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 Yasmin


星期四那天下午誤傳Yasmin Ahmad暴斃的消息,嚇得我心臟無力。沒想到星期六晚上11時25分,她還是撒手人寰,留下她許多知名的國油廣告和揚威海內外的動人電影。如果說她拍的電影曾騙走我不少眼淚,或者《talentime》那首hafiz為中風病逝的媽媽所唱的《I Go》,最符合此刻的心情。


星期四傍晚匆匆整理她入院的新聞時,一些朋友都在msn關心的探問。回到家收看新聞,突然很多感觸
涌上心頭。駐守醫院的阿靚在sms說,記得當時我們還摸黑上她的廣告公司看《Mukhsin》,但剛才看到她插滿管子從加護病房被推出來,心里是說不上來的滋味。我想起上個月去看《送行者:禮儀者的樂章》首映在廁所偶遇她的情況,誰想到她在這個月會突然倒下?成為被送行的人兒啊!


星期五週假和朋友去sekinchan吃喝玩樂,心里惦記yasmin的病情,除了叫朋友sms通知我最新情況,在老字號茶室看到有南洋時第一時間翻看yasmin的新聞,過後打電話回公司問翌日assignment時還問主任yasmin現在到底怎麼了?


星期六上班還是整理她的新聞資料,寫著一張張的圖說時心想如果51歲的她就這麼走了那上天對她實在太不公平了。結果晚上去採訪astro新秀大賽,Janice衛蘭因為身體不適讓大會臨時改變比賽規則,賽果也因此有所改變。慶功宴時除了忙於訪問得獎者和評審,還打電話去追問Janice到底什麼情況?事實證明是煙霾害人不淺讓Janice哮喘病發呼吸困難在台上連站都站不穩而且一下台又再送院去了。


深夜12點多準備打稿結果收到sms說yasmin ahmad走了的消息。雖然已經有心理準備但還是大大的吸了一口氣。下午才剛從youtube看了她為新加坡拍攝的葬禮廣告,怎麼如今輪到大家出席她的葬禮?


 

張智成──有伏筆


去年寫過一篇《張智成──歡迎回來》的專訪,但我從沒預期張智成的回歸會如此“勁爆”。《暗戀》男男戀MV後,同志課題炒得沸沸揚揚,擺明要接收曹格的同志市場。他說,好友和愛人間的分別,在於有性和無性。他不抗拒和同志做朋友,“萬一”有天自己也是“這樣”,那怎麼辦?只能說,張智成說話的功力真好,你以為會得到終極答案,但其實每句話都是留有伏筆的逗號,就像他《迷魂陣》所唱的那樣,“才剛剛走開,然後又繞回來。”繞到最後,我索性棄權算了。


 


■以前的張智成很放不開,因為在錄音室根本唱不下重新編曲的《不夜城》,最後回家花了一天時間消化,說服自己,結果唱出來的全新版本被別人認同以後,他才敢把作品交出去。他說,以前他把自己困在死角里,一直鑽牛角尖,但原來從這個死角,轉角到下一個路口,也許只往前跨走一步,一切就不一樣了。


 


我以前放不開,是因為想太多,而且還在找自己吧!我未入行前是機械維修工程師,唸物理的,很理智,加上金牛座穩打穩紮的個性,沒有冒險精神,所以很多東西都捉得很緊。但娛樂圈這行是虛幻、不確定的,所以我很多事情都不適應,不懂得怎樣過生活,也放不開胸懷去交新朋友。


我不知要怎樣當個藝人,而且也沒人教我。我以前站出來面對媒體時,不知媒體是誰,所以會害怕講話,每天會想自己講的話對不對,像考試一樣為自己打分數,加上我又很注重自己的表現,所以挫折感很多。


但演了音樂劇《我要成名》以後,我發現,只要一開始沒鎖住自己,想像力就是無限的。把耳朵和眼睛都打開,讓我重新認識了自己,也放得更開一點。以前別人講什麼,我是不聽的,自己在心里先打個叉,認為自己比較對。但有時回去想一下,別人可能也對啦,但我還是做得心不甘情不願。


現在不同了,我可以在台北脫光光泡溫泉,這是以前的我絕對不敢做的事。我也可以拋開藝人身分,去搭公車,甚至騎腳車去夜市,排長龍買好吃的食物。現在我在大馬跑這麼多場簽唱會,都是我以前沒去過的cafe,但我都覺得ok,就邊做邊看啊,看到底自己的位置在哪里?


 


■當導演說要把《暗戀》拍成同志MV時,張智成並不抗拒,反而還提出很多自己的意見。現在引起這麼大的迴響,在他意料之內嗎?自己成立工作室“自成一格”的他,用一種看得很通透的語氣說,“我已有心理準備!”那現在可有同志向他示愛?他說,“如果被人愛,證明我有人氣,我不抗拒。”



對於現在大家的“反應”,我已做好心理準備,不然我自己早就亂成一團。在拍《暗戀》MV以後,我都知道這些話題會爆發,只是不懂時間點。還好啦!就考驗我的抗壓性到底高不高,但So Far我都很放松的去看所有東西。


如今的我多了很多勇氣,別人說,自己投資做唱片很辛苦哩!是辛苦啊,但哪行不辛苦呢?如今我自己做,有我自己的Tempo,也了解整個狀況,好過以前說話要看宣傳的臉色。


我今天敢拍這同志的mv,就不管你認不認同。同志之間也是真的情感啊,如果我有機會透過歌曲去說點什麼,發揮我的功能性,我都想誠懇的去做。


現在可有同志向我示愛?我在這方面很敏感,當身邊的人對我感覺不同時,他們會多做一點,甚至比好朋友更好一點時,我會知道的。


我不會逃避,反而會讓他知道,我當他是很好的朋友,而我在這階段需要的是什麼,不需要的是什麼。


好友和愛人間的分別,在於有性和無性。好友之間也是一種愛,但還不到男女之間的愛情,是種沒有性的情感。如果他當我是好朋友,他會不敢跨出這步。但對方要是說了,如果我們以後不再是朋友,我會覺得很可惜。


但我覺得同志比較細心,如果他們知道你是不可能的,他們其實不會怎樣,仍會和你做好朋友。


如果被人愛,證明我有人氣、有人緣,所以我不抗拒。有些人會排斥和同志做朋友,但我ok,萬一有天自己也是這樣,那怎麼辦啊?所以,我不會把喜歡自己的人看扁。



■張智成被指“複製”曹格再加料,很敢講,也很愛講。問他可覺得這樣對自己不公平?畢竟他從以前到現在其實都“很會講”。他對此笑說,如果去想公不公平,那會很累。對網友罵他“不懂是要賣歌還是賣色”、媒體影射他“借MV出櫃”,他說這些不會傷到他,因為他以前也“做”過網友,而且是思想很“灰”的網友。



我不去想對自己公不公平的問題,以前是沒有一個很有力的宣傳點,也沒有很好的作品去支撐,所以大家沒有太多聯想。這次的《暗戀》有MV一起去撐,引起話題是很自然的事。


我以前是很敢講,但可能是讓大家不舒服的,是很衝的,像放暗箭一樣。但我不是故意的,或者我心里本來就有支箭,而且不小心放了出去,也不去想大家想不想聽、接不接受。


現在,大家比以前更了解我的情況。我現在也不設防。像我被罵“賣肉”及製造話題博宣傳,你們問我介不介意,但這些其實不會傷到我。因為我了解網友的心態,我在過去幾年也是網友。在網絡世界存活的人,網絡是宣洩情緒的管道,我知道他們的想法是什麼。


他們的心可能沒那麼邪惡,也不是想刻意攻擊我,搞不好跳出網友的身分,他們在現實中也欣賞我的歌藝。或者他們覺得我的東西會威脅到一些什麼吧!但我清楚遊戲的規則,所以不會讓自己被傷到。


我從2005年開始寫部落格,但那時的情緒很低落,寫的東西很灰,我現在都不太敢重看。


我是從躁郁中走出來的人,或者要靠自己走出來並不容易,但你不試,你永遠不會知道行不行。調適自己並找到生活的節奏很重要。每個人在這世上是獨一無二的,我的想法就是,不要傷到人。只要誠懇過生活,那就無所謂對錯。


後記


這次一看到張智成,就對他說明訪問主題:“之前的放不開”和“現在的尺度大開”,他嬉皮笑臉說“我現在放得很開啊!你看,我連‘短褲’都穿出來了。”看著他身上由香港方面贊助的紅黑格子及膝褲,還沒來得及反應,他又像“猴子”一樣,“溜”去咖啡連鎖店的Baby Chair那邊坐著,然後問說,“這個要不要拍一下?”終於,他“乖乖”在戶外拍了照,準備坐在落地窗旁的座位接受訪問時,還是有本事哼唱《暗戀》“我們就站在落地窗的兩邊,就算觸碰也有了界限……”,為自己打起歌來。我只能說,現在的張智成,好會表現自己哦!

巨蟹慶生.友人與海


忘了多久沒在海邊BBQ,甚至和一群友人盤腿坐在沙灘上聊天,好像回到求學時代哦!
只不過有酒精40%的Vodka來“插花”,才驚覺自己老早已經“轉大人”。哈!


期待了這麼久的行程,終於在718駕臨。行程豐富到:


進入禁區拍跑道上的飛機被警察趕、
吃燒魚、炸Sotong、nasi lemak後到海邊BBQ吃雞翼、香腸和蕃薯後竟然還要去吃沙爹,
(而大家談起趙明福和辜瀚生時都是同樣的感慨。)
那是一片寧靜的海退潮了沒有海浪聲而且月亮都躲起來直到最後才讓我們瞥見點點星斗,
雖然三更半夜累到一躺在床上就睡但睡前還記得A人家的結婚照還有敷MASK及買“我的美麗日記”。



第二天說好9點要出門結果這時間還在人家屋後剪火龍果最後折騰到11點才吃亞福海鮮肉骨茶,
然後喝了很多很多的水,先是喝茶王去油,訂手工海南包(生肉包和梅菜包都好好吃)之前跑去喝沙梨果汁,
參觀海南咖啡廠時“不小心”喝了人家的桔子水和老板特地泡來招待我們的“養生咖啡”,
(老板你快點去註冊商標啦然後咖啡館要快點開張哦這樣下次我們才有再到訪的理由。)
頂著大太陽時走路去寶芝林(靈芝廠)參觀後又買了自己從沒喝過的靈芝水,
根本沒時間讓自己餓著渴著嘛結果說好要吃的海鮮午餐根本吃不下了最後吃蝦面時連水都不想點。



718中午老友kw和pk請我去sunway的zen吃日本餐,而我很不小心的在asian avenue買了兩件衣服但我還是沒找到transoformer的帽子,趕回家好讓高牆載我的路上Bkt.Jalil超級塞車原來是曼聯大馬行友誼賽即將上演。


叫她調酒師:是的,比起什麼花又什麼待放的名稱,這次請叫她調酒師。vodka加sprite加綠茶是她這次的杰作。
鬼點子最多的她偶爾會脫序唱客家歌,不然就是amazing滿天飛,她出拳時嬌師奶會“包住”把她吃得死死,
而她在火龍果園開心得像蝴蝶一樣的飛,只是有人“迫”小表妹叫她aunty時她會氣得牙癢癢。
她每次一喊“go叔叔go”我會錯覺以為她在講“go susu go”害我也很想喊某人叫susu。



千杯不醉:這隻很白的獅子竟然是千杯不醉,我們以為她坐飛機從Johor來結果她竟然自己開車北上,
還要在她到步後吃第一餐蝦面時就sms我們並把as fat as you can的字眼留給我們。
我們在第一天都是pink lady但她第二天就在頸上綁條絲巾來搶鏡,哈!
她在第二天告別時抵達馬六甲後sms來報平安,已經在家蹺腳吃火龍果、包點的我和牆妹才醒覺我們忘記“報平安”。呵呵!  



老人與海、豐胸厚臀:德高望重的他在我們還在吃燒魚餐還有偷點abc時就已自個兒去拍夕陽還有小女孩在海邊嬉戲的畫面,
他的手機音樂提供了不少娛樂雖然我們嫌棄他的歌不是太老就是太冷。
某張他set相機拍大合照的杰作讓我們驚覺他原來如此豐胸厚臀。Unbelieveable啊老兄。
因為他過去兩星期都在吃老人牌麥片,而在寶芝林後面那片海時克林衝口而出的一句“老人與海”太有意境,最後才有了這次的題目。  


鶼鰈情深:這對夫妻是對活寶,老婆精心策劃這次的行程為老公慶生又做黑森林蛋糕然後老公就嘮叨老婆不準多喝酒。
老公和牆妹貼錯門神大斗嘴時老婆只會一直顧著笑。老婆在某人很糊塗的穿松糕鞋“爬山”時會體貼的牽著某人的手,
而且老婆的婆婆、爸爸和媽媽都是不老的傳說,害牆妹也忍不住想在這里買地。
老婆說過了一條河就是雪州和森州的界線,而在說起當年立百病毒肆虐的後遺症時大家心里不禁揪著。
老婆和牆妹搞笑扮拍婚紗照的“托腮”甫士,雖然功力不夠一直笑場,但看者皆忍不住噴飯。或者老公也可以叫“阿公”因為他都負責給錢然後到現在“阿公數”還沒時間跟我們算。


三隻巨蟹的慶生兩天一夜行程就這樣過去真是快樂不知時日過啊。
發現今天的褲子特別窄或者應該聽從蹺臀先生教路,每天“轉”腰至少80下再看兩星期後是否見效不然就去拆他招牌。


ps,相片幾乎都是從嬌師奶那邊“偷”來的,要看完整遊記和特色店舖的地址電話就去她家看吧!http://www.blogkaki.net/9096/viewspace-98692#xspace-itemform

迎風向前(法國村)



每年的七月總會寵自己多一點。今年的生日在法國村度過,老友PY相伴在側。
她嘮叨我說,為自己找個伴吧!於是,晚上兩個女生在漂亮的輕紗雙人床上拍照時,
她叫我俯躺在床蹺起一隻腿拍下相片,猛說嫵媚然後瞎嚷著叫我在征婚時派上用場。
我哈哈大笑說,這些相片我會讓它“見人”才怪。


716上法國村之前先去the curve吃午餐唱k,然後再買big apple donut上去當下午茶。
巧合的是,唱k房號是17,而且ktv當天的buffet竟然招待海帶湯。
韓國人在生日當天一定要喝海帶湯的說。雖然我提早一天喝但心情一樣很快活。


出發到法國村前我快樂哼唱superband《亡命之徒》那句“出發啦不要問那路在哪?迎風向前,是唯一的辦法”。
PY問我,你N年前去過法國村,你會路吧?Sorry,我還真的是忘了路,於是快快打電話向yoyo求救。哈!


到達法國村先在房里解決6粒donut喝milo然後興緻高昂的拍照去也,
登上塔頂吹風然後去泳池邊的躺椅懶洋洋坐著,只是再躺下去恐怕會睡著啊,
最後決定去gym房勞動一下。踏了一輪腳車讓我堅定要買折疊式腳車作為自己今年生日禮物的決心。
做踏板運動只踏了150下就喘到要命,想到老大竟然可以連續踩一千下難怪可以瘦20公斤。
吃晚餐前PY請我吃好好吃的草莓蛋糕,而在等待吃越泰晚餐的當兒,
竟然傳來前同事趙明福在反貪局大樓離奇墜樓身亡的消息,訝異又感傷的我們決定9.30pm守住電視看華語新聞了解詳情。
在這之前還看了《紫玫瑰》演員們上“娛樂百分百”,小豬和小鬼都很搞笑,
而大馬的許亮宇(前名許俾文)很幸運的有自彈自唱的機會。


謝謝各位親朋好友從凌晨時分就開始送來很多祝福(阿嬌你還是排第一),讓我簡訊鈴聲的《亡命之徒》響了又響。
有人的祝福很窩心有人的賀詞很搞笑而我是快樂幸福的啊並且希望自己快樂每一天。
生日這天到了海拔3,500的Japanese Tea House寫意穿梭,然後喝綠茶玩自拍。
告別法國村前在房里吃黑胡椒蟹杯面然後在下山途中猛灌shandy,
下山後第一次踏足tropicana city延續山上的“日本夢”在sushi tei吃壽司,
然後去洗臉小睡一下再到one utama見那個只小我一天的kcc吃一加一火鍋作為晚餐慶祝彼此的生日。
回家後猛看報紙一切有關趙明福的報道,決定在深夜上網寫點什麼紀念這複雜的心情。


外一章
 
你送我的3個Fridge Magnet,靜靜的躺在我的冰箱外。
老爸走了以後,你一度是我想依靠的肩膀。可是,我終究還是錯過了你。。。
在某個喝茶的夜晚,LY說,在人生下半場,談場戀愛吧。
這句話敲進我的心坎。好像,也應該把你給放下了吧。

心情很電影,Run Leeferm Run

 


最近在瘋Transformers,去油站買Bumblebee的模型(雖然感覺很假一下),
在雙威買t恤(千挑萬選到最有型的那件,原來是“壞”的Megatron),
整天吵著要找變形金剛模型合照,(某天跑遍兩個商場都無法如願)
要不然買頂Transformers帽子也過癮。(李姓主持人,你為什麼還不答我你很炫的帽子在哪里買?) 
結果星期二休假在谷中城看《哈利波特與混血王子》預映,(好看好看,但第七部電影還要分上下兩集,我望穿秋水啦!)
看到Bumblebee的紙板模型,本來眾目睽睽之下不好意思拍,但最後還是厚臉皮的拍了。
呵呵。(早知道就穿我的Megatron衣服來啦!)


HC說要請我到“蓬萊”用餐為我慶生,怎知看完電影不小心遇到也來看戲的貴婦LBB,
三人一起去吃台灣料理回味了今年在阿里山、日月潭和九族文化村的快樂時光。(謝謝你們作東啊!)
為朋友找《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電影原聲帶,才發現在大馬並不容易找。
然後再往電影院把《變形金剛:復仇之戰》再看一遍,(Shia唸阿Bee的語調真的很可愛。)
離開前把散佈在廣場四週的Monsters拍了一遍。(高牆笨魚啊我也拍得有好看的說。雖然我承認你們比較會擺甫士。)


星期三工作收到巨蟹大姐送我一本書當禮物,(我們兩個巨蟹座每年都吃自己的同類來慶生,罪過罪過!)
我想起水瓶姐姐送我的美衣還乖乖放在她媽咪的家里等我去認領。(我保證我這星期一定去拿。)
去雙威採訪後,經過一家以Forrest Gump為概念的餐廳,
看到一雙大鞋、長板凳、行李箱和一盒巧克力時,我不禁想起戲里的經典對白。


Life wa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nna get.


My momma always said you could tell a lot about a person by the shoes they wear.


於是,我把自己的腳套進大鞋里,把自己當成阿甘拍了一張相片。


(是的。生命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也不會知道你將拿到什麼。但我承諾自己我每天都要好好的過。)


 


 

吃榴槤吃到飽

 



因為公司附近有10塊錢榴槤吃到飽,所以終於病好終於幫襯的我啊,今天飽到要吐。
未來一個月,誰也不要再叫我去吃榴槤。(big apple的durian durian donut口味除外)
吃榴槤前,因為難得的陣容一起吃mee jawa,所以我們拍照。
吃榴槤時,也因為很難得的陣容,所以我們還是拍照。



老板很可憐,一直被我們嫌他的榴槤不夠好料,
結果他榴槤開了一粒又一粒,好像不夠勁都不敢上桌。
但後來我們飽到不行,他繼續再開然後捧上桌來,換來我們淒厲慘叫,
害他馬上縮手,然後把看起來好像有好料的榴槤往別桌捧去。(害我們一直回頭望)。
另一位老板來收錢時,我們故意鬧老板,結果老板竟然開來一粒貓山王,免費
大家已經飽到想吐,但看到黃肉乾包,還是把榴槤往口里塞,
然後發出一致的讚嘆,“這才叫榴槤嘛!”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下次不要貪便宜,好吃的多付一點又何妨。
(不過我還是比較期待主席家的榴槤聚會啦。萬一有的話,不要忘記我啊。)   
 
我在七月做好狂吃的準備,跟朋友說我八月才要減重,
已決定要把one shape讓一包給我的小芯子說,你要等到八月咩?
一朵雲吼我說,你每次都這樣說。
主席說,喂,我聽你講減肥從五月聽到現在喎。



是是是,一切都是我的錯。
我不該星期二吃日本餐星期三吃咖哩豬腸粉和苹果檸檬糖水,
星期四吃鹽焗螃蟹和咸蛋蝦姑前還要在pasar malam吃白粥配鴨肉豬腸,
星期五吃燒雞腿加酸菜然後星期六又去吃藥材豬肉粉和密瓜絲瓜糖水。
星期日的休息天,下午和朋友到天苑吃素(謝謝美國回來的學姐作東),
晚上的榴槤大會因為主催人從雲頂採訪下來身體不適而臨時取消,
我不甘寂寞約朋友晚上去the heritage喝茶。
這里的service kondo最適合我這種懶人吧雖然我相信自己買不起。
人生下半場的話題持續,但我決定把書借回家看比較實際。

Gone Too Soon

 


那個上午接到你猝逝的消息,只覺得措手不及。
那年你帶我們去新加坡採訪李秉憲的記憶仿佛還歷歷在目,
沒想到,那竟是我們最後的留影。
HC下來給帛金時,很感觸的說了一句,原來死亡離我們越來越近。
阿靚見大家的msn放上同樣的感嘆和婉惜,問說到底發生什麼事?
後來在記者會上,相熟的同行說起年僅33歲的你,都有同樣的感傷。


Gone too soon,願你一路好走。


——


那天睡在客廳沙發,半夜1點爬起來看MJ追思會。
Mariah Carey太做秀,Jennifer Hudson飄移的眼神不夠莊重。
我的感動,是在Brooke Shields說話那一刻,開始堆砌。
然後,MJ的哥哥唱了《Smile》,讓我起雞皮疙瘩。
Usher戴墨鏡出來,那首點題的《Gone Too Soon》唱到一半,
他感傷望向棺木,中途哽咽的畫面,讓我視為今晚的經典。
出其不意的是,MJ的女兒Paris也發表對爸爸的想念,
短短幾句話語後,投向姑姑懷中。
全球陪她一起感傷。
凌晨3時50分以後,繼續睡覺,第二天到公司處理新聞,
把早前買下的《TIME》紀念MJ特刊也帶去公司,以免派上用場。


過後幾天,我把電腦里的《Smile》播了一遍又一遍,
人生的不測風雲,或許我們無法預測,但仍要微笑面對每一天

生命 千樣好 攝入相部

 



七月的第一個周末晚上,本來要開心和朋友吃螃蟹去,
幫L先生提早慶生為J小姐餞行,結果一個o.t打亂了全盤計劃。
沒關係沒關係,這個週末下午,我還是不小心過得很貴婦
 
下午去荷媽的續約記者會前,三個女人在One U那間和浪漫滿屋異曲同工的The Garden Cafe,
吃了豐盛的一頓西式午餐。因為庭園式的風景太雅緻,所以一點了餐就迫不及待舉機拍照。
在大廳“漫長”的儀式過後,移師DELIcious做訪問,
享用了很典雅的美式下午茶,讓整個心情也優雅起來。
回公司寫完稿後,又得出發往下個o.t的地點走去。


回想昨天上午的那場訪問,遲到半小時的e神一到步就猛說抱歉。
本來和雜誌一起做聯訪,輾轉竟變成是我一人的專訪。
我以為時間充裕,所以放任愛說的神“口水多過茶”也不cut他,
怎知問題才拋出沒幾個公關就在旁“轉圈圈”。(我驚覺大勢己去但已經來不及。)
傍晚的新加坡雙胞胎姐妹花讓我有些微的不耐煩,
晚上熱鬧的“車跟車”一起到拉曼大學見證e神的真性情,
精彩又脫序的一場交流會啊台下的每個人都笑得很開心,
e神啊e神你是我心中永遠的k歌之王。


是的,週末晚上沒吃成螃蟹就是因為e神另一場簽唱會。(所以沒太多怨言。)
我和今天的御用司機一心一意要在晚上喝湯做回中式的人,
才意外發現Sunway Piramid的阿業靚湯關閉己久,
(這里曾是我約會的地方啊,或者它就如我的思念,已隨歲月退了溫。)
結果坐在Asean Avenue的“豐衣粥食”吃優惠價的鴨肉咸菜粥然後緊抱我剛買的Transformers T恤。


九時許做完e神簽唱會給嬌師奶傳簡訊問How’s the CRAB?
原來已經曲終人散而且正往下一站莎亞南喝茶去,啊我的朋友們可真是精力充沛的一群。
算了算了我乖乖坐“司機”的車回公司和文字繼續糾纏,早點回家補眠彌補我昨天凌晨2點9才睡的精神不振。



 

上半年的最後一天

 


連續幾天戴口罩出門和上班,星期一那天還臨時拿病假。
星期二晚上本來不想去豬仔的慶生派對,但後來還是去了。


也幸好我去了。。。
一群人熱鬧的吃火鍋(雖然我被Banned出現在餐桌旁,要吃什麼都得由別人夾給我)。
這個間接緬懷MJ的夜晚,大家聽著MJ的歌曲,看著他的MV,
後來還很搞笑的和定格在熒幕上的他合照,留住他最好的時光。


除了氣球不時爆破讓人心跳一百,最好玩的時刻是大家拿熒光眼鏡來“扮   口野”,
豬仔切蛋糕前,大家在她頭上綁ribbon,很搞笑。
好好吃的榴槤蛋糕啊,問我怕不怕喉嚨痛?呵,我吃了再算。



但今晚的最高潮,竟然是在電腦觀看幾位愛唱之人在ktv載歌載舞被“偷拍”的畫面,
唱到最後,幾個人“撞”在一起,
結果,主角之一主席竟然笑到飆淚。
畫面里最搞笑的olivia還挑戰大家把她放上youtube,看點擊率能衝得多高。


六月的最後一天,我慶幸自己過得很愉快,
雖然半夜回到家後快快把傷風藥、抗生素和咳嗽藥水喝一喝,


但情緒還是很亢奮啊,一點都不符合病人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