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還是不甘寂寞出門去

 



說好了聖誕節中午要在家休息,怎知還是外出去了。
結果沒看到電視台播出的許冠文棟篤笑,韓國音樂頒獎禮也錯過了,
但三人行在bumbu bali度過一個愉快寫意的聖誕下午。




晚上去士拉央喝喜酒,以一種參加聖誕派對的心情。
赴宴前,戴上麋鹿角和聖誕帽拍下這次的裝束(好像高牆“我的時裝日記”。哈!)



 



回家以後,趕得上看電視已播到一半的全美音樂頒獎禮,
Rihanna,Whitney Houston,Jennifer Lopez、Alicia Keys等人都有獻唱,
已故的MJ也獲追頒四個獎,比Taylor Swift少一個。
但對我而言,Lady Gaga的表演最是吸睛,白骨精般的張牙舞爪,讓我想起MJ的Thriler,
然後敲碎玻璃,在焚火中彈奏鋼琴。。。
當然還有我喜歡的Green Days,Eminem,黑眼豆豆和Adam Lambert,
讓我看到凌晨一點半才甘願睡。



Boxing Day要上班,在成功時代廣場跑工,最後命運是要寫4條稿。
星期六的購物商場讓人窒息,雖然下了一場雨,但我一直喊悶熱,
明明想買一雙涼鞋,但感覺不對,一雙也看不上眼。
停工休養2個月的張先生復出首炮,他嫌自己臉圓,
拜託請他看看我的臉。。。。(不過我不用靠臉吃飯啦。)


晚上九點多才往朋友家的聚會走去,我強調說我只是來坐坐而已,
但坐坐下也不小心吃了一盤沙律,一塊來自加拿大的巧克力曲奇再喝了一杯香檳,
我說很累,明天(27日)難得休息我哪里都不去,但誰也不相信我的說。
今晚的最大驚喜,就是回到家還看到最後20分鐘的《不能說的.秘密》,
啊這真是一部好好看的電影,那什麼鬼《刺陵》麻煩閃遠一邊去。


寫稿到凌晨二時許凌晨三點鐘才睡的後果,是星期日睡到中午12點才起,
大姐一家四口來我家“混”,打包糖水給我喝。
梅舒伊一來到就找宮崎駿dvd全集,後來選了《魔女宅急便》來看,
梅宇航後來吵說要看戰爭片,我找了Clint Eastwood執導的《硫磺島戰書》給他,
然後很慚愧以上的影片我買了都還沒看過的說。
 
說好了不出門,但後來還是破戒。幸好也沒做什麼大事,只是去朋友家聚會,
中學時,我們叫自己 “寧是晨風”,多年以後,四人改變很大,所幸友情依舊。
晚上和大姐外出吃飯,1KG要價40令吉的奶油螃蟹沾饅頭真是好吃到不行啊!
我的味覺就這樣一再被寵壞。   
  



 


 

一點都不平安的平安夜


為了聖誕節在公主城的午餐聚會和晚上在甲洞的喜宴,我在平安夜採訪完畢,就去油站為輪胎打風後再加油,怎知退車時竟然不小心撞到後面的Honda Jazz,讓我在心里慘叫Oh My God! 


車子的主人是在油站打工的馬來帥哥,他一臉怒氣的責問我,但看到我那沒有表情的疲態,加油還加到不小心滿出來,讓他頓時好像兇也兇不起來,於是他很懊惱的撫著他的車子,一副心痛到不行的樣子。


啊!我知道是我的錯啦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嘛然後我開價說那我賠你一百塊總行了吧然後快快從錢包掏錢出來
快快給了他然後快快開車走人。


坐在車上心里慘叫連連,鳴鳴鳴,害我什麼心情都沒了啦。當下決定去超市買一大桶Peach & Apricot雪糕打算放縱自己在家狂吃然後Cool Down自己的心情。大口大口吃著這方法好像也真的有效的說。


■  


當然快樂的事還是有的,平安夜前一天去林芙蓉大廈的富臨門酒家採訪,進停車場就像要過水濂洞一樣,神奇的是要進水濂洞那一刻,傾瀉而下的水突然停頓,這麼神奇,這玩意兒竟然也有感應?讓我哈哈哈笑到不行。


停好車後就要找富臨門酒家,但酒家的英文名叫什麼呢?咸蛋說就叫Marco Polo。什麼?那個古代有名的探險家?但Marco Polo和富臨門有什麼關係呢?恕我孤陋寡聞啊。結果又是一陣狂笑。


穿上古裝的唱片公司員工在會上大派少女組合寫新年賀詞的F4紙,誰是南xx報的?誰是中x報的?然後突然冒出一句,誰是咚咚o將o將?什麼?咚咚o將o將?眾人一陣爆笑。原來那張賀紙上面寫著,“咚咚o將o將,又是新的一年啦”,下面再寫致東XX報讀者。古裝人只看上不看下,結果才鬧出這樣的笑話。


因為看了某人的BLOG突然很想吃韓國餐,平安夜前一晚,蕃薯夫妻連看2部電影後為了成全我想吃韓國餐的嘴饞於是開車載我去十四區吃大長今,對著滿桌子的前菜並大快朵頤著烤肉拌飯泡菜湯和Kimchi Pancake,只覺得這真是一個幸福的夜。


祝大家聖誕快樂。


 

雖然很累,但我忙里偷閒

 


我想,我每年的十二月都有同樣的宿命吧。就是跑不完的工和清不完的稿。
可是我慶幸自己在這忙碌時光里,仍有幸忙里偷閒,而且一次次甜蜜又自責的“敗家”。


是的,我這星期繼續我的聖誕拍不停。
星期一(12月14日)紅髮溫小姐為了整理“儀容”遲到一小時,
讓我們好不容易有得下肚的冷飯吃到一半被迫停止。
過後決定自己花錢去sense cafe吃傳說中好吃到不行的nasi lemak,
然後乘機拍了一些蠻有意境的相片。



星期二下午去蒲種跑偶像組合出寫真書的工晚上則去金河採訪溫小姐因塞車而坐monorail到場的簽唱會,
這一天我慶幸自己什麼都沒買,只是晚餐餓得在nando’s吃下半隻雞,
想都沒想到我翌日竟會徹底的破功。


星期三連跑四單工,早上在Jaya One下午去金馬宮晚上則衝去sunway。
早上問輝仔問得尷尬吃得開心(聚方樓的東西好好吃),
下午看加起來119歲仍紮紮跳的3個男人,看得尷尬問得開心,
晚上則笑得開心拍得開心只是買得有罪惡感而已。
(這天和即將臨盆的靚媽拍合照,想起她之前懷第一胎時我們也拍了同樣的相片。)
(果然有阿大在,我們拍的聖誕相片就是非同凡響。)
(還有我想我家的外套和披肩不介意他們多了新的同伙。花了102大元的說。)





星期四去Kota Damansara做環保聖誕特輯,因為配合對方做點舉手之勞的事,
結果意外拿回一件環保T恤,真是開心的說。
晚上的泳兒金河簽唱會,本來是幫眼為人家選包包,怎知我一個不小心就買了一個包包,
但可以“三用”的包包外表看起來實在有型,於是我決定原諒我自己。(折扣後也要64令吉。)


星期五晚上去The Curve看《十月圍城》首映,電影觸動了我。(雖然黎明那個角色有好笑一下。)
去了久違的Winter Warmers吃晚餐,真是英式又有格調啊。
(兩人吃了Tuna Waffles,Pineapple Chicken和Grilled Dory Fish,
喝的是Lemon Verbana和Jasmine Tea。) 




星期六早上先去幫偶像劇演員拍聖誕特輯,結果穿得最紅的人竟然是我,
為什麼要穿紅色哩?因為晚上要做《十分紅》演唱會囉!
雨一直下,害我心跳一百,幸好晚上天氣全面放晴。 
看到有人賣捐助弱智兒童和單親媽媽的超迷你聖誕帽,於是我和咸蛋各買兩個。
硬迫凱莉和人家的堂弟都戴上拍照,加上知道我們原班人馬星期日將踩《桃花小妹》的工,
於是很無聊的學那些偶像團體,來那種“大家好,我是桃,我是花,我是小,我是妹,我們是桃花小妹”的濫梗。
kelly辣媽的快歌組曲一出場,我們馬上站起來跳舞,真是過癮的說。
後來寫稿到凌晨兩點,是早還是遲呢?



星期日去看桃花5帥,大馬自稱“高人一等俱樂部”的成員(要矮才能入會。哈!)瞎嚷說要跟190公分的高以翔合照,
結果有沒有拍成我還真的是不知道。。。
離開劉蝶廣場後殺去時代廣場拍聖誕裝飾,再走回金河又一村吃午餐(晚餐?)然後準備採訪等下的劇迷會。 
意外在這里見到早前經歷“突變”的梁先生,咸蛋迫他戴超迷你聖誕帽然後3人一起玩自拍。


坐在劇迷會上呆等時突然有種很累的感覺,是累積了這一星期馬不停蹄的疲憊感吧!


林宥嘉的《歇斯底里》這麼唱,
“喔 再憔悴都奉陪
喔 再輪回我都不會累”


可是我這星期真的有累。


ps。結果桃花5帥下台和行動不便的女粉絲合照,坐在後面旁邊的我不小心入鏡。一張臉看起來很臭的說。


我想我應該是太累了啦。



 

荒唐時光的聖誕拍不停


 
這星期忙到像條狗,讓我想起上星期只有二四六上班的悠閒時光。
雖然荒唐,但是卻快活極了。
不小心拍了很多聖誕相片,而且還第一次去了雲頂的蓬萊仙境。


12月9日(星期三)為了幫朋友慶生,所以去Solaris Mont Kiara吃tenji,
(現在促銷期,星期日至三的午餐是49.90++,很值得吃啊)
去到時才發現今天大家的衣著是“黃綠紅”組合,
阿黃吃了3小時後先行離開,我和阿紅則去Tropicana看電影,
發現這里買很多聖誕禮物和“道具”,於是我阿綠和阿紅穿梭其間,拍得過癮。


星期四下班後去安邦二姐家過夜,吃她煮的亞三叻沙,還有從大港買來的新鮮魚蝦。
星期五請外甥去時代廣場看《公主與青蛙》。(是的,我連續兩個星期五都看青蛙。)
買帥氣外套送給外甥當UPSR禮物,然後我自己也不小心的“敗家”。
帶嗜辣的二姐去吃水煮肉片,我和她吃得過癮,
兩個小瓜卻吃得眉頭都皺了起來,然後只攻水餃、饅頭和蒜泥海帶。
啊!一切都是我的錯。


星期六上雲頂採訪前,先去Pavilion吃午餐順便拍聖誕燈飾,



 



上山後時間還早,咸蛋建議去清水園(蓬萊仙境)走走,
我當下雖然覺得很不可思議,但最後還是決定陪她一起瘋,
然後兩人從第一世界酒店走到高原酒店等免費shuttle,在寒風中依然喘得可以。
原來我上雲頂這麼多次,卻從來沒去過清水園,看來我真是有out的囉!




 


由於勁何先生將“退出娛樂圈”,所以星期日下山前拉他合照,祝他前程似錦。



 



我下山後趕往公主城的Bumbu Bali和老友聚餐,過一個悠閒的bali下午。
(雖然我和她們之前是各有各去,而且我明年7月還要再去的說。) 
由於氣氛太好,食物吃完以後,lemongrass mojito喝完以後還捨不得走, 
於是又再多叫一杯飲料,繼續想像自己在bali度假的午後時光。
 

回鄉吃胖

 


最後一次回家鄉大港,是為了叔叔的喪禮。所幸這次回去,是場快樂的喜宴。
我不懂自己在三天兩夜內可有吃胖,但臉圓了卻是不爭事實啊!(真是懊惱的說。)
 
星期六抵步時已是晚上9時許,就先直攻開門宴上的亞三叻沙,
藥材雞腳也很不賴,讓人啖得過癮。
小登科的表弟阿勇臉上是掩不住的喜氣,終於喝到媳婦茶的大姑也一樣笑呵呵。
會上見到腳仍未痊癒的大舅母,還有因基孔症消瘦一大圈的大舅,大家要保重身體啊。


星期日一早陪表弟去tanjung karang迎親,5個大男生被迫穿紙內褲的畫面,真是有趣透頂。
兄弟們排排站背對新郎,讓新郎在紙內褲寫上“XX我愛你”的字眼,讓5個男生慘呼“我們很像監犯。”
迎親回來以後又是一陣吃喝,亞三叻沙仍是首要選擇,好吃的鴨肉和魯豬肉,讓人停不了口。



下午三點在海邊的喜宴,堂表親戚們共聚一堂,熱鬧非凡,而被拱上台唱歌的都是小瓜們。
被小姑嘲為Buddha,但在我眼中是Kungfu Panda的小梅宇航,
以渾圓身形用清亮的男高音邊搖邊唱,畫面和歌聲不match,卻也讓人嘻哈絕倒。
小艾萱以公主姿態獻唱兩首曲目,會上也見到久違的機師表弟,
是否一定要有喜宴,才有如此共聚一堂的喧鬧場面?
會上的菜餚都大份到不行,但最讓我開心的是最後一道“古早雪糕”,
結果我和小瓜們一樣吃得笑嘻嘻。  




晚上明明不餓,但為替二姐慶生,還有成全姐夫到雙武隆吃生蠔的“心願”,
於是兩輛車在晚上9時往雙武隆振記海鮮樓開去。
用青蔥蝦米泡製的蒸蠔最合我口味,還有我想念到要命的瓦煲塘虱,
用魚蝦蟹和扣肉煮成的“四寶湯”,感覺很像“龍虎匯”,只是湯底不同而已。


第三天為了成全小瓜們重溫到海邊挖啦啦的美好回憶,起了個老早。
出發前才發現我們這些已沒住大港好多年的“外客”,全都不會去那地方。
結果哥哥和姐姐先去巴剎買魚買得過癮,我和小瓜們“閒閒無代誌”,
所幸貓吃魚的畫面,吸引了小瓜們的視線。 



最後打電話給已經回sg.buloh的堂哥問路,才終於往海邊駛去,
在海邊吃了kerang bakar、nasi goreng kampung和asam laksa後,
哥哥和姐姐帶小瓜們去挖啦啦,嫂嫂坐在車里乘涼,我則坐在樹下看書。


回鄉3天2夜,感覺就是快活。
        

A Christmas Carol

 



■占基利(Jim Carrey)一人分飾7角:4個不同階段的史古治(Scrooge)、3個聖誕精靈(過去、現在和未來)


焦點:占基利在洛杉磯的《魔幻聖誕夜》(A Christmas Carol)發佈會一出場,就模仿電影中史古治的語氣,說自己痛恨聖誕節,果然入戲很深!他在戲里扮老,並笑說家人看了應該會嚇出心臟病,以為他怎麼突然變成他老爸了?“我在戲中也仿佛看到年老時的自己。”不過監製史提夫表示,“放心,你已經成功改變自己的未來。”可說是一語雙關。



今年47歲的占基利曾經歷事業低潮與憂鬱症,在女友珍妮麥卡錫和她的7歲兒子陪伴下走出陰霾。他在戲里一人分飾7角,並得用不同口音說話,讓他表示,“這是讓每位演員夢想成真的最佳挑戰。”並不諱言以後還想再拍這類真人捕捉3D立體技術電影。


有指科技發達“拿走”了演員們演戲的專業,他卻持不同看法,“3D動畫是未來的趨勢,我們無法回頭,而且‘真人演出、數位捕捉’的新技術,讓我覺得腦袋和身體可以無限延伸。”


以《阿甘正傳》享譽影壇的導演羅拔湛米基斯(Robert Zemeckis),計劃重拍披頭四(The Beatles)動畫名作《Yellow Submarine》,問占基利會否參與?最近為新戲增磅又留大胡子的他突然搞怪說:“我不知道我會不會唱歌!”


曾經歷2段失敗婚姻的占基利,視女友罹患自閉症的7歲兒子伊旺如己出,他這次一人分飾7角,更說他回家後會演給女友珍妮與7歲的兒子看。至於陰陽怪氣的角色會不會嚇到伊旺?他表示,“小孩子反而喜歡這種被嚇的感覺啦!”


《魔幻聖誕夜》是占基利的第七部耶誕節檔期作品,問他希望觀眾從這部影片中得到什麼不一樣的啟示?他表示“我討厭比較,但我覺得這是部帶有正面訊息的假期影片。”


以前的占基利只局限於演浮誇喜劇,並一度表示“演戲是讓他覺得很不舒服的事。”但如今漸漸開拓戲路的他,表示現在演戲對他而言已變得“舒服自在”。但他仍 以“過來人”身分告白:“演戲是個危險的行業;如果你沒有紅的話。”


戲外的他若有能力,會想改變自己什麼個性呢?他表示自己其實很滿意現況,無論如何,他仍給了一個充滿禪意的答案:“我認為最棒的演員是最沒有個性的演員,名氣有好、壞兩面,不必太在意,真正的平靜是超脫於個性之外的。”



■柯林費夫(Colin Firth)飾演外甥費萊特(Fred)


焦點:新科威尼斯影帝柯林費夫在《魔幻聖誕夜》飾演占基利的外甥,他表示自己向8歲的大兒子報告自己將拍攝這部經典名著改編的3D動畫時,還要遭兒子“質疑”說,“什麼?你竟然不是演史古治(Scrooge),也不是演小添尼(Tiny Tim),那你到底演什麼?”讓柯林費夫這時說起,眼里仍流露懊惱神情。 


這是柯林費夫第一次參與“真人演出、數位捕捉”的動畫影片,他表示,劇組特地到倫敦“掃描”(Scan)他。“這對我來說很新鮮的體驗,我演了25年的戲,竟然只為這部電影貢獻了2天時間,生平第一次演戲不用顧走位,不用理鏡頭在哪里。不過,我事先卻要做更多準備功夫,感覺就像演舞台劇一樣,不用一直重來。”他笑說自己的角色雖然不是電影中最讓人記取的角色,但性格卻最“明亮溫暖”,明顯很在意大兒子的說話。


不知他可覺得這部電影拍得過於黑暗,不太適合小朋友觀賞?讓他露出一副“才不會呢!”的表情。“現在的小朋友和以前不同了,像我的小孩們(指8歲和6歲的兒子)就很喜歡被嚇。即使看童話故事,里面也有巫婆的出現,只要故事是圓滿結局,並帶出深義就行了。”


今年49歲的柯林在訪問時一直左手托腮,非常隨性自在。當有關他剛憑同志電影《A Single Man》在威尼斯封帝的問題拋出,我很確定他身後的隨行公關瞪了發問的媒體一眼。但新科威尼斯影帝理不了這麼多,照樣侃侃而談,被問及獎座有多重時,還笑呵呵說“嗯!還挺重的。”


他在《A Single Man》演活同志教授,並且很感謝威尼斯影展評審團主席李安。“李安對我說電影好看,其實我才愛死了他的《斷背山》(Brokeback Mountain)。”他更透露渴望和李安合作的心聲,什麼角色都行。



■羅蘋萊特(Robin Wright)一人分飾2角:史古治的妹妹芬(Fan)和女友貝兒(Belle)


羅蘋萊特原本有接受媒體的圓桌訪問,但也許怕被追問和影帝丈夫辛潘(Sean Penn)的離婚進度,最後選擇和男主角占基利一樣,只出席發佈會。她雖然在戲里分飾2角,但出鏡率不高,難得她仍願為影片宣傳。


她表示自己20歲才讀《魔幻聖誕夜》這本經典名作,並形容自己飾演的妹妹角色,讓童年的史古治得以感受親情的溫暖。而自己分飾的貝兒,則被壯年且利慾薰心的史古治傷透了心。被問及現在演戲對她而言,是種怎樣的心情時?目前寄情工作的她語帶玄機說:“演戲讓我有陷入熱戀的感覺,即使演戲常需要被逼著改變自我,但那真是一種美麗的折磨。”


 


■監製史提夫史塔奇(Steve Starkey)、監製杰克柏克(Jack Pake)


焦點:這2位金牌監製和導演羅拔湛米基斯合作無間,史提夫1994年為羅拔湛米基斯監製的《阿甘正傳》(Forrest Gump),更一舉拿下6座奧斯卡金像獎。有指這故事太“黑暗”,恐怕會嚇壞小孩子,他們卻表示,“對我們而言,這是最好的‘時空旅行’故事,一定要這樣拍,才忠於英國大文豪狄更斯的原<7740>。”   



史提夫表示,當他們找上占基利挑戰史古治角色時,占基利一看劇本就很興奮,並且躍躍欲試。“通過真人捕捉3D立體技術,一切變得有無限可能。他在銀幕上可以年少,可以年老,甚至幻化成不同造型,用幾個不同分身,在熒幕上自己和自己對戲。”


“真人演出、數位捕捉”是在演員的頭、臉、身上,裝上100多顆電腦感應器,捕捉他們的神情舉動,再用電腦合成各種分身,可以回到過去或飛進未來,做出人類沒法演出的角色。杰克形容這最新科技“像為電影世界打開了另一扇新窗”。“我們可以在銀幕上訴說任何故事,鏡頭不再有限制,更可以上山下海,去到世界任何角落‘取景’。” 


史提夫笑說,湯漢斯(Tom Hanks)在《北極快車》一人分飾5角,很多時候都需要借助“道具”來讓自己入戲。“像他飾演不同角色時,就會穿上不同鞋子來提醒他現在的身分。像這次在《魔幻聖誕夜》,柯林費夫(Colin Firth)會要求一根煙斗,占基利一旦演出老年史古治時,就一定要手拿柺杖,好幫助自己更易入戲。”


問他們怎麼看3D動畫的前景?杰克表示,“我們相信這是一種新的電影趨勢,未來也會有更多3D動畫出現。我們可以用不同媒介來說故事,觀眾也可以有更多不同的選擇。”



■卜賀堅斯(Bob Hoskins)一人分飾2角:費茲威(Fezziwig)和老喬(Old Joe)


焦點:現年67歲的這位英國資深演員,在接受圓桌訪問時聲音沙啞,偶爾會隨性的剔牙,說得興起時還不慎爆粗。他笑說自己只花了3天時間,就搞定戲里的2個角色。“當他們為其中一個角色要求我站在箱子上,說來諷刺,演了這麼多年戲,我才突然發現原來自己不高,是個矮子。哈!” 


《魔幻聖誕夜》是個有關“如果生命可以重來,你會做出什麼改變”的故事,如果卜賀堅斯的人生可以有重來的機會,他會想要改變什麼?他撫撫下巴表示,“我離婚後又投入另一段婚姻。不知這樣算是重來的人生嗎?”


他表示,《魔幻聖誕夜》是他人生中看的第一本書,很高興有幸能參與拍攝。問他可覺得電影拍得過於黑暗?他表示,“我讀這本書時還是個孩子,但我已覺得這是經典。這3D動畫有狄更斯的精神和導演說故事的功力,是兩位大師級的‘集合版’,占基利的演出更是棒透了,就看你以什麼角度去取決。”


說到越來越多好萊塢影片愛選用英國演員,不知他有何見解?“我們從小看美國電影長大,如今能在美國電影工業軋上一角,當然很棒。說實在的,我們英國演員真的很不錯,像是柯林費夫,像是我啦!哈哈!”


而在發佈會上,他被問到如果不當演員的話會做什麼,他表示:“我真不知我可以做什麼,因為我陰錯陽差踏進演藝圈,不小心就演成了別人眼中的專業。”讓在旁一直努力想證明自己是演技派的占基利,不禁用手遮臉慘呼:“啊!我可是很辛苦才成為別人眼里的專業。”


 


 


《魔幻聖誕夜》(A Christmas Carol)


導演:羅拔湛米基斯(Robert Zemeckis)
演員:占基利(Jim Carrey)、加利奧曼(Gary Oldman)、柯林費夫(Colin Firth)、羅蘋萊特(Robin Wright)、卜賀堅斯(Bob Hoskins)


焦點:電影改編自1843年英國大文豪狄更斯(Charles Dickens)的作品,是聖誕節相關故事中最為人所知卻,也最黑暗的。導演羅拔湛米基斯利用最新進的真人捕捉3D立體技術,讓狄更斯筆下的各種鬼魂與守財奴史古治在大銀幕上活了過來,還找來好萊塢人稱“橡皮臉”的喜劇天王占基利擔任主角。占基利一人分飾從小到大4個不同時期的史古治,同時也詮釋3位聖誕鬼靈,在熒幕上共有7個分身。



故事:孤僻守財奴史古治(占基利)對於聖誕節的歡樂氣氛一向冷感,不明白聖誕節有什麼值得慶祝的,尤其是大部分的人都是窮光蛋,窮人有什麼開心的理由!但今年史古治的聖誕夜一點也不如往常,他那死去的生意夥伴馬立的鬼魂居然找上門來。馬立告訴史古治,他因為生前的尖酸刻薄一毛不拔,所以死後日子非常難過,馬立還通知史古治,3位過去、現在、未來的聖誕鬼靈將會陸續到訪,他們會帶領史古治檢視他過去的一生,給他一次重新做人的機會,希望史古治能夠把握機會……。


 


 


 


 


 



 

柴九四奶奶同時稱帝封后,是最好的結局

 


這才發現,雖然我每年都盡量不錯過金曲獎、金馬獎甚至金像獎頒獎禮,卻原來我一次也沒看過無線台慶頒獎禮。
今年因為柴九和四奶奶,所以我即使休息也衝回公司看頒獎禮,
感謝他們都眾望所歸,大熱勝出,讓我不用砸電視機,破口大罵,甚至學某人所說的:罷看無線電視劇一年。


一個個入圍者分批出場,精簡對白精彩無限,李司棋說自己胖了,陳豪就答“側側面,唔多覺”,很好玩。
柴九先拔頭籌拿人氣大獎,爽啊!他這次連中三元,還特地感謝香港媒體對他的支持,看得我挺感動的。
楊怡憑奸妃角色拿“我最喜愛的電視女角色”,阿佘上台送吻,黃日華說“我也要。”真有趣。她這次連中兩元,不知有過譽嗎?
廖啟智和羅家英手拉手出場頒獎,羅家英對坐在台下的老婆汪明荃公然調情,叫她“笑下啦!”也很絕一下。
Laughing哥謝天華穿低V拿最佳男配角,台下喊脫衣,讓他納悶問說,為什麼我拿獎要脫衣呢?


如果柴九拿不到視帝,被森美笑說“眼睛這麼曚都救到火”的王喜表示,“那我湊下熱鬧,也要解約”,有好笑一下。
楊怡在台上力挺四奶奶說,“如果雯女拿不到獎,我參加遊行。”蠻有義氣的嘛。
至於張家輝頒最佳女主角獎,一時口快講到“女豬腳”,眾人哄堂。
感謝好戲有好報,好演員也有好報!!!



外一章。



早上去看《The Princess And The Frog》preview,黑人公主、手繪動畫,
並以曾遭風災的New Orlean和爵士樂為場景,加上首首動聽曲目,讓我看得眉飛色舞。
終於去Paddington House Of Pancake用餐,吃到超飽的,一直到晚上都沒有饑餓感。
回公司看頒獎禮前,和改版的同事一起去好地方吃素。
某人的身體狀況比實際年齡年輕7歲,讓她爽到爆。(我也很想驗啊!)
說到體重超標和underweight的問題,某人和某人身高各有165和161公分,
讓只有15X的我驚呼,你們有這麼高咩?結果她們一起轟炸我說,
你每次穿這麼高的鞋,當然不覺得你自己矮啦!
也對啦!唯有乖乖收聲。

我的書架一口氣多了45本書


我這次全然錯過了M書展和陶杰,哪像豬仔,聽了陶杰的講座,拿了他的簽名和合照,讓我羨慕到要命。
(吳小姐因工作之便甚至還帶他逛書局,更讓我口水直流啊!)
雖然如此,我還是很慶幸自己去了另一個S大清貨書展,而且不知不覺掃了45本書。
本來還覺得自己太瘋狂,但後來把書搬回家以後,看看翻翻,覺得自己“好像”也沒買很多嘛!哈哈!


拜imo夫妻所賜,我三天內到了S書展“朝聖”兩次。
第一次我專攻旅遊書,把30多本書篩選減至23本,花了197大元。
那時沒想過自己會失控,所以沒預備環保袋,
離去時兩大包塑膠袋,左一袋右一袋,重到要命,很是狼狽。


第二次是早上先去吃阿賢點心才到S書展,那時邊吃美食邊瞎嚷說,我這次只買十本書就好了,
換來茉莉冷眼瞄我說,“聽著先啦!”後來證明她真的有先見之明。
我一去到就拼命把書本往籃子里拋,後來很辛苦把30多本書減至22本書,而這次花了我172令吉。
後來一起去吃了我很想念的鹽焗石頭蟹後,回到家明明想睡午覺,
但還是忍不住把剛買回來的《小氣財神》(A Christmas Carol)和2位香港青年創業開Aries蛋糕店的《Dream A Little Dream》先看完,才甘願去會周公。(這兩本書被擱在另一旁,所以這次不小心沒入到鏡。)


受某人影響啟發,決定把這次所買的書都拍出來,紀念我這次的瘋狂。
伍佰的《風景》和周杰倫《半島鐵盒》(方文山文字)是我一直想買但買不下手的貴書,
這次有80%折扣價,我當然第一時間就買。
一口氣把《我的心遺留在愛琴海》看完,看後更希望有天能往希臘飛去,在那邊高唱《Mama Mia》。
還有詹仁雄所寫的《人二雄路線之好旅館》,看了以後很希望有朝一日能住在阿姆斯特丹的Seven One Seven旅店,與那位和我同月同日生日的女主人相認。



之前一心一意要去M書展買《失落的預言:2012》,但後來沒去成,在S書展買了《聖經密碼》,也算是解了我對末世預言的好奇心。
至於張寶華那本《新聞背後》,江澤民批香港新聞媒體發問的問題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s也頗為玩味啊。


這次買的書,不少和電影有關。阿雪看了《愛的發聲練習》,大方把dvd轉送給我,我這次買了書,所以把書借給她是一定要的啦!
我買過小澤安二郎導演的《細雪》dvd,但沒買《春琴抄》,這次一看到谷崎潤一郎的原著小說,毫不考慮就買啊!
還有林正盛這位我蠻欣賞的台灣導演,原來有出書《青春正盛》哩!
從羅馬回來以後,我向小游借了《羅馬假期》dvd,回味自己的羅馬時光,這次看到有中英對照的書附贈dvd,當然也讓它成為我的戰利品。
還有之前一直想買又買不下手的《雪域上的光芒》,也讓我這次邊翻看邊心里暗爽。


雖然買了不少好書,但還是跟高牆“借”了兩本好書,
一本是“截糊”借來的《阿拉斯加之死》(謝謝書的擁有者,高牆口中的大叔),
決定把花茶男借我已久的《Into The Wild》dvd先看了,才開始看這本書。
至於Julia Roberts在印度拍攝中的電影《Eat Pray Love》,不懂什麼時候才有得看,
但還是想把中文版的書《一輩子做女孩》先看過。



如果能一輩子做女孩,甚至Eat,Pray並同時Love著,感覺也很幸福的說。


 

我們都成了追風箏的孩子


這個以為下雨差點放不了風箏的哈芝節傍晚,所幸老天還是給了我們一個好天氣,
於是,第一次買風箏放風箏,終於騎上小小的折疊式腳車,也借秀玲的泡泡吹得過癮。
原來,在涼風習習的氣候下放風箏,也會流汗甚至氣喘如牛,真是我這世紀的一大發現!


當小雪建議說去放風箏時,眼睛馬上發亮,然後開始招兵買馬,
雖然同行很多都有上班無法參與,但我們不小心還是湊足perfect ten的人數,
後來一起到食之園(共有30多種不同烹調口味的螃蟹任君選擇)大快朵頤時,
人多勢眾所以還可以order三種不同口味的螃蟹(奶油、咸蛋和媽蜜),
我和小小還要被取笑是自相殘殺,吃自己的同類呢!


買風箏的時候,我一眼就看中青色章魚,負責殺價的小小買了可愛的ladybird,
小fish則買了紅色的笑臉風箏,自備風箏的lck只需要買線就可以上陣啦。



秋高氣爽好天氣,我和小fish的風箏飛起來了,
卻怎樣也放不高,後來還要卡在樹上,真是出師不利啊!
lck的五連環風箏同樣飛不高。也在玩同一組風箏的阿wind建議他“二合一”,
結果好不容易綁起來的10連環風箏才飛沒久,其中5隻就掙脫線“還我自由”,
讓阿wind、阿kirk和秀玲趕忙往風箏追去,成了名符其實追風箏的孩子。



我和小fish都愛死了小小的折疊式腳車,這我瞎嚷著說要送給自己當生日禮物的腳車,
被朋友一再“勸阻”再加荷包不爭氣下被迫擱置,但我今天還是騎上了它。
在我騎腳車趴趴走繞desa city park一圈並看盡各種名狗時,
小雪打電話來說,小小成功把我的章魚放得很高,
抬頭一看,哇~沒想到我的章魚也有高飛的一刻!真是感動的說。




小fish心動也想買腳車,還說如果有工在time square的話,她就可以從公司踏腳車去。。。
阿大,如果我和小fish一起買,老板會算便宜一點嗎?哈哈。


阿大在subang剪頭髮,最後一分鐘趕到,並用她的新鏡頭幫我們拍了不少相片,
阿kirk吹泡泡的時候,我和小雪不忘搶鏡,而小小則一直幫小fish解那糾纏不清的線,真是細心啊。



說好要拍《流星花園》背影版,結果等到天黑才終於記得要拍,4位女版F4加一位男版杉菜,這就是大馬版《流星花園》啦!哈哈。 



 


晚餐吃什麼?海鮮還是火鍋?結果螃蟹大獲全勝。
坐正在食之園二樓的冷氣口,大家像玩“大風吹”,因為怕冷,位子換了又換,
阿kirk忍不住開聲叫侍應“搞掂佢”,結果侍應成功用椅子把風口往上調,我們竟然全部鼓掌。



 



大家這時才做自我介紹,當咕咕自我介紹說他叫咕咕時,阿wind就搞笑的說自己叫bird,
飲飽吃醉,有人趕下一檔,有人去看九點九的電影,也有人去築四方城,打到凌晨一點方罷休,
好心的秀玲把我送回公司拿車,結束了我充實得可以的哈芝節假期,
一天內既瀑布野餐、敗家掃書又去放風箏,真是吸盡天地靈氣又感染書香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