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華與彼華,給你一些不給你一些


去年的黃子華是我的棟篤笑初體驗,
笑得開心,抄得手酸。回想起來,仍是又愛又恨。
今年他再度來馬,我依然和他有緣。
記者會是我去的,第一個問題是問他近況,
第二個問題就問他是否贊成瞞婚。
他牙尖嘴利答完以後突然反問,你為什麼這麼問呢?
記者會結束,我和同行對稿時頻頻望向在台上接受電子媒體訪問的他,
突然表示,其實我很喜歡他,很想和他合照。
但是,我最後也只能眼巴巴看著他離去。



在雲頂二度採訪他的棟篤笑,依然狂笑,依然抄到手快要斷掉。
然後,聽到他在安哥時突然說道,他那天一下機舉行記者會,
劈頭就被記者問他贊不贊成瞞婚,嚇了他一大跳,
也忘了自己答些什麼,很怕他的答案會造成大馬和香港的外交問題。
是哦?你有被嚇倒?為什麼我看不出來呢?
早知如此,我那天就該“半途攔路”要求合照,把你嚇多一次又何妨?呵!


那一天下午,杰妮絲重現夾克怪客的一面,
雖然該嚇的人都嚇不了,但我還是執意要和她合照留念!



而無緣和黃子華合照的我,“死死下”在現場要求大家一起舉起採訪證,
以相片來證明一下我和他有緣。



然後,劉華來了!
那個因為一場葬禮讓大家被迫化身狗仔並怨聲載道的天王,終於為宣傳電影而來。
該問的問題,我們因為職責所在,所以還是得問,
他附送經典台詞“乖啦,不要問。”結果我們真的乖了一下下,
幸好在婉轉問說他以後會是怎樣的父親時,他沒變臉,
打蛇隨棍上的一些問題中,EQ高的天王答了,
然後笑笑加上一句“你們還要這樣問,是要迫我不回來嗎?”
(劉天王,你要回娘家,誰擋得了你啊?)


前一天在redbox的媒體之夜空手而回,有些失意。
這一天,先是羨慕阿昏抽到一架空氣淨化器,
沒想到下一刻就喊到我的名字,並從劉華手中拿過獎品。
(後來回想,好像是陳木勝導演旺我。
上次他和成龍、可愛的小matthew來馬宣傳時,
我也一樣抽到獎品的說。)



這一天很是kelam-kabut。聯訪完劉華後一心只想馬上打稿趕下版,
全然忘記還要聯訪導演,最後唯有邊移步邊把小蛋塔往嘴里塞,充饑一下也好。
終於把稿傳回報館後,四點左右才終於用餐去,
(都不懂是午餐、下午茶還是晚餐囉!) 


乘晚上兩場影迷見面會的空檔,拍了賀年照。去了uniqlo。




為了解某人的咖啡癮,所以坐在露天咖啡座,
整個氛圍很棒,很有國外情調,
只可惜沒還喝兩口,就被善意催說現場已沒位子了所以急步往影迷會走去。



可是啊,我依然珍惜這樣的相聚。



今年比較詭異,新年還沒來臨,
我就幾乎把所有賀歲影片給看完。


我喜歡《天天好天》和《笑著回家》的笑中有淚。
(林德榮喝涼茶那幕其實並沒刻意催淚,但我的眼淚就這樣掉了下來。)
(原來我真的有喜歡李國煌,還不小心被他騙了我的眼淚。)



也愛《神奇俠侶》那種以武俠來包裝的愛情小品。
大家要珍惜那種平淡的幸福啊!


《新少林寺》的演員都演得好,可是在新年期間看還是覺得有點血腥暴力。
(我這次出奇的喜歡吳京。)


沒有很愛《青蜂俠》,但杰倫的英語沒有我想像中爛啦。
(電影說真的還是有點胡鬧,不怪得舊青峰俠會開罵。)


前年被嚇怕而去年沒敢捧場的喜事系列,
今年的《最強喜事》有好笑到,而且竟然是杜汶澤和熊黛林拉抬了分數。 


而我最最期待的是星期一才會捧場的《我愛HK開心萬歲》,
想必不會讓我失望吧!


 

排毒記

 


因為整天熬夜,所以我知道,
我對不起我的肝。


曾經,買了丞燕的Li-dan(清甘茶)來喝,
雖然知道肝臟最好的休息黃金時間是晚上11時到凌晨1時,
但我邊喝清甘茶邊每天摸到凌晨一點多才睡,
因此一度懊惱的問牆妹說,那到底是怎樣啊?
那我到底有沒有“補”到?


在喝了3個月的千禧泉以後,
我在2010年的最後一天,終於往朋友的有機店走去。
然後決定買下為期10天的肝膽排毒療程,
看看自己能排出什麼東西來。


結果那十天里面,每天七早八早爬起來喝檸檬汁+糖蜜+橄欖油+紅椒粉,
(過後再繼續倒下去睡。嘻!)
用餐前不是忘了吃綠藻喝酵素,就是晚上太遲才喝十全淨體素,
第五天開始喝醋的日子啊,還擔心自己能否按照規定把4杯檸檬醋給“乾”完。


然後的然後,有時沒得吃米粉,我就“偷吃”伊面。
上雲頂採訪黃子華時,應該也吃了很多不該吃的東西吧! 


而我期待的第十一天終於到來,
到底我會排出五顏六色的膽石(代表身體的化學藥物很多。)
白色的石子(kalsium很高的意思),
(應該不會啦!畢竟我之前做體檢時還被醫生說缺鈣。)
還是黃色的油呢?(我朋友就排出脂防油的說。)


最後,我排出20多顆綠色和黃色的小膽石。
綠色是膽汁所致,黃色則表示我膽固酵過高。
石頭軟軟的,(因為之前喝醋軟化它的關係。)
讓我覺得很是神奇。我的身體怎會排出奇怪的小石頭啊?


第十二天恢復正常飲食,和小曼去nichii買衣服吃有機餐去,
然後往萍媽家走去探望可愛寶寶。




小則語聽阿姨們說話總是閃爍一對精靈大眼,哭得很是斯文秀氣。
而我們聽到有關生產時的笑話,雖然笑得很是大聲,
卻也讓某人感觸表示,“朋友們都生子去了。”



走吧!去Desa Park City吃素菜火鍋。外加一客雪糕。
放縱自己一下下。 



排毒以後,雖然體重未降落,但身體好像輕盈了一些。
那種感覺,真好啊!


 


 

看老蕭跳一曲Nobody

 


還以為現場聽Wonder Girls唱《Nobody》會很high,
結果沒有。(我甚至從頭到尾都沒有站起來。)
反而是聽蕭敬騰雞手鴨腳的唱跳這支舞,很是可愛,
然後我們邊看邊笑然後一起亂跳,好好玩哦!
(結果我在聖誕睡衣派對接受的大懲罰,竟是被罰跳一曲《Nobody》。)



7月底錯過了Wonder Girls在MTV STAGE的首次演唱,
本來有些扼腕,但那天採訪的同行全淋得像落湯雞,
讓在山上舒服採訪MY FM台慶而且還有得吃榴槤的我,突然感恩了起來。
但我和WG原來還是有緣的說,因為她們12月的山上演唱會就是我去啦。


她們的歌曲,其實我不是不熟,但看她們的演唱會,就是有搔不到癢處的感覺。
比較快活的是,乘演唱會開始前的亂逛,童心未泯的拍了小叮噹。



不過我和阿怡在環保聖誕樹前的留影,杰妮斯為什麼要扮貞子嚇人啊?



比較高興的是,演唱會10點就結束,而且半夜12點多就寫完稿,
(大家還做了幼稚的事,就是和山下的光良幫互嗆,他們說聽得感動,
我們則大回他們說,但我們的演唱會已經結束,可憐你們還得採訪慶功宴。真是壞啊我們。)
不過,我也同樣沒得早點上床補眠,因為下一分鐘就被“押”往喝茶。。鳴鳴鳴!


然後,那個特地上山採訪甄妮記者會的星期三,
巴士竟然半路拋錨,這特別的經歷,讓我們一路狂笑。
除了特地和巴士合照,輾轉tumpang另一輛巴士繼續前進上山時,
大家還爭相CALL家人叫他們買字,(可惜6888最後都沒開。)



說要告別樂壇的甄妮姐姐斷了一隻手出來,讓我們驚訝了一下下。
反應慢半拍的我們,在記者會結束後,才突然興起要和甄妮姐姐合照的念頭,
在呆等的同時,拍下了這樣的相片。



後來心想,在香港未來得及拍下杰妮斯“幪臉怪客”的相片,
某人的這另一種幪臉法,也算是有異曲同工之妙吧!呵!



後來的大合照,甄妮姐姐看到君妹的斜紋外套,
竟誤以為她也斷手的說,真是超級搞笑啊!



而我,終於盼來老蕭來馬開唱。
這個唱得好、性格也真的小伙子,因為班機延誤的關係,
一登場就先道歉,由於記者們都被擋在攝影記者後面,
他執意要看清每個發問的人,結果就這樣全程站著作答。


所以,在林女神出席夜店活動的一片兵荒馬亂中,
誤傳老蕭在微博“罵”大馬媒體一說時,只覺錯愕。
我偏愛的歌手真的不多,少數得我心的老蕭怎麼會這樣?
最後知道他其實是針對水果日報的報道,自己也才釋然。


而那個十分紅“迎戰”老蕭的夜晚,紅幫和蕭幫在武吉加里爾熱鬧用餐。
還拍下合照MMS給某個有幸逃過這兩場演唱會的老弟。



演唱會開始,紅幫和蕭幫再度“幼稚”的互嗆,
大家真是相親相愛啊,無時無刻都在互念對方!


老蕭的歌聲真是沒話說,唱的比說的好,直排輪也比跳舞來得溜!
他一開始跳《看我七十二變+飛起來+愛的抱抱+Nobody》舞曲時,
我們特地起立配合做手部運動,簡直就是玩瘋了嘛!
雖然4首歌的各異舞步在他盛情演繹下看起來“如出一轍”,
但配上他偶爾的手忙腳亂和不時偷笑的害羞的表情,就是可愛。


還以為老蕭的演唱會會先結束,然後我們可以去隔壁館聽歐辰唱一曲《我記得我愛過》。
想得美,兩場演唱會竟然同時結束,然後天空開始綻放璀燦煙花。
若說蕭幫的驚喜禮是明信片,那麼紅幫的驚喜啊,我慶幸我們抬頭就看得見。



●我深深的感慨是,外甥原來都這麼大了,
姓何的兩個小瓜上山看WG。姓梅的也特地到十分紅現場一起唱和。


★本來很早就該寫的這篇文章,卻被聖誕睡衣派對和2010回顧篇插了隊。此時再看,突然有種時光錯亂的感覺。呵!  



 

神木與瞳──變形活寶

 


 


要神木與瞳細數他們的2010之最,氣氛從原本的拘謹,漸漸轉換成輕鬆。他們為第一張專輯《為你而活》來馬時,賴銘偉(Yuming)的體重是75公斤,這次為第二張專輯《守護者》重訪大馬,體重已降為66公斤。而以往比較安靜的黃美珍,這一次明顯更為活潑多話。


問起他們今年最常聽的一張專輯,黃美珍說起Hebe時一臉“響往”,希望能像她一樣展現優雅魅力,賴銘偉突然很不給臉的笑了出來,讓美珍禁不住賞他一個大白眼。當賴銘偉“嘲笑”黃美珍買了iPad卻不會用、很想丟掉的懊惱時,美珍也不禁覺得好笑。


不過,美珍也不是省油的燈,她反擊的爆料說Yuming遇到心動女生卻不敢上前要電話的“俗辣”,讓Yuming不禁耍冷,說自己其實長得有點像美珍欣賞的車太炫,結果再獲美珍當場翻個大白眼。兩人在舞台上展現的是搖滾魅力,但台下的有趣互動,不禁讓人覺得他們真是“天生一對”的活寶啊!


■最開心


美珍:最開心就是知道終於發片那一刻,畢竟第二張專輯算是比較多災多難,也一直在等待。(問她是否責怪過Yuming瘦身未成,讓她得自己先跑通告?)當公司要我自己拍MV,而且得自己先跑通告時,我真的有被嚇倒。幸好他後來爭氣,我們的專輯也順利在6月4日發行。


銘偉:今年最開心的事,除了專輯順利發行之外,也包括9月26日所完成的公益演唱會,這已經是我第三年辦這活動,雖然今年籌辦的時間比較短,但效果很好,離我想做的目標更接近,也希望能一直辦下去。(今年出席歌手包括賴銘偉、黃美珍、楊培安、大嘴巴、梁文音、CIRCUS、徐哲緯、吳亦帆、許哲珮、卓文萱、吳忠明、魏如昀、卓義峰等人,也更注重音樂性,並成功招待700位育幼院的小朋友。)


■最難過


銘偉:對我而言,就是有些好朋友去世吧!(除了星光幫好友黎礎寧去年底自殺、年前朋友車禍過世、他在首張專輯裡的獨唱曲《理由》詞曲創作人陳昱熙,也於2月1日凌晨自殺身亡,得年24歲。)至於我從中有何感悟?我很遺憾自己沒能力改變一些什麼,只能接受,而且要花多一點時間。我覺得,勇敢很重要,希望大家能接受現實中的考驗,不要輕易放棄生命。


美珍:讓我比較傷心難過的事,就是和家人吵架吧!我最近和哥哥第一次吵架。然後兩個人都哭了。我和哥哥是因為一些事起爭執,看到他掉淚的時候,我其實有被嚇倒,幸好在冷靜一星期後,我們兩人就和好如初。


■今年一直在聽的專輯,最想和誰合作?


Yuming:我最近一直在聽韋禮安的專輯,覺得他是位風格很清新的創作歌手。如果有機會讓他為我寫歌,我希望會是校園風格的歌曲。我以前在學校是彈吉他的,也在民歌餐廳唱過,只是近年較偏向搖滾樂。


美珍: 我最近常在聽Hebe的專輯,覺得她很棒(還當場哼唱起《寂寞寂寞就好》。)我很想學習她的優雅酷帥氣質,搞不好以後想走她那路線。(結果Yumin很不給臉的當場笑了出來,見大家盯<7740>他看,才馬上道歉說,對不起!我失態了。)


■最好氣又好笑


有看第二季《超級星光大道》的朋友,都知道Yuming有位年紀和他相差17歲的弟弟。問到最近讓他好氣又好笑的事?他馬上笑瞇瞇的說起小弟,還俏皮分享美珍最近讓他好氣又好笑的事,讓美珍在旁慘叫連連。 


Yuming:我的小弟今年唸五年級,他前陣子在學校和同學有衝突,結果那同學很暴力,打了我弟。我就問我弟,“同學為什麼打你?”他說,那同學沒用心上音樂課,而且還甩笛子,他就去跟同學說,這樣是不對的,然後就被打了。我打趣問他,“你沒還手哦?”結果他答我說,“我才沒打他呢!因為我是好人。”我就覺得我弟弟好可愛哦!有他純真的一面。


美珍:我前陣子在找房子搬家,結果有些仲介知道我的藝人身分,會故意刁難,明明不用付仲介費,只需要包個紅包,但他們卻跟我收取仲介費,讓我心想,幹嘛要這樣啊?


Yuming:我來分享美珍讓我好氣又好笑的事吧!別人的iPad甚至iPhone都用得得心應手,但她買了沒兩天,就告訴我說,她很想丟掉,因為她不會用。我想我應該勸請商家,賣產品前必須放出“笨蛋請勿購買”的招牌。哈!(那你為什麼不教她用?)都不用教啊!因為很簡單。(美珍這時仍露出一臉懊惱的神情,慘叫表示,“我現在還在煩惱哩!鳴鳴鳴。”)


■最心動的時刻


美珍:心動倒沒有啦!但我最近迷上了游泳。整天會打電話約梁文音一起游泳去。雖然我很討厭運動及流一身汗,但游泳還真是讓人愉快的一件事。但最近天氣轉冷,我也不知道能否再游泳去。


Yuming:我則是最近看了《舞力全開3D》,突然對跳舞心動了起來。如果能把這些舞步學起來,一定會很帥吧!(讓美珍在旁吐槽說,“你還是乖乖彈吉他好了啦!”)


兩人最近沒遇到讓自己心動的對象嗎?結果美珍忍不住要爆料。


美珍:我們前陣子去上電台,在附近的星巴克買咖啡,結果旁邊站<7740>一位很漂亮的氣質女生,我就遊說Yuming去跟她要電話。


Yuming:我其實很想走過去要電話的,但因為自己的藝人身分,很怕要不成電話會很丟臉,所以只能在旁默默的一直看她。


美珍:後來那女生走遠了,我發現Yuming的眼眶里都是淚水啊!


Yuming:喂!你別亂編故事啦!不過,我現在真的後悔了,我應該假說要做問卷調查,問她可有聽神木與瞳的歌,然後跟她要面子書賬號。唉!


那美珍最近沒有對男生動心嗎?


美珍:哎呀!我每天都對男生心動的哩!


Yuming:她最近應該沒有吧!因為都沒聽她說起。


美珍:但我每看一部韓劇就會愛上誰。像《王的男人》的李準基、可愛又很好笑的車太炫。


Yuming:你不覺得我和車太炫長得有點像嗎?(結果再度換來黃美珍的一個大白眼。)


 

la Dolce Vita,告別2010。。。

 


我的2010年,工作方面是心力交瘁,玩樂主題則是舊地重遊。
朋友名單中,意外和一班“小朋友”混熟玩瘋,
而老友方面,慶幸在今年結束以前,有空逐一和他們聚舊。


今年自己花錢重遊的地方,包括韓國和bali島。
2002年感受世杯熱潮的韓國之行太美好,
但期待重遊的希望一再落空後,我唯有和友人自掏腰包參加旅行團去感受春意。
雖然最後無法三人同行,但兩人結伴同遊依然盡興。



至於2005年在累極的情況下,倉促決定BALI之旅,
由於當時只住在南部的KUTA,讓我暗自許願,終有一天要住在藝術氣息濃厚的UBUD區。
而我今年重遊BALI,巧合的趕上世杯熱潮。


看《Eat Pray Love》這部電影時,朋友說,這不是她印象中的bali。
我想,那是因為她只感受到bali的商業,
而我,在這次重遊中租吉普車趴趴走,有幸看到了bali最真實的一面。
(我明年也有重遊某地的計劃哦!是窮的,但就讓我徹底的豁出去再窮一次吧!)



至於公幹方面,兩次的台灣之行,都有不同的第一次經歷。
年初那一趟,第一次到北投泡湯,也第一次在淡水踏腳車,在漁人碼頭感受冬意。
而年中的公幹,有幸看到周董和王導同台,也偷閒首次到鶯歌彩繪了一個杯子。
(是囉!我的杯子到底去了哪??)


最最快活的,則是和一班同行熱鬧到香港公幹去。
結果再被香港媒體“欺負”,(之前兩次分別是王力宏演唱會慶功宴及我單槍匹馬採訪的《無間道2》)
回來後還被同事“訓話”,問我為什麼不兇回去。
當我說我是第一次去電視城時,還被同行質疑說,怎麼可能?
不要懷疑,我確實和這樣的assignment無緣啊!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吃喝玩樂是我人生的聖典,
今年得兼顧娛協的雙重工作,難免佔據我不少風花雪月的時間。
或者這是“使命”,所以我在埋怨之際,也只有“認命”的繼續埋首實幹。
慶幸有些並肩作戰的同仁,一起努力把事情做好。
(那個總是認為自己沒有領袖風範而且承受不少精神壓力的馬兒,
起碼你有任勞任怨的精神及把身段放到最低的親和力啊!)
 
今年除了在工作上和上司鬧蹩扭而一度進了“冰箱”,(對啦!我就是幼稚。)  
小黃遇車禍進院也讓我嚇了一大跳,(不過也算是不幸中之大幸囉!)
小游則為了養胎而一度請無薪假。(dear,這次真的要生生性性啦!)
雖然一人獨撐的採訪日子很是難熬,但我還是很會苦中作樂啦!呵呵。


今年一樣有不少的國內出遊機會,不同的小圈子玩得不亦樂乎的說。





比較讓我唏噓的是,2009年到印尼造訪的兩座火山,都在今年逐一爆發。
我們的地球,病得好重哩!


—–


聖誕節晚上,我讓《500 Days of Summer》dvd陪我安靜的度過聖誕夜。
Boxing Day那天,則和兄姐們一起在安邦吃泰國餐。
好笑的是,之前二姐在我家“收拾”出東西並整理成13份聖誕禮物,在這天做交換禮物的用途。
但我比較喜歡的時光,是三姐妹躺在同一張床上閒話家長。
大姐二姐談個不停,而我竟在中間緩緩睡去。哈!好幸福的午睡啊!



在2010年的最後第二天,“三謝女子”一起癲癲廢廢的唱k看電影吃晚餐,
(雖然pk一直要顧看美金的起落,而我們終究沒吃到好吃的法國田螺)
這個深夜,也撥電給老友說了一個長途電話。
 
而2010年結束的那天,我終於往巴生走去,
去看那位只小我一天,偶爾讓我掛心的可可。(雖然她比我精明十倍,而且已升任老板娘。) 
一起去吃炒魚,她說,想起了我爸的烹調。(啊!我何嘗不是。想必爸在天國過得很好。)
然後我送自己的新年禮物,竟然是10天的肝膽排毒療程。
(麻煩身邊好友一起監督我,提醒我這貪吃鬼好好戒口的說。感恩啊!)


2011年的第一天,四條一(1111)形成了光棍日,
但我們四個光棍卻三缺一,(另一人到金馬崙流浪去)
在Kissaten的日本午餐,竟然免費送Salmon Sashimi。
yk問我今年的新年願望是什麼?我說,繼續吃喝玩樂,然後談場戀愛。
結果被他訓說,“沒新意。怎麼都跟去年一樣。”呵呵!
Honeymoon的甜品下午茶,那書櫃的佈置好像香港滿記哦,勾起我深深的懷念。



傍晚到萬宜的大姐家,結果一個兩個紛紛塞東西給我吃,讓我慘叫,“我今天都沒餓過!”
晚餐是我最愛的辣湯,至於那條好好吃的李小龍蒸魚,
看來看去都不知道到底關李小龍什麼事。呵呵!


祝大家2011年天天快樂啦。la Dolce Vita



(經米奇瓜一說,才察覺這是我在大紅花的第400篇文章。
原來我在大紅花的國度已經混了這麼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