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熱蘇打綠。熱辣辣草蜢

 


我從《小情歌》開始瘋狂愛上蘇打綠,收集他們的每張專輯,
在ktv點《這天》mv時看得掉淚,然後我告訴自己,好希望有一天能現場看他們演唱。
但是,自荐去新加坡採訪他們的演唱會失敗,
陸續聽到他們其實“沒有很好訪”的評價,我就覺得,算了算了,
自己欣賞的藝人,還是遠觀好了,以免幻想破滅。


可是,他們終究還是來了馬來西亞。
而當天必須採訪的我,內心非常忐忑。


當記者會主持人在台上表示,媒體們除了青峰外,誰也不認識時,
我覺得很傻眼。天啊!你不認識,不代表我們不認識。
當主持人問他們可想複製一首像《小情歌》這樣的歌曲時,
我心想,這問題好像有點問題,
果然,青峰就有點尖銳的答說,《小情歌》已經是5年前的事了。


由於我是打頭陣第一個專訪的人,所以真的很緊張。
同事之前在台北專訪了他們,我不想重覆,本來只想問有關新年的問題,
但大馬公關表示,台灣經紀人要求一定得問有關專輯的問題。那,好吧。


訪問開始,我每個成員逐一切入,結果訪問意外的輕鬆,
笑聲不斷,我內心的大石開始放下。


當青峰說他很喜歡《各站停靠》時,我不禁忘形的說,這首套用莊周夢蝶的歌曲實在太好了。
很少人會把自己想為蝴蝶然後寫出一首歌,沒想到意外的讓青峰龍心大悅。


當公關提醒我說,最後一道問題時,我這才拋出有關新年的問題,
但讓我晴天霹靂的是,要求他們拿新年擺設拍賀年照片時,
青峰和阿福很開心的拿起小老虎準備拍照時,
經紀人出言阻止了,不好意思,我們不拍新年相片。
errrr?那擺個恭喜的手勢總可以了吧?結果還是不行。讓我無力。
我的新年問題若沒有賀歲相片搭配的話,成何體統啊?


Fine,那我討簽名總行了吧。結果,青峰很好心的問了我的名字,
把我的名字題在《春。日光》專輯上,(因為這專輯里收錄了《各站停靠》),
真謝謝他的貼心啊。    


一訪完,大家問我戰情如何?笑聲很多似的。
我說,ok啊,只是不給我拍賀年相片囉。
沒關係,那我們自己拍。然後一行六個小綠人,站在台上扮蘇打綠。
還順便自己賀歲一番




晚上的音樂會,淋足一小時的雨,在雨中顯得狼狽,
但歌曲都好好聽哦,意外驚喜是青峰唱了自己寫給楊丞琳的《帶我走》,
見青峰和大家像在菜市場討價還價,不經意送了大家很多蔥,就覺得好笑。



若說這天的主題是綠色,那前一天則是艷麗的紅,一切只為了配合妖艷的草蜢。
那是一個狂熱的夜晚,跳到很high,精疲力盡,過後還要回公司寫到半夜兩點多,
才披星戴月的離開。



這天,主任批我穿得太清涼,我說,裙來的嘛。
朋友問我,你這到底是裙還是褲?嘿嘿。台灣最新戰利品,可以是裙,也可以是褲的說。
採訪演唱會之前,先去浪漫滿屋用餐,然後繼續亂拍。  


 

草蜢,25年如昔

 


這次為1月23日將舉行的《草蜢忘我演唱會大馬巡迴2010》專訪草蜢,突然覺得“草蜢”這名字取得真好,經歷25年歌唱歲月,蔡一智、蘇志威和蔡一杰依舊蹦蹦跳跳的熱情有勁,簡直可以高唱《不老的傳說》!但如果靠近一點,會發現歲月依然在他們的臉上留下痕跡,不過,他們在台上連續跳唱3小時卻一點都沒問題,讓很多年輕歌手都自嘆不如!或許,只要心不老,青春就會永遠長駐。



    
■草蜢巡迴世界各地開過無數演唱會,也看過不少歌手的演唱會,要他們列舉開過和看過最難忘的演唱會,蘇志威憶起恩師梅艷芳,答案讓人感動;蔡一智答來搞笑,原來轉了一個彎在讚自己,全場哄堂;蔡一杰則有一份馬新情意結,除了難忘4度安哥的大馬演唱會,也難忘在新加坡觀賞偶像麥可積遜的演唱會。



●蔡一杰:我開過最難忘的演唱會是在大馬(2008年6月的雲頂演唱會),那時歌迷很瘋狂,已經4度安哥了還不夠喉。我們已經把歌全都唱完,但歌迷怎樣都不肯走,一直喊一直喊,喊到宣佈演唱會已結束的廣播一再播出,他們還在等,讓我們覺得好誇張啊,印象也特別深刻。


至於我看過最難忘的演唱會,當然是我的偶像麥當娜啦!我是在美國看的,感覺很棒。還有我的另一個偶像麥可積遜,我在新加坡看他的演唱會 ,而且還坐前面第九排呢!他們的演出真的是沒話說,所以我在自己的演唱會上,也想學他們一樣做到最好,盡量給觀眾100分。


●蘇志威:剛在台北小巨蛋結束的演唱會讓我很難忘,因為我們數度感觸落淚,開過這麼多場演唱會,我們很少會唱到哭。而有次在香港開戶外演唱會,雨下很大,演唱會幾乎開不成,但幸好天公作美,等了一段時間後,雨勢轉小才順利開唱。演唱會結束後,我們開心得和工作人員抱在一起,而在慶功宴之前,我還特地去買了很多襪子、T恤送給他們,因為大家都淋得像落湯雞,襪子全可以擠出水來。


至於我看過最難忘的演唱會,則是梅姐生前最後一場演唱會。大家都知道她的身體狀況,卻她那時還是表演得很好。其實她當時已經很虛弱,上台全靠精神和意志支撐,我那時偷偷哭了好幾次,因為真的很感動,也很心痛。


●蔡一智:小型音樂會算嗎?(算啊!)好,那我要講草蜢所開的第一場音樂會。那時我們才出了一張唱片,整個舞台、燈光和音響的效果,全由我們一手一腳“搞定”,我們在那時已經對舞台效果要求很高了,演唱《限時專送ABC》時還特地弄來1千粒乒乓球。記得當時還請到很厲害的達明一派做嘉賓,我們的超級偶像陳百強還送了一大束花給我們,對我們來說是很大的驚喜。音樂前輩黎小田也來助陣,與歌迷們分享錄音的情況。雖然那已經是24年前的事,但因為是第一次,所以印象特別深刻。


看過最難忘的演唱會?哇,我2年前看過一片演唱會DVD,一開機就停不了,而且還有半小時的製作花絮,很值得。我從來沒看過這麼好看的演唱會,覺得很震撼,歌手都很忘我投入,讓我覺得很Impressed。(到底是誰的演唱會呢?)就是草蜢啦!(這時全場爆笑。)真的真的,我們從來只是專注開演唱會,但從來沒機會看我們自己的演唱會,讓我邊看邊覺得,哇哇哇!這演唱會真的很難做哩!



■草蜢在今年慶祝25週年紀念,問他們覺得25是怎樣的數字?結果得到的全是正面有趣的答案。唱了25年,卻仍當自己是新人。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面對時下一些年輕歌手動不動就唱對嘴,或者一在台上唱跳就氣喘如牛的狀況,或者“叔叔級”的草蜢該是他們得擺上神台“供奉”的對象。
 


蔡一智:25這數字對我來說,是四分之一世紀,但對我們草蜢來說,只是第一個階段。我們不過是剛剛“畢業”,為演藝生命掀開全新一頁,而我們一直到現在還有那種新人的感覺,如今正要進入青春期。
 
蔡一杰:對呀,請大家不要用歲數來局限自己的能力!不要以為50歲了就不可以做這個,不可以做那個。如果你每天都去健身,那你即使50歲了也一樣可以在台上活蹦亂跳。像我們現在都40多歲,但20歲小伙子在台上又唱又跳3小時的話,未必比得上我們這些“叔叔級”的。雖然這看起來很不簡單,但其實是可以做得到的,所以千萬不要給自己借口。你有否付出努力和用功,別人是一目了然的。


在這25年里,我的喜樂比較多,雖然工作很累,但當中卻有很多樂趣,而且滿足感也很大,有機會到遍不同地方,尋找當地美食。(他這時細數大馬的馬六甲、柔佛、檳城等地,並表示自己20年前就已去過亞庇,很想再去那邊的沙灘玩。)


蘇志威:我可能深受年年25歲的譚校長(譚詠麟)影響,所以覺得25這數字是年輕的代表,感覺上是穩重、有經驗而且充滿自信。我覺得25這數字,正可代表我們已經學習了25年,目前我們才要跨出第二步去成長期。


為什麼我們看起來仍這麼年輕?因為我們的心情很開朗,永遠只記得開心的事,不過我由衷認同,這25年來,我們得到的比失去的更多。    


 


側記


草蜢從早上開始就做車輪戰似的專訪,草蜢或許已見疲態,但為了宣傳演唱會仍落力非常。輪到我做訪問時,草蜢本來在沙發坐得安安穩穩,蔡一智卻突然很主動的湊前來跟我握手,然後用英語說,“Hello!My Name Is Calvin。”我納悶的看<7740>他,用廣東話答說“我知道。”他再繼續用英語發問,“Can You Excuse Me To Toilet For A While?”(可憐!一定是憋了很久。)我說,“可以啊!你快點去。”他又繼續用英語強調說,“5 Minutes,OK?”(奇怪?他為什麼要一直講英語?就像蔡一杰 也很執<7740>要說華語一樣。)我先把問題拋給蔡一杰,正襟危坐的蔡一杰起勁的答<7740>,蘇志威則很悠閒靠在沙發上,看到攝影記者舉起相機,馬上很專業的換了很多個甫士。蔡一智上廁所回來以後,連聲“Sorry Sorry。”而他是訪問中最坐不住的人,一時站起來去跟經紀人“哈啦”,不然就很忙的倒水喝,真是一隻閒不下來的“草蜢”。 


 



 

終於看了盛開的野薔薇

 


我向來和penny無緣,也沒有像身邊的朋友一樣對她“無私寵愛”,
可是我必須承認這小妮子很有能耐。



2010年1月16日,第一次看了她的大馬演唱會。
看她率性的站在鋼琴上彈吉他,感覺就是過癮,
看她和阿鑌在台上你一言我一句的互相調侃,然後跳了很可愛很活潑的Swing Jazz。



 


喜歡penny在安哥部分的搖滾,而我超級喜歡搖滾版的《你要的愛》,
一如我將《一個人的行李》列入我永遠的最愛。(每每獨自出差時我都在唱這首歌的說。)
這是陳家凱復出後我第一次現場看他演唱,果然唱很好,話很少。
為勁歌金曲改版的同行sms來成績,一看到林峰拿亞太最受歡迎男歌手時,
我馬上忍不住翻白眼。


前一天的休息天好像很倒霉,但後來證明是我自己嚇自己。


說好要出門看《Tooth Fairy》試映會然後在Mid Valley換台幣,結果睡不醒。
決定收拾舊衣物拿去捐,摸到2點多才出門service車子和洗車,
怎知找了整間屋子都找不到車匙,讓我嚇出一身冷汗。
後來找出塵封很久的spare key才終於出門去,
問多做一把備用車匙要多少錢?結果要等一個月,而且還要兩百多塊。(哇哇哇!)


然後我去理髮院拉直前額頭髮,老板娘問我要不要染髮,我說ok囉。
隨口的一句ok囉,讓我晚上七點九還呆在人家的髮廊然後肚子餓到要命。
最氣人的是天靈蓋的髮色染得特別“淡褐色”,讓我覺得特別不順眼,
覺得自己真是花錢買難受。然後還怕撿到我車匙的人半夜駕走我的車,
晚上多度探窗張望我的車子是否還在。


星期六換一個大包包上雲頂之前,
摸摸那才用沒兩個月就開始走樣的bonita包,發現內有乾坤,
原來我前一天找也找不到的車匙,偷溜並藏在包包內已破洞的夾層里。
早上洗頭時用了很多潤髮素,看看下覺得頭髮好像也開始順眼起來,
然後就覺得,一切好像沒有自己想像中的壞!


我連續兩個星期一都在看《大日子woohoo》,希望大家能到電影院支持這部中文賀歲影片啦。雖然看了兩次,但一點也不“sien” pun。只是做首映禮時等太久,所以大家無聊的拿著小woohoo再次拍起了賀年照。真是愛拍啊! 



 

不小心把下午茶吃成了晚餐

 


2010年一開始就是忙與盲,耗盡我所有能量,而且該死的喉嚨還持續痛痛痛。
因此我特別珍惜一月第二個星期得以連休三天的悠閒及可貴。
如果中午都外出和朋友聚餐然後可以回家睡個午覺,那該是多麼完美,
但我在週末和週日都“不小心”把下午茶吃成了晚餐。(午覺當然也沒睡成的說。)


星期四下班後,“雲遊二人組”和“河粉二人組”相約一起去pasar malam,
巧遇很有閒情來“拍拖”逛街的主席和主席夫人,還有特地來拿桌曆的lck。
這樣的七人組真是難得,早知道就拍照留念一下啦!
吃飽買夠後我回公司繼續寫下午跑記者會的兩條稿,
怎知晚上九點多接到主任的電話,叫我追魚小姐大年初六結婚的新聞,
Oh No!Oh My God!
結果本來晚上11點就可以回家的我,搞到12點半才披星戴月的離開公司,
更可惡的是這時看了別人的blog肚子竟然有餓,
結果半夜12點半邊開車回家邊吃下原本是明天早餐的蕃薯菜包,
真是罪過罪過!   


星期五休假本來要去谷中城看11.15AM的《The Imaginarium of Doctor Parnassus》和1.45PM的《Sherlock Holmes》電影,
怎知早上下大雨好好睡,結果不小心睡到11點多才起床,
最後改變計劃去Cheras Selatan看場1.45pm的電影,(Heath Ledger在他的遺作中,戲份比我想像的多。)
過後回家睡午覺,真是幸福啊。


星期六早上10時和中學老友三人行去“X盒子”唱K,結果東西難吃,熱門MV也一直出不來,
讓我和朋友忍不住“酸”侍應生說,“你們是不想做生意了是吧?”
雖然Super Junior的《Sorry Sorry》一直沒看成,
所幸還是看了Wonder Girls的《Nobody》,感受這組韓國女子組合的魅力。
這次點的MV很國際化,我告訴PK和KW我實在很佩服Lady Gaga每次都很勁爆的造型,
而且也終於看了Greenday的《21 Guns》、林宥嘉《說謊》和陳家凱《轟》等mv。



下午去qun的家看她的新生寶寶,但小澤彥沉睡得別過了臉,讓我們總是看不清他的小俊臉。 
她老公招待我們喝他們自己煲的蜜棗木耳龍眼,感覺很潤的說。
半年沒相見的幾個熟女一起拍合照,怕上鏡太胖都爭相要站後面不然就用坐墊遮肚腩,
負責捉機的人家老公幽默問說,“你們要拍18歲還是26歲的相片?”
終於小澤彥睡醒了一直笑盈盈看著我們幾位阿姨,(啊!我堅持他應該叫我們姐姐。)
後來小澤彥也笑呵呵的入了鏡。(這是一定要的啦!他是今天主角嘛。)
一班老同學聚會的陣容,從七仙女變成六福星再變成五虎女將,
在小飛象餐廳內盤腿坐著,話題說不完,於是下午茶吃著吃著,就這樣變成了晚餐。。。     



星期日去sunway浪漫滿屋吃lunch為老板娘慶生,
小雨晴很愛浴室小角落,於是為同穿粉紅和紅色的這一家三口拍下另類的全家福。
以前在牛車水的浪漫滿屋只是拍餐廳門口的招牌車從來沒想過可以坐進去,
但這次老板娘出其不意打開車門,讓我興奮得像什麼似的坐在駕駛座上拍照。 




逛街購物後坐在香港粥面家吃下午茶,但不小心叫滿一桌子點心感覺豐盛得像晚餐,
我喝“水中花籃” 背對玻璃窗外的傾盆大雨,眼見小雨晴把窗口邊的鐵花當成了自己的遊樂場,
最後我們索性轉移陣地,就這樣面對著窗外忽雨忽晴的天氣。
而我想睡午覺的奢望就這樣再次泡湯。


晚上回到家扭開電視看TV3 Juara Lagu,
看到Yuna,Bunkface,Hafiz和Tomok這些登上Google十大娛樂人物的歌手表演,
而最感動我的,則是Aizat以吉他彈唱電影《talentime》的歌曲《Pergi》,
二胡聲加上前奏的印度女郎吟唱,讓我再度想起已故的yasmin,然後深深的感動著。。。  


 

我那風花雪月的2009

 


我的2009年有驚有喜,
第一次去了印度,重遊我每次去都很快樂的台灣,
也“死死下”飛去我沒有很想去的洛杉磯。
今年有很多小小的出遊,吃得開心,玩得過癮,
然後每天都為體重的起落而掙扎,
動不動就說戒飯然後爽爽就開齋。
但體檢說我超重3.5公斤,要注意血壓和膽固醇,
缺乏Protein,所以這次不是main-main的囉。


今年的採訪工作其實有折騰人,
劉德華和陳冠希讓從來都不是狗仔的大馬娛記體會了狗仔生涯。
最讓我晴天霹靂的是“小圈子”要到麻坡出遊時,
朱父的死訊讓我們全部取消假期,或守機場或守朱家或回公司stand by,
天王女婿真是讓我們勞師動眾的說。


今年最“驚喜”的事,是和世界宣明會到印度作親善訪問。
攝影主任說,從印度回來以後,你會徹底改變人生觀。
但我的人生觀向來都是珍惜眼前,活在當下,
所以我就“這樣去、這樣回”,好像什麼都沒改變到。
只是回來後有受二姐的幼稚園之邀去安邦給講座分享心得,
我的經驗其實幫不了什麼,但只想讓這里的小孩知道他們有多幸福。



我今年初的台灣之行,終於有機會去阿里山、日月潭和九族文化村,
那時發生白雪旅館燒死3位大馬女生的事,讓大馬的朋友們關心簡訊連連,
而那次公幹之後,lbb和香水都毅然辭職,告別了採訪生涯。



我其實有過這樣的感觸,難道要很老很老了都在當記者,四處奔波勞碌嗎?
但看到海外(歐美、台灣甚至新加坡)的記者都有一定的年紀,
加上我很愛寫,也很享受訪問自己欣賞的藝人,
而且每份工作都有苦有樂,所以也就釋懷了。


今年最開心的事,是有機會訪問到縱貫線、陳奕迅和林子祥,並和他們拍了合照。



而且還有機會為了善事,第一次進錄音室並拿到一張紀念單曲。
不過,冰冰和Yasmin的突然辭世,讓我甚是感慨,原來死亡不過是轉角間的事。



我今年唯一的國外旅行,就是和中六的老友cc一起到印尼旅行,
喜歡borobudur的日出,還有bromo的火山景觀,感覺壯觀。



而今年在國內的出遊不斷,從和兄姐一起去的金馬崙、
和大紅花朋友一起去的Tanjung Sepat(還有很多大大小小的聚餐,也出席了一場婚禮)
和小圈子一起出遊的sekinchan和麻坡,
和老友ly一起搭巴士去pangkor,也和py去法國村慶生,
戶外活動則包括去爬茅草山、瀑布野餐甚至放風箏等,真是充實快活啊。


小恩子飛去台灣唸書。娛記界多了很多新血,而我成為一隻不認老的老鳥。 (像李心潔所說的那樣,穿衣時要忘記自己的年齡。)



另外,2009年感情世界如一灘死水的我,簡直快忘記甜蜜約會的滋味,
塔羅牌的結果,讓我知道爸爸的辭世對我的影響多麼大,
也從不婚主義者變成很想找個伴來攜手下半生。希望2010年遇到“良人”。(不要是爛桃花就好了。)


好吧!就此宣佈,
我的人生下半場,正式展開。

就這樣踏入2010年

 


本來要以秋天的心情(上冷冷的雲頂採訪伍佰)倒數迎接2010年,
輾轉卻變成了“夏天”(在金河倒數)。
看到準備上山的hc穿得像秋天,而我穿得很夏天時,
就想起了范范的歌曲《一個像秋天,一個像夏天》。


世事果然難料,人生中總有很多的小意外。



29日下班後本來和py很平民化的去喝糖水,但她一心介紹我去吃Kushi,於是就往Tropicana走去,心想來到這里不看電影就太可惜了,於是臨時起意買票看《Alvin & Chipmunk 2》,但兩個傻婆毫無準備,都沒帶冷衣啊。呵呵。(影片讓我笑得很開心。我這次特別偏愛Theodore。)離開停車場時py的車子不小心被前面倒退的車子(開出租車的美國夫婦)很粗魯的“kiss”了一下,真是無妄之災啊。


30日下班一心一意要和hc去看電影《Avatar》,結果竟然買不到票。沒辦法下只好悠閒吃頓晚餐,買有rmvb功能的dvd機“還”人,(因為別人的dvd機借給我後我決定佔為己有。) 再買雙涼鞋(最近一口氣穿壞3雙)就回家繼續追看super好看的韓國綜藝節目《我們結婚了》。終於明白為什麼豬仔一心說她是金太(因為金賢重這小新郎很脫線很可愛),不過我比較喜歡會煮又很會做家務的神話成員andy。(他和索菲選擇告別節目時讓我感動得哭到要死。)哈哈!  


終於趕在2009年結束前,在時代廣場看了年度巨片《Avatar》,
看的當下覺得我們人類真的很可惡一下。
原以為在金河倒數會很無趣,但遇到一班好玩的“小朋友”,
結果拍了很多逗趣又無聊的可愛照片,
2009年的最後一天,發現Super Junior的《Sorry Sorry》舞真的紅到爆,
因為我一星期內就在大馬的舞台上看了兩次,
黃宗澤唱哈林的《我最搖擺》時我們自得其樂的站起來亂亂搖擺,
不過我這時比較想跳伍佰的花朵舞,卻發現自己早把舞步忘光光。哈。 



回到家準備打稿時竟然已經是凌晨兩點,
在線上“巧遇”在雲頂倒數的hc和在深圳跨年的kelly,互相加油打氣。
後來在台北跨年的主席和在one u倒數的小萍也在我的面子書留言,
借問我們何時才能擺脫元旦新年不用熬夜寫稿的命運啊?


2010年第一天一大早就向二姐發了一場脾氣,(其實我也不想這樣!)
為了轉換心情所以drive thru買麥當勞早餐吃,本來想打包給同事,
但一個手機沒開一個手機忘在家里我打去公司結果電話竟然佔線,
命中註定我要做個“獨食”的人。哈。


下午明明已經提早1個半小時出門去金河做《高校》的工,
結果到處封路讓我真想頒個“天才獎”給是又封不是又封的交警。
本來想約同行吃餐好的慰勞自己在2010年第一天就這麼辛苦,但大家都累到只想快快逃離現場。
好吧,我獨自走路去“park到冇雷公咁遠”的Royale Bintang酒店前的露天停車場拿車,
經過BB Park看到龜屋(Kameya)的Dragon Maki很吸引人,就這樣我選擇獨自在龜屋里用餐,
和兩桌外國遊客和一桌日本客人,在同一個空間里享用了我在2010年的第一頓豐盛晚餐。   


祝大家2010年天天都開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