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地一舖



我很喜歡一班人快樂出遊然後叫上滿桌子東西什麼都試的痛快,儘管說是淺嘗即止但如果好吃的話就一再加碼吃個過癮。


這個難得休息的星期六很是誇張。一日五餐換了五個地點吃遍五湖四海,深夜十一時仍續檔的mamak檔最是要命,
惡魔在身邊加上我抗拒不了誘惑,結果徹底淪陷


阿肥說什麼你去sekinchan也一樣吃到很勁不是嗎?對啦對啦但我那時沒有晚上12點還“偷吃”人家的nasi lemak
和maggi goreng,還有說什麼只淺嘗結果不小心吃了很多口的roti pisang和roti tisu。


一切從早上開始,很幸福的被人載,在puchong集合後“車跟車”開始找吃第一站,牆妹“連割四條線”的駕駛技術被
轟(本小姐不敢五十步笑十步)。除了amazing,大家這次也一直把oh really發揚光大,仿佛說英語時還要特地帶
有腔調才入流。話題是天南地北的,從美食、旅行說到娛樂圈,有人一直翻白眼有人一直被罵皮癢,所幸沒有鬧出
什麼“流血事件”,(最多不是丟tisu或作勢潑水)。哈!


天黑以前是七人行而天黑以後變成五人行。吃了火鍋明明肚子很撐結果大家說“盡地一舖”不如殺去沙亞南吃燒魚和
sotong,說說下結果變去吃roti pisang。好吧我們就把一日五餐的精神發揮得淋漓盡致,難得良朋相伴所以就捨命
陪君子乾脆豁出去吧。(結果凌晨兩點回到家倒頭就睡啊。罪過罪過。)    


镒記(Jalan Dang Wangi):Roti Babi、海南猪扒、炒面線、瑞士卷、牛油蛋糕、海南卤面和海南燒肉。
(這家老字號專賣海南美食,很多英文報都來訪問介紹,我尤其喜歡其中一家的標題:Kopitiam Of YesterYEAR。
那海南燒肉單看造型就流口水,也讓我想起峇厘的babi guling。ps,海南燒肉相片是從阿肥家偷來的。)


葉合记(半山芭):咖哩蝦米豬腸粉、炸豬腸、釀豆腐(炸豬腸口感很好所以我們一再加碼)


豆原咖啡館(Shaw Parade):椰香芋头蛋糕、american cheese cake、南瓜子蛋糕(Nutty Cake)、Tiramisu、冰釀咖啡、
Pandan Latte、愛爾蘭咖啡、Soya Coffee……(上次和阿陳他們來時錯過冰釀咖啡這次終於喝到了。要死的那些蛋糕怎麼都
好吃到要命。有段時間我們好像在包場然後笑聲響天。)


好記(吉膽)火鍋(蒲種):四人份火鍋再加一份炸水餃。(大家發那種中馬票的夢但光說不練因為根本誰都沒買。哈!)


shah alam嘛嘛檔:nasi lemak、maggi goreng、roti pisang外加一個塌下來的roti tisu(雖然我一再唱林憶蓮的
“夜已深,還有什麼人……”但卻一直打呵欠一直“淺嘗”真的都有好吃的malaysian food。)


關於以上的店,這里有詳盡介紹。http://www.blogkaki.net/?uid–viewspace-100767


■星期一去書展很寵自己的買了六本書,到chili’s用餐時對住無敵窗景覺得心情也陽光了起來。晚上去小恩子家聚餐
才知道華仔頭七早上去拜岳父時被逮到了。難得“斷正”,於是大家七嘴八舌追問幕後功臣小馬有關詳情。星期二連
看3場電影然後晚上到表妹家吃家庭飯,誰知道劉華這時竟在兩地機場造成了“旋風”,李副主任那句“會不會給朱麗倩
一個名份”還來不及說完vip的玻璃門就關上讓她的那個“份”字就這樣飄散在空中。據說這片段後來還上了youtube連副主任那句“媽的,害我跑到腳很痛”也全錄。


■星期三連跑兩單工晚上去看了一場有點爛的首映禮。害我星期四埋首電視“死”一個字都沒動到的一周精華,某人還要
mms辣湯的相片來刺激我,後來還在某人家屋吟詩。星期五下班後“兩個墟”去吃日本餐順便舉行“頒獎儀式”而且大家真的都很愛演囉。(吃到打烊了然後被人家請我們走。)


■829(星期六)吃很凶害我不敢去量體重。星期日上班很高興知道劉華終於承認去年6月已婚而且還“連累”千嬅和leon
都被挖到原來都已秘婚。(我再次佩服香港狗仔的神通廣大)而我慶幸今年是平靜的國慶日因為沒有任何倒數演唱會
需要害我熬夜。星期日晚餐本來要吃kfc最後改去吃潮洲粥。上班的國慶日一樣平靜好吧下班就去pasar malam買水果然後
期待我上次被腰斬而9月1日終於可以成行的一日遊。 

“華”佬,你給我記住



以後請別在我面前提起劉X華,因為他害我被迫取消星期三和星期六日的假期,
大馬和香港媒體在這幾天上演的戲碼,包括無間道、高度戒備、竊聽風雲和十面埋伏,
扮地產經紀扮探訪同一花園住戶的訪客甚至還到公園跟小朋友借腳車踏然後不小心弄壞小朋友的腳車,
我全程追蹤的親愛同事還因此發惡夢,第二晚夢見劉X華在靈堂唱佛曲(夢能成真就好了。)
第三晚夢見他說“我不是朱家女婿,我只是朱X倩的男朋友。”聽了真想媽叉他。
(奇怪,我為什麼對別人的夢境如此認真?)


若說上次的怡保之行少了一個我,sekinchan之旅少了小雲子,那這次的星期三難得五人終於“大團聚”,
早就決定了這次的主題曲是農夫的《風生水起》,一於大唱 ‘玲玲出來又影相啊!”
怎知在星期三一早接到有關朱爸爸猝逝的手機簡訊後,天地開始變色。
是的,五人中就有三人被callback回去上班,結果大家在吃早餐時垂頭喪氣,“死死o下”不足以形容我們的心情。
後來,我和小馬子到機場駐守前,五人在她家面前拍下鞋子的大合照,
紀念我們還未出遊就已夭折的行程。(本小姐前一晚看《竊聽風雲》時還特別去買新鞋的說。鳴鳴鳴)  


我以為自己這個月閉關做電視,外面“風大雨大”都“燒我唔到”,但“代誌卡大條”的結果卻是假期被凍結。
星期四上班還垂死掙扎問說那我這星期六和日的假期有得休嗎?結果當然是沒有啦!可惜了我期待已久的古城之旅啊!
雖然這次我不用站在前線全力追蹤,只做支援工作,但同行們在msn引言和面子書所吐的怨氣,我卻是感同身受。


星期五晚上到朱府外面接棒駐守時,一眾人排排坐在離保安室半尺之遙的馬路旁哈啦,
香港狗仔體問說我們大馬娛記是否比較受“尊重”?我詞窮。
問他們守過最長的case是什麼?他們互相討論到底是霆鋒頂包案還是肥姐生病到入院的演變。
後來他們給的答案是霆鋒頂包案,同一個人物同一個地點守了一年之久,哇哇哇真是讓人甘拜下風。
好笑的是本來“請求”某會館元老到朱府去掛彩旗時“帶”我混進去,
但uncle後來掛我電話最後電話怎樣打都不通,看來uncle真的是怕了我。


我追華的日子,星期三從機場開始,星期日在機場結束,
只可惜,開始得並不完美,(摛不到劉德華只等到任達華),
結束得也很有缺憾,華佬根本無影,最後只意外看到為《饑餓三十》來馬的張惠妹。


苹果日報的同志在機場說得對,“佢點會咁益我o地啊!”
是囉是囉,一個連葬禮都不敢大方站出來的男人,又怎會“衰收尾”讓我們在機場逮到他呢?
早上9時20分國泰班機頭艙有他的名字又如何?劉先生最後還不是不上機?
東方新地說這是他們首次出國追蹤卻空手而歸,足見劉先生真的讓他們很沒輒。
話說某雜誌說他們曾寫衰劉先生兩次結果接關注電話,於是這期他們決定寫“劉生有孝心低調來馬送殯”,
單聽他們這樣反諷的說法我只想哈哈哈。   


很高興事情到了現在有了續篇,先是劉華星期一早上9時許到義山拜祭岳父被活逮,星期二下午5時和朱麗倩十指緊扣出現在機場也被拍到。不認不認終須認啊!華佬。


同事講他們星期二在機場守一整天時,她的手機鈴聲引起抗議。哈哈,因為是林憶蓮唱的“我坐在這里,看著時間溜過……。”結果大家要她換手機鈴聲,但她手機有的不是王菲《多得他》就是張國榮《追》,walao yeh,真的是不換也罷!


 

王若琳──遺落青春期

 


王若琳一句直率無心的“當Pop Star(流行歌手)很丟臉”,一度讓中文樂壇掀起波瀾。如今,她確定9月初暫別樂壇,回美國上大學。想起她在專訪中說的“我沒有青春期”,還有都和“老人家”混在一起,你仿佛覺得她有一百個“老氣橫秋”的理由。大家都說,王若琳的成功,是早熟女孩的音樂童話,但她表示自己感到“疲倦”、“專輯里很多並不是我真心的東西”。或者,這樣的暫別對她來說是好事,倘若她有“重回樂壇”的一天,她的心態將有所改變,也會更享受眼前的一切。一如她詞曲創作並演唱的《Maybe Some Other Time》,“Just not today,But maybe some other time。”




王若琳的個性超天后——自我、直率、而且不多說廢話。問她這樣的性格,在娛樂圈可辛苦?她說,“我覺得疲倦。有時,everything so boring,nothing is fun。比較fun的事是上《康熙來了》,當然開演唱會也很fun,因為有機會和好的樂手合作,覺得跟他們一起表演很開心。”
 
王若琳打從心裡排斥當流行歌手,也不滿第一張專輯被包裝成唱西洋老歌的形象。雖然首張專輯讓她在香港、中國、新加坡等地的頒獎禮大受肯定,也獲台灣金曲獎6項提名,但她除了缺席金曲獎頒獎禮,也表示第一張專輯所得的獎項,她全放在公司,根本不想拿回家里擺放,原因是“磁場不對”。


問她對頒獎禮有何感覺?她表示,“像在看戲,感覺自己不在那里。我總是用旁觀者的心態,在看發生的事。”
 
她8月21日會在台北辦小型個唱,22日會出席台大綜合體育館舉辦的《D-Link夏日熱浪演唱會》,是她赴美前最後的通告。問她已建立起自己的歌唱事業,這麼一走,不覺得可惜嗎?她卻聳一聳肩,無所謂的表示,“我反正沒做很久,而且也不是很快樂。我還沒試過很多其他的事,不懂其他的事是否更適合我。”


她承認,在台灣的歌唱事業讓她可以發揮,但卻很壓抑。“重要的不是結果,而是過程。雖然結果是money或fame,但如果過程帶給我的回憶並不充實,我只覺得不really worth it。”


萬一以後不當歌手,未來哪些行業是她想嘗試的?“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很好的office worker,就是那種朝九晚五的。”她覺得自己適合被綁住?“可以啊!這樣的規律性蠻好的,生活有重心點,而且我也很喜歡paper work。”
   


王若琳有把滄桑、質感的好聲音,大家都覺得王若琳幸運,她卻遺憾自己沒有所謂的青春期。你擔心她的心態會和聲音一樣老去,但她其實也有孩子氣的一面。儘管不笑時冷若冰山,但偶爾開懷大笑的陽光笑容,足以溶化成冰河,而且終於有了21歲女生的樣子。


問她為什麼覺得自己沒有青春期?她表示“十六七歲就應該在唸書嘛!但我卻在那段時間,從美國被叫 回台灣準備發片,所以被迫離開高中生涯。”


她表示,當初剛被叫回台灣時,她就“很想很想”回美國。“而且被叫回台灣後,卻什麼也沒做,只是叫我stand by,所以很氣。”後來,她“獲準”回美國唸高中,雖然只唸了一年,但她當時終於體驗到所謂的青春期,“雖然比別人的短很多,但我很珍惜,因為這是我在台灣沒感受到的。”


說到在美國的高中時光,她語調明顯上揚,“最記得有一次,和堂弟及他的朋友們去看《X-Men 3》,過後毫無目的,看到什麼就逛什麼,Everything So Funny,就是沒理由的開心和幸福。”這讓人想起她自己填詞的《Tikiville》所唱的“如此朦朧美麗,什麼都好笑”。


問王若琳是乖乖聽話的女生還是有些叛逆?“都有。我有點矛盾!一些合我意的事,我才會乖,我在班上就很乖啊!至於我在媽媽面前就比較不聽話,比較叛逆。但我也沒叛逆到哪里去啦,只是覺得獨立是很好的事,然後開始裝酷。”


媒體前的王若琳有點酷,不知她的朋友又如何為她定位?“我在朋友群中是最不好笑的。雖然我愛開玩笑,但都是最不好笑的。”


那她所謂的“常和老人家混在一起”是什麼意思?“因為在台灣,我都和三十四歲的人一起工作。”那她從他們身上學到什麼?“沒有,他們都和我一樣幼稚。哈!”


說到大家普遍覺得她嚴肅、有種距離感。她表示,“我無所謂,也不勉強。因為在很多人的面前,我開心不起來。不活潑是磁場的問題。我無需刻意在大家面前裝活潑。只有在熟人面前,他們才會看到我的瘋癲。”




王若琳在第二張專輯發佈會上,偶像王力宏意外現身及送她一把左撇子吉他。不知和爸爸王治平在她12歲時送的吉他相比,哪個比較珍貴?直率的她露出為難表情說,“意義不同,所以很難相比。”


她說道,“爸爸那把不算是送啦!是我說要買,他才買給我的。那畢竟是我人生第一把吉他,我也因此開始彈吉他,所以對我來說很重要。”


說到這里,她露出很孩子氣的表情說,“我那時很愛聽披頭四(The Beatles),我是左撇子,保羅麥卡尼(Paul McCartney)也是左撇子。哈!”她可覺得自己命中註定要做音樂?“或許吧,但音樂其實有很多種,不需太過限制。有機會的話,我想嘗試電影配樂,或者為音樂劇寫歌,就是不想寫太嚴肅的東西。”


王若琳曾說過,如果不是因為爸爸的關係,她的音樂路未必走得如此順遂。問她可覺得爸爸很疼她,但卻拿她完全沒有辦法?結果她只簡單答了一句“exactly”。


那她和妹妹們的相處呢?她露出難得的大笑表示,“就是一群野人加一條狗。哈!我們是3個cavemen,
相處起來很不嚴肅,蠻無厘頭的。”


她笑說,“看過我和妹妹相處的人,應該都得殺人滅口,因為太‘糟糕’了。”到底她們的相處是如何的瘋狂法呢?“才不久以前,我躺在地上時,2個妹妹突然把地上的我拖<7740>到處跑,雖然很無聊,但我覺得很好笑。”


 


 

因為EASON,所以Stand One Night



多年前買票看伍佰演唱會搖滾一整晚也不累,
但今時不同往日一知道要在人造沙灘上人擠人眉頭就皺了起來。
但為了eason我還是豁出去了。於是,我在816這天Stand One Night,
腳很酸手很累,(感謝我用左手寫字所以右手可以一直持續揮動),
熱到要命因為人好多現場沒風所以一散場就去買Ice Cream吃來消暑。


雖然主辦單位安排極差沒有準備曲目而攝影只能站在很糟糕的角落拍前面3首歌,
但是,因為eason是無與倫比的e神,所以一切到後來都無所謂了。
最最最喜歡他唱哥哥《無心睡眠》那part,當他唱《700年後》咸蛋在耳旁喊Eva我就回一句Wall.E,
他選唱MJ的《Heal The World》我可以一字不漏從頭唱和,更何況是他自己唱紅的那一首首耳熟能詳又有意思的好歌。


因為去年採訪過Moving On Stage演唱會所以我認為“同一系列”的演唱會我這次應該可以寫得比較簡潔,
但說來怪異因為我竟然寫得比去年還長,讓我至今仍百思不得其解。呵!
第二天早上睡不醒頭好像快要炸開結果上班遲到,奇怪啊我又不是搞One Night Stand最多不是Stand One Night?



ps。採訪演唱會前一班娛記相約吃Pappa Rich,然後很有興緻的去拍購物中心內某家居展的大椅子,
還有國慶日的陳列展覽。拍得不亦樂乎啊。雖然話說得有點早但還是先祝大家國慶日快樂。


 

別人說我放飛機但我其實有報應

說來詭異,星期六應白雪之邀去莎亞南農業公園踏腳車,
結果我們竟然在那邊
完全沒有交集。然後我竟然沒踏到腳車。哈!

星期五晚上在旺角餐廳聚餐(減肥第三天的我晚餐不敢吃飯只吃面),
竟不小心巧遇《咖啡戀人館》演員和劇組,
白雪說萬一她明天踏腳車遲到的話,叫我記得幫她和中學同學先租腳車。


結果咧結果咧,遲到的人竟然是我。


白雪早上九時已抵達而我叫她別等我萬事我會自己看著辦。
結果九點半才抵達的我發現租腳車那邊滿滿的都是人!都是人!


算了算了,放棄也會有快樂。於是和ly去吃nasi lemak喝teh tarik然後坐tour bus繞場,
本來說等人少一點就可以去租腳車但後來覺得走路感覺也不賴,
然後決定就只是走路吧反正一樣能流一身汗。


去年12月和高牆他們在這里是靠走的,(那時四季屋是冷冷的冬),
今年3月和朋友則是去踏腳車接受風的洗禮(當時四季屋是溫暖的春)。
這次的出遊看了和上兩次完全不同的風景,荷花池好漂亮而居高臨下看它也很不賴,
可惜的是四季屋竟然在整修害我沒得進去吹冷氣。呵。


我以為農業公園沒有太大一定可以跟白雪偶遇然後當面說hi寒喧一番再說bye。
想太多了,從頭到尾都沒機會遇見最後只能靠簡訊和電聯來互通消息直至她離開。


原訂下午兩點去學姐家gathering因為她快回加拿大但後來我回到家沖涼洗頭竟然搞到三點多才出門。
在學姐那間有沙登白宮之稱的樓宇聚會,病了10來天的陳先生被我們迫戴口罩,
六人有一搭沒一搭的一邊談天一邊翻閱國家地理雜誌。
後來拍了大合照紀念這次聚會搞到傍晚才回家。


大姐一家四口下午就來我家游泳並問我要不要一起晚餐。我心想這是我減肥第四天啊晚上還是不要吃飯才好,
更何況我已經很沒義氣的推掉一場大大大螃蟹之約。(還被某人在他家控訴我放飛機。) 
結果大姐拿有“倚天屠龍記”之稱的陳洧記酒家來誘惑我,說要order上次錯過的招牌菜。


貪吃的我最後還是去了。“絕代雙驕”好好吃“香香公主”也不賴然後還有七十年代咕嚕肉和咸蛋螃蟹。
(下次我要試那個十人份而且必須預訂的“鳳凰神仙肚”。yeah!)
真是報應啊,為了不想吃米飯結果放人飛機但到頭來我還不是一樣吃了飯?
害我回家單是“轉”腰 也不夠最後還加贈原地跑步然後邊追《敗犬女王》邊“舉高隻手”狂做手部運動。

 

我搞小圈子,但我很快樂

 


前排無端端被人話我搞“小圈子”,話時話呢個名詞又真係幾新鮮喎。


上個星期日星X三條女突然榴槤癮發,於是拉埋“宅女”一齊去SS2食名種榴槤。
Juicy好鬼犀利,70幾蚊可以減成70蚊,又A老細俾多一粒榴槤我o地。勁啊。
話時話,咁樣算不算搞小圈子Ler?


星期日同阿大一講到吃蟹,就即興話不如第二日去吃蟹囉,
於是乎五個人就o係星期一坐埋一齊吃蟹。雖然飲飽吃醉,但見到其他檯order沙梨水,我依然口痕好想飲,
結果佢o地就學方力申講起阿嬌時的對白,“講得多你o地就話我自爆(叫得多你o地就話我浪費),
講得少你o地就話我避佢(叫得少你o地就話我自私)。”真是佩服佢o地o既急才。
今次得五個人一齊吃蟹,咁樣算不算搞小圈子Ler?


星期二就去o左浪漫滿屋,四個人先到,一個慢到,另兩個就由第個地方趕住到。
呢個約會講o左鬼耐,今次終於都約實。阿邊個想買鞋但搵唔到佢o的size,
“七仙女”講女人經係幾過癮但係o的冷氣鬼死咁熱,真係失策。


星期三為了慶祝阿神脫離苦海,於是三個女人坐o係小橙一齊來公司車我去“好地方”食lunch。
我o地吃齋吃到好鬼雜,星洲米asam laksa肉骨茶媽蜜蓮藕西式花菇感覺上九不搭八。
好才我暫時幾滿意自己現況如果唔係見到已經轉換職o既佢o地三個一定感觸良多。


星期四有o地搞笑,去pasar malam明明吃到好飽,駛o左好多錢仲要勞煩一哥做苦力,
但係mines做ot冇啖好吃的同志一個電話call來,我又離開公司去join佢o地吃辣湯。
唔知咁樣又算不算搞小圈子Ler?


星期五為了幫一個好低調而且生日走去避世的小姐慶生,
四條女係韓國餐廳搞出o地笑話。captain問要不要飲酒,
最瘦o固位就話,mother say can not,後來佢問我o地兩份燒烤兩份kimchi soup夠不夠食,
我o地三個比較肥o既就指住自己話,daughters all fat。
最搞笑o既係“雞肉、豬肉,傻傻分不清楚”,抵俾人笑到面黃啦。


隔o左十日終於有得休息o既我,雖然好陰功星期六沒得上山睇許冠文棟篤笑,
但我依然開開心心去戲院睇好好笑《The Proposal》同幾人性的《The Taking Of Pelham 123》,
吃o左Old Town同kfc夜晚就係屋企追《敗犬女王》。(就算係敗犬都要做個快樂o既敗犬)
星期日休息結果無得睇真人版仔仔趙又廷(《痞子英雄》係我今年睇過最好睇o既台灣劇),
結果搵繼母吃午餐好多謝夜晚家姐請我吃咸蛋蟹。


咁樣o既生活雖然有o地無威謂,但好才依然有好多好音樂陪伴我。
好似Zee Avi唱入我心O既《Bitter Heart》、Adam Lambert版o既《Mad World》,
Kris Allen版o既《Falling Slowly》、陳勢安o既《天后》、無乜大牌演唱但依然好正o既《痞子英雄》soundtrack,仲有莫文蔚許哲佩同埋lenka。



唔好意思,其實主題o係搞小圈子,我諗我呢篇流水賬周記真係失禮。

陳奕迅──閒話家長

 


這次訪問Eason(陳奕迅),談得最多的竟然是寫歌這回事。受到盧廣仲和杰森瑪耶茲(Jason Mraz)影響,他計劃在未來多寫歌,好做個名符其實的“Sing Song Writer”,高唱自己寫的歌,並從歌中傳達自己的生活態度。記得張學友曾在2004年推出粵語創作專輯《Life Is Like A Dream》,寫歌給太太、女兒、回顧曾好杯中物的日子,甚至口白獻歌紀念梅艷芳,或者,Eason推出創作專輯也時日可待。雖然,以他目前寫歌的速度而言,大家“恐怕”要久等了。呵呵!  



■訪問是中午12時,但住同一酒店的Eason遲了半個小時才出現。他說,其實自己很早就起床了,只是不懂自己在“摸”什麼。他說自己很想改進遲到的習慣,只是每次都會給自己很多借口,邊說邊“偷瞄”一旁露出無奈表情的經紀人,像個做錯事的小孩。



我很習慣被人催,唯一準時就是踢球的時候,但我其實又不是很愛踢球。像我的司機最愛催我,“快點啦,陳生。”我就說OK,OK。但OK以後還是繼續遲到。我和他合作多年,他有時會載我的家人。他就問過我,“為什麼你的家人全部都準時,只有你一個例外。”


哈哈!其實我不會賴床,只是很“摸”,經紀人很不滿我這點。說起來,我太太是急性子,身邊的人都是急性子,只有我除外。這叫皇帝不急太監急!看來我真是乞人憎啊!但我自己等人倒是無所謂,因為我很悠哉閒哉的。
 
粉絲講我很忙,很辛苦,但我又不覺得哩。(是不是你總能在忙碌中找到屬於自己的節奏?)也許吧!但我也有緊張的時候,只是我從小到大都很layback,連坐姿也是這樣。


我剛進入娛樂圈時,大家都覺得我很不莊重,像去頒獎禮,別人都是正襟危坐,但鏡頭拍到我,我卻是
毫無坐姿的隨性模樣。(邊說邊示範那看起來好像沒有骨頭的坐姿。)但事實證明我並非不尊重場合,因為這麼多年以後,我到現在還是一樣。



■當Eason說自己也有緊張的時候,筆者“不小心”露出質疑的表情,結果他拚命說服筆者,“真的真的,因為我要求很高,所以也有緊張的時候,只是近來‘年紀’大了,所以火氣收了。”他拿校長(譚詠麟)做例子,再以早前的貴陽演唱會個案來講,向來“浮誇”的神情,這時意外的雲淡風輕了起來。



我也有緊張的時候,因為我對事情的要求很高,但有時我又怕自己過份緊張,會影響到旁人。我現在好一點了,因為我以前脾氣很大,發得也頻密,性格比較執著,更會鑽牛角尖。


像你看譚校長,他每天都嘻嘻哈哈的,很開心。你能說他對事情沒要求嗎?不是啊,他不是不執著,但他就是有辦法讓整個氣氛很開心。如果我能做到像他那樣,那就太棒了。


像我早前在貴陽開演唱會,幾個同事從重慶飛貴陽時,因為同機有人確認感染A型流感,所以他們也被隔離,我就被迫在貴陽找人代替。像我開場唱的《浮誇》,通常有一專人幫我整理服裝,那是外面黑色但里面彩色的斗蓬,要把2支棍子好好弄在中間,我才很elegant的升上去。


但那個臨時代替的人,把我斗蓬里的2支棍弄到外面,我根本拿不到。而且,斗蓬應該要打開才看到彩色,但這次未升上去時已經穿幫外露。如果是以前的我,應該會打他的手甚至罵他,但我心想,他只是臨時替代的,算了。後來和同事說起,他們講我當下應該發脾氣,那個人才知道自己犯錯。但我說,發火也解決不到問題,而且也會影響我接下來演唱的情緒啊!倒不如等他退場後,我再自己調整回啦!


 


■Eason曾在金曲獎頒獎禮上點名稱讚盧廣仲,還公開向對方邀歌。問他最近看過最棒的演唱會,他首推“對呀對呀”的盧廣仲和“So I Won’t Hesitate No More”的杰森瑪耶茲(Jason Mraz)。他說,雖然自己以前也寫歌,卻從沒想過當創作歌手,但這想法卻在最近漸漸成形。



我最近看過最棒的演唱會,就是盧廣仲和杰森瑪耶茲,他們兩個都很有energy,然後發放出很Positif的訊息,所以我看了以後很開心。當然,我還想看Radiohead,因為我沒看過他們的演唱會,麥可積遜也是,只可惜永遠沒辦法看他現場演唱了。


我覺得釋放出正面的能量很重要,因為我們如今活在World of Uncertainty,你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現在網絡這麼厲害,卻沒有一個統一的媒體,到底什麼資訊是真的、什麼是假的,很難辨識。所以我比較相信唱Live的力量,自己親眼用雙眼去見證。


像盧廣仲的《100種生活》,還有杰森瑪耶茲的《We Sing,We Dance,We Steal Things》專輯,都很真實的傳達他們的生活面貌,激發我以後要多點創作。就走“Sing Song Writer”的路線,唱我自己的故事。這是我最近看了他們演唱會後,最大的啟發。


我的《K歌之王》、《愛情轉移》、《十年》、《單車》雖然都在唱別人的故事,但卻是我所認同的東西。雖然未必是我的經歷,卻感動了我自己。像我最近寫曲的《沙龍》,我要謝謝Wyman(黃偉文)的詞,講出我的心底話。可能我和他比較熟,交流多一點,所以他為我寫的《活躍症》、《沖口而出》、《落花流水》等,尤其是《Life Continues》那張專輯,都很接近我。


我最近也開始想寫詞,雖然我的中文水平只屬一般。寫英語詞?哈!可以考慮。我的全新華語專輯會由林暐哲操刀,Tanya(蔡健雅)、范曉萱和蘇打綠的青峰都會為我寫歌。我自己也會寫一首歌哦!我前陣子也為蘇永康的新專輯寫歌,雖然我又是最遲一個交歌的人,哈!真不好意思。



側記



本來要和一家雜誌聯訪Eason,但輾轉演變成是《星洲娛樂》專訪,原以為時間充裕,所以當Eason說道,“我還是會很長氣,你要Cut我就Cut啦!”我還老神在在的說“沒關係,我讓你自由發揮。”話題從我的錄音機開始閒話家常,但感覺上才沒訪多久,公關就開始在“轉圈圈”(催場),我著急打斷在講“自己其實不粗枝大葉”的Eason,把話題轉回演唱會上。當公關“鐵面無私”表示時間已到時,還在源源不絕答話的Eason,竟然鬼馬跑離他坐得“好地地”的沙發,半蹲在我和公關之間,試圖擋住公關的視線,然後話越答越急。這窩心的小動作,一如《沙龍》所唱的“留住溫度、速度”,讓人心頭暖暖的。


 



 

Perfect Day:適耕莊

 


到漁米之鄉吃喝玩樂一整天,已經收割的稻田還是可以拍得不亦樂乎,
在海邊喝啤酒時更當自己像在拍啤酒廣告的拚命謀殺菲林,
最高興的則是吃到我很想念的鯊魚湯、瓦煲土剎和一整隻未去殼的蝦姑(瀨尿蝦) 。
阿大一路上播放ManHand的《漫遊世界》,然後哼唱“這個世界有咁大,你又點玩唒”。
所以,這是超級完美的一天,讓我也不自禁哼唱起楊乃文和eason合唱的英文歌曲《Perfect Day》。


 


一切從雙溪毛糯的點心早餐開始,四人行在草場上露天吃點心。(我還是第一次吃啦啦米和藥材餃,好好吃啊!)還不小心掉了半粒藥材餃在地上,害我慘叫不已。




然後決定了今天大家的崗位,阿大是我們的御用司機和攝影,小馬是管阿公錢的財政,我負責當秘書,
小恩子則是倒茶、遞tisu甚至得負責寫facebook圖說的總務。
到“一日五餐”和“好吃”曾介紹的檔位買了武大郎燒餅,然後正式出發。YEAH!



第一站在sekinchan的午餐,吃的是酸辣鯊魚湯、胡椒蝦、瓦煲土剎、清炒蕃薯葉和炸sotong。
吃飽後慢慢喝茶談天,然後在大庭廣眾下把防曬用品全塗在臉上和身上,原因?準備去稻田拍照暴曬是也!



在稻田旁,過橋過得戰戰兢兢,結果被小恩子嫌棄我的尖叫聲。
一人捉機另三人就負責往上跳試圖捕捉天空雲彩(一朵雲我們有想起你哦。)
然後把墨鏡架上自拍四人合照,還要拍墨鏡內的倒影映出另三人的模樣。




小馬不管是hairban上衣墨鏡或在稻田擺的甫士,活脫脫就是七十年代。(她的拖鞋這時開始壞。)
我和小恩子嘲笑她以後,兩人的稻田照馬上被小馬毒舌批為八十年代。



拍完稻田就到老字號茶室喝kopi吃燒面包,桌上有報紙於是大家翻看有關yasmin的新聞。




過後買啤酒去然後到海邊樹屋吊床寫意躺著邊吹海風邊享受這淺酌的悠閒時光。




是的,我們把自己當啤酒女郎在沙灘拍了一張又一張的相片。
然後在夕陽西下之際在鄉間小徑繼續拍個痛快。(真是從天亮拍到天黑啊!)



晚餐最開心是吃到有殼一整隻的奶油蝦姑,外加豆腐羹、甘香螃蟹、潮洲蒸魚和蝦米炒油麥,
吃到飽飽心滿意足然後買蝦餅而這時超愛蝦姑的小馬竟然意猶未盡問我們要不要多叫一盤去殼的蝦姑大快朵頤,
一個兩個猛搖頭差點沒把小馬這愛吃鬼當怪物。 
先回雙溪毛糯再到蕉賴而我回到沙登已近凌晨一點,
雖然很累但這實在是Perfect Day啊!   


 

Superband果然很SUPER

 



打從Superband一宣佈來馬開唱的日期,我就已萬分期待這次的演唱會。開唱前一星期我就向主任“打聽”她會派誰去採訪,哈,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8月1日雖然因為示威遊行而超級大塞車,但我的快樂心情絲毫不受影響。小馬說她寫這條稿很有壓力,不明白我為什麼可以這麼開心。


可是,我覺得採訪自己喜歡的演唱會是件很興奮的事啊。體育館外熱鬧不已,好像大家都來了。我說縱貫線我都熟,除了年紀最大的那個羅大佑。可是研究歌單時發現《穿過你的黑髮的我的手》、《你的樣子》、《歌》、《愛的葴言》我竟然都會,馬上被人轟講我扮年輕。可是,我真的比較喜歡張震嶽嘛!  


好像很久沒寫這麼長的演唱會稿了,寫到凌晨三點鐘,2168個字,嚇死人哩。可是,真的是很有火花的一場演唱會啊。咸蛋看演唱會看到一半SMS來說,“我瘋了”。Me Too Me Too。那個到最後還是與這場演唱會無緣的lck,可憐兮兮sms來問how’s the Concert?我當然回敬So Great兩個字。



外一章


連續兩天下午3點半都在One U有工,命運同樣,都是呆等到4點多才開始,難道週末的光陰就註定要等待?


星期六下午約在the garden cafe吃午餐,四個女生看到桌上不小心“掉”出來的花生米、蛋糕屑甚至雞扒醬汁,一致口徑決定我們都不適合當貴婦。從香港飛來的林嘉欣4點半才出現,期間小恩子接到哥哥的電話說KL已經開始“亂”,連SOGO也被迫關門。活動一結束我以火速時間趕回報館用45分鐘寫完稿就趕往體育館準備採訪演唱會。很累,但心情很亢奮。為了避塞車所以捨隆芙大道走KESAS,幸好通行無阻。


星期日下午本來要吃sushi zanmai但因為太多人在外面排長龍,最後放棄排隊於是又去the garden cafe吃set lunch。結果3點半的工等到4點九才開始,戶外天氣悶熱沒冷氣吹加上沒椅子坐,結果我很沒儀態的盤腿坐在地上,期間還“閉目養神”一下。Lenka一唱歌我的心情就開始好轉,尤其是她帶領大家唱《The Show》的“I Want My Money Back”時,我就覺得超過癮的。


就把Superband演唱會原文完整載露吧。


(吉隆坡2日訊)縱貫線SuperBand的55歲羅大佑、51歲李宗盛、49歲周華健和35歲張震嶽,以190歲“高齡”的超級姿態唱響大馬。羅大佑笑說台上是“四代同堂”,但面對台下歌迷的絕讚唱和,讓他們心甘情願改口說是“五代同堂” 。周華健大無畏為李宗盛公開“征婚”,而且男女不拘 。《皇后大道東》的前奏讓人錯覺以為是向麥可積遜致敬,李宗盛煞有其事但不成章法的“月球漫步”,更讓人嘻哈絕倒。
 
這場接近3小時的《縱貫線Superband大馬演唱會2009》,周華健跟李宗盛斗白髮,羅大佑則跟周華健斗忘詞,李宗盛唱到《寂寞難耐》的“時光不再”時猛指羅大佑,羅大佑也不甘示弱的回指他。四人的樂器變陣改了又改,阿岳從打鼓、吉他彈到貝斯,羅大佑則從鍵盤、吉他、鋼琴彈到貝斯,在北京有吉他工廠的李宗盛,吉他換了一把又一把,而縱貫線4人以一致的木吉他合唱《歌┼風兒輕輕的吹》,明顯最扣人心弦。
 
唱到晚上10時40分時,曾創大馬最長個人演唱會紀錄的周華健問說“現在幾點鐘了”,見到台下反應後表示,“每當我
問這問題時,台下的手錶都壞掉。”縱貫線唱遍大江南北,但大馬站讓他們驕傲表示,Mac Chew、Jenny Chin等大馬杰出音樂人終於“回家”了。他們在11時25分演唱最後一首歌前,台下死忠歌迷“怒吼”拒絕讓他們退場,周華健先嫌歌迷“兇”,過後再笑嘻嘻表示,“很多樂手是大馬人呀,叫他們留<7740>好了。”
 
■隨性搖滾:張震嶽 
帽不離頭的阿岳在個人演唱部分隨性的穿T恤半截褲上陣,在台上活蹦亂跳,耍麥克風站架時台型十足,不時撫鍊並秀嘻哈手勢,更甚的是屁股總是對<7740>觀眾。由於他每首直接了當的歌曲都唱到錢和爸爸媽媽,所以眾人在合唱羅大佑1974年寫的《歌》前,羅大佑還特地幽與這首歌同齡的阿岳一默,“阿岳最孝順,因為他每首歌都有爸爸媽媽。”
 
■七情上面:李宗盛
李宗盛的肢體語言和面部表情是意外的豐富,放下吉他後,他的“一指神功”在這時發揮得淋漓盡致,要不就在“假彈吉他”時刻意“嘟嘴”。而當年和林憶蓮合唱的《當愛已成往事》如今己是獨唱,看他緊閉雙眼唱而且不時挑眉,加上後來拭汗的動作,不知情者還以為他落了淚。
 
■王者歸來:羅大佑
周華健說他們最敬老尊賢,羅大佑卻埋怨他們把“本來已經吊點滴,快要坐輪椅”的他給“拉”出來。羅大佑當年的招牌墨鏡換成了眼鏡,雖然還是一身黑卻多了一絲絲紅色點綴。不時攤開雙手的獨特台風,出其不意讓人想起了高凌風。他更分享了一輩子的“三老政策”:留點老本、幾個老友、找個老伴。
 
■招牌動作:周華健
雙手豎大姆指、單膝下跪、緊握拳頭、狂拍胸口甚至忘詞都是周華健的招牌動作,他特地演唱羅大佑的《穿過你的黑髮的
我的手》和李宗盛作品《為你我受冷風吹》向他們致敬。“不是我不挑阿岳的歌,而是那種‘爸爸我要錢’的境界,我很難達到。”他“歪曲事實”說自己向來斯文有禮貌,但加入縱貫線後就變了。“看我的頭髮和穿<7740>就知道,但連羅大佑都穿亮片了,那我就沒關係啦!”他更大膽為視大馬是第二音樂故鄉的李宗盛征婚,“他現在單身,所以台上最有價值的就是他啦!現場每位包括男人都有機會。”說完後馬上“俗辣”表示,“我唱完這部分,就坐在旁邊不要下去了,不然我會被打死。”   


最有趣的合唱之作:《愛的初體驗》
 
現場最有趣的合唱作品,莫過於加起來190歲的4個男人,同台合唱張震嶽當年紅極一時的青春之作《愛的初體驗》。
滑稽畫面包括李宗盛唱得投降高舉雙手、羅大佑狂甩頭,而周華健唱到“發現我未滿十八歲”時更暗自偷笑。
 
最多火花的組曲:《愛的葴言┼花心┼寂寞難耐┼喝酒》
 
周華健演唱《花心》前,順應羅大佑《愛的葴言》歌詞說道“愛是沒人能了解的東西,看開一點就好啦,因為春去春會來。”但他在唱《花心》時卻不慎唱錯詞,讓台下哄堂。李宗盛演唱《寂寞難耐》前則表示,“什麼愛是沒人了解的東西,那我就不是東西了嘛。”結果他演唱時索性改詞,把“隨便談個戀愛”改成“好好再談個戀愛。”而阿岳演唱《喝酒》時,李宗盛自作主張加入口白“我是單身,我是單身”,而且還比“Yeah”的手勢。歌曲唱畢後,羅大佑公然“鬧”阿岳說,“張震嶽,喝酒”。周華健也鬧說,“張震嶽,我要錢”,讓阿岳沒好氣的翻白眼。  
 
最點題之作:《鄉親父老》
 
縱貫線將在8月22日推出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北上列車》專輯,而新歌《鄉親父老》明顯最點題。歌詞的“不懷舊就會後悔,不貪新就會後悔。”唱出他們在演唱會希望帶大家走進時光隧道,但新歌又希望讓樂壇“有救”的宗旨。來到大馬開唱的他們,也把歌詞改成“縱貫線大馬巡迴,縱貫線生在台北”。
 
《縱貫線Superband大馬演唱會2009》曲目:
縱貫線:鄉親父老、公路、鹿港小鎮┼分手吧┼我終於失去了你┼愛相隨┼亡命之徒
李宗盛:凡人歌、當愛已成往事┼鬼迷心竅、我是一隻小小鳥
張震嶽:我要錢、Rock Star、愛情你我他┼自由
周華健:飄來飄去┼穿過你的黑髮的我的手┼為你我受冷風吹┼怕黑、難念的經、有沒有一首歌會讓你想起我
羅大佑:美麗島┼愛人同志、天使的眼淚、光陰的故事
縱貫線:歌┼風兒輕輕的吹、親愛的Baby、愛的葴言┼花心┼寂寞難耐┼喝酒、童年、戀曲1990、愛的初體驗、再見
安哥曲:明天會更好┼真心英雄┼朋友┼改變明天、亡命之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