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聖誕睡衣派對變大花臉

 



我最瘋狂的聖誕節,是某年和同學到孟沙跳舞,
從一間pub跳到另一間pub,玩到凌晨四五點才回家。
去年的聖誕很是平靜,下午和朋友在bumbu bali吃峇里式午餐,
晚上則去參加一場溫馨的聖誕婚禮。
今年的平安夜陷入兩難局面,一邊是“老人幫”,一邊是“年輕幫”,
感謝小小的水果酒為我做了決定,(可是我們最後喝的是kampai)
於是仍未恢復元氣的我,決定不做忙碌的趕場女子,
就乖乖的選定去一場火鍋睡衣派對,
比較沒想到的是,最後大家都變成大花臉。



看了《我結》以後,就很響往拍下在超市購物的相片。
沒想到在這個“三麗”共同購物的聖誕傍晚,竟然如願。




小馬是標準的賢妻良母,佔據君妹的廚房是如此自然。
不會洗手做羹湯的我,一時上多兩樓找人借煲湯鍋,
一時走去隔壁幾家借罐頭刀,或者我最大的作用不過如此。


君妹家里的燈壞了好久,我們在半陰暗的客廳一心想等大師兄來搞定。
久等不到,結果阿鵬一到就被我們捉去做苦力,
看他掂腳站上椅子不穩的模樣,讓我們唯驚唯恐扶著他,
只怕他一個不小心翻下陽台,成為聖誕冤魂。  


原本的節目流程是先穿睡衣走星光大道,以角逐當晚的最佳服裝獎,
但失魂聰那天先是漏掉禮物再漏手機,有義氣的我們等他來才開餐,
結果等到8點半肚子餓到有扁,睡衣也來不及換就先開餐。



當然間中也有玩四連拍的說。
但我們的反應好像有慢醬,每次第一和第二張都一樣的說。



吃飽以後,睡衣派對才正式開始。 
我把藍色睡袋打開充當床單,開始kelly所要求的床照環節。



專業的小小帶來3件睡衣任君選擇,
為免小朋友們噴鼻血,我們捨兩件性感的取那件可愛的,
但小小披上睡袍一樣風情萬種,讓她嘲說自己很desperate housewives。
(她後來被化鍾無艷妝宛如風塵女,再擔上一枝rocky餅來當煙,
簡直就是媽媽桑的化身嘛!)    



   
阿鵬被綁了一棵椰樹頭以後,開始日本武士上身。
他玩遊戲被罰化了刀疤小丑妝以後,更是全面失控,
一再跳起他獨有的搖頭晃腦舞步。
看他和本是可愛花貓臉但後來被加碼畫上刀疤妝的君妹,
上演一場夜店跳舞邂逅、互指對方有刀疤的老土戲碼,
就讓我們笑到碌地。



白雪和我有志一同,一起綁起孖辮扮大陸妹。
在玩“誰是兇手”的遊戲時,我憑直覺指認她是“殺我的人”,
而第二個被畫大花臉的她,在君妹的操刀下,
化身紙紮殭屍妹,讓我們一見她就忍俊不禁,
偏偏她很入戲,總是扮出櫻桃小嘴配合她的經典口紅,
堪稱是當晚的另一絕。



若說大家都穿睡衣沒新意,那一身蓬松頭加寬松長袖衣的kelly絕對最有創意。
她和我一樣被罰跳《Nobody》,但我們的“求企”舞步絕對讓老師也搖頭。
最近很愛龜梨和也的她,後來臉上被寫上龜字,
竟讓同樣愛龜的我,迫不及待找她合照。



我以為我的造型配搭一隻雪人公仔已經很經典,
更經典的卻有配上奶嘴和奶瓶的君妹,還有連叮噹被單都搬來的小馬。 
結果,小馬臉上被光良粉絲硬硬寫上“我愛光良”,
我們就笑她說,拍照只拍右邊臉就好,在“良”字旁邊加上“家婦女”,
然後快快把這絕種好女子嫁掉。


那個在香港抱洋娃娃扮奶爸很是經典的大師兄,
沒想到這個晚上輪到我的雪人遭殃。
只是他的睡衣哪像睡衣呀?結果被我們大懲罰化個封口妝。



明明想了一大堆的遊戲,最後只玩了兩個。真是心有不甘啊。
不管是抽簽拍床照還是抽聖誕禮物,我竟然連續5次都抽中君妹。
結果半夜明明是阿怡滾來滾去睡在我身邊,我卻誤認是君妹在身邊。


 


阿怡很有心,一人一張聖誕小卡寫下她的心意。
失魂聰也帶來棒棒糖騙各位“小朋友”。
好笑的還有kelly,明明是好喝的涼粉加龍眼,
她竟然說,為什麼有魚丸在我的涼粉里面?真是被她吹漲。


突然家有白事的阿聰和絕望主婦約凌晨兩點離場,
於是錯過了那粒一晚趕三場的忙碌咸蛋,
她一到場就狂笑我們的大花臉,早知道也幫她化一個的說。



凌晨三點鐘,大家的腦筋不清醒,把臉都洗乾淨以後,再一起趴在地上拍合照,
紀念這瘋狂的聖誕夜。



聖誕夜早上,4L1Y一起去吃早餐。
回程的路上,君妹突然哼唱“幸福,不是每一天都有,錯過以後要等很久很久。”
就這樣,惜福的我們,突然來場五人大合唱。


——-



平安夜的中午,和老友CC約吃TENJI 2。
食物不比TENJI優,但我珍惜這樣無所不談的寧靜聚會。
老朋友的相見,就是這樣,不愁沒有話題。


至於聖誕節的中午,為了阿陳夫婦當年留台的美好記憶,
我們到了號稱台灣第一品牌的“貴族世家”鋸扒,結果吃得飽,但沒有滿足感。
雖然沒有說好,但大家都帶了禮物,左手親自做的襪子雪人讓我驚嘆。



阿雯帶來了百紋草,但我說我是“植物殺手”,於是沒良心的把盆栽推給將搬新家的左手。



而越長越可愛的小陳小朋友啊,天使翅膀的頭飾可愛到一個不行。
說好要回家睡午覺,但眾人還是續檔,去STRAWBERRY喝茶去,(本來要去吃龍虎匯或燒魚,卻因大家太飽而作罷。)
很厲害的幹完一杯JUMBO西瓜汁,結果回到家已經是傍晚6點半。



還有某個晚上的三人行,我們在環保禮盒和小熊聖誕樹下留影。



為了拍照,選了氣氛好的餐廳,
這年頭,好像口味都不重要了。
(決定下次還是到NEW YORK NEW YORK去。呵! )



 


 

到南丫島看風車去

 




從荃灣搬酒店到油麻地,拖著很重的行李到大窩口地鐵站。
我、小馬和yoyo的行李重得可以,幸好中間有人仗義。



由於前一天寫稿到凌晨四點多才有得睡,所以樣子實在殘得可以。
順利搬了酒店以後,快樂去義順吃早餐(還是午餐?)去。
好好吃的朱古力燉奶啊!還有內容紮實的豬扒飽。正!


到花園街逛一逛,吃了想念的魚蛋,再買雞蛋仔大快朵頤。




嘿嘿!在香港的第四天啊,才終於有機會吃點道地小吃的說。




在這里最有趣的經歷,竟然是買“足下風光”,
阿姨這麼會講,賺了我們不少錢哩!
(也第一次見到香港警車和消防車迅速出動的高效率。)
在“通達”也吃了腸粉、飯、拿喳面加翅。
少吃多餐,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在這里也看到香港版碧枝。哈哈!)   


這一天是輕鬆的行程,晚上到維多利亞港的星光大道走走,




李小龍銅像早已遷移,而這次沒到迪斯尼樂園的我們,
在精品店對著米妮和disney城堡一樣拍個不亦樂乎。
先是在“大家樂”隨便叫點吃的,再到海港城拍聖誕燈飾。



今晚的重頭戲是深夜的稻香火鍋。
九點以後,一切火鍋料都有特價。
阿昏和凱莉的公仔再次出動,攀在火鍋旁分一杯羹。


第五天的行程讓我期待不已。
這一次,我終於有機會到南丫島走去。
香港在這天的天氣終於轉涼,
我們這時才有機會感受到冬意。


幻想自己在這里偶遇發仔,
但最後只能和他的剪報合影。




在島上先是買包點填肚子,




再坐下來喝碗很正的阿婆豆腐花。
雖然這天擺檔的是位阿叔,
但豆腐花真是香滑美味又可口,名不虛傳啊。



   
一心要往風采發電站走去,結果一個兩個在上坡路走得氣喘如牛。
於是在風涼水冷的南丫島山上,一個兩個熱到“寬衣解帶”。


這麼辛苦才爬上來看到這麼一座風車,
我們決定,不拍個廿張絕不下山。(結果?當然超過囉!)



 
我們在風車前擺盡所有甫士。
甚至還有人攤在這里扮死屍。



比較好笑的是,阿聰在這里突然冒出一句,“我很醜哩!”
我很自然的接話說,“可是你很溫柔。”
阿鵬雖然爆笑出來,但還是不忘對個下聯,“還有音樂和啤酒。”


雖然丁噹把趙傳的《我是一隻小小鳥》再次唱紅,
但在我心中,《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始終有它一定的位置啊。


下山去,當務之急是找廁所,但流動廁所髒得可以。
最後,我們經過一間山莊,很自然的闖進去“借”建在菜園旁的廁所。
結果被阿婆追過來,報以中氣十足的“訓話”,
指責我們借廁所就應該先說云云,把我們噴得一鼻子灰的說。


離開南丫島,前往東涌購物去。然後再上太平山進行特別任務。
多年前曾到蜡像館一遊,這次實在變了好多。
周杰倫、朗郎、林志玲和甄子丹等人登堂入室,
當然少不了奧巴馬、劉翔、Tiger Woods等風雲人物。




只可惜還是少了Keanu Reeves。
回馬以後,知道Lady GaGa在隔一天進駐,
頓時讓我尖叫不已。



整人慶生會結束,下山以後才在佐敦吃了我此行的第一餐雲吞面,
但那已經是我在香港的最後一夜。


收拾行李對我而言,依然是世上最難的事。
第六天早上吃了早餐後,再做最後衝刺。


說來荒謬,在大馬看到Popeye過門而不入,
這次卻在香港機場買了它的popcorn shrimp果腹。


回到大馬,因為車禍又大雨淹水導致吉隆坡大塞車。
我們決定在機場用餐後再回家去。
六天前的飛行,我們以kfc作為開始。
六天後的歸途,我們以kfc作為圓滿的結束。



六天的熱鬧行程,發現有些人可以親近,有些人本該疏離。
至於在機場巴士所瞄到且讓我和yoyo尖叫的男士,
是不是陶杰也好像不重要了。


2010年即將結束的這個月份,我想我是快活的。呵呵。

趙薇─幸福時光

 


 


問剛結婚產女的趙薇,這是她最幸福的時候嗎?她簡短但快活的答說,“是的!”問現在52公斤的她,這是她最瘦的時候嗎?她俏皮的哈哈大笑說,“我還要更瘦。我的目標是骨瘦如柴。哈哈!”想必是對她產後出席公開活動,被指胖而未完全收身而耿耿於懷。


那麼,她可想學“明星媽媽”,和女兒一起拍廣告,甚至來個一家三口齊入鏡之舉呢?這時,她突然正色表示,“我還沒結婚!我是單身,也沒有小孩!”本來還被她嚇了一大跳,但她馬上解釋,“我不需要這些,也不強調這些。我每次出來,我就是我。我有我獨立的生活方式、我自己的工作。有他們(家人)做我的精神支柱,那就夠了。我不用去秀我的家人。”呼!這樣的解說,很是圓滿。人生又不是作秀,何必把世俗的這一切都套在趙薇身上呢? 




趙薇還未產女之前,就在自己的演藝事業最黃金時期做出了一個重大抉擇——重新回到母校北京電影學院念導演系研究生。如今有了家庭,問她的導演夢到底幾時可圓?她說,“想的時候就可以啦!”


她表示,“現在很多戲都找我演,而且多劇本都很不錯。所以我暫時都演戲去。但我會盡快圓自己的導演夢!”那她想拍怎樣的題材?她表示從沒給自己限制。“只要碰到能打動我、打動別人的故事,我就導。”


她在《畫皮》、《花木蘭》和《錦衣衛》等電影的角色,溫柔但強悍,這是在反映她自己嗎?“其實,
這樣的角色比較有得發揮,也能讓人留下比較深刻的印象。”


她表示,目前有兩部電影在洽談中,其中一部有古代和現代的時空轉換,蠻好玩的。問她當了媽媽後,找她的角色有什麼不同嗎?“現在很多人都找我演鄰家女孩。哈哈,他們對我都沒什麼改變。或者,只要自己心態不變,別人怎樣看你,就不會改變。”


那她以後還想嘗試什麼角色?“現在來找我的角色都蠻有趣的,我沒去設限。看別人給我什麼,我再去好好發揮吧!”



趙薇表示,現在是她生完小孩後最瘦的時候。“我以前最胖是63公斤,現在則是52公斤。”問起她的理想,她竟俏皮表示,“我希望骨瘦如柴。那是我從小到大的夢想,但不知什麼時候能實現。”


所以她最大的夢想是骨瘦如柴?讓她呵呵笑說,“是的,不過心寬的人,好像比較容易體胖。”


問她產後瘦身可難?她笑說,“有Mary Chia纖體中心的幫忙,我不用痛苦的一個人餓肚子,不用吃減肥藥,而且有儀器配合及按摩,這對我而言是舒服而非痛苦的瘦身方式,心境愉快的我,因此比一般的媽媽更快收身。”


問她可覺得自己產後更性感?她說,“我不知道,但如果這是事實的話,那我願意多生幾個。但我不知道是不是這樣。”


問她還要再生嗎?“要啊。生了以後再找Mary Chia。哈。”想生幾個呢?“我比較隨緣。現在也沒去計劃。”


她一再提點說,“很希望現在的女性,能多花點心思在自己身上。去美容、瘦身,鍛鍊出好的心態,而且不給自己限制。”她更笑言,自己並沒刻意節食。“美食是生活的一部分,去到每個地方,一定要好好感受當地美食的魅力才行。”




趙薇從1998年演出《還珠格格》的小燕子一角,一炮而紅至今,但她在這圈子的是非一直不斷。問她這些年來的得與失,她豁達表示,“我得到的絕對比失去的多。我現在有健康的身體、積極的心態,我真的得到很多,而且並沒有越來越不好。”


說到在娛樂圈要有一定的抗壓性,她面對負面新聞時,會如何調適自己呢?“有些壓力,你得去習慣它,然後學會對抗。”


她說,自己試過在毫無壓力的情況下,變得很胖,腦筋不動,也不愛打扮。“我覺得壓力對自己是好的精神狀態。我已漸漸習慣有壓力的生活。而且我不去對抗,反而是去接受。”


那她如今面對媒體是怎樣的心情呢?“就可以很舒服的說出自己的感受,也很願意跟大家分享。我覺得有些媒體問得奇怪,他們好像認為,女性結婚生小孩後,不當黃臉婆是不正常的。我對這種想法覺得很納悶,這是不對的,也不認為這是最有趣的生活方式。為什麼要給自己這樣不好的框框呢?”


她表示,現代女性該有的特質,就是可以照顧好家庭,負起自己該負的責任,但也能在其他方面體現自己的魅力和價值。“像我平時在家,可能都不打扮,但一走出來,就肯定悉心打扮,並展現出自己的個性。”


她笑說,或者真的有一天,她會專心呆在家里照顧孩子,也不再出來和大家見面。“但那時的我,同時應該也在做<7740>另一樣有趣的事,那可能是我的另外一個事業。”


趙薇早前剛憑《花木蘭》拿下百花影后,甚至還情緒失控哭花臉。 問她對獎項有什麼看法?至今拿過什麼獎讓她最有滿足感?她表示,“下一個獎,最有滿足感。”她表示,“我拍每部戲,都沒想要得獎,但如果真的得了,不但自己開心,影迷也會高興。”



側記



趙薇10月從新加坡來馬代言,Mary Chia纖體公司貼心為她打包大馬有名的福建面,讓她好好享用。巧合的是,打包的報紙“剛巧”是3月的星洲日報副刊,而“每日一星”版位刊登的剛好是3月12日生日的趙薇,讓她對纖體公司負責人表示,“你們這也太貼心了吧?”讓負責人嘖嘖稱奇表示,“純屬巧合!巧合!”有趣的是,趙薇離開大馬回新加坡時,還特地交待這里的工作人員,為她打包2包福建面。是要給誰吃呢?不言而喻吧?


她接受專訪時,雖然回答簡短,但有問必答。那雙精靈的大眼睛,或者不比以往熒幕上的“小燕子”那樣活潑轉動,但卻一直是笑意滿滿。問她現在可以讓自己快樂的三件事?她表示,“哇!我一下子腦海里冒出很多個哩。”她說,一,當然是身體健康。二,則是可以和家人一起。三,最好每天醒來都是很快樂的,然後充滿陽光。15分鐘的專訪,她以“我現在很幸福”作為開場,以“快樂就是和家人在一起”而結束。如今的趙薇啊!幸福都寫在了臉上。



 

光良──零距離

 



你的偶像或許是光良,然後你期待12月10或11日到吉隆坡會展中心Plenary Hall,去看一場零距離而且高規格的《2010光良零距離馬來西亞演唱會》。但光良也有看演唱會的時候,於是他說,最難忘看縱貫線演唱會時,羅大佑演唱的一曲《亞細亞的孤兒》,然後現場哼唱了起來。


感冒中的光良,看起來有點累。我說,我會問很多有關演唱會的問題,他說“很好!”一副等待“水來土淹”的堅定神情。言談中,品冠出現了很多次,畢竟,光良第一次當別人演唱會嘉賓、第一次開演唱會,都是和品冠並肩的組合時期。


你也許欣賞光良但又“敬畏”他,而他說,他以前很“怕”李宗盛,但現在不怕了。他說,很想在海外開唱時,邀請大馬異族歌手當嘉賓,嚇大家一大跳,然後臉上很自然的流露出孩子氣。專訪結束後,坐同一架電梯離開,光良閒話家長的說,這次演唱會,服裝師有拿飛鼠褲給他嘗試,但他接受不來。話沒講完,經紀人、助理等四五人領步,帶他趕赴電台通告。只見他邊大步向前走,邊回過頭繼續講他還沒講完的飛鼠褲,此刻的光良,真是零距離的親近啊!  


■看過哪場最難忘的演唱會?


陶<5568>,因為我很喜歡他演唱會的音樂性,雖然他的演唱會沒什麼花巧,但因為我對他的歌曲熟悉,所以覺得特別好看。有時看別人的演唱會,對他的歌曲熟不熟悉很重要。當他開始唱時,你若有感覺,就會跟<7740>感動,然後一起唱和。我本身也是屬於這種歌手吧!以音樂性和曾留下的作品為重點,但卻不是視覺的東西。


還有縱貫線的演唱會,那是我很臨時才決定要去看的演唱會。我在看的時候其實沒抱什麼期望。但當中有3位歌手(羅大佑、李宗盛和周華健),多多少少都陪伴過我的年輕歲月,尤其是當羅大佑演唱《亞細亞的孤兒》時,如果他沒選唱這首歌,我想我會忘記,我原來對這首歌曲曾有這麼多的感觸。沒想到這旋律,多年以後再聽見,而且還是聽原唱者演唱,感覺特別不同。好笑的是,以前我聽的時候,都不知道原唱者是羅大佑。所以我當時一直很開心的跟身邊朋友說,“我會唱這首歌耶!”然後一直哼唱“亞細亞的孤兒……”。


■當別人演唱會嘉賓的難忘經驗?


我們光良品冠還沒到台灣發展時,就在大馬當過周華健的演唱會嘉賓。那時周華健常來大馬開唱,我們就做了他其中一場演唱會的嘉賓,不過,我也忘了當時可有上台唱歌,只記得有上台獻花。你知道啦!我們以前多數只跑校園禮堂辦歌友會,所以第一次站在這麼大的舞台,看到台下有1萬人時,真的很緊張。當時會怕嗎?呵!好才有品冠陪我。興奮跟緊張一定有,但還沒有到怕啦!華健大哥畢竟是我的偶像,所以有種夢想成真的感覺。


■自己開唱時的理想嘉賓?


我很想在不是大馬的舞台上,找異族歌手當嘉賓。對海外歌迷來說,這會是很有趣的事。他們會覺得,哇!不錯,大馬的音樂環境,原來容納了這麼多不同文化的音樂人。不過,也要他們有和我合作過才有意思。


我有想過請茜拉瑪吉(Sheila Majid),或者是曾在《饑餓30》同台的法蘭茜絲卡彼得(Francisca Peter),當我的海外演唱會嘉賓,尤其是後者,她是我小時候很喜歡的偶像。還有潔奎琳維特(Jaclyn Victor),她這“大馬偶像”唱歌很大氣,我第一次聽她唱歌時,就有“哇” 一聲的感覺,很希望以後在中國或台灣開唱時,能請她當嘉賓。我想,大家的第一個反應,應該是覺得莫名其妙!這是誰啊?但只要她一開口,我相信馬上就會征服全場。呵呵!


如果是華人界的嘉賓,我的首選是李宗盛大哥。我第一次見他時,覺得他是可看穿人心的老師,所以我在他面前,會害怕得不敢講話。但後來的後來,我比較有舞台經驗了,找他當我台北演唱會嘉賓時,也變得比較自然,沒那麼緊張。


說到李宗盛演唱他的《傷心地鐵》,讓人聽得起雞皮疙瘩時,光良不禁連連點頭。“大哥唱的是另外一種感覺,也是沒人可模仿的。大哥有那種魅力,只要他唱一首歌,那首歌就變成他的。我也在學習。但或許,我也不用刻意做些什麼。當一個歌手有了自己的定位後,就會有專屬他自己的魅力。只有他做這事才對。就像很多人都翻唱《童話》,但還是有人表示,最愛的還是我的原版。”




問光良在開過的演唱會中,哪場最難忘?由於光良在這時“停頓”了下來,思考好久好久,於是改問哪場演唱會,讓他和家人擁有最溫馨的記憶?他卻表示,“只要有家人來看的演唱會,都有我和他們之間的溫馨記憶。”


他表示,以前和品冠一起開唱,兩家的家人都來了,感覺很難忘。“你想想看,我們當初走這條路時,家人是擔心的。但我們從剛出道的新人,一步步走到成功,然後可以辦大型演唱會。家人在台下分享你的喜悅,看到自己的孩子在舞台上被這麼多人喜歡,都是我想和家人分享的成就。”


那他以光良名義開個人演唱會,又是怎樣的感覺呢?“哇!以前我和品冠至少是一人唱一半。但一個人開唱時,我要自己撐至少一個半小時,怎樣讓它不冷場,是我的壓力。我很難忘當時的緊張度,責任感也雙倍。”


他笑說,“現在回想,我的第一場個人大型演唱會,竟然是在香港紅碪演唱會發生。可見,有時你沒計劃的事,結果反而有可能發生。”由於他是第一次開四面台的演唱會,要兼顧四面八方的歌迷,讓他猛呼不習慣。“你懂啦!背對別人唱歌很奇怪的嘛!”


■自己心目中最理想的演唱會?


這次開的演唱會,很接近我理想中的演唱會。歌迷們看過我在武吉加里爾、小巨蛋、紅館的演唱會,他們清楚知道,我的音樂力量很好,但他們比較想要心與心的交流,完全感受到我的人和音樂。


我常在體育館辦演唱會,這對我來說,有點疲掉了,好像非要很炫的舞台效果才對。畢竟有些場地,本來就不是供開唱的,有些體育館也太轟了。我後來回想,我在開唱前,總是會到場館的每個點去聽音響。歌迷坐很高很遠的話,票也不便宜,但卻可能會有回音。但Plenary Hall是讓人聽音樂的地方。不管你買什麼票價,都可以感受到我的存在,也不必用望遠鏡看我。


我目前最大的心願,是把自己創作的70多首歌曲,串成有故事性的音樂劇。我沒看過《雪狼湖》,無從比較,但我希望自己的音樂劇可以讓人有想像空間,然後讓人感動。就像你看《歌劇魅影》,你會想,男主角到底是人是鬼?但這對我來說是很大的計劃,而且,我也不想給自己任何時限。


 



 

就去香港懷舊吧!




太久沒去香港,很想細細的感受,把一切心情感受都寫下來。
但原來人多熱鬧出遊,會讓你開心的笑笑笑,
並沒多餘時間寫點什麼,甚至還“忘了”為自己寄張明信片。


一出閘,本來就該跟台灣轉機而來的咸蛋和大師兄上演熱情的“他鄉遇故知”戲碼,
但我們耍狠說,看到他們要扮沒看到,誰先打招呼的得請喝茶,
結果小馬竟然不小心第一個破功。oh no!



我們住的荃灣超級無敵遠,而panda hotel果然人如其名,熊貓處處可見。


到九龍香格里拉酒店採訪MY AOD,結果寫稿到凌晨兩點。
有累到,但第二天大家還是爭取時間,早早出遊,




去佐敦吃要排長龍的澳洲牛奶公司。
感覺上應該很臭臉的香港侍應不懂發什麼神經,一直逗我們說話。



出發去中環時,竟然和兵分兩路的SHOPPING團相遇,
於是拍下此行難得的大合照。



經過畢打街,大家拍照。



在廣場找廁所時看到漂亮的聖誕飾物,照拍可也。 



終於到了我期待已久的星巴克,
果然一班人在這間都爹利街的星巴克拍瘋了。



由於里面充滿五十至七十年代冰室風格的懷舊色彩,
讓我們也忍不住懷舊了起來。 



下一站,也是我一直想去的石板街。
九人行在這里拍到天荒地老,
除了扮WONDER GIRLS跳NOBODY,



還來個頭痛、肚子痛、牙痛的“屎橋”, 
拍到背著大相機的香港人也側目,
除了把我們一起攝入鏡。
SO SO先生也跑進鏡頭內跟我們合照。(最左邊那個)



走去蘭桂坊的路上,看到香港外國記者會。
哈,快快去拍張人頭照。



愛拍的我們,走兩步停三步。
還在蘭桂坊大跳特跳。


去朗豪坊10樓吃滿記,甜品真是好吃到一個不行,




然後拿著剛買的聖誕頭飾,
在創意無限的牆上扮可愛拍照。



讓我們繼續可愛的還有HELLO KITTY倫敦樂園。
我和咸蛋預習明年的倫敦之行,



對著可愛的KITTY,感覺自己好像也青春了起來。



 

嘩鬼翻轉香港地



太久沒到香港,沒想到2010年底竟然盼來一個如此熱鬧的香港之旅。
不管是九“姑娘”(麻煩三位男生先當姑娘,畢竟雯女憑九姑娘蟬聯視后很威水)
七人幫還是六人行,足跡從懷舊星巴克、石板街、朗豪坊hello kitty倫敦樂園,
電視城、星光大道、南丫島還是太平山蜡像館,都是笑聲不斷快樂無限。




一路私奔的咸蛋和大師兄


咸蛋和大師兄先從大馬私奔到台北,再一起私奔到香港。
當兩人知道從台北回馬在香港轉機之際,碰正我們飛香港的日期,
讓他們決定和我們在香港“他鄉遇故知”,並且高唱陳威全的《中途轉機》。
很高又拿專業相機的大師兄,不小心成了我們的大會攝影。
當二師兄把血滴在石板街然後裝可憐拍照時,

他很酷的瞄了浴血紙巾後說了那麼一句“你的血,拿開。”




至於借住我和yoyo房間的咸蛋,則在杰妮絲嚇她的某個夜晚,出狠招決定胸襲反擊。
我總是叨念要和“香港通”咸蛋來趟懷舊之旅,沒想到啊,竟在這樣的時刻成行。



提供特別服務的杰妮絲和阿妮


那個拍照總是不笑,但是又很愛玩自拍的杰妮絲,
沒想到竟然有件很酷又搞笑的radio active外套,
可以把整張臉包完像韓版《惡作劇之吻》的吳哈妮,
於是在某個深夜,她出其不意的玩興大起,嚇了一個又一個,
還把沐浴剛出來的yo媽嚇得驚聲尖叫。
或者她也該感謝這趟有阿鵬同行,因為幾位輕熟女shopping買衣服和美妝品去,
她總是跟阿鵬走,一起買球鞋和cd去。




若說第二天的空檔分拍照團和shopping團,
阿妮或許很慶幸她選擇了我們這組“是又拍不是又拍”的拍照團。
第二晚為了叫大家到2825存相片,她用北姑腔一間一間打電話整人去,
“朋友你寂寞嗎?”“需唔需要特別服務?”“我o地呢都有4位靚女”,
電話那一端的人尚未反應,我們旁聽的人已經笑場連連。



識途老馬和司徒英鵬


早前才各自到香港玩樂的小馬和阿鵬,是我們這趟旅程完全不用傷神的理由。
他們說往東我們就乖乖跟著走。而他們大力推荐的澳洲牛奶公司、滿記、義順都好吃到一個不行,
甚至也讓我有機會到“稻香”吃好好吃的火鍋。(周董是到這里吃火鍋後才寫了這首歌嗎?)
(晚上九點後有特價,所以即使肥死也甘願啦!) 
於是小馬變成了識途老馬,識途的阿鵬取諧音就不小心改姓成了“司徒”。



那個整天說自己來自西貢的阿鵬,雖然才22歲,
就已獨自到香港兩趟看他喜歡的燕姿和千嬅演唱會。
除了在蜡像館偷抱和親吻千嬅,香港媒體界的朋友知道他很愛千嬅,
特地把千嬅的喜餅和婚照喜卡送他留念,讓他一整天都笑口騎騎。
那個為了惡整小洋蔥的晚上,小馬懊惱自己為了扮生氣而沒買到蜡像館的合照keychain,
阿鵬小朋友二話不說就體貼的代買去也,讓我們事後猛撫他的頭稱他good boy。



至於那個赴港前就被娛協折騰到一個不行的小馬,
大家在採訪前的車程都把握時間大大力給它睡下去,
號稱金牌經紀人的她,卻有無限精力和她“旗下藝人”一直哈啦哈啦再哈啦,
甚至還在凌晨兩點一起到麥當勞去,讓我和yoyo真想給她掌聲鼓勵鼓勵。 
雖然我們的黑眼圈掉到下巴去,但她表示我們這次拍的相片其實都很美麗,
哈,或者我們就是有無敵燦爛笑容搭夠。




驚嚇一百的壽星小洋蔥


那個很不要臉一直碎碎念要我們為他在香港慶生的小洋蔥,
我們總是給他貼冷屁股的說,要咩?很不要臉囉你。。。
但其實我們無時無刻都在想,要舖怎樣的梗讓他有個難忘生辰。
本來想乘第二天人齊時為他慶生,結果他失血後整個人no battery,
我們怕他無法盡情感受,於是更改計劃。




本來要在第四天晚上在星光大道為他慶生,後來計劃再有變動,
最後決定在香港最後一夜,也在他最想去的太平山上唱首生日歌,
但又怕慶生計劃太“陽春”,結果經紀人和小師弟想出翻臉假裝生氣的情節,
就先讓他驚嚇一下再捧出生日蛋糕讓他驚喜。




又餓又累又冷的我們本來還在煩說該怎樣扮生氣才是?
感謝鎖匙圈的事讓我們順勢照劇情發展,沒想到壽星公先是被嚇倒,
到後來覺得自己太委屈,然後在冷風中打電話向朋友訴苦,(我還依稀看到他眼泛淚光的說。)
最後蛋糕捧了出來,就這樣慶生任務成功,只差沒要唱“大團圓”結局。



你不相信她已是兩個孩子的媽的青春無敵yoyoyo


我和yoyo為娛協上山時就共同進退熬夜並睡在一起,
沒想到5 Nights In Hong Kong也一樣,然後每天睡醒都要被自己的殘樣嚇到。
感謝她成了我的“天使”,在我想買自己已有了N件的黑色大衣時適時阻止了我,
然後在她不小心進去某間美妝店5分鐘時,讓我們買到這行最值得買的面膜。
我們總是拚命喝水然後一起找廁所,
在南丫島為了看風車辛苦爬上山時,更以龜速走在最後面,





小洋蔥在第二天就打敗戰,那個我們以為他整天扮許純美所以腰骨痛的阿鵬也在第五天臉很紅,
(絕對不是害羞而是要發燒的說),全都多虧Yo媽提供維他命啊。
我們兩人在蜡像館還沒來得及拍《甜蜜蜜》的黎明,
就被“捉”去玩什麼驚笑狂奔,驚笑到最後的結果就是沒能坐在黎明腳車身後扮張曼玉,
如今說起心口仍隱隱作痛。




終於到我登場啦


我就是那個死不要臉自己要求主任派我去香港的小芬子,
明明說好不行extend但最後見大家e得這麼愉快,
不想落單的我也“死死下”求情去所幸最後終算如願。



我這趟買得開心吃得開心玩得也很開心,塞到行李也快爆掉。
終於去了懷舊星巴克和石板路,然後到南丫島一遊幻想和發哥偶遇。
但最後當然只能拍他的海報解渴因為人家正在大鬧天宮的說。
(應該找回我當年在LA和他的合照解渴。。)



這樣的熱鬧行程或者是絕響,但即使無法浩浩蕩蕩結伴出國去,
也希望大家能在大馬的採訪行程中自得其樂,繼續拍拍拍拍個天荒地老。
(薈芬和kelly的公仔也被我們帶去香港一起吃香喝辣。
下次我沒能同行時懇請大家也把我的八爪魚帶去。。。)

娛協後遺症


我的娛協後遺症,是黑眼圈、沙啞的聲音,還有右腳姆指的水泡。
而那天走樓梯時突然發現,原來雙腳也很酸痛的說。
後來發現,原來失聲的不只我一人,還有小馬yoyo阿聰校長阿神等等等等等。
然後還要在公司被毒舌的劉先生問說,怎樣?今年沒人撞牆嗎?
  
2010娛協獎,大家記得的,
或者是張智成的感性淚水,
阿牛以玩笑語氣追討那20% tax,
阿鑌代檳城人向林宇中道歉。
曹格那張發高燒仍苦撐唱歌的臉,
許亮宇搖滾演唱《Crazy》後再扮阿炳,
李俊潔繼續扮Lady Gaga,
阿鑌怪陳威全把《我愛他》賣給丁噹害他的《壞人》只能拿K歌銀獎,
Penny字字珠磯的致謝詞還有動人舞姿,
陳威全指易桀齊上屆弄丟了黃婷的獎座讓台下的他一臉無辜,
Nicholas在台上強吻張智成,陳威全在後台強吻阿鑌,
伍冠諺在後台笑扮梁靜茹IC4U的甫士拍照。。。


但我記得的是,
1127前一個星期我都在公司趕這個趕那個天天搞到凌晨兩三點。
1125那天連踩三單工後還要三更半夜去Damansara Perdana搬Printer。
1126那天先幫主持人去Bangsar拿衣服然後等人把道具交給我和yoyo才終於上山去。
1127走上走下腳要斷了唱的不是忠孝東路走九遍而應該改成我在雲頂何止走九遍;
原來在雲星劇場拜完神後還要去拜拿督公和土地公;
溝通完投票箱後再溝通飛哥趕不及走星光大道的交通安排;
搞定好媒體上山後的安排後在星光大道再臨時接待美聯社RTM還有新加坡DJ。
當“現場最受矚目歌手獎”的投票成績出爐後慶幸終於能好好坐在台下看頒獎禮。
卻因現場狀況連連冒出一頭冷汗,然後又擔心OverRun讓山下媒體趕不及趕版,
(幸好今年準時在12點結束。)
一來一往的簡訊讓我的手機電池都耗完。所幸yoyo知道在慶功宴上可以找到我。
於是我們漏夜載著28日凌晨6點半要到機場飛台灣的大師兄,
在下山的路上一路說著今年的娛協點滴並慶幸我們會在12月3日往香港飛去放松一下心情。
回到家躺在床上已經是凌晨4點鐘。我知道我快要生病無奈就是沒辦法拿假在家休息。 


 


或者,我該記取的片段,還包括我和yoyo在孟沙車子被block的氣事。
還有驚嘆於阿妮綵排時大流鼻水但pick up舞步之快讓我們拍爛手掌。
坐在地上拆下包住獎杯的紙張時不禁偷渡兩個娛協獎到媒體室拍照。
(兩個穿毛帽夾克的人還要扮山寨版“神木與瞳”。)
今年該到的歌手幾乎在前一晚都到了“害”我們沒得上台代歌手走位。
在這里驚見大馬山寨版彭于宴,另一人也是明星臉讓我們苦思他到底長得像誰。
第二天頂著浮腫雙眼拜神時突然想起他像陸毅但他突然說自己像是台語劇的“文良”。(誰啊?)
拜神拜完後林宇中才出現然後大家喊他來拜神好去除霉運。
坐在行動室猛灌水時白雪為我拍了四連拍的有趣相片。(相片幾時拿到啊?)
帶媒體去慶功宴之前看到他們跟阿牛拍照於是我趕快伸一個頭過去入鏡。
在慶功宴捉歌手去給媒體做訪問並溝通風采要拍內頁娛樂封面照一事,
到最後終於坐下來吃粥以後,才發現我其實沒有胃口。



是的,讓我們娛協人忙足9個月的《2010娛協獎》賽果終於塵埃落定。
盛會過去好幾天而雙眼依然浮腫的我這小咖間中聽了很多很多意見。
而此時的我不禁要對以前辦娛協獎的前輩們大大致敬。
檢討是要檢討啦,但容許我先遠離大馬幾天,到香港好好玩樂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