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陽光充沛,但我運氣很背

秋天的加州陽光依然刺眼,於是,我和安瑪莉(Ann Mary Chandy)都後悔這次沒帶墨鏡去洛杉磯。


第一天抵步並在晚上拍完rodeo drive後,我驚覺自己相機CF卡竟然出問題,完全拍不到相片。
結果第二天我獨自搭巴士去第七街,到處找商店買CF卡,
1GB的CF卡竟然賣21美金,我嫌貴,但不買不行啊!


當相機終於可以再拍照後,我坐巴士去Union Station,
尋覓那附近的小墨西哥城(Olvera Street)。
是的,我喜歡這里的風情,但沒人同行,誰來為我拍照呢?
於是我一再麻煩路人,記錄自己在這里的芳影。


後來我搭metro往hollywood/highland走去,和麥可積遜海報拍了合照,
也才發現Mann Chinese Theatre附近開了新的杜莎夫人蜡像館。
不想花大錢進去(反正我到過香港的杜莎夫人蜡像館),
所以只拍了外面“免費”的性感女神Marilyn Monroe,及我向來欣賞的Samuel L. Jackson。



在這里被扮成Captain Jack的仁兄“糾纏”3次,問我從哪里來?要不要和他拍照?但我的頭搖了又搖,他賺不到我的錢啦!
如果真要花錢拍合照的話,我會寧願選擇扮成Heath Ledger版小丑的緘默仁兄,
但無辜冤枉花上21美金買CF卡的我,此刻是連1美金也不甘願掏出來的說。


覺得自己很“衰”,是我在第三天下午和安瑪莉一起出遊時的發現。
MOCA(洛杉磯當代藝術博物館)休館至11月15日,世界最短的纜車Angel’s Flight暫停服務,
連我退而求其次想看的LACMA West竟然也在裝修中。



做完Roundtable訪問後,我和安瑪莉一起出遊並在Westlake/McArthur吃午餐。
但她覺得這里人蛇混雜很是危險,用媽媽的語氣一再嘮叨我說,“什麼?你昨天獨自一人在這里轉站回飯店?”
後來我執意要去洛杉磯最古老的城市公園Pershing Square看看,但她也覺得此地“不宜久留”。
後來在Wilshire/Western站搭上巴士,我建議她先回飯店,再繼續我一個人的行程。


第四天做完記者會後,下午2點半才捉緊時間和安瑪莉到Farmer’s Market和The Grove走走,
(啊!我愛死了這很是Happening又Relax的地方。)
如果不是安瑪莉4點半要出發去機場往凰鳳城探親,我也要趕回去寫稿然後晚上得搭夜機回馬,
我們在這里逗留的時間,又何止1小時呢?


我後來發現自己的運氣尚未好轉,是因為我明明已提早4小時到LAX機場,
但還是要不到R Seat(旁邊座位)。結果漫長機程一直擠在長腿鬼佬和越南女生中間,繼續當我的沙丁魚。

就算天空再深

 


太久沒飛美國,忘了長途飛行是如此的折騰人。
在香港轉機時,特地去買機場優惠價港幣10元的瑪莉嘉兒雜誌,還有久違的金嗓子喉糖。
看到林夕一本書叫《就算天空再深》,讓我一路上哼唱王菲的《暗湧》。


這次和我一起飛的是西報高層安瑪莉,因為去年曾一起飛悉尼,
所以我們對彼此並不陌生。她取笑我說,這次有多帶一雙鞋子吧?
我哈哈大笑說,希望我們這次不會在紅地毯被雨淋得像落湯雞。
一起排隊買老麥早餐時,竟然看到同樣飛香港的家珍,開心到我。。。
(只可惜我們不是同一班機。)


17個小時內,我應該只睡了兩三個小時,
班機太滿,無法躺下,坐睡的姿勢怎樣都不對,很是累人。
倒是看了好幾部電影和綜藝節目,
當中又以美國前副總統戈爾“主演”的環保紀錄片《An Inconvenient Truth》最讓我深思。


我這次算錯數,以為21日下午飛抵,傍晚5點半就要去看screening,幸好不是。
到四季酒店check in後時間是20日下午4時左右,跑去睡了3個小時,晚上7點半再約安瑪莉吃晚餐。
剛入秋的落杉磯,讓我們迎來19度的冷空氣。
晚上9時走在比華利山的rodeo drive,所有我們買不起的名店都關門。
我們樂得清靜,邊走邊拍。
叫路過的韓國遊客幫我和安瑪莉在Via Rodeo字眼前拍合照,
他說我們取景的點不對,應該拍tiffany & co.旁的噴泉,
這才發現,這是julia roberts當年拍《Pretty Woman》的取景點。



■回憶我的美國之旅


那天去美國大使館面試,才驚覺我過去5年內竟飛了7次美國。
4次洛杉磯,2次紐約和1次華盛頓特區的紀錄,煞是驚人。


2003年第一次獨自飛洛杉磯之旅,菜鳥如我把凌晨1時的班機看錯是翌日下午1時,
結果誤了班機。回馬後更因Sars肆瘧,被勒令隔離1星期。
第二次的洛杉磯行程,終於去了環球影城,
同行的馬來女記者被我迫著一起玩了Jurassic Park。
她花容失色,我只覺得興奮又刺激。


第三次的LA行程難得有某中文報高層同行,我們一起搭巴士去了santa monica,
怎知回程時巴士竟然拋錨。哈!
她在搭電梯時偶遇johnny depp,讓我至今說起仍牙癢癢。
第四次的LA行程,為了紀念剛逝世的老爸,
硬是花大錢在Hollywood買了寫上Best Dad的小金人獎座。
訪問時剛好遇上周潤發生日,更把特地從大馬帶去的貝殼鎖匙圈送給他當生日禮物。


第一次的紐約行程有好友Noorshila作陪,最記得延長逗留時,兩人在寒冬中找泰國餐吃的執著。
當時仍在紐約的阿隆還和上海女友請我們去吃上海菜呢!
至於飛往華盛頓特區最是折騰人,分別在台灣、洛杉磯和芝加哥轉機,
飛了不只一天一夜。所幸同行的馬來男記ayie愛走路,結果我們有了很是快樂的結伴行程。
搞到我第二次去紐約遇到他那不愛走路的女同事很是不慣,回馬後還特地sms向他投訴。
由於和馬來婆去完紐約自由女神像後她就說累,最後我獨自去了south street seaport。
遇上同是獨行的秘魯女遊客,兩人結伴同行。
如今想起,仍記得晚上8時還未太陽下山的那抹風景。

讓我心跳一百的面試



沒想到已經到過美國公幹N次的我,
第一次踏入美國大使館面試,心情竟然如此緊張,
怕自己睡不醒無法在早上7時40分準時報到,所以多調幾個鬧鐘。
怕自己英語發音不夠標準,所以在前一晚大聲朗讀英語娛樂雜誌,
終於踏出美國大使館拿回自己的手機後,
馬上sms同事說mission succeed,yeah!
是的,讓我緊張了一星期的美國簽證申請之行,終於圓滿落幕。    
 
由於2002年申請美國簽證時,正值911一週年紀念,
在911當天送出申請的我,因為美國大使館“關館”,
幸運逃過面試的命運,簽證就在918批了下來。


我的美國簽證在2007年逾期後,
我開心自己逃過至少飛行17小時並得適應時差的宿命,
沒想到快活了2年,今年“垂死掙扎”後仍得乖乖接受再飛美國公幹的苦命。


於是,我上星期二去Alliance Bank付了532大元,
星期三上網填表然後成功排期在這星期二面試。
朋友一直提醒我說,你早上6點半好出門了以免遲到誤時還得再排過期。
記取某位同行在面試時被東方臉孔官員刁難的教訓,
我前一晚在家東摸摸西摸摸,就怕自己帶漏了什麼,
深怕美國簽證申請不成浪費了我的532大元(害我這個月窮死了)和電影公司的機票。


原來進美國大使館要闖這麼多關。先是換pass然後排隊進去security check,
檢測器太敏感所以連手錶都會響,手機必須關機不能帶進去,甚至連車匙、相機什麼的都得扣押。
進入館內範圍後保安再檢查你的包包才讓你按號碼然後進守候室,
而在面試室里更得通過三輪考驗。
第一個遞交表格的關卡,我親眼看見一位華裔女子因為“少印一面表格”而被送出去。
我經過第二個按指紋的關卡後聽到另一位女生面試時被問得超級詳盡時心里就起雞皮疙瘩。


當我被問上一個又一個問題時,我才驚覺自己在5年內竟然飛了7次美國。
當對方問我當初為什麼去華盛頓時,我腦里浮現的只有那時超痛苦的轉機經驗。
後來我還是應了對方的好奇心,說有時候是會去紅地毯甚至和大明星一起看首映啦!
當他問我Who is the Prettiest或者who is Shorter時?
我不知好歹的反問他,do i have to answer all this question?
後來我告訴他我很欣賞tim robbins,(儘管同場出現的有tom cruise)
他問就是和susan Sarandon在一起的那個嗎然後說我真是奇特的選擇。


面試完畢簽證也批了,我痛快飛奔鼎泰豐吃小籠包。
星期四去馬華大廈拿護照時,看到一場挺總會長的和平請願。
我回想星期一在職場上經歷了一場嚴重影響心情的風波。
不管是不是“溝通不良”但我認同某家主任所說的,
如果一個人在大庭廣眾罵了你然後在後巷跟你說對不起,有用嗎?”
我滴眼藥水的淚汪汪被解讀成委屈落淚,但我想我的眼淚不該用在這樣的地方。


我最近唯一的快活,是阿大sms告訴我說她買冰淇淋給殘障中心孩童吃時他們的喜悅。不請自去鬼后的店追訪她被傳有孕結婚的新聞害怕被驅趕,事實證明是我們自己想太多啊。

中秋二三事

今年的中秋節在O.T.中度過,一場名為月光四射的音樂會,
沒想到悶得可以,後來四射的就只有在天空燃放的煙花。
我想起兩年前在捷克南部小鎮Cesky Krumlov度過的寒冷中秋,
我和獨行的台灣女遊客Lily在沒有月餅吃的異鄉,相約一起吃波希米亞傳統大餐。
哪像今年?月餅多得讓我只挑口味獨特的吃。
感謝某人精心泡製的燕菜月餅,還有某電視台送來口感很Q的台灣3Q月餅。
今年慶幸還有上海月餅吃,還有那個冰皮藍莓綠茶檸檬,感覺像在吃甜點的說。



今年年假早就揮霍清光的我如果十一月花三天補假坐巴士去背包旅行,和ly重溫那時在歐洲自助旅行的感覺, 應該不會是天方夜譚吧衷心希望這小小的夢想將成真。


■好彩山上有棵樹


話說拜一係某位先人過世七七四十九日,
為了守候巨星女婿,結果被迫早起去守義山。
帶o左金菊綠茶月餅打算o係山上“野餐”,
點知我後來吃o既係咸蛋為我打包的麥記早餐,
月餅拎出來同大家分享,點知大家齋睇,結果月餅郁都冇郁過。


好彩山上有棵樹,所以大家冇變成燒豬。
樹下有人猛傳SMS有人用電腦打稿有人做運動亦有人一直吹水。
等到落雨結果大家齊心收隊。
吃午餐時我卒之ORDER西洋菜湯,
彌補我前一日去家好月圓慶中秋結果吃o的o野好鬼死DRY令我超級想飲湯o既遺憾。
 
■其實我哪里也不想去


最近的msn引言寫上“其實我哪里也不想去”。
結果引來名字發音只和我差一個字的同事問說,“你是在回應我嗎?”
huh?什麼來的?
原來,她msn引言寫上“帶我離開這里,走得遠遠的。”
所以以為我在和她互相輝映。
哈!真是個有趣的小插曲啊!
 



其實我最近還是有口福。
星期二雙ling在la la cheong請了一餐很勁的,
把螺挖出來沾辣醬,口感就像在吃蛤一樣。(老板娘,這是講給你聽的)
還有真的很好吃的酸甜螃蟹和香酥饅頭。
兩位吃素的稀客也來了,然後我偷吃了她們的青菜和香菇。


星期五出門看電影《意外》前先在家里看了《Before Sunset》的dvd,
未赴宴前先在one u吃了源自西班牙的Lava填肚,
晚上那餐發現uncle說話原來很幽默一下。
他們說要續檔去吃蛤或者水煮肉片,哇哇哇,這班人比我更恐怖。


然後紅酒真的很好喝。

處女下海,啊!我是娃娃音!

 



上個星期五做了一件很有趣的事,
進錄音室的時候沒想太多,
但如今看到成品加入小孩子們的歌聲,
還有易桀齊等歌手參觀殘障中心的片段,
讓整首歌曲顯得更有意義,只覺得心里怪感動的。
希望10月30日的《買冰淇淋給你慈善演唱會》能大大的成功啊!


這首齊集23位大馬媒體及受惠單位美嘉園殘缺中心小朋友合唱的大會主題曲《需要愛》,
本來自己沒有很敢去唱,但心想製作老師這麼厲害,
唱不好的他們一定不會剪進去,而且當中臥虎藏龍,所以就膽粗粗答應。
雖然一度唱不成,但輾轉得臨時“救火”,最後還是到錄音室報到。
星期五下午5時和我錄唱的有三個男生。我一邊和他們練唱一邊在想,
慘!女生的key到底是怎樣ler?


好了,到我進去“送死”。透過耳機聽自己的聲音還真不習慣,
而且歌曲音域前面太低,後面太高,真是Walao Yeh!(不怪得易桀齊說大合唱的歌不易寫。)
然後,聽到冠諺說,C1第一句麻煩重來,
A2的尾音要拉,C6最後一段咬字要準一點。
還有什麼,可以多一點感情云云。好像在聽電視上的評審在講評啊!
難度很高的B1,我不知發什麼神經,突然飆了上去。
製作老師說好,叫我再唱一遍,但我後來都唱得很勉強,
然後很沒用的說,哎呀,反正可以剪嘛!你用之前的就好啦!(如今回想,我真的不知死!)


結果被磨了半小時,口渴到不行,
很想喊可以放我出去喝水嗎?(但當然我不敢啦!) 
這時很高興看到小馬、小Fish等人都到了,在錄音室里開心跟他們揮手。
終於錄完我的部分了,踏出錄音室第一句對白是dashyatnya(好恐怖),
然後心想歌手還真是難當,真慶幸我是捉筆的不是拿麥的。


這時,他們說我的歌聲很像娃娃。而我在大合唱版本中努力聆聽自己的聲音,
實在聽不出來哩,雖然他們說我的娃娃音和小朋友的歌聲們混在一起。哈!
當中,莉貞的歌聲最讓人驚艷,傳威說早知道要上鏡就不去理個光頭,
而金龍和阿靚一錄完就八卦打來說原來有拍dv問我有通知小游穿美一點嗎?
結果,小游在錄音室拍dv的甫士笑爆全場,主席和主席夫人也獻了聲,
真是快樂的“讓我們混在一起”啊!(這麼多人在兩天內錄好一首歌也不容易,請掌聲鼓勵鼓勵。)  


這里有得看,(感覺和大紅花做義工時lorsy大哥剪輯的《讓我們心里有愛》視頻有異曲同工之妙。)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A7-zS2PjpU

遊湖賞月,省思了自己

 


2009年9月的最後一天,
經歷了一場7.9級的強烈餘震後,
我塞了一個半小時的車程,
去mines坐船遊湖賞月。
算了我人生中第一次的塔羅牌。


當然,賞月不是重點。
(尤其某人去吃喝玩樂長肉後還要賴說是月光效應)
只因答應了A電視台和yoyo說要去,結果就去了。
(雖然塞車塞到一半很想落跑,車油還要見底的說)


但是,我還是慶幸我來了這里。幾個熟女的談天很是愉快,
本來已要收檔而且差點算不成的塔羅牌,我們堅持即使只十分鐘也ok。
只要讓我圓了起碼算過塔羅牌的夢想。(而且還是在船艙上)


算的時候,心里沒太多想法,也不太懂自己要問什麼,
但第一和第二張牌翻開時,讓我不由得感到驚訝。
回家以後,把《潛水鐘和蝴蝶》的書翻開,看了好幾個篇章。
這一次,我絕對不再“潛”,我想“飛”,給自己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