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新年祝新年

 


新年的腳步果然來得太匆匆,快得讓我沒來得及消化,也試圖在生活中尋找多一點點有關年的氣息。


還在咳嗽,每次被問,“還沒病好咩?”我總是回答,“我覺得病到了尾聲囉。”邊說邊多咳兩下。


話說有次採訪介紹年菜,港飲港食的馬師父見我、曉玉經理人和阿銘一直咳嗽,結果叫“馬仔”泡杏仁霜給我們喝。靜雯建議我喝蜜糖水,阿陳說蜜糖直接吃好像效果更好,後來訪問林宇中,他建議吃蜂膠,說效果比維他命c還好。好 ,我聽進去了。


為了感受新年氣息,拍賀年照是少不了的。《家有喜事2009》記者會後是最最最塞車的時段,誰也不想出去塞一輪,於是一班娛記拿起新年飾物大拍賀年照。相片上了facebook,結果被小游罵,“你們以為你們是《家有喜事》咩?人家主角都沒有你們醬落力宣傳咧。”哈哈!我們是拍來自爽啦。


那天去pavillion做葉倩文簽唱會,見到滿滿的桃花和外面的大金牛,就覺得好棒。吃完wild basil的三文魚意大利面後,一行人又去拍賀年照,玲玲最厲害,可以把我們拍到像在世外桃花源的感覺,攝影記者就是攝影記者。佩服!佩服!


看《家有喜事2009》預映時,大家的笑點好像都不一樣。聽到夏春秋講“我早上空肚吃早餐”,想到金句天王黎明,暗地里偷笑。過後去壽司三味(Sushi Zanmai)吃午餐,一行六人又拍賀年照。只可惜The Gardens和Mid Valley的新年裝飾,感覺有點遜色。


redbox的媒體之夜主題是黃金中國風,娛協房里沒多少人有適合主題的服裝,倒是賀年歌唱得不亦樂乎。大家對抽獎的3架LCD電視虎視眈眈,但不包括我,我只求抽到100令吉的家樂福Cash Voucher。結果咧結果咧,連50令吉唱k的Cash Voucher都沒我的份,3架電視機和1架PSD全部被光華日報的人抽去,我們回房間繼續唱新年歌繼續罵,光華之夜咩?


新年三部賀歲片都看齊,我最喜歡的是范文芳和李銘順主演的《大囍事》。夠諷刺幽默抵死。《赤壁:決戰天下》的草船借箭、火燒連環船等大場面讓人看得痛快,看了有以弱取勝的那種振奮人心的快活, 希望大家在經濟不好的當兒,一樣能逆流而上。 

被“砍”的神木與瞳

 


被“砍”的神木與瞳?


沒誤會,不是他們被“砍”!而是把他們的專訪寫了2749個字,後來因為版位的關係,被迫刪減成2034個字。原文只能放在這里,自己看自己爽。呵呵!


 


第二季《超級星光大道》緋聞組合賴銘偉(Yuming)與黃美珍,一個是星光二班冠軍班長,一個是人氣王,合組男女雙主唱搖滾團體“神木與瞳”,相約一起為音樂而活。背景相若的兩人,一起比賽一起駐唱打拼的好默契和曖昧情愫,在發片後持續發酵。問他們可以接受飛兒樂團(F.I.R)阿沁和飛的戀情嗎?Yuming本來說贊成,但見到黃美珍搖頭說不後,馬上改了口風。兩人的愛鍊似有若無,還是別把話說死,讓時間來證明一切!


賴銘偉原住民小名為Yuming,也是故鄉泰雅族部落一棵神木的名字,魁梧身材配搭蓬松獅子頭,就像大樹一樣值得讓人依靠。黃美珍小名叫小瞳,一頭烏亮馴服長髮和永遠畫煙薰妝的大眼睛,和Yuming外型對比甚大,但歌聲卻同樣具有爆發力。Yuming表示,初見黃美珍,就對這個子小小的女生很有興趣。美珍則覺得他莫明其妙,才藝加分題竟拖著一把很重的大刀進來,但後來覺得他蠻妙的,所以很想和他親近。若說“開始決定命運”,想必大家不反對吧? 


說到對黃美珍的第一印象,Yuming笑說,第一次碰面時,對黃美珍根本沒印象,“那時星光二班進棚錄影。100多個人中,每人只限唱30秒,不是每個人你都會看到。但第二次的50幾個人中,我馬上就注意到她。因為她個子瘦小,但唱腔特殊,不像一般女生溫柔,有種很剽悍的感覺,很有殺傷力。”


他當時對美珍印象很深刻,過後就主動找她談天。“我們二班有很多原住民,我問她是哪一族的,後來知道她是卑南族,和阿妹是同一村的,就對她更有興趣。知道她也在pub駐唱後,就介紹她一起去我工作的地方駐唱,默契就從那時候開始培養。”


問Yuming覺得對方至今最大的改變。他表示,“以前問她問題,她都不懂怎樣表達,但現在比較可以侃侃而談了。或許她如今對這圈子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在這行業找到安全感了,才釋放出想透露的訊息。”


美珍表示一開始認識Yuming,就覺得他是優秀的男生,談吐和處事都不像他的實際年齡。“以前我駐唱時,有團長代接洽,自己只顧表演就好,但他一個人什麼都自己來,除了交際,還能自彈自唱。知道他和我一樣從十五六歲就開始打工駐唱,覺得他是同道中人,就有種想跟他有親近的感覺。”


但她笑說第一次見Yuming時,會覺得這人莫明其妙。“大家準備才藝的加分題,不是跳舞就是演繹其他風格的歌曲,他卻拿著很重的大刀拖著進過來,全部人看得傻眼,心想這人是來幹嘛的?”


Yuming笑呵呵插話,“以為我是國術館,走錯方向的吧!”黃美珍白了他一眼,繼續往下說,“後來知道他家里開廟,他從小就跳八家將,就覺得他還蠻妙的。後來他家的廟有活動,我都會去看,然後都會嚇到,覺得這人好像不是賴銘偉,快點躲遠一點。”


說到認識Yuming至今對方的改變,她語氣堅定的說,“他從沒自信,到現在漸漸有巨星的架勢。(Yuming在旁托腮,受寵若驚表示“不要這麼說!”)以前叫他不彈鍵盤,一個人站在台上拿麥克風演唱,他都不知該怎麼辦,但如今不管外型或舞台魅力都有所改變。”



記得黃美珍在比賽期間,演唱《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嚴重忘詞,當場淚眼盈眶,Yuming就很緊張的問主持人陶子:“我現在可以去安慰美珍嗎?”說到對彼此的影響時,也不忘問他們最後一次哭是什麼時候?美珍說,第一次看Yuming哭時,竟然有“松了一口氣”的感覺!



Yuming:我和美珍相處久了,真的會被她影響!我以前太理性,她則太感性。其實,她一開始很會武裝自己,這也難怪,因為她在唱pub時被壓榨過,完全不知演唱行情,吃了很多虧。我在比賽期間,找她去我工作的地方駐唱時,她就曾質疑我。但她為了比賽搬到北部住,吃住都有問題,一定要有收入,後來一起合作,她才覺得可以完全信任我。以前我看戲,狗狗死了,我都沒感覺,但現在最起碼懂得掉淚。因此她的緣故,我變得更柔軟了,她則變得更冷靜,也比以前會想。


美珍:我不管看電影還是和父母談天,都很容易哭。我因為住外面的關係,很少回家和家人團聚。偶爾回家,和爸媽說到感性處,就會抱在一起哭。我從小到大,和家人很少說內心的話,但長大以後,單用眼神就知道我們是愛彼此的,所以我現在都會說出來,讓他們知道我很愛他們 。


問她在Yuming面前哭的次數多嗎?Yuming表示,“她好久沒哭了,我還蠻懷念的。”


那Yuming對家人的情緒,是否如美珍一樣外放?


Yuming:我都不輕易說出口,可能是住家里的關係,我覺得行動上的關心比較重要。(那你不是很難對女生表白?)嗯……哎呀!現在的女生都很聰明啦!靠相處的感覺就知道啦!


那美珍看過他哭嗎?


Yuming:印象中,美珍只看我哭過一次,而且我還是在大家的面前崩潰。(指的是他在星光比賽時,與蕭煌奇合唱《看見》崩潰落淚。)


美珍:我那時覺得好笑又開心,一半是因為他終於釋放自己,另一方面也覺得是個源頭,激發他以後有機會用哭來紓解壓力。(那是你最後一次看他哭嗎?)還有第二次。(Yuming反應很大的說:哪有?)有啦!你上電視訪談時,說到你阿嬤的那次。


Yuming:哦~總之,能觸動到我的,一定是我家人。因為他們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元素。


在星光二班的畢業典禮上,黃美珍獲頒“地獄忘詞獎”得了2台MP3,Yuming口快說“另一台是我的。”黃美珍乘機申訴她上次贏了李宗盛的手工吉他,被Yuming拿回家後“影子再也沒見過”,讓現場響起一片“在一起”聲浪。對於阿沁和飛的情緣,兩人搞笑搬出林志玲和李準基,說若改和這兩人組團,就可以接受同團談戀愛。


問神木與瞳是否可以接受同團談戀愛的戀情,一如阿沁和飛。兩人同一時間做出反應。Yuming說贊成,美珍則說,“他們開心就好了。但我本來不贊成啦!一對戀人若一起工作,萬一不夠理性,對工作一定會有影響。”


Yuming在旁聽了,連連點頭。“我本來想說贊成的,畢竟感情的發展很難說。這樣的話,我既認同,又不認同。若有天我和林志玲組團的話,我就認同。”


黃美珍也起哄說,“對,萬一我的團友是李準基的話,我也會贊成同團談戀愛。”


那到底是怎樣?兩人對望後,大笑說,“那我們到時就各自單飛囉!”


Yuming表示,談戀愛要看緣份,“我們在工作上互相欣賞,但我和她就是沒有……。(邊說邊用手去推美珍,讓美珍對他乾瞪眼。)我認為男女之間是有純友誼的。”



側記
在夜晚進行的專訪,很怕神木與瞳沒了勁!錯錯錯!兩人精力依然充沛,說到翌日就將離開大馬時,賴銘偉還搞笑說,“我們明天一早的通告,就是在機場跑道啦!”然後扮記者跟黃美珍握手說,“你好,我是鳳梨日報的”。黃美珍配合的拉起圍巾包頭,“那我不是要扮馬來婆?”訪問中,賴銘偉一貫很有大哥風範,不但帶領整個話題,還會適時給黃美珍鼓勵,像他突然很誇張的稱讚黃美珍說道“哎!你說話越來越有梗了耶!”就讓人又好氣又好笑。也幸好有他,活絡了整個夜晚的氣氛。


 

回顧2008


儘管沒有回顧2008的心情,但還是想為2008做個總結。


在油價暴漲後,我和LY一直很慶幸我們2007年9月就完成到歐洲自助旅行的夢想。後來油價節節下降,但經濟也跟著夠夠力的衰退,於是我一再在深夜收到LY的SMS說,好慶幸好慶幸2007年就圓了夢。(1月2日意外收到冷從瑞典寄來的電郵,表示很懷念2007年9月的羅馬夜遊。頑皮的她說呀,如果歷史重演的話,她一定不會欺負阿座了,不過她還是會在廣場上接花,阿座記得付錢喔。)哈哈哈!如果有機會去北歐的話,很希望能跟她見上一面。


2008年到處吹CHANGE風,大馬的308讓人經歷一場政治海嘯, 泰國的政局亂得讓人心寒,美國則迎來首位黑人總統。只可惜天災人禍一樣多。心痛四川大地震,能捐的不多,只能盡棉力協助賑災籌款工作。北京奧運讓每個人都悸動,毒奶事件則讓每個人都同聲痛罵。還有那個臭阿扁。。。


我2008年很乖,只到越南河內旅行,公幹的行程則包括我很想念很想念的香港和台北,並有幸在不同季節重訪倫敦和悉尼。如果2009年再有機會到香港和台灣公幹,希望可以遇到志同道合的同行,然後EXTEND好好玩個盡興。(尤其是看了《On Air》後很想再訪古色古香的九份。看了《這里發現愛》後很想上阿里山。)


雖然我2008年還是沒機會看雪,想去韓國也沒能去成,但阿Q如我在農業公園邂逅一場假雪,也已經高興到快瘋掉。


2008年的採訪心情?因為很喜歡星光幫,所以很高興有機會專訪到林宥嘉和神木與瞳,雖然錯過專訪楊宗緯和蕭敬騰的機會,但某次到馬六甲採訪夏日八度演唱會,有幸見證蕭幫主現場演唱的爆發力和在慶功宴的傻勁,所以蠻喜歡他的真性情。終於終於有機會第一次看eason的演唱會,high翻天high翻天,看完演唱會後還要給大家猜謎,幸福摩天輪上有什麼?答案是榴槤。


還有,我2008年終於告別陪了我十年的iswara,換了一輛saga,別人嫌它“印度色”,但我sayang它就可以囉。然後還上了英語課進修一下下,成果如何?哎呀很慚愧所以不敢多言。


我的2008年年底好像比較精彩,有很多和老朋友的聚會和探親之旅,也分享了朋友們弄璋弄瓦的幸福。雖然十二月以讓人難過的方式告終,一迎來2009年還病了一場,但樂天如我,只願相信“天公疼憨人”,大家都要健康快樂哦!


 


 

突然失聲


毫無預警的,我在1月3日突然失聲。


奇怪,當天下午訪問S.H.E時還“好地地”的。晚餐也不過是吃阿業靚湯。怎麼會突然這樣呢?


咸蛋說,我應該是之前太累了,加上天氣不好,累積以後突然爆發。


對啦~1230和1231是馬不停蹄的奔波。而我不想怪罪1月1日的Nando甚至Peri Chips,還有1月2日的炸雞和東炎湯。還有1月3日專訪後吃了份量還不少的炸云吞。


1月3日最快樂的事,是在時代廣場邂逅小丑、扮成白色雕像的人型廣告看板。如果在國外要和這些藝術工作者拍照,一定要付費。幸好這里在搞促銷,所以可以免費拍個夠。  


1月3日晚上做完簽唱會後突然失聲,凌晨三點鐘乍醒,喉嚨如火燒般疼痛。於是,我爬起來吃冰箱里僅有的一棵芭樂。第二天上班時還跑去廁所嘔。。。


我期待的約會是1月8日在The Garden紅盒子舉行的娛協慰勞宴,本想好好去唱個痛快。


現在失聲,唱個屁啊?




後來我還是在1月8日去red box,唱不了k就吃它一餐buffet。


結果玩遊戲輸了,擲骰子擲到下巴部位,結果夾子得夾在下巴,然後被拉。。。痛呀!慘叫。


因為是汽球之夜,所以全場都是汽球。因為服裝主題是黑、金和銀,大家穿得黑壓壓一片,除了高唱新年歌應景,一群人拍大合照時還做起恭喜手勢。看相片,好像黑社會在拜年哦!呵呵。


 


 

2008年最後一天的喪禮

 


沒想到我在2008年12月31日,出席了一場葬禮。2008年竟以我意想不到的方式結束。


今年1220回大港家鄉時,執意和每位拜訪的長輩拍下合照。叔叔見我們四兄弟姐妹難得齊集,一起回鄉探他,高興不已。和我們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話家常。


去年爸爸在元宵節出殯,叔叔瘦弱的身軀出現在靈堂上,老淚縱橫說道,他總是以為自己比爸爸先走,沒想到爸爸竟比他先辭世。


今年1220,是我們和叔叔自爸爸葬禮後的第一次碰面。1229早上,接到他逝世的消息,愕然不已。沒想到,9天前的碰面竟是訣別。拍下的相片,則是最後的留影。 


1230做完黃宗澤和《家在半山芭》探班訪問後,晚上到萬宜載大姐,開了三小時的車才到大港。一見大姑就給她一個擁抱,她哭得讓我好心酸。瞻仰叔叔的遺容,只覺和爸爸好像好像。到房間看嬸嬸,早已哭累的她,看來如此憔悴。


1231早上7時就起床準備出席葬禮,一路送殯到巴生。下午各別把兩位姐姐送回安邦和萬宜後,只來得及洗個澡就得往金河做倒數派對。踏入2009年所燃放的煙花,如此璀燦,卻也短暫。一如人生。


ps。年僅28歲的前同事善毅1222在倫敦猝逝,1230在倫敦火化。葬禮上,他姐夫道出了這樣的一句話


— miss me ,but let me go —
—–MISS ME A BIT,BUT LET ME G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