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場杜鵑花雨。雲頂的歐洲風



林峰的沙灘演唱會,向黎明傳奇一生致敬的《杜鵑花的黎明》歌舞劇
若有得選擇,不知你會選看哪一個?
林先生從來不是我那一杯茶,
於是我上山去感受一場杜鵑花雨。


當一開場日據時代的畫面出現時,我就不經意的濕了眼眶。
飾演少女版黎明的林靜苗極盡搞笑,
年輕版的四喜臨門固然有趣,但年老版的四喜臨門才見火候。
這場演出,讓我找不到“廁所位”,
後來乘其中一位歌手唱歌的空檔,“急急腳”往洗手間跑去,
然後不小心在廁所偶遇蔡佩璇。
可見,這場演出有多少藝人捧場,堪稱是台上台下皆星光熠熠。
剛經歷喪父之痛的莊學忠獻唱的那曲《掌聲響起》,
也讓我深深動容。可見這個晚上,我的感性如此滿溢。



上山之前,在金河感受Super Junior粉絲們搶票的瘋狂。
上山以後,君妹興緻勃勃建議,看場半夜場吧!不然就打完稿去星巴克喝咖啡。
我一如雲頂的天氣,冷冷拋出一句,“我今天晚上不想有任何行程。”
(很像那種大牌藝人有沒有?)


結果?事實證明我是一隻口硬心軟的“紙老虎”。
由於第二天11.30AM才下山,而我們決定不吃雲頂早餐,
寧願睡遲一點自費去吃老麥,所以,打稿以後再有行程,why not?
咸蛋甚至還建議,第二天要到戶外拍寫真。聽起來很是瘋狂。


於是,開秀前就去查看半夜場場次。
想看的《The King’s Speech》沒做,
上映的戲大都看過。所以就這樣拉倒。



歌舞劇結束以後走回第一世界酒店。
經過一個可愛的人型紙板,於是拍下這樣的相片。



終於打完稿傳回報館後,四隻夜貓在凌晨兩點多正式出動。
One Meter Teh不怎麼便宜,而茶葉蛋和milo在我們的鏡頭下,
怎麼就像英式high tea一樣高級呢?



凌晨三點多的散步,在一個平時走過總是會忽略的角落,
盡興的拍了起來。



地板很burberry啊!非常名牌。



第二天早上十點多才出門吃麥當勞早餐去。熱飲一再refill。
而稀松平常的旋轉木馬,在我們的鏡頭下活了起來。



是的。雲頂也有歐洲風。請大家別意外!




星期一的休假,睡得日上三竿,
晚上和繼母吃家鄉雞後,載她和她的朋友去天后宮拜拜。
求了一支簽。簽文寫說“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
好,我知道了。


星期二晚上看《Black Swan》前吃越南餐,被電影情節“嚇壞”。
我一再問py說,為什麼我們好像在看恐怖片?
另一個晚上坐在前面第三排看 《The King’s Speech》


一如友人所說,看了以後真的speechless。
Colin Firth和Geoffrey Rush的對手戲如此精彩。
不管奧斯卡開獎結果如何,Colin已經是我心中的影帝。



 

原來你非不快樂(新年篇)

 


年初三下午站在書局翻了半本林夕《原來你非不快樂》,
留在腦海里最深的那句話,
是“原來我非不快樂,得我一人未發覺。”


今年的新年是個“奇蹟”,終於不用在年初二開工。
我珍惜這樣的時光,安排了一堆節目給自己,很是充實快活。 
朋友問我,新年有去哪里玩嗎?玩?何苦呢?
到親友家拜年,和老朋友們見面,對我就是新年最奢侈的事。


有友人很搞笑,朋友給紅包,她卻“丟”回去。
說長這麼大了還拿,不好意思。
可是,我覺得拿紅包是幸福的事,也是長輩和朋友所給的祝福。
尤其是新年結束後,才逐一將紅包開封,感覺更是過癮。 


除夕和哥哥一家人及繼母吃飯,
之前就預訂座位和菜餚的我好像叫太多了,
撈生、四寶拼盤、魚翅、藥材雲吞雞和香港芥蘭,
讓四個大人兩個小孩吃得太撐了啦。


初一到已從家鄉大港移居到蕉賴的小舅和小姨家拜年,
媽媽20年前逝世後,我們有段時間少了來往,
這次的拜年,感覺很是溫馨,
小朋友們有自己的玩意兒,大人們則忙著談天。
臨走時給小姨一個擁抱,她說,以後切記要一直保持聯絡。
一定一定。只要新年有空,一定到訪。


初二和兄姐三家人、繼母一起去吃韓國餐,
8個大人6個小孩佔據人家三樓的空間,自在的仿如包廳。



過後到天后宮走走,竟然遇到LY也和家人到此一遊,
於是拍下了這樣的相片。



初三中午和中六朋友在Secret Recipe相約午餐,
為人師表的兩人去找教科書,我則翻看林夕的書去也。 
三人行到恭和堂吃龜苓膏“降火”,可惜CC執意不要上鏡。
幸好還有因兒子吵著要跟而讓她被迫從後門偷溜的BL“賞臉”。哈!



初三晚上在TL家吃火鍋,老友們的聚會很是熱鬧。也帶了蛋糕和香檳去為二月壽星們慶生。原該是三對夫婦兩個小孩四個單身男女的約會,在其中一家三口因下雨嚴重塞車所以半途折回芙蓉的情況下,最後只有八個大人一個小孩相聚整個夜晚。而當晚說得最熱絡的話題,竟然是政治。  



 


初四開工,和YS下班後去看電影,
兩位突然很想喝熱飲的傻婆,一人買了Brewed Coffee,
一人買了Green Tea Latte,在戲院里慢慢嘆,
感覺上好像很符合銀幕上的青峰俠和很會泡咖啡的加藤。


初五下班後和PY去看《我愛HK》,
若說昨天只賣剩一張戲票。那今天比較幸運。
還剩兩張戲票的說。不過卻是前面第一排。
結果兩位女子全程仰頭看戲。
巧遇鍾曉玉而她說買不到《我愛HK》結果轉看《新少林寺》,
我實在不好意思跟她說,最後兩張票被我買去了啦。


初六休息,早上去看《127hours》試映會,
被這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深深震撼。(導演Danny Boyle果然有功力。)
斷臂求生那幕讓我尖叫不已一直不敢看,
後來才發現原來這幕曾在海外影展嚇昏3位觀眾。


(當天的夜報是兩則自殺的新聞,讓我感嘆有人竟如此輕視生命。)


四人行去吃燒魚後,杰妮絲和小小再去殺一部戲,
我和小恩子則往Paddington Of Pancake House喝下午茶。



晚上在Kinnaree的泰國餐,初體驗的Thai Snack不錯吃,
(雖然小小說長得很像她家外面長的葉子,但一堆奇怪的東西加起來真的有好吃。)



五人行談得過癮盡興,飽到一個不行我仍要加叫Morning Glory,真是罪過罪過。 



或許是前一天的東炎湯喝得不夠過癮,
初七晚上去看《我知女人心》時,執意拉HC去Thai Express喝東炎湯。
即將遠行的兩人去Daiso買這買那,還去拍了一顆情人樹。



初八再次開工,和電視台朋友約吃hi tea結果大擺烏龍。
你在KL Hilton等,我們則去了PJ Hilton,
最後改地點到了Kissaten喝下午茶,
東西都好好吃哦,並祝願將於情人節到韓國玩樂的白雪旅途愉快。


初九很是幸福,有人打包好吃的薰鴨給我吃,
收到一張紐西蘭的明信片。拿到很想要的周董演唱會專輯。
不過,再次證明女人是善變的,明明說好要去吃shabu-shabu,
結果車子卻往吃奶油螃蟹和啦啦米粉的方向駛去。
由於星期五下雨大塞車我遲大到讓兩個女人一個餓到要命另一個已吃巧克力充饑,
結果續檔時我說讓我請喝花茶吧!
雖然“一杯花茶”沒開,幸好還有“棋坊”收留我們。



初十終於往怡保走去。這是一個從去年拖到今年的約會,
拖到小晴晴都已經8個月大,拖到我也很不好意思的說。
可是,老朋友的相處就是這麼自然。
喝好喝的咖啡,吃好吃的太空包,
第一次沒去吃我們覺得已沒新意的芽菜雞,
改吃萬里望有名的蜜糖雞(很多人打包哦!)
晚上走完夜市後才終於看到傳說中的小晴晴,可愛到一個不行。
而小軍軍長得跟他老爸一個餅印,很活潑很愛講話啊。



第二天的早餐,我們捨棄好吃但吃得很有壓力的富山和明閣點心,
走完山後才去吃一家名氣不大但可以讓我們舒服嘆茶的點心店。
事實證明,即使名氣不大,點心還是比吉隆坡的“大件兼抵吃”。
去怡保市區吃豆腐花,打包兩隻鹽焗雞打算晚上去Yoyo家加料。



吃了Mr.Lam(賢夫良父啊!)煮的午餐才終於打道回府,
途經觀音洞進去隨便走走,但原來還蠻多“古靈精怪”的東西,
包括讓我覺得驚喜的“晴天娃娃”!



下了很大的一場雨,車子都看不到路的說。一回到家洗完澡後就匆匆往yoyo家走去。
(如果沒買鹽焗雞我搞不好會放飛機。可是阿怡的《我結》卻在呼喚我。)
最大驚喜就是看到小Fish,還有一再被同事詛咒會吃胖但還是沒痴肥的lck。 
我們問小fish,怎樣?在紐西蘭有沒有被欺負?
她說沒有。我們反問,那有沒有欺負人?哈哈。(想必她有欺負奇異果的說。)
這是我新年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賭局,贏了三令吉就因為太累而提早告退。
(感謝大麻成作莊,也很賢夫良父的把鹽焗雞蒸熱,我拒絕承認我們5人解決掉一隻雞。)
拿車時晴天霹靂的發現自己的車子被鎖,(狂風暴雨中不小心park到人家的位子。)
無力爭辯只希望花錢解決事情然後早點回家會周公去。 



在情人節做OT之前,和單身同行相約吃晚餐,
一心一意要去TGI Friday吃西餐,結果被“歧視”,說非情侶請在晚上9時後才造訪。
於是我馬上掉頭往Sakae Sushi走去,暗暗決定BANN這家店半年。
晚上有宇珩的情歌相伴,(聽到以前超愛的Sixpence None The Richer《Kiss Me》。)
主辦單位貼心送上玫瑰花,這個晚上其實過得也還不壞。
(只是我混在一班I-Phone黨中間,覺得自己很格格不入。哈!)



2月15日休息。在家狂睡。看了仔仔主演的《愛你一萬年》DVD。
晚上去Desa Park City吃火鍋。




九個女子當中,有2個孕婦,4個人妻,5隻老虎,4個黃人。
(純屬巧合,我們沒有要為DIGI打廣告的意思啦!)



後來移師去Coffee Bean談天,我們的緋聞澄清大會,如此溫馨。
感謝咸蛋今夜不用做灰姑娘,於是我們深夜在公園散步,
而我突然想起友弟那首《漫步月光下》。


2月16日,終於搞定了旅遊保險的事。
晚上去A台的媒體之夜。隔壁桌旺到一個不行,拿走3架冰箱和1架I-pad。
我不貪心,有個Slow Cooker送給姐姐就好了。



元宵節。下班後和HC原來只想單純的去Pasar Malam。
但一場大雨讓我們改變計劃。折衷目的地是SS2 Mall。
但最後卻是坐在Jaya One的Kimchi Haru享用泡菜湯、芝士辣炒年糕和柚子茶。



新年的最後一天,送給自己的禮物是一個包包。



後來發現自己在新年期間穿的幾乎都是粉色系。
雖然當中有些情緒波動,並感慨於我們真的要好好注意健康。


但沒了父母,還有兄姐。沒有情人,還有一班很好的朋友。
於是我深切的感受到,原來我非不快樂。


 

我也明白這樣的痛

 


收到你的簡訊時,看了很久很久,
很怕自己誤會你字面上的意思。
你寫說“我爸今早走了,我現在回怡保……。”


年初四開工的我,午餐時和你談了很久很久,
放工後還一起看戲吃飯,
說道家人為了初二開工的你,
從怡保載你回來並睡酒店的點滴。
怎麼才一個晚上,風雲就此變色。


我知道在新年期間喪失親人的那種痛。
就好像4年前,前一天還和爸爸通電話,
第二天和朋友在逛街時,就接到姐姐的電話說,
“我們的爸爸沒有了……。”
我還疑惑的問,“什麼意思?什麼叫爸爸沒有了?我前一天還和他通電話來著……。”
知道爸爸真的因血壓高猝逝以後,我從購物廣場一路淚崩到回家,
而今,你竟然要同樣的經歷這一切。


在這年初五的午後,我在往Mary J.Blige記者會的路上,
甚至是在記者會的空檔,一直用簡訊與跟你相熟的友人通訊息。
我甚至感觸的對cw說,你要乘父母還健在的時候,好好孝順他們。
換來他“嗚嗚嗚”表示,他最近回得較頻密了,就怕每一次見面是最後一次。


我親愛的老朋友啊,傳安慰簡訊給你之前,
真的斟酌了很久。怕自己說什麼都不對。。


祝陳爸爸一路好走。



 

倒數兔年。我和我久違的旗袍

 


若不是安公子辦的新年派對走中國風路線,
想必我當年在上海買的旗袍,
就此躲在我衣櫥一隅,不見天日。



為了迎接兔年和慶祝小游的生日,大家再聚安公子家。
講好一人要準備一樣食物,我就搭小游便車一起買撈生。
阿冰很賢慧的準備finger food,
阿chew發神經炒了四包米粉(結果當然吃不完啦!)
兩位人妻一直在別人的廚房忙進忙出,小黃煲的靚湯更很快被我們干完。



因為怕自己太突兀,我是到場後才敢換旗袍,
然後馬上被order去指定角落拍照。(那一隅拍出來真的有美到!)



yoyo因為當年買的是S旗袍,所以當媽後再也擠不進。
本小姐當年買的是XL,把自己擠進旗袍當然綽綽有餘。
只可惜因為趕稿而姍姍來遲的咸蛋,沒了興緻換上她的上海旗袍,
害我整個晚上“孤軍作戰”!



安公子家中每個角落都佈置得大有特色,
於是大家一直換地方,拍了又拍。
一時興起所拍的賀歲MV,讓大家笑到一個不行,
阿CHEW不禁感嘆,玩得比去年的聖誕派對還SOT哩,竟然還拍MV。



我們的撈生,依然亂水。
而榴槤芝士蛋糕還是好吃到讓人吮手指啊!
只可惜人家的老公“怕醜”不敢進門,
讓壽星女老婆只能把蛋糕捧上車子。



是的,我的歡樂倒數兔年應該是從那天開始的。


看《青蜂俠》的那天早上,和東方兩俠一起吃午餐後,
興緻勃勃的到佳世客買櫃子打算自己組裝,結果高估了自己的力量。
在家摸了老半天才終於組裝好,然後手還要可憐兮兮的起水泡。



那個吃韓國餐的下雨夜晚,阿瓊先行離去,
五個女子坐到人家的店打烊了才甘願離去。




可愛的“豬兔子”被我抱在懷里愛不釋手,好希望也像高美男一樣擁有一隻哩!




娛樂組七朵花一起吃收工團圓飯(有我愛吃的鴨和螃蟹, 解決掉一瓶紅酒!但是忘了拍大合照。)
然後趕去另一場飯局。大家都穿黃色,真是旺到一個不行。


Organizer很有心思的派紅包,內里寫上祝福語。是的,我在新的一年要繼續笑口常開。  



某電台的聚餐雖然空手而歸,(我的iPAD啊~徹底的慘叫!)
但大家吃得開心,談得開心,氣氛很是溫馨。
說媽媽經的說媽媽經,談旅行經的談旅行經,講八卦的講八卦。(話說,小則語聽到八卦就會笑哩!)  
偶爾探子還要回報說,“講到漲奶了。”“還在講自然生。”
讓我們多了不少歡樂笑聲。
幸好同一晚我被迫早退的公司聚餐會,
有幸抽回一個禮籃,也算有運氣的說。



要澄清,後面的不是鬼影,是有人太矮看不到所以跳起來搶鏡。



那個四人行一起走pasar malam的夜晚,
不懂是誰問說是不是走了一圈就回,結果她自己買到失控不會走哩?
(果然是我心中的Shopping Queen啊!小雲子後來是攤在車上等候的哩!) 


看《最強喜事》被杜汶澤版的一曲《忐忑》徹底的點中笑穴,
去Zang Toi吃午餐後再去買“內在美”好過年。
傍晚陪繼母去辦年貨,這才驚覺失去老爸已有4年光景。


至於某個約小恩子約不成的晚上,
四個熟女隨意去吃“好地方”再到IKEA走走看看,結果竟然人人有收穫。
我喜愛的青色毛毯被批評說難看而換成了紅色,
最後我執意換回青色還要問說“青色是不是比較美?”換來全場噓聲。
(吃ice cream很開心啊!)



改版二人組在看電視採訪星光七的晚上,吃了屬於我們兩人的韓式團圓飯。
李佳薇真的唱得好好啊,讓我重拾星光一班和二班後久違的感動和雞皮疙瘩。


在小恩子回馬的第五天,我們終於相見,
在Oh Sushi的四人聚餐,輕鬆自在。(雖然其中兩人猛搽風油。哈!)



差點沒車出門的小恩子,摸了哥哥的相機出門。魚眼效果的相片,超級爆笑到“我真係接受唔到囉!”



《我愛hk開心萬歲》讓我嘻笑一個晚上,
可是我為什麼覺得去年的《72家租客》比較讚?




連續幾天的綿雨,終於迎來陽光普照,這才發現陽光是如此可愛。


明天就是除夕啦!祝大家“兔飛猛進、兔氣揚眉”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