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過去的

 


最近的精神繃得很緊,像一根隨時會斷的絃。也許仍不習慣偶爾要化身“狗仔”,即使明白是為了工作卻放不下身段,但後來卻覺得很多事情在經歷了以後,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麼糟。而一切,都是會過去的。會過去的。  


休息的星期四下午,終於去看了由日本小說《死神的精確度》改編的電影。這是一部溫暖的戲,但看過電影後卻心系晚上英語課未做的功課,老師要求我們用很多特定的法律字眼堆砌成法庭新聞,我有很努力在做但就是寫了一半就寫不下去,結果打電話給和我同組的經濟組郭同學,說我實在寫不下去這功課能否就麻煩他呢?


稍微松了一口氣後(因為老師去度假兩星期,難得可以relax兩星期不用上課),卻知道星期五一早要到中國女星在馬辦喜事的酒店“刺探軍情”,像場地佈置到怎樣了到時將有多少藝人會入住;於是我像一隻戰戰兢兢的小狗到了以上場地,扮遊客扮粉絲問相關人等,但佈置的工作人員“挑通眼眉”的冷冷一句:你是哪里的?我心想,難道我額上刻著記者兩個字咩?


從酒店回來交稿後,接下來連踩《命中註定我愛你》記者會、專訪和劇迷會,怎知某報突然說要改版,讓我原來稍微鬆懈下來的心情又開始緊繃。遲了半小時才開始的記者會,讓改版的時間變得更緊張。一做完記者會就去專訪,期間電話響了兩次,(催我報新聞改版啦),我覺得自己一直在恍神,精神狀態一點也不集中。


晚上寫稿到凌晨一點左右,才睡沒幾個小時,就得為了該中國女星出嫁(干我屁事?),七早八早就得去新郎家外站崗。謝謝巡警來巡邏,讓我們從只能在屋外探頭探腦的小狗,變成可以登堂入室在庭院坐著守候新娘車駕臨。拿汀人很好,叫佣人招待我們喝水吃糕點,差事一完成,馬上逃離現場。


因為7時30分的早工,所以難得可以在下午3時30分下班,終於有機會第一次坐在電視前,看每星期六傍晚6時30分播出的《籃球火》。晚上的婚宴大放煙火,我從六樓公寓的樓台可以看到有錢人的喜慶把戲。我們這些窮忙族啊,又窮又忙,難得悠閒坐在家里邊吃yogurt,泡面、orange邊追偶像劇,就已覺得幸福。


上班的星期日,我特地拿了星期二的假,配合星期三唯一一天的開齋節假期。決定星期二在家好好昏睡,然後把星期三的節目排得滿滿,希望兩天的稍微喘氣,可以讓我恢復元氣。re-charge my battery。

921心情很快樂

 


知道大紅花有到尊孔參與為雙福殘障中心籌款的義賣活動時,難得撞上我在星期日休假,於是趕緊報名,然後在家里收拾二手衣和cd供義賣用途,希望盡一己之力。  


今年兩度參與義賣,都是為了娛協《愛 與我們同在》四川賑災活動。相比上兩次在金河和巴生兩站,一起出力的都是熟悉的同行,這次首度參與大紅花的活動,心情其實有點忐忑,畢竟我認識的只有高牆一人。幸好愛心不分你我也毫無隔閡,所以很快就在落力喊賣中,拉近了彼此距離。


一聽到郭素沁的聲音響起,我馬上丟下攤位過去專注站著聽她演講。她走來我們的攤位參觀時,還趕快伸手和她相握。站了五個小時的結果,是腳很累,但心情很快活。


吃不成生記飯店,一伙人在細雨中吃肉骨茶。高牆努力說笑,我累得只是乾笑,好想快點吃飽然後回家睡覺。回家的路上,我努力記取每位付出心力的大紅花伙伴的名字和可愛臉龐。回家以後,想著的是剛才一個個來買cd的善心面孔。


ps。之前在家收拾CD,終於找著當時在國外買下的Edith Piaf那張cd的蹤跡。今年Marion Cotillard憑《La Vie En Rose》摘下金像影后時,我明明記得買過這樣的CD但就是找不著。拜這次義賣之賜,才把這位法國小雲雀的CD找出來。還有還有,原來我真的有Radiohead的CD,雖然《Hail To The Thief》專輯里並沒有我愛的《Creep》那首歌。呵!

原來我不高

 


話說七月在台北士林買了一雙據說很適合在夏天穿的高鞋,但回馬以後一次也沒穿過。


某天小馬說一朵雲要去時代成功廣場的dodo鞋店,買一雙她之前就看中的羅馬鞋。我心想什麼羅馬鞋名堂這麼勁,我也湊熱鬧去看看。一看之下嘛不是我在台北買的那款,我有眼不識泰山原來那就叫做羅馬鞋啦。。


看一朵雲買了藍色平底的羅馬鞋感覺很時尚,而且人家買了第二天就開張,接下來還會穿去某島嶼度假 。這才叫買得物有所值好不好。


不行不行。我這樣買來後又嫌它高擺在家放著是不對的。於是某天穿了七份褲裙配搭三寸松糕的黃褐色羅馬鞋。大家一看,只顧著研究我穿的是褲還是裙,忘了看我的腳底。只有一朵雲一見我就很有興緻的要瞧瞧我的羅馬鞋。


結果咸蛋有這樣的結論,看來你也沒有很高。穿高鞋也不覺得你有高到。


一看她們穿的都是平底鞋,而我腳踩三寸看起來卻和她們“平起平坐”。於是,沮喪ing。於是,很想套用偶像劇《原來我不帥》的片名,改成《原來我不高》。


 

And So It Is

 


在河內買了Damien Rice的cd,只因鍾愛專輯的那首《The Blower’s  Daughter》,沒想到蔡健雅在《My Space》紀念盤也唱了這首歌。


And so it is
Just like you said it would be


我以為會等到的改變,在916並沒發生。親愛的雯雯在那天中午給我捎來簡訊,她說,今天應該風平浪靜,有點釋然,有點感慨,有點失落。


這是一封我不知該如何回覆的簡訊,只因為,心情和她莫明的相近。


某天不知哪位同行有所抱怨,我拋出那麼一句,“還好呀,我也只不過是連續四天ot罷了嘛。”


但我慶幸自己總是很會在生活中尋找樂趣。像那天candy的音樂會前,找sweet去吃我懷念很久的kfc。像那天的八度空間演唱會嘉年華會,仍穿黑T恤但已脫下黃絲帶的我,和小馬、麗恩一起走去對面金河吃好好吃的 mild peri-peri chicken而ice lemon tea可以refill的nando’s。


還有那個沒得回家過節的中秋夜,情歌天后被追問戀情時直說自己被嚇倒,驚呼:你們幾時變得這麼活潑了?然後就是那個娛協揭曉20強名單的晚上,捉緊僅剩的20分鐘時間(因為七點要開工)撐傘走到對面嘛嘛檔吃熱騰騰的東炎米粉。


那是個很激情的夜晚,有感動的淚水有借酒行兇的high瘋者,向來站在背後的音樂人那天都來了,無緣入圍的失落笑顏們,競爭太激烈了啊,不是你們不好,你看你看台灣金曲獎總是遺珠連連,你們都是遺珠嘛。好不好?


然後,916的腳步在我半夜打稿的時候悄悄蒞臨。凌晨四時才睡第二天日上三竿才起。看中午十二時rtm2的午間快報,收到了一封手機簡訊,下午有通姐夫的未接來電。傍晚五時三十分看ntv7新聞。然後開車到靈市上英語課。


沒事發生。沒事發生。And So It IS。


 


 

Last Year This Time,明年今日

 


今年的911特地拿了假。下午去醫院捐血,然後去看場電影,自己一人喝泡菜湯,再塞車回公司上課。


在同善醫院為姐姐的同事“還”血時,才發現自己已接近5年沒有捐血。好心的印度女護士叮嚀這叮嚀那,抽了我300CC的血。到谷中城原本想看范文芳和張赫主演的《Dance Of Dragon》,但自己的電影贈卷不能看這部影片,最後唯有選了《錢不夠用2》,看這部電影,笑有時,哭有時。卻原來這也是部和捐血有關的戲。


911的英語課是有史以來上得最輕鬆的,不用presentation,之前做的功課也暫時不用討論,大半時間在玩一個叫Who Am I的遊戲。大家玩得很開心,自在沒壓力。回家後給LY傳了一個簡訊。說去年911我們人在威尼斯,今年的911,她在The Gardens上班而我去了捐血。去年的921,我和她從羅馬飛布拉格。今年的921。我會和高牆一起幫忙義賣會。


而明年今日,我們會在哪里呢?


外一章。912晚上10時做完ot回公司,知道一件很讓人生氣的事,上malaysia kini看即時新聞,晚上12時在公司守住看tv3的英語新聞和馬新社的國語新聞。913,全體新聞從業員穿黑衣別黃絲帶上班抗議。


明年今日,國家的未來會更好嗎?


威尼斯的遊記,我應該是沒本事寫了。很懶的轉載自己登在某雜誌的遊記,為自己的旅程做個紀念 。


■漫步威尼斯
  
我喜歡走路,而在威尼斯千迴百轉的巷弄里悠閒的穿梭,即使迷路也是天底下最浪漫的事。
 
很喜歡《漫步在雲端》這部電影唯美的名字,事實上,在威尼斯漫步也有走在雲端的心情。每一條曲折的小巷道裡,都有令人驚喜的發現,於是一再被兩旁的風光吸引,走兩步停三步,把目光一再投射在美得讓人心動的面具及精品飾物。於是,路,就像永遠都走不完。
 
每每走得累了,就隨地坐下來歇息,要不就買杯雪糕慢慢享用,幾天走下來,並沒趕完一般遊客都該去的景點,但無所謂呀我見識了水都另一種風情。在浪漫的水都里呀,即使浪費時間也是件快樂的事。
 
我想我不是標準的旅客,到了被指美得像畫室而且鴿子成群的聖馬可廣場,並沒雀躍的買谷粒喂鴿子,反而坐在不知名廣場上哽面包吃著剛才在市集買來的水蜜桃,聽露天咖啡座傳來的免費悠揚演奏。別人都選擇坐貢多拉(Gondola)遊水都,我們卻寧願走路看威尼斯。我跟朋友打趣說,據說威尼斯正在不斷被水淹沒,下次再來,說不定水鄉變成汪洋。到那時候,我再坐貢多拉也不遲。
 
威尼斯由120多個小島組成,由300多座各式各樣的橋連結起來,並有160條運河,以運河代替街道。於是,我們在水都里不停的過橋,從沒在一天內過這麼多風格獨特的小橋,想到在馬來西亞以車代步而且很少走路的自己,總是忍不住笑說“這幾天過的橋,恐怕比我們一天內在大馬走的路還要多吧!”
 
嘆息橋(Ponte del Sospiri)的名字太美麗,讓我一心想在橋上故作姿態的來聲嘆息,後來才發現這只是座又短又小的巴洛克風格石橋,連結當年的總督府和監獄,而嘆息橋是犯人被判罪後押到刑場必經之橋。一些報道把浪漫與商業結合的里奧多橋(Ponte del Rialto)和嘆息橋搞混了,我們差一點也犯了這種錯誤。
 
有趣的是,在威尼斯坐著享用餐點需要付“座位費”,某個很想喝熱湯的夜晚,進了一家上海餐館,賬單上列上莫明的2歐元,後來才知道每人需要付上1歐元的座位費。後來和同住的加拿大華僑夫婦說起,他們笑說,1歐元算便宜了,某個下午他們坐在熱鬧露天咖啡座最邊緣的位置,坐吃比薩意大利面,結果每人得付上2歐元的座位費呢!
 
威尼斯2月下旬至3月上旬之間舉行的面具嘉年華最是熱鬧,同住的一對摩爾多瓦母女說,下次一定要趕上面具節,耽溺在化裝慶典的狂歡氣氛。據說,最精彩的巡遊活動在嘉年華會的第一個星期天,這天的活動是為了紀念1948年一群被俘虜新娘獲救的事件。年輕的女兒說得興緻高漲,我很不浪漫的馬上想到那期間的物價上揚和人滿為患,光是想像就已讓人想打退堂鼓。
 
於是,我慶幸自己在不是度假旺季的最美好時光來到了威尼斯,畢竟,威尼斯的水鄉濃情,需要配合的是寧靜而非喧嘩,而越是恬靜的威尼斯,在我心中,也越能顯出其繾綣迷人之處。


 


 

記憶太美,因此無法將威尼斯化為文字

 


去年的歐洲自助旅遊,我非去不可的地方是威尼斯,最浪漫的記憶也在威尼斯,沒想到回來這麼久,我始終未提筆寫下的遊記,也獨欠一個威尼斯。


去年的911,本來第一站要飛羅馬,從南一路玩上北,由威尼斯作為意大利的美麗終站,但羅馬當時剛好有個峰會,機位很滿,所以我們改變計劃,決定先飛威尼斯,作為我們這次行程的浪漫開始。


威尼斯寸土如金,最貴的是住宿。LY在網上看到一間網友們大力推荐的民宿。由於我們一心一意想住這家由意大利老公公和老婆婆經營的民宿,知道老公公老婆婆都不會用電腦,訂房的唯一方式只能通過電話。明知道他們只會意大利文,我們用英語註定只能和他們雞同鴨講,卻執意三番四次算準時差,然後搖電話過去威尼斯,只希望剛好有通曉英語的住客,可以代我們傳話並成功訂房。


打了好幾次,電話通了,但語言不通,訂不了房。花心思上網找意大利譯語,結果還是無用。原本決定放棄,但還是不甘心。想起曾在蕉賴吃過一間由意大利人經營的意大利餐廳。如果去那家餐廳用餐,再找通曉意大語文的他們為我們訂房,不知是否行得通呢?


於是,在某個周末相約LY和KW去吃意大利餐,一到就張望員工的膚色,探聽是否有會講意大利文的廚師能否幫手。最後,一位波斯尼亞、意大利混血兒願意幫忙,才成功訂了房間。


終於在老公公老婆婆的民宿里喝茶吃餅乾時,我們才終於相信,我們真的來到了威尼斯。老公公總是不在家,老婆婆則一直在家忙進忙出。有時做pizza請我們吃,要泡milo時也會為我們煲水,我們還在這里洗衣曬衣。某晚為相機充電還不小心讓他們家跳了兩次電。嚇到我們!


在威尼斯的四天三夜,遇到兩個來自中國的女生,她們說,租到尚算便宜的房間。一問之下,竟然一晚100歐元。比我們貴出一倍。我們恍然覺得,老公公老婆婆的房間真是太便宜了。


某晚在上海餐館吃東西,遇到一對剛從佛羅倫斯過來,卻因多家旅館客滿所以還沒在威尼斯找到住宿的加拿大夫妻,把他們介紹到老公公老婆婆那里居住,讓已經很累的他們謝了又謝。離開的前一晚,老公公拿出他的古董相機來獻寶,害羞在燙衣的老婆婆也入了鏡。這張難得的大合照,好有家的感覺哦。


今年的910,我和LY相約慶祝我們歐遊一週年。她問,為什麼不是911?我的爛理由是,我911(星期四)要上課,而且去年的910晚上我們就出發到機場。(911凌晨2時的班機)


這樣就一年了。果然是歲月如梭。


 

夏雨李司棋最好的時光


看過《溏心風暴》的人,都會佩服“大鮑”夏雨和“大契”李司棋的好戲,如今的《家好月圓》換了場景性格,但“Jo飽”和“荷媽”的演技依然緊緊扣人心弦。要62歲的夏雨和58歲的李司祺,一起話了當年再談前景。李司棋說,這是夏雨最好的時候。夏雨則說,李司棋已經在享受人生。夏雨說,“我人生的高峰還在後面!”李司棋也表示,“不進則退,人生要一直往前走。”資深好戲如他們都如此積極人生,其他後輩豈不汗顏?
 
 
■夏雨和李司棋從以前合作到現在,覺得對方這些年來最大的改變是什麼?


李:我和夏雨從黑白電視年代就開始合作,也是合作最多次的老拍檔,我還記得第一次合作是1968年冬天,(夏雨驚訝:哇!你怎麼記得這麼清楚?)因為我7月選美後才入行嘛!那時的劇每集只有24分鐘,其他全是廣告。而且年紀大了,越舊的記憶就越記得清楚。


他這些年來變了很多。以前很瘦,現在胖多了(夏雨露出不置可否的表情),但看起來還是很年輕啦!他現在性格比較溫和,但不是說他以前壞脾氣。遇到不合理的事,當然要勇敢講出來,他不會明知不公平卻不出聲,會據理力爭。我其實也是同樣的人,但我以前的注意力可能不放在事業。我很早就談情說愛,然後在1971年結婚,不像男生比較以事業為重。


夏:我算是看住她長大的,沒啦!其實我們是一起長大的。她那時是青春玉女,做事很有條理,很會安排,不會嘰哩呱啦。和她演戲會很放心,因為她很勤力,而且為人很實在。我性格比較懶,(記者:你是打天才波吧?他只是笑,算是默認。)常常拍戲拍到一半就會問她,現在拍到什麼程度、什麼階段了?哈!不過我是用比較古靈精怪的方式去問啦!她的變化?也是肥了很多囉。哈!(不忘將回李司棋一軍。)



■怎樣評定彼此現在的演技呢?


李:我覺得這世上真的有天才,你看他不管演涼薄的角色,還是“顛顛得得”的角色,就是很到位。他講他不勤力,但他聰明,這麼長的對白,他每每唸了兩三次,就說,“來吧!”真的很叻。像我看《溏心風暴》,就覺得他比以前好太多了。以前流行帥哥,男主角一定要風流瀟灑。(夏雨打趣說:你是指我不瀟灑啦!)不是,就沒鄭少秋那麼高大,一些東西要看時勢,像月亮就在不同的角度,才會灑下光華。


我覺得這是他最好的時候,放下所有負擔,很灑脫。我一直覺得他是電視圈的第一名。別的不說,單是《溏心風暴》阿Gil(黃宗澤)為了Jackie(楊怡)要遠走那幕,本來大鮑在家開心為他餞行,到後來哄他到哭的那場戲,起承轉合,演得太好了。(筆者也對那幕戲印象深刻,所以在旁連連點頭,這時不忘偷瞄夏雨的表情,才發現他原來也會不好意思。)其實,這番話我對他講過不只一次,我在中國看到一些大腕演員,一個月可以賺100萬人民幣(約49萬7千令吉),還有以他們為畫樣的卡通人物。我就常講,夏雨也應該有這樣的待遇才對。 


夏:演戲有一百一千種方法,我和司棋演戲的方法不同,和我們的性格有很大關係。她做事井井有條,一些東西會設計得很好,我不是這種人,但條條大路通羅馬。你看她從《啼笑因緣》、《山水有相逢》一直到現在,她的演技只能用爐火純青來形容,沒有雜質。你會覺得看她演戲很舒服,和她演對手戲也很舒服,所以她才會當上視后。(李司棋不禁白他一眼,輕輕吐出一句“傻的”!)


我年紀比她大(2人相差4歲),我們那時代的人所剩無幾,我就整天對汪明荃說,“你千萬別退,不然就只剩下李司棋和我。”我和她若“你看我、我看你”的,哪有什麼好玩?現在我們很開心,看到76歲的琴姐出來拍戲,她不論拍戲節奏什麼的都很精準,我和司棋就互相激勵,幾時才輪到我們講退呢?有排啦!


■現在的你們是否已經無所求?最享受的又是什麼?


李:對呀,就因為無所求,所以生活沒壓力。我養了2隻小狗,牠們很可愛,我和牠們在一起,就會像小孩一樣快活輕鬆。


夏:對呀,她現在已經在享受人生了。女兒(葉子青)比以前多打電話給她,錢也比以前賺多了,很開心,很好呀!至於我現在啊,最享受和女兒講電話,(他42歲與馬慧玲結婚,育有2子1女。)而且只要一回加拿大,接送她上下學就是我的工作,誰也別要跟我搶。哈!她要什麼,我就給她什麼。當然,現在演戲也很享受。因為我現在已進入另一階段了,負擔減少,演得也很過癮。我很愛這行,我最大的成就就是沒入錯行。我如今得到的一切,都是這行給我的。


李司棋:我最大的成就?其實,我從不把所謂的成就看得很大。人是善忘的。就算這部戲這時有很大成就,但很快就會被別的戲代替。成就,應該是得到觀眾的衷心認同。走在街上,大家關心你的身體,也很熟悉你在戲里的對白,積積埋埋,都是我一生的成就。




要他們點評新生代較看好的藝人,誰最有他們當年的風範?李司棋表示很認同鍾嘉欣的表現,無獨有偶,她和鍾嘉欣都是因選美才入行。李司棋1968年參選香港公主奪冠進入娛樂圈;鍾嘉欣則是2003年溫哥華華裔小姐冠軍及《2004年國際華裔小姐競選》冠軍,隨後與香港無線簽約。


李司棋謙虛表示,“但我和她同年時,表現並沒她那麼好。講她像我,好像很厚臉皮似的,但我覺得她感情戲很到位。”


夏雨雖沒點名稱讚任何一人,卻覺得很多年輕演員,成就已超越當時同年紀的他。“但他們能否走遠,我就不知道。現在的年輕演員都有公司妥善安排,發展空間都比我當年來得強。如果他們能堅持及持續努力,未來的成就一定可以超越我。”




要他們分享自己的座右銘,夏雨表示,“不努力就一定失敗,但只要肯努力,就一定有機會。只要我一天不離開這圈子,我就永遠都有機會再攀高峰。”他謙虛表示,“我自問沒有過什麼高峰,但一日不離開,就不知未來還有什麼等住我。(當時憑《甜孫爺爺》得最佳男配角呢?)只見他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說道,“我那時只覺得奇怪,我明明是主角,怎麼卻得配角呢?”


李司棋則認為不自滿最重要。“像我拍《山水有相逢》時,人人都讚我,但別以為那就是高峰。人要一直往前走,不能只演回以前的手法,而該繼續多看多學。我看回自己以前的戲,都會覺得好笑,覺得唸對白的方式和節奏都不到位。我現在一有時間就看戲和小說來進修,不進則退。”



■側記


走到李司棋和夏雨面前準備專訪2人時,夏雨卻似乎總把自己當配角,問說“你只訪司棋嗎?”邊說邊準備站起來離席。不不不,要同時訪問您們兩位啦!專訪時,夏雨的手機響過2次,手機鈴聲正好是關菊英演唱的《溏心風暴》主題曲《講不出聲》。可見這部戲不但影響了我們,也是他們事業上舉足輕重的另一次代表作。俗人難免要問世俗問題,譬如:獎項。當夏雨說李司棋演技好所以被封視后時,李司棋不禁白他一眼說“傻的。”說著說著,又為與視帝緣慳一面的夏雨覺得不值,反而是夏雨豁達表示,只要自己一天不離開這圈子,就永遠都有機會再攀高峰。2位歲數加起來120歲的前輩,對這場遊戲機制明顯有很多了然。他們早已看透,反而是我們旁人看不開!


 

Extremely Expensive

 


話說星期二那天上課有點不專心,掛念著課後的duck king大餐。結果9.14PM趕去目的地,原來我那桌的同仁都在猜測我到場的鐘數。猜對的是“星。光”二女。哈!咱們樓上樓下果然比較有默契。


今天的金句是“你需知道。”(請用廣東話來唸)。來源出於某天到銅鑼灣吃晚餐結果食物等了有夠久的經典故事。


好吃好吃,但隔壁桌聽supervisor吹水的情況看起來也很有趣。對方說著有人吃霸王餐的精彩故事。我們偷拍了隔壁桌聽得目不轉睛的相片。然後,“十三女”拍起難得的大合照,快樂慶賀八月和九月的壽星 。


最嚇人的故事原來在後頭。賬單一來,太恐怖,竟然是四位數。大家議論紛紛。貴死了。頓時明白,為什麼有人會吃霸王餐?本來我嫌參巴香魷太辣吃不完,大家馬上念我,小芬子,快點吃完。不要浪費。我乖乖聽話,毫無怨尤。


追根究底。最貴的是老虎斑。叫什麼老虎斑呢?然後想起那一首有點白痴的lala歌“老鼠,老虎,傻傻分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