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PENANG和太平之行。累但快樂著

 


我一直很想重遊檳城和太平,沒想到這次竟是為了娛協而去。
兩天跑三場活動,累得可以。



最快樂的時光,是深夜在sunway hotel附近叫了滿桌子的小食,
還有半夜在房間亂拍一通閨房照。



7個工作人員吃完酒店早餐後,浩浩蕩蕩的去買報紙和吃cendol,
然後在路上扮鬼扮馬什麼都拍很是搞笑。
什麼是苦中作樂?這次再次獲得最實在的應證。



是的,8月21和22日是另一個恐怖的週末!
說好要成行的“三麗”組合,在通告忙到爆的情況下,搞到只有我“一麗”可以出發。
5位工作人員,要顧台前幕後哪夠啊?(同行的還有5位歌手和他們的助理。)
臨時找來有情有義的芊芊幫忙。變成6人同行的局面。
出發前一天,知道“另一麗”君妹竟然可以同行。yeah!“七北娛”就此成行。



早上7點半在sri petaling的LRT站等,7點九準時出發,遲到的人要罰吃早餐。
當龍老大還沒出現在我們視線範圍時,我們暗爽的說,有早餐吃啦!
結果,最遲的是等錯LRT站的“哈巴狗小姐”和助理J小姐。
但是,老麥早餐最後還是娛協請啦。呵呵!
一行人更拍了難得的大合照。(大家都絕對素顏哦!)



說好要一路睡去檳城,結果龍老大放映的《開心鬼放暑假》,
讓我們忘了睡覺一路看一路笑,只在影片結束後才小瞇片刻,
抵達前則在巴士車上開始捲海報的工作。(白雪在這時開始不適。OH NO!)   


抵達後,先在GURNEY PLAZA的紅盒子用餐,
歌手們梳化的同時,我們則到活動現場準備就緒。
當現場來了4家媒體採訪時,我真是感激零涕,
這才明白平時別人希望媒體們都來採訪時的心情。



輝仔人氣很旺,健哥下台派書簽,杰弟用吉他彈唱並改詞大唱PENANG也很讚。
AUNTY在玩接龍遊戲時出動百元和五十元大鈔的創意,讓我佩服至今。


活動成功舉行,下午4點多到酒店CHECK IN去。
一小時的休息空檔,我、君妹和心怡爭取時間到酒店附近走走,
爭取多看一點檳城的巷弄風景。



在忙著完成君妹的指定動作,大跳特跳的時候,
小馬在這時打來了關注的電話。不好意思!
忙著跳哩!於是很沒義氣的匆匆掛斷電話。




明明等下就要吃STATION ONE吃晚餐,但為了吃點LOCAL的,
還是執意在印度MAMAK檔買KARIPUFF和MILO冰。(味道都沒有很優。)


用完晚餐,就到光大做第二場活動。歌手們依然專業的投入,
我則因為這次有兩家媒體沒來採訪而要供稿,於是忙著打稿打稿打稿。


YEAH!娛協成立23年以來,終於衝出吉隆坡的檳城首2場造勢活動圓滿結束,
宵夜是讓我最開心的時候,看著一桌子的美味小吃,才有終於來到檳城的感覺。
好好吃的豬什粥、炒粿條、蠔煎、ASAM LAKSA、炒啦啦、蝦膏豬腸粉、薄餅。。。嘴巴忙得可以。


回到飯店,邊傳稿的同時邊忙拍私密閨房照,
唯一有帶MASK來做的君妹最是搶鏡的說,
(可憐身體不適的白雪在隔壁房昏睡中。)



猜拳猜輸的我,翌日第一個起床。
吃完早餐後,七個人浩浩蕩蕩去拍我們的檳城寫真集。
叫七劍客太俗套,叫七仙女又太對不起兩位猛男,
想起這次為娛協一路北上,我們且叫“七北娛”吧!



看到老舊戲院在放印度戲,我們忍不住演起印度電影中的老土戲碼。




看到電話亭,就扮等別人煲電話粥很不耐煩的模樣。 
愛演程度實在讓人BEH TAHAN囉。


而這次最經典的相片,竟是兩男仿佼海報上演的斷背版。呵。



吃了好吃的CENDOL,打道回府回飯店收拾行李,趕赴太平進行第三場造勢活動。




(不過5女在CHECK OUT前還是很愛拍。結果如廁和沐浴被“偷拍”的畫面全收錄)  



離開飯店時,還要一人扮一個字母拍下此行最具代表性的合照。



太平這一場活動,見識了一位當地通訊員同時代表3家報社的畫面。
活動做完後,無來由的突然覺得好累好累,頓時很明白宣傳們帶歌手南上北下的心情,
還有歌手們宣傳時只進出SHOPPING CENTRE唱了就走的感受。
(是囉!這次到太平也只到了太平SENTRAL MALL,杰弟講的紙羅雞都沒得吃。)
(我不管,太平的地頭蛇朋友們,下次記得帶我去。)   


回吉隆坡的路上,看《金枝玉葉2》前,大家談了這行的心情。
歌手們為了外型很優的攝錄機PENDRIVE一唱一和了起來。(很愛演囉!)
健哥還說了疑似在農曆七月撞見好兄弟的經歷。(不怕!不怕!)


遺憾“龍馬精神”沒能同行,然後東馬行只有龍老大的份。(叫我們5美情何以堪?哈)
但這次的娛協北馬造勢活動終於圓滿落幕。真是萬幸啊!  


 


 


 

我在鶯歌彩繪了一隻可愛的杯子

 



這次到台灣,最大的快樂,就是到了鶯歌陶瓷老街,
彩繪了一隻自己超級無敵用心,還差點畫出斗雞眼來的杯子。哈!



好像每次去台灣公幹,都希望偷閒做點特別的事。
像年初就去北投泡湯,還到了淡水騎腳車。


這次去的時候是夏天,一個讓我買瘋了的夏天。
買到自己也怕怕,心想自己怎麼變成這樣啦?


幸好第三天有宸瑄做陪客,帶我去鶯歌感染一下文藝氣息。
同行的還有佳瑩,還有超級可愛但卻一直躲鏡頭的劉宗錫小朋友。
10歲的他後來被我們叫為大師,然後我還一直要偷拍他。呵呵。 


當宸瑄問我這次想去哪里玩時?我說,好想去內湖的麗庭莊園,
不然去貓空喝茶,或者去鶯歌做個陶藝杯也不錯。
(是啦!小小和白雪他們在大馬某間陶藝工廠,
親手畫了屬於自己的杯子,讓我羨慕至今。)


結果宸瑄開出了這樣的行程,
鶯歌─新竹─新店─五分埔─士林夜市。
哇哇哇!沒想到我們單是在鶯歌就消磨整個午後,
到了新竹已經是天黑,只來得及吃個晚餐。。。



沒想到夏天的鶯歌這麼熱,把我們曬得幾近溶化。



吃了古早味的粥,還有姍姍來遲的海鮮面。



請劉小弟吃冰淇淋,我自己也來上一筒,然後強迫他拍照。
他這感覺,像不像迫上梁山?



看到別人像《人鬼情未了》一樣做手捏陶,
雖然心動,但想到自己在韓國做冰雕杯的雞手鴨腳,還是別搞。



幸好劉小弟比較想彩繪杯子,於是我們終於選好店舖,
開始我們的彩繪之旅。


畫什麼好呢?阿姨丟給我和劉小弟兩本童書,
於是我選了圖案,開始用鉛筆打底,然後漸漸上色。


我先是畫了一個在月光星辰旁的太空船。



然後畫了撐傘的企鵝。
不行,雨天的感覺不怎麼好,
所以加上“一直是晴天”的字眼。



宸瑄和佳瑩看我們一大一小畫得過癮,
最後也心癢癢挑了2個杯子,開始細心的畫了起來。


已經畫完的我和劉小弟,百無聊賴。於是我開始亂拍。


劉小弟多手的把他的黑白熊貓,畫上藍耳朵和綠耳朵,
結果我們叫它“胖呆”。



我突然看到章魚圖案很有趣,想起了保羅,
決定加畫章魚哥,然後附送海星一個。



看到阿瑄和阿瑩都畫得這麼棒,讓我一直瞎嚷,
我們畫的杯子,怎麼這麼可愛啊?


有一對情侶走進來時,看到我們畫的成品,
也驚訝表示,這是你們畫的嗎?


燒出來的成品要2星期後才拿到,
而我要等到阿瑄11月來馬時,才能和我的杯子見面。


天啊,我們已經對它愛不釋手,捨不得放下了啦。



 


離開鶯歌,坐了一小時火車到新竹。
(很累了,所以在火車上很好睡。)



餓到一個不行。吃了好吃的貢丸米粉和肉丸。
隨便逛一下,買了香光繼繼雞,
也沒看清楚新竹,結果就摸黑離開。
(我下次還要再去的說。)


到了五分埔,阿瑄把劉小弟送回家。
而劉小弟一直叨念那台沒來得及買下的小火車,
(他碎碎念的本事,還真讓我佩服。)


好吧。五分埔的最後衝刺。
這里的巷弄其實有些很棒的創意店舖,
東西雖然貴,但品質都很棒。
(我就差點刷卡買了一個馬幣三位數的包包。)


(牡丹,你很紅耶。你有看到你的店嗎?)



然後,坐在五分埔買咸水雞吃,
再坐下來吃好吃的豆花+紅豆。



仔細想想,在台北的3天都在夜宵。不肥才假。
 
沒有通告的第三天還從鶯歌吃到新竹再吃到五分埔,
某位叫82的朋友應該受不了我吧。呵呵。


 

當周導為王導站台,我在旁遞麥克風


7月人在bali度假的時候,接到主任的sms,
說月底派我去寶島採訪“黃綠紅”。


啊!我這月光族,月底是我最窮的時候啊!
於是,打定主意說,三天兩夜的採訪行程,
就乖乖去乖乖回不延長逗留,
順便當好人幫同行買面膜買減肥膏買bb霜。


結果,因為“黃綠紅”的專輯趕不出來,
寶島行程延遲到8月中。本來只是採訪一個專輯記者會,
後來追加一個電影首映禮,再來一個簽唱會。


因為主任對我的3天行程一個不小心變成5天而呱呱叫,
我的行程最後被迫砍成4天,簽唱會免做了,
自己得提早一個人飛回來。


由於我跟這次同行的D先生和R先生很不熟,
加上沒什麼喜歡“黃綠紅”,
所以一開始就對這次的行程有點抗拒。


怎知,當周導突然現身首映禮為王導站台時,
我突然間心情興奮了起來,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當印尼記者相機突然沒電,並懊惱無法拍到兩位天王同台的畫面時,
剛好我要幫電視台的D先生遞麥克風收音,
結果很順便的把自己的傻瓜機借給他拍,並說好我晚上再MAIL相片給他。


沒想到對方一個不小心把在旁邊擠得不像樣的我也拍進去,
讓我很幸運的有了和周導及王導擠在同一張相片的機緣,
晚上邊打稿邊傳相片邊心里暗爽,宛然是我這次採訪行程的最大收穫。



結果第二晚在圓山大飯店採訪新歌首唱會加記者會,
同樣是幫電視台遞麥克風擠在媒體群中,但台上只有化身帥氣指揮家的王導,讓我興趣缺缺。


晚上看回D先生拍攝機器的收音畫面,D先生問說為什麼不時有“雜音”?
害我不好意思的說,因為拿麥克風拿到手酸,
結果不停換手,然後還要跟別人的麥克風相撞。
哈!奇怪,前一天又不見我手酸?


這是我第一次去圓山大飯店,
心情有興奮,所以有了遊客的心情,不忘拍個照留念。 



採訪完後大馬媒體團也和兩位印尼記者合個照,
紀念在寶島的馬印緣份。



看王導的第一部電影,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
若真要說點什麼的話?我感謝這部電影有陳漢典負責搞笑,
然後電影歌曲很好聽。


不懂為什麼,總是想起在新加坡看《不能說的.秘密》首映禮的那份激動。
我和“一粒”看完電影後興奮不已。說想不到周導竟有如此功力。
在馬來西亞多看一次電影時發現原來“一粒”也有到場,
於是兩位傻婆還是興奮得不行,嘩啦嘩啦分享著看了第二次電影後的“新發現”。
後來我自己掏腰包在台灣買《不能說的.秘密》電影原聲帶,
如今仍是我眾多電影原聲帶中的最愛之一。


說來好笑,因為第一天和第二天的採訪行程都在晚上,
所以我以為自己沒時間去士林夜市。
感謝R先生建議在首映禮後找個地方去,
結果我們就往士林夜市走去。(先甜後苦的結果是寫稿寫到凌晨三點鐘。)


買瘋了的我在第一天就散盡這次行程的一大半銀彈,
心想我未來三天要怎麼活啊?
結果第二天沮喪的只想往有得刷卡的地方走去。


第一頓晚餐好吃到要命的鋤燒壽喜燒(被喻為無湯的火鍋)還在肚里,




我們仍往士林夜市吃宵夜。

吃的是偶像劇都去取經的大頭龍蚵仔煎,




外加入口即溶的芒果雪綿冰和抹茶紅豆冰。
夏天吃這個最棒,也有滿滿的幸福感。




第二晚的晚餐是胡須張魯肉面,還要喝紅棗人參湯來補一補。
只是這晚在微風廣場的夜宵全然遜色,好吃的只有那芒果雪花糕。


第三天快樂的到鶯歌為自己彩繪了一個美麗的杯子,(會另外寫一篇BLOG哦)
在新竹吃了米粉後深夜則在五分埔頹廢的執意散盡這次的所有台幣。


收拾行李的惡夢就發生在這一晚。
對著一堆自己和別人的戰利品一籌莫展的我,決定逃避現實翌日再繼續硬塞。
感謝天,行李箱合得上了。但獨自飛回大馬的我在無人可分擔行李重量的情況下,
硬是超重了4KG,結果我只能眼睜睜看著馬航不客氣的罰我160大元讓我的心淌了一地的血。


是的,荒謬的台北夏日好好買行程就這樣結束,
只是不甘心這次一本書都沒買到。(再買還得了?)
(不過這次最高興是買到阿密特演唱會DVD和《巴黎我愛你》電影DVD)
結果上機前硬是買回兩本雜誌。



一句話,就是愛買。沒有錢了還是要買?怎樣?!


真 是 活 該!! 

藍天白雲的古城逍遙遊


乘小恩子暑假回國,小圈子終於再次出動,
這次一日遊的地點是古城馬六甲,
說了是美食團,結果變成帽子團。
還不小心多了5隻小狗的分身,
然後很誇張的吃了一日八餐。



原來,小圈子最後一次出遊,
已經是去年9月的事。
這一次,少了人妻小云子,卻多了靚媽小蓉子。



連續兩晚熬寫稿累到不行的我和小雲子,
在某個再次撐傘看國寶演唱的夜晚有感而發說到,
有你有我加上國寶,就註定是雨天。
說來巧合, 
之前的怡保探班行有她沒我,天氣晴朗。
有我沒她的sekinchan之行,陽光普照,
難得有我有她成了一個圓的麻坡一日遊,竟是陰天假期,
出發去古城的這天陽光普照,
結果大家很仙家的定論說,小雲子和小芬子,
加起來註定是烏雲飄過。。。(oh no!我真係接受唔到咯!) 


第一餐真的是隨便吃的,但也是好好吃的cheras滿滿魚丸粉。


小蓉子沒把丁噹的cd帶來,大家一路上沒得“我是一隻小小鳥”,
最後讓阿鑌的歌聲陪我們整個路程。


一到古城,本來要先醫肚子的,
結果我和小馬子在紅屋不小心買了我們今天的第一頂帽子,
(為了配合小蓉子的貴婦帽,好像不買不行醬囉!)
然後在這里謀殺了不少菲林。
要謝謝小玲子別出心裁的帶來不同的鏡頭,
讓我們的相片都像被框起來般的藝術。
(但廣角鏡的壞處是,站旁邊的人都被拉得好胖哦!)



第二餐是在中華茶室吃雞飯粒,一句話,就是好吃。
(為了讓小圈子下一站可以衝出海外,大家還難得的合買了彩票。)


下一站是去大寶吃cendol,但一路上走走逛逛,
這條路走得好久哦,間中有人買了一雙鞋,
然後看中項鍊的人“強迫”從來不戴鍊的人也選了動物項鍊,
堂皇理由是:這是我們小圈子的信物。
(以後失散就拿這個來相認了。嘿嘿!)



經過另一檔帽子檔時,因為價格實在太合理,
我和小馬子覺得不買對不起自己,所以買了今天的第二頂帽子,
有帽在身的小蓉子忍不住再買一頂,
小恩子在我們遊說下也開齋,小玲子定力最夠,不為所動。
(結果我們這天的帽子數量是很驚人的說。)



小玲子提醒大家說,再不走快兩步,cendol是會賣完的。
結果不聽阿大言,馬上吃虧在眼前。
傳說中很好吃的baba laksa賣完了,
結果我們叫了nyonya asam laksa,咖哩雞面和5碗cendol。
(我和小恩子喝的是durian cendol哦,好香好美味啊!)



這里的椰糖很香,讓小馬子差點要把椰糖給抬回家。
吃飽以後當然是亂拍時光的開始,
並讓牆上名言“感激傷害你的人,因為它磨練了你的心志”也入鏡。



吃完第三餐,大家要往運河走去,
結果有個男生來“搭訕”說,小姐,有什麼要幫忙的嗎?
定睛一看,原來是故友李振城,
瘦了一圈的他在這里的民宿幫忙,
結果我們往sama sama走去,左拍拍右拍拍,
竟然也消磨了不少時光。(我還要巧遇意外組的同事。)



這里有隻慵懶的貓。成了小玲子鏡頭下的主角,
當牠睡飽下來走走時,竟然少了一隻腳掌,讓我們覺得心酸。



走到orang utan的創意T恤店,店里飄出來的norah jones歌聲,
讓小玲子很有feel的在陽光底下猛按快門,
而且拍完我們的正面、側面再拍背面。(我本來買去bali穿但後來被雪藏的球衣終於有機會出鏡。)





我們繼在sekinchan海邊“拍啤酒廣告”後,
這次在炎陽下更不厭其煩的拍起了100 Plus廣告,哈。



嘴饞想吃的baba nyonya餐廳沒開,
結果看某家店有賣asam魚頭,就很隨興的走進去,
沒想到asam魚頭、咖哩雞面包、馬來風光和5碗cendol,
竟然成了我們今天最貴的一餐。
(很不值得囉,尤其是cendol和大寶比起來,味道差了一截。)


懊惱要離開這地方去拿車然後往小巷口吃燒蛤時,
突然發現對面是茉莉曾大力推荐的迦南地咖啡藝術館,
結果很興奮的跟大家分享,大家說,“還等什麼?進去囉!”


結果我們的第五餐,就在這里發生。
原來好吃的千層糕,在Melaka Raya那間店才有賣,
於是我們只能叫baked lemon cheese cake,caramel slice,
再共享caffe tentazione和penang coffee。
(茉莉,拜託你下次還是要帶我去吃千層糕哦。p~l~e~a~s~e!)



這里的每個角落都有自己的特色,
我們選的是客廳一隅,哇,店里的懷舊感讓我們像回到童年。
(順便還要越州關心別人搶訂亞航韓國機票的戰況。哈)



是的,終於要離開雞場文化街了,而這時已經入夜。
明知後面有車駛來,我們還是執意在馬路中間拍了照,然後再做鳥獸散。
經過運河,紀錄下夜景的這一刻。
也拍了夜晚的紅屋,比照紅屋的日與夜。



走啦走啦,吃我一路上一直叨念的燒蛤。(然後還要sms老板娘一下)
在小巷口坐在矮凳上吃了3盤燒蛤和燒豆腐rojak,




明明已經結賬要走人,看到隔壁有人叫田螺,
一場來到。不吃白不吃,結果多叫一盤田螺。



第七餐,吃的是同一條街火候很夠的蠔煎,
(單聞味道就覺美味而且嗆鼻,結果也沒讓我們失望!)
因為借人家的茶室坐,結果多叫一盤雲吞面。(顏色淺得可以。)


要去拿車的路上,看到進了錢就可量體重的秤。
馬上作狀上去秤一秤,旁人還要很配合的做出“嚇呆了”的神情,
證明我吃足7餐後有多麼的重量級。



離開馬六甲往芙蓉走去,只為了那邊的田雞粥。
回途中三個重要的點,聽的都是阿鑌和弦子合唱的《暗示》,
請問到底在暗示些什麼啊?


明明夜已深,仍要轉進芙蓉叫薑蔥田雞和宮保黃鱔配粥吃,
不知是我那句“你們自己轉”還是誰的某句話點中了小玲子的笑穴,
竟讓她笑足15分鐘而且笑出眼淚來,
然後這種笑竟然會隔空傳染,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八月的第一個星期三,就這樣逍遙快活的過。
想必,我的八月會很愉快。(衷心的希望著。)


 


 

我在生日那天痛哭了一場

 


很少人知道,我在生日那天痛哭了一場。


之前的bali假期那麼快活,而生日那天雖然必須上班,
但想到有李宗盛大哥的歌聲相伴,就覺得感覺一點也不壞。
(就像某年生日必須上雲頂採訪,但因為對象是劉青雲,所以心甘情願。)
   
今年的生日落在週末,不懂為什麼,突然很想念在天國的爸媽,
因為大姐星期一要開刀,結果在公司忙完以後,尚未出門採訪前給她搖個電話。
前面還說得好好的,後來問到她開刀的心情,
二度動刀的她說,其實自己很怕死,所以這幾天都拉著老公和兒女,交待這交待那的。
(也不能怪大姐,她的同事在2007年和她同一時間動子宮瘤手術,結果從此沒再出來。)
我的眼淚竟突然如泉湧,哽咽得說不出話來。
趕緊掛斷大姐的電話,從樓梯間衝去廁所,
然後坐在馬桶上哭得浠哩嘩啦。


哭了好久好久,然後乘洗手間沒人,馬上出來照鏡子,
看到已哭腫的眼睛,心想,慘了慘了,
等下要出去採訪,這樣子怎麼見人呢?  


幸好,後來的後來,沒人發現我哭過。(起碼沒人問我)
於是,下午3時聽到一場精彩的交流會,
大哥的《開場白》唱得真好,伍家輝、陳家凱和宇珩當然也不賴。
大家為2天後生日的大哥演唱生日歌,我也搭便車接受了全場人齊唱生日歌的祝福。
晚上的交流會在夜店舉行,那是一場災難。
我們苦中作樂,然後在煙味中逃離了現場。
努力和文字搏鬥的時候,二姐打來電話祝福,
說道:聽說你下午哭啊?讓我當下只覺得丟臉。    
(突然想到媽媽逝世後的第二年,切了姐姐買回來的蛋糕後,我也偷偷躲在廁所哭了好久。) 


說真的,當年紀越來越大,當蛋糕上的蜡燭越插越多,
我對慶祝生日其實沒什麼慾望,不想切蛋糕,不想聽生日歌,
只希望在這天安靜的躲起來,
若朋友記得你的生日,以慶生之名來個聚餐,其實已經讓我感激零涕。
更何況,還有朋友會特地為你選購禮物?
把那個會旋轉互相追逐的飛機,放在我的熱氣球模型旁邊,
只覺得那是非常絕配的組合。



而我,感謝“姐妹們”的聚會、那個在wondermilk吃cupcake拍得瘋狂的夜。




那個在青蛙壽司點餐並以為電腦熒幕是touchscreen的午後,
那個在快餐店忙於打稿的生日晚餐。
還有在工作中執意出去透氣吃“潮洲銘”的中午,
那餐可以遙望火車鐵路的螃蟹晚餐,
那頓沒訂位結果呆等1個小時但讓我們失望不已的X港火鍋。




也感謝同學在排滿一天的充實節目後隔天,乘我上班前把紅棗雪耳送來我家為我進補。


(還有,我終於知道什麼是菊潽了,YEAH!)


去醫院探望大姐的那個下午,大姐雖然虛弱,但兩姐妹仍然說了很多話。
至於她出院後到她家的探視,多了二姐和表妹兩家人,所以出奇的熱鬧。


我最想說的是,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而身體健康,最最重要!



因為身份證印上8月的生日日期,
所以我一直以為自己是隻獅子。
中學時突然發現報生紙上寫上另2個陽曆和陰曆的日期,
才驚覺我是隻巨蟹。
(姐姐和哥哥的真實出生日期都和身分證有異,
證明當年在我們家,都是出生一兩個月後才去處理報生事宜。)
只是,巨蟹擅理家務,性格特質是賢妻良母,
我因此一再被朋友質疑說,
你?巨蟹座?怎麼可能?
就這樣,從獅子遊走到巨蟹族群的我,
一再被“嫌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