂。“我是具有很多沮喪感的人,樂觀中夾帶悲觀和多愁善感,所以我是個很複雜的人。”


然後她忍不住分享一個小故事,“有次我很煩,就跟他傾吐一大堆,結果他拋句話給我,‘你都認識自己30幾年了,難道你還不了解你自己嗎?’哇!我就覺得這句話很經典,而且實在太妙了。我就想,對呀,我怎麼還沒習慣我自己呢?”


那麼,她可有生小孩的念頭?“我很喜歡小孩,但現在還不是時候。小孩是一輩子的責任,需要很多時間栽培,要把工作都放下才行,等我能放下了,我才去做吧!”




訪問結束前,和她談到早前去曼谷《風雲Ⅱ》拍攝現場探班(彭順是導演之一),她竟然很體恤記者的貼心表示,“那麼熱?你們一定很辛苦吧?”對呀!熱呆了,但其實更佩服導演和演員們的付出,就像這次她為拍攝《深海尋人》學潛水,既被珊瑚刮傷又差點隨水流漂走什麼的,讓人覺得當演員一點都不簡單。


她對此表示,“人面對事情時有很多選擇,你可以選擇用正面或負面的態度去看待。像你們問我,為拍戲學潛水辛苦嗎?對我而言,辛苦是應該的啊!我已學會感恩的去看每一天,你想像一下,有人付錢給我學潛水哩!而且是一大班人一起熱鬧潛水,還可以和徐克導演合作,我已經很幸福了。”


她表示以前的自己活在未來,現在則活在當下。問她如今追求的是什麼?她緩緩吐出“心靈上的平靜和快樂”,並強調現在的自己真的很幸福。“以前我很怕自己30歲以後會怎樣,但如今我更認識自己,也更懂得和自己相處,所以才想放慢腳步去生活和感受。”


 


■側記


李心潔難得配合《深海尋人》回馬宣傳,在排得滿滿的訪問通告中,她那雙依然慧黠的大眼睛和可愛“妹妹頭”,很輕易就讓人忘記她已經32歲的事實!聯訪結束後,是一長串的電視訪問,當公關宣佈她可以小休片刻時,她不經意發出“Yeah”的歡呼聲,好像那是多麼難得的快樂時光。10分鐘後,她接受某報專訪後,輪到攝影記者拍照時間,只見她開始“苦中作樂”,一時問攝影記者,相機是digital的嗎?然後湊前去看相片,說要知道拍攝出來的效果。在接受完《星洲娛樂》專訪後,接下來還有2家平面媒體的專訪,才輪到拍攝雜誌封面,她卻因為看見自己相熟的攝影師,結果又跑過去“哈啦”一番,在即定的行程中不忘“脫彊”一番。訪問過程和我預想的有點不一樣,以為可以侃侃而談的課題,她輕易就打發過去,反而是閒談式的話題,意外對準她的頻道。這一次,我在深海里“尋找”李心潔,捉不緊她“游離”的軀殼,卻意外瞥見她那快活卻又渴求平靜的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