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能吃~


最近發現有句話超有趣的。


“我很能吃苦”這五個字,我做到了前四個……。


是啦,我很能吃~。
然後有時我阿Q的“吃虧當吃補”。 


Last Weekend,3天內就有4場飯局,
然後一次半夜送機的經驗。
(問題是人家都沒有要我們去送。哈哈!)


周五晚上的泰國餐最是過癮,吃得如此盡興。
4個女生叫了滿桌的9樣菜,飲料也喝了4樣之多。



肥美的燒蛤最讓我嘆為觀止,
最後忍不了口還是叫了燒螃蟹,




白東炎讓明明喊喉嚨痛的我和小雲子也喝得停不了口。



坤泰(Khunthai)正宗泰國餐館啊!
下次我還要再去。(小游,等你歸隊我們就去吃~。)



話說Zen日本餐一直是我們3C女子的最愛。
(原來unagi最近起了價啊!)


為了一塊剩下的日式抹茶pancake,我和pk玩剪刀石頭布,可是為什麼我會不小心出“鳥”呢?(angry bird咩!)
我們的新歡是Chatime(日出茶太)。仙草烤奶凍真的超級好喝。
下午茶則是Pommes Frites的Belgium Potatoes和意大利面。



逍遙快活後,晚上就往機場走去。
明明不用上班,結果卻“捱義氣”去機場“送機”。
在機場查班機呆等時,我和咸蛋心想,
三八婦女節那天,我們也是在凌晨到機場準備起飛的說,
但如今只能望向飛倫敦巴黎等航班興嘆。


是的,影帝飛往北京的班機delay,
保鑣10時40分代為check in頭等艙。
影帝坐在黑玻璃的七人車里,遲遲不出來。
我們沒唱霆鋒或柏芝的任何一首歌,
心里的OS是“痴痴的等”、“你們婚變關我什麼事。”


 


一直等到“飛往北京的乘客準備登機”的播報在11時40分響起,
影帝才終於下車,酷酷的戴墨鏡戴帽子戴耳機,
任何提問都充耳不聽(高招!)只在入閘時揮了揮手說“拜”。
過後在視頻看他在北京說“我不知道該如何走下去”。
而我心想這部“連續劇”真的很夠精彩。
(傳完稿後半夜12點半竟然肚子餓然後ORDER薯條吃,肥死~!)


星期日之約從9.20AM改成11AM,能多睡一回的我很是感恩。
DAORAE的韓國餐吃完以後,(下次記得帶我去吃辣炒雞肉,謝謝!)




就去HONEYMOON吃甜品。(這里竟然有雞蛋仔哩!呵!)
還在BLUR的我收到簡訊結果卻搞錯人家的意思。
後來玩填成語遊戲腦筋才終於有點清醒的說。


晚上和中學老友一起吃素。(泰式金針菇好好吃)
然後去“第一站”飲茶。(而我們的下一站要去哪里呢?)
回家後繼續《犀利人妻》,
心想快活時日怎麼過得特別快?



星期二晚上的OT很是衣香鬢影。(拿香檳時有這種感覺)。



在那呆等罰站的一小時內,我們拍了這樣的口愛相片。



好,來張大合照。而身後被遮半張臉的靚媽相片比我們任何一人都搶鏡。




星期三晚上的三人行餐聚很是有趣。


我喜歡New York New York Deli的氣氛。




還有Little Black Book的menu。



看到餐單上的Very Sinful,
假厲害的“翻譯”說,“是吃了很‘幸福’的意思嗎?”
奇怪的是,為什麼要畫隻devil在身邊呢?


在花茶男解讀下,才知道是那道食物卡路里很高,
讓人吃了以後充滿罪惡感。


(我是不是也該找《饑餓遊戲》三部曲的書來看呢?還是等電影明年上了再說。)  


Transformer 3至今沒看,但照拍可也。呵。



還沒七月,我就吃得如此暢快,
真是very sinful啊!


 

曹格──無法定義

 


眼前的曹格既熟悉又陌生,少了當初意氣風發的張狂,顯得比較內歛沉穩。說話依然直率,只是話好像都“想過了以後再說”。


問他這些年來,最大的成就感是什麼?是被封金曲歌王?獲大馬杰青?還是擁有一個美滿家庭?他的答案竟然是“還活著!”


這答案怎麼比他唱的《悲歌王》還悲愴?他說,“因為我想過放棄自己的生命。剛到台灣那4年一直沒機會發片,那時的我是很恐怖的!”後來專輯大賣,創作被眾天王天后搶唱,得了金曲歌王,意氣風發之際,卻在香港發生醉打側田事件,事業跌入低潮。早已重生的他說,“如沒過去的那一段,我不會了解,還能活著,並享有天倫之樂,是很快樂的事!”


曹格這次的演唱會主題為《Sensation》,Sensation是個多義名詞,若說《曹格Sensation大馬演唱會》很難被定義!或者,曹格這個人也一樣,讓人“無法定義”。
 

■曹格在7月9日慶祝32歲生日後,將於7月16日再次站上武吉加里爾布特拉體育館開唱。同一天傍晚5時45分,英超另一勁旅利物浦將在武吉加里爾國家體育場,和大馬國家隊進行熱身賽,為了避免大塞車,曹格演唱會將從晚上8時改於9時才開場。他還打趣表示,“我搞不好先去‘隔壁’看了球賽,再來開唱哦!”



曹格表示自己看過最棒的演唱會,就是羅比威廉斯(Robbie Williams)的演唱會DVD。“因為他很隨性 ,感覺上根本沒排練舞步,他想跳就跳,不跳就走來走去。有時我會覺得華人的演唱會壓力很大,這一
Part只能站這邊,那一Part只能站那邊,然後多少分鐘後就得走去哪里,做些什麼,感覺太刻意了。”


所以,他在之前的《Sensation香港演唱會》就跟導演說,“你跟我!我走去哪里,你的燈光就跟我到哪里。這樣我比較自在,也唱得更真實和感動。”


至於另一個打動他的演出,不是什麼大牌巨星的演唱會,反而是順子的小型歌友會。“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我記得是在PGRM(蕉賴大廈宏願堂),我坐在樓上看,而且還看到掉眼淚。”


他表示,有時看演唱會要看心情,“我有時希望Get High,有時卻只想安靜的聽歌,不想尖叫。順子就給到我那種感覺。聽到某首歌時,就會感動得想哭。我希望自己是羅比威廉斯和順子的混合體,他們的演唱會性質很極端,就像我的性格一樣。”


至於他開過最難忘的演唱會,他表示2008年的大馬演唱會最難忘。“因為那是我人生第一場大型售票演唱會,而且我跟公司爭取,一定要在大馬先開。那天我哭得很慘,涂惠源老師本來要從北京飛來看我的演唱會,但他卻在我開唱那天生病入院,沒辦法前來。不過,公司的師兄弟都在,然後大家感動得哭成一團。”


但說到他最滿意的演唱會,則是去年11月的香港Sensation演唱會。“因為我不用去顧慮太多事情!如果說我第一次開唱,花了大約半小時在換衣服。半小時耶!我可以多唱8首歌哩!我香港那次較少換衣,大馬這次也會儘量減少換衣的次數,然後多唱一點歌。”


■曹格在回馬宣傳演唱會的新聞發佈會上,梳了一個賈斯汀比柏(Justin Bieber)的髮型,甚至說了自己“小時候”很愛模仿謝霆鋒的穿著打扮。(其實曹格比霆鋒大1歲,怪只怪霆鋒出道太早啦!)問他不同階段的偶像,他從譚詠麟、四大天王、謝霆鋒數到小賈斯汀,然後遺憾表示,四大天王之中,他唯獨沒見過黎明。說到小賈斯汀,他則表示,“這小朋友也很不容易啊!”


我八九歲的時候,Alan(譚詠麟)和Leslie(張國榮)斗得很厲害,而我那時比較喜歡Alan,表哥買他的卡帶,我都拿來聽。我最記得他那時唱《暴風女神Lorelai》,短髮額前是捲起來的J型劉海,然後衣服肩膀超寬的。沒想到長大以後,有機會和他碰面。當時我“出事”(與側田的醉街事件)後,他對我說,“你的歌聲很好,現在要長大了啦!以後就要更懂事囉!”完全就是一副校長的口吻。


我在紐西蘭唸書時很喜歡四大天王。因為沒錢買CD,所以都去唐人街租。我經常租張學友和Leon(黎明)的CD,有時家人則會寄劉德華和Aaron的專輯過來。四大天王之中,我都有見過面談天,除了Leon,我這生人還沒機會見過他。


我簽自己的CD送給學友哥時,會寫上“I Love You So Much”,然後印上自己的唇印送他。劉德華就不用說了,我有事時都會直接call他,然後他都會幫我。(曹格曾為Andy寫歌,他“出事”時也曾打電話給華仔聽取他的意見。)


至於Aaron,雖然我出道前的創作曾被他採用,但那時並沒機會和他碰面。我剛到香港樂壇發展時,有送自己的《Supermarket》CD給他,他竟對我說,他自己買了,而且還認為我這麼多張專輯中,最好聽的就是這張,讓我覺得驚訝。我和Aaron有共同的朋友,但我們其實很少見面。我很開心的是,他竟然都有在聽我的歌。


而謝霆鋒,我是覺得他拍電影很有個性,而且很欣賞他的性格和在娛樂圈的態度。雖然我公司有很多人和他合作過,但我至今完全沒機會和他碰面。但他們都知道我喜歡他,所以常會告訴我說他的人怎樣怎樣,我越聽就越好奇,然後越想認識他,但是又不敢。


至於小賈斯汀,我一開始並沒太留意這人,只是奇怪這小朋友為什麼這麼紅,聽他的音樂只覺還OK,但後來看了他的DVD,知道他的故事,看了他家人的專訪,就開始有感覺了。如果從另一個角度看,他那麼年輕就踏入樂壇,而且到目前為止都做到很好,看起來是開心的,其實是很不容易的事。


我20多歲才入行,當歌手時要一直不斷的調整自己,有時壓抑,有時憂郁,有時很虛偽,但他年紀這麼小,還可以一直笑口常開,我覺得自己應該向他學習。(我以為你兒子喜歡聽小賈斯汀的歌?)不是啦!他最愛電影《Madagascar》那首《I Like To Move It》,(說完後馬上邊唱邊舞動起來。)他都不聽我唱的歌。(拜託!你的歌這麼難唱。)呵呵,我媽說,他的聲音和我小時候一模一樣,很高分貝。有時他key很高的在唱歌,我就會忍不住唸他說,“你不要再唱了啦!”


曹格視謝霆鋒為偶像,問他對偶像婚變有什麼看法?他說,真真假假,我們旁人怎麼會懂呢?“不過,我倒是對自己和太太的婚姻有些想法。”好!那就分享一下吧!怎知他突然詞窮,結果只說了一句,“就這樣囉!”頓時讓旁人笑翻。半晌後,他才分享說,“相愛很容易,可是相處真的要用功。”


我第一天在台灣看到有關霆鋒婚變的新聞時,我心想,真的假的?後來新聞越爆越多,我就跟老婆說,可以轉台嗎?我不想看。因為我覺得,有時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卻被揣測成這個樣子,編寫很多不同版本的故事。我自己以前(指醉打側田事件)就試過啊!


所以,以前Edison的欲照傳得很厲害時,朋友問我要不要看,我不看就是不看,然後還罵他,因為你看了以後,你一輩子就是看過了。可能我很喜歡霆鋒,所以我會想到對方的感受。我現在看報紙,都會skip掉鋒芝婚變的新聞,我關心的是,事件不要對霆鋒造成太大的傷害就好了。


你問我對霆鋒的婚變有什麼想法?我不敢有太多想法,讓他們自己處理就好了。很多事情的真假,我們都不懂,更何況是別人的婚姻?


我和我太太的相處?就這樣囉!就和一般人一樣啊!(就像《大女人》所唱的那樣嗎?“大女人凡事你作主,小男人是我的風度。”)是耶!我覺得Falling In Love Is Easy,Staying In Love Is Hard。


每個人的相處方式不同,我喜歡安靜坐下來想事情,然後皺起眉頭,但她以前不了解,會說我每天回來都臭臉,然後都不跟她說話,我那時總是會說,“好!那你要講什麼。”


但現在日子久了,我們其實都在改變。現在當我坐下來時,她也安靜坐在另一邊,給我空間。我心想,她雖然沒理我,但我們畢竟在同一個空間,所以我應該“打開”自己,然後我們就“變好”了。


當然,夫妻之間有時會意見不合,吵點小架,但都是OK的。因為只有吵架,才會把心里的真實想法說出來,然後才有調整的空間。我對現在的家庭生活感到很滿足,至於這可是我性格最好的階段?嗯!其實我偶爾還是會憂郁一下,我還是有黑暗的一面,但那是天生的,我改不了,只能盡量把它縮小。


 


——–


寫了曹格專訪後,沒有多想什麼。我生日的前一天,是曹格的演唱會,但我沒去。曹格演唱會後的第三天,公關特地打電話給我說,曹格在台上哭過以後,竟提及我之前和他做的專訪,說很久沒談到這麼深入,他自己很感動。我內心存疑,但重看回這篇訪問,好像還真的說了不少。呵! 感謝曹小格讓我知道這件“重要的小事”。


 


 


 

葉良財──父親節 


葉良財在《斷掌的女人》演個“重女輕男”的爸爸,無獨有偶,他在戲外也剛當爸爸,迎來結婚8年後的第一個愛情結晶品,讓他今年的父親節過得特別有意義。


只是,憶起24年前就已去世的爸爸,說著說著,他突然紅了眼眶掉淚,讓太太在旁默默遞上紙巾,輕拍他的手背。4個月大的女兒葉昕則張著圓溜溜的眼睛,望著向來有淚不輕彈的老爸。


在父親節這感恩的季節,不知讀者們是否也用自己的方式,對爸爸盡了一份孝心?  



■葉良財VS太太葉素嫻


Steve葉良財今年39歲,太太葉素嫻則40歲。葉良財表示,當初媽媽曾大力反對他們在一起。“除了她和我同樣姓葉,比我大1歲,也剛好是我媽媽最不喜歡的客家人。”不過他卻始終堅持,並表示“要結婚的是我,又不是我媽。”


問葉太太覺得Steve是怎樣的爸爸?她表示,“孩子沒出生時,我沒想到Steve可以做到這種程度,他是很稱職的父親。會為女兒洗澡、餵奶和擦屁股,晚上還會陪女兒一整天,讓我可以好好睡覺。”


Steve則表示,當初一知道太太懷孕時,自己既緊張又興奮。“我們結婚8年,之前一直嘗試想要寶寶,但一直不成功。沒想到我們決定放棄後,寶寶卻突然來報到。”


他表示,由於太太是高齡產婦,讓他非常擔心。“看她懷孕到生下女兒的整個過程,覺得她很辛苦。連我幫忙照顧小孩都覺得累,更何況她懷胎十月?太肉麻的話,我不會說。但我很感謝她。真的!(這時還不經意的去握緊拖太太的手。)


他笑說,雖然現在女兒已經4個月大,但他對自己已經當爸還是難以置信。“尤其是我太太,好像仍在發夢。在女兒2個月大時,她還問我說,為什麼我們的房間有嬰兒在哭?”
 


■葉良財VS女兒葉昕


葉良財表示,女兒的名字是太太取的,“因為她是早上出生的嬰兒,葉子需要陽光,而‘昕’是太陽將升起的意思。”他表示,女兒是上天給的禮物,“我只希望她快樂健康,所以不會給她任何壓力。行行出狀元,最重要是她開心。”


他更感嘆說,照顧一個女兒已經很累,很難想像媽媽當年怎樣養大他們11個兄弟姐妹。“我60歲時,她還沒畢業,所以我現在已經開始擔心她的未來,並買好教育保險。”


問他最享受和女兒相處的什麼時光?他表示,“她不哭的時候囉!因為她哭起來像拆天,而且也像Incredible Hulk,整張臉會從青變黑的,讓我都被嚇倒。可能她都用來喊的,所以血液全衝上腦吧!”


另外,女兒現在開始牙牙學語,整天“angu angu”。“我都用英語跟女兒交談,太太則用華語,有次我不懂問女兒什麼,她竟然回我一句OK,讓我又驚又喜,然後快快叫老婆過來。”


他表示,由於自己忙於拍戲,往往會錯過女兒的一些“初舉動”,“幸好太太很貼心,每天都會傳女兒的一張相片給我看。”那他現在一拍戲就想趕快回家嗎?“不是,是我還沒拍完戲就想回家。哈!”



■葉良財VS爸爸葉國權


那一年,葉爸爸到中國旅行,怎知卻一去不回頭。“當時才15歲的我還記得,那時我在睡覺,然後一大清早接到姐姐的電話,說爸爸在中國走了。”


他表示,爸爸去旅行那天,還特地到他房間,叮嚀他要把粥吃完。“那時我半夢半醒,只看到他離去的背影。那是他最後對我說的話。沒想到,那也是我看到他的最後一面。”


葉良財表示,家里有11個兄弟姐妹,他是家中幼子。“爸爸大我40多歲,他是很嚴肅的父親,實施‘打是疼、罵是愛’的傳統教育。但我小學時,他已經50多歲,所以性格已大大改變。”


或者他是家中最小的兒子,所以爸爸特別疼他。“爸爸有時會故意不開車,然後帶我一起搭巴士去看電影。那是我最愛的時光。”


他表示,自己和爸爸相處的時間沒有很長,只有15年。“我要用10多年的時間來說服自己,爸爸真的去世了。可能是我沒有看過他遺體的關係吧!所以一直不肯相信他已經離開。我甚至還會夢到說,他其實是騙我的,然後有天突然出現在我面前。一直到我30歲時,我才終於相信,爸爸是真的走了。”


說到這里,他突然哽咽,然後用手拭淚。全場靜默,太太悄悄遞上紙巾,輕拍他的手背。


問他今年第一次當爸爸,會特別慶祝父親節嗎?他說,“可能我一直沒機會慶祝父親節,所以都忘記父親節在什麼時候了。我想今年會吧!就和太太的爸爸一起慶祝,也順便慶祝自己首次當爸。”



■葉良財VS《斷掌的女人》德成


問葉良財當了爸爸,以後再演爸爸的角色,心情會比較不同嗎?“會的,畢竟以前的我只能靠想像。”


他在《斷掌的女人》是個壞老公,整天虐打妻子歐萱,難以接受智障的兒子張順源,只對出生時就帶給自己好運的女兒梁祖儀疼愛有加。但他表示,戲外的自己不會去算命。“因為命運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先冷後熱的金曲獎(接機延續篇) 

 


今年的金曲獎,先冷後熱。
我不明白為什麼要有那麼多致詞。
也不明白為什麼要有這麼多組表演。



可是,我的興奮,在韋禮安拿下最佳新人時開始堆積。
然後,阿妹的演唱,讓我聽得很是感動。
(原來我真的很愛梁弘志創作、蘇芮原唱的《變》。)
A-Lin的演唱也讓我比個大大的讚字,
(《說了再見》比原唱者更有感覺哦!)


至於李宗盛《給自己的歌》,
我曾被歌詞“歲月你別催,走遠的我不追”深深打動,
結果它果然拿下最佳作詞獎,
還附送最佳作曲和最佳年度歌曲獎,
薑果然是老的辣啊!


我其實有怕周杰倫槓龜,可是他竟然竟然二度拿下金曲歌王,
在外婆和媽媽的見證下,首次親自領取歌王獎項。
他之前寫過一首歌叫《外婆》幹醮金曲獎,但他表示,“現在我收回。”
而他和江蕙一起頒最佳華語專輯獎,二姐問他,自己有比舊愛侯佩岑“正”嗎?
讓他尷尬反問二姐,為什麼突然變憲哥?哈哈。


至於二度拿下金曲歌后的莫文蔚,現場投下一枚炸彈,
說最佳的慶祝方式,就是今年要結婚。
哇哇哇!重遇17歲時的初戀男友。
這也太幸福了吧。


然後,想起了李宗盛《給自己的歌》另一段歌詞,
“想得卻不可得,你奈人生何”


“等你發現時間是賊了,它早已偷光你的選擇”


■金曲獎原來還有延續篇。星期一《逆戰》不成於是改往機場接新科金曲歌王。


等待的無聊當兒,我們拍了這樣的相片。



歌王出來心情好,也給了我們一首歌的時間。他慢慢走,我們快快問。偶爾他答。偶爾他的助理搶答。


終於把稿傳回去,餓扁的我們不想在機場吃快餐,於是決定往Dengkil去吃我們接近5時許才用的午餐?(還是下午茶?晚餐?)


這是難得的組合,我竟然和三個女攝影狼吞虎嚥的一起用餐,招牌魚和花腩煲都好好吃。然後四樣菜只收50令吉。



吃飽以後就是   拍照時間啦。我們在藍天白雲的椰樹前亂拍。



在天湖宮前繼續擺one two three four的手勢。之前的一日遊“夭折”,這樣的美食半日遊也不賴。



過後意猶未盡,一人脫隊,另三人繼續去找吃。這次是在沙登吃“龍虎會”,


如此美味,難怪我們都垂涎三尺!



 


 

我們仨,然後+1,偶爾更多


我們仨,往台灣飛去,參加一場畢業典禮。


巧合的是,不管住台北、台中還是台南,
都得氣喘如牛的爬3層樓。
(然後我想起在仙湖農場總是悠閒散步的那頭豬BIBI)。



三人行很是有趣,但更多時候,
我們是四人行,偶爾則湊成五個人。


我們在台中和台南把有名的小吃全叫來吃得過癮,
甚至還曾在凌晨兩點鐘共享一鍋溫暖牌的友情泡面。


曬黑了,吃胖了又何妨?
這樣的友情之旅,一生何求啊?



小恩子絕對是這次的主角,
她說要去台灣深造還言猶在耳,轉眼間就“醬”畢業了。



托她的福,我們往台中走去,
在逢甲夜市吃得停不了口,買得停不了手。



小恩子總是一貫的沒有表情,
可是在逢甲商圈時,她一直當魔鬼叫我們買東西。


她的畢業禮結束後,先收拾行李跟我們到綠野仙蹤民宿過夜,
翌日再一起到仙湖休閒農場。



由於我們貪戀相處的時光,一再遊說她也一起到台南去。
結果她為此蹺課又蹺班,跟我們一起在台南被曬到鬼醬。


到農場是我們“送”她的畢業旅行,
做紅龜粿需要一個搓粉的代表時,我們順理成章的把她“推”出去。



晚上本來要迫她說畢業感言,但大家前幾天睡得太少,
結果一個兩個就這樣早早的睡著,“不小心”就放過了她。
等你七月回馬,再看我們怎樣“對”你?呵呵。




這才發現,李同學可以如此毒舌,
但是,看他和室友的相處情況,還是覺得有趣。
我從來知道大馬人在台灣住久了可以很台灣,
但比較好笑的是原來台灣人混大馬人混久了竟然可以被同化成很“馬來”。



李同學陪我們吃了兩頓摩斯漢堡早餐,還有兩餐火鍋晚餐。
向來對麻辣鍋沒好感的我,這才知道麻辣鍋可以這麼好吃,
(鼎王麻辣火鍋這麼紅自有其道理的說。)
(飛天吃到飽最後最讓我眷戀的竟然是haagen dazs。) 


那兩瓶被海關收走的辣椒醬,心痛的你儘管唸吧!
但感恩你每每對我們毒舌又碎碎念,仍好心的一再當“苦力”。
論文要加油囉!然後歡迎繼續毒舌,
因為“聰明”如我們仨,絕對知道你毒舌背後的好意。




陳岳賢是yoyo的朋友,喜歡背包旅行,出過一本旅遊書。
本來我們只打算到台南佳里“打擾”他的媽媽,
怎知因為他端午節有假期所以回鄉,就這樣陪我們走走逛逛。
整個晚上充當我們的司機,然後一直問我們要不要吃這個吃那個。
(報告,深夜11時那碗膳魚意面真的超級好吃!)


但比較有趣的是他的老媽,熱情好客,
雖然台南粽子的口感和大馬很不一樣,
但我們終究在端午佳節,幸福的啃了一顆粽子,
所以即使錯過龍舟比賽也無所謂了。




小馬和yoyo是我這次的玩伴。
去年的香港行如此盡興,今年的台灣行同樣精彩。


此行之中,我們各司其職。


小馬是識途老馬,帶我們往平溪快樂的玩樂去。



她也是很會跑的馬,我和YOYO不知好歹的穿高鞋出席畢業禮,
結果沒力在烈日下走下山買花,
穿平底鞋的她於是“馬兒跑得快”的自個兒買花去。



小馬也是容易受傷的女人。
今天撞到腳,明天碰到手,我看了也覺得痛。


在旅途中,她總是第一個起床的人,自己打點好了才把我們叫醒。
我為了顯示公平,某天毛遂自荐說,第二天讓我早起吧。
結果鬧鐘一再被我按掉,最後第一個起床的依然是那隻馬。
(不過本小姐有在農場那天雪到恥啦!呵呵) 


yoyo原來是烏龍女,可能包包太大,
所以她每天都摸不到自己的相機然後被人毒舌。
在台南的時候,她不是走錯司機位,
就是差點上錯車,讓我們笑到要死。


她希望我和小馬都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所以在菁桐買了十分幸福的明信片送給我和小馬。


好好好,我們仨,都要幸福哦!



 


 

終於

 


終於,我要往另一個國度飛去,去參加朋友的畢業典禮。


這是個很多波折的行程,其中兩人“差一點”無法成行。可是,我們明天真的真的要飛啦。


台灣的黑心飲料,我不怕不怕啦。


去的時候竟然遇上端午節,心想好像很有趣。可以感受一個節日的歡騰。但算漏一筆,台灣有三天假期,我們從牧場到台南的玩樂,真能買到車票嗎?(請老天保佑一下下)  


終於,小游生了她的胡小胖。看著才10天的寶寶,覺得很是神奇。這麼修長的手指,很適合彈鋼琴哩。


回程時拚命回想胡小胖到底像誰,結果答案竟然是smurf藍色小精靈。呵呵。


然後去做一個父親節的訪問,steve yap說著初當爸的快樂,還有回憶24年前失去爸爸的記憶。


他的淚水如此突如其來,雖然我對爸爸的思念當時也浮上心頭,但那一刻,我實在不敢多搭嘴,深怕出賣自己的情緒。


終於,公司迎來了一位新同事。不知道第一天會否把他嚇怕。但相信我,人生就是需要這樣的磨練。


最近過得很窮。買了一台手機,看了一場舞台劇《感天動地》。


在little pantry幫人慶生。



五月就這樣過去,然後迎來了我的六月。


六月一開始就玩樂去,呵!還真是一個美麗的六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