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n’t You Glad

 


最近開始上英語課,本來應該有重拾書本的快樂,但原來我沒有自己所想像的那麼上進。


最近的日子是荒謬的。上班總是遲到。睡眠總是不夠。才上兩堂課就很想快點下課。偶爾開會做腦力激盪 。還有一直在馬路上無止盡的塞車趕住一場又一場的訪問。


當然還是有快樂的時光。像那個下雨的晚上吃得很愉快的韓國餐,儘管談得盡興的只有最後那句鐘。還有峇東埔的那場勝利。還有一些和朋友們哈啦打屁的時光。


難得休息的星期五在家做乾物女。 晚上的艾薇兒也懶得出門捧場。沒關係啦N年前在新加坡看過她搖滾了。國慶日沒得休息。看在double pay份上我是ok的。金河的倒數秀讓我見證了一場不算太壞的璀燦煙火。那場精彩的小提琴同台競藝,還有一場無傷大雅的毛毛雨。只是三更半夜要和文字搏鬥還是有夠累。


不順心,只因手機早前換了package,導致信用卡沒能自動過賬付款。結果手機因為沒給錢所以無端端被bar。打不出電話傳不成簡訊。親愛的朋友啊,不是我不乖不回簡訊。不是因為國慶日要上班所以沒理會你們。另外,謝謝鼓勵。我偶爾無病呻吟的生活正需要你們的激勵。


And As The World Turns On And On
Love Is Lost And Love Is Won, Laughed And Cried When We Were Young
You Went Your Own Way. I Survived
And Did You Ever See Everything Inside Of Me?

小豬vs吳尊

 


小豬(羅志祥)在主持界是永遠不怕醜化自己的模仿兼搞笑天王,更靠一個“練”字被譽為“亞洲新舞王”,但他謙稱自己是“天干”,始終少了一橫,所以得持續努力才能到達“天王”的境界。說時認真,不苟言笑。看慣他在銀幕上搞笑,一時間還有點不習慣!


從汶萊籃球國手到《籃球火》的“無極尊”,吳尊最高興自己有機會在銀幕上,一如偶像麥可喬登(Michael Jordan)在空中神乎其技的漂亮灌籃,實現兒時夢想!說時明亮雙眼閃爍光芒,看不出右眼有過狀況。雖只是客串演出,不知怎的,竟比言承旭更落力為戲宣傳!



■羅志祥


羅志祥的《殘酷舞台真實錄Live DVD》大賣,9月也會和阿Sa(蔡卓妍)合拍電影《歲月情》,問他覺得自己越來越受歡迎的原因是什麼?他瞪大一雙眼反問,“我不覺得!就跟以前一樣啊!”蕭敬騰表示都看他的MV學舞步,他可覺自己成了台灣舞蹈潮流的指標?“沒啦!我們認識嘛,所以他才看我的。別說什麼舞蹈指標啦!”


從以前在綜藝節目被砸派或頭頂章魚,到如今的全方位發展,他可覺得自己付出了很多努力?“不是努力的問題!每個藝人都很努力,但要看別人可願給他們舞台,去展現他們學到的東西。”他表示自己不只努力,而且堅持。“努力和堅持是有差異的。我都堅持做到最好。努力以後,也要看老天爺給不給你舞台表演。”


大家都知道他很疼媽媽,不知他在工作忙碌時都怎樣和媽媽相處?“我跟媽媽很少機會見面,但每天都會通電話。這習慣不是最近才開始的,而是從小到大都一樣。以前出門時會跟媽說,我出門了。回家後則會說,媽,我到家了。現在上機前也一樣,會打電話跟媽交待。睡覺前也會致電跟她說晚安,就像小朋友一樣,媽媽也很習慣。”他表示和媽媽就像朋友一樣相處。“有時和她出去玩,都會勾她的肩,不然就和她打來打去,蠻好玩的。”


工作滿檔的他,如今對戀愛抱持怎樣的心態?“我只希望對方能全盤接受我的工作。畢竟我的工作性質和別人不太一樣,每天都很早出門,而且忙到很晚。如果我們正準備看電影,但公司電話一來,突然要我回去開會,如果她不接受,那我們肯定會爭吵。若她能體諒,那我才能去發展我想要的愛情。”


說到最近讓他比較快樂的事?他俏皮表示“我很快會再到馬來西亞哦!(他22日會來馬辦《籃球火》影迷會,23日則出席馬六甲的夏日八度演唱會)。我很少去馬來西亞,一次是當Jolin的演唱會嘉賓,
一次則是八度空間的演唱會。我記憶為什麼這麼好?因為我只去過2次,所以特別記得。” 


小豬在《籃球火》里是彈跳天王,戲外是超級天王,不知他怎麼看這些封號?“媒體就是愛給藝人很多封號,像什麼王什麼后的,以前都沒人叫我王,現在才有……。(語氣中頗多感慨)我抱持的心態是,不要這麼快以為自己是王,所以我一直說自己是‘天干’,還少那麼一橫,要一直努力到最後。”


他自嘲說,自己以前是“天十”,一直到最近才變“天干”。“這是我鼓勵自己的一種方式,不能讓自己有太大的滿足感。”那他覺得自己什麼時候會變成天王?“永遠都拿不到那一橫吧,所以才要一直努力,虛心的去做很多東西,並為自己的作品負責任。”



■吳尊


吳尊表示拍《籃球火》有很多比賽的大場面,常讓他回想起當時在汶萊打球時,那種比賽時的緊張和興奮。《籃球火》是他目前為止,拍得最有滿足感的偶像劇嗎?“其實,每部都很有滿足感,因為都學到不同東西。不過拍這部卻特別興奮,因為我真的很愛打籃球,小時候常夢想自己能像麥可喬登一樣,在空中轉來轉去、飛來飛去,《籃球火》就讓我圓了夢。”


從偶像劇《東方茱麗葉》、《花樣少男少女》、《公主小妹》到電影《劍蝶》,吳尊都是男主角,這次卻甘願為《籃球火》客串演出。問他對經常和女主角傳緋聞有何看法?他笑說“我沒把它當成很大的一回事,反正都已習慣了。媒體每次寫時,我都不太去在意,畢竟這是他們的工作。”


他表示,傳緋聞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事。“拍戲時,大家感情好、談得來,不代表我們就在一起。如果怕傳緋聞而不和對方說話,那我覺得做人根本沒什麼意思。就當做是為戲宣傳囉!”


羅志祥表示最想演出吳尊在戲中的角色,因為說話很帥,不像他總是嘰哩呱啦的。問吳尊若有得選擇,他最想挑戰哪個角色?他認真思考後表示,“哇!很難選哩!每個角色都有它討喜的一面,有冷酷的、有帥的,也有很幽默的。我可以貪心一點,3個都要嗎?”哪個角色最接近他本人?“嗯!應該3個都有一點點吧,雖然沒有一個是完全接近我的個性,但他們3人都很愛打籃球,就和我一樣。”


說起最近讓他比較快樂的事,他眼睛滿是笑意的表示,“好多哦!像《籃球火》終於要播映了,第一部電影《劍蝶》也快上映,還有準備香港演唱會,又能代言台灣觀光活動,這些都是讓我覺得很快樂的消息;雖然要到處宣傳有點累,準備演唱會也很辛苦,但我仍覺得很興奮。”


 


■側記


《籃球火》里的“元大鷹”羅志祥很搞笑,由於一直想拉“東方翔”言承旭加入球隊,使出很多奇怪又搞笑的招數,搞得對方煩不勝煩,所以常會“罵”他說“豬啊你!”在八大電視台接受專訪的小豬異常嚴肅,一點也不像主持《娛樂百分百》那樣耍帥搞笑,向來在意儀表的他,看到鏡頭里的反射,一再“碎碎念”說,“我的臉好像有點腫,你們要不要只拍我的側臉啊?”但左看右看他的瘦削臉龐都不覺得他“腫”。結果,沒人“睬”他!


一見吳尊就先拋出一句“Apa Khabar”,他親切回應“Khabar Baik”,過後唯恐誠意不夠,又再多加一句“Khabar Bagus”。大馬媒體專訪後,接下來是日本媒體專訪,去年曾因硬拔隱形眼鏡,造成右眼受傷的吳尊,一見有“空檔”就馬上衝去背包拿眼藥水,邊滴邊說,“眼睛好累哦!”當日本媒體要他對日本劇迷說些話,他想了片刻仍詞窮,突然就在原地彈跳起來,說道“好緊張哦!不知該說什麼。”後來臨時學了一段有點長的日語,漂亮的說<7740>。日語說得溜沒錯,但稍後再為大馬電視台錄中文標語時,竟吃了很多螺絲,每錯一次就說不好意思,再怪自己說“我今天是怎麼了?”



 

張智成──歡迎回來

 


有那麼一種人,歌唱實力明明堅強,卻一直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在休息2年半後,把大馬經紀約簽給28 Stage當光良師弟,深知如今的唱片市場不比以前,見最近這麼多會唱的新人冒出,也了解自己太久沒出來顯得吃虧,但仍豁達表示“當中的危機我知道,何況我以前也不是那麼big,充其量只是有個位置而已。但從音樂出發,永遠都不會是錯的。”將於10月發片的張智成,以《愛來得剛好》告訴大家,這次將重新以音樂出發的他,時機剛剛好。




張智成把大馬經紀約交給28 Stage,仿傚師兄光良把大馬和海外經紀約切割的作法。他表示,目前唱片合約洽談最密切是台灣海蝶,這個月動筆簽約後,遲些將有發佈會正式宣佈。


問他為何作出以上決定,他表示“海外和大馬的文化不一樣,而且我不再是新人,可以用不同方式去處理我的案子。28 Stage有興趣和誠意,也很了解這里的媒體和市場。我不希望重現以前‘你不了解我,我不了解你,互相搶人’的狀況,所以才有此決定。”


問他對新東家有何考量,他只求有很大的空間及主導權,未來方向的規劃比較重要。“我想做的東西很多,不能再像以前只負責錄唱,然後發片、宣傳、休息後又再發片,我希望自己也能當製作人,為其他歌手配唱製作。”


從2002年赴台發展至今,他表示自己以前“只是”歌手。“在台灣頭4年,我什麼都不懂。一直到第六年,我才知道怎樣在台灣生活。”


過去2年半里,張智成除了在台灣主持4個月的電台節目,二度出演果陀音樂劇《我要成名》,也於去年12月29日在台北新舞台舉行《Power Men演唱會》,把他把想唱歌的癢都搔起。而音樂劇對他心態上的調整有很大幫助,讓他回到很原始的自己,找回當初想當歌手、熱愛唱歌的初衷。


他表示,在發2006年的最後一張專輯《愛情樹》時,他已不知自己的投射和發射target應該在哪里。“或者,我以前走得太快,很多基層的東西都看不到。”


他形容,唱片合約結束後到中廣音樂網主持音樂性的《愛簡單》節目,有利於他跳脫娛樂圈的感覺。“去年11月演完第一次《我要成名》舞台劇時,其實心態已經有所不同,但中間仍有對環境的不適應,所以又選擇了退縮,讓自己再休息,看要不要繼續走下去。”


反而是今年4月二度接演加場的《我要成名》,讓他看到更多東西,也真正去思考未來。“我覺得應該真正去規劃自己的前路,要就要,不要就不要,不可以再像以前那樣‘alang-alang’。於是,我在那之後開始接觸唱片公司,讓自己再放手一試。音樂劇讓我覺得,自己的肢體語言、體能和唱功都沒退步,若我一直有這能量,那我找不到理由不繼續往前走。”




張智成今年3月去美國充電,在洛杉磯朋友家住了3星期,間中想飛三藩市或紐約遊玩,從沒想過要去賭城拉斯維加斯,沒想到因緣際會去了一趟賭城,意外被東妮芭絲頓(Toni Braxton)拉上台合唱且深獲好評,讓他形容這是一趟驚奇的演唱會之旅。


張智成從洛杉磯飛紐約時,就在關卡見到格林美音樂獎最佳流行男演唱人約翰梅耶(John Mayer),而且很多記者在拍他,讓他不禁心想,難道我這趟會見到很多大明星?結果他在紐約玩了幾天,從紐約機場過關卡時,李安就排在他前面,他很興奮向李安打招呼,說自己是來自大馬的張智成,李安一句“我知道你是誰。”讓他高興不已!


問他當時還跟李安說了什麼?他說“忘了。好像是恭喜他得獎之類的話吧!我當時滿腦子只想<7740>,哇!李安知道我是誰耶!但後來想想,他弟弟李崗有來看過《我要成名》音樂劇,也出席過我們的春酒活動,加上我也發過很多張專輯,他應該真的知道我吧!”


他當時原本想飛三藩市,但知道當地一直下雨後,便改訂飛去賭城的機票,並花80多美金在網上訂購東妮芭絲頓演唱會的票。“我抵步後去拿票,竟發現那是張100多美元的門票。看演唱會前順手去賭場玩了一把,竟然贏了很多錢,匆匆趕去演唱會時,發現所有人都穿得很正式,只有我穿T恤牛仔褲,覺得很不好意思。更不可思議的是,我竟然被帶到前面第一排的觀眾席。”


當東妮芭絲頓演唱《Another Sad Love Song》,問可有人要上台合唱時,大家爭相舉手,張智成也不例外,結果竟幸運被點上台。當東妮問他要唱“卡拉ok式”還是“American Idol式”時,他還未來得及反應,東妮就說“Never Mind,Just Follow Me。”當張智成一開腔時,東妮驚訝看著他,還故意彈到一邊去,把主場交給張智成。原本她只想請觀眾上台唱幾句搞氣氛,最後不但和他合唱到最後,還把後面飆高音的部分留給了他。


“當時,全場人High到不行,台下很多人爭住跟我握手,我好像也成為當晚的明星了。(你不表明自己也是歌手?)哎呀!怎敢介紹?我穿成這樣哩。”但他表示,合唱後不但把之前贏的錢輸光,過後買網球決賽門票,沒想到自己心儀的球王球后竟無緣闖入決賽,讓他無緣親睹偶像在決賽爭取榮譽。“或者,我那天的運氣用太多了吧!”


至於和張敬軒結伴看雲妮休斯頓(Whitney Houston)演唱會,他表示那已是2004年的事。“當時很頻密到香港宣傳,廣東歌《傷心換日線》也在香港拍MV,所以和張敬軒在《勁歌金曲》合唱《認錯》成為好友,並相約一起看演唱會。”他表示,自己在賭城當S.H.E演唱會嘉賓時,也偷閒去看過席琳狄翁(Celine Dion)演唱會,以前到日本訪問Boyz II Men時,更曾和他們合唱《One Sweet Day》。


說他很有這方面的運氣時,他笑說“狗屎運”囉!“像我還沒當歌手前,為了支持楊偉漢而去看《娛協獎》,當時我就告訴朋友說,下一屆我要站上去。沒想到後來成真,而且連續好幾屆都站上去。所以,我們不該害怕夢想。因為沒什麼是不可能的,只要用心去做,就一定可以。”



側記


很久沒看到這樣自在的張智成了!久違了,跨過了,而且蓄勢待發!當坐在面前的他,喧鬧的說著“吃谷種”、“不能再alang-alang”、“狗屎運”等“羅惹華語”時,你只覺得無比親切。充滿能量的他,數著在洛杉磯機場偶遇約翰梅耶、在紐約機場跟李安導演寒喧、甚至在拉斯維加斯被東妮芭絲頓拉上台合唱的事,旁人的驚嘆聲越大,他的笑聲也越響。如他所說,他終於認知到,自己從沒失去過什麼,他的人生也不是別人想要就有的人生。我可以預見再次起飛的張智成,日後將學會享受唱歌帶給他的快樂、忘卻以往“想太多”的負面情緒。所以,張智成,歡迎回來!


 



 

林宥嘉──多奇怪

 


林宥嘉(Yoga)只有21歲,卻有超齡的深邃。聽他唱歌,你會感動;聽他緩慢說話和思考的方式,就知道他有多認真。他在自己填詞的《請說》這麼唱,“快點說,快點說,說你覺得我真的不錯。我是我,你愛我,多麼高興你認識我。”但娛樂圈總有黑白是非和高低起伏,愛他的人也有不經意“傷害”他的時候。於是,他對媒體、歌迷都有話想說。所以這一次,林宥嘉,你請說。



林宥嘉很介意被指譏嘲通告藝人愛“假笑”及“想當金曲歌王”,所以曾在大馬發佈會上不厭其煩的詳細解說。早前驚傳他在網路論壇上罵歌迷,但隨即對自己情緒化反應後悔,隔天立刻向歌迷致歉。問他怎樣形容和媒體、歌迷之間的關係?他說,除了感激,還是感激,但當中明顯還有更多的複雜情緒。要他暢談入行以來的喜怒哀樂,說到喜和樂時,眼色乍然晶燦,說到怒和哀時,更多的竟是無奈。



我對歌迷非常感激,但當中也有無奈。無奈來自於……可能……唉!我也不懂,還是感激吧!他們喜歡我沒錯,但卻未必諒解我。前陣子公司同事跟我說,我是星光四少中,最少跟歌迷互動的。歌迷不太了解我,也不知該怎樣跟我相處。然後,我就被這番話嚇倒。因為我根本不知道是這樣子的!我很感謝粉絲們付出精神、時間和金錢,無怨無悔的支持我,所以,就感謝吧。


很多媒體都對我很好,但我對不同的媒體有不同感想,一如我對各別的歌迷一樣。我很謝謝媒體幫我寫出我想講的話。我和部分媒體可以很好的聊天,也不覺得害怕,因為我知道他們不會害我。會讓我不開心的媒體其實很少,我很慶幸一些媒體工作者,不會讓我有距離感,我可以跟他們講很多東西,而他們為了保護我,所以一些東西都不會寫。像我之前去新加坡,一些媒體會很專注在台下聽我唱歌,我知道他們是真心喜歡我的音樂。


我的喜樂還蠻多的,有機會認識很多音樂人,並和自己欣賞的歌手像朋友一樣談天。像在雲頂出席活動,有和郭靜談天,也和張智成打招呼。之前在檳城那次,也和方大同坐在一起,他除了幫我beat-box,我們還一起聊耳機的話題。另外,在香港新城國語力頒獎禮上,我有跟陳奕迅打招呼,也和吳青峰(蘇打綠樂團主唱)談天。那天,青峰就坐我旁邊,看到他和張信哲、陳奕迅在台上唱live,就覺得很讚。


怒啊?就是有人會這樣(比起用手機拍攝的手勢)在路上拍你。有時路人會跑出來問你可否合照,當我狀況不好時,我就會禮貌問說,“可不可以不要。”但有的人就會說,“哎呀,早知我就不問你,那我偷拍你好了。”然後拿起手機就在我面前這樣拍。我就覺得,怎麼這麼沒禮貌呢?然後啊,我就好想拍回他的小孩哦!(作狀比起用手機拍攝的模樣)喂,弟弟,弟弟……。(稚氣舉止,不禁惹來旁人大笑。)


我的悲哀啊,就是我明明沒做錯什麼,卻一直被誤會。原來最易得到的、一直視為給你最大鼓勵的人,說的話也最傷人。但我很慶幸這樣的例子不多。前陣子是我的低潮期,但我覺得這種事一定要發生,人生就一定需要這樣的起起伏伏吧!



林宥嘉在第一季《超級星光大道》連續拿滿分後,曾迷惘的問評審黃韻玲說,“老師,我真的有那麼好嗎?”問他至今聽過最好的讚美,竟然無關歌唱,他最想聽的那句話目前還在“等待中”。他說,小時候不懂事,聽到別人說他“奇怪”時,就會特別開心,因為那似乎意味了他的與眾不同。突然,想起他在星光決賽選唱的Radiohead歌曲《Creep》,歌詞唱的正是“I Wish I Was Special,But I’m A Creep,I’m A Weirdo。”



專輯里有首歌叫《慢一點》,我可希望身邊一切都慢一點,讓我可以細心感受身邊的一切?雖然我不是那種天天都努力讀書的人,但我卻一直都很認真在過生活。當開心如意時,我會很希望美好時光能慢一點,但痛苦和難過時,我就希望它快點過去,不要太慢。


我聽過最好的讚美?我小時候只要聽到有人對我說,“你真的很奇怪耶!”就會覺得開心,因為小孩嘛,總希望自己是特別的。但我想,對男人最好的讚美,應該就是“你真是一個好男人”吧!(有人這樣跟你說過嗎?)還沒有。我還在等待。當然,當長輩對我說,“你很有上進心,不錯哦。”我也會很開心,未來也會更加努力!


聽過最傷人的一句話?我不曉得耶。不過,我還是不要說好了,不然以後有人要故意攻擊我時,就會一直說一直說。



林宥嘉在首季《超級星光大道》創下比賽9度滿分(20分或以上)的空前紀錄,被評審認定歌路最多樣化和選歌能力最獨特的選手。但金曲獎上因耳機凸槌,導致演唱《天天想你》的失常表現,卻讓林宥嘉懊惱。問他現在上台前還會怯場嗎?他說,當然會啊!然後舉出歌神張學友的例子。問他現在最享受的事,他說是“代謝”。這才知道,超級愛吃的Yoga Lim原來也有空腹的時候。



我在開第二及第三場《林宥嘉2008迷宮巡迴演唱會》前,因為很想讓自己冷靜,所以會很想去打坐或幹嘛的。但現在覺得,還是不要這樣好了,因為這反而會讓我更緊張,反正,就輕鬆的走路,盡量讓自己放鬆就好了。(讓人不禁想像他在決賽選唱陳奕迅《Last Order》時放得很松的畫面。)


像我那天看youtube《康熙來了》訪問張學友的片段,他說以前上台前愛打坐,是因為以前不成熟。我就覺得,真的耶。我以前上台前,很愛躲在黑暗角落然後關燈,上台時以為就可以進入狀況,結果還不是一樣緊張到要命。當然,我不是說打坐是錯的。但重要的不是行為,而是心情。


我現在最享受的事?我是認真的,不是開玩笑,那就是希望“代謝”(排便或排汗)多一點。我前幾天睡很少,但今早還是8點就起來健身運動,讓自己流一身汗,然後喝果汁。我有時會故意空腹不吃,想讓身體“乾淨”。那樣我會覺得整個人精神較好,上鏡較好看,晚上睡覺也會睡熟一點。



■側記


星光四少去年12月第一次來馬宣傳時,某雜誌記者在發佈會上拋出一個問題,表示林宥嘉代言機會比周定緯、潘裕文和徐仁杰多,另3人可會“眼紅”?發佈會一結束,林宥嘉毫無預警的跑去該記者面前說道,“你剛才的問題嚇倒我了。”讓該記者至今說起仍印象深刻。後來,林宥嘉來馬無數次,包括3月的星光四少演唱會、7月的個人專輯宣傳之旅等等,但遲至8月和劉力揚一起來馬才有時間接受專訪。專訪行程排得密密麻麻的早上,眼見上一家報章專訪結束,筆者低頭準備走向設定好的專訪位置時,突然一把聲音在耳際響起,“你那天有來我的音樂會,對吧?”抬頭一看,才發現林宥嘉不知何時突然跑來我面前,講了以上這番話。原來,他7月在金河辦簽唱會時,特地加唱一首電台並沒強打、但他自己偏愛的《殘酷月光》,本來還擔心台下反應,但他一報出歌名,就見到台下正在採訪簽唱會的筆者拚命點頭,因此才對筆者留下印象。所以,如果哪天林宥嘉突然跑來你面前講些“有的沒的”,千萬別嚇倒,因為這就是最真性情的他。

佛也會跳牆

 


某個週末為了貪戀和朋友在巴生相聚的時光,錯過了溏心鮑魚夜宴。


沒關係沒關係。轉眼竟有餐“佛跳牆”在等我。坐在pavillion六樓的麗晶時,我和yoyo研究佛跳牆的英文翻譯,叫monk jumps over the wall。我們猜想,應該是好吃到連和尚也抗拒不了誘惑所以才翻牆。


第一道四拼有兩生兩熟。平時不愛吃生蠔和魚生的我。今天什麼都試。而且呀,味道就是鮮。


佛跳牆有夠誇張,里面有鮑魚、魚翅、海參、烏雞、魚鰾及一堆我叫不出名堂的東西,補到……足以滋補我之前凌晨四點半才睡的殘樣。


飯桌上笑料連連,大家的華語很《老師嫁老大》。很夠力一下的咯。因為做訪問錯過了熱騰騰的銀鯧,助理經理很殷勤的換來一條魚。阿朱講她要吃下半身。有好笑。吃椰子燉三寶,一樣很補,yoyo的椰洞太小,結果不小心變有料笑話。


回到家。yoyo傳來簡訊,說她虛不受補,瀉了三次肚子,夠力很多下咯。我說,應該是椰子和鮑魚打架,生蠔又大戰芒果。結果她回我,還有魚生和南瓜飯打架,銀鯧大戰鮑片娃娃菜。


有好笑一下咯。

什麼都沒發生

 


我以為自己去馬六甲感受炎炎夏日,怎知卻淋了一場雨。去之前想很多,以為G奶天后的臉很爛,結果沒有。以為慶功宴要做很多訪問,幸好沒有。


以往的新山、檳城還有怡保的夏日八度演唱會都不關我事。今年的古城辦事處因為缺人,所以就關我的事。坐車去古城
之前想很多,以為可以吃這個吃那個然後拍很多相片,但原來我們根本沒進到市區,所以,很多事都沒有發生。


823演唱會最讓我高興的是親睹蕭敬騰現場演唱的實力, 也第一次在大馬唱了吳青峰為他寫的《多希望你在》。原來小豬跳舞真的有好看,然後黃立行也很MAN。大家的焦點都在JOLIN身上,因為之前台灣報紙炒作講她爛臉,但大家左看右看,臉還好嘛。起碼比她去年到雲頂宣傳演唱會時好太多了。


慶功宴上不用做聯訪,於是我們少寫幾條稿,可以很安樂的吃蝦面和baskin robbins。然後因為“溝通不良”,會上發現一件讓我們有點傻眼的事。現場氣氛尷尬到了極點。誰的錯?我不敢說。只是突然間很想念紅了以後態度還是很好的周董。


寫稿到凌晨四時第二天睡到早上十時,在回吉隆坡的路上,只覺得一切像南柯一夢。在夢里淋了一場雨,拍了一張自己半躲在“黑蜘蛛”身後的大合照。


824晚上,我要全神貫注看奧運閉幕式,希望那將是熱血沸騰又再次讓我感動的一夜。雖然我只是電視旁的觀眾並非現場駕臨,但光想也覺得怎樣都比823更讓我值得記取。


 

無言

 


上星期難得休息的三天是快樂的。難得泡電影院看‘Penelope’和‘Dark Knight’ 在家追看奧運賽事看省話一哥蕭敬騰上節目而自己得努力聽完那277首歌曲,還和朋友在巴生過了快樂熱鬧又吃得很開心的週末。那輛駛往椰花園的車子五把聲音實在吵到要命,午餐雖然已經叫了兩道螃蟹一道魚還有海鮮豆腐和青菜,但依然嘴癢想吃“蝦姑”感謝大家成全我的任性, 結果好吃的麥皮蝦姑配左手帶來的2004年紅酒堪稱是天生一對,飽到要命殺回福建會館主人家泡茶之際竟然還請我們吃蓮蓉餅。oh no。


晚上在setia alam吃火鍋吃到飽,阿陳和老板娘將升任老爸老媽,幸福得要命於是我們在即將收檔的茶坊一角重溫他們當年的時光,最後cheers老板娘煲的滋潤糖水賀一賀它。在阿陳家過夜的感覺像在度假屋般。但星期日上班的那天就回到了殘酷現實。先是接到同事FN的老爸病逝的消息,還有朋友YL開刀的事。


晚上做完ot快快趕回家看李宗偉對壘林丹爭金的賽事,怎知僥幸趕上的第二局賽事,就…這…樣…吃豆腐般的打完。我忍不住sms主席,她說,打得很瞎啦!真的很瞎。害我很沒心的把《家好月圓》那2條稿混到半夜一點半才打完。


星期一幸好生活恢復了一點色彩,一早的專訪被大鮑和大契讚“乖”,當天見報的“歡迎回來”稿件也被當事人表示感動並言謝。但我期待的劉翔在那天落寞的背影,讓我心碎。星期二友人CC請唱k,談了很多慶幸看到她心情上的正面轉化。在唱片行找蕭閎仁專輯後我們快樂的購物快樂的回家,然後我接到同事的sms說另一位同事LP的媽媽去世,沒過一會又接到老友LY的電話說她外婆走了。


人生的無常我早在去年就深深領會。但這幾天太多的死別還有運動場上的人不從天願,還是讓我的心情經歷了一場雲霄飛車的起伏。看到凱旋回國的李宗偉被別有居心的政客“爭奪”,而他“現在在車上,什麼都不清楚也不方便說話,我是身不由己的”談話,覺得很好笑(雖然我實在笑不出)。儘管期待晚上林冠英和許子根的辯論。但辯論了以後,大馬的明天又會怎樣?我無言。 


PS.沒想到星期四又接到不好的消息,同行SP的媽媽病逝,我喜歡的《咖啡王子一號店》男配角李言竟出車禍意外身亡。那個在戲里對尹恩惠妹妹一片痴心的可愛“大猩猩”,才27歲啊。之前車禍昏迷不醒的前第五台dj闕愛芳,也在星期五宣告不治。這個農曆七月,到底是怎麼了?

然後怎樣?


2008年8月8日上午去唱k,點了劉歡和那英合唱的奧運歌曲《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頓時明白劉歡為什麼會被選中演唱奧運主題曲。然後,點了莎拉布萊曼演唱的《It’s A Beautiful Day》,朋友問說,她在唱了嗎?因為天籟嗓音和音樂渾然天成的連成一體,難怪朋友有此疑問。晚上守住電視看奧運開幕禮,很多畫面及傳達的意境讓我驚嘆連連,當劉歡和莎拉並肩合唱《我和你》時,底下盛開一朵朵不同膚色孩童笑顏的傘,突然只覺得感動。


最近愛的歌曲,是陳奕迅的《獨居動物》,還有《然後怎樣》。8月8日以後,我真能履行諾言少吃澱粉,和身上漸漸長回來的肥肉搏鬥一番嗎?還是要等到816的螃蟹午餐和晚餐火鍋之約後再做打算?如果對自己許下的承諾可以一再推翻,未來的我體重到底又會怎樣?


七月中一朵雲表示要開始減吃keep fit時,我豪氣干雲的說“我陪你”。話說出口以後,想到接下來的飯局,只覺得自己‘下巴輕輕’,因為當下根本沒辦法做到戒或少吃澱粉!於是我改說,8月1日開始我才陪你吧。於是,接下來的日子,我吃了yy請的火鍋,買了蛋糕去為生日只和我差一天而且剛當媽的cc慶生,在台北吃了很多很想念的食品,吃了bl在secret recipe請我的蛋糕,更謝謝小小安排的bar b q plaza慶生飯局和mx親手黏貼電影海報的誠意飲料和小卡片。


8月1日一班人在usj採訪時不忘買韓國保養品然後吃阿業靚湯,我點了有飯有肉有湯的套餐,反而一朵云貫徹始終的沒吃飯。我告訴她8月1日的約定要押後,她說,“小芬子算了吧你。”於是我心虛。


於是,我8月4日繼續在朋友作東下吃了好吃的plus one shabu shabu並看了不怎樣的《Mummy 3》,8月5日吃了很豐盛的韓國餐,8月8日唱k看《Sex N The City》再到沙登陳洧記吃咸蛋螃蟹。電影里的carrie,charlotte,samantha和miranda的友情讓人感動而愛情路上有喜有悲,戲外我們四女則三缺一。keng問說,50歲那時我們會約在哪里?還是一樣相約唱k嗎?


然後,我想起了陳奕迅那首《然後怎樣》。。。


ps。那天寫完以上這篇blog後繼續看奧運開幕,各國列隊以後,看到身高2米26的姚明身邊走著僅到他大腿高的活潑可愛小男孩,一知道這頭頂乒乓球大小傷疤的男生,就是年僅9歲的“抗震救災英雄少年”林浩時,心里已覺感動。再看體操王子李寧在空中騰飛迅跑,以“夸父追日”的方式凌空漫步500米,繞鳥巢一周後點燃聖火,天啊。熱血沸騰 !2008年8月8日,我要永遠記住歷史上這光榮感動的一刻。


 


 


 

看星光


在台灣的最後一夜,看星光三班與偶像合唱抗壓賽,看得捨不得去泡澡。看到盧廣仲更笑得特別開心!回到大馬的週末晚上,守住電視看Astro新秀大賽決賽,看完後馬上轉台去看重播的星光二班,巧的是,播的也是與偶像合唱抗壓賽,而我竟然看到感動落淚。


在台灣看的《超級星光大道》,上節目和星光三班7強對唱的偶像包括古巨基、蘇永康、范逸臣、林志炫、蕭敬騰及盧廣仲。很“宅”的盧廣仲是我近期的最愛,聽他唱《早安晨之美》時,一直在那邊“對呀對呀”,搞到我最近也很愛說“對呀對呀”。無聊的是,一廣告我就轉台去看《我愛黑澀會》,因為盧廣仲剛好也上那節目,對著一班黑澀會美眉害羞得可以。


看簡鳳君為了準備與蕭敬騰合唱,彩排時數度落淚,還蹲在蕭敬騰旁大哭。唱完蕭敬騰的《原諒我》時還拿著麥克風發抖,就覺得她的壓力真的很大。黃靖倫模仿木村拓哉的Gatsby廣告,很搞笑啦。徐佳瑩演唱盧廣仲的《我愛你》,和原唱者截然不同的風格讓我拍案叫絕,陶子說,連一旁的歌手群都忍不住會幫她打拍子、假裝彈吉他呢!她和盧廣仲合唱的《一百種生活》則很清新,或許舒服小品註定拿不了高分,但就是好聽。另外,看盧廣仲模仿Vitas飆高音,陶子請出黃靖倫一同較量,有趣有趣!


若說星光三班的這場比賽,前面一些參賽者的失常表現讓我看得搖頭,只有徐佳瑩出場後才讓我看得盡興,那星光二班的抗壓賽無疑精彩多了。葉瑋庭與黃小琥老師合唱《藍天》的組合很有趣,賴銘偉和吳忠明還扮成“小李子”,迎接小琥“太后”,恭敬模樣讓人忍不住捧腹。黃小琥一開腔,就是讚!


聽梁文音演唱張宇的《四百龍銀》時,我竟感動得眼泛淚光,然後她很放的配合張宇一起演唱《沒關係》,我突然明白了木子這麼喜歡張宇的原因。木子說聽凡人二重唱和張宇合唱的《朋友別哭》時聽得想哭,或許就因為張宇聲音中的那份感染力吧;聽吳忠明和袁惟仁合唱《夢醒了》,王菲為那英唱和的雲淡風輕,我從兩男對唱間聽出了另一種感動。


賴銘偉演唱蕭煌奇的《你是我的眼》,我的震憾度不比上屆聽林宥嘉的演唱版那麼大,但看到賴銘偉真情流露的放聲大哭,還有兩人合唱的《看見》,我竟也跟著陪哭。用生命熱愛唱歌的蕭煌奇,我看見並聽到他的生命力和樂觀,而人生,又有什麼是過不去的呢?

趕在你離開台北之前

 


後一次到台北,是2006年春天,當時一行5人在陽明山賞櫻,淋了一場雨,自嘲是Sex And The City四女和Mr.Big。那一年夏天,豬仔飛往台灣深造。我們說,好啊好啊,以後去台灣可以找豬仔當地陪 。沒想到,自此以後我和台灣緣淺。這幾年迷星光幫迷得一塌糊塗,很想飛去寶島吃這個吃那個買這個買那個,眼看同事同行這兩年一再往台灣飛去,但寶島在這兩年間就是與我無緣。是的。無緣!


眼看豬仔就要畢業回國,我終於盼到一次往寶島的機會。對呀,趕在她離開台北之前。在夏季的台北街頭拍下我們的相片。


一到步就往士林夜市走去,吃豪大大雞排喝蜂蜜蘆薈。在豬仔帶領下買了鞋子知道哪檔是有名的咸水雞,lbb在baleno試衣時我們七嘴八舌,買《Last Friends》的dvd幫朋友買口罩買絲襪然後自己買腰帶買褲襪把包包塞得滿滿,啊。台北的夏天雖然很熱,但我實在懷念這種走在士林夜市盡情購物的感覺。


第二天一早往五分埔走去,天氣那麼熱,太早的五分埔顯得冷清。但我們還是有本事在陸續開舖逐漸熱鬧的小巷店子里買呀買。下午兩點半在酒店集合後去吃鼎泰豐。在樓下左邊的金石堂幫朋友買了kevin的裸妝聖經。恕蔡康永的書不打折所以決定不買了,然後到西門町開工去也。擠在盡是人潮的戲院外等互動見面會開始。有人用半咸不淡的華語說,這地方真小。有操日語嘰哩咕嚕交流的歐巴桑記者,硬是要擠在台前怕死自己看不清台上一舉一動很吃虧。我和lbb越退越後最後擠在燈架旁,如此卑微。


互動見面會後是電子媒體聯訪時間。又熱又累的我盤腿坐在戲院二樓有冷氣吹而且超級舒服的地毯上,呆等的那一小時內所幸沒有太無聊。首映禮很熱鬧,小豬突然摔跤暴龍突然現身吳尊則玩換換樂,30分鐘的籃球火精華片段有好看。我開始很期待這部偶像劇的播出。接下來搶得小豬和吳尊共5分鐘的時間,尖銳問題一一拋出結果換來讓人還算滿意的答案。戰一打完,虛脫得只想逃離現場。到玫瑰唱片找不到朋友要的單曲,只想找個可以舒服坐下有冷氣的地方好好醫肚子。摸上一家有鐵路的餐廳聽說還為首不懂多少名消費滿250台幣的顧客算命,只可惜我們到得太晚會說書的人都收工了,豬仔在10點後來meet我們,買來小游要的茶葉,然後跟我們一起滾回酒店。  


明明該快快寫稿傳回自己的國度然後早早睡覺,但該死的遇上蕭敬騰上《康熙來了》,於是我沒心打稿和豬仔邊看邊笑,lbb嫌我們吵結果我們把電視聲量關小繼續嘰哩咕嚕小聲講小聲笑。後來豬仔看台灣明周翻到劉嘉玲的新聞,於是翌日原本要去的碧潭(只因《赤壁》早前在那邊辦首映會)轉眼變成去龍山寺,想去的《換換愛》拍攝場景摩天輪美麗華廣場則改成晚上才去。


半夜三點多才睡一轉眼就要起床。八大電視台樓下盡是歌迷在等。做完小豬的10分鐘訪問馬上搭公車轉捷運到龍山寺,我東施效顰跟豬仔拜了老半天才恍然發現原來是有分主題的。哈!然後往台北車站走去悠閒的用餐再在那里幫朋友買了阿信《浪漫的逃亡》和陳綺貞《失敗者的飛翔》。(啊!我的心也在浪漫的飛翔但不是失敗者的逃亡。)


再回電視台等待的當兒,看了小豬在主持《娛樂百分百》時向小鬼詳述在首映禮如何摔跤丟臉的有趣模樣,等到吳尊的10分鐘後,這次是往美麗華走去,拍了沿路的風車,從遠到近拍了不同角度的摩天輪。還在豬仔的老板那邊騙了兩杯高山冷泡茶。台北的最後一夜,所幸前一天豬仔幫忙塞行李充分利用空間,所以最討厭收拾行李的我這次沒有太苦。但行李重得像石頭啊。最後在機場發現我的行李竟然有35公斤。幸好有人同行不然我一定被罰款罰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