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瀑布野餐去!再去瘋狂買書

 
哈芝節難得可以休息,所以“貪心”的把節目排滿,
茉莉一建議說早上去瀑布野餐,我就整個人笑呆的馬上回簡訊說,我要去!我要去!
而親近大自然的陣容有愛到不行的小夫妻、整個人小了一碼的牆妹,還有一隻會寫生的魚。


本來還嫌早上6點出門太瘋狂,咕噥著說我的朋友們都不用睡覺的咩?
但一知道兩位賢慧女子都得更早起的做三文治、烘蛋糕甚至煎pancake什麼的,
最沒有貢獻的我馬上乖乖閉嘴。
我唯一貢獻是帶了3支叉,而帶去請他們吃的魷魚到最後竟然忘了拿出來,
結果又乖乖帶回家去。。。(記性真不好的說。)   


因為溝通上的錯誤,加上接下來的節目行程不同,
我坐上人家的車2分鐘後,就要求人家回頭,乖乖自己開車去summit。
五人浩浩蕩蕩坐在三文魚的車上,往目的地走去。
由魚所開的車子,只能用一路上“雞飛狗走”來形容,
高牆一直手捧咖啡杯,無論如何,她還是用客家版《棋子》娛樂了我們。
下水的“雙黑”玩得痛快。只能泡腳的“雙紅”,也一樣坐在流水中的石頭談得愉快,
並大口大口呼吸大自然空氣,笑說自己充分吸取了天地精華。
然後,有人拍照練習技術,也有人悠遊的寫生。
感謝這是哈芝節假期,最愛野餐的馬來同胞不見人影,
讓我們像是“包場”似的享有整個上遊的瀑布浴池。


玩了整個早上,才往summit usj大眾書局清倉大傾銷走去。葛蘭老歌的命運,是cd只播到一半,張智成的歌聲在我們的笑鬧聲中被淹沒,後來還是決定聽回藤田惠美以優美嗓音唱著一首首的經典西洋老歌。 


很早起而一心想回家補眠的我以為自己只是去書展“看看”而已,結果一發不可收拾,往籃子里丟去的書越堆越高,
最後我決定專攻旅遊書,把王蒙、高行健、平路、施寄青、王文華等人的書都“淘汰”出來,
但後來還是掃了23本書,花了197令吉。
提著兩袋很重的書回家,心里爽到爆,
然後心想,好久沒買書買得那麼痛快啊!


ps。也買了魚負責繪圖的童書,還叫他開簽名會。
同一天還上演到甲洞desa park city放風箏的戲碼,且待下回分解!

錯過林憶蓮和左麟右李看金馬獎。感動ing

 


我以為這屆的金馬獎卡士不強,會很沉悶,
意外的是,我竟深深的被感動了。


1128不懂是什麼大日子,所有東西都撞在一起。
我和咸蛋自稱是“河粉”改版二人組,
坐在電視前看金馬獎改版,全然錯過這次的林憶蓮和左麟右李演唱會。


因為這次的影片,我很多都沒看過。(都買不到dvd的說)我以為自己投入感不會太多,
但是,陶子獨挑大樑的主持功力,黃子佼意外出彩的“向攝影致敬”單元,
李龍禹大師的不善言辭,還有戴立忍的眼淚,都讓我覺得很激動。


惠英紅憑大馬影片《心魔》拿下最佳女配角,我與有榮焉。
雖然張家輝和李冰冰的開場頒獎讓氣氛冷到不行,但兩人今年各別稱帝封后。
今年意外出現雙影帝的局面,也有幸在台上見識到黃渤的幽默功力。


今年的金馬獎很尊師重道,我偏愛的戴立忍和桂綸鎂這對,終於還是來個含蓄的“愛的抱抱”。
九孔的“五打明星”很搞笑,牛鬼蛇神的戲碼也精彩,
在“向攝影致敬”看到很多珍貴的畫面,(包括李安、吳念真的客串,成龍和洪金寶各別被李小龍打)
什麼“色影師,攝隱私”,堪稱一絕,而佼佼模仿縱貫線4子,也捉到他們的神韻,非常有趣。


難得李安、杜琪峰、關錦鵬和侯孝賢同台頒獎,
一人身兼四職的戴立忍憑《不能沒有你》拿下金馬導演,
他難忍英雄淚,曾在亞太影展訪問過他的我,也邊看電視邊拭淚。



陶子考驗四位名導演技的那一幕堪稱一絕,證明導演們也很好戲的說。
至於張曼玉希望以後有機會和梁朝偉、劉嘉玲一起頒獎,原因是,“想一次過在台上講得清清楚楚。”
陶子搞笑攪局,說什麼只想抱著梁朝偉的大腿。嘿嘿,有機會的話,請算我一份!


找回我2005年訪問戴立忍的訪問。重溫一下。http://ferm717.blogkaki.net/viewblog-23067



 

喝牛奶.包聖誕禮物.Dark Wednesday


某位常上健身房的朋友,在msn寫上“calcium me”。
我問他,什麼意思?他說自己缺乏鈣質,所以最近在喝拿督代言的A字頭牛奶。
我說自己做體檢後,報告說我缺乏protein,
那我可不可以寫protein me?結果他說,寫飽它啦你!
結果我沒“抄襲”他的寫法,只是在某個休息的星期六回加影找繼母吃午餐後,
心血來潮溜去超市,去買我幾百年都沒喝的牛奶。 
左挑右選,才發現這年代的牛奶都不便宜,
後來我買了一個據說可以降低膽固醇的N字頭牛奶,
希望我喝奶能持之以恆,不要三分鐘熱度囉!



老板娘說有個送聖誕禮物給孤兒院的愛心計劃,
於是我乘休息的星期六,難得賢淑的呆在家洗衣掃把抹地收拾家里,
把一大袋“小東西”整理出來後,心里很有成就感。
怎知星期一重看老板娘的留言,才發現禮物必須包起來才行,
於是星期一下班後衝去文具店買了4張花紙,
晚上雞手鴨腳的在家花了一個半小時,才包成7份聖誕禮物。
希望這些聖誕禮物最後能成功送出,盡自己的小小心力為孤兒們送歡樂。



遠嫁山城的老友回來探親,於是我星期二換假去車站接她,然後陪她購物。
由於她“指定”一定要吃她超級想念的韓國餐,所以盡管我們的行程“換了又換”,
但重頭戲還是坐在韓國餐廳叫了兩份烤肉和泡菜湯,在吃喝之間暢談彼此的近況。
這個下午跑了幾個地方,買了好幾樣必需品,雖然好像沒做什麼大事,
但老友之間的相處就是這樣,舒服自在。
張棟樑有首歌叫《幸福下一站》,
就借用他的歌詞,“下一站抵達的時間在你心上,釀成最美的時光。”




這個星期三是名符其實的Dark Wednesday,感覺很“鬼魅”。
先是早上去山墳,然後提早下班去看了一場泰國鬼戲《Phobia 2》,
晚上又去看吸血鬼續集影片《New Moon》首映,Dark得可以。


星期二傍晚在家“睡午覺”,半夢半醒中主任打電話來說,
“告訴你一個壞消息,明早7點半你要去福建義山。”
我支支吾吾說好然後蓋掉電話繼續睡。第二天幸好還知道醒。


由於我下午3點半就下班,所以約朋友去tropicana看快要下畫但口碑不錯的泰國鬼片,
距離看戲時間還有20分鐘,3個女人為了“殺時間”竟然有本事坐在台店叫玫瑰花茶淺酌再吃鹽酥雞。
(然後還要不小心巧遇主席和主席夫人。)
五個單元的鬼故事各有特點,最後一個故事最爆笑,讓我們笑聲不絕,沖去不少陰氣。
本來要把阿大送回公司拿車,但經過新巴黎時因為ys說沒吃過這家擴充營業的餐館,
於是即興把車停下然後3個女人就進去order了醬蒸金鳳魚、咸蛋軟殼蟹和莞菜,真是人來瘋啊!


晚上在cathay cineplex看了《New Moon》首映禮後,回到家竟然已經是凌晨一點,
這一天,早出晚歸,真的是去得太盡。。。

安康.水煮肉片.海鮮慶功宴


原來我已經有半年沒上山看演唱會。
雖然錯過了sungkai溫泉之旅,還有一場《2012》的放映會,
但還好安康演唱會有一定的笑果,歌曲也真的不錯聽。
康仔比我想像中會搞氣氛,所以他在我心中的地位,不小心比安仔更勝一籌。


星期日下山後直接和朋友會合,去吃“傳說中”的水煮肉片。
當年在北京吃的水煮魚讓我念念不忘,而這次的水煮肉片也讓我回味。
讓我驚喜的還有在小茶杯里加了一朵菊花、一粒杞子和冰糖的菊花茶,感覺異常雅緻。
遲到的識途老馬叫我點菜,還說你看隔壁吃什麼就點什麼。
不好意思!我們是第一桌客人,沒“隔壁桌”讓我參考的說。
第一回合吃完,大家還沒有要走的意思,
於是,多叫一壺茶,再叫烤饅頭片、烤自製豬肉腸、烤羊肉串等“小玩意兒”。

在同一間涮烤餐廳連吃午餐和下午茶?嘿嘿!恭喜我們又破了自己的紀錄。


星期一晚上到“水上人家”參與一場《需要愛》單曲cd海鮮晚餐。
還很不小心的分為“大人桌”(喝酒)和“兒童桌”(以茶代酒)。
拿到印上我們相片的紀念單曲cd最是開心,於是一個個在封套上簽名輪流拍照,
易先生和梁先生很無聊的扮粉絲,
而我的聲音一再被取笑,讓我後來一時“快手”把某人的頭給按下去。(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星期二晚上終於看了《2012》,如果還有三年的時間,允許我再讓自己放肆的飛翔。


星期三放工後一心一意要去看《The Time Traveler’s Wife》,
結果戲院竟然把原有的7.20PM場次,“讓路”給一定會滿座的《2012》,
失望的我和ys決定吃一餐豐富的泰國餐,以撫慰我們的遺憾。
Clear Tom Yam Soup With Seafood,
Papaya Salad with Chicken Breast,
Soft Shell Crab With Salted Egg,
Pineapple Fried Rice都好吃到不行,還有讓人relax的薰衣草花茶啊!!!



而我回家以後自己放一片dvd,假裝自己在戲院看戲。
曾得奧斯卡和金球獎最佳外語片的《無人地帶》(No Man’s Land),
讓我見證了戰爭的荒謬。


而戰場上的人性真偽,和這里的馬華黨爭一樣讓人傻眼。


如果世界真在2012毀滅,重新洗牌,
那我希望未來的地球將是一片美麗淨土。  


 


 

阿妹2009新德里行



 阿妹(張惠妹)受委為馬來西亞、新加坡世界宣明會“2009年饑餓30愛心大使”,實地前往印度瞭解當地糧食危機問題,她無視公司
所下的禁令,在印度探視貧童時仍照樣握手和擁抱,甚至還大展歌喉娛樂大家。而她在視察當地貧童學電腦的情況時,知道唯一
一架可以上網的電腦Log In名號是“Amit”(阿妹的原住民族名)時,讓將以“阿密特”名字出輯的張惠妹驚訝表示“這也太巧了吧?”
 
第一天(11/5)
第一站:Didhara村
主角:娜斐薩(Nafisa)
 
阿妹在的Didhara村時受到村民們的夾道歡迎並獻花。她對已輟學3年並得每天工作10小時,以賺取25盧比(約1令吉80仙)養家
的14歲女生娜斐薩感到疼惜,除了擁抱和不時撫摸她的頭,甚感興趣的逗弄她所戴的青色手鐲,還問對方工作時喜不喜歡
哼歌。在探訪對方的家後,她甚至還寫上“惠妹,Love”送給娜斐薩。
 
婦女組織Mahela Madal主催人拉芝拉妮(Raj Rani)表示,在宣明會到來之前,這里的女性都不能進城甚至工作,孩子們也沒
上學的機會,但如今情況已經改善,谷糧銀行的成立也為村民解決缺糧的問題。阿妹明顯對拉芝拉妮的8個月大孫女芭薇莎
(Bhavishya,也就是“未來”的意思)大感興趣,一直忍不住去逗弄對方,還拿棒棒糖果耐心哄對方吃。
 
 
第二站:Goyla村
主角:卡絲米莉(Kashmiri)
 
阿妹在到訪梅瓦特社區發展計劃(Mewat)的Goyla村時,受到一群小朋友們的熱烈歡迎,讓以“Namaste”向大家問好的這位“孩子
王”高興表示,“好多可愛的小朋友哦!”她除了為大家隨興演唱原住民歌謠,帶領大家一起大打拍子,後來還玩起打勾勾和握手、
甚至撞屁股的遊戲。探訪結束後,一群小朋友還在夕陽下依依不捨送她上車離去,場面溫馨。
 
世界宣明會從1996年開始梅瓦特社區發展計劃,阿妹在這里參觀了卡絲米莉和另9位婦女合作培植的苗圃,世界宣明會用6個月教
她們種植技巧,讓她們得以自立更生。在大家全湧往苗圃參觀時,阿妹還緊張的問說“這樣不會踩到她們辛苦種植的農作物吧?”
一副恨不得把大家都“趕出去”的模樣。
 
 
第二天(12/5)
第三站:Peepaka Colony村
主角:沙薇塔(Savita)
 
Peepaka Colony村是尚未接受世界宣明會資助的部落,這里乾旱的土地和超過40度的高溫,讓身體明顯不適的阿妹強振精神繼續做
親善訪問。今年14歲的莎薇塔,家里共有6個兄弟姐妹,她沒機會上學,都在家里幫忙做家務及負責餵羊的工作。她說到自己很想
每天都有飯吃,並且有機會上學改善自己未來時,眼眶濕潤。她每天都得走2公里的路去取水,阿妹的經紀人陳鎮川和私人女助理
在對方成功取水後,都忍不住用手去提水缸,想一稱當中重量,想到對方還要把水頂在頭上再走回家,都發出感嘆並不捨的聲音。 
 
第四站:Goyla村
主角:拉莉塔(Lalitha)
 
今年16歲的拉莉塔是世界宣明會兒童助養計劃的孩子之一,宣明會送了她一輛腳踏車,讓她不用在烈日下每天來回走8公里的
路上學。她每天早上5時起床準備上學,下午3時放學後還到宣明會資助的培訓中心學習電腦。她表示現在只需要花10分鐘騎
腳車上學,未來更希望當醫生並幫助更多的人,讓阿妹鼓勵她說,“你一定會成功的。”讓她因此猛說謝謝。
 
阿妹在觀察大家學電腦時,發現電腦的登陸名號是“阿密特”(Amit)時,讓她驚訝表示“嚇到我了!這也未免太巧了吧!”而在
印度文里,Amit是“揮之不去”的意思。阿妹過後大派糖果,還要小孩們對她說“Sukrin”(謝謝)才把糖果交到他們手上。
阿妹看到一群小朋友大玩板球時,更一時技癢下場揮棒。在屢揮不中的情況下,讓她一度犯規用手去接球,後來還很納悶的問
“為什麼會打不中呢?”她後來成功連接兩球,讓她開心之際也表示,“這棒子和球也太重了吧!”


 


■阿妹以“2009年饑餓30愛心大使”身分到訪印度,除了瞭解當地糧食危機問題,也在愛滋病計劃項目下,探訪HIV感染者大送關懷和愛心。雖然在這之前,阿妹也曾接觸HIV感染者,但在探訪這天,發燒中的10歲男童羅希依然讓她心痛,看到35歲的愛滋單親媽媽獨自撫養4個小孩,也讓阿妹忍不住紅了眼眶,最後更放任自己掉淚,宣洩這幾天的複雜情緒。哭過以後,她熱情帶領大家用掌聲“愛的鼓勵”,為新德里宣明會的員工打氣,再哼起原住民歌謠並起舞撫慰大家,為這次的探訪行程寫下完美句點。   



第三天(13/5)
第五站:新德里貧民窟
主角:羅希(Rohit)


在探訪前,阿妹原本還擔心會將自己的感冒病菌傳給羅希,沒想到一到目的地,坐在席子上的羅希明顯病懨懨,原來他當天一早已經發燒,身體虛弱不適。羅希每天都需要服用五六種不同的藥物,他是在7歲時,因黃膽病到醫院接受輸血,結果不幸受到感染,27歲的爸爸康柏尼(Company)因此自責不已。


康柏尼一家五口,在他們租來的屋子外,穿上他們最好的衣服迎接我們。從貧民窟家里到醫院的路程是25公里,車費約200盧比。康柏尼有時需要向親友借錢以支付這筆車費。所幸世界宣明會在3月底贈送康柏尼三輛車,讓他可以靠踏三輪車載客賺錢養家。


羅希雖沒辦法到學校上課,但仍有機會“補習”接受教育。當天,他用蜡筆寫下自己的名字,阿妹眼見他寫成Roiht,忍不住糾正他,把i和h對調寫成Rohit,唯羅希堅持自己寫的才是對的,拿起蜡筆再次寫出Roiht,這份執<7740>精神,讓大家都忍俊不禁。



第六站:新德里宣明會辦公室
主角:妮瑪拉


今年35歲的妮瑪拉是在丈夫病重時才接受驗血,並晴天霹靂發現自己成為HIV感染者。當時的她懷胎7個月,所幸生下的兒子(如今1歲半)沒受到感染,另3個兒女都很健康。她表示,14歲的大兒子雖然智障,但卻非常貼心,11歲和7歲的女兒都在宣明會贊助下,有機會上學接受教育。“我希望我離開以後,兒女們都能自立更生。”
 


阿妹感想


這次的印度探訪行程,問阿妹哪個行程讓她印象最深刻?她表示,“心情很複雜,當中有開心,也有很多的無奈。”不管是2005年的非洲蘇丹行,還是這些年來不間斷的慈善探訪行程,阿妹表示讓她最感動和不捨的還是小朋友。


“在大人的殘酷世界里,受害最深的是小朋友,他們在沒有自主能力的時候,就得接受現況。雖然很不捨,但我卻可以從他們身上學到該有的態度。雖然生活貧困,但他們卻以最樂觀和天真的態度去面對一切。”


她在出發往印度前一星期就感冒,出發前一天還得打點滴,這次身體狀況不佳還得承受40度高溫,問可會影響這次的心情?“我之前工作太累,所以才會病倒,但大家都一樣辛苦,得在高溫下工作。我在來之前做了很多準備,打針吃藥,希望在探訪中帶給他們正面和快樂的心情。我知道,若我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反而會影響到他們的心情。”


她表示,自己其實在每個探訪行程都很“壓抑”,“像剛才跟妮瑪拉談天,我就很壓抑,不太敢直視她,怕自己受不了當場飆淚。從她身上,我看到樂觀堅強往前走的精神。我希望借這些探訪個案告訴大家,我們其實是幸福的。”


身為卑南族原住民的張惠妹,表示自己年幼時也曾受過資助,因此感同身受。她設身處地的自問,現在經濟不好,或許很多人覺得已自顧不暇了,為什麼還要去幫助別人?但她表示,對“陌生人”好一點,或者以後你就是那個需要被幫助的“陌生人”。“若一個人可以影響10個人,10個人就可以影響100個人,希望大家能Pay It Forward。” 


回到台灣以後,她除了會宣傳以阿密特為名推出的專輯,6月4日會來馬出席大馬“2009饑餓30”發佈會,8月22及23日現身武吉加里爾布特拉體育館舉行的“2009年饑餓30營”,8月也希望在台灣發起原住民歌手的慈善演唱會,協助台灣世界展望會幫助的原住民兒童,讓更多原住民小朋友受惠。


 


 

寧靜的海。太陽和雨(邦喀島篇)



在邦喀島迎接我的是一場綿綿細雨,
所幸第二天陽光普照,坐在摩哆車上環島趴趴走的結果,
是spf50防曬油和晚上的蘆薈mask也救不了我的“曬很黑”。 


這是我和LY繼2年前到意大利和捷克自助旅行後,終於再次“會合”的2人行。
這一次,我們搭巴士去Pangkor背包旅行,
在同一天內和意大利背包客Toto巧遇3次,攀談後訝異他已出來旅行3年的經歷。
晚上還不忘打電話給已嫁去怡保的KF,回顧我們13年前的邦喀三人行。


可能是2個女生出遊的關係吧,所以好像很多人很“擔心”我們似的。
一到Lumut就有馬來婦女說要帶我們去Tourist Centre,讓我摸不著腦袋。
LY說,她以為我們是外國遊客吧!但我們明明一張大馬臉啊。
後來她問我們來自中國還是韓國?Bingo。。。難道是我的孖辮和“為人民服務”的毛澤東包包惹的禍?
一到Pangkor島,租摩哆給我們的人講的冷笑話都不好笑,
不過倒是一直提點我們說,Telok Dalam的山路比較危險,到時記得要往回走。
第二天在鎮上吃了早餐後問人福臨宮怎麼去?結果有個uncle竟然很好心的順路帶我們去。


第一天晚上,在海邊吃了好好吃的荷葉燒魚和燒sotong後,
買了Blackcurrent Vodka就坐在海邊秋千邊聽海浪聲邊談天。
LY說第二天可以睡到自然醒哦!讓我眼睛發亮,結果不到十二個小時就知道她在“騙”我。
因為她每每睡到早上7點多就自然醒,她梳洗完畢後就很自然的把我叫醒,
所以這就是LY哲學的“睡到自然醒”啦!


LY在第二天穿了一身紅,我每每為她拍照就嚷說,很Sharp啊你,
邊說邊懊惱的望著自己的白色上衣。結果她總是安慰我說,你這叫“寧靜的美”。
最有趣的是在福臨宮等一班馬來人在滑梯圈圈區拍照時,我們不小心的也入了鏡,
明明是兩個人出來玩,後來搞到像是和一班馬來人出遊似的喧嘩熱鬧。
還以為他們是學生老師,後來才知道他們在Damansara上班。
我指著馬來公說,我以為你是Guru Besar,結果他拍拍自己的大肚子說,Perut Besar就有。呵呵。


邦喀島不比redang和langkawi時尚happening,這純樸島嶼的主要景點只有3個,
結果我們在福臨宮叫一位華人男生幫我們拍照,在下個景點Kota Belanda找人拍照時又不小心找到他為我們捉機。哈。
然後很不甘願的問他媽媽說,剛剛我們明明比你們先走,為什麼你們比我們先到?


本來以為第二天有時間睡午覺,結果還是沒時間回民宿當我的睡貓。
LY在買江魚仔並汲取有關知識時,我光明正大坐在人家的櫃台看報紙,
然後老板娘還要問我說,出來玩沒機會看報紙哦?
下秒鐘坐在茶室喝下午茶,LY跑去對面買菠菜面,我懶得動於是繼續坐著慢慢喝我的咖啡。
就連第三天離開Lumut上巴士前,LY去逛街做“市場調查”,
我還是不動如山的坐在KFC,寫日記後再翻看這次帶來但沒什麼機會看的書《麥若愚的電影世界》。
 
這次的景點中,南海觀音廟背山面海,涼風習習,最是舒坦,
地理環境更讓我想起日月潭的月下老人廟。
而晚上在鎮上吃海鮮,花蟹絕對是錯誤的選擇,(因為只有花蟹和軟殼蟹,早知道就不叫蟹改叫竹灘。)
讓當年曾在Langkawi吃了一隻肥美肉蟹的我和LY遺憾連連。
至於往海邊吹風走沙灘吃冰淇淋後,我一心要看HBO晚上9點半播出的電影訪談節目,
怎知Receptionist竟然在緊要關頭轉台,害我氣急敗壞的快快撕下臉上的mask,然後出去要求他給我轉回來。


朋友們知道我搭bas去背包旅行,都叫我小心別讓bas跑掉。
這次bas沒跑呀,倒是擠不上電動火車。恐怖到。。。  
 
傍晚5點48分該來的電動火車,等到6點半才到,
車廂里已經人滿為患,等著上車的人又多,我和LY怎樣也擠不上,眼巴巴的看著它開走。
稍晚再到的第二輛,人還是一樣多,我很辛苦的擠了進去,
但LY還沒來得及進去,門就關上然後夾到她的手臂,
她痛得縮手,門就關上,形成她的人在外,裝著魷魚和菠菜面的袋子卡在門里的狼狽畫面。
她一直在外面喊說,幫我拿,幫我拿。(意思是指拿她的袋子)。
看傻眼的我忙著接過她的塑膠袋,不忘附送幾聲慘叫。而我確定那時全車人的目光都在我們身上。 
後來,車門突然開了。LY和她那卡在門邊的塑膠袋,終於一起擠了進來。
本來已經擠爆的車廂,大家竟然很有默契的讓出一個位置給LY站。


虛驚未定的我和LY一路沉默,但我覺得剛才的畫面超好笑。然後很沒良心的一路偷笑。



基本交通開銷


電動火車去tasik Selatan            rm1.00
LRT去Plaza Rakyat                    1.70
Transnasional巴士(來回lumut)      49.40
船票(來回邦喀島)                 10.00
租摩哆車島上趴趴走(3天2夜)        50.00


 

甩不開這張臉──楊謹華、阮經天

 



只能說,這次的感覺和上次完全不同!


阮經天上次為《命中註定我愛你》和陳喬恩一起來馬宣傳,戲里的他強勢“欺負”陳喬恩,戲外剛剛爆紅的他則一切以陳喬恩為首,被陳喬恩指他是“死小孩”,讓他乖乖說“是啦!我真的是死小孩”,然後一一列證自己為什麼是“死小孩”。


阮經天這次和楊謹華一起來馬宣傳《敗犬女王》,感覺又不同了。最近忙拍電影《艋舺》的小天,一走出來就氣勢十足,不管在接受訪問還是在造勢會上,都不經意有種“一切以我為中心”的磁場。至於外表看來強勢的楊謹華,很多時候都在扮演“依附”的角色,這種和戲中迴異的感覺,讓人一時還真有點不習慣。


同樣問題拋給楊謹華和小天(阮經天),結果給出截然不同的答案。戲外的楊謹華是名符其實的“敗犬女王”,事業成功但尚未等到真愛情緣。戲外的小天事業愛情皆如意,而他說自己還是剛起步,希望和楊謹華再紅個10年20年。


如果未來20年都看這2張臉,我想影迷們“應該”不介意吧!
 



■精彩對白篇


《敗犬女王》有很多引人省思的精彩對白,不知“單無雙”楊謹華和“盧卡斯”阮經天說過的眾多對白中,哪句讓他們印象最深刻?


問到這個問題時,兩人不禁互望一眼。小天甚至還問說,“那我可以也說對方打動我的對白嗎?”邊說還邊向“看起來有點累”的楊謹華“解釋情況”。


楊謹華表示,首次真正被小天打動,就是“盧卡斯”在同學會時解救“單無雙”時所說的一長串對白。小天這時好奇發問,“是我說,‘那我就為你努力,因為你是我的夢想’那時吧?”


楊謹華則說,“對啦!之前還有什麼‘我們可以一起看你愛看的外國電影,你也可以陪我看我愛看的熱血漫畫’之類的。”楊謹華表示,那麼一長串對白,她在現場聽時真的有被打動到,並且深深覺得“有人願意為了我而改變,證明那人真的很在意我。”


小天則表示,“單無雙”在廣場上告白說道“求求你不要走!最起碼今天晚上留下來陪我。”讓他馬上進入整部戲的狀況。“聽完她這麼說以後,我覺得我之後整部戲都很好演,因為那畫面一直留在我腦海。我覺得這太讓人難過了,明明是一個那麼強的女生,內心卻這麼脆弱。”


“至於我自己說過的對白中,我最記得卡斯在天台上對無雙所說的‘我跟你才不一樣。’因為無雙會把心里的話都隱藏起來,我卻會把真心話都告訴對方。”


■獎項篇


楊謹華2007年曾憑《白色巨塔》入圍金鐘獎最佳女配角,她曾表示當時得失心很重,一知失獎就萬分失落;她今年再憑《敗犬女王》入圍最佳女主角,雖然無緣抱獎,卻雖敗猶榮。問她現在的得失心是否已沒之前那麼重?她連連點頭說,“對啊!而且也一早做好心理調適。”


她微笑表示,“像這次公佈成績時,我不再像以前那麼緊張。我記得,我前年還緊張到胃痛呢!但這次完全沒有哩!當頒完最佳女主角獎後,我還心想,‘哇!終於過了。’是和以前截然不同的感覺。”


從《命中註定我愛你》到《敗犬女王》,和阮經天拍檔演出的陳喬恩和楊謹華都入圍金鐘獎最佳女主角,只有小天一再落空,問他可覺得自己“旺女不旺男”?他挑起兩道濃眉表示,“你想像一下,我本來是個紅不起來、差點要退出這圈子的人,但機緣讓我遇到這兩部好劇,在這圈子爆紅而且工作機會不斷,我已經覺得很滿足了。”


他表示,表演是很主觀的事,有否受到肯定,不見得要靠獎項。“像我這次沒入圍,很多人第一時間傳簡訊慰問我。那時在忙拍戲的我,看到周遭這麼多我重視的人很肯定我,就覺得很開心,我未來還有很多機會啦!不怕不怕!”一副樂觀豁達的模樣。
    


■家人、愛情和事業如何排位?


──楊謹華篇


楊謹華想都不想,馬上答說“當然是家人第一啊!”剛結束一段姐弟戀的她,再補上一句“然後才是工作。”


楊謹華2005年曾與母親及外婆三代同堂,來馬為“唐龍保健酒”拍電視及平面廣告,和家人關係非常深厚。不說不知,原來她手機都放<7740>她和爺爺的合照。


她說,爺爺是個很妙的人。“我剛入這行時,他完全反對,看也不看我的演出,就說我演得爛。我那時就心想,你不是都沒看嗎?呵!”不過,她知道爺爺很關心她,怕她在演藝圈學壞。“幸好我慢慢做出成績,像我之前演出電影《1895》,爺爺就和親友一起去看,雖然他沒說讚美的話,但我已經很感動。”


她表示,小時候過年看電視,都沒人敢坐爺爺旁邊,唯一接觸就是領紅包的那3分鐘。“我現在和他就像朋友一樣相處,像今年生日和他吃飯,我就叫他別那麼固執,不要一直講以前不開心的事,不然心里會有怨念。結果他聽後就說我,‘哎呀!你們又不知道。’但他並沒生氣,反而暗笑,因為他知道我是重視他才會說這番話。”


說著說著,她嘀咕說“82歲的老人家,個性真的很難改變!(小天在旁說,“叫他來跟我爺爺談。”)像他抽煙抽了80幾年,叫他現在不抽會要他的命。(小天發出“哇”的驚嘆聲,“抽了80幾年,他一出生就抽煙哦?”)
 
她繼續說道“但我很喜歡和爺爺之間的互動,會覺得這麼一個嚴肅的老人家被我征服了。像我這次入圍金鐘獎,有特地打電話跟他說,萬一我不小心上台拿獎,我會講出他的名字哦!叫他記得收看,結果頒獎禮播到12點,我卻沒機會上台,好糗,太對不起他老人家了。”


──阮經天篇


如今事業如日中天、工作滿檔的阮經天,不假思索就說“我先把事業排最後!至於家人和愛情,我無法選擇,因為兩個都同等重要。”


他表示,記得很久以前看《蝙蝠俠不敗之謎》(Batman Forever),電影中的“謎語人”占基利(Jim Carrey)捉了“蝙蝠俠 ”韋基馬(Val Kilmer)身邊最重要的2個人,讓他只能選擇一個來救。“但他最後2個都救,因為他說自己根本無法選擇。雖然我看電影時年紀還很小,但看了以後卻很有感覺,有些東西是無法做比較的。在我心中,愛情和家人都很重要,要我選排位順序的話,我沒能給你一個答案。”


但他現在是事業衝刺期,大家會以為事業對他來說才是最重要哩?“我能全力衝刺,是因為有家人和女友在背後支持啊!所以我一個都不能少。”
 


■現在對你們而言是什麼階段?


對楊謹華而言,現在仍是事業衝刺期。咦!不是收成期了嗎?她瞪大雙眼表示,“是有點小成果啦!但還不是我人生最高峰的時刻,我未來還有很多東西要去挑戰。”


現在最讓她享受的又是什麼呢?“就是安穩的工作,還有家人的支持吧!像金鐘獎頒獎禮,我的家人就比我還重視,像我敗在劉瑞琪手中,他們比我還難過,反而要我去安慰他們呢!但我看到他們對我的全力支持,真的很感動。”


小天則氣定神閒的說,“我覺得這時刻對我來說,很難能可貴。豆導(鈕承澤)叫我要好好珍惜現在,因為我無論工作、家庭還有愛情,看起來都很圓滿。人生很難得有這樣的狀態,所以叫我一定要好好把握。”


楊謹華這時有感而發,轉向小天並直視他說“我覺得你一直很真心在保護這些東西。”小天回應她說,“對呀!因為這些東西對我都很重要。”


這時,小天突然轉換情緒,有點“臭屁”的套用他最近聽過一句很重要的話,“無論你們喜不喜歡,我這張臉還會在你們面前,出現個10年20年。”楊謹華聽到他這句話時,反應頗大,結果小天輕拍她的手臂說道“還有謹華,希望這只是我和她在事業上的剛開始,未來我們還要在演藝路上,彼此相伴個10幾20年。” 


20分鐘訪問時間結束,準備收拾離開。小天在旁邊開心的喝奶茶,楊謹華突如其來的又再揚聲說話,“其實我沒得金鐘影后,心里還挺開心的。”為什麼?因為她未來還有努力的目標?“對!因為我還有很多進步的空間。我覺得,這是老天爺給我的功課吧!”
 


 


 

天使之城的過客們

本小姐明明在大馬很會帶頭要求合照,沒想到去到國外就遜掉!
這次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哥倫比亞男記者,
頭髮有點少,戴一副眼鏡,斯斯文文,但搶拍照最是厲害。
話說Colin Firth在我們第四組接受圓桌訪問時,
我一邊聽他講話一邊心想,如果能和他合照就好了。
但訪問結束後,全組另8位海外記者全無動靜,我臉皮又薄,只好認命。


後來和安瑪莉說起,說如果有機會和Colin Firth合照就好了。
她竟然回我一句,“你沒拍咩?我拍了。”換來我聲聲慘叫。
原來,Colin Firth最後是接受他們第二組訪問,
台灣男記者要求拍Colin的個人相片後,
同組的哥倫比亞男記者乘勢要求合照,安瑪莉後來也跟進。
結果我對著安瑪莉秀給我看的合照流口水,
說道“我不管,你一定要e給我,然後我把你的頭換掉。”


哥倫比亞男記者厲害的事不只這一單。
做完人滿為患的Jim Carrey記者會後,我走前去拿回Recorder,
看到各國記者忙於和Jim Carrey握手,我順便也握了。
才一抬眼,眼鏡先生已經站在台上Jim Carrey旁邊,要求別人為他拍合照。
女公關在旁邊Stand By,眼鏡先生一拍完,就把Jim拉走,
我們後來想跟進的人?慢慢等吧!


於是,我狠狠的拍了眼鏡先生背部一下,喊道“Hey!Lucky You。”
其實心里酸得要命。



這次有位愛爾蘭光頭男記者,觀點與眾不同,而且很是有趣。
在看完首映禮回來的路上,公關小姐提點隔天要注意的事項,
說最好別在記者會上問有關怎樣“利用最新進的真人捕捉3D立體技術”等基本問題,浪費大家時間。


是的,Jim Carrey和Robin Wright只出現在記者會上,
傳媒焦點肯定在兩人身上,誰還想浪費時間去問技術性的問題呢?
光頭男記者說,那如果有人在記者會上向監製發問,他可以Slap發問的人嗎?
嘿嘿,幸好記者會現場沒人向監製提問囉,不然我倒想看他Slap人的功力有多高。


做圓桌訪問前,很多記者擠在同一輛電梯一起上6樓,
大家難免會打招呼,問是哪國來的?寒喧幾句。
其中一位女記者說自己來自墨西哥,光頭先生竟然說Well Done。
然後,大家都笑了。
墨西哥女記者這時開腔,“其實我們的H1N1沒報道說的那麼嚴重啦!後來都控制下來的說。”


原來,Well Done說的是這個哦!



有位巴西女記者,說話的口音有點難懂,但人很健談。
在回酒店的路上,她說自己會多逗留幾天,下星期做《MJ:This Is It》的訪問。
我和安瑪莉的興趣來了。請問是訪問誰啊?(MJ都已經不在啊!)
她說,訪問導演囉!   I See。。。。
由於她有三天空檔,所以考慮去San Francisco。
哇,我的夢想城市哩!我也好想去



這次去洛杉磯有“神聖任務”,就是轉交行李給某人的哥哥。
某人交行李給我那天,我家公寓電梯剛好壞,結果某人爬了6樓的樓梯搬運10公斤重的行李。


我很怕把行李搞丟,甚至在洛杉磯的行李搬運帶上拿錯行李,
左思右想後決定把紅彤彤的行李給拍下來,以防萬一。


某人哥哥來酒店拿行李時,看到他的臉那麼小一個,真讓我羨慕不已。
而且他竟然看起來比某人還年輕,童顏和幼齒指數簡直可以破錶!
結果寒喧後竟然忘記跟他合照回來給他弟弟和弟媳看,
也好啦!不然拍出來我的臉比他大怎麼辦?



這次共有4個寶島男記者,2個高的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
2個矮的比較和藹可親,最起碼會跟我打招呼閒聊。
結果我去the grove逛逛那天,其中一個和藹可親的問我能否幫他換東西,
最後我很好人的把他前一天買的A & F衣服(被天王黎明穿紅那個ler!)把XL換成L size。
結果我逛Farmer’s Market時,一直拿著那很養眼的半裸男紙袋趴趴走,
日本女遊客只拍我和安瑪莉沒拍身後鐘樓,難道是我手上的半裸紙袋比較吸晴?


從The Grove回來因為趕時間所以搭德士,司機是移居美國多年的韓國老先生。
印在名片上的名字是Don Cha。(讓我想起Pussycat Dolls那首熱門舞曲《Don’t Cha》。)
我跟他說AnyongHaseyo,他高興問說,你也是韓國人嗎?
當然不是啦!(雖然我很想。)我說我是大馬華人,安瑪莉是大馬印度人。
結果他把他的中文名字寫給我,車東烈。(讓我想起很久沒拍戲的車仁表。)
他說,洛杉磯的Koreatown比真正的韓國還要好,然後舉了一些例子。
只可惜這樣一份優越感,恕我無法理解。


至於晚上坐德士去機場搭凌晨飛機,孟加拉籍的男司機原來3個小時前才載了安瑪莉飛凰鳳城,
所以覺得和我這大馬人很親切。
他在美國住了22年,每10年要回國換一次護照。說他在孟加拉婚結得早如今已離婚,在美國娶妻不易云云。
但當時懊惱要飛17個小時的我,比較關心他回國的次數和機程。
結果他說,他得飛17個小時去曼谷,再轉機多飛2個小時回孟加拉。
呵!飛的時間比我還長,讓我的心有點涼。

Overweight。Potong。This Is It



從美國回來狂睡一整天後,一投入工作就是說不上來的忙與盲。
但仍有幸看了MJ《This Is It》,好像在電影院看了一場演唱會,
讓我邊看邊唱和然後拚命拍掌喝釆。
然後,《買冰淇淋給你慈善演唱會》讓我頗有驚喜,
尤其喜歡一眾歌手在台上的有趣互動,還有“踩”曹格說為側田報仇的笑料。


星期二早上先去《家事風暴》開鏡禮,驚悉才做了2個月的小帥哥已丟信。
一回公司稿還沒來得及寫,趕交6篇電影稿後又匆匆趕去見台灣第一名模。
我這次全然借過了全城“浩”應,但聽到有關小牌耍大牌、要媒體退避三尺的怪事,
只覺得世間事無奇不有。


星期三一早去做體檢,本來看到自己體重54.5公斤有爽一下,
但後來被告知我的理想體重是51公斤,還有3.5公斤需要努力。


Weight Control  -3.5KG
Fat Control     -8.1KG
Muscle Control  +4.6KG 


頓時讓我的嘆氣聲好長好長!!


做完體檢趕快衝去《XX紅演唱會》記者會,想到C字頭銀行就在隔壁,
打算過後就去Potong掉我這張較少用到的信用卡。
我和小曼效法最近很紅的廣告詞說“割o左未啊?”
結果美女公關以為我們在講P1,
我們笑嘻嘻澄清說,是potong信用卡啦!


下午去做電訪結果下雨塞車塞到鬼醬,咸蛋人好載我讓我在車上補眠,
晚上一心一意去看《This is It》首映禮好好感受MJ生前最後的魅力,
最後一分鐘知道我竟然必須採訪,頓時臉色一沉心想為什麼要這樣?
年紀有點大的攝記說他不想看戲,不然看戲出來時間很晚,
但我為了要在事後做訪問所以硬迫他一起看戲然後說這是工作需要。
他好運抽到MJ的T恤讓我羨慕到要命真想衝口而出問他要不要送我。


星期四一早去做《桃花小妹》3位帥哥的電訪,然後在傾盆大雨中趕去“粉紅坦克”的工,
淋到褲腳全濕,最後還要把雨傘忘在人家的民歌餐廳。
這夜最大的幸福是聽到符瓊音唱《Listen》。
雖然是重感冒版而且當初讓她在《超偶2》飲恨只得亞軍,
但彌補了我沒能聽Beyonce現場唱這首歌的遺憾。


星期五沒得休息,被召回去上班做《炭鄉》開鏡禮和某電視集團的節目巡禮。
前者把我們和藝人的位子安排得太近,我們自己把椅子拉遠猛呼“三尺之外才是安全距離”。
後者讓我們塞足一個半小時,到場後才知道聯訪時間竟然是一個半小時後,
臉如菜色的我們在美女公關獻議請喝下午茶時,
加上面對窗外雙峰塔美景,心情馬上好轉,還拍下難得五人同台的合照。
一做完鄭帥哥和陳美女的訪問後就趕去蕉賴赴冰淇淋之約,
當中還偷閒到久違的天苑吃了我超級想念的青咖哩河粉。


星期六有一堆“華人工”但我偏偏中兩個西洋工。
雖然我喜歡All American Rejects但此刻忍不住想說reject。
但晚上看到主音tyson在台上的表現,聽著一首首我喜歡的《It Ends Tonight》、
《Move Along》、《Gives You Hell》等歌曲,儘管淋了一點小雨,
但我還是慶幸我人在現場,和大家一起Swing Sw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