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面具派對上我們穿得像棵聖誕樹.偶素病倫


也許是去年的大花臉火鍋睡衣派對玩得太盡興,
今年小馬就建議借我家辦聖誕派對。
由於我家的面具買後一直沒機會派上用場,
所以我堅持說要辦面具派對,
君妹嫌不夠有趣,建議大家都必須穿紅戴綠,
繽紛得像棵聖誕樹。不符合主題的人都得罰款。
於是,主題正式敲定。



派對的前一晚,本來只是去Pasar Malam,
後來不懂發什麼神經,四個傢伙竟即興溜去看電影。
《New Year’s Eve》跟之前的《Valentine Time》一樣巨星雲集,
只是這次帶出了更深遠的意義,也讓人深思跨年背後的含意。
在現實中玩姐弟戀但結果離婚收場的Ashton Kutcher,
這次把姐弟戀的角色留給了Zac Efron。
我到過紐約時代廣場,但我不知道“那顆球”對美國人有這麼大的意義耶。
Abigail長大了哦。Lea Michele唱歌真的很有感情(人家畢竟是演Glee的)。
很高興看到我一直很喜歡的Sarah Jessica Parker。
Josh Duhamel也不用在《變形金剛》里打生打死反而可以耍帥。
可憐那個Jon Bon Jovi一直被揍。還有讓人很是動容的父女情,兩地相思的愛情。
啊!我真的不能說太多,大家自己去看去看。而且一定要看要看要看。



電影里也玩面具派對,(不過人家是衣香鬢影啦!)
反正都要準備飲料,所以我就決定買香檳。(只是家里真的變不出香檳杯。)
反正就是“很多棵聖誕樹戴面具走來走去”慶聖誕,想必用MUG喝香檳一點也不怪異的說。
只是連續幾晚趕電影專題到半夜才離開公司,回到家仍得收拾狗窩感覺有點累人而已。


平安夜前一天,我和小恩看了《Chipmunk 3》後再去買飲料,
把她家的聖誕樹“抬”來我家後,再去辣湯的冷氣房“霸位”,
點了6人份辣湯,5人份花雕雞,各兩份油菜和蔥油豆腐,就等候大家大駕光臨。
君妹、“雙綠組合”阿鵬和阿聰到步以後,第一個反應都是找插座charge電話。 
說到倒數活動,兩麗和兩綠才“驚覺”,原來2009年的金河倒數活動,
我們是一起過的,只是那時大家都超級超級超級不熟。


http://ferm717.blogkaki.net/viewblog-106889


眼看著食物熱騰騰上桌,我們五人為了捱義氣,
決定先不動筷而想等全員到齊。(不過有偷偷喝一下湯啦。)
後來我忍不住sms問小馬,Shall We Wait?
她回覆短短兩個字“吃吧”,讓我們如領聖旨的吃了起來。yeah!


另5人終於踩著雨點而來,餓壞了的大家先是狼吞虎嚥的吃著,
然後紛紛說起了冷笑話。(嫌冷氣不夠冷醬~) 再來一部《我左眼見到鬼》讓大家扮小。
為了姍姍來遲的shin(明明是大家吃得不夠盡興而擺他上台),
結果再叫4人份辣湯,兩人份花雕雞,一份油菜和蔥油豆腐,
讓我們一次過吃個過癮。


11個人一共7輛車往我家公寓駛去,這時接到小Fish他們“迷路”的電話。
於是我叫小恩把另9隻嘩鬼先帶上6樓,而我接人去也。
沒想到和朋友聚餐結束後才來我家的白雪,竟然和她們3人同時抵達。
病到七彩的阿怡還戴口罩出席的說,真是有夠“阿莎力”。


一踏進我家就覺得,哇,有沒有走錯隔壁?為什麼這麼熱鬧?
只見禮物已經全擺在聖誕樹下,大家各拍各的,自己玩成一團。
由於小雲子臨時缺席,我把原本要借她的紅貓女面具借給阿pok,
把綠外套借給之前說要穿紅戴綠但身上不見一絲綠意的君妹。


現場最over的阿shin和君妹,躲在我的衣櫥間“裝身”,搞得有夠久,
阿pok客串司儀千呼萬喚他們還死不出來,感覺就像在呆等“chok瘋”登場一樣。
在噓聲中登場的他們雖然大有ball場king和queen的氣勢,
不過大家堅持要罰君妹錢,讓明明頗有冠軍相的她“認命”掏出10令吉。


至於最有才華的想必是酷妹和白雪,
因為她們的面具竟然是自己做的。有沒有很厲害?
然後,我堅持要我們幾個買類似威尼斯面具的人一起合照。
因為我用的字眼是我們“這種面具”的人,
結果被大家吐槽說,我們“那種面具”的人也要拍一張。(你們MAH拍囉~)



在大合照時間,大家一時扮chok。



一時扮許純美。



一時扮慧慈。



真是哈哈哈。


我們用MUG,喝100 PLUS,還有葡萄及苹果口味的香檳,
祝自己聖誕快樂,新年快樂。


怕自己不夠聖誕而在外套後多加一朵大花的阿pok小姐一直催說交換禮物。
於是,15個人各自抽簽,拿自己的聖誕禮物拍合照。
(咸蛋,小雲子和janice雖然人沒到但禮有到哦!)



大家各自拆禮物。我還蠻想要的“ROTI TISU”(其實是一組式七張的長型相框)被小馬抽中。
而我抽中的是以維他奶為概念的一組4個撲滿。應景的穿上“你今日儲O左未?”
熟悉我“月光族”個性的朋友們取笑我說,那你一個存泰BAHT,一個存歐元,其他的才存令吉。


至於抽中我的禮物的人,我允許他從我家相簿抽走一張有他的合照。
他本來要拿我貼在家里牆上的HOP ON HOP OFF“假溫馨”大合照,
我馬上說不可以。最後他抽走的是我們去年香港行在電視城的大合照。呵。


好啦。頒發最佳服裝獎冠亞季軍的重頭戲來了。
結果去年的冠亞季軍一一被“幹”掉,
換3位首次參加的新朋友──不是阿信的阿SHIN,很Christmas Lady的yoyo和很秋意的小恩“凍選”。



相比於去年的瘋狂,http://ferm717.blogkaki.net/viewblog-122359#xspace-itemform


今年感覺比較peace。晚上11時45分就曲終人散,家里回歸平靜。


上班的平安夜,發現自己額頭發燙,身體卻發冷。
以為吃了退燒藥早點睡覺就沒事。
結果聖誕節那天身體依然不適,而且聲音沙啞得要命。
本來約了LY和26日就飛回荷蘭的SF聚餐,但我後來決定“放飛機”。


有位中學老友執意要來我家探我,家里水果、乾糧、涼茶、飲料等皆充足而且完全不想見人的我,
在一來一往的多個sms中一再推辭,對方說我固執,我後來真的發火了,
放狠話回說:When I Said No,I Really Mean No…


必須上班的Boxing Day,前一天根本沒開口說話的我,
突然得開口跟同事溝通,才發現自己的失聲原來如此嚴重。
吃了午餐後,小馬載我去看醫生,才發現排隊的病人何其多啊。
後來,醫生給了我一天半的MC,
原本27日已拿假要去泡電影院的我,
也只能窩在家里,搬出很久沒聽的CD,
定時吃藥,看書,然後掛網。


生病的時候,我感謝大家的關心。謝謝那些絕對明白我心情的貼心友人。
如今,只希望能以健康的身體,送走2011年,好好迎接2012年。


祝大家平安喜樂。

搭電動火車去怡保。好好的放空


坐電動火車去怡保,一直是我的小小心願。
結果一到步就被老友KF“迫”喝八珍湯,
兩個女生一起逛街重溫久違的敗家滋味。
吃她親手下廚煮的菜,在晚上讓她用送我的指甲油在腳趾上彩繪,
也賴在沙發上把從台灣買回來給她的書《孩子你慢慢來》看完。


問她那3歲多的大兒子坐在車里往外看什麼時?他竟然答說,“我在想東西。”
有時聽口齒伶俐的他吐出來的詞句,我不禁心想,現在的小孩都會這麼多詞匯嗎?
她那1歲多的小女兒如此恬靜,要和她合照時卻怕生的一直往後退。
在怡保小住的三天兩夜,我讓自己徹底放空。
Mr.Lem一再強調說,這里的生活就是如此平淡無趣,
但我想說的卻是,平淡也是一種幸福。
 
年底明明忙到要命,仍執意拿假到怡保。
回來以後,朋友問我,去怡保好玩嗎?
我說,我不是去玩的。


那天早上答應載我去KL Central搭電動火車的小馬,反鎖在家門外。
遲了一小時終於來載我時猛說抱歉,但其實真正不好意思的人應該是我吧!
我不會說什麼好聽的話,結果只說了,危機就是轉機。
幸好這不是發生在她從香港回來甚至是三更半夜回家的時候。


11.55AM的火車,我在11.30AM到了車站,並買KFC當午餐在火車上吃。
長途火車真的很舒服,我忍不住SMS阿雪,她建議我吃飽後看下書再好好補眠,
於是西西《家族日誌》口袋書被我看了兩個故事後,我真的就沉沉睡去。


KF到火車站接我,順便買了她一家四口聖誕回沙登的火車票。
去到她家,我把帶給她的東西全部攤開,她則倒了八珍湯給我喝。
我懂很補啦可是我很沒用的只喝了三分二就推回給她。
我們到佳世客,吃了BIG APPLE後就開始購物之旅。



這應該是我停了大約兩個月沒敗家後,12月的第二次購物。
(上星期是和茉莉去SUNWAY購物的說。)
晚上會合Mr.Lem吃了豐富晚餐後,載了小軍軍再往夜市走去。
KF送了一件上衣給我,二姐也在這時打來電話,對我獨自搭火車到怡保深感訝異。
我把消防員撲滿送給小軍軍,給他五毛錢讓他自己投幣。
深夜時分,我和KF躺在床上談天,剛才看了《HULK》的小軍軍不時扮綠巨人嘶吼,
後來選擇睡在我們中間,有一句沒一句的搭嘴。


 


第二天是睡到自然醒的,KF在廚房忙進忙出,準備晚上她要親自\下廚的食材。
我則坐在一旁看小朋友的漫畫書《哥妹們》,和她閒話家長。
早餐是走到茶室吃蝦面、烤面包、咖啡和自備的燙青菜,
然後在客廳聽YUNA然後繼續閱讀《孩子你慢慢來》,
龍應台的生動筆觸更讓我不時發出會心微笑。




我們到舊書攤去,把小軍軍從保姆家載回來,
吃了我從昨天夜市就一直很想吃的叻沙,還打包了ROJAK。
我在翻看舊雜誌和電視節目後,躺在沙發上睡了午覺。


晚餐是住家溫暖牌,KF說她有考慮過,
到底要煲我愛喝的,還是對我有益的湯,最後選擇煲了藥材湯。
我們把桌上的菜餚一掃而空後,坐在客廳看《我的女友是九尾狐》。




去把小晴晴載回來時,小軍軍在車里問了我很多問題。
為什麼KW姐姐沒來?為什麼LY姐姐沒來。為什麼只有我來?
而小晴晴在客廳里拿我送的小企鵝玩了起來,只可惜怕生的總是一看我接近就慘兮兮的哭了出來。
臨睡前,KF在房里替我塗指甲油做彩繪,但原來要把我之前的銀色指甲油去除也是一大工程。
當指甲彩繪漸漸成形時,小軍軍也戴上我的帽子在一旁玩咸蛋超人玩得不亦樂乎。


第三天的自然醒,我竟然睡得前一天更遲。
吃了雲吞面和咖哩面後,慢慢看報紙。
火車是下午2時,以為還飽沒什麼吃得下的酸辣菜、白斬雞和叉燒,
沒想到竟然全數進了我們的肚子。
我一上火車就沉沉睡去,醒來後只見火車在播《哈利波特》第二集,
年幼版的哈利波特果然比較對我口味。



LY傍晚到沙登電動火車站載我,晚上則約了從荷蘭回來的SF見面。
用餐後,我們在購物中心追著1歲多的李讚跑,
小李讚明明看起來很累,卻貪戀玩樂時光,
並從旋轉木馬、遙控汽車一直玩到原地轉動的小火車。
小李讚在托兒所說荷蘭語,爸爸跟她說廣東話,媽媽則跟她說華語,
我對SF說,她應該看《孩子你慢慢來》這本書。她說,看了啊!


我說,在友情方面,我今年想做的事都完成了。
一個是到荷蘭看SF,一個是搭電動火車去怡保看KF。
這個夜晚,3個大人說的話也許不多,卻也珍貴。


 

我偷偷買票看張學友演唱會.在海邊吃冰淇淋

 


我買了228令吉的票,去看張學友的半個世紀演唱會。
看的是最後一場,買了星形的熒光棒,然後坐在山頂位。


聽他唱《你的名字,我的姓氏》時,感動得眼泛淚光。
他演唱《如果.愛》時,看到熒幕上的畫面,我莫明的拼命掉淚。
咸蛋竟選在這時轉頭對我說,
“記得嗎?我們曾到上海探電影《如果.愛》的班。”


那一刻的我,滿臉是淚。藏也藏不住。



忘了是在什麼情況下,說要買票支持學友哥,
只知道那天秘密行事要上網訂票時,我心情超緊張的。
結果對正舞台的票全被搶完,最後只搶到舞台左側的票。


曾為《雪狼湖》大馬音樂劇訪問過張學友,
但那時的我很菜鳥,從沒想過要求合照。
某年飛往上海的《如果.愛》拍攝現場探班,
在片場呆等整個下午,也只逮到張學友5分鐘。


http://ferm717.blogkaki.net/viewblog-25375


我在摩立黃金海岸採訪買冰淇淋給你演唱會時,
買票看第三場演唱會的朋友SMS來說,
學友的聲音不行了,演唱會分分鐘腰斬,讓我當場慘叫連連。
結果,張學友咬了蘋果,敬業的堅持唱完全場。


星期日晚上,終於坐在體育館內看他演唱時,
一首首耳熟能詳的經典歌曲響起,
我是邊看邊唱邊揮動熒光棒然後邊驚嘆的。




不管是一字馬,搖滾,還是跳得比以前更好的舞曲,
在Private Corner環節仍大咬蘋果的學友哥,
聲音或許有些沙啞,卻毫不欺場。


他說,“第一日我當綵排,(還因為有點亂而多唱一首),
第二日我病,第三日我驚唱唔到,
第四日我又未好返。”


然後,他多唱2首歌曲,
還要我們向有來看他第二和第三場的朋友說“唔好意思”。


那個暫時拋夫棄女的小雲子,
知道學友哥前一晚唱到11時20分時曾表示,
唱這麼晚?我可以提早走吧?
結果,學友哥多唱2首歌,11時30分退場時,
是誰在那邊拚命安哥然後不捨得走啊?


(然後散場時大家走得七七八八我們死要把舞台當背景拍照)。



還有那個永遠是學友哥die hard fans的ayuki,
視買票看演唱會是她今年最大的生日禮物。
這樣的生日禮物,的確擲地有聲。
好過沒志氣的我,說要送自己的新年禮物是Digital秤。  


回家以後,細看同事之前寫的報道。
當時覺得一篇演唱會稿竟破天荒用兩版來報道,有點太超過。
此時此刻,為什麼我竟嫌她寫得不夠啊? 



12月10日,我去了海邊,吃冰淇淋。



Morib比我想像中遠,結果我竟然不小心開了2小時的車,
(幸好有Yuna和Tanya的歌聲陪伴整個路程。)


吃“晚餐”的時候,我們聽豬仔到印度旅行的趣事。
然後往海邊走去,捕捉海上雲霞。



吃不同口味的冰淇淋,做了同行友人的一日天使。


晚上的演出,我喜歡男子樂團和女子樂團的部分。
第一次看黃明志唱現場。
黃威爾的冷笑話很難笑。
而易先生是在散場後才出現的。


半夜12時回到PJ,餓了,所以Drive Thru買老麥,
宵夜是足夠讓我肥死的漢堡包和冰可樂。


可能熬夜寫稿太累,第二天到朋友新家作客,
吃她親手泡製,很有氣質的芝士蛋糕甜點和沒有咖啡因的cappuccino後,
我把《悅.有趣》翻完後竟然跑去人家床上,沒氣質的睡了將近1小時。


或者,這件事比較超過。



張智成──狹縫生存

 


 



從2001年推出《名字》專輯至今,《你愛上的…》是張智成第七張正規專輯,也是他“正式”踏入台灣樂壇的第十年。問他上張專輯的《暗戀》MV玩同志情,這次的MV則玩女主角正面全裸,再加一個誤傳的12歲失身新聞,讓大家覺得他很愛炒作,他可覺得這樣很悲哀?他語重心長表示,“像我這種男歌手,在台灣要上報其實很難!”


一度放棄唱歌的他,重新出發並兩度自資發片。他說,“既然選擇繼續走這條路,那我只能接受遊戲規則。”他甚至表示,“為了要有新聞見報,我不介意犧牲自己小小的形象,來換取別人的注意。”


或者這一次,“看開”,是張智成的金玉良言!



■說到做音樂的喜怒哀樂,張智成說了很多掏心話。他說,唱片行業這些年的變化很大,沒想到他竟然還有勇氣再做專輯。他說,大家可以速食看待音樂,但他沒辦法。這一次,他回歸最原始的時刻,希望大家好好聽他唱歌。因為他相信,這世代仍有知音,會欣賞真正的音樂。■



現在買唱片的人越來越少,唱片行也一間接一間的倒,以後你可能沒辦法到唱片行買唱片,只能通過網絡下載。而沒有華人世界的政府正視這件事,讓我很生氣。我無奈自己無法改變這事情,也不懂自己做唱片的真心能感動多少人。


說到這些年的悲哀?或者是別人對我的想法吧!他們認為我沒唱片公司要簽,所以才自資做唱片,還說我當初紅時又怎樣怎樣,活該現在如此。當然,我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站在我的立場去想。畢竟外行人看內行人,是看不清一些事實的。


這些年來,我自己承受了很多。有些人認為我很會抱怨,但其實我承受的和我抱怨的並不成正比,所以我後來都不想講了。


這幾年其實談了很多大大的小小唱片公司,但如回到原點,我不就回到4、5年前,那個討厭唱歌的自己嗎?


有段時間,我的唱片被指“沒走進人心”。這張專輯,我就想讓大家忘記我怎樣會唱,反而用歌曲本身來感動人。


像我這次上憲哥的節目,他說“智成,《金玉良言》很好聽,這樣唱就對了,你以前R&B唱太多,應該‘回來’的。”我上他的節目3次,他每次都說同樣的話,讓我很感動。


也許,大馬讀者覺得我很愛炒作,心想,為什麼張智成變這樣?但其實海外讀者都會明白,娛樂新聞嘛,看一看就好啦!


說來悲哀,像我這種男歌手,在台灣要上報其實很難。我不可能脫啊!所以只能找別人脫,才博到版面。另外,記者問的往往是他們要的勁爆話題,這不是他們的錯,而是整個大環境造就的。


除了歌手身分,我也是投資者,我要對創作人和自己的唱片負責。既然我決定要在里面,那我只能接受,並一起玩這個遊戲。



■彭學斌和張智成認識13年,合作無間,張智成說,對方是教會他很多東西的朋友。問他聽過最好的金玉良言?他說,“人生就是一關一關的過。關關難過,關關過。”■


其實彭學斌從沒製作過我的專輯,以前他只為我寫歌,或在專輯方面給我意見。這次他為我製作,其實他很緊張,畢竟我們太好朋友了,他懷疑自己能否做到,但這次真的是突顯出他的厲害。另外,我一直很欣賞他堅持寫自己要寫的歌,不會因為賣過很多很紅的歌曲,就順應潮流的去重覆自己。


我從他身上學到了什麼?他其實一直用很多角度去看我的行業。我以前是憤怒青年,常會問說,為什麼這樣?為什麼那樣?跟我想像中不同的事,我都不想做。以前的我不願改變,不願妥協。他一直在旁邊給我很多金玉良言,但我都聽不進去。


如今的我,做專輯時都會問他意見,他就站在好友、創作人、製作人、甚至製作公司老板的身分為我設想。有這麼厲害的人一直從旁指點我,其實很幸福。


我聽過最好的金玉良言?就是我曾在部落格分享過的,“人生就是一關一關的過。關關難過關關過。”走過這麼多風雨,我覺得,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而好的音樂,一定會有好的耳朵追隨。


另外,我很記得張學友說過這樣的話。他說,“人生總是有高有低,在低潮的時候,我可以一個人過。可是,如果有很多朋友和歌迷跟我一起過,這樣會過得比較容易。”我一直很記得這句話,現在也不會孤獨的想自己一個人過,我會尋找出路,也知道很多歌迷,很真心的珍惜我所做的音樂。
 


■張智成一聽我問說,他最想對誰說《Wish You Well》時,竟然有點失常的狂笑,然後才說,“就前幾任女友吧!祝她們幸福。”有哪位是他特別要說的嗎?他沉默半晌表示,“就去年9月剛分手的那個吧!”說著說著,他自己突然慘叫起來,說道“我為什麼要說回這血淋淋的一幕啊?”■


去年的9月19日,也就是陳威全婚禮的那一天,我穿好西裝準備出門時,在客廳看到有個包裹,我好死不死,竟然去打開包裹,發現里面有禮物和一封信。我打開信看,信上寫著“對不起了,XXX,我想,過去我們經歷的都非常快樂……。”我邊看邊心驚膽跳。果然,她最後一段就寫了“最後,要對你說對不起了。未來我可能不能跟你一起走……。”然後,我把信蓋起來,就去參加婚禮。


婚禮上,很多大馬幫都來了,看到威全幸福站在台上時,我眼眶不禁泛淚。那時,阿鑌、阿嘉、冠諺都覺得我不太對勁。我後來突然站起來,衝去廁所,他們緊張追去,問我到底怎麼了?我說,“我沒事,你們在外面等我吧。”後來婚禮沒結束,我就先走了。你要我怎麼再呆下去呀?更何況大馬幫歌手過後還要一起上台祝唱呢? 


那一天,我真的很難過,但我覺得自己還蠻堅強的,就把一切悲傷都放在心里,也才有了這張專輯。


其實,我錄唱《金玉良言》時哭了很久,就當做是我最後一次為她掉眼淚吧!那時看歌詞演唱時,第一遍、第二遍都沒感覺,後來不知怎的,眼淚就像水龍頭一樣狂流,那時,阿管、學斌還有我的北京經紀人都在,大家都傻眼,阿管還一直問,“到底發生什麼事啊?”


那刻的我很真實,不再是以前一直把自己隱藏起來的我。或者,現在的我,面對自己的行業比以前自然多了。以前的我對記者太小心。現在?我上佼哥的節目,他就說我,“好了啦!我的問題沒問兩下,你就自己全部講完了。”  



■專輯里有首歌曲叫《2013》,那一年,張智成將踏入不惑之年(40歲)。問他覺得那時的自己會怎樣?他大刺刺的說,“我自己都沒想到,你就先幫我算好了。”然後他說,“我確定我那時不會結婚生子,除非不小心有了。”■


《2013》是陳穎見的作品,本來先被張棟樑要去了,讓我直呼可惜。後來學斌說,他們放手了,我馬上嚷說,“給我給我!”因為我太愛這首歌了!在大馬中文樂壇,舞曲寫得好的人並不多。我想捉住陳穎見最精彩的這一刻。


2013年啊?應該還沒世界末日吧!我覺得我應該會拍電影,因為我已有一定的歷練,而且,你不覺得單是2013這數字,就已經很有電影畫面了嗎?


大家都認定2012是末日,但我們竟然都還在,所以,不該在2013年把最美好的東西給拍下來嗎?
 
另外,我覺得我應該會寫書。因為我有很多故事可以分享,不只愛情,也包括事業、生活所遇到的事,且把它全部紀錄,讓後人別走那麼多冤枉路。哈!



■側記


上次專訪因《暗戀》扯同志情的張智成時,我覺得他就像《迷魂陣》所唱的那樣,“才剛剛走開,然後又繞回來。”繞到最後,我索性放棄算了。這次配合專輯《你愛上的…》的專訪,從原訂的下午3點,拖延到3點半才進行,由於新聞發佈會在下午4時舉行,所以我只想“速戰速決”,怎知後來情況“大逆轉”,結果反而是我自己盯緊手錶,問經紀人說,“我還有時間吧?我想聽他說完。”這樣的情況,我始料不及。若說這張專輯,讓張智成回歸到唱歌的本質,或者我要感謝的是,眼前的張智成,也如此真實。


 

最近比較“韓”

 


最近真的比較“韓”,
看2PM演唱會跟他們一起Put Your Hands Up。
看MOA韓流演唱會然後慶幸老天沒有下雨,
做《女人的香氣》聯訪時被李東旭“打槍”,也被金宣兒逗笑。
至於帶外甥們去唱K嘛,竟然一個兩個只給我點K-PoP。
真是成何體統? (結果迫小瓜們點台灣偶像劇的歌給老姐唱。)


看《我結》時,對維尼夫婦的喜愛,其實不比紅薯夫婦。
可是,CN Blue和少女時代都沒有要來馬,
所以我就只能對妄想對同樣已經“下車”的Nichkhun和Victoria追問有沒有“續篇”。



本來註定錯過2PM,但後來還是有緣。
由於記者會規定不能問V女生的問題,
於是我兜圈問說可會給下星期首次來馬表演的f(x)任何提點。
結果問題被譯錯,答案也因此走了樣。
演唱會果然很“野獸”,而我也“華麗麗”的熬夜寫到超過2AM。
讓我在馬六甲homestay期間總是很想補眠。



今年3月歐遊錯過了Super Junior,
SJ-M到布城演唱也沒有我的份。
但我在這個12月初,終究和SJ有緣。



最想看的圭小賢,沒出現在記者會上。
“口XIN”小朋友想看的Siwon,也是於傍晚才飛抵。(幸好還有東海~。)
事實上,這個記者會也超沒看頭。(感謝Amber跌一跌,還有利特笑認是World Star。)
因為沒得發問,讓Sheila、我和3秒Victoria的問題被迫吞回肚里。



f(x)的正牌Victoria果然很正。Amber也很有型。
Miss A的Jia超有個性,Fei也很有魅力。
這些“外星人”,沒兩把刷子也無法在韓國立足吧。


當我們以很“雷人”的40km/j龜速往體育場前進時,
只慶幸“口XIN”小朋友的車子其實沒有爆胎,
“車跟車”很怕跟丟的四輛車最後也順利抵達。 
一知道沒安排位子給媒體坐就氣出一肚子火來,
空位那麼多,你以為我們白痴到不會自己找位坐哦?
可是演唱會看完,氣竟然也消了。(真是沒志氣的說。)


知道《女人的香氣》要來馬宣傳時,我其實比較期待李東旭,
可是最後讓我讚不絕口的卻是金宣兒。
李小弟你的功力真的還不夠。趕戲很累是一回事,
可是接受訪問時一副死人臉就是不對。



 


還有,我不明白為什麼“本社長”和“李妍在”總是愛把問題拋回來?


“如果” 2012是世界末日,不知你現在最想做什麼。
我有用“IF”這兩個字ok?


李東旭先是“噴麥”,然後問回我說,你真的相信2012是世界末日嗎?
金宣兒則回問我說,那你呢?你最想做什麼?


問李東旭可喜歡他的胡子新造型?他反問,那你喜歡嗎?(我最好有天大的膽子當面嗆他說,不,我不喜歡。)



有關姐弟戀的問題才拋出,李東旭馬上轉向翻譯員說,這是私人問題吧?
然後由翻譯員出面“阻止”我說,這問題不行問。
被分派在第二組聯訪的我,沒能知會第四組的3秒Victoria,
結果她發問這題時同樣被“打槍”,真是超級一個不爽。


可是啊,金宣兒什麼都答耶。
姐弟戀,Kissing Scene,減肥,
看她七情上面講了這麼多,即使聽不懂也被她逗笑。



所以,一個人能紅上15年這麼久,是有理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