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飛行.一起重生(將五月天進行到底)

 

我在傳說中的世界末日那天飛行,往高雄赴一場“明日重生版”的演唱會,

和五月天一起重生,一起high,一起掉了淚。

因為限量版的五月天高雄捷運卡而上演一場“搶卡記”,
在不同的捷運站拍了石頭和怪獸人形看板後叨念著說,
我也要去高雄國際機場捷運站拍阿信的人形看板,
卻在某日早晨幸運的搭上五月天不思議捷運列車後,覺得心願已了,
然後,開心的到駁二藝術特區看“無限創造DNA演唱會幕後公開展”,
在2012年結束前將五月天進行到底。

比起今年的美國鳳凰城和紐約公幹,
這無疑是我今年最熱鬧開心的行程,也是我最棒的聖誕禮物。

21日那天,全天候飛行,抵步時已是深夜。
第二天晚上,到世運主場館,跟5萬位“五迷”一起感受五月天的現場魅力。

我喜歡這個很立體的 “五”字,
這邊看是5字,另一邊則是五字,
超有創意的說。

演唱會場面的一片藍海讓人震撼,阿信的聲音狀態也很好。
言承旭和林依晨的串場電影讓我想起了萊納斯。感觸萬分。
他們唱《如果還有明天》時,我轉身對心怡說,怎麼辦?我好感動。

超愛他們兄弟間的互相吐槽,喜歡他們親近觀眾時的親民,
全場一起拍打OAOA和動物氣墊時,我們玩得不亦樂乎。
很多時候,我們站起來一起搖滾和大聲唱和。
《離開地球表面》時,我們一起JUMP。
演唱安哥曲《倔強》時,我的眼淚更不受控制的淌下。

要怎麼形容在場館新聞中心舉行的慶功記者會呢?
問題千奇百怪,不同國家的媒體為自己謀福利問著光怪陸離的問題。
中國的問《台灣好聲音》,美國的問大西洋城演唱會。上海的問要怎樣為上海歌迷介紹高雄,
更有人說看到石頭和妻小用餐歡天喜地,問阿信什麼時候也這樣?
我千辛萬苦舉了老半天的手不得要領,
後來犯規站起來先聲制人才問了關於馬來西亞加場的問題。

好看慘的一場演唱會,稿相對的也難打慘了。
寫稿到凌晨五點,竟然是眾人之中最早補眠的一位。
我沒義氣,倒頭先睡,讓心怡自己繼續努力。
後來才知道,竟有人寫稿到早上7點半。

離開義大皇冠假日酒店,延長逗留的我們從住酒店的嬌客變平民,
到85大樓民宿的“美麗灣”去續住。

首要任務,是到捷運站買限量版五月天捷運卡。
才發現只有凹子底站和世運站有賣。
心怡的高雄朋友張承堯通過職員知道凹子底站還有5張卡時,
我們當機立斷的往凹子底站走去。

一到站後,我就心急的快步往捷運櫃台詢問,然後說,我要五張五月天的卡。
不知什麼時候站在我身後的男生則說,我要六張。
然後,職員說,不好意思,我們只剩五張。
於是我轉身問那男生,“是你先到還是我先到?”

最後,這場戰役,由我光榮勝出。
後來,那位新加坡男生知道世運站還有4張卡,
於是趕赴世運站,我的“搶卡成功記” 也就這樣落幕。呵。

下一站,到夢時代買STAYREAL。
買了杯子,也很大方的敗了一個包包。

去瑞豐夜市之前,先是拍了怪獸的人形站牌。
我嚷說,我喜歡石頭,可以讓我拍石頭嗎?
結果,走運的我,下一站真的就讓我拍到了超級好男人石頭。
我後來去問櫃台職員,請問哪里可以拍到阿信。
當知道阿信是在機場站時,差點還真的想殺去機場站哩。

平安夜那天早上,我們要去駁二藝術特區看展覽。
那天早上的列車,竟然就是五迷們都不容錯過的五月天專屬列車,
於是,這里拍拍,那里拍拍。

YEAH!拍到阿信了,不用去機場站“集郵”了。呵。

 

我們是星期一早 上才到駁二藝術特區,
聽說週末和周日的五迷把這里都擠爆。
頓時很感恩,我們能拍到如此“空曠”的相片。

 

拍了搖滾英倫熊吉他手。

 

可以拍照然後看著自己的相片投入變形金剛的心臟。

也體驗在“溫柔紙花暴風眼中心區”當歌手的滋味。

 

戴上3D眼鏡看“五月天諾亞方舟3D立體電影首部曲”前,
五月天的相片牆會讓你拍個不亦樂乎。

場外的五月天Q版漫畫當然要拍,

還有無限創造的五月天公仔。

離開駁二之前,再去拍變形金剛。

我喜歡五月天,但更愛蘇打綠。
有過這樣的一段說法,

蘇打綠和五月天的區別在於,你跌倒了,
青峰會問你疼不疼,阿信則會讓你自己站起來。

世界未末日,因而,我們開展了第二人生。

而我信奉這麼一句:

“生命不是過程 而是美麗旅程 風景有 亮和暗 也有愛和恨
第一站叫天真 第二站叫青春 下一站 的名字 等你去確認”。

我希望我的下一站,是快樂~。

那你呢?

如果明天就末日

我不信世界會末日,

但想把這天當做是一個分水嶺,

把一些事情都完成。

於是,在末日前,
填了器官捐獻表格,並把它寄出。
完成以後,就像是了了一件很大的心事。

李安說,《Life Of Pi》很接近他的故事,
因為,當年他就是來不及跟爸爸道別。
1991年,我沒來得及向猝逝的媽媽說再見。
2007年,我也無緣向猝逝的爸爸道別。
但是,如果明天就是末日,
所幸總是活在當下的我,卻是毫無遺憾的。

那天到巴生喝親戚的喜酒,和兄姐們拍了一張全家福。
如果明天世界就末日,這張大合照,或許就是我最珍貴的相片。

訪問成龍大哥時,他說,
相信1221是世界末日的人就太幼稚了。
誰講的?講的人都死了吧。

那天,大家都想和他合照,
但大哥趕著做英文媒體和電視台訪問,
於是,我們把位置都排列好,
大哥一做完電視訪問就來找我們。
大合照後,最近備受失言困擾的大哥還要讚說,
“如果其他媒體都像你們多好。”
(請問,大哥是在讚我們嗎?)

做完讓我心力交瘁的娛協獎後,
每一天都像是狂歡。

去巴黎餐廳吃法式料理。

和評審組成員吃螃蟹大餐後,
再到3 Wise Monkeys續檔。

我無法形容整個過程里自己的得與失。
只希望流過的淚水,早已風乾。
曾經的革命情感,長存。
所有的恩怨,放下。
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是我最大的功課。
我從不是什麼偉大的人背負著什麼樣的使命。
下台一鞠躬,這一次,真的就是最後。

好朋友py生日,可惜我沒能陪她出遊,
只能跟她吃一頓生日餐。
明年,我們有約。而我是如此的期待著。

同樣珍惜的,還有和中六同學的感情,
雖然我們的約會總是一延再延。
但難得那天終於見了面。
喝的是咖啡,心如拿回家的那瓶紅酒一樣醇。
末日以後,我們再相約?

謝謝朋友們知道我總是愛收明信片。
每次收到,都覺得自己被滿滿的友情包圍。

是的,如果明天是末日,而我將在飛行中度過。
這一次,我往另一個國度的國境之南飛去,
在那里登上諾亞方舟,和萬人一起重生。

這是我最棒的聖誕禮物。
因此,感恩。

小旅行:尋找壁畫。很靠近海(檳城篇)

 

一直很想到檳城展開一次小旅行,很感恩終於在末日前成行。
我這次的主題曲,是蔡健雅演唱的《逆光飛翔》主題曲《很靠近海》。
因為,第一晚住在Bt.Ferringi海邊,


第二晚則住在《初戀紅豆冰》取景地:姓周橋,
在依海而建的民宿看日出及潮漲潮退。

我這次的目的很純粹,就是要到HARD ROCK酒店朝聖,
然後在古蹟區一一尋找壁畫和鐵線藝術。
當然,美食少不了,只怕自己的胃裝不了。呵呵。

為了節省開車時間,所以,我們選擇了飛行。
朋友說,去到島上的交通怎麼辦?
我說,我們是平民化的旅行,就搭巴士和租腳車騎吧。


朋友用質疑的目光望向了我。
結果,我們後來還是不夠平民,搭了很多趟德士,
而華裔德士司機幾乎都說著檳州政府的好呢。

由於凌晨6點15分就得出門,前一晚忙看MAMA頒獎禮和打稿的我只睡了3小時。
終於飛到檳城時,才敢相信自己已踏在響往的島上,展開了我的小旅行。

我們住的酒店價格被人夫唸了又唸,說什麼要賴在酒店哪里也不去。
(可是我後來看他比誰都更享受嘛~。)


下午找吃以後,我們繼續步行,往這次自己住不成的HARD ROCK酒店朝聖去。
拍大型吉他,拍MJ肖像,拍披頭四銅像、Q版漫畫還有肖像壁畫。

那場午睡很是幸福,袖珍版《挪威的森林》只被我看了幾十頁,

倒是TANYA《很靠近海》和梁靜茹《小愛情》聽了又聽。
晚餐吃的是馬來檔,然後去Ferringi Garden吃甜點。
環境很美,所以拍個不停。

 

第二天早上7點多就出門,吃了超級無敵豐富的自助早餐後,
就到海邊涼快去。

 

我們在這里踏浪,

然後在陽光下跳躍。

CHECK OUT後坐車要去姓周橋的民宿時,再喝一次很讚的welcome drink,


路經KOMTAR時還幻想要去找林冠英呢!

是的,我們住的姓周橋民宿59A外牆就有一幅壁畫啦。
而且還為了誰該住唯一剩下的冷氣房間而差點要猜拳定勝負。

買了冰條,邊走在橋上邊吃,感覺很消暑。

這天的午餐及下午茶很OVER,包括ASAM LAKSA,LOBAK,rojak,
福建面,魷魚翁菜,豬腸粉,CENDOL和炒粿條。

當中的我們去了租腳車(一天10令吉),
迎風而行,把壁畫一一找齊。

 

完整資料可參考http://mylovelybluesky.com/2012/10/mirror-georgetown/

除了之前的8幅,

本頭公巷(Lebuh Armenian) 街和老人合照

本頭公巷(Lebuh Armenian) 姐弟共騎

大銃巷(Lebuh Cannon)爬牆小孩

愛情巷(Love Lane) 心碎了

南華醫院街(Lebuh Muntri)功夫女孩

姓周橋 漁船小孩

阿貴街( Lebuh Ah Quee) 追風少年

 

檳榔路(Penang Road) 歇息的三輪車伕

這次還多了籃球妹弟和秋千兄妹這2幅新的壁畫。

由於是星期日的關係,所以拍照幾乎都要排隊。

在拍秋千兄妹時,剛好有一家人也來拍照,
我們建議這對兄弟也踩在秋千上,造就了這樣的相片。(弟弟好酷,但偶爾會偷笑。)

然後,我們還拿他們當佈景一起拍了合照,感覺好有趣哦。

其實,除了壁畫,我覺得介紹出每條街特色的鐵線藝術也很讚,

詳細資料可看這里http://mylovelybluesky.com/2012/10/marking-georgetown/

真的希望有更多人可以到檳城去感受這樣的藝術風情。

在細雨中回民宿,坐看日落翻閱這里的天下雜誌,感覺很悠閒。


晚上是到SUNWAY酒店的LORONG BARU用餐,
叫了滿桌的小吃,包括APONG BALIK,豬什粥,蠔煎,粿角,
鴨肉粿條湯,豬肉和雞肉沙爹,蓮子羹。
一個字,飽!

第三天一早起來看日出,景色的變幻很吸引我。

 

然後,我們面對日出,再次的跳躍。

早餐是去Tune Hotel對面的名香泰,吃了有名的三輪車蛋塔,咸蛋酥,
再加叫APOM,五香煲加饅頭,竽角,武大郎燒餅,西施酥。

問說怎樣去Penang Road,(中途還要拍這樣的相片。呵)

走去愉園茶室以後,再叫了Asam Laksa,炒粿條和Cendol。

同行友人要買土產回去,這才知道這里的coffee tree竟出產讓我驚嘆的榴槤咖啡、薑母咖啡等讓我聽了匪夷所思的咖啡種類,可是偏偏又有好喝。呵。

我們再往古蹟區走去,多拍一次姐弟共騎,

然後去唐人厝(China House) 用了我們在檳城的最後一餐,
資料可參考http://mylovelybluesky.com/2012/07/china-house/

天下雜誌里,青峰說了這麼一句,
“原來我的個性,是會默默把不好的事情刪掉,
我喜歡留下很快樂的事情。”

很慶幸,我的個性也正如此。

這次的小旅行,感謝有好友作陪。

《很靠近海》這麼唱,
“我沒有翅膀 卻覺得能飛行。”

因為,朋友就像是我的翅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