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ketam島打橫行.去i-city看璀燦燈飾


忘了自己多久沒去ketam島。
最後一次去,是多年以前的新年期間,
帶爸爸和繼母到ketam島去過夜度假。
那次以後,爸爸愛上了ketam島,時不時會帶自己的朋友去玩耍。
套老爸的說法,反正從沙登坐KTM去很方便,
而且島上很多潮洲人,又有老爸最愛吃的海鮮。
老爸在2007年猝逝時,為了把爸的骨灰撒進大海,
於是,我們到了ketam島的渡口,租船到海中央撒骨灰。
爸爸生前如此愛ketam島,想必他很滿意這樣的安排。    



沒想到,前陣子終於有緣再到ketam島。
這一次,是9位線條幫和格子幫的瘋狂一日遊。
從早玩到晚,玩到晚上終於在mamak檔吃晚餐/宵夜時,
19歲的小妹妹深深嘆氣說,好累哦。
讓22、26歲和另6個年過30大關的“輕熟女”互看,
(安先生,不好意思,你被我歸類成‘姐妹’。)
心里想道,原來最先喊累的是全場最年輕的小朋友啊!


這拼死爭取的休息日,同行們為了JYJ受苦而且怨聲載道。
我們九人幫,早上先去巴生橋底吃肉骨茶,(迷路以後誤打誤撞去到的好地方)
安先生前一晚去看佛曲發表會,把客語歌曲的niam ma niam ma誤聽成“你媽你媽”,
結果這是他全天說得最頻的笑話,我們很怕要聽個三年以上。
 
一到KETAM島外面的KTM站,大家說,你的KTM站啊!
是喎,快快去扮O野拍一下照。



在鐵軌上左拍拍右拍拍後,才甘願買票坐船去。
那是一個超級炎熱的星期日,走在KETAM島上,有種快要中暑的錯覺。



沒租腳車踏,但借人家的腳車拍一下照,結果被小朋友說,“偷腳車啊?”
小弟弟,我們有本事偷也沒本事帶走吧?



島上有間紅彤彤的屋子,我們很俗的擺起賀歲手勢,
幻想自己在拍賀歲專輯。



吃海鮮去吧!叫了滿桌子的海鮮餐,由於上湯沙白(啦啦的另一種類)酒味十足,
所以後來當船上的“導遊”發出像馬一樣的笑聲,
還不時說些奇怪的笑話時,讓我們不禁懷疑,
她一定是喝完整盤上湯沙白的酒汁所以醉了。


在回程的船上,大家補眠,無聊的安先生去“騷擾”熟睡的阿文,
拍了一堆超級無聊但無敵搞笑的斷背相片。
阿文,你要“告”他的話我們絕對願意作證。


回到巴生以後,大家去老麥狂喝可樂(因為可以無限續杯)來補充水份,
然後再往沙亞南的i-city走去。



這里的燈飾真是一級棒的漂亮。
只可惜最後大家相機的電力不夠,
最後只能靠小妹的相機來撐場。


在仙人掌面前,大家扮被刺痛的模樣。




在浪漫燈飾之下,或扮robot或扮寶萊塢電影演員,
要不就學飛輪海四人拍相機廣告的pose。
或者一班廢柴玩在一起,再無趣的地方,也都會很開心吧?




■其實,這是surabaya幫的聚會,我也不懂自己為什麼會參進來。
我去年6月到了日惹borobudur,再坐了10小時的車去bromo,
在印尼的兩處火山美景看日出並留下絕佳又完美的行影足跡。
而surabaya幫是今年3月到bromo玩得盡興,
立下終有一天要重遊bromo,並造訪borobudur的心願。
沒想到,這幾天知道印尼merapi火山爆發的消息,
另外還因地震引發海嘯,傷亡慘重,讓我很是揪心。


原來,有些地方,是不等人的。     


 


 

沒有男男激吻,只有好歌聲

一知道Adam Lambert要來大馬開唱時,
我就興奮的一直期待1014這天來臨。
結果終於如願,唱得真好啊,果然是當之無愧的King Of GLAM。
只是回青團在場外示威,所以覺得adam沒有很放得開來,而且太刻意宣揚愛。
其中一個我很喜歡的moment,是他把手搭在帥氣貝斯手肩上的時刻,
換來台下尖叫連連。當然,他不敢重演激吻的畫面啦。
吻下去還得了啊? 大馬的關卡都不用出了啦! 



那一年,朋友因為Kris Allen贏了Adam Lambert拿下冠軍 ,
氣得破口大罵,說從此要罷看《美國偶像》。
我沒有生氣啦,同志如Adam Lambert,畢竟有其爭議性。


當Kris Allen來馬宣傳時,公關問我喜歡他嗎?
我說,喜歡啊,不過我更愛Adam。
也因此,我的手機鈴聲,很長一段時間皆設定為《Mad World》。


Adam人在香港接受電訪那天,傳來回青團將示威抗議的消息。
要求馬來報和西報為我發問相關問題時,
馬來婆說,takut nak tanya lah。
而西報以不屑語氣反問,Again?
是囉!again。。。


Adam開唱的那天早上,我去了Lobo的記者會,
當68歲的Lobo說,我絕對不會在台上激吻我的樂手時,全場哄堂大笑。
那是我第一次去The G City Hotel,28樓的bridge bar風景真好,
於是我們在呆等的時刻,忙里偷閒拍照。





趕去《笑詠春》記者會,搶問跳水王子田亮幾個問題後,
才終於往Adam演唱會走去。
現場聽一聽我在專輯里很愛的《Soaked》還有《Whataya Want From Me》。


至於那個趙薇來馬代言瘦身的記者會,
我們很壞的叫大肚婆發問比較敏感而且分分鐘會中招的問題,
萬一剛產女的小燕子不爽作答,起碼會給大腹便便的“壞人”一點面子,
事實證明我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啦,
已當媽的小燕子雖然答得精簡,但態度還是很好的說。。 
 
因為double vision的金視獎慶功宴,害我沒得去看《劍雨》首映禮。
慶功宴的前半場異常悶場。開心慶功的只有演員,
死死下採訪的我們則是一片低氣壓,以龜速送上的飯菜,讓我們餓得可以。
所幸,後半場氣氛轉換,然後拍下這樣的相片。



看看我的手臂和腰身,忍不住發自內心的對自己說,
我真的是“月半”,不過沒有“彎”。 



易桀齊。戴佩妮

 


易桀齊是《買冰淇淋給你慈善演唱會》的主催者之一,大家只看到他頭上的“光環”,卻沒看到他這陣子到底有多心力交瘁。很久沒和他一起工作的戴佩妮說,“我希望他可以自己想通,活動才能辦得長久,不然我怕他做個三四年以後,就說不敢再做了。不是他不愛這些小朋友,而是他承擔不下去。但如果他看通其中的道理,他就可以做個10年20年,也不覺得累。”易桀齊在旁連連點頭,並表示“我會慢慢自己找到平衡點的啦。”


《買冰淇淋給你慈善演唱會》訂於10月23日晚上8時30分在蕉賴體育館舉行,受惠單位為美嘉園殘缺中心和兒童尊嚴基金會。問戴佩妮和易桀齊兩人可有一起做善事的經驗?兩人表示,之前曾捐過衣服和捐錢,但好像沒試過這樣一起做善事。


Penny表示,“像那天帶小朋友們一起看動畫電影《Alpha and Omega》,他們都是第一次看到我,然後問說,這是誰啊?新的姐姐嗎?有的還過來擁抱我,讓我覺得很窩心。”她覺得殘障小朋友的笑容特別純真燦爛,和一般的小朋友不太一樣。“你以為他們什麼都不懂,但他們其實什麼都懂,而且比大人更堅強,也不想我們把他們看得不一樣。”


問易桀齊有什麼要說的?他說,什麼都別說,希望大家趕快去買票。Penny也表示,“我覺得及時行善很重要。一想到就應該馬上去做。對我而言,與其及時行樂,倒不如及時行善。”



戴佩妮和易桀齊在台灣一直“守望相助”,問他們最欣賞對方什麼?又希望對方多疼惜自己一點什麼?
Penny希望感冒中的桀齊,好好照顧身體,並表示“如果他沒有健康去享受做善事的快樂,我只覺得很可惜。”而易桀齊說Penny之際,更多的是對自己的省思。奇怪,為什麼突然走調,最後變成“省思大會”了啊? 


妮:我最欣賞他的神經大條和衝動。這些其實是缺點,但對我而言都不是缺點,反而是我欣賞他的地方。因為我們的關係可以包容一切,他是個很值得的朋友。


問易桀齊可有讓她好氣又好笑的時候,易桀齊忍俊不禁的說“吹風筒”,然後自顧自的在旁邊笑了起來。


妮:他啊!出門時都得一再檢查手機皮夾,重點是他什麼都帶,而且還多帶。


齊:(忍不住自己爆料)像今早,我拿著吹風筒從她的房間走到我的房間,本來是要放回我的房間,卻一個不小心把它放進我帶出門的包包里。我剛才看助理提包包提得辛苦,只覺得奇怪,一拿之下,怎麼這麼重?才發現我把吹風筒也帶了出門。


我真怕自己有一天去逛街,然後“大頭蝦”的忘記付錢。到時你們要弄清楚,我絕對不是偷東西,千萬不要誤會我。(就像林子祥曾在夏威夷被疑偷太陽眼鏡一樣?)哈哈,對對對!而我就是比較年輕的那個例子。


那Penny希望易桀齊多疼惜自己一點什麼?


妮:我覺得現在的他,就像以前的我。他一直顧及別人的感受,卻忽略了自己的身體和感受。我很怕他像2年前的我那樣,突然病倒。有些事情,是可以選擇性的,再怎麼忙,都要撥出空間讓自己呼吸。


齊:這些其實都是我以前對她說的話,我現在終於了解她以前的感受了。


妮:像剛才,他是開電腦check mail,並把活動相片丟上facebook,我則是開電腦玩game。看到他很累的樣子,我覺得是累積下來的。(齊:我們其實睡眠的時間一樣,但我是心情上的累。)他做善事是值得的,但如果他沒有健康,去享受做善事的快樂,我只覺得很可惜。


齊:我在某程度上是開心的,但我卻有太多要擔心的事情。我其實已經盡量Relax。


妮:我們很久沒一起工作,這次看到他的工作狀況,看到他得同時處理很多事情,而且閃神,只覺得心痛。我以前也扛很多東西在自己身上,但有些事情,其實可以借力使力。或許,他跟我一樣,很難相信別人也可以做得很好,所以才這樣。所以,我希望他盡量做,但不要把標準訂得太高。要知道,有做總 
比沒做的好,重點不是籌到多少錢,而是他有做到。


齊:我啊!我欣賞Penny文采好,欣賞她夠堅持、認真,這些都是我要學習的,因為我是個三分鐘熱度的人。但她的優點也是她的缺點,有時她太認真的時候,我反而希望她好好照顧健康。


我很記得有次歌迷上載Penny的畫面上youtube,她好像在為二姐(江蕙)的MV教戲,我沒見過這樣的Penny,雖然素顏,但她那時的熱誠和自信,卻散發出一種美麗。(Penny害羞插話:哪里美啊?)我一直說,認真的女人最美麗,我也希望自己能散發出這樣的魅力。


不過,認真也有利與弊,我就一直卡在中間,還沒找到平衡點。我一直在追,一直在跑,卻忘了回頭看我自己。夜深人靜時,我問我自己可以承受嗎?不是病痛,而是身心好累,我才做第二年(指《買冰淇淋給你慈善演唱會》)而已,而我自己的唱片還沒發哩!       
 
看到現在的Penny,我很慶幸她已找到一個平衡點。不過,我每次在台灣call她,她不是說3點鐘約了整骨,就是要去看中醫,讓我聽了很心痛。我希望我和朋友們,以後老了,大家可以一起騎腳車,或者在沙灘上慢慢散步。 
 
希望她多疼惜自己一點什麼?她現在很快樂,看到她快樂,我也很快樂。


妮:因為他看過我太多次在他面前哭,但我已經很久沒哭了。


齊:對啊,現在我完全都不用理她了。


妮:現在反而是我要理他。乖!快回來我這“媽”的懷抱。


齊:其實,讓我快樂的原因,真的是因為這些朋友。他們都很照顧我,會在適當時為我站出來。有這些人,我真的不怕跌倒。



戴佩妮這屆以3首歌曲《看見聽見》、《一念之間》和《原諒我就是這樣的女生》,入圍《2010娛協獎》十大原創歌曲獎(本地組)20強。易桀齊除了以《世紀末煙火》和《嗚》入圍,他為梁靜茹作曲的《別再為他流淚》,也入圍十大原創歌曲獎(國際組)20強。問他們最希望對方以哪首歌曲得獎?兩人說說下,竟然如小孩子般“斗咀”了起來。


齊:我很希望她的《一念之間》拿獎,因為我覺得這首歌比較冷門,較難讓人馬上接受。


妮:拜託!這首歌很芭樂好不好?很多人都比較喜歡另外2首哩!


齊:但我覺得歌詞很棒,而且表現出和以前不一樣的Penny,如果她能憑比較不一樣的東西拿獎,我會很高興。因為,我認識《原諒我就是這樣的女生》的Penny,但我並不認識《一念之間》的Penny,所以覺得比較特別。


妮:真是好奇怪的見解啊!可見我們的音樂理念很不同。(齊:這樣我們合作起來才有火花嘛!) 


公關在這時催說,時間差不多了。易桀齊竟興緻勃勃的催Penny快點答,因為他很想知道答案。 


妮:我當時一聽到《別再為他流淚》,就覺得這首歌寫得真是他X的好,而且靜茹也唱得很棒。《世紀末煙火》是芭樂得來卻有質感的歌曲,而《嗚》的創作理念好,整個段落也很有設計感,雖然傳唱度比不上另2首,但卻是最特別的一首。


若硬要選一首呢?


妮:哎呀!反正才那麼3首,都給他獎就好啦!


齊:喂!你這位前輩要這樣講咩?


妮:不行吼?



■側記


大家都知道Penny和易桀齊交情很好,但這時親眼目睹,還是覺得感動滿滿。專訪的這天,易桀齊在餐廳右側接受西報訪問,Penny則在左側逐一接受中文媒體的車輪戰訪問,當桀齊走過來“哈啦”時,Penny馬上像個媽媽似的,把感冒藥拿出來,然後叮嚀桀齊吃藥,“你先吃這個,一顆就好了。”然後桀齊像個乖寶寶,安靜拿過藥,然後退去另一邊服藥。


當兩人終於“會合”一起接受《星洲娛樂》訪問時,Penny表示看到桀齊最近的累,讓她心疼表示,“這不是2年前的我嗎?”桀齊表示,“我以前一直唸她,沒想到現在竟然角色對調。”後來桀齊表示,身邊有這些好朋友,讓他不怕跌倒。Penny嚷說,“當然!因為壓在下面的是我啊!”桀齊頑皮補充說,“不怕!還有靜茹,靜茹有肉……。”讓Penny很大反應的說,“你要死,你講靜茹肥!”讓桀齊趕緊把Tony拉下水,“靜茹不怕啦,因為還有Tony墊底。” 


 


 


 


 


 


 


 


 


 


 


 

一輩子做女孩?Attraversiamo(Let’s Cross Over)

 


去看《Eat Pray Love》之前,
信誓旦旦的說看完電影後,
要去Ninja Joe吃豬肉漢堡,
結果電影一播完,牡丹說,好想吃Pizza哦。
我也突然好想吃意大利面。
就這樣,3個女生最後坐在VIVO,
叫了Pizza,Spaghetti和Volcanic Ice Cream,
再由茉莉掌鏡,讓自己洋溢在濃濃的意大利氛圍中。



是的,如果你看了電影,
看到電影中的Julia Roberts在羅馬露天街頭吃意大利面仿如拍美食廣告的如沐春風,
或者你也會有這樣的衝動。
那年秋天,我在梵帝岡博物館消磨了一整天以後,
跨過“國境”回到羅馬街頭吃了意大利面,
但那時沒特地到Naples吃比薩,
留在我味蕾最深刻的,是gelato。
那家有127年歷史的百年雪糕老店(現在恐怕有131年歷史了吧!) 
仍是至今我最深的依戀。


看書的時候,我喜歡書里的Liz Gilbert在巴厘島上,尋得了身心的平衡。
在這一整年的追尋快樂與虔誠之間的平衡中,
她終於發現:“拯救我的人,並非王子,而是我自己操控我,拯救我”。



我不敢說電影被拍壞了。
因為電影總得要有一定的商業和浪漫因素存在。
於是,我們看到Julia在意大利EAT,在印度PRAY,然後在印尼BALI島LOVE了一場。
(我始終覺得電影有一點點偏離了書中要傳達的訊息。)


看過電影的男生朋友無法認同這部電影,他們說,Julia好自私。
但看過電影的單身女性朋友,幾乎都沉浸在電影中。
而我相信,所有擔心步入婚姻就從此喪失自由和自我的女生朋友們,
都有過同樣的心情。


於是,當Attraversiamo這句對白冒出來了以後,
突然就有了那樣的心情,好吧!Attraversiamo (Let’s Cross Over)!




是的,這是一個絕對痛快的周末。
早餐先在Sri Petaling吃點心,
看《Eat Pray Love》以後吃意大利餐,
去poco享用下午茶後,再往布城看夜景。
三個女生就這樣過了充實到一個不行的weekend。



poco是當初大紅花朋友們為笨魚送行的地方,
那天因為要上班無法過去,有點飲恨。
後來的一個專訪,以為是在studio進行。
但原來studio底下就是poco。
我就這樣第一次踏進poco,
只是訪問時專注在訪問,沒有那種和朋友悠閒消磨時光的心情。
於是就告訴自己,終有一天要和朋友到poco坐一坐。


但,只覺得我們去的時間不對。
客滿。服務員太忙所以表情緊繃不耐煩。
坐著的客人們幾乎都盛裝一直舉機仿如專誠來拍寫真集。
看得我們三個樸實女子有點不自在。
(只有Carla Bruni的音樂感覺很對。)
要離開的時候,來了一批開粉紅汽球生日派對的客人。
我想啊,我們只有在poco外拍照時最是自在吧!





周五晚上在zouk被迫吸了一整天的二手煙。
8點的assignment,叫我們7點就報到。
塞了1個半小時車的我們,當場火滾!
沒吃晚餐的我們,決定“出走”先去附近吃晚餐,
意外發現鬧市里有個叫nz的mamak檔,
對正雙峰塔美景。
是的,這是當晚的最大發現。


我的極限就在這里

 



雖然我很喜歡看頒獎禮,
但卻忍不住要抱怨,
採訪頒獎禮真是他媽的累。


披星戴月從山卡拉遠的布城回到家後,
凌晨2點15分開始寫稿,凌晨5點才有得睡,
破了我今年的OT記錄。
很關心其他同行的戰績,結果大家讚我強,
因為他們寫到凌晨3、4點就撐不下去,
倒頭先睡,第二天7點爬起來繼續努力。


不行不行。我這總是睡不醒的傢伙。
稿沒寫完我哪里敢睡?
如果第二天睡遲了交不出稿讓版面開天窗,
我不被碎屍萬段才怪?


事實上,早上10點上班的我,
翌日敢敢睡到10點才起,11點15分才到公司,
還要恍神的撞到咸蛋車尾。
當時內疚的說一上去就要對車主報備,結果忙到忘記了。
多天以後才記得對車主懺悔,被對方碎碎唸了好幾句,
而我在心中許諾,明年春天我要在“十萬八千里遠”的地方,
請她多喝兩杯異國咖啡贖罪。     


因為採訪金視獎之前要先在酒店專訪,
專訪後就得趕去做星光大道、頒獎禮然後慶功宴,
我心想如果我穿高鞋的話到時走到腳痛是我活該,
於是就穿了一雙平底鞋。




結果和195公分的高先生合照時發現我是全場第一矮。



看《歲月神偷》除了很愛“細佬”鍾紹圖,也愛李治廷和他唱的歌曲,
事實證明我是只愛皮相的膚淺女子,
一見李先生那油腊頭就心里大打折扣。


葉劍鋒謝佳見吳天瑜楊雁雁等人的喜悅我固然可感受到,
但寫稿寫到凌晨5點依然是一場“惡夢”,
頓時覺得星期五Arthur’s Day寫到凌晨3點已經是恩賜。


Flo Rida和Sean Kinston都不是我那杯茶,
可是我後來發現這兩個傢伙實在花招百出,
雖然形象不怎麼樣但舞台表現還是徹底讓我刮目相看。
一整晚下雨又怎樣?慶幸我還是有得遮雨,
明明不渴卻硬硬要了一杯Malta來喝。
半夜十二時散場前看了一場煙花,頓時有種正在過年的錯覺。


因為連續3天OT太累,(雖然星期四晚上拉拉的ot我有enjoy到)
所以星期日那天下午專訪易先生和戴小姐有點不在狀況,
(Delicious明明很多家卻搞錯去到劉華被偷拍的那家,
害我平白多付5令吉parking費。)

原來感冒中的易先生比我更累。
聽戴小姐像媽一樣的叮嚀易先生吃藥,
看兩人好感情的互相希望對方多疼惜自己一點什麼,
但我當時心里最大的念頭只有,
yeah我明天終於
有得休息有得休息然後我要在家徹底徹底徹底昏睡



星期一在家當宅女睡個天昏地暗。
星期二下班後放棄學氣功去看首映禮。
晚餐吃完後竟讓我們決定banned那間餐廳1年。


電影看的是狄仁杰,但我們拍的卻是貓頭鷹守護神的海報,




然後還要模仿Charlie St.Cloud的甫士拍照。




並非劉華嘉玲冰冰家輝入不了我的眼,
但我全片最喜歡的竟然是白臉白眉白髮的鄧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