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的過客及二三事

 


我買了希臘的mousepad給自己當手信,
每天在電腦前工作時,望望右手側的藍與白,
只覺得自己仍徜徉在愛琴海。


12天全然放空的悠長假期就這麼過去,
而我不時還惦記著地球另一端的人與事。


我們四個雜牌軍,在杜拜轉機時為自己寄了明信片,
回馬以後,明信片已靜靜躺在我的信箱,
而我繼續期待天空之城、聖島還有米島的明信片陸續寄來。



回來參加凱凱的生日會,
我會想起在super paradise沙灘,
那同樣精靈的9個月大意大利寶寶。



在公司搭電梯時,我會想起在雅典民宿,
那必須自己關上板門還有鐵門,而且只能載兩人就客滿的古老電梯。
難道,我的心真的遺留在愛琴海?
 
回來五天後,小游某天突然盯著我看,問我為什麼今天這麼黑?
小雲子代答說,sorry,她從一回來就很黑了。
對啦!希臘雖然涼風習習,但陽光普照,不黑也很難。


我喜歡那兩個在雅典衛城戴墨鏡拍照的兩個可愛小女生。
(可惜後來大的扭計不肯再跟我的其他朋友合照。)



喜歡那個在衛城山下現場製作並售賣希臘文字項鍊的Serbia(塞爾維亞)男攤主。
由於34歲的他要養妻育兒,所以晚上我們還看到他在Plaka區擺擋。



我喜歡那個在delphi阿波羅神殿前,
追著小小跑並要送她葉子的小朋友。



喜歡那位聽到我們說大馬式華語,就主動開腔用華語交談的Alexandra Harrer。
來自奧地利的她在北京清華大學唸書,並自取好聽的中文名:荷雅麗。



至於單獨旅行的Bosch,在丹麥當交換生不忘到處旅行,
希臘過後,他要往柏林走去,7月更訂了新加坡和泰國的機票,
讓我們不禁好奇問說,你為什麼要skip掉馬來西亞?



飛往聖島時,我們都心急想和aegean airline的小型飛機合照,
有位女地勤人員很好心,說要為我拍照,
結果我選擇自拍,讓她也一起入鏡。



聖島Oia的第一頓午餐,我們誤闖一間充滿音樂的餐廳Santorini Mou,
擅長樂器並曾出過音樂cd的老板Mihalis,
一直問說我們認識曾到他餐廳拍攝節目的Chef Wan嗎?
我說,認識,認識,但雙眼焦點卻是放在曾到此一遊的孫燕姿,
還有我偏愛的Greenday樂團主唱Billie Joe。



到火山島及只住250人的Thirassia島半日遊後,
在偏遠碼頭的大太陽下苦等不到民宿兒子Adonis的車子來接我們,
我和小小去借電話,意外見到像天使一般的Anna,
熱心的為我們打電話到民宿不果,再為我們叫計程車。



本來很火大的回到民宿說要“發爛渣”,
結果老板一說明天會開車載我們去Fira,氣馬上就消了。
第二天,老板用驢子為我們載行李出去大馬路,
我們突然發現,我們知道老板娘叫Tania,
驢子叫Yusof,偏偏不知老板叫什麼名。
幸好,Bob那天早上有用他從大馬帶來的益昌黑咖啡招待了老板。
(不過我想他的重點是要告訴老板說,希臘咖啡不比大馬咖啡好喝。呵。)



在Oia看號稱世上最美的日落時,
也知道餐廳的17歲侍應生Amir來自阿爾巴尼亞(Albania),
3歲就和家人移居希臘的他,稚氣臉上頗見人生磨練。



至於從Firostefani的民宿走去Fira時,
我在藍頂教堂一如往常的拿出我的小O,
結果被3位黑人遊客問說,我的小O陪我去過多少國家?
這才知道,他們是加拿大籍JAMAICA人,隨郵輪航旅至此。



選擇走587級階梯下舊港,再坐纜車上來的那段行程,
一路的驢子糞讓人步步驚心(我這輩子沒看過這麼多驢子。)
這時幸好有再次巧遇的Woody一路攀談,這段路才不難走。


去年和我一起歐遊的咸蛋,這次同樣玩“請問我可以吃什麼?”的遊戲。
是的,除了salad,pizza,spaghetti,面包之外,
她這次還可以吃moussaka和pita哦。


我們在雅典最後一天淋雨受冷風吹時,
咸蛋說,“風衣”收起來了。
結果bob竟然應說,“楓姨”走了。
實在是有夠爛gag。


當某人說她沒有胸時,另一人說,胸來了,也有夠搞笑。  


那個曾被我列為“前輩三大惡人”的bob,說自己是“鱷魚皮老襯底”,
他是這次的chok神,首次在國外下廚煮西餐、首次駕左盤方向車。


 


至於他的裸泳,則被我們吐槽說,
“你只不過是另一個范逸臣,在水里脫泳褲後往上揮而已囉!”
或者要多虧bob,讓我這次旅程喝了最多的啤酒和紅酒。
(還有希臘知名的傳統酒ouzo,及侍應生後來送上的盛在陽具器具里的酒。)


至於那個笑指自己“出賣乳溝”換回一杯免費白酒的小小,
整天被我纏著問說,怎樣?你明天會穿什麼?
並以一雙巧手意外成為我的髮型師。
她在我騎ATV不會開燈時用I-LIGHT照亮前方,
在我雙手酸痛的翌日仗義淡定騎車,
除了在米島一起早起尋訪PELICANS的蹤影,
也在最後一天下雨的雅典陪我再走一遍古蹟。



這次的行程,我喜歡所有四個人合拍的相片。
我們從雅典衛城,跳到米島的風車,再跳回雅典的宙斯神殿。



五月天的希臘,當我們四個同在一起,什麼都唱成了歌,
真是有說不出的快活。


愛琴海的那片藍,駐進我的心海

 



2012年5月,我朝自己響往的愛琴海奔去,
這次的四人組合奇怪但熱鬧,12天相處下來倒也有趣。


每次的歐遊都會瘦著回來,但這次雖然走得很多,
卻因為吃得“豪華”,所以反而胖了一公斤。
事實上,這也是我這麼多次旅行中,喝最多紅酒和啤酒的一次。


漫長的機程,最開心就是看了沒在大馬電影院上映的法國黑白默片《The Artist》、同是向經典電影致敬的奧斯卡大贏家《Hugo》,還有沒獲獎項肯定但我偏愛不已的《My Week With Marilyn》。


在旅程中,我們說efghalisto(謝謝),還有Kalimera(早安)。
遇上春末夏初,太陽總是八點半才下山,
於是,我們有更多時間看風景,並有了“賺到”的感覺。
由於陽光普照,所以曬黑也是必然的。


他們說,所有雅典人民,都生活在雅典衛城(Acropolis)的光影下,
而我們在到步的第二天早上,就盡情在藍天底下大拍特拍。


 


晚上再到野狼之丘看夜景,
看這座密集白色山城的萬家燈火。  


  


我們往希臘中部走去的時候,經歷了兩場雨,認識了在北京清華大學唸書的奧地利女生荷雅麗(Alexandra Harrer)、學醫並在丹麥當交換生的澳洲籍台灣男生bosch,還有兩位剛從聖島旅行回來的馬新女生,給了我們不少旅遊貼士。   



Delphi在古希臘被喻為世界的中心,
阿波羅神殿如今卻只剩下6根柱子。


 


天空之城(Meteora)則是傳說中眾神住過的奧林匹斯山,
修道院都建在岩石上,讓人嘆為觀止。


 


在山下的METEORA餐廳用餐時,
拿老板娘曾在2004年雅典奧運當火炬手時所拿的火炬拍照,很是高興。


 


在飛抵santorini島時,心情莫明的興奮起來,
忍不住高唱一曲《Mama Mia》。


我們在一幅幅藍白相間的風景畫里穿梭,
由於在OIA住的GEORGIS APARTMENT有廚房,
結果就去買食材,由唯一的男士下廚,
然後續兩晚坐在陽台喝紅酒看星空。


 


坐船出海到火山島、溫泉及Thirasia島做半日遊,
我們迎風而行,全然把自己曬黑。  



 
若說在OIA,幫我們辛苦背行李的驢子Yusof就已讓我們拍瘋,
那在FIRA的Donkey Station,在587級階梯長長排列的驢子陣,更是壯觀不已。


我們住的Blue Dolphin洞穴屋,大得讓我們興奮奔走參觀,
然後在鏡子前拍下我們的“全家福”。



我們開始了漫步FIRA的行程,由於一直拍個不停,
所以這段路仿似沒有盡頭。
坐了纜車,吃了GELATO。
(我全程吃了4次Gelato,其中3次都是Pistachio口味哦。)



至於其中一天租車環島趴趴走,參觀WINE Museum之際,
也品嘗4種紅酒,Kamaritis和Vinsanto真是太好喝了,



最後忍不住搬了一瓶回家。


 


先在Kamari黑沙灘悠閒度過慵懶的午後,
翻看我這次帶去的書本《飢餓遊戲》


 


傍晚再翻山越嶺,到紅沙灘看一看。



這晚,我們在FIRA坐看一盞盞燈火逐戶亮起,這餐花了66.50歐元,
也是我們全程最貴的一餐。



坐快船去Mykanos島(很小但恬靜的島,12km可以走完的說。)
五座風車是必拍的景點。



早起去尋訪Pelicans也很精彩。
雖然看書《希臘.村上春樹.貓》時知道共有3隻鵜鶘,
但如今原來只剩下2隻。


早上在廣場邂逅的Kayopy是優雅漂亮的“女生”。
由於一大清早只有我和小小兩人,結果把它拍個過癮。



傍晚在轉角處遇見的Pitros是“男生”,仿如明星,成了眾遊客爭拍的對象。
還一度躲進餐廳廚房,嘴饞跟廚師討魚吃。


 


這一天,我們租了很“拉風”的四輪摩哆車(ATV),
(不過本小姐駕得戰戰兢兢,狀況連連。呵。)



 
到仿如天堂的Super Paradise Beach享受細白沙灘和蔚藍海水天空,
右邊是同志海灘,也是天體營,歡迎大家裸泳去。


 


我們花6小時坐渡輪回雅典,
在船上開始這次旅程的第一次鋤D,
甚至還玩了占卜。


在雅典的最後一天,下起了細雨。
我們在雨中參觀奧運發源地的雅典體育館,
想像英國安妮公主前一天主持倫敦奧運會聖火交接儀式的場景。


參觀了好幾個神殿,竟然都是免費入場。
還以為雨天所以免費,探問之下才知道,
原來518是世界博物館日,所以入場費用全免 。


我在這次旅程,全然放空,成了大家口中的拍照控。
愛貓的小小那句口頭禪“定o地o來,咪咪”很搞笑,還一不小心成了我的髮型師。
BOB最具娛樂效果,他讓我知道,曬黑原來可以沒有盡頭。
今天他可以“Well,i’m from Bangladesh。”
第二天則搖身一變,變成From Thailand。
我們吃得豪華,到最後幾天才知道要“節儉”,
然後發現pita原來好吃又便宜。呵呵。
  


這次除了之前給的機票和部分住宿費用,
也換了1千歐元去,結果竟然還剩下50歐元回來,真是奇蹟啊!
點算所有費用,約7,300令吉換來12天如在仙境般的豪華假期,
或者太奢華,卻也超值啊。


雅典來回機票(Emirates)   RM2,846
雅典飛santorini機票(Aegean)RM348
Santorini島往Mykanos島船票(Hellenic Seaways) 50歐
Mykanos島往雅典渡輪(Blue Star Ferries) 34歐


雅典住宿:Student & Travellers Inn(Plaka區)
四人房一晚66.80歐(網上訂),現場訂76歐(一人19歐),不包早餐


雅典衛城門票(包巴特農神殿,奧林匹克宙斯神殿等6個景點)  12歐


Delphi及天空之城兩天一夜遊  120歐


Santorini(聖島)Oia住宿;Georgis Apartments
四人房每晚110歐,包早餐


火山島(Palia Kameni)+溫泉+Thirassia島半日遊 30歐


聖島Fira住宿:Blue Dolphins Apartments & Suites
洞穴四人屋每晚150歐,包早餐


租車環島趴趴走  30歐
參觀Wine Museum  7歐 (包括品嘗四種酒)


Mykonos(米島)住宿:Damianos Hotel(包碼頭接送)


租四輪摩哆車(ATV)  20歐

掉了。黑衣黃絲帶。

 


看阿妹演唱會,用手機所營造的星海和一曲我超愛的《掉了》,
確實讓我掉了一地的雞皮疙瘩,心里滿是感動。


 


天氣很熱,但我還是穿了黑衣。
為了世界新聞自由日,連穿好幾天的黑衣,
好像是天底下最自然的事。


採訪《Pasar Malam》開鏡禮,是新聞世界自由日倒數,品冠也來力挺。
為了替君妹farewell,我們往生記走去,
希望大家都如那邊的招牌菜一樣“老少平安”。


 


至於採訪《老友開心鬼》記者會,則是世界新聞自由日正日。
全場媒體都是一片黑,連李國煌也說,“我知道你們什麼事。”



  
而最近讓我感動的電影,除了《The Lady》,
還有台灣電影《陣頭》。


那是我第一次愛上楊紫瓊,然後全然忘記她是楊紫瓊,
反而只記得昂山舒吉的形象。


至於讓我滿腔熱血的《陣頭》,我愛上的不是柯有倫或者小鬼,
反而是飾演自閉少年“梨子”的徐浩軒。
他從起初的自言自語,到後來推著鼓衝到廟前,
一句熱血“對哇啪(台語‘跟我打’)”的場景,
角色反差之大,表現真討喜啊。


那個下午,我和友人往“豪宅”走去,為某人慶生。
豪宅里風格不一,卻出奇協調。




這邊是香港市井風,那邊走童話格調,
另一邊則是巴黎風加bar檯。



庭院旁是很中國式的水池和錦鯉,
猴子則和兩隻狗狗“和平共處”。
我們仨,domino比薩+綠茶蛋糕+高山茶,
竟消磨了整個午後。


 




上個洗手間,天啊!這里走日式加泰風,
然後又拍了起來。



 


我接下來要出走,這次是13天的行程。
聽說,那是個全世界的藍色都用完的島嶼,
而我想在那里做一隻快樂的小貓,
也很願意把我的心遺落在愛琴海。


出發前夕,收拾行李是痛苦的事,
然後,收到了兩張寄自莫斯科的明信片。
於是,心里滿是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