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茹:知道是愛

 


台灣偶像劇《犀利人妻》正火紅,而我眼前則坐著一個“幸福人妻”。


人妻其實沒刻意宣揚自己的幸福,可是你就是從她的氣場感覺到了。


老公沒在身邊。此刻陪在身邊的是媽媽。


媽媽乘她回馬4天,陪她一起南上北下跑通告,兩母女把握時間好好的相處、過過生活。訪問中,靜茹的眼神總是不經意飄向坐在不遠處的媽媽,然後笑說,“搞不好4天下來以後,她就怕了,以後都不敢跟我一起走。”


說到靜茹的好廚藝讓范范羨慕,再問起她和同樣愛下廚的老公可有什麼“廚房情趣”?她尷尬大笑的一再重覆著那句“廚房情趣”,臉頰突然有點緋紅。


助理拿著保暖壺喝保肝茶,靜茹瞄到後嘟嚷說,“幹嘛學我?”然後半撒嬌的說,“我也要!趕快給我一杯。”


此刻的梁靜茹,如此自在。


她說,現在最能形容她的一首歌,叫做《我就知道那是愛》。


是的!我們都感受到了。 




范瑋琪曾說過,梁靜茹是她心目中的“人妻典範”,覺得靜茹不僅懂得下廚,而且做菜又好吃。靜茹聽到這說法時,哈哈大笑說,“嗯!她這讚賞啊!我欣然接受。”


她表示,范范曾在微博PO上自己做的菜,來回應她的菜餚,然後要靜茹得空時教她做菜。“我當時就說,好啊!沒問題。畢竟,我對做菜真的很有興趣。”


她笑說,人妻要做的事包涵很多層面,並不只是做菜,“我認為她以後也會是很好的人妻。”


說到老公的廚藝也不俗,不知她最愛丈夫煮的什麼料理?她笑說是Lasagna(義大利料理的千層麵)。“其實,我有嘗試做過西餐料理,但都做不好。我比較拿手的是中菜啦!”


不知老公又愛她哪道料理?“他愛吃我做的乾拌面,還有蜡味飯。凡是和魚有關的料理,他都很喜歡。”(哈!因為老公喜歡把Fish給吃進肚里?)


由於兩人都愛下廚,不知夫妻之間又有什麼“廚房情趣”?換來靜茹把已經很大的雙眼,瞪得更大的反問,“你以為是Sammi的廚房宣言咩?”然後又自己覺得好笑的呵呵大笑,並把一張臉不經意笑紅。


“我們啊,有一個協議。只要我煮的話,他就得負責洗。”(這時則換梁媽媽在不遠處笑了出來。)


靜茹看了媽媽一眼,說道“一定是這樣的啦!這樣比較公平嘛!他負責洗碗的話,那我下次才煮得甘心,也不用在廚房從頭忙到尾。”




梁靜茹回馬宣傳《情歌沒有告訴你》時,帶媽媽一起跑通告。她笑說,和媽媽相處的時間不多,所以這次問媽媽要不要來陪她。“這4天里面,我們可以一起吃吃東西,好好談天。她看過我的工作情況後,就會更了解這行業。”不過,她也俏皮的說,“搞不好她跟個4天以後,以後就不敢再跟我了。哈!因為嚇到她了。”


本來想“順便”做個母親節特輯,所以問說兩母女之間比較難忘的母親節記憶。結果靜茹表示,“那你直接問她比較快。”然後揚聲對坐在不遠處的梁媽媽說話,“媽,記者要問你,你最難忘的母親節是哪個?”


結果梁媽媽很害羞,只小小聲對經紀人說,“她以前有自己做小卡片囉!”過後還堅持不要和女兒一起合照。


媽媽這麼害羞,靜茹到底是像她還是爸爸?“我像媽媽,性格比較內向,只是進了娛樂圈以後,性格才慢慢改變。”  


靜茹表示,以前在母親節送過康乃馨給媽媽,也試過做手工卡片送給媽媽。“但我現在不會了,就直接下廚煮給她吃。不然就看她需要什麼,然後直接買給她。”梁媽媽則由始至終,笑瞇瞇不發一言。
 



梁靜茹將於5月28和29日再於台灣小巨蛋開唱,並於6月5日及6日再次唱進香港紅館。她表示,最近才看過The Eagles的演唱會,覺得超經典的。“他們的平均年齡是50多歲,但聽他們唱歌,仍覺得他們充滿 熱情,不會覺得他們中氣不足或怎樣。”


她表示,也許現在的The Eagles有一定的人生體會,所以聽他們唱現場,會比聽唱片更有感覺。“他們蠻特別的,有中場休息20分鐘。但我絕對可以接受,因為他們可能會比較累。”


不知她50多歲時還會繼續唱嗎?“那就得看我保養的狀態囉!如果我到時仍臉部光滑、身材苗條的話,當然OK啊!不然我會怕自己嚇到人。”所以她會去注射些什麼的嗎?“有想過!如果40歲以後有需要的話,可能會去提拉臉部什麼的。再看狀況啦!”


不過,目前32歲的她表示自己現在一切崇尚自然,“我覺得把里面保養好比較重要,因為很多東西是由內至外的。”她表示自己以進補為主,會喝冬虫夏草、人參調理身體,“因為我有時體力會虛,而且氣色不好。”


說到她理想中的演唱會,她表示是一套衣服到底的演唱會,以音樂性為主,和一班有默契的樂手合作,“台上舖一張波斯地毯,我也參與樂器演奏,然後我就和1千人以內的歌迷一起唱唱歌、聊聊天。”不過,她表示現在還不是時候,“現在當然還是要以流行趨勢為主,但這是我以後很想做的演唱會。”




問到梁靜茹出遠門時必帶的東西,她毫不思索的就給出“參片”和“花蜜”的答案。“因為我會隨時沖泡,用保暖壼慢慢喝。”
 
這習慣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這是每年天氣變冷時開始的習慣,尤其是冬天來時,還有通告很密集的時候。至於開演唱會時,則更是少不了。”


筆者讚她給的答案和林子祥一樣很有新意,(林子祥表示出遠門時一定要帶枕頭。)她這時馬上嚷說,“我也是,我巡迴演唱會的時候,一定要帶自己慣用的枕頭和小被子,讓自己的睡眠品質更佳。”


她後來更笑嘻嘻補充,“其實,如果可以的話,我甚至想把家里的床整個搬走,連床單也一併帶上。”




問到之前易桀齊盜提戴佩妮存款的事,可會讓她對友情失去信心?她表示,那只是生活中的一個插曲,人生當中的突發狀況。


她強調說,“我還有很多很多很好的朋友。我跟Penny討論過,我們絕不會因為這樣,而從此失去對朋友的信任。這只不過是一個意外的個案。”


她堅定表示,“我和Penny一樣,以後還會一樣愛我們的朋友,並且在意我們的朋友。我也希望我和她繼續當一輩子的好朋友。”


她口口聲聲只把Penny掛在嘴里。至於易桀齊呢?隻字不提。


 

JOLIN──影子離開你

 


向Jolin(蔡依林)拋出的第二道問題是這樣的,“請用一首歌形容現在的你?”唱過516首歌曲的Jolin瞪大一雙美目看著我,沉默半晌,想了好久好久,最後以半放棄的姿態笑說,“我一下子想不起來。”於是趕快轉換問題,以免區區17分鐘的專訪時間瞬間溜走。


最後第二道問題,是一道我“猜想”Jolin“也許”同樣答不出來的問題,“現在你所信奉的格言。”出人意表的是,Jolin答了,而且分享自她在微博看到、讓她頗有感觸的格言,“在這世上不要過份依賴任何人,因為即便是你的影子,都會在黑暗時離開你。”(Never Be Depedent Anyone In This World,Because Even Your Shadow Leave You When You’re In The Dark。)


眼前的Jolin事業愛情皆得意,仿如擁有一切的女王,但原來她也有不安全感的時刻。




Jolin將在6月11日重臨大馬開唱,而她表示在日本看麥當娜的演唱會,讓她最是難忘。“因為她的演唱會是很大的製作,舞台效果讓人目炫神迷。台下觀眾眼睛會很忙,而且她的舞蹈員都很厲害。她一站上台,就很有女王的風範。”蔡同學,你就別謙虛了,在歌迷眼里,你也是他們的女王啊!


至於她開過最滿意的演唱會?她謙虛表示,“每次的下一場!因為我每開完一場演唱會,就會覺得這里還不夠,那里還需要再改進。”


不過,她表示印象最深刻的是2006年唯舞獨尊世界巡迴演唱會。“那次的準備時間很短,我10多天內要把所有東西記起來,而且還要練體操。由於首2場在香港,是我比較陌生的環境,而且還要開四面台,所以讓我充滿壓力。但另一方面卻很有意義,因為剛好在我生日時舉辦。”


最記得她唸信給自己時的感動,當時,她讀著自己凌晨寫給歌迷的感謝信:“現在我又餓又累,腳趾頭還在流血……我懷疑對我短短的人生來說,犧牲了朋友、愛情、家人,為了一場演唱會值不值得……但我在緊扣雙環落下的掌聲中得到了答案。”


問她當時為什麼突然有這樣的舉動?她說,“因為我不太會說話,所以通過信件來表達自己。”


那她現在還常寫點什麼嗎?“以前比較常寫,但現在少了。”


為什麼?“現在啊!就過得一天是一天。”然後自己覺得有趣的哈哈大笑起來。


“總之,現在只要覺得開心就好。”




問Jolin目前拿過最難忘的獎項?她表示是金曲獎歌后。是她覺得終於受肯定了還是怎樣?“我是覺得意外,畢竟這通常是抒情歌手的天下,所以我覺得這是金曲評審的一大突破。”(她說到這邊時,經紀人突然在旁大笑了起來。)


那她還想拿什麼獎?“金曲獎最佳專輯。”經紀人忍不住插話表示,“那他們還需要更突破一些!”這時則換Jolin呵呵大笑。


她表示,美國的格林美音樂獎都有分類別,包括饒舌、鄉謠、搖滾、流行、R&B、舞曲等等,“我們金曲獎都沒有。很多時候都是抒情歌曲受到肯定,舞曲卻較少。”說到同以舞曲見稱的女神卡卡(Lady Gaga)在格林美拿下3獎,她表示,“對啊!那是因為她都不用跟R&B、鄉謠那一掛競爭。”


“聽說”她終於要接拍首部電影《精舞俠》?她笑說,“沒有啦!那是烏龍事件。而且,他們自己做的海報也太有趣了。”


若有機會,她可想過第一部就拍歌舞電影?“我不排斥。只要是跳舞的電影,我都感興趣,我覺得那像是加長版的MV,而且會遇到不同的編舞老師,相信會是不錯的體驗。”


她表示自己愛看好萊塢的歌舞片,“都是劇情比較簡單又勵志,但音樂和舞蹈都很精彩。”


如果是像姬絲汀娜艾奎蕾拉(Christina Aguilera)主演的《Burlesque》呢?“那是比較注重歌唱的電影。要我演也OK啊!但我總覺得中文歌舞片,有時坐一坐就突然唱起來,演起來好像“怪怪的”,而且中文影壇也較少這類型的電影,之前較讓人津津樂道的,也不過一部《如果.愛》。”




蔡依林的姐姐蔡旻紋去年嫁給新美齊集團執行副總林傳凱。兩人愛情長跑10年終成正果,日前更喜獲麟兒,讓Jolin首度升格當阿姨。問她可羨慕姐姐的婚姻?她表示,“遇到對的人很重要,姐姐遇到很疼她的人,爸媽也很喜歡他。我希望自己也能跟她一樣幸福。”


問她心中最羨慕的明星婚姻家庭典範?她說,“明星啊?我沒特別去閱讀其他的明星家庭。而且我只要看我姐姐就好啦!她是很棒的例子。”


她表示明星婚姻壓力太大,會很辛苦。問她可擔心自己以後也很辛苦?她嘆口氣說,“對呀!但我現在盡量不要想太多。哈!”


那她以後結婚,還會一直唱下去吧?“會否繼續唱,我不曉得,但我覺得工作會讓人比較有自信,也有種挑戰自己的快樂。”


她曾在姐姐婚禮上說,想在5年內把自己嫁掉。如今仍持同樣的想法嗎?她一聽到這就哈哈笑說,“不一定啦!我又不趕。”然後還要畫蛇添足的加上一句,“等我遇到再說。”難道,她認為錦榮還不是她的真命天子?


但她是否認同戀愛讓女人更美麗?她甜笑說,“嗯!我覺得戀愛會讓人心情愉快。會否更美麗啊?嗯!應該多少吧!就是會讓人變得更亮麗。”


明明就是戀愛中的女人。還否認什麼嘛?!



Jolin在9月15日將邁入31歲。問她可期待30歲以後的自己會更精彩?她由衷認為,30歲才是真正懂得珍惜自己的時候。“因為,我們十幾廿歲的時候還在求學和玩樂,很多方面都不成熟。30歲卻是一個更認識及了解自己的時候。”


所以,現在是她最開心、最懂得享受生活的階段嗎?“算是吧!因為我有段時間是學生歌手,除了要唱歌表演,還要兼顧課業,所以比較累。”還是她以前把自己迫得太緊,但現在比較懂得放松?“也對。我現在比較懂得調適自己。”


那她如果有機會放假,會想去什麼地方?她沒選擇男友錦榮的家鄉紐西蘭,反而說自己想去夏天的巴黎。旁人這時都笑了,經紀人更不禁插話說,“你在夏天很難沒有工作吧!”讓Jolin不禁半撒嬌的說,“我每次去歐洲都是冬天,上次的意大利也是冬天去的,所以很冷哩!”嗯!若真想在夏天這黃金發片期去玩樂,那就得好好跟公司溝通囉!


說到她和孫燕姿的友情讓人羨慕,可覺得天后之間也可以有真友誼?“我覺得這是可遇不可求的事耶!
圈內藝人都很忙,若要連系的話,若不是工作遇到,就是以電話聯絡。”她表示自己和燕姿很投緣,雖然不是經常聯絡,但只要碰面談天都會很開心。“若我們沒時間聚會,都會互傳簡訊問候。”



側記


偌大的貴賓室里,身型嬌小的Jolin把自己舒適的窩在沙發里,經紀人坐在一旁“坐鎮”,在Jolin試圖以“目炫神迷”來形容麥當娜演唱會時,她說到“目炫”兩個字後開始遲疑,經紀人馬上像填充似的把“神迷”給補上。遠處有4位梳化和助理,但她們坐得遠遠的,沒對我造成壓力。讓我有壓力的是,私底下的Jolin,不比在舞台上自然散發的熱力,非但不夠熱情,甚至有點不擅辭令。作答的語氣總是溫吞,答案總是不夠詳盡,要記者“諄諄善誘”,而且還要小心不能“越界”,以免發生新聞發佈會上提及錦榮的“傻笑拒答”事件。不過,當她說很想去夏天的巴黎,說覺得自己得歌后是金曲評審的一大“突破”時,眼前的天后笑了,我的“心頭大石”,也放下了。


 


 


 

我想我不是馬六甲的遊客

 


事實證明,只要是和好友出遊,
不需要去得多遠,或去多偉大的地方,
都一樣是值得紀念回味的旅程。


每次都說要跟茉莉“回”馬六甲,但每次都無法成行。
這一次的名義最是堂皇,那就是為幫茉莉慶生。
三天兩夜,寫意得要命。自在得快活。
終於吃了“百聞不如一吃”的千層糕,也吃了兩餐溫暖的住家飯,
祝茉莉生日快樂,然後我們大家都要開心哦。



出發的星期五晚上,我和高牆以自己的步伐行走,
先去SS2吃了XO榴槤,喝了椰水才往古城駛去。
終於到達馬六甲時,卻鬼迷心竅的一再“迷路”,
教路的茉莉聲音有些疲累,讓擔心的我一再對高牆說,
可是壽星女怎樣都要撐過半夜十二點,聽我們說句生日快樂吧?


半夜12時,我們一起坐吃鴨面和魚餃面,
沒有老土的唱生日快樂,卻送上了真心的祝福。



凌晨2時才睡,但感恩第二天可以睡到自然醒,
喝了魚鰾豬肚肉丸磨菇湯,吃了豐盛的住家飯才終於出門。


在bali島買了以後從沒穿過的衣服,終於在古城開張。
那對肉麻夫婦不嫌礙眼的穿上情侶裝做“史瑞克夫婦”,
我們三個女生則像是“紅綠燈”一樣的繽紛。



雖然主角不是我,但由於我是第一次跟大家“回”馬六甲,
所以大家都以我為優先,要帶我去吃這個吃那個的。讓我感覺很是溫暖。


高牆說,我以前是以遊客身分到訪古城,
這一次,大家要讓我感受當地人的馬六甲。
(可是,最後是誰比我這遊客更遊客呢?哇哈哈。) 


第一站是到nadeje吃千層糕,果然好吃得停不了口,然後一再加碼。
(大家不忘取笑我上次誤闖迦南地,要點千層糕卻不果的笑話。)



事實證明女人走到哪里買到哪里。
英雄廣場的“韓國美人”美妝店因為促銷中,所以賺了我們不少錢。


Haagen Dazs的雪糕蛋糕原來那麼貴,
結果我們以Flower Blossoms,對高牆作出如花般盛開的belated祝福。


到馬六甲如回家般自然的高牆,堅持我應該去吃口感獨特的甲必多沙爹,
於是,我們從下午4時45分,排到5時30分左右才終於坐下。



吃得很飽的結果,就是到文化街“散步”,
雖然某人看起來比我更遊客,但我也買得很開心。
為自己買了“Damn Poor赤貧”的car sticker,送給某人“Angel In The Car”。
為自己買了玫瑰發夾,也送某人典雅的碎花hairband。



逛大街結束,找Baskin Robin吃心形雪糕蛋糕,
然後,其中兩人買Fossil手錶,也有人買新相機,開心大玩魚眼效果。  



說好要吃的“椰子屋”,吃不下了。
而某人念念不忘的putu piring竟然買光,
打道回府,而我叨念人家家里的湯,執意要求把它弄熱然後享用。
配Otak-Otak吃,後來還喝了滋潤的糖水。


第三天還是幸福的睡到自然醒,
只是我的“枕邊人”竟然早上10時被餓醒然後跑去吵人家夫婦起床。


早餐是去吃娘惹早餐,昨天說好一人請一餐,
但最終沒請成的我,今天終於得以作東。



然後,應某人的要求再往文化街走去。
看到榴槤泡芙,我忍不住跳下車買,車里頓時滿是榴槤香。 



午餐是住家飯,我乘還沒開餐前,已捧了一碗花生蓮藕湯慢慢品嚐。
住家飯還未吃完,我們已經決定,要到芙蓉吃晚餐。



我更不好意思的“又吃又拎”,把人家家里的“麥兜”搬回家。



說好第二晚要趕某人的丈夫下床,三個女子好好談心,結果沒實現。(不過有一起敷mask。)
往芙蓉的路上,就把人妻給拐上車。
不過三個女子中有個嗜睡的傢伙,
結果我們的心談了一半,才恩準某人去會周公。 


或者這樣的三天兩夜並不轟烈,但我至今仍深深想念這樣的寫意假期。
真希望有一天,能往雪邦同樣住個三天兩夜,試試別人老爸老媽的拿手酸菜和豬手。


至於另一個晚上和老友聚餐,知道他搬新家後的點滴,還有早起運動希望甩肉的決心。
我們的假期或者難湊,但非常希望有一天能到他家過夜,
好好在他的放映室看場電影,然後叫domino大快朵頤。期待啊!     



其實,我這陣子並不快樂。



一些事情,我選擇大而化之,但不代表我不曾傷心難過。
若有些情誼或信念讓我質疑的話,
或者圈外的友情、娛樂圈以外的世界,
對我而言更單純一些吧?


最近的工作壓力大得我喘不過氣來。
我因此眷戀和友人快樂相聚的時光,
還有獨自去看電影、不用開口說話的純粹。


有些東西,不想多說。就以相片來帶出吧。


那是《無夏之年》的夜晚,
我們難得Back to school,在星光下赴一場露天影院之約。



那是一個為了採訪,所以大熱天往茨廠街走去的早上。
這好像是我第一次到仙四師爺廟,感受這廟宇的香火鼎盛和古意。



然後,這是繼去年的Hop On Hop Off之行後,再次踏足茨廠街。



本該是新年《我知女人心》之約,因為一場葬禮而延誤。
Tony Roma’s的Fried Mushroom真好吃,
即使侍應生態度不好,我們仍說說笑笑直至餐廳打烊。


花25令吉去吃D24的榴槤吃到飽,
結束以後到PASAR MALAM,邊走邊吃有種到了台灣夜市的錯覺。
在SS2為食街牌坊前拍照,感覺真的非常遊客啊。


看了一場演唱會。他們說,舞王不是醬當的。
讓我突然深深懷念起郭富城……的舞技。


那個在沙亞南吃了玻璃叉燒又去101 Boulevard吃甜品的假日,
某人差一點要把噴水池當階梯來爬。
四固人誇張的叫了七樣甜品,讓大家徹底捉狂的“超多芒撈河”,竟然讓我邊吃邊笑。



親愛的外甥女生日,Fruit Garden Mini蛋糕加大小企鵝公仔作為獻禮,
韓國餐以後,我在家“聽”電台轉播香港金像獎。




亂亂進的電台廣告很該打。
周潤發也許太長氣,但我喜歡。
劉嘉玲大笑三聲,說自己要慢慢追上老公(追不上又何妨?)
謝霆鋒學四哥說話,然後向爸爸說深藏在心中12年的對不起。
新出爐的金像影后影帝,讓我掌聲鼓勵鼓勵。  



我想我的四月底和五月絕不平靜,而且註定疲憊。
而六月初要請假去的那場畢業典禮,我由衷期待,
屆時且讓我好好的喘一口氣吧。


 

吃住歐洲:咖啡的滋味

 


在歐洲,我們總是把午餐吃成了下午茶。
在露天咖啡座,則把熱咖啡慢慢喝成了冷咖啡。


一種價錢、兩種溫度的咖啡。
讓在大馬少喝咖啡的我,好像也喝出了滋味。



這次出門,我們各帶了四個杯面,心想每個國家要幹掉一杯,
而遠遊前一再問我她在歐洲可以吃些什麼的素食HC,
我的答案總是:面包囉、意大利面囉、Salad囉。
事實證明,她能吃的還有比薩、Pasta還有Donut。哈!


在倫敦,我們住的是台灣夫婦開的民宿Lupton Guest House,
到的時候,先生回台灣探親去,只有張姐接待我們。
我和HC租的是雙人房,張姐卻給我住可供四人同睡的大房,
房里有個很大的書架,放滿了書,讓我很是高興,
不想太早睡的夜晚,我就找旅遊書慢慢刨。



張姐很注重細節,一到步就把住宿手冊說個分明,廚房和冰箱任用,但不行洗衣。
我第一晚就到超市買了yogurt放在冰箱,
和HC也在第一晚坐在餐桌吃了我們帶去的杯面,泡杯熱飲慢慢喝,
那時,張姐正激動的坐在餐桌上用電腦追看《人間正道是滄桑》,
然後說了她的蜜月旅行,去的正是馬來西亞的Pangkor Laut。
(李心潔結婚的幸福小島啦!)


張姐煮的英式早餐很是精緻,而早餐的餐桌上,各遊客齊集(全部都是台灣人的說。)
八月將來倫敦進修生活的台灣醫生夫婦說著前一晚看的音樂劇《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我也這才知道,這知名音樂劇竟然有了續集,叫《Love Never Dies》。)
到葡萄牙公幹但轉飛倫敦旅遊的幹練女,說著到史前巨石時看到豬在曬太陽的軼事,
還有一位安靜低頭吃早餐的女生,原來是到倫敦進修英語三個月哩。


第二天的bull eye煎蛋,讓不吃蛋黃的我覺得很浪費,
於是第三天斗膽要求張姐改煎omelette給我,張姐一句“不行”讓我錯愕,
她才笑瞇瞇的說,“因為我今天有別的花樣,就是西式蒸蛋!”(結果好吃到一個不行。)


yoyo問我,這趟旅行吃得最豪華的一餐是什麼?
我說,最高貴的地點是法國巴黎香榭大道露天茶座。
但我幾乎忘記,最貴的一餐發生在倫敦,而且還是下午茶。
(小恩子,比起來我們在Paddington House Of Pancake吃的真是太便宜了。)  



HC生日那天,chilimay帶我們在picadilly circus附近吃了很棒的英式下午茶,
Scone塗上Clotted Cream,口感一絕。Strawberry Tart也好吃到讓人回味無窮。


第二和第三天都有Chilimay熱情陪玩陪吃陪拍照以後,
我們在第四天參加一日遊到史前巨石和巴斯小鎮,




張姐起了個老早為我們準備三明治,讓我們帶在巴士上吃。
三明治以外還有香蕉和巧克力,結果我在參觀史前巨石後買了一杯咖啡,
把張姐準備的食物分成早餐、午餐和下午茶,吃了三次才終於吃完。



由於我們最後會回到倫敦再住一晚才回國,
所以我在westfield幫酷妹買的兩瓶poison香水都先寄放在這里。
結果在外面流浪了12天再回倫敦,張姐這里竟讓我有回家的感覺。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HC在最後一天建議到唐人街吃飯,
我叫的套餐是例湯、燒鴨飯和油菜,大盤到我幾近吃不完,
至於那家餐廳的男領班,口音一聽就知道是大馬人哦。


離開的那天清晨,很早很早,結果我們在睡眼惺松的情況下,
執意和張姐拍了合照。(背景那副畫是台灣九份哩!)



 


■我對巴塞羅納的張阿姨住宿有些響往,可能是LY在4年前曾住過這里,
而且這里有包早餐和晚餐,相似的經營手法讓我懷念起之前在羅馬所住的全哥民宿。


張阿姨是北京人,有北方女子的豪爽。
失婚的她離鄉背井到西班牙打工,不經意創出自己的天地,
她之前回國探親時托好友看顧民宿,怎知對方捲款而逃,讓她至今說起仍唉聲嘆氣。 


她之前的民宿地點靠近海邊,如今搬到靠近米拉之家的主要大道,
她教我們怎樣走路玩巴塞羅納,我們確實就一步一腳印的發掘了巴塞羅納之美。



早餐桌上總有熱粥和菜干,我也這才發現北京的紅色腐乳是那麼好吃。
第二天早上的包子和第三天早上的饅頭,則讓到法國留學的中國學生們感動得差點沒掉淚。



那個在法國里昂求學的一飛老弟,知道我們下一站要到巴黎,
一再提醒我們兩個女子在巴黎夜遊時要小心。
他分享了和友人在聖心堂被以兜售非洲聖繩為名但 “變相打劫”的事,
讓我後來在聖心堂見到一群黑人手拿細繩走向自己時,馬上閃得遠遠的。


因為早餐和晚餐全包,我以為自己在這里沒吃什麼,
後來發現,其實每天都另吃了兩小餐。


在La Ramble大道起點時,因為想喝冰可樂,
所以去了burger king,邊寫明信片邊坐看來往的人潮。
這里的可樂有給鹽,而且伴隨salad而來的是一瓶橄欖油和醋,讓你覺得很是超值。


然後在汽艇碼頭,我們坐在Pans & Company喝下午茶,
再慢慢沿著La Ramble大道慢慢走回去。




這里的街頭藝術者都很棒,我就被Edward Scissorhand深深吸引。



本來還遺憾為什麼不投錢去跟他合照一張。
後來在阿姆斯特丹的fame影音行看到Captain Jack塑像,
於是衝過去拍合照,免費。呵!



若說巴塞羅納的第二天是晴天,那第三天的天氣則陰晴不定,
聖家堂因為風太大而Tower Close,讓我們沒法登頂。
我們在奎爾公園經歷了一場雨天,
(出地鐵後往上走的電扶梯,很有香港中環的feel。)


被困在公園的茶座,吃baguettini喝一杯熱咖啡。



終於雨停,爭取時間拍這里的蜥蜴和童話糖果屋。



本來搭地鐵要去西班牙村逛,但大雨讓我們改變計劃,
最後唯有改到Catalunya逛大街。
昨天未開的聖荷西市場,今天開了,
於是買杯guanabana飲料喝,



明明不餓,卻為了吃tapas而坐在pizzaria grill。
結果兩個女人只叫一盤potato braves,結果還要吃不完。


是的,張阿姨的飯香在呼喚我們。
而這晚還有咸水雞和菜圃蛋呢!



我們要和張阿姨拍合照,結果阿姨堅持洗澡化妝後才上鏡,
反而我和HC都是睡衣LOOK,張阿姨的盛重因此讓我們狂笑不已。
中國學生好心請吃蕃荔枝(還是紅毛榴槤?),好吃啊!


離開的那天早上,張阿姨做了豆漿油條,真是讓人幸福滿滿啊!




也許是之前的住宿都讓人賓至如歸,所以巴黎就和我想像中很不一樣。
那是中國青島夫婦買了法國人住的公寓以後,充當民宿所作的一門生意。
進公寓前要按密碼,插鎖匙才能進電梯,然後電梯也要按密碼,
這里的鎖匙要付100歐元按金,鎖匙若不見你就糟了。


他們並沒同住,偶爾過來看看。(所以晚上找沒有吹風筒打電話找他們要但不果。)
我們的幸運,在於租雙人房卻拿了一間三人房,然後有個陽台可供曬衣。



這里的方便之處,在於對面有很大的超市OKABE。
(我又去買YOGURT還有DONUT放在冰箱里的說。)
第一天閒逛時,才發現附近除了是亞洲區,也是意大利人齊聚的地方。



第二天的午餐(其實該說是下午茶)是在羅浮宮附近吃的。
我們叫了PIZZA,歐洲人的一人份量,讓我和HC分吃也覺得撐。



至於上巴黎鐵塔,很多人都在這里買一杯香檳,我們沒喝,但光看也覺得過癮。
(這晚回去,終於開張了朋友送的Sleeping Mask。呵!)



第三天很是有趣,其實是要在蒙馬特區的MOULIN ROUGE前的星巴克請HC喝咖啡,
我卻執意多叫一塊蛋糕。(Cake the vert的口感很特別)
坐在這里,我就忍不住要唱《Come What May》,
然後想起Nicole Kidman和Ewan Mcgregor的對手戲。



走去凱旋門的路上,途經泰國餐廳,突然很想喝東炎湯,
但結果卻是坐在巴黎香榭大道吃價值13歐的Roasted Chicken。
(吃起來的口感不懂為什麼好像法式填鴨哦!)



我進餐廳上廁所時下旋轉式樓梯不小心撞到頭,
按頭喊痛的時候,男侍應生經過時竟然撫撫我的頭說,“乖,不痛不痛。”


走出餐廳時,只見HC被中國遊客問說,可要進LV幫她們買包包?
之前就聽說法國LV很嚴,怕死別人買他的包包回去賣。
事實證明果然沒錯。她們就因為被“發現”而被請出店。
她們要求我們買特定型號的一大一小LV包,一個485歐385歐,
然後塞900歐元給我,給HC一千歐元。(難道不怕我們捲款而逃?)


我們真的就進店充當了一下子的貴婦,快要付款成交時,
才發現只有持Original Passport者才能購買。
在巴塞羅納被治安嚇怕的我們,只敢帶複印的護照出街,
就算我們真有本事要買LV,人家也不賣給我們啦!



第四天的午餐是在龐畢度中心附近吃的。
set lunch很是超值,soup,main course和dessert,也不過12.80歐,
(價錢比香榭大道優。)onion soup是把蒜炸面包浸在湯里,好吃又好喝。
caramel pudding的口感竟然像萄式蛋塔,真是神奇。



漫步塞納河後,我們在對正巴黎鐵塔的露天咖啡座喝下午茶,
侍應生帥得像理了平頭的James Franco,讓我忘情的總是盯著他看。


突然下起雨來,我們繼續坐看人群,
然後我哼起了林憶蓮的“我坐在這里,看著時光流走……。”


這就是我在巴黎的最後一夜。




淑芳和美勝知道我在阿姆斯特丹租睡船屋時,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
可是,我真的覺得這樣有特別。
vita nova的房間很小沒錯,而且睡的是double decker,
但飄在海上的感覺,讓我想起在越南下龍灣的時光。



阿姆斯特丹的第一餐,是坐在運河旁邊吃Fish & Chips。
他們沒供應ketchup和mayonis,我討了。後來才發現,這是要付錢的。收費1.2歐。
(就像我之前去意大利,坐著吃是要付座位費的。所以很多人寧願站著吃。)



晚餐吃什麼?明明不餓,但還是進麥當勞吃apple pie加熱可可。


經過食物販賣機時,我興奮不已。只要投幣2歐,就可打開蓋子挑選你要的食物。
在鹿特丹車站的那個中午,我其實不餓,但就是嘴饞,執意吃了一個雞肉棒。



在有朋友招待的鹿特丹,午餐是太湖居的點心,野餐是吃朋友做的muffin,
晚上則是朋友煮的茄汁海鮮意大利面。這是我們歐遊10多天以來,睡得最少的一天。
凌晨兩點才睡覺和收拾行李,睡不到四小時就要搭車往羊角村玩樂去。


離阿姆斯特丹兩個半小時車程的羊角村,寧靜舒適,
它的定位,就像是到捷克布拉格的人,總會到cesky krumlov一樣。


我們住在很舒服的Fam H.Kollen,但kollen太太進院,由鄰居太太代為接待我們。
這也是我們歐遊以來,房間第一次有電視機看。
感謝他們有美國綜藝節目,讓我看到晚上捨不得睡。



週末的恐怖人潮散去,羊角村的星期一是難有的寧靜。甚至很多餐廳商店都不開。
HC說,以後要勸朋友別星期一到訪。
但我也許見識過布拉格在週末的恐怖,心里大有陰影。
於是我意外慶幸自己錯過了羊角村的熱鬧,得以感受它的恬靜。



我的午餐是Spaghetti carborana,好大一盤。
不過相比HC的一大客比薩,我覺得我還是比她幸運多了。
帥哥侍應過來問,食物如何?我說,很好,不過份量好大,但我會努力吃完。
結果他收盤時看到空盤子,竟然吐出Good Girl的字眼。



走到超市的時候,很是高興。我買了yogurt drink和果仁,
但因為實在不餓,最後果仁根本沒開動的說。


回到阿姆斯特丹,這次換住Amicitia船屋。
雖然同一個老板,但Vita Nova由總是神龍不見首尾的女士經營,
Amicitia由外型很嬉皮的男士經營,所以會很紳士的幫我們抬行李,
這里非常熱鬧,BAR檯總是人很多。我們的房間剛好在BAR檯之下,於是難免吵雜。



去了博物館區後,執意在spui區尋訪1670年開張的經典咖啡館Cafe Hoppe。
它是Brown Cafe(棕色咖啡館)的代表作,右邊是酒館,左邊是餐廳。



我們一進去就忙拍照的時候,酒客指向右邊下方的牌坊說,
“快拍這個,我個人覺得這比Rembrandt畫家更有代表性,而且是best part of the cafe。”
他都說到這樣了。我不拍還像話嗎?



點餐的老先生很是可愛,我們拍照時,他湊前來,於是我們順理成章的合照。
我們點餐時,他沒筆錄。我們問說,你記得嗎?
結果他真的不記得,不知道他是真忘,還是故意逗我們玩?



我的omelette加面包讓我吃得很飽。
由於坐在室內感受餐廳的古意,我也首次沒把熱咖啡喝成了冷咖啡。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