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忙很累的時候,我學陳昇一樣“啦啦啦啦啦”

 


陳昇來了,在我最忙的時候。


我書架上所有他的書,早已被他簽完。
他那本《阿嬤,我回來了!》我又還沒買。


星期六下午聽他在紫藤文化廣場瞎扯一小時,
我聽得開心,但是抄得很累。
更要命的,我在自己精神狀態極度不佳的時候,
還要專訪他老人家。真是想想就覺得恐怖。


幸好那天他乖乖的喝茶吃月餅,而且很正常的回答問題。
我寫到一半的時候,他突然像發現新大陸的說,哎,你是左拐子哦?
我想,那是因為他被敲破頭住院時曾用左手書寫,
和曹啟泰出了一本叫《在生命轉彎時-讓我牽著你的手》的書,
才會突然對我這左撇子大驚小怪。



為什麼我這麼忙這麼累?
因為大馬娛樂事業發達?每天至少兩三個通告?
還是因為本公司娛樂組人丁單薄?MC的MC、放假的放假?
這點我不怨,因為我總是有放假的時候。
我快活的時候也正是我親愛的同事痛苦的時候。


我在意的是,自己能否在忙碌的節奏中,尋找屬於自己的慢活步調,
苦中作樂的記錄這些日子的點點滴滴。


於是,在某個長得要命的美妝品推介禮,
明明餓得要命卻得看個魔術師一直失手一直跌東西,
我們在終於離開的時候,搞怪的拍了這樣的相片。



在要病要病的晚上做ot,喜酒沒有我想像中難喝,
配合第一次去吉隆坡塔的kelly,於是我們自己拍個痛快。




然後還要為四個黑衣男女取名為“黑色會”。



某個去KL Central載老友的午後,逛街後豪氣的吃了一餐豐盛的日本餐。
在送她回去的那個下午,三人行才終於拍下久違的合照。



而那個在書展被人點來點去有點“上火”的中午,把握時間買了六本書。
《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阿管《五分鐘完事》,林悅《我的私房地圖2》
張翎《餘震》、李昂《愛吃鬼的華麗冒險》和西班牙旅遊書。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時間把書看完但心里就是滿足。 


終於有機會看薩頂頂的現場演出,只能以嘆為觀止來形容。
只是後來坐在nando’s用餐準備打3條稿的時候,接到小黃車禍意外進院的事,
嚇了一大跳,通過電話向小游了解詳情,也在某個晚上殺上小黃家“探病”。


說是探病嘛?倒也慚愧。一班嘩鬼不但吃了別人帶來的芒果和她冰箱里的雪糕,
還要製造一大堆噪音,比較圓滿的解釋是,
我們在她老公還未從上海回來前為她的家製造一點生氣。


本來以為可以逃過認韓國團體ZE:A帝國之子那9個男生的惡運,怎知最後還是逃不過。
最記得大家在記者會結束後集體寫稿趕下版那一刻,
大家不是脫鞋就是在酒店地毯上盤腿而坐,然後埋頭打稿打稿打稿,
趕完稿後很有興緻的上台扮帝國之子,不過我們只有7個人。
九缺二哩。呵呵。



去採訪溫嵐升任設計師然後爆乳登場的活動,我們扮鳳飛飛拍下這樣的相片。



趕在《唐山大地震》下畫之前,終於看了這部沒故意煽情但仍賺盡我眼淚的影片。
看到鏡子前眼腫腫的自己,我跟yoyo說,這種“盛況”應該拍起來才對。
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原著小說《餘震》捧起來拜讀。
啊!書里寫的是更殘酷和真實的世界。
而我感謝馮小剛把影片改編得更具人性光輝,
讓我在戲院里被深深的感動了一回。



 

我想我是一隻敗家的敗犬。汪汪!

 



一直想買一個特別的玩偶,在一個人旅行的時候,為它拍拍照。
在BALI旅行時,買不到八爪魚玩偶,
沒想到在卡卡創意手工市集,邂逅了自己的心頭好,
然後把“保羅”帶回家,把它放在我的巴黎鐵塔旁拍照,
呵呵!乍看之下真是“天作之合”啊!



有時我想,我不該叫“敗犬”,而應該改叫“敗家”。
出發去台灣之前,穿壞了一雙羅馬鞋和涼鞋,
於是朋友說,去台灣買鞋吧。


好啊,結果第一夜不小心在士林夜市買了四雙鞋,
我以為已經是極限。
沒想到第二天在西門町,不小心又多買一雙鞋。
結果台灣最輝煌的戰績,就是那5雙鞋子。


這雙是此行最貴的羅馬鞋,台幣590。
BLING BLING的,一穿上就讓我頓時高了好幾寸。



這雙舒適無比的鞋子,
在我於台灣的鶯歌趴趴走時就已被我穿上。台幣390。



這雙看起來很炫的鞋子也是台幣390,
回馬以後陪我一路北上,在檳城和太平留下它的足跡。



 
至於這雙鞋子,因為款式舒服而且看起來挺得體的,
所以明明已經在士林買了四雙鞋子,
我還是在西門町對它一見鍾情,價格是台幣390。



由於在台灣沒有買到包包,所以在某個星期天,
為了支持朋友在孟沙MIST的跳蚤市場擺檔,
我說,就“只是”去買一個包包吧。


結果,包包真的買了,但是也不小心買了別的。



最搞笑的是,明明陪沒有任何斬獲的KELLY小姐看項鍊和腰帶,
不小心瞥到一雙很有型的羅馬鞋,隨口問了價錢,
結果漂亮小姐說,30令吉!
什麼?才30令吉?我馬上瞎嚷,不買就太對不起自己了吧!


於是,鞋櫃里多了一雙戰利品。



在某個於金河採訪的週末午後,
台上在講在唱,我們忙里偷閒和娛圈第二個將當媽的SAIPENG合照,
而我間中還SMS敗家女王,訴說我最近敗得厲害的懺悔。



敗犬和敗家,希望別就此和我畫上等號,
因為我其實比較想當遊行玩家,還有快活逍遙的食家。


但是,在SETIA ALAM老板娘家過夜的那個晚上,
七個人叫了七樣菜吃得盡興以後,我站在秤上還是慘叫了一聲。
是的。超重5公斤。是我最近吃得夠夠力的可憎戰績。


不過,比較搞笑的是,周日吃完讓我意猶未盡的水煮肉片後,
在手創市集對著六隻各具特色的“保羅”,看了好久好久,
而且對其中三隻愛不釋手,不知到底該選哪一隻。
後來選了頭上纏了紫色繃帶的保羅,覺得它夠搶眼,高興的拿著它左拍右拍,
連阿雯在CHUM拍我們的下午茶時,我也硬纏著要讓牠也上鏡。
結果阿陳瞄它一眼,不經意的問說,“奇怪,嘴巴去了哪里?”



買的時候,明明就知道牠是一隻沒嘴的八爪魚,
沒想到我後來還是三心兩意,膽粗粗的二度跑回去攤位問老板說,
不好意思,我可以換另外一隻嗎?


就這樣,最先看中的是PURPLE PAUL,
後來被我帶回家的,卻是一隻嘴巴張成O型的SURPRISE PA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