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英紅、徐天佑


或者,這是惠英紅最好的時光!


憑《心魔》先後拿下第四十六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第十六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最佳女演員及第四屆亞洲電影大獎最佳女配角,而4月18日將公佈的第廿九屆香港金像獎名單,大家好奇惠英紅能否繼第一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憑電影《長輩》拿下最佳女主角後,相隔28年後再封金像影后。


既便看來風光無限,可是,惠英紅說,自己的人生有很多遺憾。


“我小時候家里很窮,曾在街邊乞食。我沒有童年。這是我人生第一缺。”她說,直到現在,自己仍很自卑,當年沒機會上學,沒在現實生活中穿過校服。


“我其實一直對自己沒有自信。因此,我很羨慕有機會唸大學的人,看得別人說得一口流利英語,我也很羨慕。於是,不管是長的還是短的課程,只要一有機會,我就去進修,彌補自己當年心中的空缺。”


她說,自己人生的另一缺,就是還沒結婚,所以她還不是完整的女人。 


“但是,我這幾年是開心的。因為我認清,健康快樂才是最重要的。我曾患過憂鬱症,病得一塌糊塗,而且還自殺過。那是頗痛苦的回憶。”


她表示,她很珍惜現在。“雖然我沒老公,但我有很多好朋友,而且也擁有很多東西。事實上,我在事業上並沒受過很大的挫折,我的工作沒停過,也從來沒做過茄哩菲。每次拍戲都和同戲的演員們嘻嘻哈哈,怎會不開心呢?”


不知她怎麼看待獎項呢?“獎項對我來說很重要,但不是因為那塊鐵,而且它背後的意義。它代表了我的盡責,也代表別人看到了我的表現,為了肯定我,所以給我一張證書,你說,怎麼會不重要呢?”


她說,她從不認為得獎後會為自己帶來多少實質的好處和利益。“因為我還是會嚴挑劇本。如果你的是部爛片,你給我再多錢,我都不會接。不好意思的嘛!怕拍出來被人笑。但得獎以後,也不確保我以後拍的都是好戲。”




惠英紅憑劉家良自導自演的功夫喜劇《長輩》,在第一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拿下最佳女主角,她說,那是部動作片。


“命運很奇妙。我小時候整天寫信去邵氏,希望有機會拍戲,但一直沒回音。反而是14歲去夜總會跳中國舞,後來被張徹大導演選去拍武戲。”


她說,自己去應徵的都是文戲,但沒有下文。“我想選‘枕頭’,但命運卻給了我‘拳頭’。”她說,自己身形纖瘦,向來並不好動,但拍戲時的危險動作,往往都要親自上陣,於是渾身是傷。


惠英紅在《心魔》飾演一個佔有慾強的媽媽,演得絲絲入扣。她說,自己把現實中媽媽的形象投射在角色里。“我媽媽很可愛,她整天對我說,‘我很愛你呀!’一點都不覺得自己肉麻。她今年86歲,我也沒得要求了。”


惠英紅現實生活中無兒無女,不過她自詡若有兒女的話,她一定是個出色母親。說到仍小姑獨處,她風趣地說:“以前的不值得結婚,現在值得結婚的又未出現。”


問她平日會怎樣寵自己?她笑說,“我不愛逛街和花錢,平時最喜歡就是去朋友家聚會。像這次來大馬見回導演何宇恆,我也很開心啊!”


她說,旅行對她而言是痛苦的。“因為我平時都去外地拍戲,如果有得選擇的話,我寧願呆在家里,對住家里的狗和媽咪。我妹妹很愛旅行,我有時陪她去,但往往走沒兩下,我就跟她說,我寧願回酒店睡覺。哈!”



■出國時必帶的東西


藥:我有很嚴重的偏頭痛,所以出遠門時一定要帶藥。還有,以前拍打戲,渾身是傷,天氣寒冷潮濕時會這里痛哪里痛,我今早起來還得服中藥。另外,胃藥也是必需品,因為拍攝《心魔》時,我覺得自己太瘦,並不符合電影中生過小孩的媽媽角色,所以在幾天內迅速增磅,一天吃十餐八餐,過後又迅速讓自己瘦下來,所以現在有嚴重的胃酸。(你犧牲這麼大,導演何宇恆知道後可有內疚?)他知道啊!但這不是他提出的要求,而是我自動要這麼做的。劇本這麼好,我不希望讓自己後悔,所以每個細節都想做到最好。


 


———


■徐天佑



如果說《甜蜜蜜》的黎明和《新不了情》的劉青雲,都遭頒獎禮冷待,或者《心魔》的徐天佑也是其中之一。但徐天佑不介意獎項只肯定了惠英紅和黃明慧,他說,演出《心魔》,讓他的演戲生涯到達另一個層次。“若說以前的我都飾演偶像或比較正面的角色。那我很高興這次有部大馬電影,能找我演比較草根甚至負面的角色。”


出道時被指與郭富城有幾分相似的徐天佑,2002年開始以偶像雙人組合Shine名義發片,而被陳果發掘的他,從1999年開始就拍攝電影《細路祥》,至今一共拍過21部電影,但徐天佑卻表示自己是在2005年拍攝彭浩翔導演的《AV》,才開始對演戲開竅。


“拍完《AV》以後,我和彭浩翔成了朋友,從他身上學到很多東西,知道演技是需要鑽研的,而年輕人也應該投入於自己愛做的事。這讓我對演戲有更深的體會,也開始去上課。”他表示,在拍攝《心魔》時,惠英紅會對他諸加提點。“從紅姐身上,我看到了專業演技和對演戲的執<7740>。”


徐天佑表示,自己的性格神經質,卻也踏實。“我覺得我不太適合當演員,因為我把一些原則捉得很緊。我看到有人拍戲,一有空檔就可以隨處睡覺,我心里就想,哇!這人好適合拍戲哦!哪像我?一直在想該怎樣演好這場戲,所以我會很辛苦。”


目前忙寫劇本的他表示,自己想當導演,就是因為自己的性格太挑剔。徐天佑欣賞的導演,包括《Fight Club 》導演大衛芬查(David Fincher)、昆汀塔倫天奴(Quentin Tarantinon)和韓國的朴贊郁。“希望今年拍得成我的第一部導演長片,那會是暴力美學的題材,我希望可以瘋狂一點,雖然我知道這樣的題材,未來可以去到中國大陸上映。”


徐天佑是家中最小的兒子,說到他和家人的關係,他說,“小時候,哥哥姐姐都各有各忙,爸爸媽媽都出外工作,所以我經常自己一個人。我從小就有想法,想創造奇怪的東西,所以我小學一年級就寫小說。但我的小說只有一句話,然後整本書就完了。”叫他舉例,他努力回想後才說,“好像書名叫《魔風》,然後故事內容只有一行字,‘這故事是關於學校里的一個魔風。’姐姐看了以後,一直笑到現在,那天還對我說,你小時候寫的小說好‘勁’啊!”


■出國時必帶的東西


腦:沒錯!是人腦!不是電腦!因為我不愛拍照,只想靠自己的眼睛和腦部記取所有東西。每次去國外,我可能只拍兩三張相片,而且都是街景。或者,我比較喜歡通過說的方式,和家人甚至朋友們分享。


書:不管我看不看,但出國時一定會帶一本書。而且我在機場都會買書,因為飛不同的地方會有不同的心情,所買的書正好可代表我當時的感受。不過,很遺憾這次飛大馬時,我常去的機場那間書店正在裝修,所以這次買不到書。我以前一定會帶聖經出門,但我不是教徒,我怕黑,很怕自己一個人,而且也很怕鬼。但我現在卻想寫鬼故事,所以覺得很好玩。



 

昨天阿密特。今天kelly clarkson

 


我知道我不該拿2個僅相隔一天在馬開唱的中西天后來比較,
因為那絕對絕對不公平。


阿妹畢竟唱了這麼多年,
雖然她這次是化身阿密特來馬舉行她的“第一場搖滾演唱會”。
 
而kelly clarkson早在她素顏赴悉尼機場被拍到暴肥的身形後,
我就一臉沮喪的對朋友們說,怎麼辦?
多年前看暴肥的Mel C和Mariah Carey演唱的“陰影”還在,
我不想在聽好聽的歌曲時眼前卻有很不養眼的畫面。      


幸好我是去純粹看阿密特而不是去採訪報道,
所以可以很enjoy的跟著演唱而且不用“牛仔很忙”的全程忙做筆錄。
當女樂手很有型的用小提琴拉奏Canon In D時我已經超興奮,
當阿妹演唱歌劇《杜蘭朵公主》的《公主徹夜未眠》時,我喊得快瘋了。
沒想到她也選唱了王菲的《將愛》,哇哇哇,怎麼這麼好聽啊?



然後,她唱了我喜歡的《相愛後動物感傷》還有《掉了》(後者是青峰寫的哦!)
當然還有《分生》和讓全場一起過癮爆粗的《黑吃黑》。 
第一次留意到《Open Your Eyes》這首歌,然後和音的陣容讓我很是驚喜。
我喜歡會耍賴的阿密獅,還有阿密特向阿妹借歌然後接受點唱的時刻。


當阿密特問台下的各位累不累,我和並排而坐的主席竟然相視而笑,
然後很壞的出現以下對白,“不累!因為不用寫稿!”
後來的後來,大家都跳瘋了,
喉嚨只差沒喊破,耳膜即使被震聾好像也很甘願的說。


至於kelly clarkson,看到她一出場就把鞋脫掉,
然後光著腳丫唱完全場,我就覺得她好可愛。
當全場朋友為她送上生日歌時,她的感動是真情流露的。加分!加分!


All i Ever Wanted聽現場有夠好聽,
Breakaway和Because of You讓我一起唱和,
現場版的Behind These Hazel Eyes和Already GOne也讓我很是感動。


但全場最大的驚喜,則是她演唱了The White Stripes的Seven Nation Army。


還有突然出現的Can’t Get You Out Of My Head(Kylie Minogue的名曲之一) 


她或者不符合世人的審美標準,但她之前說過這樣的話,
“你們似乎對我的體重有意見,但我沒有(意見),我好得很!”
喂!如果我也有同樣的勇氣就好了,只可惜我沒有。


說來詭異,看完kelly clarkson演唱會後走去停車場拿車,
我竟然哼唱起阿密特的《好膽你就來》。


怎麼會這樣呢?


ps。我是賊,到處“偷”人家的阿密特相片。
謝謝允許讓我當雅賊的同行們。

飛輪海,隨身攜帶

 


如果說飛輪海鬧不和?不好意思!我一點都不相信。看他們私下打打鬧鬧,只覺得熱鬧有趣。最易被人捉住弱點的吳尊,毫無意外的成為大家“欺負”的對象,但當他應對不夠得宜時,大家又會當場訓斥他,真是兄弟情深啊!從中發現,辰亦儒最愛“面子”、大東最注重身材和保養(而且經常會開腔幫吳尊解圍,誰說他們不和?)、吳尊最有危機意識。至於炎亞綸?則像是個無憂無慮的孩子。




問飛輪海出遠門時必帶什麼東西?4子七嘴八舌的回答:電腦!手機!相機!(都是些電子產品哦!)


不好意思,你們可以一個個回答嗎?


當天最擅於引領氣氛的辰亦儒,打頭陣表示,“我來說點特別的好了。我會帶保濕的乳液和面膜。”(另外3子當場哄堂)


“因為我們經常坐飛機到處飛,而且每個城市的氣候都不同,有時氣候太冷太乾,臉就會破破的,脫皮什麼的,嘴唇也會很乾燥,所以保濕是一定要做的啦!”


他後來還很“仙家”的說,“我奉勸各位,坐飛機時一定要做足保濕功夫哦!”還鬼馬加上一句,“說到這里,不好意思!我也是時候敷個面膜了。”然後作勢轉身。(喂!你若敢當場敷面膜,我會五體投地。)


大東聽到這里,就說自己有個“兒時回憶”想要分享。“記得我們以前拍《終極一班》時,我也會帶面膜去拍戲現場。”


辰亦儒很不客氣的當場吐槽說,“汪東城!什麼兒時回憶?有他(指炎亞綸)在,還有我在。你還兒時回憶哦?”


為了比創意,然後大家開始亂說笑,更搗蛋模仿吳尊的嘴饞表情說,“請問你臉上敷完的黃瓜和雞蛋,可以分我吃一半嗎?”


大東沒理他的笑話,自顧自的說,“我有一次隨身帶握力棒練胸肌,結果被他們捉到。”他表示,這可以彎曲的健身器材很方便,“我很愛運動,但有時趕通告,沒辦法上健身房,所以覺得這方法很好,而且又攜帶方便!”


當大東表示自己答完時,辰亦儒還要鬧吳尊說,“我們多講幾個嘛!讓吳尊沒得講。”吳尊胸有成竹的說,“我已經想到了。”


這時,炎亞綸迫不及待的先給出答案。“電動我是一定要帶的啦!”旁人吐槽,“不能說電子產品啦!”


炎亞綸“哦”一聲表示,“那好!我最近出遠門都會帶吉他。因為我最近都在練吉他。”


吳尊:輪到我了!我說囉!那就是,戴手錶!!!(結果他當場被罵得很慘!另外3子七嘴八舌的說,“拜託!這誰都會戴的啊?”“對啊!手錶是我們人體的一部分好不好?”“不算,不算,你得再說一個。”


辰亦儒這時很壞的說:吳尊,你乾脆說你出門會帶腦好了。


吳尊這時很努力的繼續說:我說錢包可以嗎?(眾人又是一陣狂罵。然後吐槽他說,“你不如說手電筒、衛生紙好了。)


一聽到紙,總是用手提電腦上線遙控健身房生意的大老板吳尊,馬上眼睛發亮說:那我帶筆和紙好了。因為我記性不好,所以有時在路上或車上,一想到什麼就寫下來。


炎亞綸這時像是告密的說:吳尊真的會帶手電筒,你快點問他。


辰亦儒:對!因為他怕飯店會停電,甚至失火。


大東:他是居安思危啦!  


吳尊:我爸爸甚至跟我說,我應該帶防火被出門。


大東:那我來爆個自己的料好啦!我帶過暖爐出門哦!(辰亦儒在旁連連點頭。)還有,我的營養師說我應該多喝雞湯補身,所以我以後應該會隨身帶電鍋。


吳尊:那要去哪里買雞?(其他人忍不住吐槽這個愛吃鬼,“吳尊!你不要再講了!”)


辰亦儒則表示,“你乾脆出國時在當地買雞湯喝好了。不要這麼麻煩啦!”


問飛輪海4子誰的行李最重時,大家紛紛說是吳尊和大東。


炎亞綸:吳尊的行李超重的,我有次好心要為他提行李,結果反而被他的行李拉<7740>走。


吳尊:因為我在台灣的家很小,但我的東西又多,所以很多時候都要帶回汶萊。而且,我都會買東西回去汶萊給爸爸吃,不過回台灣時,我的行李都是很輕的。


■一個大馬,一份想念


說到他們最想念大馬的什麼東西時,大家又是七嘴八舌的說了起來,胡椒蟹、肉骨茶、沙爹、薄餅、海南雞飯……。


除了吃呢?大家有點委屈的說,“我們都沒時間出去啊!所以只能靠吃大馬美食,來體驗這里的風情。說到這里,我們都覺得肚子餓了。”


聽說大東上次來宣傳《桃花小妹》時,還特地去拍雙峰塔?“對啊!那是我百拍不膩的景點。我覺得剛才Calvin(辰亦儒)有說到一點,是我很認同的。要了解當地的文化和特色,就要走他們的小巷。”


炎亞綸:對!請走一些旁門左道。哈!


辰亦儒:但太小的巷子,吳尊不走哦!因為他會卡住。(吳尊:亂講!)


大東:我們要4個人一起走嘛!所以不能選太小的巷子,不然真的會卡住。


 


■側記:餓不得的吳尊


分到僅有的10分鐘,用來專訪眼前看來有點累的飛輪海,果然還是搞怪一點的問題,才能讓他們比較有點“活力”。


飛輪海4子一到大馬就先出席佳能相機的新聞發佈會,然後接受6個單位的“車輪戰”專訪。我們嫌只有10分鐘問不出什麼名堂,但6組加起來就“吃掉”飛輪海的1小時。於是,聽到年紀最輕的炎亞綸問經紀人說,“等下我們有時間回飯店房間嗎?”經紀人說,“沒時間,等下要直接上電台。”炎亞綸還沒得及反應,旁邊的吳尊已迫不及待反問,“那不是沒時間吃飯囉?”


後來的後來,問到飛輪海對大馬的想念時,大家如數家珍的說起讓他們想念的大馬食物,向來好脾氣的吳尊突然有點脫序的說,“像我們現在就犧牲吃飯的時間,跟你做訪問。”結果此話一出,另外3子紛紛“訓斥”他說,“你怎麼這樣說話啊?”然後吳尊如委屈小孩般辯解,“我很少這樣子的。”


只記得當我“當機立斷”的喊停時,飛輪海4子不約而同的拍起手來,“慶祝”他們終於結束的平面訪問,無論如何,他們還是異口同聲並很有禮貌的說“謝謝!”可是,我怎麼隱約聽到最左邊有人在低聲歡呼啊?(沒錯!吳尊!我在講你。)



 

一年前的台北《初戀紅豆冰》記者會


 

《初戀紅豆冰》亞洲發佈會
日期:27/2/2009
時間:2.45PM
地點:台北亞太會館
出席:阿牛(陳慶祥)、李心潔、品冠、梁靜茹、曹格
神秘嘉賓:光良
 
(台北27日訊)對於要在《初戀紅豆冰》和阿牛(陳慶祥)拍吻戲,請李心潔表示得做足心理建設,還要求阿牛過後
安排她看心理醫生。曹格在戲中得強吻李心潔,他對此笑說已向老婆“領了Lisence”,還嫌自己的片酬太高!將為戲
友情客串的光良,毛遂自荐讓自己的爸媽軋上一角,讓品冠打趣對光良說,“那票房就交給你爸媽了!”
 
友情客串的光良希望《初戀紅豆冰》會是大馬版的《海角七號》,還笑說,“我很期待和心潔演對手戲,如果讓我演男
主角的話,我貼錢也願意。”他可是要和阿牛“搶過”?讓他惶恐表示,“不用!不用!”他表示,這次大家都為了一個
理想,所以酬勞可以象徵式。
 
阿牛升任當導演,大馬幫一哥一姐紛紛義氣相挺。問誰覺得自己片酬有被虧待的請舉手,結果靜茹和曹格高舉雙手,
影后李心潔則在旁笑呵呵。曹格表示“我覺得他給我的片酬太多了,我覺得自己不值這個價錢。”他重提自己之前拍
MV被罵哭的事,問阿牛說,“你應該不比周導(周格泰)兇吧?”阿牛表示,“這很難說。”
 
女主角李心潔則覺得自己的片酬是一大驚喜,“我以為是友情價,所以把片酬想得很少,結果還好耶!”(阿牛在旁扼
腕,“早知道開低一點!”)品冠則笑說大家應集體抗議,應該要求國際分紅才對!大馬媒體應邀到台北出席《初戀紅豆冰》亞洲發佈會,親眼見證大馬4王2后在會上的好交情。

花絮
 
■升任“牛導”的阿牛,將在《初戀紅豆冰》奪走曹格和梁靜茹銀幕上的“第一次”,還意圖把“鬼后”李心潔變成“賭后”!“我想從他們每人身上的特質發展,像大家就沒看過李心潔打麻將的樣子。”阿牛表示會“強迫”品冠在銀幕上表演“被車輾過的土撥鼠臉。”讓品冠求饒說,“那我的形象就全毀了,我還要唱情歌的哩!” 當品冠起哄說要加片酬時,在戲中沒有一句對白的靜茹也趁機要求“加對白!加對白!” 
 
■李心潔表示自己在拍攝和阿牛的吻戲前,一定會順應劇情“喝很多”來灌醉自己。大馬幫紛紛在會上指阿牛“自肥”,開拍這戲分明是為了一圓中學暗戀李心潔的夢想,靜茹表示“我可以證實!” 品冠也指阿牛偏心,齊人之福全在他身上,反而自己沒人愛。心潔事先可要向另一半彭順報備?“不用,因為他也是導演,而且比這更猛的,我都拍過。”阿牛表示自己比較擔心曹格,讓曹格開玩笑說,“對呀!因為我和品冠有吻戲。”在會上和品冠故意製造“斷背”曖昧情愫。
 
■曹格在戲里將強吻李心潔,問他可有賺到的感覺?讓他拚命點頭。“對我老婆而言,這是唯一合法的。”他形容這次的
電影很有紀念價值,所以不問角色就答應接演。梁靜茹這次將演出暗戀阿牛的戲碼,讓她表示要培養情緒很難。“幸好
沒拍吻戲,不然我一定整晚睡不<7740>!”她表示自己不像曹格,可以豁出去,讓曹格表示,“我說而已啦!我怕我到
時會害羞。”
 
■由於2月26日是品冠的生日,大馬幫藝人在會上泡製紅豆冰代替蛋糕為品冠慶生,讓品冠笑言,“按照習俗,要把頭按
下去哦!”還“報小數”謝謝大家參加他20歲的生日派對。”一眾藝人紛紛餵他吃冰時,他打趣問為什麼靜茹的有股騷味?(指正在蜜運中的她很風騷。)還說曹格的奶水味很重。(意指對方最近忙當奶爸。)當神秘嘉賓光良現身時,除了
和導演阿牛擁抱,大家也紛紛餵他吃冰,品冠表示,“有我的口水在!”光良則接話,“嗯!有初戀的味道!”

圖說


曹格、李心潔、阿牛、梁靜茹和品冠表示在後台笑太大聲,氣氛太HIGH而且鬼叫一輪,所以在會上聲音有點沙啞。


大家把紅豆冰當蛋糕為品冠慶生,還紛紛餵他吃冰,結果他搞笑嫌棄靜茹的有騷味,曹格的奶水味太重。


大馬幫4王2后炒熱《初戀紅豆冰》發佈會現場氣氛。將友情客串的光良抽空出席力挺,大家特地泡製加料版的紅豆冰
餵他,還特地強調“有品冠的口水哦!”


“Milo冰”梁靜茹表示要好好在戲中揣摩暗戀阿牛的感覺,“我只怕自己看到他會笑場。”


“打架魚”李心潔除了會和阿牛拍攝吻戲,還會被曹格強吻。李心潔想到要和好友阿牛拍吻戲就覺得頭痛,“我不懂
自己會笑場笑到幾點。”


光良希望《初戀紅豆冰》會是大馬版的《海角七號》,能創造出票房奇蹟。


阿牛表示自導自演《初戀紅豆冰》是他半輩子等待的一件事,並表示自己身邊的好友都是大卡士,讓他“一個個卡去撕”,結果品冠表示“這笑話好冷哦!”


在戲中飾演“白馬王子”的品冠,原來和阿牛相識超過10年,以前還偷偷合拍過《風雲》搞笑版。“他常看到我私下好玩的一面,所以希望我在銀幕上多點耍寶。”


“阿坤”曹格表示自己首次能和李心潔坐得那麼近。他曾在某次吃肉骨茶時一直盯住李心潔看,第二次碰到時則在機場,
他入境而李心潔正好坐輪椅出境。“所以我這次是半賣半相送。” 

走!一起去吃紅豆冰

 


了支持牛導,結果大家包場去看了第二次的《初戀紅豆冰》,
在星期一的這個晚上,像去赴一場集體回憶的盛會。
雖然每個人出的是比平時戲票更貴的16令吉,
但多出來的錢就捐給青海大地震災黎,真是超有意義的說。


其實我很慶幸這是一部沒被拍壞的電影,
所以我可以理直氣壯的呼吁大家去戲院捧場。
順便哀悼自己沒能開花結果的青澀初戀。


我想起去年到台灣採訪《初戀紅豆冰》記者會的情景,
那時中國商家突然撤資,
焦頭爛額的牛導最後自掏腰包支付大馬媒體的機票和住宿。
那時,沉默一年的張柏芝突然接受香港電視媒體訪問控訴陳冠希,
第二天出來的版面,張柏芝佔據了頭條,
可惜《初戀紅豆冰》只能安靜的躺在封底版。(幸好版面還是很大的說。)



後來大家知道牛導被撤資的事,為了想給他更多精神力量,
於是合買了一張導演椅送給他,並附上大家寫上寄語的大卡片。
據說,導演椅被送去怡保片場的那天,牛導很是興奮,
雖然後來椅子被坐爛了,但他說會把縫在導演椅上的“牛導”字眼剪下來留念。



然後,第一次演出電影的曹格爆出醉酒打人事件,
梁靜茹和李心潔當了新嫁娘,
光良因為檔期問題沒演成,讓易桀齊取代他演出囉嗦品冠的泡kopi角色,
而電影也終於終於終於在今年4月上映。


大馬的記者會上,八星拱照在台上打打鬧鬧,
記者會一結束,大家馬上衝出去趕稿。六親不認的說。
阿牛經過時問說,“剛才那道禁孕的問題是誰問的?我們有被嚇到。呵呵!”
由於巫啟賢說到什麼票房要破多少又多少的,讓牛導不禁呻吟,
其實我剛才記者會後半場已經開始胃痛了。”
哎呀!壓力真是大啊。


在414的首映禮看電影時,眼淚掉了好幾滴。
而419包場看電影,看完以後,大家竟然坐在電影院里拍照留念,
紀念我們人生第一次的包場。



出去以後,大家誰也沒走,不懂為什麼。
後來興緻勃勃的找來電影海報拍照,
還無聊得學擺電影海報的甫士。



最後,可憐的4月壽星小弟成了我們的“御用男主角”,
長得太高還要被罵,最後只能半蹲,成全了我們。



我在韓國的春天華爾滋



我一心一意要去韓國看櫻花,沒想到bonus很多,
在愛寶樂園看了郁金香,在雪岳山看雪景,也在月尾島餵食海鷗。
玩了我生平第一次的四輪機車,在只有6度左右的氣溫下泡了溫泉,
嘗試第一次做泡菜。也穿上韓服大拍特拍。



到達的那天早上是陰天,在月尾島餵海鷗,距離這麼的近,
也佩服那些海鷗,能如此精準的接住我拋過去的蝦條。



到63大廈(李多海在《My Girl》最想去的地方)看韓國最高的藝術館,
也到偉人博物館(Wax Museum)親近奧巴馬、貝多芬和梵谷。




“最後的晚餐”坐在耶穌左邊的信徒臉如冠玉,
不怪得《達文西密碼》作家丹布朗能以此大作文章,
這里只有4位韓星有幸入館,裴勇俊、崔智友、李秉憲和李英愛,
其他韓流明星,還需努力吧? 



為了飛濟州島而踏上金浦機場,想到《我們結婚了》的金賢重和皇甫夫人,
結果在機場就見到SS501的代言廣告,真是開心啊!


在濟州島迎接我們的是一場春雨,結果“神奇之路”是在雨中看的,
寒冷中買了一串豬腸解饞。
幸好翌日是放晴的天氣,於是,挑戰城山日出峰,走得氣喘如牛。
下山途中,跨欄並躺在草地上拍照,很多人竟然開始效法。呵呵。



去了《All In》取景地,就到民俗村去,
但最讓我開心的景色,竟然是村外的風車。然後想起了周杰倫《不能說的.秘密》。



玩了四輪驅動機車,第一次穿迷彩服,覺得自己很有型。
本來搞不清為什麼現場有大長今的相片,後來才知道《大長今》也在這里取景。



看摩托車秀,驚叫連連。而在我很是期待的泰迪熊博物館,則拍得過癮。
除了看到《宮》的造型熊而興奮,看到小熊們模擬“創世紀”名畫、titanic等,也覺得好有趣。


在濟州島看的櫻花林,有別於之前陽明山和阿里山的風景,於是心花怒放。



為了寄明信片給自己,在金浦機場差點讓班機誤點,嚇出一身冷汗。 


在愛寶樂園,沒有玩樂的興緻,看了3D電影ZooTopia後,就只想拍tulip,
沒想到不用去荷蘭,也可以看到郁金香,然後還老天真的買了“貓耳朵”扮可愛。



至於南怡島的水杉蔭道,讓我拍個不亦樂乎。
只是在看到冬季戀歌的塑像時,一時興奮踩空“扭柴”,
結果痛得跌坐在地上長達5分鐘,幸好後來傷勢無礙。



而在Four Season溫泉水上樂園,要脫光光的汗蒸幕,恕我沒能挑戰,
最後只穿泳衣戴浴帽泡了Strawberry Bath,Pine Needless Bath,Jasmine Bath和hideoki Bath,
從一個個41度溫度的池,逐一泡到43度的浴池,再往冷冷的jacuzzi池走去,按摩背部。


晚上在雪岳山下睡tatami,收看崔真英的葬禮,東海去海地賑災的節目,
邊喝啤酒和吃泡面,邊繼續追看李民浩和孫藝珍的新戲《個人取向》。


坐纜車上雪岳山國家公園,最高興是雪未溶化。圓了我想看雪的心願。
執意捉一把雪,嘗試雪的冷度。




拍了大佛以後,再往新興寺走去,拍下自己的背影。



坐了好久好久的車回首爾,在清溪川旁的東亞日報借廁所。
然後去做泡菜,穿韓服大拍特拍,拍了好久都捨不得把韓服脫下。



由於前一天在雪岳山沒有想像中的冷,
結果大家小看首爾的天氣,一個兩個不是穿短裙就是穿半截褲,
怎知造訪青瓦台和在明洞逛街時,大家都冷到一個不行。
這里的明星代言廣告和海報真是多啊,
還有很多派傳單的“公仔”,可愛到。。。



最讓我開心的是晚上去看Drawing Show,
而結合繪畫和搞笑的彩繪秀演出結束以後,
《Vincent》的旋律還一直在我腦中盤旋。



在韓國的最後一天,先去《明成皇后》取景地景福宮聽歷史,再去冰雕樂園拍到瘋掉,




但我發現我原來沒有做冰雕的天份。雕不出一個有柄的冰酒杯,
改敲一粒走了樣的萍果。



回家啦回家啦!在機場吃6,500韓元的KFC,
看到Emma Watson代言Burberry的廣告。嗯!拍囉!


泡菜國遇上的可愛人們啊!

 


你永遠不知道自己會在旅途中遇到什麼樣的人。
而這也許就是旅行的樂趣。


因為語言不通,所以我和阿雪一起參加了韓國旅行團。
說上來,這好像是我們多年前在香港公幹認識並成為好友後,第一次結伴出國旅行。 
她的名字有櫻有雪,結果我們這次真的看了櫻花,也看了雪。

某個她投幣買100韓幣咖啡的晚上,我們誤以為她放進500韓幣,
結果大家按了一杯又一杯,(好像一共按了7杯),
按得店主最後臉黑。我們賺翻了,結果她虧大了。



我們的旅行團共有18人,不多不少,剛剛好。
(人太多怕等來等去,卻要15人以上才有領隊帶團。)
領隊是個美女。我們泡溫泉時,她穿的是比基尼,
雖然她說動過刀有疤痕,但我仍忍不住想吹口哨。
我好奇當導遊的人,閒時是否仍有去旅行的興緻。
原來還是有的,但選擇的方式,一定是自助。


Gab是我在這團中最喜歡的“小朋友”。她帥氣又豪爽,讓羅導誤以為她是小男生。
因為她不泡溫泉也不做泡菜,所以這些時候,她都為我們拿相機拍照。


若說gab是小廝,樂得當大家的跑腿。
那和她一起來旅行的ricki,則被她侍候得像嬌貴的公主,
ricki和我一樣愛看韓國綜藝節目,
所以我在雪岳山下收看新一季的《我們結婚了》時,會高興和她分享。
她吃東西的速度和我一樣慢,也和我一樣很會換裝。



在EbiShura吃海鮮自助餐時,剛好有螃蟹festival,
ricki發現了鮮甜多汁的蜘蛛蟹,後來我們都專攻這個,吃個夠本。
還有長得恬靜可人的charmaine,和爸媽一家三口來旅行,
她在修韓文哦,感覺很厲害醬。。。



 
多對夫妻里面,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型夫婦”,
老公第一天抵步時身體不適,第二天一早還要去打針,
怎知第五天去雪岳山,他竟然可以攻上峰頂,然後拿了一面金牌回去留念。
他的老婆很nice,而且也很會拍照,叫她舉機,她一拍就四五張,讓你有選擇權。



還有一對恩愛小夫妻,嬌妻和領隊同名,皆有頭飄逸長髮,
我們密謀要在晚上自行到明洞逛街,但後來計劃泡了湯。
不知後來他們的shopping戰績,是否和我一樣輝煌。



隨團的有位負責拍照的兼職大學生,樣子有點像李玖哲。
我在63大廈的偉人博物館看到奧巴馬的塑像時,
興奮得尖叫然後衝過去合照,他覺得好玩,也站在我們旁邊一起入鏡。
離別的那天,他穿得很是帥氣,只可惜他賣的相片,
在我身上只剩微薄吃飯錢的窘境下,最後只能買下區區的一張。



在濟州島的老年司機和我溝通不良,但車程若是遙遠,
他不是放Big Bang就是放Rain的演唱會給我們看。真是抵錫。



而在首爾的中年司機長得帥氣,英語很是流利,
我在最後一天穿上在明洞買的新鞋,他看著我的“雨鞋”,
然後對我說,today is not raining……


在首爾吃早餐的時候,竟然遇到夏日風采的雯雯和李燕萍,
原來她們比我們早一天到韓國,但她們在濟州島的2天都下雨,玩得不算盡興。
這個時候,我突然很慶幸我們只在第一天遇到了雨,其他天都是晴朗好天氣。


至於這次的韓國導遊,隨團的長輩都叫他小羅,我則叫他羅導,
他很愛分享自己的家庭事,也愛買當地名產請我們吃,
後來阿雪口誤叫他導演,我受了影響,很多時候都不小心把他喊成導演。
在南怡島上,看到他騎雙人腳車,我興奮跳上他的車子,一起騎個痛快。



很多時候我問他問題,他偶爾正經回答,但很多時候都給了我一些不好笑的玩笑話。
回去的那個下午,他在機場叫我就別回去了,留在韓國吧!


才不要!我是愛馬來西亞的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