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新年還不壞

 


雖然年初二就開工了,感覺上沒享受到新年假期。
但我還是覺得自己的新年其實過得還不賴。


除夕和初一都回加影陪繼母一起過,除夕也和哥哥一起吃團年飯。
由於今年大年初一遇正情人節,
所以我很早就約了3個同是單身的朋友一起吃晚餐。
沒想到一對夫妻朋友也跟著一起來,
於是六人行就在Bumbu Bali享受峇厘式的情調晚餐。
告別了pl夫婦後,4人繼續往putrajaya走去,
在情人節晚上盡情觀賞了布城的漂亮湖景。



由於不捨得這麼早離開,所以“碩果僅存”(我們為自己取的組名)移步到回教堂前慢慢談天。
sk早在10點半就喊說要離開,但我們誰也沒理她,
硬是談天談到十二點左右才甘願走。




開車離開時經過大橋,理所當然的又停下來拍照,
結果回家的時間一再拖延,不怪得sk年初二晚上不敢再跟我們外出。哈!



年初二開工,午餐有人請吃kfc,晚餐是和兄姐們一行14人在沙登熱鬧用餐,
因為有累,所以回家先小睡片刻,9pm才去the mines趕下一攤。
謝謝tl夫婦和lh夫婦所給的紅包,雖然大家都說“明年別再拿啦!”
但拿紅包還真是一件開心的事啊! 


年初三上班,午餐幸好有人請吃雞飯,晚餐則去安邦和二姐一起吃韓國餐。
我最愛去的那間“樂園”,有grill fish配泡菜湯的新年促銷,
加上好吃的韓國燒烤,讓我們吃得滿足到要命。


年初四沒人請吃午餐了,所以我就約sheila去jaya one用餐。
本來要去吃kissaten,但原來這家日本餐廳是non-halal的。
於是改去泰國餐廳Kiranee,回味了兩人當年在紐約冬天執意要喝東炎湯的時光。
由於這家餐廳太漂亮了,讓我很遺憾自己沒帶相機出門。
不過,沒關係啦!下次再來吃然後拍照就是了。


放工後去二姐家吃火鍋,順便過夜。哥哥一家人也來了,很是熱鬧。
打電話向姑姑和嬸嬸拜年,結果被催婚,我一貫嬉皮笑臉的回應。
由於我睡前在看《一輩子做女孩》這本書,結果姐姐露出了納悶的神情。
也許她不明白為什麼有人想一輩子做女孩吧?!   
不過,即使單身,我也希望自己過的是dolce Vita(甜蜜生活),
書中寫道sei una trottola(你是旋轉的陀螺),我覺得用來形容自己最是貼切啊!


年初五比較開心,樓上姐妹報的同事終於開工,這也才有人陪我吃午餐,
晚上去tropicana的sushi tei,終於吃了日本餐,並且看了我今年的第三部賀歲影片《大兵小將》,
電影挺好的,而且很有意思。五畝田要種稻還是種豆呢?
而成龍拿刀架在力宏頸上孩子氣的說道“梁國贏了,梁國贏了”,也還真的蠻好笑的。


年初六怎麼過?就是去五星級酒店採訪天后的婚禮啊!




一桌三千令吉的菜式我無福好好消受。因為各報都要改版,所以唯有帶電腦去現場打稿,好趕在10點前把稿傳回報館。
雖然因為圖說的問題被夜班主任訓了一頓,大大影響了心情,回家後也寫稿寫到凌晨三點半,
但想到我從明天開始休息四天,心里就覺得痛快。


過後再看大家放在面子書的相片和滿天飛的留言,就覺得這其實是蠻好的回憶,
就像是一個快樂的派對,有人喝得茫了,一直傻笑,甚至有人為了搶花球而摔跤,
而我拿著囍字的一對結婚愛情熊,只希望大家都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年初七睡到中午才起床,晚上和朋友去天后宮拜拜,
一朵雲盛裝打扮好像去“飲”,我的打扮太隨性,所以我自稱是“妹仔”。
因為還是新年期間,而且是人日,所以不免俗的又再拍了賀年的相片。



因為君妹的關係,我們又再拍攝跳躍的相片!



阿大終於在七點多趕到,拿了她的新相機和三腳架一起來到。
我們拍照的架勢,意外的讓現場很多人都圍觀,



 



然後還偶遇別人的男朋友,也是小馬和小小以前的攝影老師,然後拍照留念。


晚上8點多才終於去山腳下的小小飯店撈生用餐,啦啦、蝦姑和螃蟹都賣完,
年初七人日的生意果然就是旺啊!



年初八和中六老友在cheras selatan聚會,從old town坐到starbuck,
拍了我們三個女生這些年來變化很大的相片。




 



晚上則在家看台灣電影《聽說》,陳妍希演得真好,不怪得入圍去年的金馬獎最佳新人獎,
而陳意涵和彭于宴的愛情也很動人。而全片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
竟然是影片中路邊掛了這樣一行字,“末日近了,你要開始種樹!”


哈哈!為了環保,最多我在農曆新年這樣的熱天氣中,少開冷氣。  

吃BUBBA GUMP看GOLD CLASS(新年前)


 


我一直很慶幸鬼后是在邦喀綠中島而不是在吉隆坡辦的婚宴,
所以我在新年前的2月6日,超幸運的依然可以照樣休假,
並和朋友去SUNWAY逛街購物,買得過癮,
然後終於走進bubba gump這間以《阿甘正傳》影片為概念的西餐廳,
享用了一頓豐盛的午餐。
有趣的是,若要侍應生留步,只要把run forrest run的牌子,
翻成stop forrest stop,侍應生就會停下為你服務。



我這天最大的懊惱,就是帶了嚴重缺電的相機出門,
每拍一張相片,相機就出現battery empty的字眼,
我總是不死心,讓它休息片刻又再按快門,每每僥幸的又拍了下一張相片。



同一個晚上去pavillion看了我今年的第一部賀歲電影《錦衣衛》首映禮,
而這晚的幸福,是第一次自己掏腰包在鼎泰豐吃了好好吃的上海小籠包,
儘管影片略嫌暴力血腥,吳尊戲份很少,但我其實還蠻喜歡甄子丹和趙薇的感情刻劃。



星期日晚上為了替yk慶生,所以四人相約去the heritage的面香村喝花茶,
什麼解毒藍鳳凰,美顏養肝茶,哇!一聽就覺得好強哦。
這晚最大的驚嚇,是我的車子park在通往the mines的通道附近然後被上鎖,
幸好保安人員念在我是初犯,問了幾句就無條件的為我開鎖,真是謝天謝地。



因為星期三(2月10日)就要交到年初五(2月18日)的電視劇情,
所以我星期一自己在公司開ot做到半夜十二點。
無論如何,中午還是去了採訪Kris Allen的記者會。
雖然我的手機鈴聲是Adam Lambert的《Mad World》,
雖然身邊朋友因為那時Kris在American Idol意外贏了Adam而狂怒,
但其實我還是有喜歡Kris Allen一下下。
現場看到他害羞真誠但不失幽默的模樣,還有現場播到亂的《Live Like We’re Dying》,
就覺得這下午還不壞。


星期二比較痛快,下班後先去time square逛街和吃晚餐,
經過為了新年而特地佈置的懷舊街更不忘留影。
然後才去pavillion看我今年的第二部賀歲影片。



多得ET面子大,讓我第一次在pavillion的gold class看了《72家租客》。
我怕冷,帶了外套去,去到才發現人家有給棉被。
然後一班人很“山芭”的在gold class里拚命拍照。(ET啊你還欠我相片。謝謝!)



 



雖然影片沒有太好看,但勝在熱鬧,客串藝人也多。
最喜歡王祖藍學張學友唱歌那一part,喂!祖藍哥的模仿功力也太強了吧。
看到最後群星大合照廖碧兒站在最右邊,
我納悶的問大家,為什麼全片中不見廖碧兒的,
然後才驚覺她這次扮醜扮得很徹底,哇!真是佩服佩服。
 



 

抱歉,我真的不想賴著你!

 


這次去台北採訪,最驚喜的是在機場,偶遇剛好從洛杉磯飛回來的小萍,
於是,三個傻婆在機場train那邊抱成一團,叫到鬼醬。
結果yokelee和潘少還要問說,怎樣?你們很久沒見咩?



這次出國採訪的陣容,和2008年採訪《籃球火》的陣容很相似,
或者我可以把自己,潘少和yoke lee封為鐵三角,除了在機場碰面就有說不完的話,
一踏進台北信義段三路大安森林公園店的丹迪旅店,竟然有種回家的親切。



由於這次是以世紀婚禮形式進行的記者會,所以每人都被要求穿上禮服出席,
害我差點以為自己是在出席梁靜茹的婚禮!
(潘少還要說,大佬,我來拍o野o者,唔駛著哂老西哈嘛!)



一進場看到精美禮盒就很想帶個回家,但人家都沒有要給我們,
我不好意思開口,加上覺得這麼大一個,要搬回大馬好像有點難,所以也就沒開聲。


儀式進行時,我們的視線全然被攝影機擋住,真的只是看人家的背影而已哩。
這時聽身後桌子的人在揚聲說話,阻礙到我聽台上的發言,轉過身忍不住想白身後的人一眼,
才發現是小彬彬在接受訪問,而迷你彬則在我們桌子旁邊嬉戲。(最近爆紅的小小彬則在台上被言先生抱住。)


看到台上的ella和阿旭接受台灣電子媒體聯訪,而旁邊有平面媒體在發問和記錄時,
只覺得不太對勁,努力擠去前面,站在台旁很努力傾聽卻聽不清個所以然,
幸好潘少全程拍下,過後playback給我們看。



過後的聯訪才精彩,明明才15分鐘,卻像打了一場戰,身心皆疲。
小嫻和張勛杰的訪問很輕鬆,因為“沒人管”。
要訪言先生和陳小姐則像是在進行一場諜對諜的遊戲。
一進vip受訪房間,十多雙眼睛的緊盯讓人很無力,看到我們的椅子排在三尺之遠也讓我很無言,
所幸自己也忍不住失笑的言先生說,你們可以靠近一點。(好像在拍SKⅡ廣告哦!)
明明已經看過了問題,卻有本事在我們問到第四題時,
就打岔說,請你們問些和戲劇有關的問題。
還好陳小姐很巧妙的還是先答了我的第四題,再轉回我為了讓工作人員“高興”而亂問的第五題。


整個過程,我的腦筋一直在轉,(不怪得我晚上要在“度小月”Order雞湯補一補。)
訪問結束,想到言先生很少機會來馬宣傳,便斗膽提出讓大馬代表團和兩位主角合照的要求,
結果工作人員說,不好意思,我們不拍。
陳小姐說,你們好嚴苛哦,人家這麼遠從馬來西亞來到,拍一下又沒有怎樣?
但工作人員還是鐵面無私的說,如果每組人都要拍的話,我們不是很不得空?
(你都說是每組人lah,又不是每個人!!!)
結果言先生在旁也很無奈,拍了我的肩膀說,“你們辛苦了。”
為了化解這時僵持的氣氛,我唯有笑對陳小姐說,沒關係啦!反正你明天就飛大馬宣傳演唱會。
陳小姐這時就很開心的說,對啊!搞不好我們明天同一班機呢!
我也很白目的哈啦說,沒啦,我們後天才走。



ok,任務結束,火速逃離現場。
yokelee看到我真的很愛那精美禮盒,
結果很好人的送我們一人一盒,讓我和麗君有爽到,
拿回房間就抱住禮盒拍了又拍。



 


後來稿也沒寫,就去永康街吃晚餐,然後去北投泡湯,
搞到整半夜一點才寫稿,然後還要寫到凌晨四點才上床睡覺。
想想下,還真是活該!


結果,在台北的第二個晚上,只睡了4個半小時,就起床去玩個天昏地暗。
第三個晚上太晚睡加上坐早機的關係,所以只睡了區區2個小時。真是玩很凶,睡很少啊。
在候機室看到在埋首打電動的tank,才想起他是去大馬參加my astro頒獎禮。
我努力在翻以《艋舺》演員登上封面的雜誌時,麗君說,張智成哩。
然後我抬頭就只看到張智成的背影,正往商務艙登去。
等大家都幾乎上完機了我們才開始排隊上機。
看到tank和坐得遠遠的人打招呼。一看,是紀佳松啊!


後來的後來,知道ella因為不甘被抹黑,所以淚崩並退通告的事。甚至來到大馬宣傳演唱會時,也心情郁悶不想多言,一直到晚上的簽名會才恢復開朗神態。看到這報道時,只覺得心痛,畢竟她是這麼親切又認真的藝人啊!雖然訪問當天,我一點也不想賴在那間房里,但這部偶像劇我是一定一定會捧場的啦!ok!講完! 

艋舺不成,卻泡了湯並在淡水騎了腳車

 


 我本來設想這次的台北行是“艋舺之旅”,
結果“艋舺”不成,卻意外去了北投泡湯,甚至還在冬天的淡水騎腳車。
人生真是無處不驚喜啊。



 



說好了這次不想花太多錢,但偏偏還是花了不少錢。
沒關係吧!最起碼看到行李箱裝滿的東西讓我很快樂,
而且也一口氣就把陶子的《我愛故我在》給看完!


1月19日晚上一到台北,馬上就往夜深的士林夜市走去。
怎麼不冷呢?我、麗君和潘少都很懊惱的說。
吃了一餐不好吃的火鍋和無煙燒烤後,
本來很想購物的心情也像讓人失望的天氣一樣,down down down。
潘少說,夜市一位阿姨見他衣著單薄,忍不住問他,“少年啊,泥們素哪里來的?不冷哦?
是是是,一點都不冷,都沒有冬天的feel哩!
(我突然想起了小恩子在冬天到訪香港時,和哥哥等人沒有冷衣加身被人當怪物的故事。)



1月20日採訪前,吃的是忠孝東路的鼎泰豐,(這間的店面比信義本店的感覺更棒!)




採訪完畢,則在永康街第一次吃了好好吃的度小月。(蔡瀾沒推荐錯哦!)
這天的意外發現,是一家專賣二手cd和書籍的店舖“地下階”,
感覺很像周董和桂綸鎂在《不能說的.秘密》取景的那間懷舊書店。



還沒到北投泡湯之前,無聊的在街頭上拍了一部超級扮o野的“公路電影”。




然後,去了北投,很高興的知道不用脫光,(因為不是露天浴池,但是沒宜人風景看。)
所以我就感受了在北投泡一人湯的滋味。(多年前曾在台東知本溫泉泡過一次這麼大把。)



夠力,在北投等不到德士下山,於是我們無聊蹲在路邊,繼續“扮o野”。
後來坐巴士下山,再轉德士往西門町走去。



《艋舺》原來是2月5日才上映啊,早到15天的我,只能望著電影海報興嘆。
然後,我們坐在凳子上,分享著不同的台北小吃,有種活過來的感覺。



21日是我們自己extend的行程,搬了酒店後,約了剛好也到台北的功夫妹一起吃阿宗面線,




然後就到龍山寺拜拜。這里香火鼎盛的程度讓我們不禁懷疑,今天真的是星期四嗎?
不管要保平安或安太歲都要像銀行一樣排電子號碼,真是有夠  勁  ~!



好笑的是,走到滿頭大汗的功夫妹學我綁起了孖辮,
古靈精怪的麗君頭髮不夠長,所以搞笑說要綁“椰樹”,還遊說潘少跟進,
結果潘少說,“請饒了我這條賤命。”


拍了艋舺公園的字眼後,讓我很甘願。
告別了功夫妹,三人行再往台灣故事館走去。
因為入場費要200台幣,後來我們只是在館外拍了懷舊相片,
證明到此一遊,然後就往淡水走去。



一到淡水老街,就看到曾以《流浪到淡水》紅遍半邊天的盲人歌手李炳輝,
老街逛到一半以後,突然興起租腳車遊淡水的念頭,
結果就去“租八借”租腳車,開始了我們的淡水腳車初體驗。



 



吃了阿給,深海花枝燒,還有霜淇淋,拍了和腳車的合照,




在麗君的鬼主意之下,於是我們在淡水不斷的跳躍。。



好了,坐船去漁人碼頭,終於感受到了止不住的寒意。



在情人橋上,還要扮被風吹倒的樣子。



然後,在冷到不行的寒風中,坐在橋下吃豪大大雞排,喝溫暖的日式烤奶茶。



在台北的最後一夜,再到士林夜市衝刺,
別人托我在夜市買的東西竟然都買不到,倒是我自己賣瘋了。
晚上回到西門町,開始採購我接到的訂單上的物品。
但人家十一點就關門,我的時間怎麼夠啊?


感謝康是美半夜兩點才關門,所以我們半夜一點又去買。買到身上只剩一百台幣。  


於是,錯過和剛好到台北遊玩的宗廷碰面,也沒見到聽說冷到包得只露出一雙眼的霖松一面。
但是,感謝老天讓我在2010的第一個月份就到了台北。
也讓我在回馬後忙碌疲憊得就快撐不住的工作中,有了一股快樂的力量。      


 

我助學的小孩叫盧小龍

 


從台灣公幹回來以後,連續5個晚上都在做ot,
才忙完台北的訪問稿,又得趕做賀歲電影,
然後新年特稿一篇接一篇的寫,永無止盡。
農曆新年前的忙碌是必然的,但今年多了兩位天后的婚訊來攪局,
讓我的新年前後註定無法安寧。


如果我是讀者的話,我看報紙會心想,
哇!魚小姐在菲律賓長灘島辦婚禮好浪漫哦。
哈!鬼后原來低調在大馬外島結婚耶!
但可惜我是媒體工作者,所以追新聞是我的宿命,
別人有的東西我們沒有,就是一種罪過。
於是,上司每天神經兮兮,我們當下屬的也不好受。


但是,在某個深夜11點才回到家的晚上,
我收到了一封信,然後心情快樂透頂。
去年參與的愛心助學計劃,今年終於收到學生的資料了。


他叫盧小龍,今年8歲,在四川省內江市唸華小。
今年3年級的他長得眉清目秀。
一收到信,郁悶的心情一掃而空。
很想第二天就去郵局,寄點文具和簿子給他,
但我知道我沒有這樣的美國時間,
(要寄給朋友的生日禮物拖了幾天也還沒寄的說。)
而且從上個月就很想寫的台北遊記也遲遲未下筆,
(但我應該比某位摸了整年都還沒把台灣遊記寫完的人強得多了。哈!)


魚小姐和伴娘們在菲律賓海灘上跳躍得很愉快,
我慶幸在台北淡水時,被很多鬼主意的麗君小姐感染,和潘少也拍下了跳躍的相片。



我慶幸自己在某個訪完白髮樂壇大哥的中午,
和同行忙里偷閒去共享浪漫午餐,再繼續迎接下午和晚上的另一場採訪。 



我慶幸自己在某個連踩兩單工的漫長assignment中,
借了人家的熊貓面具,拍下和大馬山寨版熊貓女俠合照的相片。



或者我最該慶幸的是,此刻我依然呼吸。

就想賴著你──悶騷龍遇上俏皮鬼

 


言承旭和Ella首度在偶像劇《就想賴著你》配對並合作愉快,2人同樣欣賞彼此單純並不世故的個性,讓言承旭衷心表示,“我跟Ella真的有種惺惺相惜的感覺。”短短15分鐘聯訪中,難得看到言承旭“鬧”Ella的活潑場面,原來,“暴龍”懂的不只是悶騷,遇到Ella也有俏皮鬼馬的一面。 



■言承旭、Ella


Jerry(言承旭)和Ella給大家的感覺是很孝順和重視家人,問他們還想為家人做些什麼時?Ella很雀躍的表示,“我家房屋就快蓋好了哦!”言承旭馬上附和,“對啊!她幫家人在屏東蓋棟很漂亮的房子。我們劇組還約好了,等房子蓋好後,要一起去屏東玩。”


Jerry表示,看過Ella和家人相處的感覺,覺得很感動。“她爸爸有時會過來探班,我就覺得這家人的感情真的很好。”Ella連聲附和,“我很謝謝老天爺,讓我生在這樣的家庭。”


那在單親家庭長大的Jerry呢?想為媽媽做些什麼?“很多耶!我想多陪陪家人,甚至帶他們一起出國玩 。然後,希望媽媽不要老得這麼快。”


那如果《就想賴著你》收視率好的話,他們會怎樣相約慶祝?Ella這時笑嘻嘻表示,“就一起吃飯喝酒聊天吧!我們不走脫光路線,哈!Not My Style。”


Jerry這時突然“鬧”Ella說,“這樣不覺得可惜嗎?”(難道他自己很想脫?)Ella大喇喇表示,“不可惜啦!反正我脫光也沒人想看,而且收視率才不會因為這樣而變得更好。”


Jerry又說“你在劇中不是有全裸嗎?”讓Ella納悶問說,“有嗎?”Jerry反問,“沒有嗎?”結果Ella很認真的側頭努力想想,過後才記得“兇”回Jerry說,“你亂講!沒有啦!害我真的以為自己有裸戲。”而Jerry則在旁大笑,有種孩童惡作劇得逞後的俏皮。   



言承旭曾公開承認,對林志玲寫過一封從未寄出去的情書。而他最近和關穎的緋聞,則讓人處在霧里看花的狀態。問言承旭在戲中不擅表達的性格,可會為他的愛情道路帶來阻礙甚至困擾?他對此懊惱表示,“對啊!困擾就是沒辦法讓對方知道我有多喜歡她。”


Ella則表示,“對啊!這就是他的困擾!但如果了解他的人,就會知道他這麼做,其實是很愛對方,很想保護對方,只是他的表達方式沒辦法很直接、Crazy甚至是深情。他是很簡單的人,但有時簡單才是真正的幸福,他就是這樣不花巧。”


Jerry在旁連連點頭,“我很認同Ella說的,平凡就是幸福。如果平時相處都得不斷用花言巧語,那就好像活在幻想世界里,一直要刻意營造浪漫。若真的能走在一起,平凡才能最長久吧!”


Ella則補充表示,“畢竟2個人走到最後,就會像家人一樣。你不會一整天黏在爸爸或妹妹身邊。家人是要生活在一塊的,平時相處都會有一定的規則和默契。”



言承旭和Ella因為《就想賴著你》建立好默契,更為戲劇舉行了一場世紀婚禮,原來他們現實中響往的婚禮越簡單越好。那他們以後結婚會公開吧?Ella堅定明朗的表示,“當然會啊!”而言承旭只在旁點頭,輕輕“嗯”了一聲。


Ella:我響往的婚禮?越簡單越好。(言承旭:我也是!)如果要穿成這樣(指身上晚裝),弄頭髮又幹嘛的,還要每桌敬酒,怕誰沒有招待到的話,那就太累人了。


旭:對啊!結婚是兩個人的事,如果能在海邊舉行,不要很多人,但卻能照顧到大家,那就最棒。 


不知什麼樣的告白方式最讓他們覺得感動呢?


Ella:只要是真心的告白就好了。如果我和他相處很久,見他突然笨拙緊張起來,展現出他平時沒有的樣子,只為了想讓你答應他些什麼,我就會覺得對方很可愛,而且也很感動,畢竟這不是他擅長的事情。


旭:我看過一部電影,男主角告白時,將可以翻開的紙寫上自己的心意,然後再一頁頁翻開讓女主角看,讓我覺得印象很深刻。(或許這正符合他不擅表達的個性吧!)



─────


小嫻和張勛杰都是《就想賴著你》最稱職的綠葉,他們這次為他人作嫁,讓小嫻表示自己也有想結婚的衝動。問他們最響往怎樣的婚禮?結果2人原來都是“動感派”的。


杰:我主持《大腳走天下》外景節目4年多,到國外看到別人用高空彈跳方式來進行婚禮,只覺得驚險又刺激。如果從幾萬英尺往下跳,然後套戒指在新娘手中,一定很浪漫。(小嫻表示:哇!不會要跳個200次才套得中吧!)


嫻:我很喜歡沖浪,常往海邊跑,所以希望能辦個沙灘婚禮,大家可以光<7740>腳丫,穿<7740>熱褲,很隨性的出席我的婚禮,我和新郎則以沖浪來代替結婚儀式。(勛杰表示:哪如果沒浪怎麼辦?第二天再來嗎?)不可能啦!或者我也可以來個比基尼婚紗。哈!


對他們而言,怎樣的約會地點才最浪漫嗎?身材火辣的小嫻這時展現了她少女夢幻的一面。


嫻:我很想去遊樂園約會,然後和男友一起坐摩天輪甚至旋轉木馬,吹泡泡甚至吃棒棒糖。如果世界末日來臨,我會希望自己死在迪斯尼樂園。


杰:我反而不喜歡人太多的地方,如果能一起坐在熱氣球里面,由我操控,並和女友一起在高空過2人世界,感覺會很棒。(小嫻:哇!好高哦!)


那怎樣的異性類型會讓他們敬而遠之呢?


嫻:我最怕男生不老實,而且也不喜歡人家說謊。


杰:我最怕緊迫盯人、要時刻掌握我行蹤的女生,因為我希望自己有工作的空間。(小嫻:那也沒差,你整天都不接手機。)因為我專心做事啊!(小嫻:當你的女友也太可憐了。)所以我現在還單身囉!


 



側記


出發到台北採訪《就想賴著你》婚禮派對之前,被要求先設定問題讓台灣方面過目。20日聯訪下午當天,一起受訪的小嫻和張勛杰無所不談,當慣外景主持人的張勛杰,很多時候還會“不經意”的當起主持人,“訪問”起小嫻來,帶動現場氣氛。後來移師到另一間房間訪問言承旭和Ella,一踏進房里,只覺壓迫感十足。房內不僅有10多雙眼睛緊盯,連訪問媒體所坐的椅子,也離“受保護動物”言承旭和Ella有3尺之遙,讓言承旭這時不禁笑說,“你們其實可以坐靠近一點。”


訪問氣氛輕鬆,但第四個問題才拋出去,盯場的工作人員就開腔表示,“不好意思,請你們問些和戲劇有關的問題。”(奇怪,你們事先不是過濾問題了嗎?)沒辦法!只能馬上轉問他們拍這部劇最大的收穫。只見Ella瞄了對方一眼,很有“技巧”的把前一道問題先“答”了,言承旭也笑嘻嘻附和,然後才跳回第五道問題。訪問結束,拍照的要求被工作人員擋了下來。向來親切的Ella這時仗義再開口,對工作人員說道,“哇!你們真的好嚴苛哦!”幾天後竟然看到Ella不甘遭抹黑崩潰大哭的新聞,只覺心痛,但也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