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深深愛上林子祥

 


去專訪林子祥前,緊張到要命,因為覺得他很嚴肅很怕問錯問題很怕被他白眼。訪問他之後,意外的喜歡他的“鬼佬”真性情。上山看他的演唱會,他老人家全程只換兩件衣,又不跳舞也沒有很會講笑話,偏偏這場演唱會就是好好好好好好看。


他唱《敢愛敢做》時,全民起立high翻天,我發夢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會在lam伯伯的演唱會上這麼high,還要被帶老婆一起來看演唱會的某台一哥dj用手機拍我們一班娛記,嚷說有圖為證要放上網。放囉放囉,你拍到像螞蟻這麼小,鬼認得我們咩?   


在KL Central等雲頂巴士的時候,熱到要命。我和小馬的汗滴個不停。上山以後,看了我2009年的第一次《e7》,還要看主席不小心在人家拍廣告的現場晃來晃去。(奇怪,在房里竟然有暈船的感覺。) 本來還擔心first world cafe的東西太難吃,這麼好彩遇上thai food fair,高興到我啊!香水分享她去上海和杭州旅行的趣事,她七情上面的“奇遇”讓我們笑到很大聲,但後台不懂是不是中國遊客的人一直往我們這里看,哇!我很怕被打啊。


晚上的演唱會很精彩,《數字人生》、《改變常改變》、《分分鐘需要你》、《大丈夫+真的漢子》、《阿Lam日記》還有《十分十二寸》等等歌曲,原來我都會哼唱啊。lam伯伯魅力無比,我跟yoyo說我下山後好想買lam伯伯的精選cd來收藏。寫完稿後凌晨2點多上床睡覺,想到lam伯伯說他老人家要早點睡覺“趕”歌迷回家時,我心想,凌晨2點多睡也“算”早吧。


忙碌的星期日啊,明明肚子餓,但為了等麥當勞12點到3點的優惠,硬是多等半小時才order。在金河做完“唔唱k”的meet the fans環節,為免發熱氣,四人行一起去恭和堂找龜苓膏吃。小恩子打電話問我們在哪里?結果到時代廣場和她們會合,做了2點半的“一條魚”美容交流會,再做“明星照相館”的訪問,訪完再到酒店視探劉華擺酒軍情,結果,當然是流料啦!


本來還想去打針,但身體太累還是作罷,晚上在看《終極天團》空檔中死出一條稿,看完《Ghost 2》後再死出另外一條。只想說《Ghost 2》真的很好看,記者女主角另一次的“見鬼”,加上一位通靈的私家偵探,喜歡看馬來片集的朋友不要錯過囉。


星期一去《One In A Million》記者會,出發前在kantin再吃了另一次龜苓膏消暑,tomok和esther我都很喜歡,誰拿冠軍我都無所謂,只要不是那個aweera就好了。呵呵。

左臂隱隱作痛

 


星期五休息去打了2枝針,右臂一針,左臂一針,打的時候喊痛!沒想到打完以後,左臂竟然到現在還在腫痛。


因為喜歡《貧民百萬富翁》這部電影,所以我買了電影原著小說《Q&A》和電影原聲帶,某天在公司聽原聲帶
時,身後的同事問我,“你為什麼聽印度歌?”


是的,我喜歡《貧民百萬富翁》電影原聲帶,看大馬電影《Talentime》時,也特別喜歡里面所選播的印度抒情
歌曲《O Re Piya》(啊!我還沒買這電影原聲帶哩!)但發夢也沒想過,我五月竟然要去印度。


要跟世界宣明會去印度新德里,我已經預見,這次行程會是很好的體驗,但心里仍有不少疑慮。要打預防針嗎?打什麼針?結果,那天連打A型和B型肝炎,怕自己身體承受不了,所以,要去另一間診所打的熱腸症針,就留待下次吧。


可是,想到下星期又要再多挨一針,好像很痛苦哩!鳴鳴鳴


還是想點“快樂”的事吧。星期三的拍戲探班雖然曬瘋了(我益發擔心印度的高溫),但感謝“百萬笑容”張先生和愛拍照易先生的合作,地球日那天沒祝到得趕回台北的戴小姐生日快樂,李小姐沒意願接受訪問,我們也不想等。牛導壓力大所以神智不清,我也很想說,我那天有早起所以神智一樣沒有很清,但還是苦中作樂拍了一些躲在陰涼角落下的“寫真”。


星期四訪問梁小姐,她心情好所以很“搞笑”。那很好,受訪者心情好,訪問者也容易交差。星期五休息,看了朋友大力推荐的《Knowing》,天啊!我真的喜歡這部電影。最近太陽像火一樣燙,若有天地球以這樣的方式
被毀滅,我想我一點也不意外。而大製作的泰國電影《Queen Of Langkasuka》沒有想像中好看,但我是為了
ananda去的,看他也就夠了。


看完電影後去打針,打完針回家睡覺,睡醒再追日劇《正義的伙伴》。但左臂到現在還在痛啊。。。 

讓我感動的陳麗雲智叔鮑女和家輝


 


爬了茅草山回家昏睡整個下午後,傍晚到加影找繼母吃晚餐然後看香港電影金像獎。當陳麗雲憑《天水圍的日與夜》拿最佳女配角時,我已經很想哭。當廖啟智憑《證人》拿下最佳男配角,並將獎送給天上的兒子諾諾時,我更是感動到拭淚。雖然整個頒獎禮有悶,但當張家輝和鮑起靜大熱摘下影帝和影后後,本小姐實在高興到要命。


當徐嬌拿下最佳新演員並謝謝周老爸(星爺)時,我只高興了一下下。因為我比較希望《天水圍的日與夜》的梁進龍拿獎。因為整部影片雖然節奏平淡,但戲味很濃,看完後有種揮之不去的感動和哀愁。但徐嬌得反串男生演《長江7號》,也確實不容易。


因為laughing哥當紅,所以和chilam一起頒獎。這次的頒獎禮cut到鬼醬,衛蘭王宛之和側田的表演只看到一點點,好才學友哥和sandy姐的百年金曲演唱環節是完整播出,不然我一定媽x。當張學友唱哥哥的《追》時,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還有林憶蓮的《願》,那是我一度愛死了而且如今依然很愛的好歌。


這次的頒獎禮其實不怎麼好看,“現代偷燒鴨”顛覆了《無間道》、《阿飛正傳》、《英雄本色》和《見鬼》,可惜我不太笑得出來。當頒發女主角時,吳君如還緊張的跑到頒獎嘉賓旁邊偷看名單。當宣佈鮑起靜拿獎時,終於不用再讓中國女演員五度封后,我只覺得,好演員真的不寂寞啊!


而張家輝拿影帝前,曾志偉和吳君如還故弄玄虛,我相信台下的甄子丹一定心跳一百。看到張家輝擁抱親吻關詠荷時,心里有sweet,看他緊張到講錯“呢個手係獎度”,就不禁哈哈笑。不過,他倒是比成龍“講錯話”好多了。


 



 

上茅草山踏青看晨曦,下山吃燒魚

 


原來一切的天氣變化,只為了成全我們星期日的爬茅草山擁抱浩翰星空甚至看日出之旅,尤其是下午1時30分回到沙登,窗外下起驚人的傾盆大雨時,這種感覺更甚。


星期六晚上12時許才回到家,凌晨1時發簡訊給阿嬌,問她有多餘的手電筒嗎?她很搞笑的回說,我可以帶蜡燭去。 我親愛的中學同學們知道凌晨4時10分集合後,一個兩個打退堂鼓。沒關係,我知道還有親愛的大紅花同伴們作陪。


好像才剛合眼,也不知有沒有睡到2小時,鬧鐘就催我3時30分起床。(我在阿里山看日出是凌晨4時才起床的說。)阿嬌怕我睡不醒,3時48分sms我說,月光,起床囉!ok ok。我已經醒了啦。


坐在joyce的車里往目的地駛去,當車子停在油棕園時,今天的七劍客哈啦一番。老大不懂踩到我哪條尾巴?我
故意氣“號稱”減肥成功的他,好像也沒瘦到hor?哈!氣他不死。


我喜歡摸黑登山時所擁抱的一整片浩瀚星空,好像很久沒離星空那麼近。他們說,看天上的月光!高牆這時唱起有關星空的歌曲。我想起在樂浪島看過的一整片星空,突然間很想去海邊。。。


一路上,阿歪(初次相見,很高興認識你啊!)像天使般一直鼓勵背了超重背包的老大,有情有義的imopok展現男子氣概連背3個包包(老大!這比較符合我心中“男人中的男人”定義。)而我這時突然對阿嬌說冷笑話,蛋糕跌倒了,誰鼓勵它呢?答案是:豬!因為,“豬鼓勵”(朱古力)蛋糕。哈哈!


差不多要到第一個summit時,風一陣陣吹來,為悶熱得可以的凌晨6時許增添絲絲涼意。等待日出時,大家各據一角拍照,雖然初露臉的太陽被厚厚雲層遮住,但太陽公公後來還是衝破雲層,讓我們看到了些些日出的曙光。


我們七個人的畫面是很好笑的,一人一架機,有各拍各的時候,也有你拍我、我拍你,拍到最後也搞不懂到底是誰拍誰。阿歪在草堆里拍照,真的很像狗仔隊,原來我們群中竟然有個“胡一虎”,失敬失敬!大家的機都很pro,我的傻瓜相機最獻醜。。。歹勢!


看夠了明媚風景,拍了高牆的孤獨背影,還有七人在茅草中“一人站一邊”的格調相片,大家決定下山吃好料。雖然我一直強調茅草山比水晶山好爬多了,但下山時腿竟然微抖。感謝這時是陰涼的天氣,沒有想像中酷熱。老大扮bollywood抱樹,我和阿嬌還應阿歪要求,拍了“左邊錯、右邊才對”的登山方向相片,有好笑到。


親愛的高牆先脫隊,六人行繼續到武來岸小鎮吃早餐,大家吃有名的麻辣板面,我和阿嬌吃清湯伊面(後來才知道她胃不舒服),感冒中的阿歪只吃兩碗白果腐竹薏米,老大是水王,喝了一杯雪茶一罐一百號一碗糖水一杯teh si再來一杯teh o ice。大家吹水,說什麼衝收視率發什麼帖,哇!大家的“心機好重”。


雖然大家累得要命,但還是執意要去吃石水燒魚。那是在過了石拿督廟再向左轉,並於湖邊搭起的一個阿答屋,很有風味,要吃魚就往塘里撈的說!說什麼早上11點才開檔,我們10時55分抵達,車位都已經park滿了。叫了招牌式、豆醬式和東炎式燒魚,等了45分鐘,在悶熱得要命的環境底下大快朵頤。


天氣很熱,沒錯!但這時的話題卻是風花雪月,說下次別再揮灑汗水,就去唱k風花雪月一下不然就去找好料吃,說了老半天,沒有一個結論,然後大家散band。坐在joyce的車上(謝謝你載我的大恩大德),本來要捱義氣的陪聊天,結果竟然不小心睡著了。才回到家,天就不作美下起傾盆大雨,啊!我快快洗去一身疲憊,然後昏睡整個下午。

勢估唔到

 


估都估唔到,林先生出席代言咖啡的記者會,竟然冇遲到。


估都估唔到,有人在會上問了一句“你要唔要解釋一下你今日的造型。”成為今日金句。


記者會後想去pasar malam,但記者會比想像中早結束,我和咸蛋“十五十六”,要直接殺去pasar malam嗎?咁早有開檔冇?


結果,五點半的pasar malam比我們想像中熱鬧許多,而且還塞人塞車。我地一心以為早到可以park到靚位。結果?咪一樣park到鬼死咁遠?


星期五的休息日以為要外出看電影,估都估唔到,竟然睡到日上三竿,最後決定在家當“宅女”。


星期六去訪安小姐,設了有關賈小姐和台灣女星夜半敲門的問題想問佢看法。事實證明我太天真太傻,人地已經係中國一線女星。你估經紀人係流料咩?


一坐低,大馬公關說台灣經紀人要看問題。我瞄了一眼坐在遠處的齊髮女人,改問廣東話說(蝦人地唔識聽),早知唔將“越線”問題列出來。家下一定渣都冇得剩。


結果,安小姐好靚咁出來,馬來攝記行過去影相。安小姐旁邊的短髮女生過來同我拿名片。而我聞到她口中煙味。然後佢向我 拿問題看,(原來她先係經紀人)。


果然,她刪佐我已經估到冇法過關的問題。我話,賈小姐和她一樣演過趙敏,我先問啊。佢話,安小姐根本唔識賈小姐。而且安小姐在中國拍佐五個月的戲,唔知台灣發生乜事。(really?)


我苦苦掙扎,伊能小姐她總認識呱?(好歹一齊演過《鎖清秋》嘛!)換來佢乾笑,我在旁陪笑。後來睇住佢係我專訪時一直在旁盯場。腳步根本冇移開過。


fine。因為安小姐人好好,而且母親節的訪問做得超愉快,我決定善良唔將會遭經紀人白眼的新聞性問題拋出。何況等陣仲要去金河採訪另一單簽唱會的工。唔想諸多糾纏。


這時,齊髮女人行過來同我換名片。估都估不到,人家竟然係香港xx頻道的。意思係話,我之前講的廣東話,佢完全識聽。真係丟架!


更估唔到的是,酒店短短一小時的parking費竟然係12大元,而且到金河廣場的短短路程,竟然塞一個鐘。我邊塞車邊回想要寫成新聞的點,越發覺得唔夠POINT時,就忍唔住嬲自己,頭先點解要咁聽話?


估都估唔到,嬌師奶係我坐係coffee bean打稿時,sms來同我說,明日爬山看日出的集合時間是4.10am。


哇!鬼死咁早。


原來,呢個先係我最估都估唔到的晴天霹靂大事件。

Adult Crap

 


最近很累,累到在和台語男歌手的電訪中“丟筆”,在和泰國歌手做訪問想通過翻譯員翻譯卻不果時碎碎念不耐煩到了極點。即使是去採訪自己喜歡的“陽光大衛”,也因為天氣陰晴不定,淋了一場雨還有路途太長遠而忍不住想發飆,回到報館後車子倒退沒注意看後面還不小心撞到同事的車,嚇出一身冷汗。


我最近的快樂,是因為吃而堆砌起來的。難得休息的星期五,和朋友去Solaris Mon’t Kiara的Tenji大吃一頓轉換心情。雖然《He’s Just Not That Into You》看不成,所幸還是看了金城武的《K20:怪人二十面相》。還有姐姐在我週末下班那天煮laksa叫我去吃,給了我滿滿元氣。


最近送給自己的禮物,是響應愛心中國學生計劃。希望“有愛心”能讓我的心情更美麗。而我期待星期日的爬山之旅。早起沒關係啊我只希望為4月的惱人生活增添更多美麗回憶。

守株待兔.狼來了


同樣都是早起,但為什麼心情差這麼多啊


4月5日早上7時30分到Tmn Bkt.Jalil跑步。雖然早起對我來說有點困難,但看到公園內為數不少的運動
人群和呼吸到的新鮮空氣,就覺得早起是值得的。


跟小孩搶坐秋千,隨便玩了一下蹺蹺板,等到人齊後,就開始“跑步”(還是走路?)的行程。整個過程最
值得記取的,竟然是3個女人在日本莊園內做yoga甚至是kick boxing,流了一些汗,感覺對自己有點
交待。五人行吃了豐盛早餐後就say bye,回家洗去一身汗水然後睡回籠覺,感覺健康又幸福啊。


4月6日感覺有點莫明其妙,“傳說”劉先生會在這天為朱小姐慶生,所以大家到朱家大宅守候。驚動了朱家
吧,所以被他們從屋內反拍。(後來我們還要在雨天配合香港的水果日報,讓他們拍下背影相片)。而同事去機場守候,等不到劉先生卻意外等到呂良偉。


後來我們守株待兔的地點換去時代廣場酒店,謠傳中舉行私人生日派對的penthouse一晚租金竟然是1萬3千
令吉,真是有夠奢侈。意外逮到陳志遠問了他一個問題就被保安人員擋駕。不知怎的說起miss掉班機的趣事,笑到不行。(我笑fish一家六口在香港miss掉回馬的班機,笑香水曾搭不上前往香港的班機,卻忘了自己也有曾把am看成pm,在美國miss掉回馬班機的烏龍事。)晚上回報館拿電腦,感覺一整天沒做過什麼,但整個人就是虛脫。


4月7日早上7時30分要到機場“守候”,害我早上6點就得起床。雖然前一晚就迫自己11時上床還做了Sleeping
 Mask,但樣子還是有夠殘!傻傻在機場等待“送機” 的我們,在心底罵了劉先生千百回。(天知道他到底
有沒有來馬!)但等還是得等。不小心送了olivia和牛奶的機,送行時的歡呼聲把Olivia搞得像名人似的,
惹旁人行注目禮。漫長的等待過程,我們就一直在演,拍了不少機場寫真,還喝了牛奶好心請我們喝的橙
汁(謝謝miss laikeng。)


下午3時許“收隊”從機場開車回報館的路程,瞌睡虫來襲,好想直接滾回家里睡覺。偏偏我5點半和8點半還
有工。看到Music Man時,我心里的OS只有“我真的好想睡!”
   

永遠的小胡子──林子祥

 


有句關於林子祥的形容詞很有趣,“不覺得他老,因為認識他的時候他已夠老,彷彿從未年輕過。”出道33年的林子祥,永遠的小胡子,總是淡淡然的眼神,在他面前,你無法不戰戰兢兢。沒想到,看似不苟言笑的林子祥,也可以像阿倫(譚詠麟)一樣,讓你感覺如沐春風。和太太葉蒨文一樣,他吐出的英語不算少,難怪他自喻自己和葉蒨文是“鬼佬鬼婆”。怪只怪他正氣凜然演唱《男兒當自強》的形象太深入民心,讓我忘了今年62歲的林子祥原來是“鬼佬”。


■曾到英國留學,如今持美國國籍的林子祥,從1976年推出首張英文專輯《Lam》至今,唱過無數名曲。他可以是分分鐘需要你的深情漢,是跟蹤土匪的阿里爸爸,亦是熱勝紅日光的熱血男子。到底哪首歌不算太紅,卻是他覺得意義非凡的?他首推自己曾寫給阿梅(梅艷芳)的《抱緊眼前人》。


說到演唱會非唱的歌曲,他難得“臭屁”的說,“我首首歌都一定要唱的啦!所以才有《十分十二寸》這麼長的medley,就算唱不完所有歌曲,也算是有唱到一下。”他後來才正經表示,很想唱回《抱緊眼前人》。“這是我以前寫給阿梅(梅艷芳)的歌,她在人生最後的演唱會上也有唱,不懂為什麼,我最近很想拿回來在演唱會上唱。”


最近有什麼事讓他感觸良多嗎?“沒什麼感不感觸,只覺得自己很幸運。你看人家去滑雪,這樣跌一跌就走了(指娜塔莎李察遜),還有Beyond的家駒也是,那舞台才三四尺,結果就這樣離開。我能Survive得到,真的是晚晚都可以求神拜佛。”說這番話時,不小心暴露青筋,說明了他是多麼的感恩。



林子祥2003年擔任汪明荃演唱會嘉賓時,不慎失足從9尺高舞台摔下,問這件事可改變他的人生觀?他聳聳肩無所謂的說,“我最大的改變是聽覺受損。現在右耳聽得不好,聽力跌了40%,聽不到高音。除了這個,其實也沒什麼。”


他表示,自此以後,他的耳水經常不平衡。那他現在坐飛機會有影響嗎?“我的情況?就像每天都在坐飛機一樣啊!”聞者哈哈大笑,他也一樣狂笑。“感覺蠻奇怪的,我經常耳鳴,常聽到we we聲,像是有棉花塞住,但好才左耳OK。”


那他現在人生最大的樂趣是什麼?“其實,我從一開始到現在都很平穩,所以從不覺得自己突然多了什麼。我一直在工作和生活中有很好的balance,我的樂趣,就是Just Live To Life,有Enjoy到Good Health。畢竟,生命是最重要的。”
 


林子祥從1978年開始拍電影《各師各法》,到最近於《游龍戲鳳》客串演酒吧老闆,哪部電影讓他最難忘?“我拍過很多電影,像以前在新藝城跟徐克合作,所拍的《我愛夜來香》、《鬼馬智多星》等電影都很好玩。雖然拍得很辛苦,但現在看回,仍覺得好笑好看。”


另外,他覺得許鞍華導演的《投奔怒海》對他而言,是很landmark的一部電影。“那時還沒人進中國拍戲,我們是很早期到中國取景的電影劇組,後來還被blacklist。不過,我覺得那是一部很值得拍的電影。哪像現在,風水輪流轉,大家都要進中國拍戲。”



林子祥1981年於香港舉行第一次個人演唱會《林子祥Show》至今,今年4月25日將再踏上雲頂舉行《林子祥交響樂生命之曲大馬演唱會》,到底他開過這麼多場演唱會,哪場是他最難忘的?“我2003年和香港管弦樂團合作的演唱會,非常開心。然後就是30週年演唱會,另外,和杜麗莎合作開演唱會也很好玩。”


他可是擅長搞氣氛的人?“我不會這些的,但我的歌勝在多元化。如果我只有一堆情歌,可能就會讓人打瞌睡。但我有《男兒當自強》、《真的漢子》、《十分十二寸》、《愛到發燒》這類重口味的歌曲,很容易將氣氛搞起來。所以,我常叫年輕歌手多嘗試不同類型的歌曲,就是這個道理。”



■林子祥1980年與曾任華納唱片公司香港區總經理的吳正元結婚,育有1子1女,1995年離婚。他1997年和葉倩文結婚至今,但2人經常傳出婚變的流言,其實他怎樣看待?還是他很少看報紙,所以都不受影響?本來還擔心他拒答,怎知他卻“哈”一聲笑出來,然後答說,“我不看報紙的,所以不知道他們在寫什麼。”


他強調似的再加上一句,“其實我和Sally都不知他們寫些什麼,因為我們是鬼佬鬼婆,Well,女人我不知啦!但對我而言,我並不八卦,It Doesn’t Mean Anything To Me。”


感覺上他好像不太喜歡接受媒體訪問,低調得可以。他說“Well!One On One的Interview我都ok。我反而不喜歡那種一大堆人圍住你做訪問的感覺,不是太Nature,也不能有Personal Touch。”


他後來還幽默加上一句,“證明我不喜歡扮<5622>做戲,講假<5622>,而是一個很Real的人。”嗯!你的Real,我看得出。



■側記


在舞台上演唱《男兒當自強》的林子祥中氣十足,沒想到在台下接受專訪時,竟是如此輕聲細語。如不湊前去,恐怕很難將他的話語全收入耳簾。他後來流露出少有的“俏皮”說道,“像我現在這樣小聲跟你說話,旁人未必聽到哦!”環顧遠處四週人數還真不少的攝記、公關和保安人員,我突然有點明白,這或許是林子祥的“小小把戲”。

沒有如果

我說,3月就這樣過去了。笨魚問,那4月要怎麼過?


好問題啊!我只覺得4月是充滿壓力的月份。而且我希望它快快過去。


3月的最後一天,看了一場讓我“震撼”的電影,坐在sushi zanmai吃午餐時才醒覺,為什麼我們會不自覺的選吃日本餐呢?難怪真是因為剛剛看了一部在日本新宿拍攝的電影?


大哥依然親切而daniel Wu依然帥氣。看大哥幫他人倒水,看大哥見到蛋糕時慘叫說為什麼大家要記得我的生日?聯訪過後,大家報新聞的報新聞打稿的打稿,只因為都得改版,大哥每每經過都會問,還沒走啊?大哥,我們其實很想走,只可惜還走不得。還有晚上的影迷會哩。


晚上突如其來下了一場雨,大家慌亂撐傘然後在傘下做筆錄。虎行風,龍行雨,難道說龍出來就註定要下雨,
然後讓我們狼狽一場?


結果,我2009年的3月最後一天是在電腦面前和文字苦苦糾纏時溜走,迎來了4月1日愚人節。


愚人節趕完2場工後回沙登喝辣湯。真是快樂的聚餐啊。只是當友人提出要來我家坐坐時,我就忍不住慘叫。慘叫的結果是抗議無效。我警告大家不準把我的狗窩評得一文不值,結果主席既善良又誇張的說,比上次來“乾淨”和“整齊”,最起碼腳板沒有黑。哇。我的頭頂只差沒有烏鴉飛過。


看以前的合照讓人勾起很多回憶,看相中人變胖或者換了髮型,看以前懷孕擁腫的身材如今再成窈窕女,我把兩本自己最近很愛的書大方外借只因想叫人幫我包書。有人光明正大的向我借了好多書,有人偷偷摸走我的兩本書,挑戰我說如果我知道是哪兩本那我喝她的喜酒就不用包紅包喎!


喂!我如果真有那麼精明,當初就不會從家里被人“陰”走我最愛的巴黎鐵塔和《我愛金三順》dvd還渾然不知,一直到後來有人爆料才“後知後覺”去追討啦。


還有,如果我在愚人節飛逝的最後一秒,不用在電腦前打稿那該多好啊?


只是,連梁靜茹都唱《沒有如果》了,所以我似乎註定要在電腦前當我的敗犬女王。


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