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8,朋友們都遊行去了(致敬)

 


我的朋友們,428都遊行去了。
有的去了klcc,有的則在蘇丹街。
後來發現,姐夫原來也去了。


當天在青樓上班的我們,穿的不是黃,就是綠。
人在青樓,心系街頭。


一直上網關注新聞。
這邊說,警車撞死人。
(幸好只是誤傳。但晚上回家看片段,看到眼淚都飆了出來。)


那邊說,攝影記者被打。(東方的,星洲的,光明的都有,
然後被打得頭破血流並被扣留的攝記,價值8千令吉的相機還要“離奇”不見。)


imo傳簡訊來報告行蹤,說已安全撤退。
另一邊攝影組傳來消息說,開始射水炮和拋催淚彈。


星洲娛樂頭版是一片黃潮。
而夜報一來,從頭到尾細讀,
甚至把它帶去一場應酬的飯局。


警方說瞎話,說只有2萬5千人。
但我只願相信淨選盟公佈的數字:15萬人。


豬仔和ivie早上先去“靜坐,洗澡後才趕來執勤。
eric的太太在lrt關閉前已安全撤退,
但也有人經歷了lrt站被關閉,欲退無路的困境。


(明明要疏散人群,結果卻做了這樣的決定。你到底要人去還是留呢?)


深夜回到家,上網看了一張張的相片,
一則則的留言。


有人一路撿垃圾。(真的很bersih)


有人說,水炮原來是這樣用的。


有人躺在馬路上,只為阻止水炮車前進。(雖然勇氣可嘉,可是太危險了啦。)


看到阿管老師這麼寫:


來,今天去集會的,有多少個是開始撤離的時候才發現催淚彈從四面八方射來的。
我要印證,我們是不是在和平結束的那一瞬間發現被backstab了?


宇珩這麼寫:


原來中催淚彈的滋味是這樣的,
我知道了,因為它就落在我的腳邊;
原來我們政府是這樣對待自己的子民的,我也瞭解了。
709一次,428一次,我永遠也不會忘記這一天這一刻,
哭,不是因為催淚彈的殺傷力,而是那種錐心的痛,
我心好痛。你們呢,大家都還好嗎?
我躲起來了,現在還不敢出去,再等一會吧。我想回家了。


李欣怡則這麼寫:
 
像電影一樣,一顆拖著常常煙霧尾巴的催淚彈從天而降,
我們望著天空,來不及失望,因為其實我們已經準備離開。
耳邊聽見“跑啊!"。Mask on 濕毛巾都阻止不了煙霧,…
跑得越快,呼吸越急促,卻吸入越多的煙霧,大家一起哭了。
跑不及,躲進一間旅館,老闆義氣相挺,大家不分你我拿出鹽和水互相照顧著。
我看著一雙雙通紅的眼睛,心卻是灰的。
我和同伴靜了下來,看著一則則的新聞,
關於隨後發生的事,撞傷人、槍擊。
說好的,和平請願呢?
情緒從來沒有這麼複雜過,失業失戀也不及的一種失望。
我今晚,要寫歌。


然後,我把張智成的新歌《落花生》
聽了一遍又一遍。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jNFRGjMBTo


“我們都是埋藏在土裡的落花生
不敢說出的傷感與豁達
都在絕望時才曉得懸崖勒馬
不敢表達的擔憂與強大
都在驚訝世界變得越來越荒涼
才明白需要熱血與掙扎
誰把我拔起就有誰再把我種下
沈默的果實也能開成花
沈默有一天終究會 長大”


幾時大選呢?我很想馬上投票的說。

我說,我是去馬六甲睡覺的

 


我跟朋友說,週末要去馬六甲。他們問,又去玩哦?
我說不是,我是去“睡覺”的。
雖然這次沒像上次一樣,睡午覺睡得很過癮。
但這次吃的東西又跟前兩次完全不一樣。(好神奇哦!)


這是imo瘦身成功後,三女的首次碰面,
而她在我們中間留影,看起來又最顯瘦,真是討厭。哼!


然後啊,三個女人一起在馬六甲買了蜂蜜,
回來後就一起實施三天的蜂蜜斷食法。呵!


那是一個下雨的星期五晚上,
我和高牆先在“好地方”吃素食晚餐後,
才回家收拾行李,往馬六甲走去。
因為說及別人的八卦,我們在車里笑到肚子痛,
甚至笑出眼淚來。(其實我也沒有很清楚笑點是什麼。哈哈哈!)  


星期六的住家早餐,有人家家婆煲的西洋菜湯,
我的最愛耶,結果連乾了兩碗。呵呵。


明明有飽到,但仍去嘗試有名的雞場街海南咖哩飯。
白飯上是咖哩雞和滷味(滷肉、豆腐、豆卜及滷蛋等),
比例恰當地將咖哩汁與滷汁給淋上,非常特別的說。
幸好我們去得早,因為我們吃到一半時,全店就已滿座。



http://www.got1mag.com/blogs/kimcherng.php/2008/12/17/-369


下一站是到最近逢去馬六甲必吃的nadeje,品嘗mille crepe cake(千層糕)
他們給我一個神聖的任務,就是打電話去訂位。


我先是訂了plaza mahkota的,
後來覺得常去的英雄廣場附近比較有得逛,
結果又打了另一通電話。對白如下;
“如果我們4人要訂下午2點的座位,ok嗎?”
這家生意也許真的太好,結果可愛的女店員答說“不ok喎!”
那麼,下午2點半呢?她再答說,“不確定。”


ok囉,我們乖乖往總行走去,結果發現那里的環境更清靜。
三個女生成了一個墟,人家的老公就在那邊扮文藝青年,
把《桃姐拍攝日記》這本書給翻完。


 


明明只叫四種不同口味的千層蛋糕和兩種花茶,
但我意猶未盡,於是又去多叫另兩種口味的,
結果被一直到晚餐時間還不餓的高牆埋怨說,
“剛才是誰再去多叫兩片的?”(mah是我loh!呵呵。)



 
因為說到蜂蜜斷食法,所以決定一起去jusco買manuka蜂蜜。
走走下,我和原本只是要買涼鞋的高牆停在一家服裝店,
人家兩公婆唯有捨下我們去書局。(醬有書香味的?)
兩個女人在這里就這樣敗起家來。(真係冇眼睇啊!)


 


晚餐也是吃素,不過是娘惹式的素食店“阿瑪齋”,
啦啦蛋、葡萄牙燒魚、家鄉豆腐什麼的都很開胃。



結果,某人在Yeast果子工房買給某人的Hazelnut Sesame生日蛋糕,
買了吃不進,於是就讓它靜靜躺在冰箱里。


另外,某人還很開心的吃了一片putu piring。
(有阿賢背書的小攤位。生意有好到。)


晚上?Mask Time,FOREVER。呵。


星期日的住家早餐,有好吃的竽頭飯,
還有人家家婆拿手的亞三蝦。(哇!真開胃。)


每次經過都看到有人大排長龍的coconut shake,我們這次終於來啦!




在Pantai Klebang路邊的這攤子排了一下下隊,終於如願喝到冰涼消暑的coconut shake,
肚子也因此意外的漲到一個不行。


 


某人要當遊客買土產,某人則執意要買上次吃了難忘的榴槤泡芙,
結果,大家都各得其所。(司機人好好哩!有求必應。)


下一站就是去 72, Jalan Tengkera Pantai 2的Baba Charlie買nyonya糕啦。




地點雖然“偏僻”,但大有名堂。(沒有識途老馬應該很難找。)
不但有很多報章介紹,而且里面的感覺就像歷史走廊。



ok,買完東西就可以回家囉,然後把hazelnut sesame蛋糕拿出來吃。
4月壽星女切了蛋糕後,大家開始吃蛋糕,嗯,口感挺特別的哦。



 
雖然說這次沒時間午睡,但我的午睡還是發生在馬六甲往芙蓉的路程。
(頓時有種幸福的感覺。)


我們的晚餐,是在芙蓉Gelato Cafe吃素。
藥膳米粉、龍須卷和紫菜卷都好好吃,




至於一球才3.50的gelato(便宜健康又好吃),
William Pear的香甜口味,仿如仍殘留在我齒頰。



回去以後,我開始了三天的蜂蜜斷食法。
三天里不吃固體食物,每餐吃三湯匙蜂蜜,一餓就吃一湯匙蜂蜜。
覺得這斷食法很棒,不但可清腸胃,感覺身體也輕了。
三個月後,我還想再試哦!


——


至於另一個週末在setia alam的友人聚餐,
原本呼朋喚友叫了不少人,但最後還是只有我們四大一小。
吃了什麼呢?呵呵。夠力囉。
紅酒蒸啦啦、Pop蟹、鐵板海鮮蛋、越南排骨,還有我們超級想念的麥片金瓜。
吃飽後到全馬最長的夜市逛街消化,買“黑面將軍”喝,
老板娘說,第二天要煮清粥小菜。(好賢慧哦!)
然後,三個同齡的不懂有什麼這麼好談,明明很累,
卻仍在餐桌談到半夜一點才甘願睡覺。


我們留宿過夜,“民宿老板”說,謝小姐不可以睡太遲,早上10點一定要退房。
我說,正好,我星期日有上班呢!
結果老板娘翌早不但招待豐盛的台式清粥小菜,
還用星巴克杯子讓我們外帶幸福綠豆湯。


哎喲!又吃又拎,點好意思啊?哈哈。

戴佩妮──剛剛好

 


戴佩妮穿了一身純白,笑臉盈盈,看起來像個天使。問她怎麼看自己被易桀齊視為天使?她臉上沒太多表情,只從容表示,那就只是個形容詞而已。


她在《回家路上》這麼唱,“我愛的不懂愛,所以只好做好準備受傷。想恨的不敢恨,我想人生來天生就善良。”


她說,現在的自己活在當下,自己的開心,不是因為自己有多好、多幸福,而是自己的快樂剛剛好,愛情的味道也剛剛好。


她說,自己很害怕“特別好”的東西,所有事情,“剛剛好”就好。


“剛剛好”,正是她如今的心情寫照。


 


■戴佩妮是戀愛中的女人,幸福在《光著我的腳丫子》MV里藏不住,問她期待怎樣的婚禮?她說,搞不好兩人會低調到只選擇背包旅行。至於她響往的婚姻生活呢?她說,就像現在,兩個人的互動最重要,甚至還吃吃笑表示,兩人私下相處就像小孩,什麼事都能“hoo hoo hoo”的笑一餐,邊說邊俏皮的扮起了虎姑婆。她甚至還表示,西米露跟她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但兩人卻還蠻羨慕彼此的。■



我期待怎樣的婚禮?沒有耶!而且我也不敢期待,因為我這個人太麻煩了。要就跟人不一樣,不然就索性不辦,低調到兩個人去背包旅行就好了。


小島婚禮、海底婚禮、笨豬跳、從飛機跳下來什麼的,都有人做過了,我都不知還可以做些什麼不一樣的。我想,只要有個空間,可以接受朋友的祝福,那就OK了。大家開心聚會最重要。


但我發現朋友好像都不是很Care我結婚這件事,而只是想要Party,他們會建議說,我想去馬爾代夫,不如你去那里辦婚禮,然後我去幫你弄頭髮什麼的。我就心想,他們只是關心他們要去哪里玩,而不是我的幸福在哪里落定吧!


我響往的婚姻生活,就像現在一樣,互相溶入對方的生活之外,也有新的話題,不覺無聊。事實上,我們外表看來嚴肅,私下相處就像小孩,什麼事都能呵呵的開心大笑。他很能Cheer Me Up,我也讓他很開心。直到現在,我覺得一切都“剛剛好”,因為我很害怕“特別好”的東西。


我仍響往一個人的行李嗎?不管是一個人、兩個人還是一群人的旅行,我都喜歡。對我而言,旅行重要的不是去看什麼建築物,而是跟誰去,然後締造了怎樣的回憶。


我最想跟他去哪里旅行?現階段,我會以他為準,他比較想去比利時、法國那一帶,因為比較多古董的東西。我也喜歡藝術的東西,但他的是靜態藝術,我則是跳舞等動態藝術。我們溝通得還不錯,在他專業的領域,我在旁好好陪他就是了,去欣賞,不插手或給太多意見,不然就會吵架。


像我做音樂,他義無反顧的支持,不會“雞婆”。當然,他會在我面前碎碎念,記得要帶這個、門要記得鎖、音樂硬碟要帶好什麼的。我也會唸他死腦筋,想事情不會轉個彎。


他的個性啊,不能一心二用,一時間只能做一件事。比如,他開車就不能握我的手,像我去拖他的手,他就會說,“哎!我在開車。”


哪像我,可以一邊弄電腦,一邊聽他說話,得空再回個手機簡訊。所以啊,他跟我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但我們還蠻羨慕對方的,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像他一樣,一次只做一件事,那應該很不錯。



■對上一次跟戴佩妮做訪問,是她配合2010年《買冰淇淋給你》慈善演唱會,跟易桀齊一起接受訪問。當時的Penny像媽,叮嚀桀齊吃感冒藥,看到易桀齊那時的心力交瘁,讓她心疼表示,“這不是多年前的我嗎?”盜提事件後,Penny選擇了原諒,成為易桀齊口中的“天使”。她卻表示,那是別人給的標簽,一點都不重要。■


天使這說法對我而言,就只是一個形容詞而已。我做任何事,都不需要去理別人說什麼。我從以前到現在,就只有同一個說法。既然選擇了原諒,不管過了1年還是10年,我都不會再說這事,當中的細節是什麼,一點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接下來會怎麼走。他比我更辛苦,要面對更多東西。


我在他心中是什麼,我一直都知道。已經不用什麼形容詞,來解釋我的存在性。只希望大家多給他一點時間。


至於被說成是扶持大馬幫的義氣大姐大,我覺得這是大馬媒體給我的標簽。我只是剛好找他們吃個飯,或者在他們發片前通個電話什麼的。


照顧朋友這件事,不管他們是不是大馬幫,我都一樣對待,沒什麼特別的,也不希望別人一直掛在嘴邊。


真的!我從來沒要做大姐大,我只是一個雞婆的人,希望大家可以彼此照顧,找到離鄉背井的一個安全感。


我其實沒做很多,這個稱呼,恕我無法笑納哦!



■《回家路上》是戴佩妮第十張全創作專輯,問她這些年的喜怒哀樂,她表示,2009年的那次暈倒,讓她最生氣自己。“事實上,我覺得每個10年對我來說都是轉捩點。20歲那年,我一個人到台灣發片,30歲那年,我倒下了,也不確定自己能否再往前走。”不過,她感恩於現在的狀態,並笑瞇了眼表示,“一切都剛剛好,就是我現在最快樂的事。”■ 
 


喜:很幸運的是,我到今時今日仍能發專輯,畢竟,比我有才華的人太多了。當初到台灣發片時,還以為只發一張就已經很棒了,沒想到這些年來,我一直能唱自己寫的歌曲。 


怒:就是3年前昏倒,身體沒力量去繼續追逐我的夢想。2009那年,打亂了我整個人生的規劃和想法。我氣自己的是,我其實有很多事未完成,如沒好好面對並找出身體狀況,我根本沒辦法再走下去。


哀:我性格其實很樂觀,但因為愛創作,造就我對事情的敏感度,不斷去想很多事情並把它放大,於是處在不像自己的分裂狀態。雖然這很爽、很瘋狂,但看回以前的自己,只覺得很悲哀。為什麼過去的10年,我選擇讓自己如此悲哀的度過呢?所以,我希望下一個10年的自己是開心的。


樂:就是現在的我啊!我享受當下的這個moment。我的開心,不是自己有多好多幸福,而是我的快樂都剛剛好。不是超帥、超美或者超好吃,而是人的味道剛剛好,愛情的味道剛剛好,面對媒體的心情也剛剛好。


我喜歡這種過而不及的感覺!就像大家覺得我的第十張專輯很樸實,沒有怎樣。我就心想,為什麼一定要讓人有“WOW”的感覺呢?我就很單純的紀錄生活啊!而我現在的生活就是這種狀態。


 

楊宗緯──原色世界

 


第一屆《超級星光大道》,我們聽楊宗緯唱《背叛》、《人質》、《新不了情》,被他的獨特悲情哭腔,感動得無法自己。


2008年,這位“鴿王”推出首張個人專輯,為“鴿迷”演唱《鴿子》,約定大家一起尋找幸福的地址,也以《洋蔥》唱出“一層一層”被剝心的酸楚,將“悲歌王”的“悲”發揮到淋漓盡致。


2011年,他以《原色》回歸,這一次,在李宗盛“薰陶”下,雖然被指“唱腔很李宗盛”,但他確實“學會”了幫別人傳達故事,當個旁觀者,甚至學會壓抑、自嘲,把自己“進化”成更有魅力的歌者。


聽他這麼唱道“我是巫師,我練我的法術,日子過得比較素。”


雖然不知道,他現在的“法術”高不高超!但比起3年前來馬,笑容多了,卻是不爭事實。


■楊宗緯作曲、鄔裕康填詞的《時間神偷》,被指是他對歌迷的心聲。問他哪句歌詞最能代表他當下心情?他表示是“若一首歌只感動幾分鐘,告訴我什麼是細水長流。”至於談到他詞曲創作的《光影》,他說了“賣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說自己也是個劃火柴的人。■



相信大家都聽過《賣火柴的小女孩》吧!她在天寒地凍之際,點亮一根根火柴,想像<7740>豐盛的晚餐、溫暖的家人。雖然這是個童話故事,我卻認為這是一個很悲傷的童話。因為火柴熄了,她的夢也醒了。


《光影》是一首很慵懶的爵士歌曲,我最想分享的是,人生當中總有劃第一根火柴的時候,我進入這圈子時,有過很美好的憧憬,但有時原來不是這麼一回事。


當一個人做決定時,感覺就像劃火柴一樣。但火柴總是有燒完的時候,火光滅了,有些東西就會不見,包括事業、親情、友情甚至愛情,所以一定要把握當下。


我現在是劃到第幾根火柴的時候?呵!我真的有想過這問題耶!我不知道自己到了哪個階段,但我相信自己的火柴盒里,還有很多根火柴。我也相信,我人生中還有多火柴尚未劃,並有更多的火光等<7740>我。



■楊宗緯難得請到李宗盛為他製作《原色》專輯,交出高格調的爵士風。他希望有機會再和李宗盛合作,把李宗盛形容為“燴集所有精華的湯汁”,並謙虛的把自己形容成“灑在上面的蔥花”。哈!唱過《洋蔥》的人,把自己比喻成“蔥花”,果然適當。■  
 
除了五線譜和文字上的功力,大哥(李宗盛)還教會我很多東西,包括生活和音樂上的態度。他的點子太多,而且是個很有創意和想法的製作人。我較愛在生活上和一個人親近後,再去發展我們的工作。大哥很愛跟我說烹飪,也很會做菜。而他做菜的生活哲學,對我的音樂也大有影響。


如果要用一道菜餚形容大哥的話,我覺得他是一碗燴集所有精華的湯汁,加了很多材料,不斷熬煮。看似平凡的一碗湯,但里面的湯料是你無法想像的,喝到時會“哇”一聲,覺得意猶未盡,而且探不清這碗湯的底細。


我覺得自己又是什麼菜餚哦?嗯!我希望自己是灑在這湯上的蔥花,如果大哥需要點綴這碗湯的配料,我覺得最適合的人就是我啦!(說完以後,自己也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



楊宗緯之前因為合約糾紛沉寂3年,後來加盟環球唱片再出發。當時劉子千話題正夯,楊宗緯曾在發佈會上被逼唱一段《唸你》,而他至今仍常被拿來跟蕭敬騰比較,說他收入“慘輸蕭敬騰九條街”。問他是否已習慣這圈子的運作?他把青峰(蘇打綠主音)抬了出來,答案竟以爆笑收場。■



雖然很常被問比較性的問題,但我現在已經習慣,也學會用比較開朗的態度去應對。像我和蘇打綠之前一起出席“墾丁春浪”發佈會,因為蕭敬騰也是演唱嘉賓之一,所以記者就問我說,如果在後台遇到他的話,我會怎麼辦?


我當時就答說,在後台遇到的話,我會打招呼,畢竟我們是藝壇上的朋友。但青峰就覺得媒體的問題很奇怪,為什麼一直要問這個?然後他就仗義發聲說,那他們在後台還能幹嘛?你要他們擁吻嗎?(他邊說邊大笑。)我就覺得很好笑,以後如果遇到這樣的問題,我會以比較開朗的態度去作答就是了。


至於我在這圈子到底追求的是什麼?我希望自己有首比較經典的音樂作品,傳唱度很高,並深深烙印在歌迷心里,就像張學友《吻別》一樣。


有獎當然很好,我也希望獲金曲獎肯定,但有時自己覺得很棒的音樂作品,未必被歌迷接受或被評審認同,所以,我自己知道什麼最重要就夠了。 


 


■楊宗緯在面子書常有很率性的“心情隨筆”,像“不是很愛捕風捉影嗎?來呀來呀!愛亂寫!哼!”,不然就是“要怎麼辦,讓大家去啄他們?”最近一句則是“永遠不要得罪小人!永遠不要得罪比你小的人!”問他小人的典故,他說那是看相親節目“學來”的句子。什麼?相親節目?然後他就呵呵呵的笑,也不排斥以後去相親。■


 
“永遠不要得罪小人!永遠不要得罪比你小的人!”是我看相親節目時看來的。那是一位男嘉賓做生意失敗後的感言,他說,不要得罪比你小的人,因為你不知道他未來會有怎樣的發展!我就覺得很棒,趕快把它寫下來。


我為什麼看相親節目?呵呵。我也不知道。但我就是愛看。你不覺得《非誠勿擾》這節目很棒嗎?那些女嘉賓,感覺就像自己的家人、姐姐一樣。有時看到她們被牽走了,會有種莫明的感覺,也希望她們嫁給更好的男生。人的相遇就是如此奧妙,你永遠不知道,自己未來的伴侶會是什麼樣子。


我以後可會選擇相親?搞不好耶!我不排斥。呵呵。我現在的生活圈子可會狹窄?的確會耶!而且我很少往外面跑,比較愛呆在家里。而且動不動就會回家鄉看爸爸媽媽,陪他們一起下廚做菜。


雖然我也有演藝圈的朋友,但我並不想和圈內人談戀愛。當然,未來的事我無法預料,但我暫時沒想過要跟圈內人結婚生子哩。 


 



 

15年後重溫鐵達尼號。終於現場聽到小紅莓

 


還記得你15年前的《鐵達尼號》是跟誰看的嗎?
15年後,你們還一起看這部電影的3D版嗎?


因為這部電影,才驚覺在香港公幹認識的我、ayuki和花茶男已相識15年。
當年的三人行,電影看到一半突然傳出火警,還倉然逃出戲院。
如今回想,仍覺好笑。


15年後一起看這部電影的人,則是另一段奇緣。
2011年的3月9日,我們一起在倫敦喝下午茶,為咸蛋慶生。
一年又一個月後的4月9日,我們則在大馬的Levain悠哉閒哉坐了3個小時。


在庭院外吃了午餐,再移師客廳內吃蛋糕,把午餐吃成了下午茶。



當天的重頭戲是重溫為紀念沉船100週年而重新上映的《Titanic》。


 


原來早在《Titanic》,I See You這句對白就已經出現,
James Cameron多年後才在《Avatar》這部電影,讓這對白成了經典。
依然感動我的,還是那直至沉船前仍堅持拉奏的管弦樂團,
還有相擁躺在床上等待死亡來臨的那對老夫妻。


當年帥氣的Leonardo DiCaprio,如今成了“佬”,
當年豐滿的Kate Winslet身材依然傲人,而且當了金像影后。



若要說到緬懷青澀歲月,怎能不提小紅莓(The Cranberries)?


終於等到他們來馬開唱,心情是興奮的。
看Doleres混搭的服裝,在台上大步大步走的率性和胡亂搖擺的隨性台風,就覺得好開心。
是的,我跟全場一起唱和《Dreams》、《Zombie》、《Linger》、《Ode To My Family》等歌曲,
然後,在她演唱新歌《Tomorrow》時,
一起大聲嘶吼“too young,too proud,too foolish”!!



我對自己碎碎念說,好多電影還沒看哩。
(唯一成就是看了《飢餓遊戲》,聯訪Greyson Chance時還問他相關問題。)


可是,我卻把《愛》看了兩次。


好喜歡趙又廷所有和小男孩及北京公安的對手戲。



阮經天和妹妹陳意涵的對手戲也很吸引我,那一家子都好有趣哦。


 


電訪導演鈕承澤時,他對“自肥”說法依然動怒。
可是我說,豆導,我好喜歡郭采潔在庭院為你撐傘的那幕。
然後豆導說,謝謝。我自己也好喜歡哦。




當然也想念第二次看電影時,有高牆相伴的阿業靚湯和Big Apple。
(趙又廷真的和高圓圓在一起嗎?我很支持哩。男才女貌的說。)


《桃姐》也執意看了兩次。
第一次是因為吉隆坡大塞車,欲為咸蛋在Tokyo Street慶生不果,
還遲了約半小時進場,結果是坐在階梯上並餓著肚子看的。



第二次則是看完戲後再去買抹茶紅豆蛋糕,
跟小圈子吃火鍋為小馬慶生。(我要投訴,小圈子的約會很難敲囉!)



 
我這陣子很愛說的對白,其實就是出自《桃姐》。
“你眼角高,睇唔起人。”
每每說完,就自己大笑起來。


然後,我也有幸參與少女時代第一次快閃7小時來馬的盛況。
Yuri沒來,所以九雙美腿,少了一雙。
以為自己最愛徐賢(中了紅薯的毒),但後來眼睛卻繞著秀英在轉。
Jessica的臉圓了一圈,拍完《暴力羅曼史》後好吃好住是吧?(看起來像侯佩岑了啦。)



 


採訪前,我們在kinokuniya消磨時間,
在一堆旅遊書面前,眼花繚亂。
在這里看中的《桃姐拍攝日記,我的30個工作天》太貴,
所以,感謝咸蛋幫我從台灣買回這本書。


我把書帶去馬六甲,結果同行的三人都很快把書翻完。
然後,《桃姐》在金像獎上演了“大滿貫”。(如黃秋生所說,deannie姐拿獎,公平公開公正。)


劉青雲哥哥,你別失望。
在你老婆和我心中,你永遠都是最好的。呵呵



 

在曼谷“泰”熱所以總是吃冰(行程篇)


總是聽說友人在曼谷如何輝煌的敗家,甚至每年都要赴一場曼谷之約。
於是我心存疑慮的問阿陳說,怎樣?我要帶多少錢才夠花?
結果他應我一句,“放心!因為你帶多少錢都不夠。”
(我那時心里的os是:哇~)


要出發前幾個星期,泰國好像有點狀況,
我再問阿陳說,怎樣?有什麼要提點我的?
結果他和老板娘竟然應我說,“穿避彈衣去吧!”
(心里os:真是over。)


在這五天四夜,泰國南部發生爆炸案,
幸好曼谷除了天氣悶熱之外,一切安好。
 
九月要去曼谷當孝順女的小朋友,叫我把行程寫給她參考。
不過,我們這種有點奇怪、偶爾富貴到爆的行程hor,
“某些地方”還真不適合帶娘去啦!


神奇的是,兩男竟然被Upgrade去一間大房(因為他們長很帥?)
結果被迫擠在一間小房的三女說,“投票!!看應不應該互換房間?”
(牆壁王和阿鵬心里os一定是:假民主說什麼投票?三女怎樣都投贏兩個男的是吧?)


■第一天:Fuji日式晚餐/Terminal 21瘋狂拍照/Nana站附近亂逛/燒烤小食


Fuji是泰國有名的日本連鎖餐廳,好吃又不貴(吃很多才894Baht),
不怪得要排隊才有得吃。



奇遇是,在這里竟然看到W.A.T的招牌,生意做很大哩!
(不過這次只有W和T,少了A同行)


然後我們三女也湊熱鬧扮CHA,
(只差沒唱Pussycat Dolls的《Don’t Cha》。)


 


這天最好笑的是,是YOYO說要帶我們去Phat Pong夜市,
但搞錯bts站(應該去Sala Daeng站,但我們停在Nana站。)
走走下竟然走回Terminal 21,真是有好笑到。


■第二天:四面佛拜拜/Platinum Mall瘋狂血拼/Erawan下午茶當貴婦/Khinlom Chomsaphan大橋
河畔餐廳吃東炎/背包天堂考山路找豪宅Starbuck(可惜已關門)/露天做腳底按摩


這天除了是我是從頭買到腳的一天,也第一次拜四面佛,燒香和獻花才20BAHT。
因為這天超級敗家,結果lunch和tea time是在下午3.30PM一起解決的。




在四面佛附近hyatt二樓的Erawan Tea Room生意很好,要提前訂位哦。
五人叫兩份下午茶,560baht就吹夠冷氣拍照拍傻去並當了一次貧窮貴公子+貴婦,
有值得啦!(所以有人就幸福的睡著去。)


至於看著大橋在河畔餐廳吃泰國餐也很有fu,
蝦子前菜+東炎海鮮湯+鹽燒魚+軟殼蟹+火腿青菜都很好吃,五人吃了1900baht。



然後就在khao San路亂逛。有人刺青。有人按摩。
真是背包客的天堂啊。 


■第三天:逛cha-tu-chat(吃coconut冰淇淋)/唐人街找吃/捐棺材/
Spring & Summer風格餐廳為人慶生/KFC宵夜/Thai Massage


相信我,那個cha-tu-chat真是有夠熱的,不過最開心是拍到Transformer。
(要拍照就得捐20baht,ok哦!因為是捐給貧窮學生的。)


這天的午餐也是很晚才吃。在唐人街吃燒肉+鴨肉+燉冬瓜鴨湯+燉苦瓜湯,
也不過415baht。


本來要去Sam Yam站的義德堂捐棺材,但不好意思叫已經很累的大家陪我走。


意外發現天華醫院外觀很佛廟。


然後身後那外觀看起來很泰國皇宮的佛廟有得捐棺材。yeah!



 
今天的highlight絕對是去由兩棟豪宅組成的Spring & Summer用餐,
三個女的不小心穿得很淑女,和兩位小朋友超級不搭。呵!  




這是曼谷目前最新興的熱門景點,可以躺在草地看星星。(不過我們去的那天竟然下雨。)
Blogger沒寫清楚地址甚至教錯我們,大家你一言我一句要我去回他的blog“投訴”說,
他“害”我們多花了一倍的冤枉錢。(可是我們也才不過花了100baht的taxi費啦~)


 


我覺得最最好笑的是,上唯一的超大豪華女廁時,看到共有3位妙齡女子一起走出來,
我和yoyo心想,她們一定是覺得廁所燈光拍照超讚,才集體進去自拍合照。
後來我們仨“有樣學樣”,結果從廁所出來時,果然同樣 “嚇到”在外面久站的熟女客人。


(花費超過2200baht,是我們全程最貴的一餐。)


■第四天:水上市場(再吃coconut冰淇淋)/終於吃到水門雞飯/豬肉沙爹+牛油糖面包/
Big C買伴手禮/去了傳說中的Naraya/終於吃到Mango Tango的芒果冰/摩斯漢堡/Siam Center外
小攤位最後衝刺之財散人安樂/腳底按摩/湯粉宵夜(那個泰國蚵仔煎竟然收檔了,嗚嗚嗚)


終於去到車程一小時半遠的水上市集(Damnoen Saduak Floating Market),
(半日遊是每人收350baht,包來回車程和船費,可以在考山路的mama tour訂,
我們要他清晨6.30am來酒店接送,所以多付個150baht車資。)


 


這里也是李民浩拍攝《城市獵人》的地方,不怪得有韓國美女也來朝聖。 


第二天錯失的美食和甜品,全在今天盡數補回。


有名的粉紅之家水門雞飯,招牌菜全叫,五人也不過吃了400baht。


 


這天的意外驚喜,是拍到泰國電影《BTS》(下一站說愛你)兩站交集的地方。


還有蜡像館外的壁畫竟然有我的偶像:泰國傳奇法醫普緹


 


■第五天:Terminal 21繼續拍/Ice Monster吃芒果冰/機場豐富泰國餐/回馬後宵夜 
福建面


可能行李夠大,所以這次收拾行李一點都不痛苦。
第一天在Terminal 21拍不夠,最後一天繼續拍。




假裝自己在一天內到盡東京、巴黎、倫敦、好萊塢還有三藩市。呵。


What A JUMPER!



 

那些天,我們在曼谷


 


曾到曼谷公幹3次,但從沒真正去旅遊過。
我總是叨念說,我卑微的夢想,就是到曼谷敗家。


3個女生去年到台灣參加小恩子的畢業典禮,玩得過癮買得盡興,
於是就約定說,“下一站,曼谷”!!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後來“毛啦啦”多了兩個男生,
但是,我們女生敗家的時候,就和男生高唱“分開旅行”,
吃東西和玩樂時才湊在一起,造就5個人各得其所的精彩豐富行程。


感謝大家成全我的任性,陪我去喝Erawan Tea Room喝貴婦下午茶。


明明很累卻在大熱天陪我在唐人街行走,只因為我想“捐棺材”。


雖然到Spring & Summer風格時尚餐廳“走”了冤枉路,
也因為下雨沒能浪漫的“躺在草地看星星”,
但還是為兩位四月壽星製造一次難忘的出國慶生回憶。



 
為了要去Terminal 21朝聖。(整棟建築物以機場為概念,每層廁所有不同主題)
(不管是東京風、英倫風還是羅馬風,都會讓你拍瘋。)


住在Asok站附近的The Key Bangkok Hotel。
雖然酒店以鎖匙為主題,但我們竟然。。竟然。。
沒在酒店走廊內拍下任何相片。(哇靠!怎麼可能?) 


五天四夜的行程內,我們竟然按摩了三次之多。
最特別是在有背包天堂的Khao San路公開做腳底按摩,
最最遺憾的是,這里以百年豪宅為概念的Starbuck竟然已經關門大吉。
害我跟yoyo死不甘心。



五天里面,我們有三天的早餐是在酒店外的小食檔吃的,
每次都坐回原位,只是order和外賣的東西不同,真是死心塌地的說。


我們在水上市集拍得不亦樂乎,在船上幸福的吃了芒果糯米飯。


 


指定動作是,在馬路上盡情跳躍,因為角度問題,
有人K到人家的臉,有人不小心碰觸到某人的敏感部位。


有人超級怕蛇,有人找韓國美女合照。


好吃的coconut ice cream,不小心吃了兩次。


 


最後一天在ice monster吃了好吃的芒果冰,
意外發現,這次好像也吃了不少芒果。


有人在Khao San路吃虫,有人在這里做臨時Tatoo。
有人以為鞋子又在這里穿壞。



有人天天都灌啤酒,然後發現原來5pm後才可以買酒。
有人在這里喝出了酒膜,最後決定啤酒今天喝半瓶,明天續喝半瓶,
比較搞笑的是有人在最後一夜喝high,竟然在電梯“扑街”。


有人在可看到大橋的河畔餐廳只顧著點菜,
結果人家拍合照時,兩次都不小心把她漏掉。(就是我!就是我!)



 
在Pratunam附近吃了很有名的粉紅之家水門雞飯後,
天氣難得陰涼,有人說,“陰天”耶!
然後有人回話,“在不關燈的房間”。


 


這一次的曼谷旅行,平民有時,富貴有時,
很多時候瘋狂購物,偶爾乖乖當遊客。
第一次很正式的拜四面佛。


 


第一次到了傳說中的naraya。


為了要讓哈韓的三秒victoria羨慕,
我們拍了Nichkhun,Big Bang還有東海 。
(講是講要拍給她看,但明明自己也很愛拍。哈哈。) 


 


 


回的那天在機場吃了同樣豐盛的泰國餐。


 


 


或者,我們這行最大的恥辱,
不是yoyo找不到在Novotel酒店外的甜品屋Mango Tango(最後一天終於雪恥。呵!)


 


也不是把Sukhumvit 49巷的Spring & Summer創意餐廳住址弄錯去了Thong Lor夜店區。(在這里為人慶生真是拍到夠夠力。)



而是我們明明各自買了30公斤的行李,
最後人人的行李也不過20公斤上下,
讓我們猛呼不可思議!!!


想必,這才是最大的恥辱 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