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打綠──非凡意義


蘇打綠樂團首度來馬宣傳,雖然少了搞笑能手阿龔,但氣氛依然輕鬆熱絡。值得一提的是,青峰、馨儀、阿福、小威和家凱都畢業自政治大學,(只有阿龔畢業自台北藝術大學音樂研究所),所以這次5人的談笑風生,就像是政大同學會一樣溫馨。間中,青峰和小威還互相“包庇”,相當搞笑。 
 
蘇打綠樂團從2005年開始發片,至今推出過6張專輯及6張EP。由於每個人鍾愛的音樂類型不同,問他們覺得哪首歌曲對他們而言比較有意義甚至代表性?果然,大家都給出了不同的答案。當青峰知道自己和家凱“英雄所見略同”時,還自己在旁邊“暗爽”呢!



■貝斯手:謝馨儀(馨儀)
生日:1982年4月16日(27歲)
學歷:政治大學科技管理研究所


馨儀從上張專輯《春.日光》就開始演唱,不知她比較偏愛的是上張專輯的歌曲嗎?她笑說,“不是啦,我會選最新專輯的《彼得與狼》,因為它是我最近在編曲上比較滿意的作品。”


馨儀是蘇打綠唯一女將,她覺得其他團員會對她特別好嗎?還是很多時候都會欺負她?結果她這麼說道,“對我很好和欺負我是兩回事,怎麼可以放在一起呢?”青峰插話說,“那就代表我們有欺負你啦!不知誰“辣手摧花”的指數最高?她隨意指向身旁的家凱。但家凱看起來很乖啊!青峰說,“那都是騙人的。”


馨儀乘機投訴說,“小威和家凱都比我還像女生。小威比較像大嬸,家凱還跟我搶女性用品呢!”什麼?面對家凱賞過來的大白眼,換來她呵呵笑說,“沒啦!我亂講的。”
 


■電吉他手:劉家凱(家凱)
生日:1982年2月5日(28歲)
學歷:政治大學心理系、陽明大學腦科學研究所(未畢業)


家凱磨磳了好久,才從口里吐出《近未來》的歌名。“因為這是《夏/狂熱》專輯的最後一首曲目,象徵夏天結束,感覺上會把我們帶去新的未來。”青峰在旁高興表示,“哎!你也愛這首哦!我也是哩!”


家凱是一個只往前看,很少回顧過去的人嗎?“啊!我沒想過這問題。”馨儀不禁吐槽說,“他都四處張望。”青峰則說,“平時都是我們在幫他回顧啦!他應該要感謝我們這些良師益友。呵呵!”


那他是團里最愛美的一個嗎?馨儀連連點頭說,“對!”本來一路沈默的阿福突然開腔,“他會因為臉上的粉沒推開,然後郁卒一整天。”旁人笑成一團時,青峰才幫腔說,“沒有啦!開玩笑而已,因為我們平時很愛編故事。”


■木吉他手:何景揚(阿福)
生日:1982年4月4日(27歲)
學歷:政治大學公共行政研究所


這問題好像難倒了阿福,外型最高大的他以超溫柔的語氣說“我都好喜歡哦!但最近在我的i-tunes播放次數最多的歌曲,是我們上張專輯《春.日光》的《交響夢》,旋律非常打動人心,而我也比較喜歡自然環保的東西。”


他形容,聽這首歌時,就像聞到了春天的味道,五官都被打開了。青峰在旁誇張的說“哇哇哇!請問你可以當場示範一下嗎?五官都閉起來的樣子……。”阿福還搞笑的配合說,“那就要靠手了。”只差沒當場把自己的五官都給蒙起來。”


不知他怎樣為自己的個性定位?他笑說,“我啊?沒有個性。”小威則不忘拿阿福的膚色來開玩笑,“他是我們的污點啦!因為他皮膚比較黑。”



■鼓手:史俊威(小威)
生日:1979年8月26日 (30歲)
學歷:政治大學社會系


戴<7740>一副時尚鴨舌帽和墨鏡的小威,之前一直安靜的坐<7740>,但他毫不猶豫就給出了答案。“我會選《空氣中的視聽與幻覺》,因為它是我們的第一首歌,也是我們的音樂初形。我是個念舊的人,所以會比較喜歡原始的東西。”(蘇打綠2002年在第19屆金旋獎中,以《空氣中的視聽與幻覺》獲得樂團組冠軍,並於2004年發行首張單曲《空氣中的視聽與幻覺》。)


問小威平時是否都做這樣的打扮?他說,“不是。”青峰笑說,“他是想保持神秘感啦!”小威這時正色說,“因為我的眼睛受傷,不能被光線刺激到,所以得戴墨鏡。醫生說,若我不開刀的話,就得一輩子戴墨鏡。所以我連晚上都得戴。”


青峰補充說,“所以他整天嫌電腦屏幕不夠亮。”小威不忘搔頭表示,“因為我戴到自己都忘了自己在戴墨鏡了。”


■主唱:吳青峰(青峰)
生日:1982年8月30日(27歲)
學歷:政治大學中文系、雙修廣告,輔修企管


身為蘇打綠的靈魂人物,青峰不客氣的說,“我可以選個幾首嗎?”當然可以!他先選了讓他們拿下金曲獎最佳樂團、並讓他本身摘下最佳作曲人獎的《小情歌》。“這首歌有種不顧一切的單純,很能代表我當時的心情。但比較能代表我近期狀態的歌曲,則是《近未來》。”


他表示,《近未來》是他目前為止對人生的總結。“它不是我響往的狀態,卻是我對生命的看法。如果說《小情歌》是比較正面的純真,《近未來》則比較負面,但仍能在縫隙中看到陽光。”


若說他最響往的歌曲境界,他表示是套用莊子《齊物論》並加入法語口白的《各站停靠》。“這是我目前為止,寫過最滿意的歌曲。(他以後寫歌會選擇套用更多的詩詞嗎?)並不一定。我以前唸的是中文系,唸教科書都是應付了事,但寫歌時突然想到莊周夢蝶,就把課本翻出來看,也因此有了不一樣的看法。”



——-


 


問到蘇打綠對彼此有什麼祝福的話想說時,對於唯一的女團員馨儀,團長阿福“憐香惜玉”說道,“希望她多照顧自己,多睡一點,休息多一點。”家凱則說,“我也希望她《早點回家》。”(哎!還不忘打歌哦!)他們後來才解釋說,因為馨儀代為處理蘇打綠的事務,所以會比較辛苦和累。


那他們對家凱又有什麼寄語?青峰搞笑的說,“希望他美一點。”馨儀笑說,“對!就散發他的美麗。”阿福也表示,“希望他多點男性魅力,因為他個性比較‘娘’,也很柔弱。”(不怪得大家說青峰“娘”時,青峰總是愛把家凱拖下水啦!)小威這時也發功了,“有時稍微一兇他,他就會受傷,希望他以後更堅強。”換來家凱不甘示弱的反擊,“這番話應該跟小威共享之吧!”  


那大家對阿福有什麼想說的?小威說,“希望他白一點。”當阿福說這是“老梗”時,青峰也幫他說話,“對啊!好老套哦!”


那小威呢?旁人還未說話,小威先瞎嚷說,“我對自己非常滿意。”青峰說,“小威很好啊!”結果小威馬上握住他的手說謝謝,感覺很曖昧。青峰這時自己招認說,“因為小威平時很照顧我,所以我不能吐槽他。”


其他人說,“因為下一個就到你,所以你趕快佈局是吧!”青峰認說,“對啊!我下午就和小威達成協議了,今天一整天不攻擊彼此。”馨儀狐疑的反問,“你們剛才一直都在車上睡覺,不是嗎?”青峰失笑揚聲喊說,“沒有啦!我說笑而已。”


還沒問到有關青峰的問題,小威就突然開口,“青峰?青峰無懈可擊,無從挑剔。”旁人大笑了起來。青峰則緩緩吐出這樣的一句,“真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