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


是的,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


我想不到主任會因為某個匪夷所思的理由而MC三天(後來變成五天)。
也想不到當義工的週未計劃會因為assignment太多被迫回去上班而泡湯。


星期三本來要去安邦二姐家吃她煮的亞三叻沙,沒想到漁夫因為風災不敢出捕魚買不到甘榜魚結果計劃取消,
後來我“沾別人的光”很有口福的去吃“龍虎會”。
有口福的不只這一單,某人托我交上海月餅給某人,
結果某人很好心的“賜”我一粒,真是謝主隆恩啊!


星期五本來休息要帶外甥去yaki-Yaki吃午餐再看電影慶祝他考完UPSR和生日快樂,
沒想到星期五太忙結果我得臨時換去星期四休息。
沒想到星期四的yaki-yaki午餐fully booked,所以改變計劃先去看3D版的《G-Force》,再去yaki-yaki吃hi-tea。
除了在洛杉磯和黃金海岸環球片廠看過3D版史瑞克,這其實是本小姐第一次在電影院看3D版動畫片!
幾乎全片都在放黑眼豆豆的音樂,很過癮啊。Penelope Cruz為女鼠的配音也很有趣的說。
吃完hi-tea明明飽到要命決定不吃晚餐,沒想到後來還是破功去steven corner吃馬來叻沙和咖哩雞腳,真是罪過罪過!


星期五採訪黑眼豆豆記者會沒想到他們竟然遲了1小時20分鐘才登場。沒想到mc hotdog竟然沒現身讓我把想問的問題都活生生給吞回去。
本來那天晚上要早點回家接收我期待很久的燕菜月餅,但某人失手結果我改變計劃答應某人去看7.05pm的《嚇到笑》,
結果黑眼豆豆晚上5點50分才出來害我6點35分才從kl hilton趕去mid valley趕到要命結果7點10分才到電影院。這次“唔慌唔嚇到笑”。
 
星期六義工做不成,shaw parade當然也沒去成最後在金河“蒲”一整天,看人家在台上吃冰淇淋害我們也很想吃,
在後台逮到易先生問有關曹先生和李小姐的回應後,接近3點才吃午餐的結果是餓到要命然後狼吞虎嚥,
最後椰漿飯海南茶和雞扒在肚里打架讓我覺得腸胃好像很不舒服。不過名主持人說要和新晉男歌手炒緋聞也有好笑一下。
晚上做完男偶組合簽唱會後往時代廣場會合同行一起吃晚餐,沒想到這時傳來曹先生回馬在機場被拍到的新聞,
難道走了一個劉先生還不夠這次又輪到曹先生成為我們的惡夢?只能說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
最後班也探不成回程竟然鬼推磨走錯路塞了一小時才回到家,埋頭打稿時偷瞄電視艾美獎然後心想“我真歹命”。(更“歹命”的是我星期日休息竟然瀉了一整天肚子,真是“無陰功,無天理”。)  

 


至於那些親愛的做義工和義務攝影的朋友們,容許我為你們送上大大的擁抱然後老土的說聲“福氣啦!”     

20.09.2009喜宴



這場喜宴是我很期待的,因為身邊沒有朋友是註冊生了小孩後,才帶女兒拍婚紗照然後sweet sweet的一家三口辦場婚宴。



 
是的,20092009,hari raya第一天,我在難得的報業假期去喝了一場午餐喜酒。前一晚下了一場傾盆大雨,我、雯女和左手到老板娘家吃“開門宴”,結果我們竟然是最早到的,而且主人還要不在家。哈!


雯女和左手來我家過夜,準備翌日一起出門去bkt.Kiara,老板娘還要很憂心的說,你們確定要去阿芬家過夜嗎?(證明我家狗窩亂的程度深入民心。)


星期日那天吃了早餐後,(竽頭蕃薯年糕好吃,糖水和藥材龜苓糕也ok),三個女人才“裝身”準備赴宴,她們在出門前還被我“迫”戴項鍊,讓我們齊變“項鍊一族”。


一到宴會地點,我們就自得其樂的先拍照,獵影地點還包括洗手間(雖然有奇怪的說,但重點是要拍我們三人在鏡子的倒影!)然後把新郎新娘一起捉來入鏡,阿陳還要假假感動的說,“你們是今天第一組找我合照的朋友,因為別人只要新娘不要新郎。(哈!這個有好笑到。)  



還未開餐前先把兩粒beryl’s巧克力解決掉,同桌兩個家庭一共有三個小帥哥,一個剛學會說話的一直喊超人迪加,另一個則會擠眉弄眼可愛到不行。因為我們玩自拍玩得不亦樂乎,最安靜的小瓜後來也拿他媽媽的手機來玩,還要show我手機里他小弟祥祥的相片。哈!


看到台上mc的冷面笑匠表現,作勢要阿陳表演魔術還要兩公婆玩親親,我就慶幸做mc的人不是我啊!阿陳中間抱哄小雨晴而我們也乘機和小女主角合照。
 
喝完喜酒乘大雨落下之前趕回家小睡片刻,然後和二姐出門去吃原汁原味的鹽燒魚。Hari Raya第二天還是holiday mood但還是要九點半上班,忙完電視艾美獎後吃午餐心情very blue只想快點五點半,晚上和哥哥姐姐去吃了我終於吃到的“鳳凰神仙肚”但味道只是一般我想我應該不會再去“幫襯”。

胡杏兒──無非想快樂

 


本以為是很簡單的問題,但胡杏兒想了很久才答得出來。而以為是比較複雜的問題,結果她不假思索就給出了答案。銀幕上的胡杏兒形象多變,可以增胖可以弱智可以刁鑽也可以循規蹈矩。私下的她雖然時尚硬朗、快人快語,卻不經意流露出小女人的一面,希望談場一生一世的愛戀,希望有機會開場演唱會,儘管沒流露出“夢幻少女”神情,所幸也沒出現網友們所形容的“囧樣”。




從1999年的港姐季軍,到現在成為無線的當家花旦之一,不知胡杏兒什麼時候對演戲開竅?她表示,如果硬要給個答案的話,她會說是2003年的《衝上雲霄》,盡管她早在2002年就憑飾演《流金歲月》的弱智女孩丁善茵,勇奪無線台慶“本年度我最喜愛的飛躍進步女藝員”。


“雖然我當時憑《流金歲月》得獎,但其實我沒有很懂自己在做什麼。但後來接拍的《衝上雲霄》,影帝吳鎮宇教了很多我們東西,我才開始開竅,演戲不是只有一號表情和二號笑容。我覺得,開竅不是只一次就夠了,而是在不同年齡和不同角色,都有很多竅要開。而我現在還有很多角色未挑戰過,也有很多人未合作過。”


說到最近演過比較挑戰性的角色,她竟表示是《烈火雄心3》!“我得周旋在兩男之間,要讓觀眾覺得我選的是對的。雖然高惠盈是個好女生,但卻沒有很鮮明的個性,而越平淡的角色就越難演!”


被媒體和網友評為“胡囧囧”,不知她會否介意?“這是當藝人的我們一定要承受的。我無所謂!”那如果傳緋聞及鬧不和讓她選,她寧願選哪種?她重重嘆氣說,“什麼都不要傳,可以嗎?”難道她寧願不見報?“藝人怎樣都要有點talking point的……,不會啦!我又不會那麼extreme(極端)。”




胡杏兒與愛美雅的合作邁入第三年,問她怎樣形容自己和愛美雅的合作關係?她表示,“很開心能再獲續約,我已經是第三年代言了,和他們的關係就好像戰友一樣,他們讓我更漂亮、狀態也更好。”她笑說,除了香港以外,馬來西亞是她第二個最常來的國家,“我每次來都會做護理,和他們的關係很密切。”


胡杏兒將在今年11月6日慶祝30歲生日,問她覺得30歲對她是個怎樣的年齡時?她或許有點“曲解”筆者的意思,臉上帶點抗拒的表情答道:“只是一個數字,也不是很老啊!”


人生將步入另一個階段的她,現階段會做些什麼讓自己開心?“就享受人生。Enjoy Life,Enjoy Work吧!當然,放假也很開心,但有時放假放太久,我又會很想回到工作岡位。哈!”她曾說過自己是個悲觀主義者,凡事會做最壞打算,現在依然如此嗎?“會啊!(為什麼呢?)就天生的啊!”


 



胡杏兒和黃宗澤的“好朋友”關係秘而不宣,但由於當事人總是樂此不疲的“否認”,所以在訪問中,黃宗澤這3個字始終未問出口,反而直接跳問她響往怎樣的婚禮。


由於胡杏兒曾說過,要事業有成才會結婚。那對她而言,事業有成的定義是什麼?是拿無線台慶的最佳女主角嗎?“嗯!就是要對自己有更高的要求。像我才剛剛唱歌,希望在樂壇上有好成績,我也才開始有機會在中國拍戲(指和林心如、陳怡蓉等人合作的《美人心計》),未來也想試多一點東西,所以沒那麼快。”


她隨即補充,“我踏入11月才30歲,所以我現在才20幾歲,Young At Heart。結婚對我而言,要有很成熟的心智,要很Ready,另外,也要找到Right Person才行。(言下之意是她還未找到真命天子?)


不知她響往怎樣的婚禮?“我愛熱鬧,希望家人和好友一起來共襄盛舉。以前會想大搞婚禮,但現在想法改變了,不想搞太多東西,就算只是一個簡單隆重的婚禮,我也會很開心。”


問到圈中哪對銀色夫妻是她羨慕的對象?她露出一副迷茫的表情說,“沒有哦!”引導她繼續作答時,拋出梁朝偉和劉嘉玲,或是畢彼特和安祖蓮娜祖莉等銀色夫妻,沒想到竟然聽到這樣的答案。“畢彼特離過婚哩!而且安祖蓮娜還是第三者。報紙還整天寫他們怎樣吵架又怎樣鬧分手……。”


她絕不認同離婚?“當然沒人想離婚啊!我希望可以找到一生一世的愛情,因為我Still Believe In Love(一直都相信愛情)。”她後來語重心長冒出一句,“其實我覺得很難的,因為這世上太多temptation(誘惑),男人和女人想法不同,我不是說男人衰,但男人就是生理動物,Made To Spread The Seed……。”聽到這句話時,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她也一起笑,然後表示,“但我不會因為這樣而抗拒去愛。”



■胡杏兒在香港出生,在家中排行第三,有2個姐姐。由於父親是公務員,享有子女到國外讀書的津貼,故在中學時期,胡杏兒就被送往北愛爾蘭留學。問到工作忙碌的她,如何為自己和家人的關係保溫?她表示自己現在和二姐一起住。


“我的大姐已經嫁了,生了2個很可愛的baby。我和姐姐感情很好,有什麼心事都會一起分享。我很喜歡小孩子,覺得大姐現在很幸福。至於我的父母就自己住,雖然和他們關係也很好,但他們始終是長輩,所以還是和姐姐比較投契。”
 
問她還想達成的願望,她表示是開演唱會。問到這時刻最能代表她心境的歌曲,她想了很久很久,結果選的不是自己的歌曲,反而是艾蘭妮絲莫莉塞(Alanis Morrisette)的《Hands In My Pocket》。


聽她寫意哼唱“I’m broke but I’m happy,I’m poor but I’m kind。I’m short but I’m healthy, yeah!”時,腦海里不經意浮現她拍攝《向世界出發》“意大利的快樂傳說”時的畫面,這時的她突然笑開說道,“我未必擁有最好的,但我Still Try To Be Happy(一直嘗試讓自己更快樂),享受我現在所擁有的每樣東西。”



■側記


專訪排在早上10時30分,但胡杏兒11時要啟程到馬六甲和峇株巴轄出席愛美雅的宣傳活動。訪問前段,她還在“弄頭髮”,髮型師去為她找髮夾時,她對在旁守候的記者笑了笑說,“不好意思,你可以開始發問。”訪問進行到一半,頭髮終於弄好,項鍊也戴上,求好心切的她,笑容才終於多了起來。問她這圈子的學習對象,她說了汪明荃和吳鎮宇後,就此打住。同輩呢?她說,“同輩的個個都好,講得了這個講不了那個,所以我不敢講。”哎呀!香港看不到這篇專訪的啦!她瞪大雙眼表示,“什麼啊!‘馬拉’的東西網上都看到哩。”哇哇哇!這是她今天早上最“精靈”的一刻。


 



 

虧很大而且累跨(T音樂節)

 


天真的以為這場接力唱5小時的演唱會,可以從晚上7時唱到凌晨12時就結束,
結果一場斷電意外,讓演唱會遲至凌晨1時40分才GAME OVER,破了本小姐最夜的採訪紀錄。
還好陳偉聯《I Love You》、Soler《風的季節》、動力火車《你是我的眼》和方大同的《singalong Song》都很讚,
(以上歌手都不是唱卡拉的說!)讓我聽出耳油彌補了些許“內傷”。


20個單位的歌手,並非每個人都是我杯中茶。於是,我一共上了3次廁所“活動筋骨”,
只是,會場實在熱得可以啊。真要感謝白雪的糖果還有“神仙水”,讓我有提神的作用。
G報派兩個記者要做兩大版,更被C報的人笑說“哪我們不是要做四大版?”


為了A到Z的報道方式,小馬在演唱會中途就碎碎念將一些想法先寫在紙上,
讓我忍不住報以一句“Too Serious”,一朵雲加把嘴說“Too Fast”,拼湊起來正是Chin的歌曲《Too Fast,Too Serious》。


一切的“高潮”是在現場斷電時開始,主持人拿“大聲公”出來主持大局,一眾還未出場的大牌歌手也用“大聲公”清唱娛眾。
這才發現,張智成透過大聲公演唱的歌聲是如此清亮,比一些海外大牌歌手更“勁”。
本來很熱的我突然覺得現場有風吹過,四週氛圍好像沒那麼熱。他們竟然酸我,你是“心涼”吧?


斷電40分鐘後,晚上10時55分才繼續的演唱會,竟然還有10位歌手沒出場,我真怕唱到凌晨三點鐘哩!
某位歌手唱4首歌的時間,我有3首歌的時間和ET賴在VIP廁所旁的沙發吹冷氣,然後看到側田拿著一罐啤酒經過。
結果,陶吉吉凌晨1點鐘才出場,唱壓軸的容祖兒更是凌晨1點20分才登場。
我和一朵雲回顧當時採訪LIVE N LOUD演唱會的苦痛經驗,當時Whitney Houston凌晨12時30分才壓軸出場又唱不好被我們罵,
現在想起來,人家西洋天后也不算太遲嘛。


雖然一場演唱會採訪到凌晨1時40分讓我虧很大,但我比較同情過後還要做街訪的小馬和一朵雲,
因為怕大家一看完演唱會就“滾水碌腳”走人,結果他們在容祖兒開始唱歌時就迫不及待“捉人”做訪問,
已經傻了的一朵雲持著“近水樓台”對我拋出一堆問題,什麼你最喜歡誰的演唱還作勢拿相機拍我,真想摸她額頭看她是否發燒。


結果,回到家洗完澡已經是凌晨兩點多,用最快速度寫完稿但上床已經是清晨五點鐘啦!
星期日上班理所當然的遲到,下午開車去金河採訪拚命打呵欠。六點下班後回家先睡個兩小時再說,
星期一繼續昏睡連門也懶得出。也好,就把放在家里很久的英國電影《Happy-Go-Lucky》dvd看完,看人家Sally Hawkins憑什麼拿柏林影后也好。

我的090909竟是口罩日

 


2009年9月9日,他們說,這是個特別的日子。
而我,戴著口罩到了韓國館。


SS501上星期四來馬開記者會及簽名會時,我因為還在“冰箱”所以無緣採訪,錯過了“尹智厚”的風采。
沒想到這星期三接獲他在日本證實感染A型流感的消息。正在隔離中。


為什麼9月9日去採訪陳勢安得戴口罩呢?
因為啊,當時辦SS501簽名會的大馬唱片公司,和陳先生的唱片公司是同一家。
場面很滑稽。記者會半數以上的人都是幪臉客。
而這是除了機場以外,我第一次必須戴口罩採訪的Assignment。
幸好穿得紅彤彤的陳先生還聽清楚我的“無聊”問題。


快樂的是,在韓國館看到韓版F4的人形看板,我和豬仔簡直快瘋了,
馬上拍個不亦樂乎,也不管旁人奇怪的盯住我們看。
除了為“金太”拍下她小鳥依人靠著金賢重的合照(幸好人形看板沒有A型流感) 
我也很黑心的割捨金俊,
只與金范、李民浩和金賢重合照,硬把自己當F4一份子。
呵呵。真是有快樂的說。 


0908採訪培杰結果被代理唱片公司的經理說我最近胖了,是否好吃好住?哇!害我的心在淌血。於是,我正式宣佈戒飯一星期延長至兩星期。下午採訪龍飄飄看她54歲保養得還不錯,不知54歲的我又會如何?


小恩子在0909早上飛去台灣唸書啦。(金龍也在這天註冊的說。)話說上星期五和小恩子的FINAL歡送會,我們像開記者會般,一人一個問題問她感想,結果向來COOL爆的她答得簡短,而且有夠冷靜。不管她在機場有沒有突然捨不得大馬的一切,只祝她一切安好然後等她寒假回來啦。

且用一個草莓塔為九月壽星慶生

 


月的第一個週日很快活,這次的組合是“黃綠紅加斑馬線”五人組,在酒店買了一個草莓塔為3個九月壽星慶生,
開始戒飯一星期的我堅守不吃飯的承諾,但還是“不小心”買了一些不該買的東西,被人取笑說“才明白你家里
的‘垃圾’是怎麼來的?”


星期六傍晚在金河跑完assignment後,會合左手一起逛街,買了衣服和髮飾後去u cafe吃我想念的椰子東炎
米粉(只可惜這次沒有椰子),左手在我家過夜,苦口婆心的說我家狗窩應該怎樣又應該哪樣,還“突發奇想”
說找天要和雯女來我家大掃除。(要咩?) 


星期日在“龍的傳人”吃午餐前,三個女生快樂的逛街,本來沒想過要買出席婚禮的新衣,結果“一個不小心”又
掏腰包買了。(女人的錢真好賺的說!)因為小雨晴還在睡,所以阿陳和老板娘只得撇下女兒來赴會,看到他們
的創意請柬就覺得好讚哦。跟他們討結婚照,沒想到一家三口的竟然最hito,一早就被搶完。(哼!讓我超不爽
的說。哈哈! )


大家取笑我的戒飯一星期計劃,嚷說要“借我幾口飯” ,後來當然放過了我還很“好心”給我多吃一粒上海小籠包和
高力豆沙香蕉。(我的第一粒小籠包不小心破掉害我浪費了湯汁。而後者口感一流好像棉花糖真是好吃到不行。)
下午茶的計劃,從香港粥面家,改到bubba gump再換到Tony Roma’s,只能說女人真善變。(阿陳,你就委屈點暫時
先當女人好了。)


午餐還沒吃完就已想著下午茶,最後決定去酒店買草莓塔為3個壽星慶生。(天啊!這草莓塔真是好吃到不行。絕對
不是蓋的!)由於預知我們“一定很吵”,所以特地選了比較偏僻的窗口位。雖然這家美式餐廳不接受任何外食,但
我們“以慶生之名”卻也獲得了厚待。


老板娘推荐的Fried Mushroom讓人齒頰留香。看到別桌有用cokctail杯裝著brownies和雪糕的甜點,照辦煮碗叫了
一杯共享,而它原來有個美麗的名字叫Chocalate Avalanche。可以無限續杯的蕃茄汁、鳳梨汁、lime juice和ice
lemon tea,每人至少喝了三杯,真是“抵到爛”,邊吃邊計劃下攤要去吃pudu附近久仰大名的水煮肉片!


也許是這里的環境很舒服,所以在這里談到不捨得走。說起“媽的,害我跑到腳很痛”的笑話,我自己更是笑出眼淚來。
至於什麼出席婚宴要幫忙倒酒坐大腿的笑話,雖然知道只是開玩笑但我還是有被唬到囉!


吃飽了就逛街去,左手在The Face Shop“掃貨”時,我看著老板娘用不同顏色的指甲油幾乎把十隻手指頭都塗完,
真是佩服啊。由於站起來後才發現肚子真的很撐,於是建議說水煮肉片還是下次才吃吧!(還好這次沒有一日五餐,
不然我要回家面壁思過。)


在一個可愛的攤位買了量尺打算“激勵”自己,但剛吃飽肚子有大的我一看到自己的腰圍數字差點沒想暈過去。後來
的後來,我“看雨傘買鏡子”,還買了一個狗樣的可洗口罩(腳車都還沒買我就已想著要戴這口罩去踏腳車。哈!)回家
後連看2本小說看到12時許,只可惜翌日的可蘭經禱告日假期要上班,要不然我一定多殺2本才上床會周公。

陰天假期:濕答答的麻坡.芙蓉記憶

 



好不容易在9月1日盼來五人行“終於”大團圓出遊“final篇”,
沒想到竟然是個陰天假期。(衛蘭你可以不要這麼應景嗎?)




Penny那首《La Lamblas》的ola ola被我們改唱成otak-otak,
從麻坡吃到芙蓉雖然雨一直下害我們不是撐傘就是戴帽擋雨壞了我們拍照的雅緻,
但無所謂吧五人行(小圈子?)還是有能耐於深夜時分在馬路邊架三腳架拍下難得的大合照。



 
由於上次819的出遊臨時被劉華搞砸,“成村人”被迫取消假期垂頭喪氣回去上班,
害我在這次出發前一晚仍苦苦掙扎,若穿回那天同樣的衣服會不好意頭嗎?
加上收到小馬子的簡訊“警告”說別遲到,不然遲到的人得罰請吃早餐云云,
我心想,喂!這擺明是“針對”我嘛。於是我發誓我一定一定不要遲到。
那知一場大雨和嚴重塞車壞了我的大計。半夜歸途我才發現自己有夠笨原來一直繞遠路不怪得會遲到啦!


在蕉賴康樂花園的中華樓吃了點心後就“出發啦,不要問我路在哪。”(已經是中午12時許的說)
半路在馬六甲休息站閒逛(其實也不懂逛什麼,只知吃了蝦餅買了糖果拍了相片還喝了ribena)。




小玲子差點買了nike鞋(意思是買不成)而沒想過要買東西的我就“不小心”買了話說有襯本人黑白造型的帽子。




我和小恩子在看《非常完美》時從章子怡身上學的“肚子痛、牙痛、頭痛”甫士也終於派上用場。呵呵!(我們還自己亂加“屁股痛”。)



我們悠哉閒哉的下場是接近下午4時才抵達麻坡,餓到要命的後果是把penny很有氣質的西班牙文唱成馬來文,
他們一唱otak-Otak我就附加手勢吶喊一句“蠔煎”,足見我們多麼想吃東西醫肚子。(對啦!我們很想吃腦腦。)
一到麻坡的四馬路貪吃街,一人分佔一檔各自買炒菜頭粿、炸五香和各式各樣的潮洲粿,
終於坐下來時再Order半隻鴨和Otak-Otak,五個人二話不說就是低頭狂吃。


吃飽了就亂走拍照,拍完照打包otak-Otak時才恍然發現原來我們“忘記”吃蠔煎,
於是坐下來補叫蠔煎時“不小心”看到隔壁的魚粥好像很讚於是又叫一碗來share吃。(這是以前我在大港才吃到的口味哦。粉想念!)
我們不懂說了什麼讓老板娘以為我們在“投訴”,先是說了一番掏心話,後來又熱心送來一碗魚湯,免費。



離開貪吃街再到文打煙飲食中心再吃一次魚肉腦腦和蝦肉腦腦,(這里的好像比較好吃)
再到已經企業化的“俊隆烏達”那邊打包otak-otak包和Pandan Otak-otak回家,(小恩子和小馬子都是冠軍,買很多的說。)




離開麻坡出發到芙蓉,小玲子的主播朋友教路很細心,所以我們一路平安到芙蓉的夜順燒蟹吃晚餐,
燒蟹沒有我印象中的那麼好吃而招牌名菜軟骨煲還蠻特別的。在這里的談話有一些些的感觸,
但沉靜過後五個人又快樂的在路邊架起三腳架,拍芙蓉的夜但最重要是讓我們五個嘩鬼一起入鏡。



最後一站是到榮原宮保田雞吃田雞粥,(老爸走了以後我好像沒再吃過田雞。)
對面傳來的歌聲讓我們忍不住學毒舌評審狠批一番。(才明白為什麼評審都這麼毒。)
半夜離開芙蓉時小雲子對著已關門的燒包城興嘆我們“安慰”她說哎呀吉隆坡到處都有得買芙蓉燒包啦!(這是哪門子的安慰ler?)


九月的第一天我們就吃得如此豐盛,難以想像“台柱”小恩子去了台灣後”小圈子”是否就此解散,
我們的麻坡和芙蓉記憶雖然是濕答答的,但無所謂吧至少有過這麼一段屬於“小圈子”的快活記憶。
而且阿大到阿五“終於”團聚並在連綿雨天玩了這麼一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