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祿壽哈哈哈

 


明明比較愛蘇打綠,但後來卻爭取上山看福祿壽。


(或者我是時候好好回顧自己之前專訪蘇打綠的稿:http://ferm717.blogkaki.net/viewblog-113407


想當初看《荃加福祿壽》時,
我眼里只有“我真係接受唔到咯 ”的handelababy王祖藍。
外甥受我影響愛他愛到要死,
去菲律賓旅行時看到菲版王祖藍,還要求跟對方合照。
不過他這次沒能上山看演唱會,
且送他福祿壽扇子和友人貢獻的鎖匙圈,讓他爽一下。


沒想到在雲頂看福祿壽宇宙最長演​唱會時,
我的新偶像卻是扮什麼像什麼的李思捷。
據說他在記者會時酷到要死,但上了舞台就整個人不同去。
扮四大天王都很像的他,這次扮秋官然後一直“哎呀哎呀”,
扮MJ時的舞姿也讓我側目。(可能我也很愛《Smooth Criminal》這首歌啦。)  



阮兆祥比我想像中感性。
入行27年,感觸如此良多。


王祖藍說多謝佢阿媽碌爆佢張卡,我看他回去肯定會被揍。
他的Lady Gaga扮相依然點中我的笑穴,
那三點部分的燈泡如手電筒般照射,實在OVER~



上山之前,KL CENTRAL配合國慶月,掛滿國旗。



山上有榴槤吃,但我卻差不多要病要病了啦。


拿到印有王祖藍漫畫肖像的採訪證,很是興奮。



演唱會過後,原來台下有人有很深的感觸,甚至掉了淚。
他問,馬來西亞觀眾會像包容國外藝人一樣包容本地藝人嗎?
我想說的是,只要你夠好,讓人享有看國外藝人的同等娛樂,
別人覺得錢花得值得,就會給你好口碑。


這個七月,小游辣媽歸隊,
很快的小雲子也要去生產啦。
看她肚子這麼大一個,就覺得媽媽好偉大。



七月除了到新加坡看Gaga,
也在大馬看了我一直很愛的David Archuleta。
這位被同行形容擁有“百萬笑容”的美國偶像亞軍,
光看他的笑容就覺得擁有了好心情。



他的演唱會,入座率不算高。音響也有點爆。
可是,這小朋友唱得真好。


朋友問我,他和Justin Bieber的演唱會,哪個比較好看?
我說,屬性不同。我無從比較。


但是,聽他用鍵盤彈唱他所翻唱的《A Thousand Miles》和《Crazy》,
我的心里,就是滿滿的感動。


還有。最近在看韓國真人秀歌唱節目《我是歌手》。那些大牌歌手我其實沒有很熟歌曲也沒有很懂,可是偏偏就是看到我很感動然後眼淚就嘩啦啦的華麗落下。強烈推荐《我是歌手》,如果你跟我一樣愛尹道賢愛任宰范,那麼或者你跟我一樣骨子里是愛搖滾的唄!



 

一個人的新加坡

 


先是沈浸於有機會到新加坡採訪Gaga的喜悅,緊接而來的卻是懊惱。
這種中文報獨家的工,註定我沒有相熟的同行作陪,然後全程都得說英語。
可是,原來事事有驚喜。



和我一起坐巴士到新加坡但卻姍姍來遲的Roslen,和我在海關終於“相認”,
兩人暢快說著馬來語,密謀說不管怎樣都想和Gaga拍合照。


在新加坡Art & Science Museum見到Ian時,有些驚喜。
這位曾和我在印度相處四天的星報記者雖然中文並不靈光,卻很努力的和我說華語。



這里新加坡摩天輪的感覺,和London Eyes很像,同樣有個變形的鐘。



一到新加坡就先直奔記者會現場,工作結束後才終於到酒店check in,
我被分配到和reta同房。我們誰也不想和誰糾纏在一起。
她自個兒出去找吃,我梳洗後也把握2小時的空檔,外出用餐閒逛。


我們住的飯店很靠近le salle,藝術學院的建築物外觀果然也很藝術。




而我喜歡這15 Minutes的玻璃咖啡屋。



 
我在附近的購物中心,買了一個可愛的passport holder,
為了怕自己晚上打稿肚子餓,還到吧台料理買了面包以防萬一。



集合後坐巴士去演唱會會場,意外見到也來獅城看演出的ben。
這是一個我以前很敬而遠之的公關,每每見到他都仿如驚弓之鳥,逃得遠遠的。
可是這次再見,竟然和他在巴士上並肩而坐,
兩人從Gaga,旅遊經一直談到Florence & The Machine。
我頓時有種感覺,啊!我這幾年果然沒有白混。 



去到會場還見到大馬環球中文部的cheryl,原來梁文音翌日在獅城有活動,
她是特地從馬來西亞去新加坡幫忙,順道也來看Gaga。呵!



Gaga的演出真的很精彩。我給予最深的讚嘆。 



結果,我晚上也沒吃面包,跑去7-11買韓國碗面充饑。
不用趕稿的reta很早就睡了。我一個人在床上對電腦獨自努力。
唯一的慶幸,就是第二天的聯訪是傍晚5點半,我可以睡到自然醒。


翌日出門前,把行李搬去513房,開始我一個人的行程。
這時巧遇同樣退房的其中一位大馬幸運兒chuck,
我問,有沒有說你像Adam Lambert?
他說,我是此團第三個這麼說的人。
然後我很沒矜持的要求和他自拍合照。



酒店附近就是很好逛的bugis區,




雖然附近商場內的阿嬤私房菜看起來很吸引人。



但我最後選擇去小販中心吃粿汁。



BUGIS STREET很好逛啊。
雖然之前在台灣買很大,但我在這里還是不小心有所斬獲。


然後坐在ALBERT STREET看電視牆,
喝果汁,解決我昨天買了沒吃的面包。



覺得身後的景緻還蠻特別的。五顏六色的扶手梯。



然後,看到KFC的Trasnformer。



在Bugis Junction買了C字頭小臉霜後,我拍下這招牌留念。




要求剛好坐在旁邊的歐洲遊客代勞為我拍照。
結果他按了快門,但我回看時沒發現我的人在里頭。


沒關係,我繼續往前走,見到iLUMA外觀很特別。




環顧四週,只有一位看起來很像校長的老先生。
請他幫我拍照,結果他只拍我沒拍景。(再次嘆息!)


後來我發現全程最會拍照的,是位中年女士。
我請路過的她為我拍照,結果人又有,景又有。
真要給她一個讚字。



 


我被這里的下午茶深深吸引。但我怕我一個人吃不完。



繼續往前走的我,覺得這間日式咖啡館很讚,
但是我還是沒坐下來。



捨棄西式下午茶和日式咖啡的我,
最後做了一件很傳統的事,就是跑去吃仙馬潮洲魚湯。



這里的潮洲魚粥,很有我家鄉大港的味道。(我是潮洲人嘛!)



好了,又得收拾心情工作去。
聯訪是在酒店53樓進行。



Gaga出現時,大家一時無語。
訪問結束,如願拍了大合照,大家心滿意足的離開。
可是我忍不住還是要羨慕8tv quickie的男導播,
因為他拍的是一對一的合照哩! 


漏夜離開新加坡,大馬警方面對bersih嚴陣以待的封路行動。
讓我凌晨4點才回到家。累跨~


夢一場的新加坡短暫之行後,
這才發現,我今年自資的歐遊和台灣行都很熱鬧有趣。
突然打回原形,在公幹時一個人遊遊盪盪之際,總是有些不習慣。


收到朋友從寶島傳來的簡訊。說她自費的旅行不愉快,很想一個人自己走,
也想念我和她一起出遊的逍遙。 


另一位同行,則到我們去年熱鬧出遊的香江公幹。獨自走在街上的她,突然強烈的想念我們這班嘩鬼。


那一刻,我突然感恩,
也由衷感謝曾和我一起出遊並共同交織快樂旅途的玩伴們。



女神卡卡──我走我路

 


看多了女神卡卡(Lady Gaga)在媒體鏡頭前的“千奇百怪”,當她終於站在你面前時,原來你會一時忘了言語。所以,延遲了2小時的聯訪,在她親切和大家逐一握手,終於要開始訪問時,現場突然陷入一陣沉默。


愛用假髮玩造型的女神卡卡,在7日的新加坡新聞發佈會以盤天綠髮出現,只亮相10分鐘。晚上的音樂會,她以白中透綠的長髮,盡力唱跳55分鐘。而8日的聯訪,來自馬來西亞、新加坡、菲律賓、泰國、印尼、中國的13個記者,有幸“瓜分”女神卡卡的20分鐘聯訪。訪問時間先是從傍晚5點半改至傍晚6點半,而卡卡於晚上7時25分終於登場,並以一頭黑白陰陽及肩髮型、復古墊肩金上衣、內褲加網襪裝出現。(是的,她再次沒穿褲子!)


若說訪問一開始,無言的是我們13個記者,那最後一個問題,反而讓卡卡突然沉默。問題是這樣的,“你跑遍全球並接受訪問無數,請說出你最少被問,但你自己卻很想讓人知道的事。”結果,卡卡突然如她寫給爸爸的歌曲《Speechless》一樣,突然語塞。沈默半晌的她,一再搓弄大腿和腰間,然後表示,“我從來沒想過這問題呢!該問的、不該問的,我應該都被問過了吧!”大家打趣問她,“像How Are You這種問題?”她竟然很認真的答說,“Thank You,I Am Wonderful。” 


相較於她在台上傲人的女王氣勢,和她距離只有5尺之遙的我,突然看她仿如失措小女生般搓弄自己的大腿,頓時對她有了新的看法。對啦!造型再怎麼唬人,也不過是個25歲的女生而已。




女神卡卡在台灣接受訪問時表示,她接下來的驚人計畫,就是趕快結婚,請15人左右的親朋好友參加婚禮即可,而且最好以超快速度生小孩,越多越好。比較麻煩的是,生完她就要去整形,因為她對身形很沒安全感,希望曲線不會因生小孩變形,就只有整形一途。


問她可想像過自己會是怎樣的母親?她不假思索表示,“我會是一個很嚴格的母親。”不僅她答完以後失笑,連在場媒體也不禁哄堂。


她表示,雖然父母管教她很嚴,但他們之前的關係其實很好。“我以後若有了自己的小孩,我也想以自己的父母為榜樣,嚴厲管教並好好栽培她,不過,我會讓她自由選擇自己想走的路。”不過,她也表示目前工作滿檔,明年又得準備世界巡迴演唱會,暫時不可能懷孕啦!


女神卡卡為美國籍意大利網路企業家約瑟(Joseph Germanotta)的長女,在良好環境下成長。她在4歲時可靠聽力來彈奏鋼琴樂曲。她11歲時原本要被送到曼哈頓的茱利亞音樂學院就學,但後來她進入天主教學校聖心學校就讀,並在13歲時寫了人生第一首抒情創作。


她自認來自很傳統和保守的家庭,不知她現在還維持怎樣的傳統習慣?“啊!很多哩!可能多到連我自己也不察覺。”她表示,家人都很愛一起聽音樂,而且布魯斯史賓汀(Bruce Springteen)、意大利歌劇等CD更是他們家中的“常客”。


她笑說,“而且我也會為家人下廚哦!”不知她有什麼拿手好菜呢?“都行,我的廚藝其實還不錯。而且我們家一定會慶祝聖誕節、復活節等大節日。”



女神卡卡明顯是現在樂壇最具影響力的女歌手,但她所拍的MV、所唱的、穿的都很富爭議性。問她最常被誤解的是什麼?她卻坦然表示,“我從不覺得自己被誤解!而且我覺得我拍攝的MV,都有它的意義,我也不覺得他們富有多大的爭議性。”


女神卡卡曾坦承自己是雙性戀,也常為同志請命。《Born This Way》就唱道“No Matter Gay, Straight, Or Bi,Lesbian, Transgendered Life,I’m On The Right Track Baby,I Was Born To Survive。”


問她最想通過《Born This Way》傳達什麼訊息?她表示自己曾是保守的天主教學校學生,還慘遭同學霸凌。“對我而言,不管你是誰,你都是完美的,而且獨一無二。我在音樂里重生,而且找到自己。所以我希望大家也能相信自己,找到自己的路。”


由於她在全球擁有驚人的影響力,她可覺得自己背負很大的社會責任?“也許吧!而我相信音樂、藝術和愛,可以推倒一切boundaries(分界線),我希望和大家一起跨越和前進。”



本名史蒂芬妮傑曼諾塔(Stefani Gabriella Germanotta)的女神卡卡,藝名靈感來自Queen的暢銷作《Radio Ga-Ga》,她17歲時被優先錄取進入知名的紐約大學Tisch藝術學院,學習用學院派的方法作曲與分析,研究宗教、藝術與社會政治的關係。


之後她自紐約大學輟學,開始在紐約東下城表演,而父親對她當時吸毒和在脫衣舞廳表演感到失望,好幾個月都對她不理不睬。她19歲曾簽約Def Jam,但3個月後被捨棄。她停步了幾年,直到2008年被簽到Interscope,為菲姬(Fergie)、碧妮史畢絲(Britney  Spears)和New Kids on the Block組合寫歌。她後來被阿肯(Akon)簽下,2009年於世界各地爆紅,不到2年時間就攀上全球樂壇天后地位。


說到她接下來的搞作,被喻為“時尚魔女”的她表示,目前有屬於自己的時尚專欄,“這對我來說很有趣,也是我很有興趣的事。我覺得,每個人都有時尚觸覺,不一定要從藝術系畢業,取得一紙文憑,才可以幹得出色。”似為自己的中途輟學解畫。



女神卡卡從去年展開《Monster’s Ball》世界巡演,也登上很多大型舞台演唱,不知那些演出經驗讓她印象最深刻?她笑說,“像我去年在格林美音樂獎演出,有幸和艾頓莊(Elton John)一起演唱,對我就很意義深重。而且也傳達出和平的感覺。”


她也表示,今年在格林美音樂獎,她在半透明的蛋形容器中由舞者抬進場,後來帶領眾多舞者演唱最新單曲《Born This Way》,對她也很重要。“因為我在舞台上,讓全球看到了我的‘重生’。另外,我連續3年都有機會在《美國偶像》表演,我也蠻享受當中的演出。”


她表示,剛推出《Born This Way》時,她根本無法預計市場反應,“當我知道專輯第一個星期就在全球賣出250萬張時,我的想法就是,‘哇!我的寶貝直接跳級,上了大學哩!’”她這時的語氣浮誇又雀躍,頓時把大家逗笑。


她和賈斯汀比柏(Justin Bieber)同是人氣王,問她覺得自己比小賈斯汀更懂幽默自嘲?她嘆氣表示,“我不知道哩!我驚訝的是,為什麼大家不知道我其實可以很幽默。”不過她一說完,馬上就害羞掩臉。


那她可想過拍戲?“我暫時還沒有這樣的打算。我很享受現在做音樂的時光,而且也計劃展開新一輪的世界巡迴演唱會。或者,演戲這事就再等等吧!”


 


側記


誰是當今樂壇最具話題的人物?答案絕對是女神卡卡(Lady Gaga)。13個記者在20分鐘內聯訪女神卡卡,事先傳過去被過目的問題,敏感的一早被過濾。面對誰都想搶問的情況,溝通以後的結果是,第一輪由13個記者輪流發問,第二輪才是“自由搶答”時間。


結果,大家的問題五花八門,方向不一。北京的同志男DJ感謝她為同志請命,我關心她以後想當怎樣的媽媽?印尼女記者問她是否穿印尼設計師Tex Saverio的衣服。菲律賓記者問她“What Inspired You Now?”卡卡把“You Now”聽成“Chanel”,搞清楚後自己大笑起來。新加坡西報女記者沒問她有關新加坡國慶綵緋改編她歌曲所引發的爭議(這問題早在新聞發佈會就被擋),反而只問她再次來新加坡的心情。


由於現場嚴禁拍照,大馬西洋電台DJ把平板電腦對準卡卡時,站在旁邊監場的保鑣揚聲表示,“No Photo。”讓男DJ沒好氣表示,“我是在看我的問題啦!”52樓的聯訪現場一如新聞發佈會那樣,放著長型沙發,但女神卡卡並沒慵懶躺著,反而全程正襟危坐,專心聆聽問題並用心作答。只可惜現場不給拍照,否則,女神卡卡的“春光乍洩”打扮、還有害羞掩臉、緊張搓大腿的畫面,肯定能讓大家見識到不一樣的“怪獸之母”。


 

7月7及8日,我的Gaga日

 


有機會到新加坡看Lady Gaga的演出,是我7月最幸福的事。
那雙從首爾買回來以後沒敢再穿的紅雨鞋,終於敢敢被我穿去新加坡。



明知道聯訪時嚴禁拍合照,我們仍斗膽提出要求。
結果熱鬧的大合照中,一心想站在GAGA旁邊的我,
不懂被擠去哪里,最後唯有帶頭蹲在前面。
後來看回相片,看到GAGA伸的是《Bad Romance》的舞爪。
早知道我也效法啦!擺什麼V手勢喎~



 
那天和咸蛋說起,才驚覺我今年還沒出國公幹過。
她說,沒關係啊!你自己的國出了這麼多。


當聽到主任說唱片公司有邀請到新加坡看GAGA時,
我馬上眼睛發亮,衝口而出說,那你要不要派我?
當時雖然撞正小黃到台灣公幹,但幸好有高大威猛的新同事頂檔,
最後我還是如願以償,然後每天反覆聽向同事借來的GAGA,
聽她JUDA-AS,BLOODY MARY,還有BORN THIS WAY。 



我的公幹行程,從兩天變三天,再變回兩天。


本來只是去7日的記者會和音樂會,
但後來在8日爭取到在傍晚做Roundatable,所以擇定在9日回馬。
不過,為了避開BERSIH的封城行動。
最後還是改在8日晚上漏夜回馬,並於凌晨3點才到達。


我們的行程有點多災多難。


凌晨6時15分集合。坐巴士。
同行的Reta拿錯男友的護照,幸好巴士出發前及時發現,然後要男友趕緊送來。
 
有位電台的Winners塞在LDP大遲到,巴士為了趕下午1點半的記者會無法等待,
結果他覺得錯過GAGA太可惜,最後選擇自己驅車去新加坡。


至於進關卡時,長得比較陰柔的其中兩位男Winners被叫進去問話,
結果在關卡又得等待一輪。 


在Art Science Museum的梵谷廳站足1小時呆等記者會開始前,
和大馬的另3位幸運Winners談天,他們連GAGA的保鑣、婆婆叫什麼名都知道,
果然是死忠粉絲啊。


我在這里才見到Ian,這位曾和我一起到印度公幹的西報記者,原來沒跟巴士,
只因他主任說,凌晨6時集合,凌晨3時才回馬太危險,所以堅持要讓他坐飛機。
(他是男的,危險過我們女生咩?只能說,星報比較大牌啦!) 



記者會下午2時40分要開始時,我們才被放進場內坐著。
那個拿了一堆東西準備給GAGA簽名的大馬粉紅粉絲felina,竟搶坐在前面第一排。
(我也才坐第五排哩。不過也要謝謝她媽媽霸位給我啦!)


一如所料,記者會全然沒梗,唯一有梗的是她的裝扮。
那盤天綠髮,那副圓中帶方的眼鏡,還有那雙恨天高。
HOOOOO,我只能說,那就是獨一無二的GAGA。



放眼全球,哪位歌手能斜躺在沙發上答問題而不被矸礁呢?
10分鐘的記者會上,有關新加坡國慶歌曲的問題,沒問完就被卡。
而她慢條斯理回答的3道問題,讓我悶出鳥來。


還是晚上的音樂會比較精彩,規格架勢一如演唱會,而且和台灣一樣唱足9首歌,
重點是我首首都會,然後一起唱和。(雖然我只會Chorus啦!)


我是全程HIGH到尾的,而且最愛她在《HAIR》和《YOU AND I》的表現。
從她把腳抬在鋼琴上,然後蹲在鋼琴椅子,再站在椅子上彈鋼琴,
然後不忘扯絲襪的表現,呵!真是超級無敵霹靂屌。



看完以後,才發現站了2小時的我腳很酸。(其中1小時是擠在人群中呆等。)




聽2年前就有機會到新加坡採訪她的Jin和Ian說,
這場音樂會比2009年的好太多了。
是啊!那我果然不枉此行哩。


(坐在地上等巴士回酒店時,拿著pass自拍然後幸福的傻笑中)



8日的聯訪,從5點半改到傍晚6點半,最後在7時25分才開始。
不同國家的13個記者,在52樓呆等時胡亂哈啦。
誰都想搶問,誰都想拍合照。很有諜對諜的感覺。



最後的安排很fair,第一輪是大家輪流發問,13道問題問完以後,則自由搶答。
在大馬見慣大場面的我,這時莫明的緊張。


robert說他之前send去的問題被刪去3題。我之前set的8道問題,全數過關。
但在只有機會問一題的情況下,我選了最八卦的那題,
就是What kind of mum you think you will be and liked to be來發問。
當GAGA答說,“我覺得我會是很嚴格的母親”時,
不只她失笑,我們全場人都笑了出來。
很難想像嘛!她如此離經叛道,卻說自己會是嚴格的母親。


這是Reta有幸拿到的簽名。快點拍下來。



48 Hours With GAGA in Singapore。如此難忘。


同樣難忘的是,凌晨2時半路經Sg.Besi Tol時,因為警察block路而大塞車。
凌晨3時15分從PJ驅車回家,也發現往吉隆坡的路全面被封。
果然是七月圍城啊!



7月9日。我在家穿黃衣。


然後,我要向這位阿嬤致敬。(還有辛苦在線上採訪的媒體朋友們。)



 

夏日樂悠悠的畢業旅行

 



若說10年前參加LY的台大畢業禮,主題曲是《飄洋過海來看你》。
在太魯閣淋了一場雨,在知本泡溫泉,也在墾丁打了一場沙灘排球。
那麼,這次小恩子的畢業旅行,台中的主題曲想必是《看見什麼吃什麼》,
台南則得高唱《天氣那麼熱》吧!呵呵。



拜小恩子的大學在台中所賜,於是我們往台中走去。
下台中時的行李如此輕便。



 
結果我們離開台中的行李,不小心的很是壯觀。



由於第一晚在台北五分埔什麼也沒買到,
唯一開心的是終於買到黑框的造型眼鏡。
(後來發現原來台中更便宜。)


於是我們認定在台中應該也沒什麼好逛的。
大錯特錯啊!台中的逢甲夜市和商圈真的很好吃又很好買,


我們連續兩晚吃的東西多著呢!
像是第一晚的潮吉大排,大腸包小腸。烤杏鮑菇。
月亮蝦餅。烏賊燒。86碳烤雞排。冰鎮糖葫蘆。



從畢業典禮回來的那個晚上,
才發現星期六的逢甲夜市如此恐怖。
可是,我們還是分吃了咸水雞。懶惰蝦。
烏賊燒。一口吃香腸。章魚燒。霜淇淋。
本來還遺憾沒吃到有名的帝鈞胡椒餅。
結果在凌晨1時多突然找到這檔口,馬上買來解饞。


好笑的是,因為一件DONALD DUCK上衣,
讓我們誤闖某間服裝店,然後還要在這里買到出了名。


後來才發現,我們在台中除了參加畢業典禮和吃吃買買之外,
好像也沒去到什麼景點。
幸好,我們住的綠野仙蹤民宿很是美麗,
讓我們盡興的拍了又拍。



雖然“龍貓森林”和“藍色大門”咖啡館沒時間去,
但離開台中那天早上,所幸仍有機會在還沒開門的“紙箱王”留影。
(很好啊!就給我再訪的理由。)



到仙湖休閒農場的路上,司機阿伯的台式華語讓人聽到很辛苦啦!
山東鴨頭沒勇氣試,傳統豆花也沒吃到。
倒是買了“稻香”便當。(周董,你的生意做很大哦?)



我們在農場很自然的放慢步調。
難道我們被很愛散步的bibi影響?



做了紅龜糕。拍了夕陽美景。



借帽子和護手套拍照,假裝自己徹底的當了一次農婦。



晚餐是很棒的野菜養生料理。



這是我們唯一早睡的夜晚。
但本小姐還是很沒志氣的追看《美樂,加油》,
半夜12點多才甘願睡。成了他們之間的遲睡第一名。


在農場的早上,自助早餐有現磨豆漿和南瓜粥,
而手工饅頭配肉松好好吃哦。


拍了咖啡角落。



攝下有我們倒影的戲水池。



買了龍眼乾才往台南佳里走去。


台南熱得可以。在人家家里放了行李,吃了一粒應景的粽子。(我們的行李嚇到人了啦!)



看了幾乎全集圍繞在一場婚禮的《夜市人生》後,才終於往市區走去。


吃了好吃的地瓜球。香酥雞和安平豆花。我們才終於開始觀光。
有趣的是,yoyo問說“我的墨鏡在哪里?”答案是在頭頂。


我喜歡我們誤闖的朱玖瑩故居。
那副心經墨跡讓我們拍了又拍。



安平古堡不怎麼樣。但我們還是消磨了整個傍晚的時光。



晚上又是吃得停不了口。
(包括蚵仔酥。蝦捲。花枝煎。
老街蝦仁碗粿。四神湯。烤魷魚。
仙草。魯味。膳魚意面。)


終於往我響往的海安路藝術街走去。
只是我喜歡的“藍曬圖”竟在星期一關門。
想必它又要給我再次到訪的理由?呵。



在台南佳里的借宿,睡得像日式榻榻米,讓我想起在當年在九份的夜晚。


陳阿姨很可愛哦,還會“變魔術”給我們看。呵呵。


這次呆在台北的時間其實不多。
但最讓我高興的是,這次能搭火車去瑞芳,
然後終於往平溪、菁桐和十分車站走去。



不管是吃阿婆日本冰,還是走在十分幸福車站。
都讓我有種幸福的感覺。



台北的第一晚。吃的是鼎王麻辣鍋。
最後一個晚上。吃的是飛天無限吃到飽火鍋。
(我們真的有這麼愛火鍋嗎?)



朋友的《孩子你慢慢來》和瑪奇亞米小臉霜沒買成。
而我這次買得最稱心的東西,
想必是《一次旅行》雜誌,(因為竟然送naruko的薏仁晚安凍膜。)


我自己的畢業旅行。是langkawi。penang和pangkor三島之旅。
學長的畢業旅行,是我們兩男兩女坐火車往合艾,再轉往phuket度假去。
LY的畢業禮和家長環島遊 。是我們“寧是晨風”一次很棒的友情旅程。
小恩子的畢業旅行。也許行程不夠豐富。卻也如此樂悠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