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維加斯,Oh!My SIN City

 


凌晨3點半開往拉斯維加斯的夜班巴士Delay到清晨5時,
讓從深夜就窩在車站疲憊不堪的我和Murshid兩人“晴天霹靂”。
當我們終於在17日中午12時抵達賭城,
且看到Exallibur酒店長得很像迪斯尼樂園時,
本來很累的我們,頓時有了好心情。



M先生跟我說,來到賭城,
我們就得拍遍各個大有名堂的酒店。
我說好好好。正有此意。


然後,發現New York New York真的很紐約。



Luxor很埃及。


 



Paris酒店非常的巴黎。


 


Caesar Palace則很羅馬。



我則說,難得來到這里,除了一些酒店前提供的免費秀,
我還想花錢看一場演唱會。
美國電視天天在報Whitney Houston葬禮的新聞,
M先生說,三大Diva之中,他看過Whitney和Mariah Carey,
唯獨錯過Celine Dion。
嘿嘿,我也是哩。那麼,我們就看Celine Dion好了。
可是,狄翁大姐的演唱會在22/2,24/2及25/2,
本小姐20日就飛走了哩。
於是,我註定和她再次緣淺。


 


上網查知大峽谷目前的溫度是零度時,
衣服帶得不夠厚的我和M先生,
決定到Las Vegas Premium Outlet添購冷衣。
我們2.50pm抵達Outlet,M先生建議4PM就集合。
我挑眉問他,Are You Sure You Have Enough Time?
結果,他果然比預定時間遲出現,
看到我已經一袋兩袋時驚呼問說,你到底買了什麼?
然後,我充當起他的One Day DEVIL,直到晚上7點多才離開,
然後狂呼這里真是Sin City啊。


這個晚上,我們在Bellagio酒店前連看兩次音樂噴泉秀,



經過一間Wedding Chappel。



我在Coco’s的宵夜,是讓人回味無窮的Krunchy Apple Pie。
好吃到我翌日6.15am集合往Grand Canyon時,也打包它當早餐。



在賭城的第三天,我們在La Salsa Cantina吃了熱情洋溢的早餐。
我的早餐飲料是Mimosa,也就是橙汁加Sparkling Wine,
M先生的Sunrise也有酒精,我們笑說,真是一大早就微醉啊,
並很有興緻的從鏡子中拍攝我們的倒影。



然後,我們開始了拍照之旅,
闖進Fashion Mall,連看兩場免費的Live Runaway Show。


 


在Treasure Island酒店前,配合逆光拍攝了很有fu的相片。



因為M先生有“公事”在身,我們決定一起到Outlet後就分道揚鑣,
晚上再相約晚餐。(結果變成了宵夜啊!)


由於去年陪我長征很多地方的英倫鞋開始“裂嘴”,
於是我買了超有型的Steve Madden新鞋。
比較好笑的是,我戴上去年聖誕和 “三秒victoria”互贈的趣怪帽,
叫路人為我拍照時,竟有一位鬼佬要求用手機拍下我的相片。 



然後,我獨自在Mirage酒店前看了火山秀。



特地走到對面的威尼斯人酒店前拍照。
(我沒到過澳門的Venetian,所以在賭城怎樣也要拍一下。)



 


再到Treasure Island酒店前看歌舞秀Sirens Of IT。



當我重臨Bellagio酒店前多看一次音樂噴泉秀時,
突然興起,想買票看太陽劇團(Cirque Du Soleil)的演出。


由於他們在Bellagio酒店演出的《O》已經滿座,
我退而求其次,改去New York New York買票看另一場《Zumanity》。



當我在Sunday Night很辛苦的“撲”到一張票時,
才發現這號稱The Sensual Side Of Cirque Du Soleil的演出是十八禁,
演出雖然充滿情色意味,卻仍然很有藝術美感,(大馬肯定沒得看。)
而且台上台下的互動超好,讓我不時拍掌狂笑。


 


而這就是我在拉斯維加斯的最後一夜啊!
So Long,Farewell。


PS。wsmiin早前也到了拉斯維加斯,她拍的各酒店都超美的,而且又很全面。大家一定要點擊去看哦。這樣才能更了解這sin city。 


http://wsmiin.blogkaki.net/viewblog-132768


 

仙人掌與荒漠(鳳凰城篇)

 


其實,我從沒想過自己有如此機會,在荒漠里看到高聳如雲的仙人掌。
可是,人生就是處處充滿驚喜。


後來,我發現原來所謂的Desert 4 Wheel Adventure,
看的並非我想像中的沙漠,
但是,又因為喜歡這次帶團的印地安老夫婦,
所以也愛上這寒風澈骨又讓我震得差點把心肺也甩脫的短暫行程。



聽說有美國記者埋怨說,為什麼這次的junket要在Arizona州舉行?
只是,我實在覺得鳳凰城的The Boulders Resort太讚了,
所以後來自己extend行程時,就有一種從天堂回到人間的真實感。


不過,Murshid告訴我說,房間大到讓他有點害怕,
為香港雜誌寫稿的洛杉磯鬼婆Loren,
也分享了她被反鎖在外,被迫走一段路去“隔壁”求救的笑話。
真的!地方太大,我們不管去哪里都必須要有Club Car載送。


甚至連M先生叫完room service早餐後,要叫人補送Tobasco還有白糖時,
都必須勞煩別人送早餐給我後,順便送這兩樣東西到他房間。
(不然真的是太勞師動眾了啦!)


在這次的行程,我成為M先生口中的Babe。
因為他總是嫌自己拍照時胖,相對的就會嫌我吃太多。哈。




他很喜歡這次接待我們的老外男公關法蘭奇,
並以他的嗅覺告訴我說,對方應該也是同志。
然後,跟我們一起去荒漠的包括一位比利時男記者,
他真的有帥到,結果M先生竟然跑去跟他合照。哈。


因為很明白那種獨自出國採訪的不安感,
我和三八熱情的M先生,總是會主動向落單的人示好,
就這樣,我們認識了Loren,新加坡i周刊的敏瑋,還有北京新浪的媒體,
當中還包括首映禮後為我跟M先生拍合照的墨西哥小姐Asur,
還有首映禮坐我旁邊,擁有電影原著小說的洛杉磯先生。


首映禮前,導演Andrew Stanton在公關安排下過來問好,
我因此有機會跟這位我從《Finding Nemo》開始就很欣賞的導演合照。


 


至於這次的訪問,唯一吸引我視線的演員只有Willem Dafoe,
後來膽粗粗要求合照,幸好他點頭,可惜和我同組的Loren把我們拍朦了啦。


若說第一天超過24小時的飛行讓人折騰不已,
我慶幸第二天比較悠閒,可以和M先生在飯店範圍內閒逛拍照,
然後在傍晚5時集餐後出席首映禮。



一點也不餓的M先生猛喝White Wine,我的Blue Moon(酒精5.4%)也不錯喝。
當M先生知道新加坡小姐竟然17日才check Out,
不像我們16日中午12時就必須空出房間時,一直瞎嚷說不公平,
我只有安撫他說,Fair Enough,人家15日才到哩。


至於本來讓我興奮不已的沙漠行程,後來才發現原來不是那麼一回事,
可是,72歲的Lenny訪如活著的傳奇,他66歲的太太Sandy也很有趣,
除了逐一講解不同仙人掌的故事,也以有趣方式讓我們知道什麼是John Wayne仙人掌,
雖然她在我想跟她借真槍拍照時阻止了我,卻馬上送上她的大刀。


這次的採訪團來自世界各地,如此龐大,但有興趣參加desert adventure只有10人。(除了loren和比利時帥哥,其他的都是亞洲人,包括4個日本記者和2個台灣記者。)如此難得的緣份,且來張大合照吧。



我們在四面八方都有風吹來的四輪驅動車後,冷得瑟縮在他們提供的毯子中,
在Lenny得意的奔馳在嶇崎不平的山路中,
也慶幸自己早餐沒吃太飽,不然一定全部被震得吐出來。


 


豪華的採訪之旅就此結束,
而我真正的行程,才正要開始啊。
  


我橫跨四地的漫長情人節


去年年底一再推辭海外公幹的機會,
今年終於接下美國亞利桑那州的遠行,
卻矛盾的一直祈禱自己飛不成。
結果,情人節飛行,我看著轉機的行程看傻了眼。
朋友卻安慰我說,你不覺得這樣很特別嗎?
早上在吉隆坡,下午在香港,深夜在洛杉磯。
抵達鳳凰城時,大馬已是15日下午,但我那邊還是情人節晚上哩。



對啦,就這樣,我在2012過了一個Extra Long又橫跨四地的情人節。
並對每位萍水相逢的海關員工笑臉盈盈祝說Happy Valentine。


這一次,我有“好姐妹”Murshid同行,雖然是第一次結伴出遊,
但我們深夜終於抵達鳳凰城時,心情竟莫明興奮起來。
(他在洛杉磯機場時是完全“謝哂”的。鬼咩!我們飛行超過24小時哩。)


同事問我這次公幹碰到誰?我說,一個長得比我美但很愛backpacker的馬來公。
我不甘於跋山涉水到了地球另一端,卻只睡兩晚就飛回來,
所以決定extend個3天,M先生比我更Over,因為他一共extend個9天。
他代勞訂了大峽谷,從鳳凰城來回賭城的巴士票,還有我們在賭城同住的3個晚上房間,
讓我早上一和他碰面,就支付他322美金。
(我這次,真的是“沒子彈飛”啊!)


 


抵達香港時,我的行李在機上卡著拿不下來,有個口罩男代勞,
原來是感冒未癒的曾國琿和嘉瑩一起到台北工作,並在香港轉機,
這樣的巧遇太難得,當然要拍合照留念囉。


飛長途的壞處是身心皆疲,(所以我之前特地買了一個靠枕)。


好處則是,我把之前在電影院錯過的《Drive》、《奪命金》和《50/50》全補看個過癮。




香港機場的那杯奶茶6美金太貴,(其實有便宜的,但M先生不能去不HALAL的店。)
於是我乘機用手機無線上網,寫報仇似的上fb寫個不停。


明明是往美國飛去,我卻在機場買了一本香港女子往倫敦遊學的《奇遇記》。


每次進LA機場都會被盤問個沒完沒了,這次遇到健談的非裔女海關,
意外的竟然談得很開心,(不過還是一樣要SCAN眼睛,還有十指的指紋。呵)
原來我們都一時想不起Tom Cruise現任老婆的名字,原來亞洲女生在她們眼中都超年輕。
她知道我仍單身時,對我說她也離了婚。我問,He Broke Your Heart?
她點頭,並說自己沒信心再步入婚姻。(明明是萍水相逢,為什麼講到那邊去呢?哈哈。)


M先生有朋友在LA機場和他碰面,還買了Nasi Beryani給他吃。
於是我一個人走去即將轉機的Terminal 5閒逛,叫路人為我拍下這樣的相片。


飛往鳳凰城的機上,TISU有顆大愛心,但宣傳的卻是diet coke。


 


從飛機上看鳳凰城的夜景,心里只有一個念頭,Yeah!我終於飛到了耶。



我們在寒風中問怎樣可以最經濟的到達The Boulders飯店,
結果唯一答案是,搭計程車。(冷到不行還是要拍。呵。)




美籍波斯裔司機很帥,我和M先生用馬來話偷偷談論他,
原來他有不少朋友在大馬唸書,他還曾到過Langkawi旅行哩。


花了80.13美金終於抵達有“A Desert Romance”之稱的The Boulders時,
感覺就像即將赴一場Adventure般high了起來。(也可能是我們終於可以好好平躺睡覺。)
 
這飯店太大了啦,從reception去我們的房間要用小車運送,
而我住的264,又和M先生住的216有一大段距離。
 
M先生說,他第二天拍照時要換衣,這樣才不會重覆。
天啊!這不是我向來的做風嗎?
讓本小姐樂得馬上給他一個five。


酒店員工把我的行李送去房間時,為我點起熊熊爐火。


加上外面繁星點點。哇。也算是冬末的溫暖和浪漫。


 

Just Dance(活力運動會篇)

 


到現在還不敢相信,我真的和1位“舞娘”和2位“小朋友”,
站在娛協新春晚宴台上表演了由世界杯歌曲組成的串燒舞曲。
我戲稱自己是“老人下海”,而且絕對是豁出去了。



 
本來只是因為新年吃胖,看到阿聰號召跳開場舞蹈時,
口癢跑去留言說想練舞瘦身,上不上台再看自己學舞的成果如何。
後來不知怎的,就變成了“非跳不可”的中堅份子。


比較好笑的是,練舞好幾天都沒狀況,
卻在從時代廣場走去金河廣場換美金時失足,摔傷膝蓋,
結果被小雲子取笑說,“好日唔跳舞,一行路就跌倒”。


教舞的是跟阿聰合演音樂劇的sim,我總是口快喊他老師,
然後他總會慘叫說,“不要叫我老師。”(收到!)



阿靚在第一天學舞時就馬上跟上老師的步伐,
除了一字馬,還把腿拉成九十度,真是“猴賽雷”。
她後來呻說腰酸背痛,我心想為什麼我沒有?
第二天練舞時被她一再糾正姿勢,我才發現自己是懶人腿,
別人是“抬腿”,我則是蜻蜓點水似的“點腿”。



第二天才跟我們一起練舞的阿鵬,很快就把動作學起來,
而且跳得有模有樣,讓我和阿聰大眼瞪小眼,
然後還要互相“安慰”說,別人對我們兩個“濫竽充數”的沒有要求啦!
只要我們站上台就會取得“笑”果。(事實果然如此!)


我在這天下午練舞時特地買了RT蛋糕過去,
結果被“訓”說,一跳完舞就吃蛋糕,肥死。
最後只敢偷吃一口,然後在何清園批發城才終於把它全送入嘴里。


說來荒唐,星期四要上台表演了,我們在前一天竟然只會跳前半段。
老師在我們第四次練舞的晚上9.30PM抵步時,馬上把我們操到要死,
跳到最後,我是完全恍神的,汗如雨下,雙腿好像不是自己的,
而且筋疲力盡,並體會到什麼叫“腰酸背痛”。(臉也紅到不行)


 


然後深夜11點多繼續開會,並移師mamak檔猛灌水。


將近凌晨一點發現自己把支票簿留在公司,馬上打給一個“夜鬼”叫她明天幫我拿支票簿到現場,結果對方劈頭第一句就是“乜咁早啊~”。(哈哈,係囉!)  


2月9日這大日子終於駕到,下午的綵排,
我們四人終於擠在小小的舞台上,走位,做最後的練習衝刺。


然後,換上一致球衣,就開始忙會員報到處的東西。



 


新春晚宴要開始前,大家一起“加油加油”,給力。



終於上台跳開場舞時,才開始心跳一百,
可是聽到台下的伊哇鬼叫,讓我不禁傻笑。
有時我們四人在台上不小心撞在一起時,我也一直傻笑。
之前怕自己緊張臉僵笑不出來,結果幾分鐘下來,
原來傻笑的時刻那麼多啊!



開場舞蹈跳完以後,心情很是輕鬆,
於是,捉那個打扮很OVER的ETHAN先生合照。



找“星光幫”合照,數落小游不符合主題,結果她說她穿的是騎馬裝。呵


抽獎時刻,很搞笑。
不會女巧的人抽到縫紉機,不會開車的人抽GPS。
我想要的IPAD2給了一個已經有Samsung Galaxy Tab的人,
一個今年初就開始玩不停的人竟然抽中光良貢獻的5千大元旅遊配套。
但全晚最經典的對白,應該是黃戴夫婦的肉麻對白,
老婆左右手持兩份不同禮物,問老公說,你要哪個?
結果老公答說,“我要你”,然後抱住老婆,全場起雞皮疙瘩。


曲終人散,我們留下來收拾殘局,
在台上拍了全體大合照。



人一鬆懈,馬上就覺得肚子餓。
結果,7人凌晨時分跑去安記吃田雞粥。
walao耶,招牌啦啦和咸蛋苦瓜好吃到一個不行,
下一次,可以再帶我去嗎?
(但不要這麼晚啦!肥死了啦 ~)

這個新年,比我想像中更樂龍龍(元宵圓滿版)

 


今年新年,我吃得最多的竟然是火鍋。
也不小心在新年前就看了4部賀歲片。


一如以往,我年初二就開工,
做了三天後,在年初五開始休假。
我比較佩服自己的是,不管有沒有上班,
我都自己玩得很開心。呵呵。


除夕下午和繼母吃飯,晚上則到大姐家過夜。   
吃完圍爐後和大姐一家人去東禪寺拜拜。(我的外甥為什麼都比我高?嗚嗚嗚)


還在帶動唱之下跳了《開心樂龍龍》。(但現在全都忘光光。) 


在那里抽到的靜思語是“莫讓批評的話,讓我們失去熱心”。
而在抄經堂所抽到的佛光菜根譚,則讓我用楷書抄寫了
“柔軟的語言,能去除惡口;和合的語言,能去除兩舌”。
哇。都好有意思耶!


初一睡到自然醒,跟大姐一家人去吃Pizza Hut,再到石拿督公廟拜拜。
下了好大一場雨,但我求了一支好簽。(可惜沒走上大橋拍很大一個齊天大聖。)
大姐無法決定晚上要煮什麼吃,結果我說了算,
於是晚餐有田雞粥和東炎火鍋,並把湯底都喝盡。


初二穿得紅彤彤開工,公司“包”我們的午餐,竟然也是Pizza Hut。Why Why Why?
晚上跟繼母、二姐一家人一起吃飯,雖然沒有我超級想念的豆腐羹,幸好有味道也不賴的魚鰾羹。
過後問LY可要跟我一起逛Jusco,竟然買到也有開心一下。


初三比較無辜,以為公司有提供KFC午餐,結果白等一場。
下班後趕去安邦和兄姐們一起吃韓國餐,13人熱鬧拍了我們謝家的“哈比全家福”後,
再一起去看笑中有淚的大馬賀歲片《阿炳 心想事成》。



初四很是有趣,和白雪、小小當“淑女圍巾幫”,
在Simple Life吃有機素食餐喝花茶,並買Chatime給同事minum。
晚上則到二姐家吃她泡製的泡菜火鍋。閒話家常。感覺就是棒。


初五是我的休假天,約了中六同學CC和BL快樂聚首,
結果我們談得最多的竟然是初老和養生之道。哈哈。
在鼎泰豐吃了上海小籠包,再到Tokyo Street閒逛 ,
並到Food Republic的Juice Bar歇息。 
呼~快樂時光怎麼都過得特別快?



晚上去找牆妹,打包我最近愛慘的Durian Cheese Cake,
兩人在車上大快朵頤,滿口都是榴槤香。
去好好海鮮火鍋吃火鍋前,我們先叫燒雞翼。都是我的錯,三隻雞翼叫成三對雞翼,
結果火鍋一吃完,兩人已經飽到喊投降。 
我們再到Chatime續檔,然後執意想拍牆上的The Tree of Life獨照。


年初六和老友們的聚會超級熱鬧,
從美國飛回來因氣候落差感冒的CY也戴口罩加入陣容。
10個大人2個小孩在Kissaten吃了豐盛的日本餐後,續檔到Pacific Coffee寫意談天。
我們要把羅小妹妹和黎小弟弟配對,結果兩小無猜在101 Boulevard也追逐得很開心。
羅家將迎來“小龍女”,黎小弟弟則古靈精怪對黎同學說,“爸爸,原來你有朋友的哦?”
(有有有,而且人強馬壯。)


年初七是人日,除了在SP家吃火鍋,當然也要撈生囉。
很高興我終於有機會一次過見完“娛二代”的3個BB,
星洲三朵花也很難得能於下午在公司外一起“團圓”。




大家一再開玩笑表示,到底小以渲要和凱凱還是則語“配對”。
小則語很是害羞,一直上演“駝鳥埋首”和“面壁思過”的戲碼。
(可是這明明是他的家哩!)
昨天吃RT蛋糕,今天又繼續吃,感覺很幸福耶。


年初八再開工,心情很是輕鬆,(因為本小姐初九又拿假。呵。)
下班後10人浩浩蕩蕩出發去君妹Hometown拜天公。
林媽媽的住家菜很好吃,我們喝coconut wine玩起了嚦咕嚦咕ichi ichi的遊戲。
比較好笑的是“夜麻麻”到石拿督公廟,我們拍到哪里,燈就關到哪里。
(人家果然11pm準時關燈關門。)
我們在10個天燈陸續揮毫,(大家都很有墨水。嘻!)
寫上自己的願望,逐一升空。


每升上一個天燈,我們就驚嘆連連,一直哇個不停,讓華爾茲也不禁翻白眼。


我寫下的“瘦又飽”和“找到我的李大仁”卡在椰樹上不去,
讓我氣急敗壞馬上用marker pen在別的天燈補寫。
比較好笑的是,A小姐在其中一個天燈寫上“這里的願望我全都接收。”
大家後來“照辦煮碗”,在“談一場戀愛”旁邊紛紛寫上“我也要”,“我又要”,很搞笑啦!


回到家是凌晨三點鐘。(可是肉乾、燒肉、蘆柑、蝦餅還在我肚里沒消化。)
感恩我可以在年初九睡到自然醒,中午12時40分才起床。
下午除了去拿相片和到銀行辦事,
晚上則和阿雪吃Simply Chicken,看緊張刺激的《Contraband》。
我們也交換了農曆新年禮物,她有“Sweet In London”,
我也打算把“很中國”的小冊子帶去一個很西方的國家。


若說去年聖誕節我抽到一組四個維他奶撲滿,新年則拿到Kido撲滿。
那我這次在SP家也不小心A回一個紅彤彤的八爪魚撲滿。
(可以跟我的小O做好朋友。)


我的龍年大計,絕對是存錢存錢再存錢。
(然後揮霍在我即將旅行的國度。呵!)


年十一早上去了一場熱鬧不已的記者會,
專訪前站在兩位阿姐和一位姍姍來遲的阿哥身邊,
只覺得自己的臉有夠力大。(沒事還是不要跟藝人合照。)


晚上下班後齊聚小黃家,犀利人妻果然很會煮。
瓦煲浦魚是好吃第一名,還有她首次泡製的酸辣菜(本倫又吃又打包。粉害羞。)
除了忙拿Hard Disc存戲,這也是我新年以來的首度小賭怡情,
有人經常拿得一手好牌但數學很夠力差,早知道也不讓莊家上廁所的說。
本人整個晚上還是贏了3大元,(你沒看錯,真的只有3令吉),不過還是有開心到啦。



年十二和繼母到孝恩園祭拜老爸,
回程時走錯路不小心走到往機場的方向,
於是我將錯就錯,兩人竟然跑去機場吃KFC。呵。


晚上去ASTRO新春年宴,雖然沒抽到大獎,
起碼在Table Draw拿回一瓶BURBERRY香水,
對最近缺香水的我而言,(L’occitane剛用完,而且嫌棄還剩1/4瓶的davidoff味道太重)


真是開心樂龍龍啊!


最近進行一個必須活動筋骨的神秘任務。
年十三晚上在蕉賴做完O.T後,到Kelana Jaya揮灑整晚汗水。


年十四中午繼續努力揮汗如雨,然後到何清園批發城採購球衣,
(這里真的好好逛哦!很像泰國Platinum Mall。我下次還要約朋友去。)
再去一間庭園式餐廳開會到深夜。(也因此錯過了燈佑蘇丹街活動)。


元宵節上班,韓國午餐後的大合照,“閔大人”站著,“長今”很淑女的坐著。
我被“尚宮”喻為是“連生”,還要一臉陶醉流露出幸福狀。呵。



晚上本來約了py吃有機餐,善變的我臨時改變主意,
兩個女生去了I’m Spicy吃泰國餐,叫了滿桌子的菜。
菜餚都很精巧,送來的白飯還是心形的,
真是幸福圓滿的元宵夜晚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